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yuanliandie

[同人文] 【吾命】圣光的魔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3-24 18:56: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好說 發表於 2021-3-23 14:32
新讀者一枚
很好看啊
作者大大要記得更新啊~~

有新回复的话就会更新的XD因为手头还握了十章存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4 20:53:04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 原來存稿還有十章啊~
那大大要記得更新喔
最近比較有空,有更新就會來留言了
要注意存稿的量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5 09:47:49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九 关于光明神殿竟然会有特约巫妖这件事

“孩子,你要知道,太阳骑士最痛恨的就是不死生物了。”
尼奥语重心长地对格里西亚说道。
格里西亚点点头:“我知道了,老师。”
“可是这和我们来糖果店有什么关系吗?”
没错,此刻大小两位太阳骑士身穿斗篷,正在糖果店里……购买草莓棒棒糖。
是一个和话题一点都不搭配的环境呢。
尼奥拿起一根巨大的草莓棒棒糖,付钱之后,对格里西亚语重心长道:“过一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
格里西亚:“……”不知为何,看到草莓棒棒糖,他就有些不好的预感呢。
拿着包装好的草莓棒棒糖,尼奥带着格里西亚走出了叶芽城的糖果店,朝城外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尼奥给格里西亚解释着不死生物对太阳骑士的重要性:“想一想,如果你每天都要带着微笑原谅世界上所有罪人,每天都要歌颂你可能一辈子见不到的光明神,积累的情感不发泄的话,你很可能就会得抑郁症,得了抑郁症的话……”
“就做不好太阳骑士,做不好太阳骑士,就会被老师你送去见光明神,是吧?”格里西亚仰起头来很自觉地接了下去。
“不错。所以,你上任之后,要记得时不时就找不死生物发泄一下,知道吗?”尼奥点点头。
格里西亚乖乖地答应了,可是之后又非常疑惑地说:“可是,老师,不死生物一旦出现的话,就需要‘太阳骑士’拿着剑把它‘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地消灭掉,听起来,找了不死生物之后,我会更抑郁啊?”
……糟,忘记了格里西亚的剑术这回事了。但是尼奥是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的,所以他严肃地说道:“上街的不死生物是用来刷声望用的,当沙包的不死生物,可以让死灵法师私下召唤给你……啊,我们到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城外的一处小木屋。
尼奥推开门,呈现在格里西亚面前的,就是一处荒芜破败的木屋内景,看上去很符合一个死灵法师的气质……个鬼啊。
虽然它的外表的确是这样的没错,但是格里西亚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幻阵的伪装,连惯常的微笑都无法保持了——
重来,呈现在格里西亚面前的,是一个少女心、少女心、极其少女心的粉红色屋子,从天花板到墙壁再到地板甚至连人都是粉红色,看上去就让人觉得眼睛都要瞎了。
“……”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熟悉呢。格里西亚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尼奥倒是习以为常,直接拔出腰间的太阳神剑,指向那个粉红色的人:“把伪装解开。”
“不要这么凶啦,我解开就是了嘛。”
个头比格里西亚还稍微矮一些的粉红色女孩……女尸嘟囔着,手一挥,这个房间就以最真实的面目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尼奥这才收起太阳神剑,对格里西亚说:“这个东西就是光明神殿的特约死灵法师了。”
“是的是的,你好哦太阳小骑士,以后也请多多关照我的生意~”
粉红笑眯眯地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格里西亚,然后凑到尼奥身边,对着他手里举着的草莓棒棒糖流口水。
格里西亚拿起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光明神殿特约高级死灵法师 粉红”。
连名片都是粉红色的……
格里西亚无语地收好名片,再转头一看,棒棒糖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粉红的手里,被她拿着开始吃了。
格里西亚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道:“你明明是一具尸体,怎么还能吃棒棒糖的?能尝到味道吗?!”
粉红笑嘻嘻道:“当然可以啊,毕竟我要使用这具尸体,是需要经过很~多道程序的处理的!包括防腐处理、联通味觉处理、消化处理……”
尼奥没有兴趣听巫妖是怎么处理尸体这回事,他有些惊叹地看着格里西亚:“没想到你居然可以看出来她是具尸体。”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她没有呼吸和心跳,血液也不流通,这么久都没有眨过眼,瞳孔放大,连皮肤颜色都这么诡异,不是尸体就很奇怪了吧!”格里西亚吐槽说。
“不愧是格里西亚啊,观察的还真是仔细。”粉红突然出现在格里西亚的脸前——注意,真的是脸前,漂浮在半空和格里西亚脸贴脸,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厘米的那种,“要来当我的徒弟吗?”
……干!是说我长了张谁都想收我当徒弟的脸吗?格里西亚不知为何觉得很是生气。
怒极反笑,灿烂的笑容在年纪尚幼、还有些男女莫辨的精致脸庞上绽开:“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喔~”
浓烈到灼眼的圣光出现在格里西亚的手中,小女孩呜咽了一声,连忙开始四下乱窜,躲避对于不死生物来说效果如同剧毒的圣光。
“你犯规啦——尼奥都不会这么对我的——呜哇哇你还追——”粉红一边乱跑,一边还不忘装模作样地哭诉。
一旁的尼奥·太阳,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危险了一些。
尽管本人不想承认,但是这一届“史上最强的太阳骑士”,在教皇那里还有一个称号,那就是“史上神术最弱的太阳骑士”……
要不是当上了太阳骑士会有圣光量的加成,尼奥估计连一个圣光球都放不出来。
无声冷笑一下,尼奥现在脸上的表情,和“悲天悯人的太阳骑士”完全挂不上钩。
这个巫妖,果然是活腻了吧?
那边的格里西亚和粉红终于结束了这场“你追我逃”的活动,粉红还在那里假意控诉,尼奥就一手把格里西亚拉到自己身边,对小女孩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他是我的学生?”
潜台词:你是想和我抢学生?
粉红噘着嘴:“怎么啦!你个神术白痴、魔法白痴,怎么可能教得好格里西亚!”
完蛋!老师好像彻底生气了——
格里西亚偷瞄一眼老师,只见尼奥再次扬起手中的太阳神剑,伸手一挥——
“夸擦啪啦”,整个木屋,直接垮掉了……
格里西亚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管他什么神术白痴、魔法白痴,尼奥·太阳只要拿着剑,就是最强的!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混蛋!我要给你们寄账单啦!”
小女孩的怒吼从废墟下传来,而狠狠出了口气的尼奥,则早已带着格里西亚离开了。

回圣殿的路上,尼奥看着身边才到自己腰部的孩子,用力吐了口气:“你可真是个麻烦……”
“什么?”没有听清楚老师说的内容的格里西亚无辜抬头,澄澈的蓝眸里仿佛能倒映出尼奥的模样。
“我说,你既然是我的学生了,就不要想着去做什么祭司还是死灵法师。”尼奥说,“你这辈子,都只能当太阳骑士了!”
“啊——不要那么久吧,只要到四十岁就行了吧?”格里西亚抓住尼奥的手掌,“之后我就去找老师你一起去做任务,听说当佣兵很赚钱的……”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并排走在通往光明神殿的路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5 15:39:47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了更新了~~
是說格里西亞認不出粉紅嗎?
很好看,大大要加油喔~~
期待下次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6 12:21:4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好說 發表於 2021-3-25 15:39
更新了更新了~~
是說格里西亞認不出粉紅嗎?
很好看,大大要加油喔~~

准确的说,不是认不出,而是不记得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6 12:22:15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 关于同组的小骑士应该出联合任务了这件事

转眼距离进入神殿已是一年过去。
按惯例,第一年的时候,各位小骑士最主要的课程就是个性养成,主要跟在自己的老师身后上课;等到一年后,基本个性都已经养成,那就应该增加同组之间小骑士的互相了解了。
而增进了解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联合任务了!
联合任务的内容一向是由圣殿两大龙头来决定,尼奥和夏佐凑在一起研究了三天,最后分别向同组的小骑士们公布:
“任务是野外求生一周。”尼奥轻快而简单地对着温暖好人派的小骑士们说。
“目的地是忘响国和基辛格的边境。”夏佐冷冽而直接地对残酷冰块组的小骑士们说。
“以你们六人为一组,两组同时出发,太阳/审判小骑士是组长。作为老师的我们不会跟着你们,记得活着回来。”虽然不在一起,两人却几乎是同时结束了通知,然后就离开了原地,根本没管下面几乎炸起来的小骑士们。
残酷冰块组还好,雷瑟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凭借高超的剑术和冷酷的表情建立起了威信,大家讨论了一番也就回去准备了。然而温暖好人派这里,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为什么这个家伙能当组长啊?”烈火小骑士奇克斯第一个炸了,“就这么一个弱不禁风、连剑都拿不好的太阳小骑士,可以当组长?”
艾尔梅瑞皱眉:“太阳是十二圣骑士之首,格里西亚自然有资格当组长。”他和格里西亚的关系不错,尽管格里西亚经常让他“帮些小忙”,还把他的名字叫成艾梅或者草莓……但他和格里西亚的关系是真的、真的不错。
大地小骑士乔葛抱臂在那里看热闹。他和格里西亚不熟,只是知道这家伙剑术和马术都很烂,不过这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他的目标只是在圣殿混吃混喝而已。
“喂!难道你们真的想听这个和女人一样的太阳小骑士的话吗?”奇克斯的话刚出口,一直没出声的格里西亚,脸上的笑容瞬间从“灿烂”变成了“灿烂到可怕”的程度……
不过奇克斯根本没有在意,只是看着其他人寻求认同。
希欧也看不下去了,开始帮格里西亚说话:“虽然太阳的剑术的确是不怎么好,可是野外求生,看的又不是剑术啊?”
眼见另外两个人都帮格里西亚说话,奇克斯气得狠狠瞪了格里西亚一眼就跑了。
格里西亚也没有去追他,只是维持着优雅的笑容,朝剩下的另外四位小骑士说:“那到时候还要大家多多配合啰!”

若干年之后,在不知名的记录里,会留下这样的一行字:【38任太阳骑士格里西亚·太阳,据说擅长除了剑术骑马野外求生的任何事情】。
很不幸,野外求生,的确是在格里西亚“不擅长的事情”列表里。
于是到了第三天时,奇克斯又一次炸了:“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听他的?”
离开了光明神殿之后,格里西亚的身体素质之差才更凸显了出来,野外求生这三天里,有一半的时间他是在绿叶的背上度过的。
还有一半的时间……是乔葛背的。
几乎所有野外求生的必要事项都是由其他五人做的,这也就更令奇克斯不满了。
“我要自己走!”奇克斯气呼呼地拿起剑就跑了。
这会儿希欧与帝摩斯正在外面找猎物,格里西亚也已经在艾尔梅瑞身上睡着了,艾尔梅瑞不好弄出大的动静,就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乔葛。
乔葛唇边挂着懒洋洋的笑,说出的话却很不给面子:“别看我,我可不想帮他干事情。”
“要不是他是太阳小骑士,而全大陆的人都知道,大地和太阳是一对‘好朋友’,我才不想背他呢。”他补充道。
艾尔梅瑞顿了顿,只是说:“太阳他只是身体不好而已……”
“身体不好?我们成为了十二圣骑士的小骑士之后,光明神的祝福已经逐渐改造了我们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弱成这样……你相信?指不定这家伙就是懒,看你这么好人,才赖着不想自己走啊。”乔葛说。
艾尔梅瑞无法反驳。的确,圣骑士受到光明神的祝福,而他们尤甚,就算是再弱的人,成为了圣骑士都能和普通的皇家骑士打个平手,格里西亚这样的情况也实在无法解释。
“希望烈火不要有事吧。”最后,艾尔梅瑞也只是这么说。

希欧和帝摩斯回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而他们带着猎物回来后不久,格里西亚也醒了过来。他环视一圈,皱眉问:“烈火兄弟呢?”
众人对视一眼,最后是艾尔梅瑞犹豫道:“太阳,他……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格里西亚神色骤变,低骂了一句,闭上眼睛专注地感应着什么。
“不会又睡着了吧?”乔葛嘲讽了一句。
格里西亚却没心情和他扯皮,只是运用感知能力,寻找着熟悉的元素构成。
火元素……在那里!
当发现对方在这一个小时内已经偏离了自己规划的路线不说,还把自己送到了整片森林里最强的魔兽嘴边时,格里西亚已经完全把太阳骑士的优雅抛到脑后,再次狠狠骂了一句,飞快道:“绿叶大地,白云暴风,你们和我来!”
“什么情况?”乔葛问。
“烈火有危险!”格里西亚已经顾不上老师和他说的“不能用魔法”的禁令,伸展双臂,驯服的风元素就将五人包裹起来,带上了天空。
“!!!”突然间飞上天空的四人两两对视,双眼里都只有满满的震惊——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是飞起来了吗?!
格里西亚无暇顾及其他人的心情,只以最快的速度朝奇克斯所在的方向飞去。

奇克斯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这三天走来,路上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魔兽,他也就只以为这片森林里没有什么特别强的魔兽。
本来嘛,就是让他们这些小骑士出任务用的,连老师们都不会跟着,没有什么特别强的魔兽也是情理之中。
所以奇克斯就信心满满地一个人上路了。
但也不知道他的运气是太好还是太不好,前几天毛都没看见一根的魔兽,他不过走了一个小时,居然就碰上了一只!
而且居然还是亚龙种!
众所周知,龙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生物(格里西亚本人可能会把龙替换成尼奥),作为龙和其他魔兽的后裔,亚龙的实力自然也不容小觑。
而奇克斯,就一脚踏进了亚龙的领地,不仅踏进了,还好死不死地因为闹出的动静太大,惊扰了亚龙的睡眠!
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亚龙,心情可想而知是非常不美丽的,于是奇克斯就遭殃了。
奇克斯持剑咬牙苦苦抵挡亚龙的攻击。亚龙的爪、牙和尾巴皆是强大的武器,而奇克斯毕竟还只是小骑士,用的自然也不是烈火神剑,只是普通的铁剑,能在亚龙的攻击下抵挡这么久,已经是他剑术高超的表现了。他擅长的是攻击,这样被迫不停防守的战斗,实在是让他又憋屈又恐惧。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早知道就不和那个什么太阳小骑士赌气了,反正其他人也很靠谱……
正当奇克斯胡思乱想的时候,“跨擦”一声,是铁剑终于抵挡不住亚龙的攻击,在亚龙又一次挥爪下断成了两截。
“……!”奇克斯瞪大双眼看着那朝自己挥来的利爪,瞳孔放大,脑海里一片空白。
但他等来的,却不是利爪落在身上的撕裂的疼痛,而是……一道白色的光?
看着那熟悉的白色光芒,奇克斯呆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转头在四周寻找起来。
他也很快找到了那个放出光盾的人——
被他诟病已久、弱不禁风的太阳小骑士格里西亚此刻浮在空中,右手平举向自己前方,白色的、温暖的光芒就在他手中亮着,如此令人心安。
而另外四人在微风的包裹下缓缓落地,甫一接触到地面,艾尔梅瑞就张开了手中的弓,而乔葛冲上前方,持盾挡住亚龙又一次攻击。希欧冲到奇克斯身边,将他拉离亚龙的攻击范围,帝摩斯则如同幽灵般消失得无声无息,伺机给亚龙关节处增添更多的伤口。
“还愣着做什么?”格里西亚冷冷道,将自己随身佩戴的铁剑连带着剑鞘扔到奇克斯面前……十米远的地上,给他放了一个治愈术和神翼术,然后才收回光盾,转而将风刃、火球和冰锥不要钱地往亚龙那里丢过去。
奇克斯愣愣地握住剑,见五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对亚龙进行攻击,忽然咬住唇,再次冲向前方。
这一回,他终于可以以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方式进攻,因为乔葛护卫在所有人前方,艾尔梅瑞的利箭总是能给予最及时的支援,希欧和帝摩斯,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和他一起进攻。
最重要的是。
太阳的光芒,照耀着所有人啊。

“所以说你是不是傻!”
亚龙倒下后,格里西亚叉着腰,气鼓鼓地对奇克斯说,“你还真的以为这片森林没有厉害的魔兽吗?那是我提前感知过了,找出的最安全的路,避开了大部分危险好吗!”
“我是真的不知道……”奇克斯自知理亏,涨红着脸,好一阵才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啦!”
这句话开头,下面的话也就流畅地说出口了:“我不应该自己一个人跑掉,也不应该随便质疑你,不应该让大家因为我而一同面对危险……”
“停停停!你又搞错啦!”格里西亚喊道,“你最不应该的是不信任我们!”
“就是啊,这种东西,我们在一起能叫危险吗?”希欧拨了拨他蓝色的长发,难得表现出了符合暴风小骑士的潇洒和风流倜傥。
艾尔梅瑞还是很好人地笑着:“再来十只,我也能把它射成筛子哦。”
“你是看不起我吗?”乔葛臭着脸说,“让你们在我面前受伤,我大地小骑士的脸要往哪里摆!”
“……”帝摩斯没说话,不过也难得提高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啊,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强的!”格里西亚笑着说,“毕竟我们是兄弟啊!”
……他真的是太阳。奇克斯看着格里西亚脸上灿烂的笑容,突然重重地点头:
“嗯!我们是最强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9 20:56:50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 原來如此
是說格里西亞會不會忘記自己是魔王這件事啊?
不過大地竟然也會背格里西亞欸
真是令人驚訝~~
我還以為全都是綠葉背的,可能加個暴風(?
不過還好烈火沒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30 12:24:3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好說 發表於 2021-3-29 20:56
喔喔 原來如此
是說格里西亞會不會忘記自己是魔王這件事啊?
不過大地竟然也會背格里西亞欸

他不记得自己是魔王啦~
大地的话,纯粹是他力气最大(x)所以让他背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30 12:25:23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一 关于联合任务途中遇到老师了这件事

联合任务进行到第五天时,外出寻找猎物的奇克斯和乔葛回来,告诉了格里西亚一件事。
“打猎的时候,我们看见了魔兽的尸体,是被剑杀死的。”奇克斯说。
乔葛补充:“而且上面还残留黑暗属性。”
黑暗属性?格里西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记得,老师之前说过,我们来的这里……是忘响国和基辛格的边境?”
众人面面相觑。当初尼奥·太阳只是略略提了一句,之后大家来到目的地,也是通过圣殿里预先设好的传送阵到达,这才一时间忘记了这件事。
“难道是浑沌神殿的暗骑士?”希欧说。
黑暗属性、剑痕和基辛格,的确是能让人第一时间想到暗骑士的搭配。
因为双方信仰的原因,浑沌神殿和光明神殿之间的关系可没有那么好,几位出身信仰光明的忘响国的小骑士不由紧张起来。
格里西亚环视一圈,提高了声音:“不用担心,近些年浑沌神殿和光明神殿之间总体来说以交好为主,并没有太大敌意,即使遇见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也不大。”
几天的野外求生下来,并没有让格里西亚的身体素质提高多少,但是小骑士们的磨合程度倒的确是极大幅度地上涨了。此刻他开口,其余五人便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暗处观察着的白云骑士暗暗点头。格里西亚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太阳骑士的确是合格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见格里西亚仰起头,朝他藏身的大树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优雅的笑容。
……看来是早就发现了他,知道他们的安全肯定有保障吧?白云骑士想想这个孩子妖孽一般的魔法和感知能力,又把自己的身影藏得更隐秘了一些。

虽然是温暖好人派的小骑士们先发现了端倪,但是第一波撞上基辛格来人的却是残酷冰块组的小骑士们。
等维瓦尔·孤月和艾维斯·坚石发现暗骑士,并想要避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暗骑士们也发现了这两个身上充满光明属性的小骑士。
“……光明神殿的人?”
不少暗骑士充满戒备地望着他们。
为首的小队长伸手阻止了自己的队员拔剑,但是看向两人的神色间也并无多少友好:“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此刻出现在这里?”
维瓦尔心中紧张得不行,面色却维持着老师教他的,属于孤月骑士的“高傲”和“不屑一顾”:“你们又是谁?”
暗骑士小队长皱眉:“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那我也同样不会告诉你。”维瓦尔说。
双方气氛已经紧张到一触即发——暗骑士们本来就很紧张,维瓦尔又必须维持孤月的高傲性格,加上双方所属势力的敌对属性,眼看一场战斗已经避免不了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从维瓦尔和艾维斯的背后又传来动静。两方人朝后面望去,来的人却是发现这里出现不对,而赶来查探的残酷冰块组剩余四人。
“雷瑟。”艾维斯和维瓦尔暂放下了一点心,两人退到雷瑟身后。
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小孩子,看上去还都是光明神殿的圣骑士预备役,暗骑士小队长眉头皱的更深了,毕竟他们接触的思想,基本都是:光明神殿表面光鲜亮丽、背地手段狡诈,在这个时候一群小骑士结队出现,怎么想都不是偶然。
但是他也不能贸然和对方开战……
雷瑟看了这群暗骑士一眼,主动开口:“我们在这里是有任务,与你们无关,不如我们就当做彼此没有看见。”
有一名暗骑士冷哼:“不行,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来探查消息的!”
为首之人斥责:“安特!”
但是他开口已经晚了,凭着这短短一句话,审判小骑士就已经推断出了不少消息:对方这么紧张,想来应当是有什么大人物在这里,而且等级还不低。有如此之多的暗骑士跟随,对方恐怕是浑沌神殿的高层。
浑沌神殿的高层突然出现在这片森林里,怎么想都不应该是来旅游的吧?这片森林除了与忘响国接壤,其余并无什么特殊之处。说明对方有极大可能,是想要偷偷进入忘响国,或者就是冲着他们这些历练的小骑士来的。
雷瑟也紧张起来了,右手已经不自觉按在了剑柄上。
打破双方僵持氛围的,是一道年轻低沉的声音:“都住手。”
“大人!”暗骑士们见到来人,集体行了一个礼节。
来人是一个极其英俊帅气的青年,他穿着简约修身的铠甲,腰间却配着一把华丽的长剑。不过雷瑟可以感觉到,这柄长剑的危险程度绝不在它的华丽之下。
青年看着他,语气有些奇怪:“你是雷瑟?雷瑟·审判小骑士?”
虽然是问句,对方的语气却有些过于笃定。心知此刻否认无用,雷瑟也直视着他,问:“你是?”
“我是浑沌神殿的沉默之鹰。你可以叫我……等阳。”青年说。
沉默之鹰?雷瑟并不清楚这个身份在浑沌神殿代表着什么,但是想来应当不会太低。
等阳停顿了一会儿,又问:“你们刚才说,是在这里有任务?”
见这群小骑士们还是一脸警惕,等阳只能道:“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为了表示诚意,他首先透露了自己这边的情况,“我会来这里,是因为你们光明神殿的太阳骑士和审判骑士约我到这里见面。”
这下,六位小骑士是真的懵了。
莱卡·刃金率先开口:“审判骑士不是说他们不会来的吗?”
罗兰思考了一会儿:“之前审判骑士说的是,‘作为老师的我们不会跟来’……”说到这里,他和雷瑟对视一眼,已经发现了这句话里的小小心机。
等阳见他们已经放下了些戒备,继续道:“要和我过去找你们老师吗?”
雷瑟思考片刻,点点头:“好,麻烦你了。”
等阳示意护卫在身边的暗骑士们退下,然后走在小骑士们前面,领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去。

“……老师!”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果真看见此刻应当在圣殿里处理事务的老师时,雷瑟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夏佐对着几人微微一笑:“做得很好。”
不远处的树叶微微响动,丹兹伯特·刃金也从林间跳了出来,走到了几人身边。残酷冰块组的小骑士一直是他在暗中看顾与评价。
“虽然还没有到一周,不过我宣布,你们合格了。”夏佐说道。
闻言,几位小骑士脸上都克制不住,表露出几分兴奋。
一旁看着的尼奥“啧”了一声,估计是因为他的学生不在这里,不能让他也炫耀一把。
“想你的格里西亚了?”夏佐看着他。
尼奥还没有开口,一旁本一直践行着“沉默”的沉默之鹰等阳却出声道:“所以,两位约我到这里,到底是因为谈事,还是因为你们光明神殿的内务?”
“既是谈事,也是内务。”尼奥懒洋洋地说,“毕竟你们魔王已经有一年多没消息了,如果他死了,起码也该通知我们一声?”
“太阳骑士,慎言。”等阳冷冷看着他,“魔王陛下最近状态一切正常。”
“我记得他发泄黑暗属性的日子应该早就过了啊。这样不处理,不会有问题吗?”尼奥扬眉问道。
等阳简单道:“我们有其他方法。”
“就是说,之后不需要我们的协助了?”夏佐接过话题。
等阳自然不敢说这种话,便对审判骑士点头道:“有需要的时候,自然还会通知你们。”
尼奥的右手一直轻叩着太阳神剑的剑鞘,就在另外两人关于魔王的事情又交谈了几句之际,突然道:“要不把格里西亚那几个孩子一起叫来?”
“可以。”夏佐点头。
被打断了谈话的等阳也不着恼,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
尼奥笑了笑,突然拔出太阳神剑,直接劈断了身旁的一颗大树。
“……?”这种传信方式,饶是等阳·沉默之鹰身为浑沌神殿一把手,也从来没有见过。
他没有见过,白云骑士却知道这是尼奥那里给出的信号。他叹了口气,出现在六位小骑士面前:“……各位,太阳骑士要找你们,跟我走吧。”
“老师?”这是惊讶得忘记了消失的帝摩斯。
“老师?!”这是对他话语里的人物惊讶的格里西亚。
白云骑士微微点头算作肯定,然后在前面领路,朝尼奥他们在的方向走去。

“啊!这一定是光明神的旨意,让我在探寻光明神真意的途中遇见尊敬的老师您,老师携带着光明神的仁慈,所在的地方,黑暗自然无所遁形。”
——我还在想为什么会有暗骑士呢,原来是因为老师你啊。
格里西亚带着无比灿烂的微笑,向老师吐槽着。
尼奥的姿态自然也是优雅到无可挑剔,丝毫看不出他就是刚才一剑暴力劈倒一棵大树的罪魁祸首:“光明神的荣光无处不在,即使是在小骑士们游历的路上,也需要时刻警醒自己关于光明神的仁慈。”
——当然是故意来找你们的。
太阳骑士师徒两人的对话,连半数以上的小骑士都听不懂,就更别提完全是个外人的沉默之鹰等阳了。他看着格里西亚灿烂的笑颜,目光略微放空。
格里西亚……很开心吗?
如果他能一直这样下去,也很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1 15:10:52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二 关于太阳骑士的职责包括心理咨询师这件事

又是一天的剑术训练课程。
最近格里西亚的剑术有进步——当然,这个进步,仅限于他拿着剑的时候不会轻易甩飞了——这也让尼奥难得松了口气,不用再时时看顾着这群小骑士们。
正当尼奥心情惬意地思考今天去哪里找女人约会时,夏佐走了过来,眉目间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沉重:“太阳骑士长,可否向你借用一下你的小骑士?”
“唔?你找那孩子做什么?”尼奥有些奇怪地转身看着夏佐。
夏佐叹了口气:“雷瑟最近的心理状态似乎有些问题。”
尼奥懂了,他难得会对夏佐表示不赞同:“审判所的课程,对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还是有些太残酷了。”
夏佐平静地看着他:“审判骑士的职责就是审判罪恶,而若要辨识那些谎言,需要大量的经验。你觉得雷瑟是会希望生活在平静里,还是尽早接触这些黑暗?”
尼奥啧了一声,无法反驳。毕竟雷瑟的父母就是死于一个审判所因证据不足,放出的罪人的二次犯罪;而那场审判也一直让身边的好友引咎自责。
连雷瑟进入圣殿,起初都不是为了竞选审判小骑士,而是为了向夏佐·审判复仇。
当时尼奥也在现场,尽管他和夏佐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们对于雷瑟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其实都心知肚明。
“所以,你向我借格里西亚,是为了让他和雷瑟去沟通一下?”尼奥问。
夏佐点头:“你的学生,或许不是个合格的骑士,却是个合格的太阳骑士。”
尼奥笑了:“那你不用开口了,这两天那孩子训练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恐怕也是想去找你学生吧!”
想到格里西亚的性格和手腕,夏佐奇异地放下了担忧的心。
虽然作为圣殿之首还尚显稚嫩,但是格里西亚是天生的领导者。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让所有人都听命于他——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

“老师我呢,要去皇宫里拜访一下公主殿下——不,是王子殿下。”尼奥对格里西亚说,“所以为师就先走了。”
“……可是,老师,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啊?”格里西亚抬起头,认真地问道。
“……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履行太阳小骑士的职责!”尼奥不耐烦地说,“好了,让淑女久等可不是骑士应该有的行为,剩下的时间你自己安排吧!”
见老师已经优雅而快速地离开了,格里西亚眼眸一转,搬着凳子带着手帕就跑去了审判所的厕所里。
不如就去和雷瑟探讨光明神的仁慈与严厉吧!
雷瑟应该会带上寒冰做的甜点吧?

今天雷瑟的任务也结束得很早,格里西亚坐在厕所里不过十几分钟,一身黑的审判小骑士就冲了进来,看也不看格里西亚一眼,径自冲到洗手池边就吐了起来。
等雷瑟吐完后,格里西亚习以为常地递过手帕和清水,而雷瑟也熟练地接过,打理着自己,顺便把怀里带着的蓝莓饼干交给格里西亚。
“谢啦雷瑟~”格里西亚欢快地打开袋子,吃了起来。
等到袋子里的饼干被消灭了四分之一时,雷瑟也坐到了格里西亚对面的凳子上,凝视着格里西亚金色的长发,开口就是一句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懂的抱怨:
“太阳,你好一阵子不曾理会过罪人的审判,我以为你终于理解,只有光明神的严厉才能够喝止罪人的罪行。”*
格里西亚一听就笑了,这是雷瑟在说,他们好一阵子没见了。
的确,联合任务过后,这段时间两组人一直是在分开练习,也直接导致格里西亚来找雷瑟的次数直线下降。
上一次来审判所……好像还是两周之前?
而就算这样,雷瑟还是会准备着他最喜欢的饼干……这么想的格里西亚瞬间就没什么底气了,软着声音对雷瑟道:“光明神的仁慈无远弗届,要深刻了解祂的教义,太阳还需要更多的学习。”
——一直在跟老师上课啦。
雷瑟似乎是想笑,但是他嘴角微微一动,又很快变回了审判骑士专用的冷脸。不过他的神色已经肉眼可见地缓和下来,于是格里西亚知道他是揭过这一茬了,便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雷瑟,你心情不错诶?”竟然还会和他开玩笑了。
雷瑟点点头:“嗯。”
格里西亚赞叹道:“感谢光明神的恩典,让审判小骑士的心中也充满了光明神的仁慈,一扫前日的阴霾,这真是令太阳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啊!”
雷瑟低咳了一声,不知是不是为前几日的低迷状态感到不好意思:“光明神在梦中赐予我旨意,让我能够更好地领会到光明神的严厉。”
格里西亚“咦”了一声,突然有点拿不准这到底是光明神语的固定套话,还是雷瑟真的梦见了那位仿佛神格分裂的神明:“你做了什么梦?”
雷瑟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似乎是看格里西亚的表情太过无语,雷瑟顿了顿,更加详细地解释道,“是今天午休时做的梦……但也是真的不记得内容了。”
“所以没有光明神啰?”格里西亚挑眉。
“应该是没有吧。”雷瑟不确定地说。
“好吧。”格里西亚也不很关心那位神明他老人家,到底有没有进入这位信徒的梦境,“那,亲爱的审判兄弟,可以告诉我你先前是在为什么而烦恼吗?”
雷瑟沉默。
格里西亚也不开口,就睁着他蔚蓝的双眼凝视着雷瑟。
许久之后,雷瑟才道:“我的老师曾经告诉我,审判骑士不能出错,因为审判骑士没有错误的机会。”
格里西亚一下子懂了。雷瑟太过懂事也太过早熟,他早就知道这句话的正确性,付出的代价却是父母的生命。
每一起案子,每一次审判,每次因为缺少证据造成的无罪释放,每次受刑者的嚎叫与哭喊……都像是重重的包袱压在他身上。
其余小骑士的课程安排都很简单,无非是体能课与个性养成课;只有审判小骑士雷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审判所,积累审判犯人的经验。
还没有等格里西亚安慰雷瑟,雷瑟便又开口了:“所以,我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才能不犯哪怕一次错误。”也才能……更好地站在你的身边。
传说中,第一任审判骑士象征着光明神的严厉,她拥有一双属于神明的断罪之眼,在她的眼中,一切罪恶都无所遁形。
在雷瑟看来,格里西亚已经越来越符合“传说中的太阳骑士”了。面对这样完美的格里西亚·太阳,自己当然也要更努力,才能成为配得上他的审判骑士啊。
见雷瑟语气坚定,格里西亚脸上也绽开了灿烂的笑容:“那,一起加油吧!”

雷瑟从这几日的低迷状态中走出,最高兴的莫过于夏佐了。
当时他虽然能坚定地反驳尼奥,却也难免在心中暗暗问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是不是真的给雷瑟太多压力了?
无论如何,他对雷瑟总存有一份愧疚。
此刻见与格里西亚待了一下午后,雷瑟又恢复了正常,夏佐也不由在心中对尼奥挑选学生的眼光暗暗点头。
——虽然事实真相是,雷瑟真的是自己走出来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