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yuanliandie

[同人文] 【吾命】圣光的魔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3 18:01: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這很可以
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4 19:11:38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五 关于审判小骑士到底可以怎么记仇这件事

“孩子,你今天的任务,是学会和审判小骑士对骂。”
尼奥把格里西亚领到了审判所。
审判所内,审判小骑士雷瑟早已跟着他的老师过来学习审判罪人了。此时此刻,被绑在木架上行刑的是一个强迫妇女的犯人,已经被夏佐麾下的骑士鞭打得伤痕累累。
大概知道了他的罪行后,格里西亚瞬间义愤填膺、蠢蠢欲动,那模样简直只恨自己不能亲手上去抽他两下。在尼奥一个眼神示意之下,格里西亚这才想起自己过来审判所的目的,连忙用如同歌咏般的语调说:“啊!在光明神的荣光笼罩下,无论是怎样的犯人,都有获得仁慈的光明神原谅的机会,而不应当以过分严厉地手段去针对他们……”
按流程,下一步就是审判小骑士反驳回去,让太阳小骑士了解何谓“光明神的严厉”,但是一旁面色青白的雷瑟听到格里西亚的这段话后,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一样,深深地望了格里西亚一眼,就快步跑出了审判所。
格里西亚不知所措,下意识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
“孩子,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带上两个凳子和一盆清水去厕所,继续让审判小骑士领会光明神仁慈的教导。”
简单下了指令,尼奥就开始和夏佐互相“对骂”光明神的仁慈与严厉了。
虽然不解,但是格里西亚还是迅速找到老师指定的东西,搬着去找厕所里的雷瑟了。

雷瑟冲进厕所时已经是面无血色,审判罪人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里翻涌,连带着他的胃部也一起造反,终于没有忍住,伏在洗手池边吐了起来。
格里西亚进入审判所的厕所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他呆呆地坐下,又呆呆地将另一个椅子放到雷瑟身旁,等雷瑟终于吐结束了,又将那盆清水递给雷瑟……
等等,所以老师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他当年也和审判骑士这么干过吗?!
默默洗干净了手帕,雷瑟却没有看格里西亚,而是面对着墙壁,有些失落地说:“老师说,审判骑士和太阳骑士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太阳骑士用仁慈宽恕世人,审判骑士用严厉惩戒世人。”
“所以……我们不能再当朋友了吗?”
“——那,就当不是朋友的好朋友吧!”
格里西亚站了起来,“我还是想拜托你教我剑术,还是想和你一起练习,还是想要你陪我在叶芽城里到处跑……但是!我们不是好朋友哦。”
“只要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听到这话,雷瑟终于转过身来面对格里西亚,还没有完全面瘫的脸露出一个笑容:“好。”
“那,合作愉快喽!”格里西亚伸出右手,停在了雷瑟的面前,而雷瑟也同时伸出右手,紧紧握住了格里西亚。
“合作愉快。”
解决完雷瑟的心结,两人又坐回了凳子上,格里西亚开始托着脸给雷瑟安利:“雷瑟,你这几天要是不舒服的话可以尝尝香菜粥喔!”
“香菜粥?”雷瑟有些愕然,“你觉得那个好吃?”
他一直不太能接受香菜的味道,还以为口味像小孩子一样的格里西亚会更不喜欢呢。
“我前几天也不舒服嘛,喝了艾梅的香菜粥觉得真的很棒诶!”格里西亚想到那碗香菜鱼肉粥,双眼瞬间闪亮。
雷瑟想了好久才把“艾梅”这个称呼和绿叶小骑士艾尔梅瑞对上。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拧眉问道:“你前几天不舒服?怎么了吗?”
“啊!已经没事了!”格里西亚拼命摇头,老师说过喝酒训练绝对不能透露出去的啊——
但是雷瑟还是起了疑心。不过格里西亚不愿意说,他也不能硬逼着他开口,只能将这件事默默记在心底。

其实经过几次训练下来之后,格里西亚已经逐渐爱上了喝酒的感觉。
一口喝下之后,炽烈的酒精会从口中一直燃烧到胃里,这种灼热感,仿佛能温暖他常年感到冰凉的身体。
再加上他本身的酒量也不差,这些天的酒灌下来,基本已经能达到他老师的要求,变成一个千杯不醉的酒鬼了!
……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好吧。
当然,这几天训练下来,格里西亚身上不可避免地带着一点酒味,很快就被晚上来教他训练剑术的雷瑟发现了。
“你喝酒了?”
雷瑟现在的面部表情真的很符合一个审判骑士的标准,其脸色之冰冷,让格里西亚也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唔……”
“你才12岁,这个年纪不应该喝酒。”雷瑟陈述事实。
眼见骗不过雷瑟,格里西亚沮丧地垂下头:“是训练啦。”
“我记得,太阳骑士的酒量是三杯就倒?”雷瑟微微挑眉。潜台词:你怎么会需要训练这个?
“老师说,要是不能练成千杯不醉,你怎么在三杯就倒之后保持优雅?”格里西亚搬出了尼奥老师的原话。
雷瑟冷笑一声:“要保持优雅,只需要酒量超过三杯就行了吧?为什么一定要千杯不醉?”
……完蛋,雷瑟说的也好有道理!格里西亚哀叹一声。
他难道不知道吗?但是第一点,他不能反抗老师;第二点,他自己也开始喜欢喝酒了啊……
“好啦,我之后尽量不喝了!”格里西亚向雷瑟示弱,“不要生气了,雷瑟!”
月光下的小骑士有着比白日更为虚幻和圣洁的美感,软着嗓音对你说话时,谁能抵抗呢?至少面前的审判小骑士不能。
他低咳一声,掩饰心头骤然涌上的一丝热意,端正了面色道:“好吧,那我们开始训练吧!其实你的姿势已经很标准了,但是你的体质实在是太弱了,这就导致你挥了几次剑后,就会虚弱无力,导致剑脱手飞出……”

第二天,跟着老师走在通往审判所的路上的雷瑟,突然仰起头开口问道:“老师,倘若有一名父亲逼迫自己十二岁的儿子每晚喝五桶酒,光明神是否会严厉地惩戒他?”
“当然!”夏佐皱眉,“这是……”
话刚说到一半,夏佐意识到了不对劲。
自己的学生从来不会说没有根据的话,所以他说的应当是最近在这周围发生的事情;12岁这个年纪也过于微妙。
而在圣殿里,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尼奥·太阳!”夏佐低声喝道,右手已经克制不住地按在了剑柄上,“你最好把皮给我崩得紧一点!”
即使太阳骑士的确有酒量训练没有错,但是这种训练一般会到18岁以后再开始。尼奥会在这个时候开始训练格里西亚,夏佐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馋酒了,想找个理由光明正大地喝酒,顺便以后有人陪他一起喝!
这个混账!
一旁偷偷告了一状的雷瑟,又恢复成审判骑士应有的冷酷模样。
公报私仇?不存在的。
毕竟全大陆人都知道,审判骑士虽然手段残酷,但却是最公正无私的圣骑士。
所以就算今天尼奥被夏佐狠揍一顿,也纯粹是他自找的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4 19:12:16 | 顯示全部樓層
空想奶茶 發表於 2021-3-3 18:01
我覺得這很可以
期待後續

谢谢支持,已经更新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7 17:57:25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六 关于两位小骑士为什么会打起来这件事

小骑士们的剑术课是分开上的,温暖好人派在一边,残酷冰块组在另一边。
每日,温暖好人派必定上演的节目,就是格里西亚的“木剑随机飞行”,以及尼奥·太阳的怒吼:“你给我加练——”;相对而言,残酷冰块组那边倒是顺利不少,雷瑟罗兰和伊希岚都是用剑的高手。
这天,残酷冰块组的小骑士们剑术课结束之后,罗兰忽然转身对雷瑟说:“切磋吗?”
双方都是剑术高手,所以两人平时切磋的次数也不少,但是今天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雷瑟看着罗兰,只见罗兰也回望着他,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战意和一点极其微少的、让人以为是错觉的敌意。
似乎明了了什么,雷瑟点头:“时间?”
“你的课程结束后。”罗兰说。
“好。”
两位小骑士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一次约架……不,是切磋的邀请。
夏佐就在一边看着,也不阻止,只是将目光投向远处温暖好人派的训练地盘。那里,格里西亚刚刚失手将剑飞到了希欧面前,尼奥正揪着他给暴风小骑士道歉。
“真是……”他叹了口气,内心却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若不是顾及到审判骑士的形象,他可能真的就当场笑了出来。
“都还是孩子啊。”

罗兰是孤儿,并且因为他极其认真到有些固执的性格,即使在孤儿院中,他也是最不合群的那个。他曾受尽冷眼和嘲笑,也见识过人心的黑暗,所以当他知道太阳小骑士开始报名的时候,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他想成为太阳骑士。
太阳骑士,一定就像天上的太阳那样,拥有着如同炽烈阳光一般的光芒,太阳所到之处,黑暗就无所遁形。
而他想成为太阳骑士,想成为这样能消灭所有黑暗的光。
然后,他在报名处,遇见了他此生第一缕阳光。
——那是格里西亚,现在的太阳小骑士。他对自己伸出手,微笑地告诉自己,他们会是能守护彼此一辈子的兄弟。
罗兰很认真,认真到有些固执,所以这个誓言,他也会尽他所能地守一辈子。
或许小孩子对获得的第一块糖果总会舍不得吃,也绝不会分给别人;这时候频繁出现在格里西亚身边的雷瑟,在他看来竟显得有些碍眼了。
抱着刚买回来的蓝莓派,却看到雷瑟半环抱着格里西亚,教他练剑的场景,罗兰的心中有些微妙的不爽。
这些……我明明也能做的。
罗兰在心里这么想。
格里西亚像是天生的发光体,他是未来的太阳骑士,他的身边,一定会有很多人。
但是在这很多人中,雷瑟仿佛也是尤其碍眼的那个……虽然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未来也一定是一个完美的审判骑士。
因为这种事情对一个人看不顺眼,怎么想也不符合骑士道吧。罗兰一边苦恼,一边却也难以控制自己每次看见雷瑟和格里西亚走在一起时,心中产生的不悦。
最终,罗兰做出了一个决定:打一架吧!没有什么,是手中的剑不能解决的!

在旁人看来,雷瑟·路斯恩有些过于早熟了,无论是因为什么。
他拿起剑的时候,整个路斯恩家族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没有人敢和这个不过12岁的孩子对上。
所以在进入圣殿之前,雷瑟也没有朋友。
进入圣殿后,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就是格里西亚。他很珍惜这个朋友,但是对方的身边总是有很多人,罗兰会帮他处理他不想做的事情,伊希岚会把自己烤好的蓝莓派送给他吃,艾尔梅瑞会和他一起处理任务……
只有自己,在审判小骑士身份的限制下,仿佛与他渐行渐远。
雷瑟只能在每天审判所练习“对骂”,以及晚上练习剑术时与格里西亚在一起。
但是,同为残酷冰块组成员的罗兰,因为是魔狱小骑士的缘故,可以算作是“太阳的里身份”,“直接听命于太阳骑士”,所以每天能和格里西亚在一起的时间,比他要多很多……
雷瑟不会把自己心中这一点并不符合骑士精神的不满宣之于口,只会在审判犯人的间隔时,想着格里西亚会不会又和罗兰偷偷溜出圣殿去买蓝莓派了。
格里西亚……
所以,面对罗兰的切磋邀请,雷瑟断然不可能拒绝。

“所以罗兰和雷瑟为什么要打架啊?”
虽然念做切磋,但是约战时两人的气势完全是在告诉别人,这次的对决岂是普通的“切磋”能形容的。
想找罗兰买蓝莓派却找不到人,在去找雷瑟的路上又恰好撞见老师,然后被他提溜着往练剑场去,顺便被告知两人正在切磋的格里西亚小声抱怨道。
已经从夏佐那里听了个大概的尼奥,看着自己身边沾花惹草还不自知、兀自眨着一双水蓝眼睛抱怨的学生,深深地在自己心里叹了口气——
养了这么个孩子,到底算是运气好还是差呢?
“那不是打架,是切磋,懂吗?”最终,尼奥挂着浓烈到有些过头的笑容,解释道,“当然,每次练剑都会把剑飞出去的孩子你,恐怕不会懂吧!”
呜哇——!完了老师生气了!
格里西亚一个哆嗦,连忙讨好地冲尼奥笑着:“我有在练习的啦!”
尼奥看着身旁这孩子的笑颜,叹了口气,心头的怒火却奇异地熄灭了。
去练剑场的路不远,很快两人就已经到了目的地。此刻雷瑟与罗兰正战到激烈处,双方身上都多了不少伤痕,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是光明神殿的小骑士了,圣眷已经逐渐显现在他们身上,这种程度的伤势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动作。
罗兰握剑格挡住雷瑟的攻击,而后突然撤力,一个侧滑将雷瑟的剑引到一边,趁机将剑刺向雷瑟的胸膛。雷瑟的反应也并不慢,腰身使力,整个人仰面下弯躲过了攻击,左手在地上一撑便扭身弹起,继续与罗兰战斗。
连格里西亚都能看出来,这种程度的交手,根本不是平时他们切磋的程度——!
但是尼奥的手就压在他的肩上,格里西亚心里再怎么着急也不能挣脱老师的手,跑进场里,所以只能继续揪心地看着场中双方的战斗。
两人到底还是有分寸的,最终,两人以雷瑟左肩被砍伤了一道,而罗兰小腿处中了一剑的结果结束了战斗。
格里西亚这才跑进场里,唰唰两个中级治愈术就丢在了二人身上。
“你真的很强。”罗兰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只是这么对雷瑟道。
雷瑟则是看着担忧的格里西亚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才转头对罗兰道:“你也是。”
原本也就只是青春期的孩子们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结,这么酣畅淋漓地打过一架后,双方心里的那点小纠结也消了下去,罗兰甚至还向雷瑟伸出手:“期待和你下次切磋。”
“一样。”雷瑟用没拿剑的那只手和他交握。
格里西亚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打起来,但是看着两人握手言和的画面,还是松了口气——这样应该就没事了吧?
“看什么看,再看你的剑术也不会变成他们那样。”尼奥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走了。”
太阳骑士和审判骑士是永远的死对头,所以太阳小骑士也不该过度关心审判小骑士。
“好的,老师。”格里西亚乖乖应下,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去。
此刻已是傍晚,天边的太阳染红一丝彩霞。朦胧的晖光下,罗兰对他做着口型“过会儿给你带蓝莓派”,而已经把表情固定得非常酷的雷瑟,则是举起了手中的甜品袋晃了晃。
格里西亚于是也灿烂地笑开,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双方渐远在美丽的夕阳之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14 22:09:5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我是新讀者
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6 23:30:11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七 关于太阳骑士的训练内容究竟可以多匪夷所思这件事

众所周知,光明神殿第37任太阳骑士尼奥·太阳,有着“史上最强太阳骑士”的美誉。
但并不那么广为人知(或许只有夏佐一个人知道)的是,在尼奥认定了格里西亚的同时,他就想要将这个孩子,教成“最符合传说中太阳骑士形象”的太阳骑士。
——毕竟,那孩子的头发比阳光更灿烂,双眼比天空更纯澈,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是神迹在人间的显化。
自从尼奥萌生出这个念头并付诸实践后,夏佐没少为这事儿嘲笑过他。为了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尼奥不得不开始重视自己的形象,并刻意让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显得优雅而缓慢。这可着实让尼奥吃了不少苦头,他根本没想到,自从自己在老师手下毕业后,有一天他还要继续这么执着于维护太阳骑士的形象。
当然,尼奥本人都付出这么大代价了,格里西亚的训练强度可想而知。
举一个栗子。
这一天,尼奥把格里西亚带到后山坡。
“孩子,太阳骑士是优雅的代名词,所以无论什么情况下,你的动作都要十分优雅,即使你摔倒了,也要给我优雅地摔倒!”
“啊?”格里西亚刚发出一个代表惊讶的单音,就被尼奥给一脚踹在了屁股上,顿时就直接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姿势……当然很不美丽、很不优雅、很不太阳骑士。
“啧,重来!”
于是,格里西亚在一天之内,从山坡上滚下来了至少一百回,连太阳小骑士服都直接报废了,他本人还要带着完美的笑从后山坡跟着老师回圣殿……
因为他自己会治愈术的原因,所以连去光明殿找祭司的事都省了呢!

不过,也有要去光明殿的时候。
“孩子啊,为师我出任务的时候,不小心多砸了几根柱子,所以为了赔偿,答应了教皇那个死老头,暂时把你借过去当祭司了。”尼奥带着优雅的笑对格里西亚说。
格里西亚惊愕地瞪大眼:“可是,我是太阳小骑士啊?”
“是的,‘太阳小骑士’是绝对不能当祭司的,所以,你需要换上祭司的衣服。”尼奥早有准备地从身后拿出一套大小刚好合适的祭祀袍,“亲爱的孩子,换上这套衣服,然后去光明殿报道吧!”
……所以,这就是格里西亚会穿着祭祀袍戴着面纱,坐在光明殿内,给圣骑士们做治疗的原因了。
“小妹妹,以前没见过你啊,你是新来的祭司吗?”
一个胳膊上被砍了一剑的圣骑士看着格里西亚,笑着和他搭讪。
“……”我忍。
格里西亚脑袋上一边爆青筋,一边愤愤地假装念了几句咒语,然后把中级治愈术拍到那家伙身上。
中级治愈术对付这种等级的伤口正好够用,那名圣骑士摸了摸恢复如初的伤口,笑着对格里西亚道谢后就离开了。
见四下无人,格里西亚哀叹了一声,整个人瘫在桌子上,完全抛下了太阳骑士应该有的优雅形象。
……反正他现在也不是太阳小骑士,只是光明殿新来的祭司西亚啦,稍微不那么优雅一些,也没有人会来怪他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6 23:34:24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过,他闲了没有多久,就又有人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
对方的年龄看上去和他自己差不多大,拥有一头海蓝的长发。这样的年纪、发色和如风一般的行止,让格里西亚想到了一个人。
“……希欧?”格里西亚低声自语。
对方也的确是暴风小骑士希欧。只不过,希欧显然没有听见格里西亚说的话,反而只顾着冲进门后顺便把门给关上,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上去就像被一条巨龙追杀一样。
不过光明殿哪里有巨龙啊。
看着暴风小骑士,格里西亚扬声道:“请问您有什么样的病痛需要光明神的祝福呢?”
希欧一下抬起头,看着戴面纱的祭司,绿色的双眼微微瞪大,似乎又想择路而逃,却在最后一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门里只有一个女孩子,门外可是有成十上百的女孩子……
想想还是先留在这里吧!
眼见格里西亚似乎要走近,希欧连忙闭上眼大喊:“别……别过来,男女授受不亲!”
……先不说你是最风流倜傥的暴风小骑士,说出这句话来就很奇怪了,单纯就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男的,哪里来的男女授受不亲。
等等,这家伙不会也把自己认成女孩了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
已经忍耐了一整天的格里西亚深呼吸一口:“亲爱的暴风兄弟,我由衷祝福光明神的眷顾能落在你的双眼,好让你能够看清这世间的真实与美好。”
——睁大你的眼睛给我看清楚!我才不是什么女孩子啦!
这弯弯绕绕的说话方式,这熟悉的声音……饶是目前的暴风小骑士还没有修炼到能听懂光明神语的境界,也有些察觉到了面前人的身份,愕然睁大双眼:“……格里西亚·太阳?”
“是我。”
也不继续弯弯绕绕地说话了,格里西亚干脆利落地承认,然后好奇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唔……”听到格里西亚的问题,希欧的眼神有些飘忽,“我的老师让我来练习怎么给女生抛媚眼……”
结果当然就是纯情的希欧小骑士直接被吓跑啦。
“噗。”格里西亚笑出声。
“别说我了,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祭司服?”希欧转而问道。
这回神色哀怨的就变成格里西亚了:“还不是老师……”嘟嘟囔囔地把尼奥·太阳的话转述了一遍,“总之,老师真的太过分了!”
希欧下意识点点头。
“不过,暴风小骑士要是学不会风流,也太不像一个暴风小骑士了吧?”格里西亚说,“不就是抛个媚眼,很简单的,你看。”说着自己亲身上阵,抛了个媚眼给那边的希欧。
格里西亚的眉眼本就精致,戴上面纱更是有一种朦胧的美感,他微微侧过头,湛蓝双眸朝希欧那里微微一掠又回转,仿佛一个小勾子一般勾得人心都躁动起来,末了还轻轻一眨,顿时给了已经迷迷糊糊的希欧最后的暴击。
“……”希欧捂着胸口倒下了。

等兰碧·暴风找到自己徒弟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小祭司正在朝他传授抛媚眼的秘诀。
“哎呀,不要想太多啦!”小祭司说,“眼睛稍微眯起来一点,斜着看过去,眨一下,就是一个媚眼啦!如果实在害怕女孩子,就把尽量让目光发散一些,这样就看不清你抛媚眼的对象是男是女了!”
然后希欧就按照他说的试了一下,眼睛往旁边一看,正好看见了自家抱臂看戏的老师……
“诶诶诶?”还穿着祭司服的格里西亚连忙扶住快要摔倒的希欧,“怎么了?”
为什么抛个媚眼还能把自己抛摔倒了?
然后格里西亚就顺着希欧的目光看见了一边好整以暇围观的暴风骑士。
……糟,他也好想昏倒啊!
在他思考如何优雅地昏倒才能不被老师给揪去回炉重造的时候,兰碧就朝他走了过来,还抛了个媚眼,语气轻佻地说:“感谢这位祭司小妹妹,能给我的学生一些关于暴风小骑士职责的指导,不知暴风我可有幸得知这位姐妹的姓名?”
“……”格里西亚捏断了手里拿的用来伪装成法杖的树枝。
在他几乎要发飙之前,一道熟悉的,低沉而优雅的声音响起,安抚了一天下来他积累的怒火:“亲爱的暴风兄弟,我衷心希望光明神能祝福你的双眼,让你不至于看不穿黑暗的迷雾。”
——是老师!
格里西亚顿时高兴地抬头朝尼奥看去,而尼奥头也不转地盯着兰碧,只是伸出宽厚温暖的大手按在他的头上轻轻揉了揉。
“……是格里西亚?”兰碧这下真的惊讶了,死死盯着穿着祭司服的小孩看了一会儿,才从对方的面纱下看出些属于太阳小骑士的特征来,不由揉了揉脑袋,喟叹道,“我还以为真的是个女孩,还在想着希欧终于可以见到女孩子不害羞了……”
往角落躲的希欧身子一僵。
“……回去再慢慢训练吧。”和格里西亚道了声歉,兰碧就带着希欧离开了。
见到老师到来,以为可以结束祭司生涯的格里西亚闪亮着眼,看向尼奥:“老师,我们明天的训练内容是什么?”
就算是剑术课,也比被人认成女孩子要好吧!
听到他的问话,尼奥却露出了让格里西亚十分不安的笑容:“喔?亲爱的孩子,为师没有告诉过你吗?”
“你至少要当一周的祭司哦!”
“什么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6 23:35:24 | 顯示全部樓層
cbes105077 發表於 2021-3-14 22:09
大大好,我是新讀者
期待下一章

谢谢~其实写到十五了哦,决定论坛这边有新回复再更新的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3 14:32:25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一枚
很好看啊
作者大大要記得更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4 18:56:01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八 关于魔王竟然可以当光明神殿的祭司这件事

这几天,光明神殿多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祭司。
虽然年轻,但是他的治疗能力甚至可以和高级的祭司媲美,一双露出的湛蓝双眼弯起时,总是能让人不由自主飞快提高对他的好感度。
“人气很高啊,西亚。”教皇笑嘻嘻地站在他身边,两人相似的打扮和身量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兄弟,“真的不来做我的学生?”
格里西亚坚定摇头。
“太可惜了。”教皇摇头叹气,随后抓住了格里西亚的手腕。格里西亚有些疑惑地看着教皇,只见少年的面色随着握手时间的增加而疯狂变化,从一开始的些许惊讶,到溢于言表的震惊,再到微微的疑惑……
最后,教皇放开了格里西亚,开始悲愤道:“天啊,你这家伙身体里的圣光量为什么比我还多!你到底为什么要当圣骑士!这么暴殄天物,光明神他老人家都要被气得下凡吧!你来给我当学生的话,我保证你可以成为史上最强教皇!”
不是,难道当太阳骑士是什么很没前途的事吗?不过,史上最强教皇……已经明白自己未来的称号很有可能是“史上最弱的太阳骑士”的格里西亚闻言,竟然还有些意动。
意动时间持续到尼奥老师杀出来将教皇拎走了。
格里西亚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对自家老师的敬佩值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竟然能把教皇也拎走,不愧是老师!
所以还是当太阳骑士有前途……吧?
未来的·正被如今的太阳骑士卖来当祭司的·太阳骑士·格里西亚,收敛了自己转职的想法,继续端坐着等待下一位需要治疗的人的到来。

治疗室的门又被推开了,格里西亚下意识开口:“请问是哪里……”
“……格里西亚?”
推门而入的人有着金褐色的短发和湖蓝色双眼,正是魔狱小骑士罗兰。
此刻罗兰正一脸震惊地看着格里西亚,显见是对他在这里感到十分意外。
“……”格里西亚也很震惊地看着他。
搞什么鬼啊我明明都戴上面纱了好吧!
但是显然,能认出面纱下的他的人不止一个。跟在罗兰身后的那人见他停在门口不动了,有些疑惑地走上前来:“你怎么不进去……格里西亚?!”
望着后一个进来的审判小骑士雷瑟,格里西亚摸了摸自己仿佛不存在的面纱。
……是说这个面纱的质量真的有这么差吗?还是我真的有这么好认?
把门关上后,格里西亚才注意到了两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势。在其他圣骑士面前他还要控制一下自己,不要表现得太出格,面对这两个人就没有什么遮掩的必要了,一人一个中级治愈术丢了过去。
“你们两个不会又打架了吧?”格里西亚拧眉。
雷瑟轻轻摇了摇头:“是出任务,城里来了基辛格的使者,其中有一个浑沌祭司的召唤生物失控了,我们正好去处理了一下。”
浑沌祭司的召唤生物,想想就知道是在崇尚光明神的叶芽城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一旦出现,就要召唤圣骑士去收拾它们。
不过由于这到底是召唤物,而不是真正的死亡生物,所以也就只让两位正好有空的小骑士去带队处理了。
正好能让他们练练手。
“基辛格来人啊。”格里西亚托腮沉思,“他们为什么会来人?我记得浑沌神殿和我们关系也就一般吧?”
“听说是和魔王有关。”罗兰说。
格里西亚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老师最近把我扔到这里,都不管我的课程安排了呢!”基辛格来人,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小事,本来就忙的十二圣骑士自然会变得像陀螺一样更忙,没看见连收拾召唤物都没人有空吗。
说到魔王,就连雷瑟都很感兴趣地聊起来了:“现在的魔王,好像是老师他们上任没几年出现的?”
“那段时间大家都很紧张。”罗兰点头,当时他还只是个小孩子,但也能感觉到城里那种风声鹤唳的紧张氛围,“不过后来大家发现这个魔王不怎么高调之后,就又恢复平时的生活了。”
“而且不少勇者都跑去基辛格想要讨伐魔王。”雷瑟提到这里的时候微微有些不自然,他没有说,当时他也是想要讨伐魔王的其中一员。
格里西亚听得头昏:“所以,这个魔王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雷瑟与罗兰对视一眼。
罗兰摇头:“我不知道。”
雷瑟则有些犹疑道:“应该不是坏人?”
毕竟,以浑沌神殿的能量和对魔王的遵从程度,要是魔王有心搞破坏,大陆早就变得一团糟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罗兰又补充道:“我的老师告诉我,教皇一开始有想过把他派到浑沌神殿去做卧底的,后来放弃了。”
这个放弃的原因罗兰没有说,想来是他的老师也没有告诉他。或许是因为这一任的魔狱骑士已经出现过,不能去做卧底;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光明属性让他不能进入浑沌神殿当暗骑士;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说到底,魔王还是他们的老师应该担心的事情,何况这个魔王目前来看还是很好说话的,三位小骑士也就不再研究魔王。
两位后来的小骑士转而问格里西亚:“你为什么会在光明殿当祭司?”
“我敬爱的老师有感于光明神的耳语,发觉应当让他的学生我,在光明神殿更近距离地接触到圣光的教诲,以反思他本人在执行光明教义时的小小谬误,并将此作为补偿,回归正确的道路。”格里西亚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串光明神语。
雷瑟愣了一下,很快在心里解读了一遍:老师犯事儿了,把我扣过来做抵押。
但是罗兰就有些懵了。格里西亚会用光明神语和审判小骑士对骂,却很少会用光明神语和魔狱小骑士交流,因此罗兰理解起来有些吃力。
格里西亚于是笑弯了眼眸:“罗兰,你还说要当太阳骑士,要是连光明神语都不会说的话,肯定要被老师揪着让你每句话都带上光明神的!”
罗兰摇了摇头:“还好我现在是魔狱小骑士,不需要练习这些。”事实上,现在尼奥也算是他半个直系导师——仅限于剑术,按他的话说,在格里西亚的剑术课上被打击掉的信心,都能在罗兰身上找补回来。
“当魔狱小骑士也很好,能跟在你身边。”似乎是怕格里西亚不信,罗兰又强调了一遍。
雷瑟也开口:“格里西亚,不要多想,你……做得很好。”
格里西亚本也只是随心一说,没想到另外两人反应会这么大,连忙道:“……那是当然啦。”
“即使你不会用剑,你也可以当最好的太阳骑士的。”罗兰说。
……虽然前面那句是实话,但是罗兰你也不要这么直接就说出来啊!
雷瑟见格里西亚面纱下的嘴已经微微撅起,连忙转移话题:“看起来你来当祭司这件事,我的老师应该也是知道的。”
不然也不会特意提了一句这间房间,让他们来找人了。
“咦?”格里西亚倒是愣了下。
这件事情审判骑士也知道吗?
如果让自己来当祭司真的只是尼奥的心血来潮,他应该是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审判骑士的,但现在审判骑士也知道自己在光明殿,并且隐约还是支持的态度……
难道说,老师让自己来当祭司,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吗?
格里西亚还在兀自思索,雷瑟和罗兰却要离开了,他们其实也很忙,还有每天的日常训练要做。
“你还会在这里待上两天的话,我明天再来看你。”罗兰认真地说。
格里西亚瞬间忘记自己本来在想得事情,挂上灿烂的笑容威胁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最好不是又受着伤才过来喔!”
“你们两个,多少也注意保护好自己吧!”
雷瑟点点头:“我会的。”
罗兰则是说:“但是有你啊,格里西亚。”
“虽然我做不了太阳骑士,但是你现在这样,的确很像是我的祭司啊。”
“罗!兰!”
话题终结于治疗室的门被里面的人狠狠摔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