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0|回復: 4

[其他創作] 同人文比賽——善與惡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24 21:39: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1-8-25 10:11 編輯

本帖為【同人文比賽公告】此次比賽的結果
將於8/25公布最後結果

下方平均分為各評審給分後平均值,總分為十分。

因參賽並非全來自論壇,故名次以編號來代替。
結果亦會以郵件通知各位參賽者最後結果和獎勵。

另外,由於此次參加人數不如預期,名次或有從缺,獎勵可能會有所調整。
感謝這次活動的參與人和評審,以及協助策劃者。


第一名:

(從缺)

第二名:

(從缺)

第三名:

001參賽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25 09:33:26 | 顯示全部樓層

001參賽者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1-8-25 09:34 編輯

善與惡,種族之任

  何謂善惡?何謂正邪?
  萬物誕生皆有其目的,那怕小到一隻蟲子大到一尊神明,皆有存在於這世界的意義。
  但人們往往遺忘了這些,以人的角度去看其世界,將這世界、生命、事情區分為兩極選項,貼上標籤。
  人們忘記這個世界並非圍繞他們所運轉,就如同在這個時空除了原世界還有守世界的存在,但也只有蘊藏著力量的生命和少部分無力量的人類所知曉。
  可在守世界很多法則運行也與原世界相似,差別在於生命會幻化為人形,以人的模樣生活,因此原世界的雜七雜八在這裡上演也是經常,差別在於人們更能以自身實力去擺平。
  只要有力量、不違反世界平衡法則,基本上往往會被生命們所接受,而這也象徵著只要沒有足夠的力量或者依靠,很容易被這個世界所汰換掉,同時過強的人也會被排斥甚至抹煞。
  例如黑色種族之首的妖師一族,負責導正陰影、化心語為力量,卻因這般能力被眾多種族所忌憚,最後被「歷史必然性」給掩埋真相,不得不退出歷史,直到千年時光過去,仍有許多人聽到這名聲仍會有恐懼。
  不過時間終究還是會讓一切走回正軌,在鬼王耶呂再度甦醒、大戰一觸即發之時,妖師一族再次現世,雖然仍有許多罵名,卻也開始出現了一些人開始為「妖師」反擊那些罵名、保護這被汙名化的種族。
  這些年下來,妖師即便有段時間埋藏於歷史洪流間,但他們並未消失、只不過是隱匿在一般人之間,以「有力量」的人類存活。現今妖師首領與妖師後天能力繼承者的努力拓展,他們的勢力拓展範圍廣至公會、原世界的商業,為了保全妖師先天能力者在踏入守世界時的一切安危,以及族人們的安居樂業。
  再度現世後雖不缺乏抨擊者,但先天妖師能力者也已經擁有了護己的能力。
  他遇見了自己的同伴,他們一同走過許多旅程,牽繫了革命情感。
  先天妖師能力者——褚冥漾被公認為若不坦白自己的身分,他人根本無法相信此人為傳說中邪惡種族,平時口嗨、幹話雖然一堆,內心許也擁有黑色慾念,但不得不承認相比圍繞在他身邊的其他人,真的單純很多。
  套某位冰牙族與焰之谷混血之子所說,就是披著黑色種族外表實則就是一隻剛學會咬與吠的小奶狗。
  反倒是在公會裡橫走的紫袍巡司還比較讓人畏懼,卻又因為對方的實力連黑袍都會退避三舍,根本動不了。
  所以總是會有一些人,因覺得打不過褚冥玥而輾轉選擇找褚冥漾的碴,嘴裡嚷嚷著要讓黑色種族滾出校園,即便對方根本什麼事情沒做,卻也能被說本身存在就是邪惡的。
  這總讓褚冥漾很是困擾,但總是還不用他出手,身旁的友人便會先將對方送入醫療班。
  嚷嚷邪惡種族並以正義之名進行消滅動作之人,被他們口中的正派之人所殺,到底誰對誰錯?
  恐怕這些在世界運行的軌跡下,沒個正確答案吧。
  但在歷史的軌跡中、日月輪替間,也總有特別例外的物種。
  那就是人人害怕的蟑螂,不管大或小、那總是輕動的兩隻觸角、黑漆漆的身子於空間中亂竄,小至窩在人們的廚房、大至需要藉由水晶以言為靈進行消滅。
  可後續引發的都是人人尖叫聲與求救,在消滅過程也會造成負責任務之人的不適,即便不怕但想想那身子被「噗滋」一聲捏爛,五臟肺腑散落於環境之中,多麼令人毛骨悚然,重點是被消滅的屍體所散發出來的味道還能吸引更多蟑螂的靠近。
  可就是這麼一個生物的存在,橫行於原世界與守世界,他們沒有像其他人擁有太大動能力可以攻擊人,卻能以小小身形引起許多人的驚聲尖叫,其中也包含許多在世界聞名的強者。
  牠們棲息於地球各個角落,在數億年下來經歷了各種演化,也引起科學家做研究。
  他們的食性與各種生物重疊,因長期生活在人類所造出的污染環境,身上擁有多種細菌,使人感到反胃嘔心。
  不過在自然食物鏈裡牠們卻是環境淨化者,甚至在一些東南亞地方可以當作中藥使用。
  然而即便如此,在許多人眼裡「蟑螂是害蟲」仍然是撕不下的標籤。
  蟑螂與污穢骯髒畫上等號,對於人形存在的生物來說,蟑螂在二分法裡頭影響到了生活環境的美觀與舒適,歸類為害蟲、促使多種生物視為萬惡存在,甚至厭惡排名上可能還勝過妖師一族與殺手一族。
  就是在人人拿著拖鞋、各種法術追殺的環境下,在原世界已經發展出四千多種的蟑螂也不知道在守世界也發展成多少種類。
  但不管如何總歸上不受歡迎,就算未來蟑螂幻化為人形,可以一同上學、出任務,也沒人知道是否是能被大眾所接受。
  闔上書籍褚冥漾長吁一口氣,他身子往後靠著大樹,清風吹拂、額前碎髮跟著風的方向晃了晃,帶走了些許夏日的暑氣。
  今日沒什麼事情的褚冥漾無聊到圖書館本想借個書想找地方窩著,卻發現因為暑假關係圖書館一部分正在進行調整,目前只有開放借書,反正也只是耗時間,褚冥漾腦子也沒想太多,想說只要可以別讓他無聊又對他有用的書籍即可,結果出現的居然是昆蟲大全。
  雖然很是疑惑,但百般無聊的褚冥漾心想既然是智慧之樹所遞予,想必是有用處所以沒多說什麼。
  借書後他離開圖書館選擇來到最能讓他放鬆的白園,翻閱著書籍他看到了上頭有一大篇專門研究關於蟑螂這部分,本來腦海裏頭就有各種想法的他,也開始思考蟑螂與妖師一族之間的相似程度。
  不得不說這一想,半天就過去了,隨著他一點一滴的閱讀,腦海裡越發覺得自己的種族會不會在守世界人眼裡如同過街老鼠?
  頓時之間也覺得挺同情蟑螂這般生物,想起自己剛入學時與學長出任務殺掉的那一大群「大蟑螂」,他為那多年前所犯下的錯誤有些愧疚與心虛,雖然僅持續了不到五秒鐘。
  他記得守世界的人其實也很是討厭蟑螂這樣的生物,也許哪一天當有人又來叫囂讓妖師滾出去時,可以來個幾隻蟑螂嚇唬對方也不為過。
  腦海裡這樣轉著的褚冥漾沒發現自己的想法以透過言靈化為力量,空氣中輕輕一震,言為引導將事情可能性轉為必然性。
  稍晚些千冬歲有邀請他參加日本那邊的夏日祭典,知道他喜歡平凡就好,因此刻意約他體驗原世界當地民俗風情,但褚冥漾心裡知道難得夏日祭典,受日本文化影響的雪野家怎麼可能不重視,肯定是這位行動圖書館決定翹掉族裡活動,出去呼吸新鮮空氣。
  但轉了念想當他們隨著年紀的成長發覺自己身上所揹的責任後,不自己找時間喘口氣遲早也會逼瘋,更別說當年有太多事情,千冬歲與夏碎他們的家事,有些東西一出生便是注定,不是他們說不想要就能不想要,無法規避的責任只能承擔,但是生命可以自行找尋出路。
  也因此得到這番邀約的褚冥漾自然就答應了下來,但距離夜晚還有一點時間,原世界這幾日天氣變化大,早上不是太過炎熱就是狂下暴雨,所以他決定回到校園裡頭消磨時間。
  不過依照褚冥漾那注定不平凡的人生,怎麼可能真如他想要的有個歲月靜好的下午時間呢?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幾個小毛頭跳出來以武器對著眼前難得愜意的妖師紹主嚷嚷道:「邪惡種族滾出校園!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本來還閉著眼小憩的褚冥漾聽到這般不陌生的惡意只覺得煩躁,他緩緩睜開眼瞥向對方,最後嘆息起身,眼眸裡溫度微冷,「憑什麼?」
  「校園裡盛傳妖師一族不分青紅皂白於食堂踐踏生命、生靈塗炭。」
  「前些日子教室裡傳來慘叫聲,傳言是妖師對於無辜生命下毒手。」
  「據說當年你這個妖師一入學後,再一次任務之下化言為靈,將數十名棲息於自然環境的物種給抹煞!」
  掏了掏耳褚冥漾聽著對方細數自己罪狀,最後一句直接讓他頓時無言。
  看著每講一條罪名火就越冒越大的找碴者們,見他們躍躍欲試的模樣,他只好雙手一攤說:「那不然你們想怎麼樣?」
  他目光如刀一般的寒意,一手插在口袋他續道:「我不可能離開學校,遲早掐了這條心。撇除這點,你們還有什麼要求?」
  望著對方身上的袍籍,想也知道肯定是又因為惡鬼巡司關係來找他麻煩的人,但也不想想既然是惡鬼巡司的弟弟,有這麼容易被人欺負嗎?
  要是真這麼容易被人欺侮,那他早就被送回本家打掉重練了。
  「哼!」眼見對方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一開口便是警告褚冥漾不得對無辜生命下手,不得傷及任何一條性命,連一丁點傷痕皆不可,並要他發誓。
  翻個白眼,褚冥漾好想問問有沒有人可以給他解答?眼前這人是白癡嗎?
  在這所學校不傷人怎麼可能,要知道這裡是異能開發學院,為了鍛鍊學生們能力三位董事還特別簽下契約保障學生們的生命安危,這也變相表示只要不要化成灰,學生們可以以各種方式鍛鍊自己與他人實力。
  倘若他真隨便答應了,代表他往後只能任人打殺並且不能還手,有腦子都知道這根本不可能答應;而有慧根的也明白這種要求根本是白癡,如果冰炎在現場恐怕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對方,先把對方揍昏再說。
  但看對方樣子也不像是個笨蛋,他想恐怕對方根本沒要他答應,不管他答應不答應都會被對方用其他方法落井下石。
  正當他在思忖如何回應對方時,猛然間草皮裡竄出了幾隻頗為眼熟的存在,兩根觸角動呀動、小小黑色身子跑得速度極快,猛然間也不知道從哪裡來了這麼多隻蟑螂突然出現在白園,而且通通都往找碴者附近鑽來鑽去。
  不一會兒白園便慘叫聲四起,不得不說蟑螂殺傷力真大,跳到樹上的褚冥漾冷眼旁觀的同時也在心裡下了評論,絲毫沒察覺到那是稍早前他的言靈所影響。
  看著底下煙硝瀰漫,各種法術亂打於地板上,他手撐下巴嘴裡噙笑。
  「妖師!你難道就要這樣見死不救嗎?」對方的恐懼與怒氣揉雜成咒罵,叫囂著褚冥漾的所作所為把他說得好像十惡不赦。
  然而很抱歉,褚冥漾只能聳肩攤手說:「是你說我殺生不尊重生命的不是嗎?」
  沒有錯,前陣子學校不知道哪裡來的蟑螂,繁衍速度過於快速,以至於學校餐廳教室都有其痕跡,為了自己的生活環境保持舒適,褚冥漾只能以言靈將每每闖到他領地的這種小生物滅得一乾二淨。
  他也沒想到自己此番舉動落在反妖師人眼中居然成了他要滅世無視生命的傳言,但當年那些吃石頭的蟲子認真說很多都是冰炎處理掉的好嘛!
  拿出手機看了眼螢幕上的時間,估摸著冰炎出任務歸來的時間也差不多,在與千冬歲他們會合前他們說好要帶一些伴手禮給許久未見的友人們,因此還要出門一趟挑選禮物。
  望著底下的動亂,褚冥漾笑道:「既然如此那今日的我就選擇走上善路,不參與這檔事情囉!」拿出移動符的他要離開之際不忘轉頭回應那瘋狂殺害小生命的幾個人說:「忘了告訴你們,蟑螂是環境淨化者的存在,如今到底誰善誰惡呢?」
  語畢心情好的他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踏入陣法中,隨著光的消逝只剩下白園裡還在奮戰的「正義使者」以及一地狼藉。
  他們總說妖師是邪惡的存在,以正義知名將其抹煞,如同蟑螂一般的嫌惡。
  但在這個世界、自然的法則下,這些被他們所唾棄的生物卻有著他們的使命與職責。
  到底誰對、誰錯呢?
  又到底何謂善、何謂惡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25 09:35:32 | 顯示全部樓層

002參賽者

善與惡


(人們總是認為黑色種族就一定是惡,而白色種族就一定是很和善……然而事實不一定是如此…..比如現在…..)

“褚!!你又在給我腦殘!!!你呆站在那裡不動是想死嗎!!“冰炎邊吼邊像拎小狗一樣的拎著褚冥漾的衣領跳離剛剛褚冥漾站的地方,剛跳開沒多久那地方就被溶成了一個大坑

“學、學長…..那、那個……”褚冥漾手顫抖的指向那個被溶掉的大坑

“笨蛋!!!我如果再晚點去抓你的話,你就會跟著那塊地板一起被溶掉,你知道嗎?出任務就給我專心一點!!!不要再一直腦殘,我不是每次都能像剛剛一樣救到你,你不是說你在我不在的時候很認真地提升了很多實力嗎?那就現在給我發揮出來吧!如果被我發現你還是一樣弱的話….到時候我會親自訓練你的,你就給我等著。”冰炎狠狠的打了下褚冥漾的後腦冷笑著看著褚冥漾說,剛說完剛剛那個大坑就跑出了一個泥人(?)它站在那個坑上面,而那個坑也越來越往下被腐蝕

“來了,給我認真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襲擊者見識你的擊退”冰炎狠狠的瞪了下褚冥漾就轉過去面對那個坑,召出幻武後就往它衝過去

“喔,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偷襲者見識你的狠,米納斯,水刺!!!”褚冥漾也把米納斯召出來,一召出來就馬上攻了過去

“褚,不要給我鬆懈下來,這附近不只這一隻泥獸,還有其他種妖獸“冰炎看褚冥漾因為眼前的這隻泥獸死了,而鬆懈了下來,就邊跳回褚冥漾的身邊,背貼背的警戒著,邊對褚冥漾說道

“知道了“褚冥漾聽出冰炎隱藏在話語中的另一句話,就拿出一個水晶後心想:(請指出不自然之物)想完水晶就冒出很多道白光往四面八方飛去

“嘖,竟然還有那麼多嗎….”冰炎邊小聲地說,邊在心裡稱讚褚冥漾聽得出他另一個意思,但褚冥漾下一個舉動卻讓冰炎馬上收回他在心裡想的話

“全部不自然之物,請在三秒內全數出來“褚冥漾說完就被冰炎抓住了衣領

“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冰炎抓著褚冥漾的衣領前後搖晃大罵

“學、學長,你這樣搖,我的頭會暈啦…..“褚冥漾小聲地說

“你給我自己處理”冰炎抓著褚冥漾的衣領就把他往前丟

“….誒!!!學長,不幫的喔⋯⋯”褚冥漾有點哀怨的看著冰炎

“誰叫你要一次把全部妖獸都叫出來,你給我自己想辦法!”冰炎狠狠的巴了下褚冥漾的後腦說

“嗚….好啦…..水王之聲、水刃之氣,我是妳的主人,妳信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妳隱藏水流之後的水之面容。米納斯妲利亞,重現水兵!米納斯,使用特殊子彈,然後把敵人一次收拾掉,可以吧?“褚冥漾揉了揉被打的後腦哀怨的回應完冰炎後就,把掌心雷換成來福槍後就拿出一個藍色子彈樣子的言靈水晶扣進彈夾裡,邊有自信的笑邊問著自家幻武

“是的,只要是主人想要的,米納斯都會盡全力為您做到“米納斯現身,溫柔又恭敬地說

“吾以妖師褚冥漾之名,希望在此的所有不自然之物,通通消逝“褚冥漾說完笑著把子彈射出去,過沒多就射出的所有子彈就打中全數的妖獸,而被射中的妖獸也應聲倒地

“恩,不錯,進步很多“冰炎走到倒下的妖獸們身邊看了看那些妖獸,微微勾起嘴角說

(痾….學長你是被我剛剛的動作氣到壞掉了嗎….平常學長不會這樣的啊….)褚冥漾面露驚恐地想著

“褚….你是想直接被我種在這邊嗎?“冰炎橫的褚冥漾一眼說

“對、對不起!!我閉腦!!“褚冥漾聽到冰炎這樣說立馬躲的超遠,超怕冰炎直接一拳K過去

“……誒?等一下,不對啊…學長你不是已經收回竊聽我心聲的能力了嗎?“褚冥漾疑惑地看向冰炎

“哼,看你的表情也知道你又在腦殘“冰炎直接撇過頭說

“嗚….好啦….我知道我的表情很好懂….(連千冬歲他們都可以只看我的表情就有辦法跟我對話了…..)”褚冥漾哀怨的說

“呵“冰炎愉快的輕笑了聲

(不是吧!!學長你該不會又沒睡飽,然後又拿我當提神用具吧!!!….學長好像跟我出任務前,才剛做完一個為期一個禮拜的任務誒….現在想想好像挺合理的…..)褚冥漾哀怨地看著冰炎想

“褚!你想現在直接被我種在這邊,還是回去被種在黑館前面給人觀賞!“冰炎頭冒青筋、手指折的喀喀響的說

“對不起!我閉腦,不對!是會好好收斂表情的“褚冥漾驚恐的說

“……褚,你先回去吧,我去公會處理一點事順便回報任務冰炎說

“喔,好,那學長路上小心“褚冥漾說

————一段時間過後

“學長他不是只是去公會回報任務嗎?怎麼可能會…..“褚冥漾從冰炎的愛慕者那邊聽到冰炎的死訊崩潰似的跌坐在地上

“再裝啊!冰炎殿下還不都是被你害死的!!!你這個黑色種族還不快點去死!!!”冰炎的愛慕者一號打斷褚冥漾的話並指著褚冥漾吼道

“我不…..”褚冥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你再辯啊!如果不是你詛咒冰炎殿下、背叛冰炎殿下的話,那為什麼他只是自己去個公會卻被鬼族堵,而回不來?為什麼鬼族會知道這次是只有他自己去回報任務?既然是個骯髒的黑色種族,那就快點去死,不要繼續在這邊禍害世人,黑色種族本質就是惡,就是黑,是你害死、背叛了冰炎殿下這是事實,害完冰炎殿下後現在又要換害誰?是雪野家?史凱爾家?還是鳳凰族?冰炎殿下也真傻,竟然會因為了你這個黑色種族,而死了兩次”冰炎的愛慕者二號也指著褚冥漾喊道

“閉嘴!漾漾才不會背叛學長”千冬歲護著褚冥漾

“我有說錯嗎?不然我問問看你這個雪野家的少主,為什麼鬼族會知道冰炎殿下這次是一個人去回報任務,而不是跟他這次的搭黨一起去?如果不是他洩漏出去的話….我還真沒想到還有誰會做這種跟鬼族勾黨的噁心的事“冰炎的愛慕者二號

“這……雖然我現在沒辦法拿出證據,但我之後一定會拿出證據來證明漾漾是無辜的!”千冬歲堅定的說

“千冬歲沒事的…還有…對不起,也幫我向喵喵他們說…..”褚冥漾站起來拍了拍千冬歲的肩膀說

“漾漾!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道歉!你是我們的朋友,朋友之間有人有困難不就應該要互相幫助嗎?現在有困難,雖然我們可能沒辦法直接幫你解決,但我們能幫你一起想辦法,所以漾漾….請你不要就這樣的走掉!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找到證據來證明你的清白的,我一定會幫你的,因為我們是朋友”褚冥漾還沒說完千冬歲就激動的打斷褚冥漾的話,語速也快的嚇人,連千冬歲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都可以講話講得那麼快,像是很害怕褚冥漾去做什麼傻事一樣,雙手緊緊的抓住褚冥漾的手

“千冬歲,謝謝你“褚冥漾像是想要讓千冬歲安心一點的笑了一下,後拍了拍千冬歲的手希望他放手

“我以雪野千冬歲之名起誓,無論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我都將當褚冥漾你是我的朋友,而真誠相對,漾漾,相信我,就拉勾“千冬歲放開抓住褚冥漾的手,並把手勢改成拉勾用的手勢

“但…對不起,我不希望你們跟著我混這趟混水,你們幫我的已經夠多了,我不希望你們到最後因為幫了我,卻被冠上叛徒的罪名“褚冥漾抱歉的笑一笑說,他很想去拉住那個向他伸去的手,但他不行,他不能那麼自私

“哼,真是噁心,要不是那個紫袍巡師是你姐,我還真沒想到為什麼你這個該死的黑色種族能活到現在,而且公會竟然會讓妖師當紫袍巡師,真不知到公會在想什麼“冰炎的愛慕者二號鄙視般的看著褚冥漾說

“黑色種族?憑什麼該死的都是黑色種族?明明也不是我們願意出生在黑色種族的…..”褚冥漾低著頭說

“漾漾?”千冬歲伸手想要抓住褚冥漾的手,但卻被褚冥漾一個閃身閃掉了

“你說身為黑色種族一定就是黑,就要生活在影子裡,然後被追殺,對吧?”褚冥漾抬起頭冷笑著邊說邊向冰炎的愛慕者們靠近

“是、是又怎樣?”冰炎的愛慕者二號被褚冥漾的氣勢嚇到,頓頓的說

“既然你們那麼期望我墮落⋯⋯那好,以吾妖師褚冥漾之名起誓,從現在開始我再也不是你們所認識的那個天真的妖師,千冬歲,謝謝你,再見了,也幫我跟喵喵他們說謝謝還有再見了….(永遠不見)”褚冥漾抬起頭說完丟了個傳送符就離開了

(既然黑色種族就只能是黑,而白色種族就一定是白、是正義的話….那我就如你們所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25 09:41:37 | 顯示全部樓層

此為001參賽者的點評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1-8-25 09:44 編輯

評審A:
標點符號使用妥當,文字上也使用正確,只是有一些小錯字;文義大致通順,在編排上能稍微感受到用心,雖然淺白但卻不膚淺,這是值得稱讚的地方。比較美中不足的是斷落的安排太突兀,比較無法感受到故事性,和主題的連結性有點牽強,也比較沒有扣題的感覺,如果能增加故事感會更好。

評審B:
1.符合主題,但是!整體來說過程太過冗長了!像是在看作文一樣,拼命在湊字數的感覺,不斷重複在相同地方一直打轉
硬要說的話蟑螂就是害蟲啊
把妖師比喻成蟑螂實在有點牽強啊…...

2.整體太過冗長,雖然順,但讓人看得非常累,抓不到他想表達的重點。

3.無錯字/標點符號。

4.不ooc,但人內心感覺不夠鮮明啦。


評審C:
文筆頗佳,內容扣題且引起反思,開頭褚明漾對書中內容的思考與後段崎面對挑釁者的反應頗能襯托出角色的個性,用蟑螂與妖師境遇的相襯令人能體會到褚冥漾的無奈與兩難,同時蟑螂的出現也給文章沉重的氣氛帶來一些幽默。

評審D:
※少許錯字
※句意偶爾不順(使用語詞不精確、重複大量使用某字詞等)、書面與口語使用上或有商榷(此為個人主觀,文章應使用書面而非口語)
※冗言贅字有,同上條,可能造成句意偏差或不順

※個人認為不完全符合主題
     本次比賽以「善與惡」為題,文中試圖以「妖師」及「反妖師」的作為詮釋「善惡」,然展現出更多的卻是「反妖師者因恐懼而排斥、謾罵妖師」,換句話說,即是刻劃出「恐懼心理」而非「善惡」。比如妖師擁有的能力的確出眾,可在文章中並沒有過多描述或對比,僅僅用反對者因恐懼的抨擊來襯托,無法看出為何妖師代表善。
    文章開頭提及「目的」,與文中舉例「蟑螂是環境的淨化者,牠們也有生存的目的」契合,可惜在於這也沒能表現出「善與惡」。一來蟑螂雖是環境淨化者,卻不能說其即是善;反之,消滅者因考量蟑螂本身帶有的病菌而將其扼殺,能夠說其即是惡嗎?退一步說,蟑螂是自然界的淨化者,和其他生物相同都有自己的使命,然而這種說法仍然是人所賦予,拋開框架,蟑螂以及其他物種僅僅是圍繞著生存必要條件行動,並非初衷為了某事或某物。我們並不會說獵豹狩獵是惡,也不會稱清道夫螞蟻是善,這只是牠們生存的「目的」或「意義」,在善惡上無法評斷。
     文末褚冥漾說「今日的我就走上善路」,是指不幫助抨擊者消滅蟑螂。為何不殺即是善?如果說抨擊者純粹的謾罵是惡,那麼褚冥漾打著讓對方麻煩的算盤而袖手旁觀為何能代表善?或者只是想凸顯出惡,並未於善上多做解釋?可如此一來便與題旨失之交臂,「善與惡」並非偏重哪個方面,而是兩者兼具。(且文中提及褚冥漾同樣為了自己舒適消滅蟑螂,再看文末會產生舉例是否恰當的疑惑。)
    誠然,「善與惡」不是好寫的主題,從根本來說我們既無法將其二分,也不能精準定位兩者。本文能夠看出試圖刻劃善惡的分別,但是我認為善惡本就同出一源,也因此文章給我的觀感更偏向「反對者的恐懼」。我認同本文開頭說人以自身角度看世界,正是因為套上人的價值觀才有善惡,否則如同上述,世界本身沒有善惡之分,它的運行規則從來都是必要的生存條件。
    最後關於文中提到的「目的」及「意義」,其實以上兩者更讓我認為是本文要表達的觀點,特別是看完關於蟑螂的舉例。也許試圖以此來對比,然而如同我的上述,無法評判善惡,只從中看到關於這種生物生存的意義(這也是人賦予的,自然界並沒有意義,生物僅僅是為生存而生存)。因此我看見了寫手努力表達善惡之意,卻不認為本文完全契合題旨。

評審E:
作者運用通順的文字,詳細刻畫對於善與惡的見解。作品整體架構穩固,主軸明確。可惜步調枯燥,若能讓劇情更加有起伏,則會較為討喜。

評審F:
文筆不錯,運用蟑螂來比喻妖師究竟是善還是惡的存在令人有些許驚喜,但中間敘述的部分和前面敘述相似,不免有些枯燥,中間有些許偏題,但整體有扣著題目「善與惡」來表達。



平均分: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25 09:52:11 | 顯示全部樓層

此為002參賽者的點評

評審A:
通篇不順,最主要是沒有明顯的扣題,無法看出與主題「善與惡」的強烈關係;另外故事的轉折太大且不順暢,情節安排需要再斟酌,整體來說無法看見故事主旨,比較像是長篇的擷取片段,故事感拿捏還有節奏感的部分要再加強。最重要的,除了錯字應再三檢查以外,另外還有標點符號的使用嚴重錯誤、缺漏以及不統一,建議再去多確認標點符號的正確使用方式,才能寫出好故事。

評審B:
1.不能說完全符合,我真的以為在看以前的背叛文啊!前面跟後面的內容完全不相干,說好的善惡呢?
我看到的是後援會的霸凌(#

2.不相通,前面跟後面劇情不搭。
學長怎樣的部分完全沒表達......

3.標點符號整個不對,不是因為電腦怎樣就不打出來,如果這個是考試能這樣嗎?
還有正常的world一定都能打出來,他是用什麼打的?
句點沒出來,刪節號是六個點!

4.滿ooc的......
根本是以前背叛文的模式
頂多這次大家相信漾漾呢

評審C:
可以看出對劇情的鋪陳與表現有野心,但實際呈現可以再更好,劇情過於緊湊且角色心態轉折過快容易讓人看了摸不著頭緒,雖然角色說話的部分可以使用口語詞沒錯,但使用的恰當與否還需要多注意,時間場景的轉換和角色的內心想法若能用文句去描述、並在動作表情之外多做心情敘述會令人更有帶入感,若整篇文章可以敘述完整會是一篇動人的故事。
雖然知道是因為有困難才使用了錯誤的標點符號,但標點符號使用正確很重要,尤其是不可省略句號是作文章的基本。

評審D:
標點使用不當:
(1)「」為對話框。
        句末以句號或單一!或?作結,重複使用!和?並不符合格式。刪節號使用需打出六個點(……)。
(2) 若想表示角色內心想法,可以敘述方式進行,例如:
        「知道了。」褚冥漾聽出冰炎隱藏在話語中的另一句話,就拿出一個水晶後在心中默念「請指出不自然之物」,想完,水晶就冒出很多道白光往四面八方飛去。
          
        文章開頭某人(不確定為誰)的內心獨白,或者上帝視角的諫言可使用——加強效果,例如:
         ——人們總是認為黑色種族就一定是惡,而白色種族就一定是很和善。然而事實不一定是如此,比如現在……
(3)再次提醒,完成句子後務必使用句號結尾。
※冗言贅字有。
※語句偶爾不通順,同上條。
※使用大量口語,建議減少口語使用,增加書面語的比例。
※行文如流水,缺乏劇情安排,亦無張力。
※本次題旨「善與惡」全然未在本文中著墨,不能看出有關於善惡的立論,更接近「因為不被認可或是誤解而自我毀滅」之意,不契合本次主題。

※個人觀感
     感謝為這次比賽生文的寫手。很遺憾我無法看出有關「善與惡」在文中的脈絡,若僅是用「妖師被眾人認為惡」為惡的評判,很難解釋善又如何立足。文末主角選擇如抨擊者所願墮落,在題旨為「善與惡」情況下實在不是最佳選擇,該類題材運用於「背叛」會更合適。
    下次有機會再參與同類型比賽,劇情上建議再仔細思考如何布局,有張力的劇情可為文章增添色彩,也不會讓文章如同流水帳,看頭猜尾。關於中心主旨應多加思考,避免陷入不知所云或偏離題旨的困境。內容上角色之間對話篇幅可再斟酌,沒有敘述只有對話是小說文章的大忌。角色一次所說的話也過於冗長,即便是小說文章也很少運用連珠炮方式健行對話(若為個人特色則不在此限),可再思考如何妥善安排。謝謝參與此次活動。

評審E:
行文輕快有趣,角色互動活潑。可惜標點符號運用不當,對善與惡的著墨不夠多,有偏題的疑慮。期待作者未來更好的表現。

評審F:
人物有些許OOC疑慮,對題目「善與惡」著墨部分不甚明顯,標點符號需使用正確格式。
雖能直接想像出畫面,但感覺過於單調,期望未來能以更好的方式來處理場景、氛圍的呈現,而不單一以對話方式來描述。


平均分: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