樓主: younsansin

[同人文] 【吾命X特傳X第二人生同人】歡樂性轉(無cp)10/21更新章十

[複製鏈接]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3 01:17: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3 19:45:25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到原世界的街區,我就感覺到不少視線落在我們這一行人身上,雖然衣服都穿的比較正常,也統一換成黑髮,但長相這種東西是天生的,女孩們也沒有一個想逛街還要變臉,她們甚至連眼睛顏色都懶得改!

「格里西亞,我們有其他想買的東西,就不一起囉。」在人潮擁擠的西門町才走沒兩個街口,琪雅(奇克斯)馬上就拉著艾梅(艾梅)和伊灡(伊希嵐)表示他們要去別的地方買東西,我眉頭一皺正想阻止,在一旁像個沒事人的冰炎就讓被推出來的伊灡(伊希嵐)拉住手臂。

『……』我跟冰炎沉默互望了幾秒,她們不愧是跟我吃住在一起的前‧兄弟,連要怎麼說服我都想好了,最後我也只能看著這三個女孩如願以償拉著一個保鑣離開隊伍,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在整個西門街區放出了感知順便做好每個人的定位記號,免得真有什麼狀況出現。

「既然冰炎被帶走了,夏碎就跟我們一塊吧。」不只把伊灡(伊希嵐)的動作學過來,還變本加厲整個緊緊貼住夏碎,蕾(雷瑟)就算已經收起惡魔尾巴我也覺得她肯定在計畫什麼,夏碎表面上很鎮定,但那個微笑已經有點變形了。

別問我怎麼看的出笑容變形,身為在位20年的太陽騎士兼現任天使少主,完美的笑容可是我上輩子外加這輩子必修的學分,對於觀察別人的表情當然在行。

至於蕾(雷瑟)……她上輩子就已經練就察言觀色的技能,再加上這輩子的魔族血緣輔助,說不定比我更能看透夏碎的尷尬,她的嘴角可上揚了不只一點!

「蘭(萊卡)跟艾蓶我們就一起帶走囉,兩小時後在那邊會合。」蕾(雷瑟)說話的同時,我腦內的感知圖已經被標上了另一個紅點,不給我回問的時間她就拉著一男兩女走了。

「……」怎麼覺得那兩小時後才是真正的地獄呢?一瞬間就知道集合地是賣什麼的,我忍不住在心裡嘆氣。

「所以妳們想買什麼?」回頭看向剩下的三個女孩,我正想安慰一下自己至少只剩三分之一的人數要煩後卻馬上就希望破滅了。

「不好意思……我跟我的朋友是第一次來台灣觀光,你們知道什麼好玩的地方嗎?」裝得楚楚可憐一臉涉世未深的模樣,蕎(喬葛)早就在我不注意的時候跑去搭訕男人,我就知道她是最會裝的那個!

「不好意思,我家妹妹給你們添麻煩了。」微笑著拉過人,我對一臉很想馬上把蕎(喬葛)帶去「好玩」地方的男性意思意思道個歉,順便給了他們一個不准來煩我們的眼神才離開,色慾薰心的人不管哪個世界都有,一定得把危機扼殺在搖籃裡。

「嘖,你真的很喜歡來壞我的好事欸。」完全在我意料之中,蕎(喬葛)在那些男人看不見的地方馬上變臉,對此我的回應是一掌巴在她頭上。

別跟我說我抄襲冰炎,任何人來都會想打這個沒危機意識的傢伙!

「呿,格里西亞你轉世之後真的越來越暴力了。」按著頭,完全就是勉強妥協的蕎(喬葛)嘟噥著,然後在我的笑容下徹底閉嘴。

而接下來的時間,希鷗(希歐)跟薇兒(維瓦爾)也給我惹了不少麻煩,倒不是她們故意的,但身材高挑長相也偏西方的薇兒(維瓦爾)很容易遇到外國旅客的搭訕或是問路,希鷗(希歐)也是因為她的外型招來不少搭訕的男人。

對於搭訕,薇兒(維瓦爾)看來是很習慣因此都會非常直接的拒絕,但問路這種問題就不是她能處理的了,我記得她並沒有選語言課,因此基本都要我們來幫忙。

希鷗(希歐)則是相反,問路的旅客她全部能應對自如,她身為情報班同時也在台灣長大,當然會把所有能調查的都查過一遍,但對於搭訕……她的表現簡直跟上輩子遇到那些女祭司時一模一樣!更糟糕的是,不少男人反而更喜歡她那種整個縮起來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們家妹妹比較怕生。」這句話我在短短兩小時內說了幾十次,要不是擔心鬧出什麼事後無法抹消記錄的事,我還真想把副隊長們全給帶出來,敢來搭訕的全部咬回去。

不過她們買的東西不管是多是少全部都是自己拿的,敢要我幫忙?門都沒有!

兩個小時一過,我們四個就來到了蕾(雷瑟)剛剛說的……內衣店附近。看到那大大的招牌我實在很難忍住不嘆氣,那的確是女人必備用品,但我是男的!

不過在我對販售物有更多意見前,不遠處的騷動馬上把我的注意力轉移過去。

「哥哥們不過就找女孩們聊個天,你是哪根蔥來跟我們搗亂啊?你說啊你?」

別跟我說那些一臉小混混模樣的想搭訕的是我家寒冰,擋在面前的是冰炎……有一瞬間我不想承認我認識他們。

在一臉死目的我從逃避現實的狀態準備回歸時,我聽到一句比起逃避,反而更想罵髒話的話。

「我是她哥,有意見?」回以七字真言的冰炎沒等對方反應過來直接把人給摔出去,當場受到不少人的叫好歡呼,就算擺著一張閻王臉也沒辦法讓現場安靜下來。

幹!這下好了,我是拜託他看著我家姐妹,但是不是這種保護法!正想上前去跟冰炎算帳,不遠處的一陣哀嚎又讓我停下腳步。

「你們這種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休想來碰我家姐妹!」這種豪邁的宣言,我絲毫不懷疑這是出自誰口,而等我定睛一看,琪雅(奇克斯)正護在艾梅(艾梅)前面,而地上倒著三四個體形不一的男人,唯一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死按著自己的兩腿之間……這種痛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想像。

黑著臉把琪雅(奇克斯)跟艾梅(艾梅)帶離人群,順便詩加一些暗示術法讓那些人都忘記這件事,我還叫希鷗(希歐)去解決掉那些手機拍下的影片後才算勉強收拾完畢。

「妳們這周內都別想再來原世界了。」出門還沒幾小時就給我惹這些麻煩,這些傢伙簡直要氣死我!

「什麼事情要發這麼大火呀?又不是什麼大事。」

「妳才是把夏碎怎麼了……我還沒看他這麼快就累過。」唯一敢這種時候跳出來回應我的不用猜都知道是誰,我回過頭看向提著紙袋的蕾(雷瑟),顯然她早就買好了個人貼身衣物,後頭的夏碎很明顯就是被荼毒過,對我露出了一個苦笑。

「找他一起幫我挑內衣而已,沒什麼啊。」

「……」這還叫沒什麼?別以為我沒看到夏碎從店員手上接過了黑色蕾絲款的內衣褲!「這次妳們自己進去,我不奉陪。」

天知道進去之後我得幫忙做哪些事情!

『欸~好掃興喔。』

「全給我閉嘴,要買的就進去,否則我們立刻回家。」

『噢……』

**********

我不管我就是要偷偷來,誰都不能阻止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4 00:38: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9 23:5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ounsansin 於 2017-9-9 23:53 編輯

打了個呵欠,我跳下我的空中大床去盥洗,其實現在比我平常的起床時間早了不少,而我其實也很想睡回去,但一想到昨天的慘況,躺回去後能不能再次睡著真的很難說。

三個小時的逛街時間似乎不夠這些女孩們聊,昨晚吃完晚餐後,這一群11個全都窩到伊灡(伊希嵐)房間去說是要互相看同伴們的戰利品,也不知道玩到多晚才去睡,今天我們全體可都是有課的,她們最好別忘記這點。

走到二樓敲了敲她們的房門,我很無言的發現門竟然沒鎖,甚至沒有一點防護法術在,難道真的跟夏碎說的一樣,全女性生活的空間比全男性更加「精采」?

邊想著這些邊開門進去,我不是太意外的看到11個女孩都亂七八糟的睡在用術法加大過的床上,其實這之中也是有睡得很整齊的,例如艾梅和蘿蘭(羅蘭),但是她們身邊睡到腳跨過去的琪雅(奇克斯)還有蘭(萊卡)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起床了!」這一個一個的……怎麼轉了性別後讓人麻煩的地方不少反多?我唯一慶幸的是他們都有好好穿著睡衣,特別是蕾(雷瑟),她要是只穿著內衣褲睡覺我肯定……好吧,我也不能把她怎樣。

「格里西亞早啊……」被吵醒的女孩們一個個都醒了,雖然還有被身旁同伴搖起來還睡眼惺忪的,不過全都跟我道了早安,要是放在上輩子,我大概會感謝光明神給我的福利,但我現在只覺得麻煩。

邊這麼想,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接了之後發現是夏碎打來的,說已經在我們住處外,要拿東西過來,我要他們直接上二樓來就掛了電話,轉過身就看到衝擊人的影像。

「……妳們在幹嘛?」

「換衣服啊,格里西亞你才是在幹嘛?一副被非禮的表情。」直接脫了睡衣只留內衣褲的蘭(萊卡)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我,剩下的人不是很認真在找自己衣服就是也莫名的看著我,好像我才是大驚小怪那個。

拜託!就算同住一個屋簷下,這麼開放是正常的嗎?這些傢伙是不是忘記我是男的!

也不要跟我講天使沒有性別!

但在我還沒決定是要出去迴避一下還是叫他們趕快穿上衣服時,身後的聲音和接下來的狀況都讓我措手不及了一下。

「太陽,你在這嗎?」才轉過身看向打開半掩的門的夏碎還有站在後面的冰炎,我們三個就同時微睜大了眼睛,不為別的,就是因為幾把劍和匕首還有一支翠綠的箭矢同時射了出去,剛剛好閃過我又擦過門外兩個人的臉側,然後穩穩釘在對面的門板和牆壁上。

「……」再一次回過頭,我看見雖然帶笑但眼神很認真的蕾(雷瑟)、變成好可怕的人的艾梅、瞪著門外手裡還握著另一把匕首的蘭(萊卡)、還有帶有怒氣的琪雅(奇克斯)跟面露不滿的伊灡(伊希嵐),其他的人沒出手則是因為他們的武器不適合做這種攻擊,要不就是像蘿蘭(羅蘭)或蒂安(帝摩斯)那樣的乖孩子把警告放給別人去做。

「偷看女生換衣服是不對的,兩位『男士』請在外面等吧。」帶著輕鬆的笑容,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門邊的希鷗(希歐)毫不客氣的關上門,把所謂的「不速之客」擋在門外。

雖然早就知道女人是種可怕的生物,我道今天才切實了解到他們的可怕是不分對象的。

還有,我可以也去外面等嗎?

*

「所以你們拿了什麼過來?」在女孩們換好衣服又去收回自己的武器同時修好門跟牆,並且做好一整桌早餐後,我問著被留下來一起吃早餐的冰炎跟夏碎。

「扇董事臨時舉辦歌唱大賽,報名到今天午夜截止,再來預計會停課三天時間來進行比賽,而且是全校公開。」夏碎拿出一個信封袋交給我,「裡面有單人和雙人還有團體組的報名表,每人都可以參加多項,但是同樣項目不能重複報名,寫好再放進信封就會自動傳回去報名了。」

「……」這個扇董事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什麼時候不弄,偏偏挑在這種時期搞突發比賽,我該感謝她的這場活動讓全校停課,還是埋怨她又來給我添麻煩呢?

「聽起來好像很好玩。」抽走我手上的信封袋,蕾(雷瑟)看著上頭寫的規則跟注意事項:「每種項目限選一首歌,語言長度皆不限,配樂可交給主辦方也可自行準備,允許樂器,也接受自創曲……真開放,有誰想參加呀?」

『我要──!』

「……不准!」一臉黑線的阻止這些女孩搗亂,我現在已經在煩惱怎麼降低她們的曝光度了,還來給我搞這齣,完全是給我增加麻煩!

「欸~?為甚麼不行?」一被我拒絕,琪雅(奇克斯)馬上睜大眼睛看著我,其他人表情沒她那麼誇張,但也都用非常期待歌唱比賽的眼神看著我。

別鬧了好嗎?逛街就算了還能洗掉原世界的人的記憶,現在可是在全校面前,等恢復之後誰會比較後悔根本不用想也知道!

「總之就是不行。」我從蕾(雷瑟)手裡抽回那只信封袋,上面有防護術法所以暫時還毀不掉,所以放在我這是最安全的,「不是要上課嗎?還在這裡混時間,趕快吃完收拾好,該去哪的直接去,否則每個人都再加十個任務!」

『好嘛……』

在一群人心不甘情不願的上樓去拿各自的上課用品後,我才算是微微鬆口氣,回頭就看到笑到不行的夏碎和帶著嘲諷笑容的冰炎。

「看起來你這邊真是辛苦。」緩住笑之後夏碎才接著開口,這個連冰炎都拿他沒辦法的狐狸腹黑紫袍完全不掩飾看好戲的心態,絲毫沒有昨天那種被蕾(雷瑟)弄得很尷尬的模樣,「不過守世界擅長唱歌的種族不少,還是建議你們去看看,是不錯的體驗。」

「再看看吧。」這種邀約我不太想答應,但是如果整整三天都讓那些女孩只能待在家裡恐怕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只能這樣答覆。

站起身,我除了有課外今天還有不少任務跟巡司任務要處理,沒空在這邊閒聊,顯然冰炎跟夏碎也不是會在主人都出門了還賴在別人家的人,也就和我還有老早就準備好東西所以第一個下樓的蕾(雷瑟)一起上課去了。

不過我怎麼覺得蕾(雷瑟)看夏碎的目光怪怪的?錯覺吧?



【補充段子】

『……』

「冰炎,你妹妹真兇。」某紫袍帶著笑,看向自己的搭擋。

「吵死了!你不是也被攻擊嗎?」沒好氣的回話,自從昨天那聲「哥」之後,自家搭擋沒事就會提這個調侃冰炎,某半精靈表示很煩,「而且審判完全是針對你。」

跟連動都不用動的冰炎不一樣,剛剛要是夏碎沒閃一下,某魔族的刀真的會插到人眼睛,還是直接捅個穿的那種。

「也是……為甚麼突然對我敵意那麼重呢?不會是審判開始喜歡你了吧?」

「……」


**********
好啦我又回來啦,這次不偷偷了直接上吧(?
請食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0 22: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走出公會後,我忍不住呼口氣,活動了下有些疲憊的身體。

雖然勒令眾姐妹們不准出任務,但已經接下的公會任務可不能真的就這樣翹掉,公會跟各界的信任的橋梁就是以守信維持的,因此我在這一天半之內幾乎沒有任何休息,把五天內整整12人份的任務一次解決,免得事後又有什麼意外。

這些任務當中真正麻煩的也不是那麼多,雖然對我的兄弟們而言都是些讓他們叫苦連天的麻煩事情,對我而言可沒有那些問題,只是耗時了點罷了,因此一天半就解決了這些。

但我沒想到一回到家,就有11雙分別帶著怒氣及不贊同的眼睛盯著我看。

「格里西亞,你這兩天都去哪了?」蕾(雷瑟)仍然帶著笑,不過眼神跟拿刀射夏碎眼睛的時候有異曲同工之妙。

正在我想著怎麼回答比較好時,希鷗(希歐)已經拿出她的萬用平板,「這一天半內,我們十二個全體為期五天的任務清單全數一掃而空,無一例外都得到良好評價。」

「……」既然都查出來了還問我幹嘛?

「格里西亞你從三天前就沒再跟我拿點心了。」伊灡(伊希嵐)盯著我,很明顯帶著不滿……還有一點擔心?嗯…這麼說起來,為了煩這些姐妹的事,我甚至連點心店都沒空去,連能跟自家人要點心都忘記。

這麼看來我這馬腳還真是露得很明顯,上輩子煩魔王事件的時候是這樣,轉生過後也還是一樣,只能說人的習慣很難變,就算不是人了也一樣。

環顧眼前11個表面上不滿但都是在擔心我的姐妹,我還以為他們只會盡給我找麻煩,沒想到還是有靠譜的地方,讓我多少放心了些。

「格里西亞,你還要繼續發呆嗎?」冷了好幾度的聲音瞬間把我給凍醒,我連忙看向蕾(雷瑟)。

「我只是最近比較忙,過幾天就沒事了。」這真的是實話,過幾天奴樂麗回來後我就可以找她問有沒有解藥,再不濟我也能再跟她拿一瓶來調製反轉劑,更何況我本來就不打算讓她們知道。

「原本以為你這輩子有比較消停了,沒想到一上來就是這種胡鬧法,看來不讓你有個警惕不行。」不過聽了我的解釋,非但沒有被說服,蕾(雷瑟)反而彎起了燦爛的笑容,雖然好看,但可怕程度勘比上輩子審判騎士長用那張酷臉露出笑來。

「請進去禁閉室好好休息一下吧。」話語剛落,上輩子的審判還需要有人把我架進禁閉室,現在連動根手指都不用,無數的空間術法在我身旁疊加,連一點逃脫的機會都不給我,然後我就被丟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加了新禁制的禁閉室裏頭。

……我要抗議!我累成這樣還不都是為了事後好處理嗎?這是什麼鬼待遇!

雷瑟‧審判,你恢復之後就不要來問我該怎麼辦!

*

「格里西亞,起床囉!」揉揉眼睛,我打了個呵欠就看到艾梅……看來我睡的還不夠久,姐妹們沒有恢復成兄弟們。

「怎麼了?要放我出去了?」眨眨眼,我感覺嗜睡感已經消失了,搞不好真有那個可能?不過蕾(雷瑟)怎麼可能這麼好心,還是我其實已經睡了很久?

「對呀,蕾(雷瑟)說我們今天要一起去看歌唱比賽,今天是第三天了,輪到高中部跟聯研部了喔,前兩天太陽你都不在,我們也沒去看。」

原來她們真的擔心我到哪都沒去?早知道我就在外面多待幾天,等回來就可以直接找奴樂麗拿解藥了。

「所以我們快走吧,不然會來不及喔。」抓著我的手拉我出去,看艾梅雀躍的樣子我猜他們都期待很久了……唉,好吧,只有一天而已,隨他們去吧。

*

「Atlantis的各位久等了,我們的歌唱比賽已經來到第三天,前兩天的參賽者想必給了大家不少驚喜!」從大競技賽就一直沒缺席過主持的珊朵拉很有活力的在舞台上空播報著,至於我跟我的姐妹們已經來到一個視野不錯的地點,而這個位置是怎麼來的我就不想追究了。

「雖然前兩天有很多驚喜,但今天的壓軸選手們肯定會讓大家更享受的,請ㄧ定要全程觀看,才不會留下遺憾喔!現在先讓我們觀賞團體組的表演!」

有點無聊的從團體組開始聽,其實夏碎說的沒錯,守世界並不缺聲音好聽的種族,因此大多都有水準以上,而且歌曲五花八門,就算是冷門種族語也是被接受的,反正只要好聽,多半還是會受歡迎。

不過我的愜意很快就有了點小小插曲。

「……他們的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的?」挑起眉,我看著從我們來到守世界後在C班第一批遇到的小隊員們一塊上台來,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統一的原世界出產休閒服,不過我並沒有看到非米安和月蓮出現。

「其實不管什麼類別,冠亞季軍的獎品都還不錯,所以他們也來拼拼看能不能得獎啊。」身為日卡的隊長,琪雅(奇克斯)非常理所當然的回答。

的確,我們學校雖然總是亂來,但在獎品品質方面可從來沒有馬虎過,難怪剛剛有不少平常就自恃甚高的貴族特地上台來表演,只是當中真正表現好的也不多就是了。

但在我聽到他們選的曲子後……我真的覺得他們還是別出來丟人現眼了,輕快有趣的歌的確也有廣大受眾,但他們可是原‧聖騎士小隊的隊員,挑這麼沒挑戰性,甚至跳舞強度還不如平常持劍訓練的歌是想來玩的嗎?

「The Lazy Song」這首歌完全就是不適合我們聖騎士的歌,而且我敢打賭,會挑這首歌肯定跟那個嘴巴永遠口無遮攔的安德有關係。露出燦笑,我看見正在下台的某人抖了一抖,看來本能直覺還沒有退化太多嘛?

「感謝團體組的參賽者們為我們帶來的表演!」重新飛上高空,珊朵拉繼續歡快的播報著,「再來有請雙人組的參賽者準備上台!」

「啊、真的出現了呢。」在主持人飛回去休息區的同時,我身邊的蕾(雷瑟)笑了笑,看著後臺方向露出有趣的表情,其他人也聽不太懂她的意思。

不過我們馬上就知道蕾(雷瑟)指的是什麼了。

『他們兩個怎麼會報名一起唱啊?』燃起了八卦魂的女孩們睜大眼睛,然後開始嘰嘰喳喳討論起來,原因無他,就是因為上台來的竟然是非米安和月蓮。

說起來,先前鵲橋大亂鬥的時候他們就分別被丟在兩端,還讓我的小隊員分別轟殺掉下去,所以這兩個其實是一對?

我努力控制我的臉部表情不要太奇怪。

「非米安中秋前就有跟月蓮告白了,沒想到真的在一起了。」露出很有趣的表情,蕾(雷瑟)連尾巴都不藏了,直接任由黑色細尾在身後搖啊搖的顯現出她的好心情。

但比較讓我無奈的不是這點。

中秋前就告白,意思就是說非米安還真的跑來請示過他家隊長怎麼去追人?還是個上輩子跟他一樣性別為男的人?

我相信那時候審判絕對受到了不小的衝擊,才不是像現在這樣。

在女孩們八卦在一塊的時候,非米安跟月蓮也唱起了他們選的歌,這邊要補充一下,參賽者們要唱的歌在上臺前全都不會公開,說是要保持選曲的自由度,反正我們學校的扇董事神通廣大,搞不好連我想唱光明神曲她也能弄出配樂來。

而他們選的歌是「狂風裡擁抱」。

「選的不錯。」點點頭,我給出了不錯的評語,我們的小隊員們其實都沒有自己編曲做詞的技能,這兩個的感情狀況確實就像歌詞說的「屬於我們那種幸福 別人不會懂」,再加上沒有任何尷尬彆扭的情形出現,相信他們是真心要宣告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當然我也不是那麼不開明,只要做好該做的事,誰管他們要跟誰交往呢?幸福就好。

至於不遠處驚嚇到快石化的安德…哼,心理建設還有待加強呢。

**********
我可以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偷偷的,請給點感想嗎?(被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11 01:50: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11 01:54:0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2 13:06:24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好你好!
我是新讀者喔,我覺得大大寫的超棒,更新加油!
我真的超喜歡蕾的,夏碎要變三好男人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7 20:51:53 | 顯示全部樓層
「雙人組賽程已經結束,接下來是單人組的比賽,上台順序已經在報名成功的當下發送到各位參賽者手上,請記得不要遲到喔!」很有活力的珊朵拉繼續為在場觀眾解釋流程,並再一次說明注意事項,不過她的語氣比起剛剛更歡樂了些,看來是雙人賽最後一組給了她很多樂子,對於守世界的居民來說「你不紅」這首歌的確很新鮮,就算是我原本也沒聽過,畢竟即使是在原世界住了10年以上,我也沒特別去追流行樂。

而光是看我身邊這些姐妹,我就知道哪些人平常會上網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希鷗(希歐)可以說是笑的最歡樂的一個了,蕎(喬葛)當然也不惶多讓,笑到直接倒在旁邊的蘭(萊卡)身上。

不過我也不打算管她們太多,反正今天本來就是來來聽歌笑笑當消遣的,如果可以這樣就徹底沒事當然是最好,不過天常常不從人願,也不從天使的願。

「……妳們去哪?」在單人賽進行得差不多時,我身邊安份聽歌的11個姐妹突然一塊站起身來,本來我還只是疑惑,但是在感覺到蕾(雷瑟)的空間術法感時,我的疑惑變成了不妙的預感。

「當然是上台呀,都報名參加了怎麼可能不去呢?」蕾(雷瑟)笑笑亮出參賽號碼牌,而我驚恐的發現他們這11個竟然都報名了!

「妳們怎麼報名的?」我記得在剛收到的那天我就把信封沒收了,她們應該沒機會報名才對啊!

「當然是寫上名字然後放回信封袋,報名規則不就那樣嗎?」收起牌子,蕾(雷瑟)的答案讓我萬分後悔當下沒檢查信封袋裡的內容,「我一開始就寫好了,在你拿回去之前,反正也不用拿著報名表去報名。」

該死!我怎麼就忽略了這個點,現在要阻止不知道來不來的及。

「來不及了啦,後台跟表演台禁止無關人士入侵,不然會驚動警衛喔。」蛔蟲之一的琪雅(奇克斯)直接讓我的打算化為烏有,而就算我要在這裡阻止他們也被蕾(雷瑟)的空間術法關著,要破開當然可以,但是就算是我也需要時間來解,更別說蕾(雷瑟)還在繼續疊加空間連鎖。

「那就是這樣了,我們過去囉,等著我們拿獎回來吧。」最後我只得到這幾句話,然後他們11個就都用蕾(雷瑟)的傳送陣傳去後台了。

「唉呀,她們還真的報名了呢。」在這一票姐妹消失後沒多久,我身後傳來忍笑的語氣。

「……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麻煩你閉嘴,夏碎。」否則就算這裡還很多人,我也不介意讓全校再次回味「血腥天使」的稱號是怎麼來的。

*

「嘛…既然都阻止不了了,你還是就聽聽看她們選的歌吧,說不定沒想像中那麼糟糕。」

在我跟冰炎還有夏碎花了兩首歌的時間把這些術法搞定之後,後來到場的兩人也很乾脆的在我旁邊坐下,夏碎還是那種忍笑的表情,我終於知道冰炎為甚麼時常想打夏碎但都不能出手的感覺了,這隻狡猾的狐狸。

「如果真的選了正常的歌就好,不過……」我一句話還沒說完,馬上就被珊朵拉給打斷。

「各位觀眾久等了,現在請來迎接最受期待的壓軸選手們!」飛出了休息區,珊朵拉的亢奮程度甚至比之前的大競技賽還要高,早在她提到壓軸選手時我就該發覺了,結果現在只能眼睜睜看著人上去毀滅形象。

第一個出場的是艾蓶(艾維斯),依照我對她的了解應該不至於有什麼大問題,而她接下來唱出的第一句雖然讓我有些意外,但也不算是太誇張。

「Let Me Love You」這首歌原本是男女對唱情歌,不過也沒人說不能改編成單人的,歌詞某方面來說挺合她固執的性格,因此我稍稍放下心……才怪!

誰能告訴我明明就是身為黑袍,應該要很忙的伊洛會石化在離我們不遠的觀眾席!而且他旁邊還有蕎(喬葛)的大哥日翼!這下好了,連照理來說最不可能出亂子的人之一都這樣了,我還能期望後面嗎?

似乎是感覺到我的視線,日翼很準確的把視線放到我身上,還很順便把他的搭擋一起帶過來,「讓我猜猜,喬德也準備上去唱了?」

「……是。」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強辯,所以我也乖乖說出實話,不過日翼比我想像的冷靜的多,並沒有因為他重視的弟弟之一被弄成這樣而對我發難。

「嗯,我相信上台肯定是『她』決定的,跟你沒關係。」

「…抱歉,我沒能阻止。」你真了解她,我還是到剛剛才知道她們都要參加。

「沒關係,把比賽實況錄下來再給我一份,不,兩份。」

「……呃?」

「給朝陽還有他的。」日翼指了指還在石化的伊洛,要影像球是什麼意思實在是簡單明瞭。

「好的,近日會送過去給你。」回答完之後我就看著日翼把伊洛給直接帶走,看來這兩個大哥的問題暫時解決了。

……希望後面的也能這麼簡單解決。

「要嗎?」轉過身,剛剛買了飲料的冰炎拿了一瓶給我,更旁邊則是已經在品茶的夏碎,讓我覺得夏碎果然是來喝茶看戲的。

拿過飲料開始喝,我看到下一個上台的是蕎(喬葛),她原本也是讓我擔心的其中一個,不過除了逛街那時候去釣男人外,她其實也沒再更多出格舉動,應該不至於怎麼樣?

下一秒她唱的歌卻很狠的給我打臉。

「男孩你知道嗎?我想要跟你回家、把我推到牆壁上親一下~接著要被你撲倒、躲在你胸懷抱抱……」

「噗…咳咳!」幹!我就知道她肯定不會挑什麼正常歌!而我現在完全不想理會旁邊冰炎跟夏碎憐憫跟幸災樂禍的眼神!

這首歌的原版叫做「女孩你知道嗎?」我不知道是蕎(喬葛)自己改編還是哪裡真的有出改編版,總之聽起來輕快但色情意味也足,講明白點就是約砲歌!

不知道日翼在真的聽到這首歌之後還會不會想讓他們的幼弟看影像球。

「哈哈哈哈喬、喬德他竟然真的唱那麼直接的歌喔哈哈哈哈哈!」一個非常耳熟的聲音出現在我附近,我轉過頭就看到台上那傢伙的異母兄弟在觀眾席狂笑,就他的反應我相信他早就知道他家兄弟的情況,只是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得知的,「我突然想看他變回來之後吃鱉的模樣,可不可以再把影像球給大哥之前借我拷貝一份?我會負責轉交給他的。」

「……」大地,不是我要害你,不過你家兄弟都已經知道了,那麼再多留一份證據也是沒有差別的。

在心裡默默這樣想著,我很直接答應了爾鳳的要求,然後看他邊笑邊跑掉,我忍不住嘆口氣。

看來今天一天會過的十分漫長啊。


**********

抱歉這周有點遲到又只有一篇,不過還是求感想了~感想是更新時的重要食糧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7 21:11:15 | 顯示全部樓層
噗哈哈哈哈哈~

大地你太厲害了吧,這樣你也可以改的那麼色情

不知道37代大地騎士聽到會怎樣呢?

好期待喔

不過在那之前,太陽應該會先好好算帳吧

好期待後續喔

大大請繼續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