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詠夜雪道

[同人文] 【案簿錄/東因】反殉道式復活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4-26 19:08:02 | 顯示全部樓層
葉夜 發表於 2021-4-19 03:58
2021年還可以刷到新的案簿錄同人,我的天啊qqqqq
小說坑近幾年逐漸淡出,除了特傳有一直有在買其他坑都退 ...

打是一定會打的,就是我大學科系很忙,碼字時間大多在寒暑假或著死線蹦迪,開學前是打到第四章一半啦......現在也還是第四章一半(幹)
時間線的問題......嘛,因為個性跟定位的轉變,有些事情不會完全照原著在走,我會盡可能保持角色的個性在走元原著主線,希望不要爆字才好,sad
我其實東因東都可以,但這篇文感覺東因會好寫點so
不會坑啦出第三部後我都激情碼字了,想起我了可以催更沒關係(?),想點文也是可......
謝謝喜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4-27 22:07:52 | 顯示全部樓層
一直都惦記著妳的文
是說 阿因還會是被圍毆的同學嗎?
感覺沒被圍毆就不像阿因(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8 02:39: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久沒登竟然看到這麼好的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5-18 02:44: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抱歉沒打好就送出了QQ 我覺得角色蠻還原的!會更的話會一直追的(?)遇過半年更的作者後我什麼都不覺得奇怪了(遠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 14:31:22 | 顯示全部樓層
kokockck 發表於 2021-4-27 22:07
一直都惦記著妳的文
是說 阿因還會是被圍毆的同學嗎?
感覺沒被圍毆就不像阿因(誒? ...

喔幹真的假的,謝謝惦記(?)
他可以扮豬吃老虎嘛,自己好像渾身是傷但腳邊全是哀號的屍體啥的(等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 14:32: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朝花惜時 發表於 2021-5-18 02:44
抱歉沒打好就送出了QQ 我覺得角色蠻還原的!會更的話會一直追的(?)遇過半年更的作者後我什麼都不覺得奇 ...

我現在寫文以不ooc為目標,不然我會先雷死自己......
寒暑假會更新多點的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2 14:36: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詠夜雪道 於 2021-6-2 14:43 編輯

【東因】反殉道式復活─山貓3

筋疲力竭的某人在回家後倒頭就睡,連床頭邊一下午震動好幾次的手機都沒能叫醒。
等虞因重新睜眼,已經到晚餐時間了。
他茫然拿起手機,當場被奪命連環call跟來自某人親切的問候嚇到回籠覺的念頭都沒了,他一邊反撥回去一邊找新衣服換上,準備出門覓食。
大概是房間太空的緣故,少荻聿坐在客廳,翻著原主許久未翻動的書籍,虞因看了兩眼,隨口問說:「吃晚餐嗎?」
少荻聿闔上書,很自動地往大門走去。
電話突然通了。
「你冬眠?」電話那頭毫不猶豫地劈頭就問,語氣拔涼拔涼的,彷彿隨時都會因為回答不滿意而掛上電話。
虞因乾笑兩聲:「午覺睡太久了。」
「午覺?你這昏迷還差不多,不是說了手機要開聲音?」
「……」不止,他連震動都開了。
發現虞因的沉默,那人又冷笑一聲,聽得虞因有些頭皮發麻,連忙岔開話題,「我現在跟我弟出門吃飯,到點了再打給你。」
「喔,你爸男男生子?」
……為什麼全天下的人聽說他有弟弟的反應都是他爸男男生子?
要生也是跟女的生啊?
「我不是說了那是我爸領養的嗎?」
「心血來潮收養一個滅門遺孤?你爸當警察多少年了,突然領一個孩子回家,你心裡沒點數嗎,見了鬼的心血來潮。」
「……」虞因懊惱地搔搔頭,「肚子空空沒法思考,掰。」
他果斷掛上電話,堅決遠離新世界觀汙染源。
少荻聿抓著新買的安全帽,站在小綿羊旁邊看著虞因,他快步走向前。
「走,帶你吃好吃的。」

回程的路上,虞因拖著少荻聿把沒買齊的東西都買齊了,主要丟進購物車的都是虞因,少荻聿沒多少反應,最多就是對著虞因拿的某些挑戰審美的物品投以鄙夷的目光。
兩人到家已經是九點多的事了。
把少荻聿扔進浴室,虞因點開了置頂的聊天室,聊天內容停在兩人離開餐廳那時候,虞因沒有打算在新進的弟弟面前暴露太多個人隱私,還是回歸文字交流。
對面可能也不打算聽虞因邊吃邊講電話,對於文字交流沒有發表太多意見,虞因手機偏小,抓在手裡時拇指剛好覆蓋整個鍵盤,少荻聿就看虞因右手筷子夾菜,左手打字飛快,拇指打累了就平放桌面換一指神功,充分展現屬於現代年輕人特有的特長。
聊天內容大多是閒話家常,對面下午電話狂call是有事想拜託幫忙,等虞因睡醒早就解決了,字裡行間透露著幽怨,虞因苦哈哈敲字,轉手開了網頁去那人喜歡的店家刷卡買了幾包零食宅配到府。
雖然說那人義正詞嚴表示不需要這類行為,但虞因每次去打擾,都能在垃圾桶裡發現為數不少的包裝紙。
接近投餵寵物貓的行為讓他莫名的有愉悅感,兩人很有默契地做著負責買與負責吃的奇怪交流。
虞因沒忘記跟那人說關於山貓的事,照理來說怨靈復仇是不會波及無關人士的,尤其是新生成的怨靈──除非原身死法太過悽慘,讓怨氣「出道即巔峰」。
虞因見鬼多年,這種出道即巔峰的怨靈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果參考那些都市傳說與恐怖片,那不就代表台中出現了媲美變態殺人狂的瘋子嗎?
虞因直接排除這個選項。就憑阿關那個膽子,向天再借五百年都不可能做出殺人這種事。
而且阿關跟司機都是出事,沒有致死。
那只剩下一個可能──陳關與司機都是外圈關係人。
虞因綜合自己的推想和阿關在電話裡所未說完的部份,全發進了聊天室,得到了對面的肯定。
「那間電子遊戲店有問題,出人命後估計叫了計程車運屍,所以打工的你同學跟不知情的司機受到牽連,你去找你爸說測一下後車廂的魯米諾反應,就等警方抄了那家店。」
「後續的事交給警方,跟你無關的事不要瞎攪和。」

聊天停在這裡。
虞因正打算打電話給他爸說他的推想,就聽見門鈴被人按起。
虞因的朋友有事找他都是直接打電話,虞夏有鑰匙,有備用鑰匙的李臨玥更不可能按門鈴。
哪個神經病大晚上的上門來?
還是虞夏又沒帶鑰匙了?
他拍開對講機一看,頓時皺起眉。
那是有著一頭綠髮的小混混。
這個綠毛面色緊張……還有點眼熟。
王鴻身邊的背景版好像就有個綠毛,不會是他吧?
「喂?你誰?哪裡找?」虞因一臉狐疑地打開對講機,很直接地問。
綠毛混混很緊張地從口袋抄出一張紙看半天,又盯著門牌一陣子,猶豫著開口:「請問虞因在家嗎?我是阿關他同事,何霂研。」
……哪個小王八亂洩漏他家地址,想變消波塊嗎。
「拍謝,不認識,你請回吧。」虞因當即就要關上對講機。
「等、等一下!我們白天在醫院見過面,我、我在阿關的櫃子找到你的地址,所、所以……」對面緊張的聲音透過對講機傳來。
好啊原來阿關你是內鬼!
前腳剛答應不攪和,後腳員工就找上門。
下次能讓威力彩頭獎號碼也撞上來嗎。虞因有些眼神死。
見虞因沒有開門的打算,綠毛有些急了,講話又快又飄,好像有東西追著他一樣,「我、我聽阿關說過,他有個朋友有陰陽眼,最近這幾天我總覺得有東西在追著我,正巧阿關出了車禍,所以我……」
陳關你完了。
在虞因心裡,阿關已經是消波塊的形狀了。
他暴躁的抓頭,正巧眼角餘光見少荻聿一身熱氣的往廚房走,他心一橫,朝廚房喊:「聿你幫忙泡個茶,茶壺茶包都在流理台上面櫃子。」
「記得關門。」他轉身打開鐵門,頭也不回地往客廳走去。
等虞因在沙發坐下,方才還站在鐵門外的訪客猶豫著推開紗門走進來了,「打擾了……」
等人同樣坐在沙發上,少荻聿也端著剛泡的熱茶走進客廳,虞因趁少荻聿彎腰放茶,偷偷在他耳邊說:「我看你好像都在看醫學書?我房間有些講心理跟解剖的,你沒書看了可以先拿去看。」
少荻聿看了他一眼,轉身往樓上走去。
一樓只剩下兩個剛見第二面的年輕人死寂地喝茶。
感覺何霂研的情緒還沒很穩定,虞因晃著茶杯,看杯底一小搓掉出茶包的碎末捲起又落下。
動作持續到何霂研開口。
「我、我不是有意要在這個時候打擾你,是我上班時間到八點多,老大他很介意員工上班狀況……」
「老大是王鴻?原來他在店裡地位很高嗎?」
「嗯,老大是遊樂場老闆的兒子,店裡大小事都是老大在管,我們哪敢不聽他的話……不對,我來的目的──」驚覺話題已經走偏,他連忙看向虞因。
虞因心裡暗嘖一聲,表面上笑笑著說:「對,我是有陰陽眼,但你也知道我們這類人都是比較迷信的,老人家說的那套差不多就是我的準則,譬如說頭七啊,祭祖啊,農曆七月要找替死鬼啊……還有索命這些。」
他舉了幾個例子,不意外地看見何霂研臉色一變,更加篤定那個叫「靜」的女生已經沒了的事實,他裝作沒看見何霂研鐵青的臉色,晃著茶杯繼續說,「阿關本來是當天上午就要出車禍的,我剛好經過他旁邊,攔了他一把,後續你也看到了……不過比起摩托車,計程車好歹是鐵包肉,勉強能算輕傷。」
何霂研嘴唇哆嗦著,茶水因為顫抖出現漣漪,明顯是知道些什麼,卻又想否認,虞因更加篤定要老爸把店給抄了的事實,他嘆口氣,打算放過這個受驚的綠毛。
「我是有認識一間很靈的廟,如果你有心要找,我可以幫你介紹一下。」
這間廟是真的靈,很多疑難雜症一次就除,他以前農曆七月被纏得睡不好覺時都會來這裡摸魚補眠,搞得有一陣子許多媽媽們都以為他是來勢力範圍巡視的三流小混混。
「真、真的嗎!真的很靈嗎!」何霂研幾乎是在下一秒就撲到虞因身上,雙眼泛著血絲,瞳孔微微放大,手指用力到冒出了青筋,吸呼凌亂卻不覺得熱氣撲臉,反而覺得有點……冷?
「嗯,很靈,我可以保證。」虞因微微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一副「我辦事你放心」的樣子,心裡早就罵起一連串的髒話。
這已經超出員工上門的地步了,這是鬼直接殺上門啊!
見虞因的笑容有些僵硬,何霂研才意識到自己反應過度,連忙從虞因身上下來,他整個人向後癱去,手指還是不自在地絞緊,「你不要嚇我,什麼索命不索命的……」
「啊阿關自己在那邊喊,我怎麼知道他發生啥了,既然相信玄學就不要說我黑白講。」虞因雙手一攤,顯得有些無辜。
何霂研想笑笑緩解氣氛,但實在笑不出來,嘴角僵硬一抽,選擇扯開話題。
「既然你說廟很靈就好了,謝謝啊,老大都不相信這種事,害我講都不敢講……」
「你說王鴻?」
「嗯,老大一向不相信這些東西,我們連私底下都不敢講,就怕他拿我們開刀……你別說出去啊,我怕他拿我開刀。」他渾身一抖,顯得有些懼怕。
虞因點點頭,他一點都不想跟這幫完蛋定了的人交流,並不打算放在心上。
推測出來眼前應該不是活人,虞因秉持著不惹麻煩的原則,看何霂研恢復得差不多了,就準備送客。
他跟何霂研互換了聯繫方式,並把廟的地圖座標發了過去。
「你要去前先早個一天告訴我,我跟你一起去。」雖然感覺阿飄兄弟是去不成了。
何霂研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連聲道謝。
樓梯傳來腳步聲,少荻聿看了兩人一眼,意外地和虞因對了視線,他裝作沒看到,抬腳往廚房走去。
就在虞因也把頭轉回去那一刻,眼角餘光喵到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大腦沒來得及反應,屋內電燈突然閃爍幾下,然後啪的一聲,視野變得一片漆黑。
跳電了。
「你們站在原地不要亂動!」虞因高聲喊著,一邊往電視牆走去。虞家兩位大人時不時會因為各種奇葩原因導致身上掛彩,家中各個常用門都有擺手電筒跟急救箱,以備不時之需。
摸黑走到電視牆旁,他熟門熟路地找摸到手電筒,「你們站在原地不要亂動……」
該不會是來找何霂研的吧?不會吧不會吧?
他當下真的很想拉著少荻聿上樓,讓那位靜小姐尋完仇後趕緊走飄,但又不想打草驚蛇,只好往地面打開手電筒。
然後看到一雙慘白得彷彿剛從停屍間走出來的腳。
腐肉下露出骨頭,趾間夾雜泥土與雜草,小腿上全是大小不一的劃傷。
……唔啊,踩進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
虞因嚇得手一抖,沙發那邊突然傳來極為慘烈的嘶嚎聲,聽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掐住脖子一樣,聲音極為沙啞,「靜、靜……放過我、放過我……」
人都被你們整死了,放過才有鬼。
虞因一翻白眼,在心裡不負責地碎碎念,嘴上還是裝作很緊張的大吼:「何霂研!」
剛想跨出一步,就感覺有團冰冰涼涼的東西擋在自己腳前,不讓自己跨過去,同時手腕一陣劇痛,好像被人狠狠拍開似的。
由於被虞夏練了很久的防身術,這點勁還不至於讓他鬆手,好在他立即反應過來是靜小姐不想讓他用手電筒照明,也就順勢任由手電筒摔落地面,扣咚一聲後轉了幾圈,徹底不會亮了。
室内陷入一片漆黑。
何霂研的叫聲越來越慘烈,到後來整個房子都是他殘破不堪的喘氣,「靜!靜……」
虞因鐵了心不想管這事,直接轉身快步走往少荻聿的方向,少荻聿從來沒遇過這種事,一時間僵在原地不敢亂動,虞因過來之後才緩緩朝溫暖源靠近。
少荻聿在虞因掌心點了幾下,突然想過來自己不確定對方懂不懂摩斯密碼,就聽見虞因低聲朝自己解釋:「死人尋仇,善惡有報,別管。」
嘴上說著尋仇別怕,也還是盡責地將少荻聿擋在身後。
喵。
少荻聿猛地抓住虞因的衣襬。
那個冰冷而僵硬的毛球從少荻聿腳後冒出,空靈詭異的貓叫變成求饒聲的伴奏,它在少荻聿腳邊繞了兩圈,對此人不感興趣的走掉了。
虞因攔過山貓一次復仇,照理來說山貓不會給一丁點好臉色,牠卻親暱地在虞因腳邊蹭了蹭,尾巴時不時晃動兩下,跟一般貓咖見到的貓沒多大區別。
虞因一反之前對山貓保持警戒的樣子,他蹲下去,在一片漆黑中熟練地撸起了貓……撸起了貓屍。
牠不像活著的貓有著呼吸起伏,就是一坨冰冷的塊狀物。
牠也是被這群人殺掉的吧?
難怪會跟靜小姐一起行動。
「乖孩子。」虞因低聲說。
喵。
就在這一刻,屋中的電燈猛然閃爍一下,僅僅一秒之內,虞因抬起頭,看見發黃的屋子內牆壁上全沾滿了血跡,何霂研滿臉驚恐地躺在他家沙發上,舌頭吐出一半,眼睛幾乎要奪眶而出。
他身上跨坐著一個黑色長髮的女人,臉被髮絲覆蓋看不清面容,蒼白到可以描繪血管的手臂掐著何霂研的喉頸,他口中溢出白沫,雙眼翻出眼白。
在這一瞬間,他覺得那人不是壓在他家沙發上,背後的牆也不是他家的牆。
案發現場?
啪一聲,屋內又轉為全暗。
沒過幾秒,電燈開始閃爍,原本的冷白色日光燈轉變成赤紅色澤,整個室內好像被壟罩在燭火裡忽明忽暗,連帶著交疊的身影都模糊不清起來。
鐵鏽味跟泥土味混雜著芬多精飄散在空中,混合成一股快要反胃的不舒服感。
虞因眼角餘光見少荻聿很想離開他的背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朝黑髮女鬼開口:「靜小姐,你完事了嗎?」
「靜小姐」緩緩轉過來面向兩人。
跟還有肉的四肢軀幹不同,她的臉已經腐爛得差不多了,臉頰上掛著幾條一動不動的蛆,空洞眼眶裡探出兩根雜草。
虞因一臉淡定的與她對看,彷彿對面的是他班上同學,而他只是吐槽同學小打小鬧的圍觀人士。
那隻山貓走向了靜小姐。
喵。
又是啪一聲,屋內恢復了正常,沒有紅光,沒有女鬼。
茶壺與茶杯規規矩矩地放在茶几上,完好無缺。
甚至連何霂研都不在沙發上了。
但是地板留下大量泥沙雜草混雜的腳印,提醒兩人剛剛發生的一切都不是作夢。
虞因不太敢動這些土,直覺告訴他這也許能成為破案的線索,糾結再三後選擇跟虞夏自首,希望鑑識科能利用這些資訊查出棄屍地點。
「啊,忘記問他靜小姐是誰了。」









仗著第四章快寫完了過來更新(茶
最近回去看哈利破特,小學只當冒險文學看,現在覺得跩哈不在一起簡直違背天理(幹
在不同年齡看同一本書果然會有不同體悟......,因為體悟更深,所以更能明白以前沒看懂的安排與細節
只有長大了才能領悟的感情嘖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2 18:19: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東風出場了!話說黎檢跟嚴司的部分會因為東風而提早認識或知道耳聞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6-2 18:35:57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什麼全天下的人聽說他有弟弟的反應都是他爸男男生子?
夏拔看起來到底是多給,怎麼大家都覺得是男男生子
夏拔:拳頭硬硬的,需要一點物理刺激

少荻聿就看虞因右手筷子夾菜,左手打字飛快
單手打字?教練,我想學這個OAO

出道即巔峰XD
話說,山貓裡的飄好像是飄飄中能動性高(?)、主動(?)、有能力(?)之一
自己出手解決,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

虞因一翻白眼,在心裡不負責地碎碎念,嘴上還是裝作很緊張的大吼:「何霂研!」
好黑呀XD

少荻聿在虞因掌心點了幾下,突然想過來自己不確定對方懂不懂摩斯密碼
阿因懂不懂摩斯密碼?還是只是推論小聿在問發生了什麼事?

「靜小姐,你完事了嗎?」
淡定擼貓的阿因好好玩呀XD
請問阿因同學,飄貓擼起來如何?也是毛茸茸的嗎?(被打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6-3 17:09: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朝花惜時 發表於 2021-6-2 18:19
東風出場了!話說黎檢跟嚴司的部分會因為東風而提早認識或知道耳聞嗎?

這個部分我自己是有一套想法的,畢竟當初東風是因為個人因素才去跳級學的法律,當一切有了新的開始,就不會再往法律上鑽啦XD
歡迎說說你的想法,我自己也還在琢磨(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