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被煮的鹹魚

[小說] 特傳穿越同人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4-2 14:29: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追教室2

就在我們六個要靠近教室門口時,水泥塊一個緊急煞車、固定、站穩,然後立即回頭往後跑,「該死的家夥!」冰炎也不遑多讓,煞車穩住不用一口氣,手上繩子用力縮緊整個衝浪板立刻一百八十度大掉頭,「渾蛋,給我注意一點!」冰炎對著前面的教室叫囂「學學學學學學長」褚冥漾發出顫抖的聲音,「閉嘴、抓緊一點!」冰炎臉色一點沒變,手上的繩子左右轉動,靈巧的在一大堆撞來撞去的水泥塊中像是蛇一樣的不停竄動,「這種程度想玩贏我,再回去修練修練吧!」冰炎叫道:「喂、你聽好,這裡的每間教室都有它的名字,只有正確叫對名字,它們才會停下來讓你進去。冰炎話:「記好了,這間教室的名字是:布裡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褚冥漾問號了,「布裡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古卡。」冰炎不耐煩的又重複了一次,「學妹,妳們記住了嗎?」夏碎問,我點頭,「記住啦!」蓉回,「請問,如果名字叫錯會怎樣?」我問道,「不會怎樣。」冰炎說,「真的不會怎樣?」蓉問,「那個笨蛋,叫錯名字了。」冰炎繼續一邊駕駛衝浪板一邊回頭,轉頭,看見水泥塊的上面突然推高了一個『#』的形狀,並追著那名同學。
「經常都有笨蛋叫錯教室的名字。」旁邊又拋來這樣一句話。 砰咚一聲,砸在來不及逃走的學生身上。「對了,叫錯教室的名字教室會發飆喔。」冰炎這樣說,然後指著那個還冒著『#』的水泥塊,那個水泥塊還在左扭右扭的泄憤,「大部分都會這樣。」 無言了...
「學長。」褚冥漾叫了聲冰炎,「對不起我完全記不住。」冰炎回:「我知道,因為你是笨蛋。」轉頭說:「我先示范給你們看,你最好不要是被壓死的那個,這樣帶你的我會丟臉。」補上第二段話,冰炎一扯繩子,整個衝浪板往右側滑去,就貼在教室門旁邊奔馳,在冰炎開口前我說:「冰炎學長,我和蓉可以試試嗎?」,冰炎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點頭,看到他點頭,我們對看一眼,然後笑著一起說:「布裡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請你馬上停下來,不然你也可以變成馬蜂窩或是被切成一半,3選1。」,我們才說完,教室馬上停下來,對此旁邊的發言是:「阿利、夏碎,你們的學妹都很好阿...」「很棒。」「連罵人都有默契是怎樣阿...」「你們在低咕些什麼?」「 漾漾,下次要記得教室的名字!」教室門敞開了,我們六人都是進了教室,「啊,對了。」褚冥漾、我和蓉都轉頭,記得冰炎的交代,「斯林/爾風/月林,謝謝你/謝謝/謝啦」,「好了,都給我去位置上。」冰炎說,教室門緩緩的、關上,就在門扉合上的那瞬間,我聽見了三種不同的聲音傳來:『不客氣,歡迎下次繼續光臨。』。冰炎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說:「差不多回去了。」,我看了教室一圈,在最後面的角落坐著一個金色捲髮、草綠色眼睛的女孩,我們一進教室,她就一直看著冰炎,「學、學長。」女孩湊了過來手上抱著一份公文夾、裏麵夾著數十張的紙,「你們帶新生過來報到的嗎?」,「嗯庚有先告訴過你吧。」冰炎隨口敷衍道:「點名都已經結束了嗎?」,「嗯。」女孩用力的點頭。
「我說過我沒有太大的興趣偷你!」旁邊的冰炎拋來一句話,褚冥漾往後三步遠:「那、那個報到都結束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老師有交代要褚同學、夏同學和月同學要把這些資料寫好。」女孩漾開甜甜的笑容,然後從公文夾裏麵抽出好幾張紙張,上面有一些學生基本資料調查要填,「寫好之後我會送去老師那邊。」,女孩將紙張遞給我們,我和蓉隨便找了一張桌子來寫,阿斯和夏碎也靠了過來,「原來褚同學的代導人是學長好羨慕喔。」女孩開始跟冰炎說話,「啊啊是學校臨時換的不然我本來已經不接代導人的事情了。」冰炎煩躁的抓了一下頭髮說。
-----------------------------------------------------------------------------------------------------
祝各位大大們連假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2 14:32:52 | 顯示全部樓層
因為是連假,晚點鹹魚會來二更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2 22:59: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課表

「代導人就是新進的學生還沒弄清楚狀況,每個人身邊都會有個學長或者學姊跟著,不管是高中或是大學資歷的人都可以應征這個工作。」,旁邊的冰炎說,我看看...名字:月希雅,性別:女,唔....種族:人類?
「像學長這種程度的人住宿舍應該已經不用錢了吧?」一旁的女孩一邊笑著一邊看著學長說:「庚學姊說黑袍的人住的地方都是學校免費提供的呢。」,沉默幾秒後冰炎才說話:「有一天,你們都會達到那個目標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微笑,跟剛剛完全不一樣,宿舍嗎...住在家裡就好了...「對了,還沒跟褚同學、夏同學和月同學介紹我自己呢。」,女孩轉向我們說:「我的名字叫米可蕥,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她伸出手掌可愛的撥動了兩下,「因為我很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我的名字是褚冥漾,呃、你應該已經知道了。」褚冥漾說,「我叫夏蓉,也你可以叫我蓉蓉。」蓉說,「月希雅。」我慢慢的道出名字,不果我好像也沒什麼綽號,「那叫你們漾漾和雅雅好嗎?」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和褚冥漾的窘境,喵喵笑著說,「好、好的。」「嗯。」,「那些有的沒有的之後再說。」冰炎一把抽起我們三個剛寫完的資料,看了一下之後遞給喵喵收去,「這樣今天的報到算是結束了,接下來正式試學上課是一星期後」,「咦?」褚冥漾發出疑惑之音,「怎麽了嗎?」喵喵關心的看著他,「一般新生訓練不是應該三天到一星期左右嗎?」褚冥漾問,其他人都看著他,而我和蓉則是在討論等下要去那裡, 過了好半晌,喵喵打破了沉靜說:「那個、漾漾,如果學校真的要進行新生訓練的話,三天應該是用不夠的。」她抖了抖肩膀,很沉重的說,像是有某種不為人知的內情。
「本來新生訓練都要三天的,可是每次第一天就死一半、第二天又死另外人數的一半、其它還有重傷輕傷的,第三天根本沒有什麽幸存下來的人可以上課了;所以因為這樣學校才將新生訓練改成一天,剩下注意事項都寫在入學通知裡面的冊子上了。」喵喵很詳細的幫褚冥漾解說,「漾漾回家要仔細的多看幾次冊子喔,不然新生都很容易出意外的。」喵喵這樣認真的告誡,「他們的導師還交代什麽?」在話題告一段落之後,冰炎問了喵喵,「啊,還有漾漾、蓉蓉和雅雅的選課單。」喵喵手忙腳亂的從她的公文夾裡面又抽出一個小夾子塞到我們的手上,「漾漾、蓉蓉、雅雅,我們學校跟你以前讀的地方應該會不一樣,上課、選課的方式也都全部不同,你們好好看完選課單之後再交給學長他們請他們送出去就可以了。」,我看了手上的幾張紙,「基礎課堂有三十種,你們可以在允許的時間裡面自己選擇要讀的。」站在一邊的冰炎這樣說,「另外進階課程與特殊課程有一百零八堂,有些是要看你的經歷跟等級才能去上課,所以你們先看基礎課程就夠了。」,裡面有好多課程...「基礎課程的話喵喵記得學長之前好像有選八大國家語文,漾漾你們要不要也選看看?」喵喵很崇拜的看著冰炎,八大語言阿...選一下好了...墓陵也寫上...啊!武術課和符咒課也要...植物醫療和幻獸飼養也寫上...「雅雅妳的課表借我抄一下。」蓉小聲的說,「嗯。」我將課表遞給她,「恩...學妹妳們選這麼多有辦法負荷嗎?」我旁邊的阿利和夏碎彎腰看了我和蓉的選課表說,我對他點了點頭和蓉一起說:「可以。」,冰炎撇了我們一眼,「每個星期三都要回到自己的班級開會、然後社團,所以星期三不用上課的,只有早上一定要在班級上,下午就可以參加自己的社團活動了。」喵喵很盡責的為褚冥樣解釋, 我將紙張翻到後面的社團活動,「嗯?"原世界超自然現象探討社"......」我小聲的喃喃道,皺了皺眉頭,為什麼守世界會有這種社團...?看來有必要知道守世界對"牠們"的了解阿...這時的我沒發現一旁的阿利有意無意地看了我一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5 02:2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影月 於 2021-4-5 02:32 編輯
被煮的鹹魚 發表於 2021-4-2 14:29
第八章  追教室2

就在我們六個要靠近教室門口時,水泥塊一個緊急煞車、固定、站穩,然後立即回頭往後跑, ...

我抓個蟲,是沒有興去偷聽或窺你還有是裡面(有兩個地方)喔~大概是在最後幾段那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8 21:31: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圖書館     
「那個如果要跟學長選一樣的基礎課程可以嗎?」怯怯的詢問冰炎,冰炎咬牙切齒的說:「隨便你。」,「那喵喵也要跟學長同班。」喵喵連忙蹦去座位上,她從白兔包包裡面抓出一個夾子,在裡面寫下''也要跟漾漾、蓉蓉、雅雅同班。''
「哇啊!」褚冥漾叫了一聲,冰炎站在原地環著手要笑不笑的看著他(阿利和夏碎在一旁聊天),「蓉,等下妳可以留下來嗎?」我小聲的問著蓉,「可以呀!」蓉也同樣小聲地回答,因為一邊冰炎和褚冥漾的聲音很大,所以我們的聲音都被蓋掉了,「那是白貓王、蘇亞,米可蕥的家族座騎。」冰炎一邊說一邊彈指讓教室門砰的一聲自動關上,褚冥漾笑了笑,吐出這句話:「貓王不是很會唱歌的那個人嗎?」,冰炎用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他,然後罵出一聲:「靠!」。

(  時間: 3:46  )
「現在就是把你們送回家了。」冰炎說完就叫褚冥漾閉上眼睛,他把手放在褚冥漾的頭上,隨後,有一個法陣轉了出來,褚冥漾就這樣消失了,「學妹,妳們要先回家還是要逛一下學院?」阿利對我們說,我和蓉對看了一眼,然後一起說:「「逛學院!」」,「好,那有要先逛哪裡嗎?」夏碎問,「圖書館吧?」蓉看著我說,「嗯,圖書館。」我有點好奇圖書館的怪長什麼樣子...「走吧!」「「好!」」,(冰炎有事先走了)說完傳送鎮的白光閃過,一棟巨大建築物映入眼前,「這裡是圖書館,進圖書館前要先經過迷宮,然後……」夏碎和阿利邊向我們解釋,邊帶我們進去圖書館...不、是迷宮,在裡面繞了一陣子,中途出現的一些怪都被夏碎和阿利打退了,幾分鐘後我們進到''真正''的圖書館內,「哇!真的好大好漂亮!」我旁邊的蓉這麼發出感嘆,「有溫暖的陽光從玻璃撒鏡來呢...」我閉上眼享受陽光照在臉上的感覺,嗯...暖暖的,「這裡就是學院的圖書館了,學妹妳們有要借書回去嗎?」夏碎詢問道,「嗯。」「好啊!」我和蓉應道,「那過來吧。」阿利帶我們來到一棵高大的樹前,「這是智慧之樹,把手伸進去,默想著你想要的什麼樣類型的書。」,夏碎說著就把我和蓉的手拉過去,「好。」「嗯...」我們邊回應邊將手放進不同的樹洞裡,「咚—咚—咚」好幾本書掉了出來,我把書拿了出來,「種族大全、世界起源、世界歷史...初階符咒?,學妹,妳要畫符?」阿利看了我借的幾本書,「嗯,雖然沒有符紙,但可以先在筆記本上練習畫一些來做基礎。」我回應道,阿利點點頭說:「嗯!先做好基礎以後畫符比較順。」,旁邊的蓉走過來說:「雅雅,到時候我也要一起練習畫!」,我點頭道:「好。」,「對了,你們看完後要記得還書噢,不然會被...」一旁的夏碎說,「好的,謝謝兩位學長抽空陪我們。」,「不會,學妹已經很晚了我送妳們回家吧!」阿利說著,「麻煩了,可以請阿利學長把我們都送到我家嗎?」我對著阿利問,「沒問題!閉上眼睛吧!」他是這麼回答的。

(時間: 5:20)
-------------------------------------------------------------------------------------------------------------------------------------------------------------------------------------------------------------
抱歉啊啊啊阿阿啊!!!!因為要月考,所以這幾個禮拜都沒發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8 21:36: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家
當我和蓉閉上眼睛,再次睜開眼看到的是我家,因為已經是傍晚了所以房子外的三盞貝殼燈都亮了起來,「這裡是我家,先進去。」
我邊拉著蓉的手邊走向房子的門,按了一下門旁的門鈴,「來了!」一個有點低的男音傳來,然後門開了,「歡迎回來殿下。」我盯著千尋看了一下後,回了句:「你可以去休息了,剩下的我來用就好。」,「是。」千尋對著後面走進來的蓉點了點頭,然後走出屋子,順便把門關好,「雅雅,他是誰?」再換鞋子的蓉問道「他是千尋,我不再家時幫忙看家,有點像守世界的幻獸。」把蓉要穿的室內鞋放在地上「妳有什麼想吃的嗎?我現在要先煮晚餐。」問完便往廚房走「嗯...我要吃炒飯!」蓉想了一下才回答,「可以。」對著蓉點點頭,然後從冰箱中拿有關炒飯的材料,雞蛋、米、油、醬油...
(45分鐘過去)
「蓉,炒飯做好了,先來洗手。」我一邊將炒飯裝進盤子一邊對蓉說,「哇!好香啊!」蓉邊走到我旁邊洗手邊說,把炒飯放在桌上後,拉了椅子坐,然後和蓉一起說:「「我要開動了!」」。
「雅雅!妳做的飯好好吃!我之後可以再來蹭飯嗎?」蓉吃了幾口後,用'星星眼'看著我,「嗯...可以...」抵不過星星眼阿...「太好了!」蓉開心地叫道,「對了,妳不需要打電話回家嗎?」我突然想起來,我是直接把蓉拉回我家的,怎麼會忘記要讓她先打電話回家呢?難道是今天太累了嗎?「嗯?不用打啦!反正我是自己住。」蓉歪著頭回答道,「嗯...那妳這幾天先住我家,開學時再看看要繼續住在我這邊還是回妳原本的家。」我對著蓉說,符咒明天在畫好了,「诶?那我要睡哪裡啊?」蓉驚訝的問,「我家沒有客房,所以跟我一起睡。晚上如果要下來客廳記得的要叫我一下,不然會受傷,知道嗎?」我說,「我知道了。」蓉回。
(時間: 9:46 )
我剛把早上就已經想好的想好的報告內容打成文字檔後,看了一下時間:「快10點了...」一轉頭看到的就是蓉靠著床邊睡著的畫面,沒看完的書還打開放在旁邊,「真是的...怎麼不去床上睡呢...」我走過去把蓉一把抱起,然後放到床上,才剛站起來,袖子就被抓住了「不...要...走...拜託...」床上的蓉不知道為什麼一邊哭一邊說著,「蓉?別哭,我不會離開的,所以先放開我的袖子好嗎?」我先試著安撫蓉,蓉一放開我用比平常快一些的速度把燈給關了,然後回到床上,「蓉,我陪妳一起睡的,所以別再哭了,晚安。」我就這樣一邊牽著蓉的手一邊睡著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8 21:44: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記憶般的夢
現在的我在一片草原,我捏了一下手,嗯,不會痛是夢,突然我後面的山洞發出一陣怒吼:「'               '桌上這的是什麼東西!?」「诶?'      '?這是我新做的蛋糕啊!」另一道聲音傳了出來,我走到洞口看著裡面的情況,裡面有三個人,一個人類和兩個精靈「好了,小'      '、小'      '都別吵架了。」女精靈微笑著說,但...剛剛他們有說道名字的地方都被消音了...畫面突然快速的轉過,讓我的頭暈了一下。
現在在我面前的,是那個女精靈和另一個淡金髮的男精靈「殿下...請問有什麼心事嗎?」男精靈問道「沒什麼...'      '我問你喔...我們留下來真的是對的嗎?」女精靈用一種很悲傷的語氣問著,「殿下,事情沒有一定的對與錯...但有件事情請您謹記,身為"          "的您是不能干預歷史的,不然您一定會受傷的,知道嗎?」男精靈回,「嗯...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阿...」女精靈說,一說完畫面又換了。
這一次的畫面是戰爭,天色渾沌,一片腥紅,許多的精靈和其他種族的戰士倒地,而鬼族在這些戰士的攻打下,也逐漸削減,但場上還是一片混亂,接下來又轉過好幾個畫面,直到轉到了一張相片,只來得及看到相片上有五個人,畫面就斷了。

(時間: 5:20)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看到的是抱著我的蓉,我身手剝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才發現我的臉是濕的,原來我也哭了嗎?「好久都沒做過夢了...但...剛剛的真的是夢嗎...」我一邊下床一邊低估著,腦裡還有那張相片的樣子。
為了讓自己冷靜,所以今天比平常多跑了5圈(平常10圈,大概1小時)後,回到家把早餐弄好,沖了個澡,就回房間叫蓉起床。
「蓉該起床了,別睡了。」我搖了搖蓉的肩膀「唔...怎麼了...?」聽到蓉的發問,我搖搖頭說:「沒事會叫妳嗎?先去洗漱,吃早餐了。」蓉迷迷糊糊地起床,然後到隔壁的浴室去洗漱。
才剛走出房間,浴室就傳出一陣叫聲:「啊啊啊啊啊!!!」我立馬衝進去問道:「怎麼了?」,蓉將頭轉過來哭著臉說:「雅雅...我的眼睛...腫起來了...」,我愣了一下,輕笑說:「妳一邊睡一邊哭當然會腫起來阿。」我講完後才發現蓉一直盯著我的臉看「怎麼了?」我問,「雅雅...妳的眼睛也紅紅的...」诶?「我的眼睛?」我重複了一次,蓉點點頭「......」「......」「「噗!哈哈哈!!」」我們對看了幾十秒,然後一起笑出聲,蓉說:「原來我們都一樣阿...」我回:「是阿...」我轉過身往外走說:「快點洗漱吧!等會再說,不然早餐都要冷了。」蓉也轉過身回道:「嗯!」
(當天畫符一整天(隔天早上8:20吃早餐時)
『摁...摁...摁...』我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抱歉,蓉、我先接個電話。」我拿起手機說道,「嗯?沒關係的,快接吧!」蓉笑著說道
,看著手機上的顯示,基金會怎麼打給我?「Hey? What's happenin?」我問道,「01, We have trouble here!」電話傳來一陣騷動「I know, I'm past now.」我說完便將電話掛掉,「蓉,我有些事要去美國處理,妳要一來嗎?」我轉過頭問蓉,「咦?好阿!」蓉遲疑的想了一會兒說道,「那走吧。」我在蓉的身上蓋了件斗篷,然後割破左手的手心,朝地板撒了一地的血,那瞬間血變成一個陣型,這過程不到10秒,下一刻我和蓉出現在一座美國的XXX森林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8 21:56:3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scp-6789 警笛頭
「雅雅!妳的手沒事...!!!」蓉驚訝地看著我,現在的我整身衣服都變了一個樣,原本的短袖長褲變成了長袖長裙,腰上還多了個武器,「沒事,等等別出聲也別說話,待在安全的地方,知道嗎?」我拉著蓉的手邊走邊說,「知道了。」蓉說完就安靜地任我拉著她走。
「How is it now? What is scp to capture?」我問著眼前的人,拿著儀器的那人回道:「It is looking for us now, it is scp-6789 Siren Head.」警笛頭?這樣的話...「Ok,give it to me.」說完把蓉帶到旁邊的樹下,而我站到前面空地旁的一棵樹上,然後對著空中吹出3-5秒的口哨,幾秒後警笛頭從樹群中跑出來,基金會的人朝空地丟了4、5個石子,警笛頭馬上有了反應,開始把手揮來揮去,「喂!你的對手在這,看哪呢。」我一邊說一邊跳到空中,將腰上的武器------暗夜迷音拿出來,將祂轉成一根棍子,由左至右打向牠的頸子,然後站回地面,警笛頭吼叫了一聲,並且將手向我揮過來,我閃過後,將手舉在半空中,說道:[音,黑暗牢籠、創造領域、然後為我所用!]說完空氣中出現一圈圈的黑霧,將我和牠圍住。
直到黑霧圍成一個空間,我才再次念出咒語
[萬絲紅線、百里千喚]第一句,我的身邊出現一圈紅線。
[我所想之物,幻繪而成]第二句,紅線都消散了,只剩一條還在。
[顯現於我眼前,然後讓敵方、順從於我等]第三句,紅線變成了暗綠色光點,圍成一團,然後一個生物出現------不死蜥蜴(scp-682)。
//嗯?找吾有和事?//不死撇了警笛頭一眼問,而警笛頭被不死撇了一眼後,整個都不動的僵再那,「不死,讓牠歸順,然後牠就是你的玩具了,雖然不能玩死就是了。」我對著不死聳聳肩。
//汝自己也做得到吧?//不死不解地問道,「是可以,但不想。」我回牠,不死無言地看著我,然後一個威壓把警笛頭給壓在地上,//剩下汝自己解決。//說完就回到原本的地方睡覺去。
我嘆口氣,招出紅線,用它和警笛頭簽訂契約。
最後撤掉領域,領域的時間和外面不一樣,裡面3分鐘是外面的30秒,見我出來,基金會的人馬上出來道謝,然後去回收警笛頭。
「雅雅...剛剛那是什麼?」當我走到蓉面前時,她問,「scp。」我回「好了,先回家吧。」再次做出跟來時一樣的陣型,將我和蓉送回家中。
(時間: 8:32)
-------------------------------------------------------------------------------------------------------------------------------------------------------------------------------------------------------------
以上是這次的補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1 12:15: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無殿三主
當我們回到家後,突然感覺到三個陌生氣息,「蓉,等等!有別人在家...」我將蓉拉到我身後,「小偷?」蓉小聲地問道,我搖搖頭,因為小偷是進不來的...
「不對...那些人我好像認識...」蓉又這麼說道,認識?「妳認識?」我問道「嗯...妳想想誰最會闖空門...」闖空門...難道是...「扇嗎?」我有點緊張...如果''那個''被發現的話...
「應該是...」蓉這樣說時,我的心臟差點漏了一拍,「唉呀!妳們回來啦!」一道帶著些許戲謔的聲音傳來,「妳...是誰?」我的心臟似乎因為緊張而加快。
「雅雅小朋友妳剛剛不是叫出我的名字了嗎?」扇笑笑地說,「我是說了...妳怎麼不覺得是蓉告訴我的?」我反問扇,「那我問妳,我是誰?」扇問,「無殿的扇...」我回道,「無殿是無所不知的丫!」確實是...「好了,扇,別玩了。」又有另一道聲音傳來,一個金髮穿和服的人走了過來,「無殿三主都來了?」我旁邊的蓉問道。
「是的。初次見面,妳們好,我是妖重的鏡。」他說道,「你...你好。」我有些轉不過來,愣愣地回道,「真是好久不見⋯」旁邊的蓉好像有點無語。
「那個...我能問一下為什麼無殿三主會來嗎?」如過是''那個''被發現的話他們應該會直接帶走,而不是待在這裡...
「先去客廳再說吧!」鏡說著便往客廳走去(扇被拖著進去),我和蓉對看一眼,只好跟上去,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白衣銀髮的男子,「傘。」見我們進來,他報了個名字,「所以到底有什麼事嗎?」我想快點知道他們到底事來做什麼的,「我問妳們,妳們是不是最近有做一些很像記憶的夢?」鏡問,「是的...」這有什麼關係嗎?
「小朋友,那是妳們以前的記憶喔!」旁邊的扇開心的說,「所以這次是來幫妳們恢復記憶的。」傘淡淡的說,「有什麼代價?無殿不會隨便幫人的吧?」我皺眉問道,「不會喔,代價已經收過了。」鏡回答,「收過了?」我遲疑地問「嗯,準確的講是前世的妳們付的。」傘淡淡的回答。
「為什麼?」蓉問道,「因為前世的妳們幫過我們無殿的忙,我們可不能只讓妳們幫,卻沒回報呢!」扇依然笑著說。
「記憶不會混亂嗎?」兩種記憶會有時間上的混亂吧?
「不會的,所以妳們的決定是什麼?願意接受這些記憶嗎?」鏡問到,我和蓉對看一眼,一起喊道:「「我們願意!」」
「好,等等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鏡說完就伸出手蓋在我們的頭上,一開始傳來涼涼的感覺,接著開始有些麻麻的,然後轉為疼痛,對我而言,有點像全身被燙水淋到的感覺,但蓉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很痛,臉都皺在一起了,握著我的手也力氣也加大了,所以我把蓉身上大部分的痛透過握著的手轉到自己身上,而後感覺像是被瀑布打到的那種感覺,蓉的臉也不皺在一起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鏡的聲音傳了過來:「好了,眼睛睜開吧!」聽話的將眼睛睜開,「如何?是不是有回憶起什麼?」頭有點痛,但已經想起自己的身分了...
「嗯,扇董事、請妳別再再闖別人的房子了,知道嗎?」我帶著從小到大都沒出現過的微笑說著,但在扇眼裡似乎是''危笑'',旁邊的蓉愣住了,可能是沒看過我這樣笑的關係。
「那個,我們能做的就只有這樣了!先走了!」說完扇就拉著鏡和傘離開了,看到他們離開,我鬆了口氣,終於走了...''那個''他們是沒發現才離開的吧…
「蓉,妳...哇啊!!!」剛開口蓉就撲過來抱住我,把我夾在沙發和她中間。
「蓉?」我問著,「唔...雅雅...唔..嗚嗚哇哇哇哇!!」也不知道蓉回憶起什麼,她叫了我一聲後就開始大哭。
「我在...別哭了,好嗎?」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我,只好輕聲安慰她。
幾分鐘後,蓉哭累了就睡著了,嘆了口氣將她抱到房間的床上,然後繼續處裡之前沒打完的報告,但也不知道是太累還是什麼,只打完一份報告就睡著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1 12:25: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回歸的記憶與身分
現在我在一次的回到夢裡的草原,只是這次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這時,同樣的聲音發出一陣怒吼:「亞那瑟恩.伊沐洛!你在做什麼?」男精靈回道:「诶?凡斯?我在摘蔓藤果,今天撿到了個全身都是傷的人,蔓藤果有醫療的作用,我想讓他早點好起來。」聽到這,那個人類思考了一下,正要說什麼男精靈又說道:「凡斯,上面的風景也是很漂亮的,正看時候固然很美麗,但是當精靈倒過來時候,你會看見有如鏡子般的倒影在穿梭的風之精靈當中。」黑髮人類一臉不想上去的說:「夠了,別想說服我也去掛在上面。」精靈哀傷的說:「我為我的朋友無法看見那奇妙的景色而感覺到哀傷」
「你剛剛不是說要去救人嗎,如果不趕快去的話,要哀傷的應該是那個人。」黑髮人類連忙告訴他。
「是了,謝謝您的提醒,那位傷者還等著我們去幫助他。」微笑著,精靈走近人類,「等等我們該不會是連我也算在內吧!你聽過鼎鼎大名的邪惡妖師一族隨便去救個路邊的人嗎給我站住!好好聽別人說話啊,混蛋!」黑髮人類吼著,不果...妖師?人類=凡斯,所以精靈是亞那,撿到的人=安地爾...
亞那拉著凡斯的手跑到山洞那。
然而,我的身體自己動了,身體也跟著他們跑向山洞,距離山洞有一段距離,他們的談話聽不太清楚,身體的主人似乎也是這樣想的,所以慢慢的靠近山洞。
亞那的聲音突然喊出來:「咦!我忘記這件事情了。」然後又傳出下一句:「抱歉,我忘記精靈有著主神的保護不受邪惡的食物所傷害。」身體傳來一陣陣的輕笑聲:「
呵呵...小亞那也真是的...去逗逗他們好了...」這個聲音跟之前夢境裡女精靈一樣!
「亞那!!你小聲點!」凡斯的聲音在一次傳來「要是引起注意怎麼辦!」身體開始往山洞口前面移動,突然的,又聽不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身體在山洞口停了一下,說:「小亞那到底去那裡了?他要是在不出現,下次的作業加多一點好了...免的他又亂跑...」聲音很自然的說著,山洞那傳來了不小的動靜,身體慢慢的靠近,那瞬間,洞口的結界碎了,「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亞那殿下,您什麼時後要回來上課呢?羽越和賽塔到處都找不著您呢!」聲音輕輕的說著。
「羽越師父!您這麼來了...」亞那從凡斯身後探頭問道,「亞那殿下,那...您又是在做甚麼呢?」身體邊走邊說著。
「殿下您出來要說一聲阿!不然賽塔要和羽越說您逃課了呢!」,亞那一臉慌張地說:「不不不!師父我是出來找朋友的!」,聲音輕笑說道:「我知道。如果殿下給你們添了什麼麻煩請一定要說喔,年輕的妖師和這位他族的小輩。」聽到這句話,凡斯馬上放出殺意,而安地爾只是笑笑。
「別擔心,羽越不會說的,殿下想交什麼樣的朋友,身為教師的羽越是無權干涉的,賽塔也一樣。」。
畫面換成下一個畫面了,現在,手拉著一個紅髮女孩,我拉著的她的手對他們介紹道:「小亞那、小凡斯、還有安地爾,她是小希月,她是我的朋友,我這次帶她來認識你們。」然後轉過頭來看向希月,「小希月,他們人很好,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相處。」
「好。」希月點點頭,亞那走過來拉著她的手說:「如果是羽越師父的好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
然後他走過去把桌上的蛋糕拿到我們面前「這是我做的蛋糕,妳吃⋯」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凡斯打斷「 亞那瑟恩.伊沐洛!你是想害死她嗎?你知不知道你做的東西,都可以毒死一隻大象。」他大聲吼著,然後把蛋糕搶走,而聲音只是輕笑著。
畫面又轉了,我和另一個淡金髮的精靈「殿下...請問有什麼心事嗎?」他問。
「沒什麼…賽塔我問你...我們留下來是對的嗎?」聲音悲傷的問。
「殿下,事情沒有一定的對與錯,但有件事情請您謹記,身為聖精靈的您無法干預既定發生的事,知道嗎?」賽塔回。
「嗯...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聲音這麼回道。
畫面換了,是戰爭,天色渾沌,一片腥紅,白色種族的戰士倒地,鬼族在戰士們的攻打下,也逐漸削減,場上是一片混亂。
又轉過幾個畫面,最後停在相片上,那是我們五位好朋友的合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