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16|回復: 25

[同人文] 【第二人生】魔王們將踏平世界(1/11)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6 15:55: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21-1-11 18:03 編輯

· 第二人生同人文
· 無CP全員友情向
· if他們在全學祭上不是勇者,是魔王
· 其實是想看黑化但又不想喪的妄想成品,眾多私設請不要考究
· 歡樂OOC集體降智段子文
· 毫無大綱,隨性更文,歡迎點梗但是並不一定寫得出來
· 復健與復健失敗


~~~~


風之魔王正在喝西北風

鴉色長髮無風輕揚,蒼白膚色與漆黑長袍呈現強烈對比,輕鬆而不失優雅地落坐於王座之上的魔王就是「黑暗」的具象化,而此時那雙沒有眼白的詭異黑眸微瞇,長長睫毛投下的陰影讓他難得的面無表情更顯幽深。

坐擁猙獰的魔王城與大片黑暗之地,麾下無數不死生物聽他號令,恣意颳過的邪風為他帶來每個角落的耳語,魔王的生活是何等……無趣。

拜風所賜,他已經「打聽」到這次全學祭是一個「走棋遊戲」,雖然對人物設定感到極大不安,但那很快就被無聊取代──這裡除了不死生物、不死生物就是不死生物,沒有各色安神寶石,沒有任打任罵的沉默之鷹,甚至沒有勇者能讓他消磨時間打著玩!

痛苦的魔王陛下正在考慮去擄個甜點師回來。

火之魔王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跟死對頭幹了同樣的事

所以說勇者呢?

本以為身為魔王的自己很快就能找到架打或者說被架找上……結果他們居然連打魔王的主線都還沒開成!

非常無聊但又被限制在自家領地的冰炎煩躁地彈指,隨手燒掉了幾隻下屬。

……不等等,不能離開領地不代表他不能讓勇者來,主線任務開不成也無所謂,哪怕只有幾個人打上門,勇者就是勇者。

身為魔王,打勇者消遣不是很合理嗎?至於沒有勇者這個問題,培養一個出來不就好了!

冰炎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踏上了與死對頭同樣的道路。

水之魔王快要發霉

淅瀝淅瀝嘩啦嘩啦雨下來了,水之魔王拔著蘑菇等勇者。

褚冥漾很是悲傷地拔掉木桌上長出來的蘑菇,他的領地下著傾盆大雨濕氣頗重,奇奇怪怪的菌菇肆意生長,雖然不是完全不怕它們一看就有毒而且還長牙明顯會咬人的模樣,但他可是魔王,還不至於被這種基本無智慧的小魔物傷到。

……所以說為什麼他是魔王!為什麼!

不要把無辜的路人甲扔進戰場中心啊!

──雖是這麼說,他目前還沒看到勇者出現就是了,大概是出於BOSS不能太弱的考量,隨便使喚下屬就能升級讓他很快就滿等,結果現在突然無事可做。

褚冥漾矛盾地希望這樣的日子盡快結束,卻又不想面對被學長姊、同學和學弟妹們攻打的未來……這麼說來學長呢?如果董事挑上他的原因是種族,那麼身為混血精靈的學長肯定在勇者陣營裡吧。

……算了,他還是在這裡繼續發霉吧。

土之魔王不動如山

審判得承認自己成為遊戲裡的「魔王」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正好對於自己的種族與血緣責任稍有迷惘,在遊戲裡釐清也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可他還是有些……焦躁。魔族是情緒起伏大,也容易傾聽、感染他人情緒的種族,上輩子的魔王也同樣有喜怒無常的特性,失去了自靈魂帶來的聖光,成為真正的黑色種族,眼下的他像是無錨之船,隨情緒起伏而動蕩。

不過既然是讓他們從做中學的遊戲,而且還挑上了黑色種族的他,那麼曾為魔王現為天使的太陽應該會在勇者方吧?因為陣營背景而察覺到魔王真相的土之魔王為此而安下心。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這才是「審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7 20:38:56 | 顯示全部樓層
哎呀,好想看這個if縣的後續啊!感覺如果發現對方都是魔王會有很有趣的反應呢!

點評

山崩現場請簽收✓(審判:……) 已更新!  發表於 2020-12-12 15: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8 09:49:37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
冰炎妳呀開小號培養勇者也太西亞風格了
還有漾漾想好怎麼保命吧?勇者團體很樂意圍毆妖師...應該吧?

點評

漾漾:……比起反妖師的人,我更怕自己的朋友啊啊啊啊── 已更新!  發表於 2020-12-12 15: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8 11:10: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太陽和冰炎都在魔王方,那勇士方不太可能贏吧?身為上輩子的魔王,太陽肯定更好贏啊!都知道弱點了!(吐槽。

啊啊啊!好期待後續啊!有後續嗎?

點評

所以本文結局請看標題XD 已更新!  發表於 2020-12-12 15: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10 22:09: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賭黑館的飲水機,兩個魔王會打起來剩下兩隻一個軟性勸架

點評

然而黑館飲水機做錯了什麼XD 已更新!  發表於 2020-12-12 15: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10 22:10: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禹錫Woo-Suk 發表於 2020-12-10 22:09
我賭黑館的飲水機,兩個魔王會打起來剩下兩隻一個軟性勸架

還有一個會暴力勸架w又或者會看好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5:07: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20-12-20 15:29 編輯

廬山真面目

驚喜地發現自己和學長及太陽學長同一陣營時,褚冥漾欣喜若狂──這不根本是贏定了嗎!

『稍等一下,我的風快到了。』風團中傳出的聲音有些飄渺,太陽學長解釋了為什麼目前只有三個魔王的聲音──相較於極南之位的火之魔王、極北之方的水之魔王,對極東之地的風之魔王而言極西之區的土之魔王無疑是最遙遠的那個。

『第四個魔王的身份你應該猜到了吧。』學長很肯定地說。

『八九不離十。』太陽學長語帶笑意,讓褚冥漾對土之魔王的身份更加好奇。

原本他還以為魔王都是黑色種族,兩名學長從一開始就被排除在外;兩名學長則認定依照董事的惡趣味,所有魔王皆由白色種族擔任──結果成功聯繫上時,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驚訝。

兩名學長的例子讓他不敢再亂猜土之魔王的真實身份,反正以扇董事的惡趣味,肯定是能讓他們再嚇一跳的人選……呃,不過學長們好像已經猜到了。

山崩了

進入遊戲的第二日,審判在外圍領地感受到一股風。

有禮地候著他的迎接而非粗暴地嘗試闖入,帶著暗屬性的風。

看來是風之魔王的傳訊了,他想,雖然邪惡贏過正義讓他有些彆扭,但他絕不會因此而放棄勝利,那麼魔王方的聯手顯然有其必要,更何況這不過就是個遊戲而已。

於是他開放那股力量進入土之魔王的領地,遊戲世界裡任何玩家都無法保留原有的力量,是以他無法辨認出風之魔王的身份,但如此微弱的力量一捏就碎,完全不會構成威脅。

『吾乃極東之地的風之魔王──』

「太陽!?」

土之魔王山崩了。

王見王

光是聲音就能聽出審判難得的驚訝,冰炎勾著嘴角,心想不曉得這次走棋遊戲的錄影是會不會公開──夏碎應該挺有興趣。

面前的風團倏然增加了些水屬性,透過折射顯現出影像,分別是笑意盈盈的天使、仍然保持錯愕表情的魔族和為天使突如其來的咬文嚼字而滿臉困惑的妖師。

──不過天使現在的外貌看起來一點也不神聖就是了,雖然他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

這下驚恐的人多了一個,他愚蠢的代導學弟倒抽一口冷氣,差點從魔王王座上摔下來,『學長你的頭髮──是紅的!全紅!』

「遊戲設定而已。」他懶洋洋地回道。

審判黑著臉,神情比他們這兩個白色種族還要凝重,『你們兩個真的沒事?』好像如果得到的答案是「有事」他能立馬殺出魔王城掀了遊戲把他們帶出去似地。

『沒事。』眼白與瞳仁均為墨色的天使堅定地保證,『只不過是角色扮演而已,出了遊戲什麼問題都不會有。』

啊啊,他們那群的恐慌症,高二學院祭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顯然這雙邪眼曾經帶給他們不小的心理陰影。冰炎倒想仔細端詳,但是……「影像太糊了。」

『最遠的審判可沒有狀況,可見問題在你。』成功接收到他的挑釁,西亞燦爛的微笑有幾分猙獰,雖然魔王可以使用任何屬性的魔法,但終究是契合眼下屬性為佳,能讓風屬性橫跨大陸即時傳遞聲音只有風之魔王能輕鬆做到,要他遠距離在火之魔王的領地使用水屬性實屬為難。

『太陽。』審判沉聲警告,但事實上他們還不至於在這種狀況下打起來──魔王又不能出城。

至於會不會給對方使絆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冰炎。』……是夏碎。

『原來你在土之魔王那裡呀!』西亞調整了影像的大小,好讓夏碎和審判不必擠在小小的格子裡──這下影像更模糊了。

『褚,能麻煩你幫忙注入一些水屬性嗎?』顯然這還是雙向的,夏碎那頭也看不清他。

『啊、好!』褚倒是答應得很乾脆──『呃,沒有什麼反應啊?』

『沒有經過中繼站當然不會有反應,把水傳遞給我。』西亞略顯無奈地解釋,『雖然很微弱,但你們手上的風都有「線」連結向我,順著那絲力量傳過來就可以了。』

『……怎麼傳啊?』擺弄了兩分鐘後褚弱聲求救,明明只要依樣畫葫蘆就行了,不用定位也不用顯現影像,這有什麼難的?

『你先把水氣混進風裡,再讓風順著「線」傳遞。』也就夏碎有那個耐心解釋,『太陽接收到後自會使用。』

『咦!魔王可以使用不同屬性的力量喔?』

「褚!」這個白癡!都進遊戲兩天了居然連這種事都還沒搞清楚!

水之魔王的悲傷逆流成河

面對突然高清的暴怒學長,他想哭。

食物鏈

褚冥漾反射性地開始思考如何不被同陣營的學長痛打。

咦這麼說來,他可是水之魔王啊!水能滅火,而即使被蒸發水依舊是水!逃生有望!

是的,不求反殺,能逃就好!

這麼說來,如果太陽學長跟學長打起來倒是挺不利的,畢竟風會助長火勢;而他最好不要對上審判學長,水來土掩可不是說假的;但對土而言,不能掩蓋處理的風又最麻煩……所以就屬性相剋鍊而言,是火(學長)>風(太陽學長)>土(審判學長)>水(他)>火(學長)這樣的關係?

……好像哪裡不對,難道不該是(能阻止兩魔王幹架的)審判學長(和並不是魔王的夏碎學長)>(學長的死對頭)太陽學長=(太陽學長的死對頭,他的代導)學長>(弱小可憐而無助的)他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13 10:34:11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等!
沒人可以阻止魔王亂來!
這是要逼勇者用麵條自殺!

點評

所以本文結局如標題所示XD 已更新!  發表於 2020-12-20 15: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20 15:27:46 | 顯示全部樓層
魔王是個高危職業

做為一個合格的魔王,首先要確保自己不被勇者幹掉,其次要擴張黑暗之地征服世界,但這些都只是「合格」,也就是贏得遊戲的基本。

而做為一個優秀的魔王,還得殺王子、擄公主、殘害百姓逼得王國發動戰爭,虐待俘虜、斬殺來使,踩在勇者的屍體上蔑視一切地狂妄大笑,簡而言之就是戰靈天使族最深惡痛絕的模樣。

……那什麼,他出遊戲後應該不會被自家將軍們大義滅親吧?

不,哪怕他什麼也不做,他依然會被攻打,那麼姑且不論大概會在他殺人時遞刀放火時潑油的魔天使,其他將軍應該也會原諒他的……對吧?

魔王身邊的人有危險

作為一個合格的魔王,他要擴張領地,贏得遊戲。

……如果可以,他更想學太陽曾經做過的那樣混進勇者堆裡。倒不是說想找樂子,可感覺如果沒有自己跟夏碎制止,他們哪怕無法打破規則,也絕對會想辦法鑽漏洞破壞平衡,總之遊戲遲早要玩完,他實在難以斷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本人和其他學生哪一方的處境更危險。

可惜在遊戲規則下,他連魔王城都出不去,那麼就只能選擇盡快結束遊戲這條路了。

魔王在乎的人有危險

作為一個合格的魔王,他迅速列出可能會有威脅的名單──因為卡汀茲老師的課程,他也稍微分出心力調查了他人的資料,雖然不夠全面(廢話,整個Atlantis學院的學生可不是小數目,他又不是吃飽太閒),但除了實力突出、能力特殊等他本來就會留意的類型,他也稍加調查了交友複雜和想法獨特的學生,雖然沒料到這次全學祭會是走棋遊戲,但這些情報應該也挺有幫助。

和死對頭處在同一陣營不能打起來有點掃興,但難得的聯手也很有意思,而且他還沒有扮演過魔王。

──不過話說回來,依照過往的經驗現在也該看到關於勇者的動靜了,動作未免太慢。

簡而言之就是缺乏鍛鍊,相信打一頓就好了,實在不行就多打幾頓,反正遊戲能復活……所以他要去哪抓勇者來?魔王城眼下可能還不會有勇者踏足,但如果只是領地應該會有比較高階的玩家敢闖,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在自家領地內自由傳送……

「瞬間移動!」

魔王本人有危險

作為一個合格的魔王,他已經預想到在遊戲內被勇者追殺,出遊戲後贏了被友人追殺、輸了被學長追殺的前景了,尤其是在不管怎麼看他都是四大魔王中最好捏的那顆軟柿子的情況下。

棄權是不可能成功的,這輩子不可能成功的,同學什麼的又打不過──所以果然還是先去加強防禦吧!打不過他還躲不起嗎!

在主人的悲憤之下,大水淹了魔王城。


~~~~


這章比較偏過渡章,解釋一下他們各自的立場與想法,下章應該就會開始搞事(如果我有寫出來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0 16:33:49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你說錯了作為魔王就是要大規模收刮部下WWW
培養討伐自己的勇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