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47|回復: 4

[小說] 綜穿第一部曲 吾命(11/25新增第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14 19:13: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11-25 12:22 編輯

01 吾命的世界
        我睜開眼睛,將連結用的頭盔隨意放在桌上,然後去梳洗。
        鏡子反射出來的是一張乾淨無暇的臉,有著一頭俐落的黑色短髮和一雙紫色眼睛,他是穿越神的神使,負責穿越各個世界幫助眾神更改一些悲劇的發生或是眾神的願望...等。
        剛剛少女放在桌上的正是少女的穿梭工具,靈魂轉換機,她的身體會停留在神界,然後靈魂穿梭到各個世界,至今他已經完成了很多世界或平行世界的任務了。
        聽說下一個世界是光明神指定的?好像是要改變光明神代言人及其兄弟多災多難的命運?梳洗完的少女抓抓頭,有些無奈的皺了皺眉頭,雖說她是穿越神的神使,但是其實穿越神他老人家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要見到他的機率根本是0.0000001%,而且任務通常會直接傳到靈魂轉換機,真不知道師父他老人家為什麼這麼愛趴趴走。
        隨意的煮了碗麵填飽肚子,少女將靈魂轉換機放在頭上「歡迎,穿越神第一神使,洛神雨,登入世界吾命騎士,開始傳送。」
        他附身在一個名叫雪•蕾菈的身體上「小雪~」他的鄰居就是這次世界的寵兒格里西亞•太陽,雖然現在他只是格里西亞「西亞!你跑太快了。」我小孩子的身體喘著氣,有些不滿的叫道「不快一點的話,藍莓派就要賣光了!」也只有在買藍莓派的時候你精力才那麼充足...我小聲抱怨,但一想到等等可以順便買巧克力派,我的眼睛就像西亞一樣亮晶晶的。
        「西亞,我聽說你要去選太陽騎士?」我咬了一口巧克力派,好奇的問道「嗯啊....我想要有11個兄弟,為了保護他們,我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西亞很認真的說道,西亞和我一樣都是孤兒,所以他會期待擁有兄弟這件事我一點也不意外「那我就去當祭司吧!這樣我就可以幫你們療傷了。」
        於是我們就跑去光明神殿「介紹一下,這位是羅蘭,和我一起競選太陽騎士的小騎士,附帶說明,他劍術超強的,是最有可能成為太陽騎士的小騎士。」西亞介紹了他認識的好朋友給我「這位是小雪,因為聖光治癒術高超,所以目前是教皇殿下引以為傲的學生,沒有之一。」
        「請多指教,羅蘭。」我露出甜美的笑容「請多指教,小雪。」羅蘭很認真的對我說「西亞,我聽說你筆試跟聖光好像是第一名吧?真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和我一樣。」我用手寸敲了西亞一下「哪裡一樣?你劍術好像是第一名吧?哪像我,碰劍它就飛出去。」西亞眼神死的看著我,我眼神游移了一下。
        「小雪,你劍術很好嗎?」聽到這裡,羅蘭好奇的打量我「還可以吧?」聽到我這句話,西亞毫不留情的吐槽「哪裡是還好,他把聖騎士打倒欸!高大的聖騎士的劍術在他眼裡簡直跟兒戲一樣。」聽到他這句話,羅蘭眼睛亮了亮「小雪,有時間務必切磋一下。」
        看到羅蘭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好無奈的點點頭「這麼說起來,小雪你明明沒人教,為什麼劍術那麼好啊?」西亞歪歪頭,有些不解「與其說我沒人教,應該說我有師承流派,名叫艾恩葛朗特流。」
        羅蘭和西亞互看了一下,似乎沒聽過艾恩葛朗特流,但也是啦,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事,於是我只能微笑「我的劍術要是能有小雪和羅蘭的一半就好了。」西亞羨慕的說「格里西亞,如果你沒選上太陽騎士,當祭司也很好啊,那你以後就可以幫我療傷了。」
        「還有小雪呢!」西亞哭笑不得的比了比我「啊!」只見羅蘭似乎暫時把我忘了似的叫一聲,讓我有些無奈。
        過了幾天,十二位小騎士終於選出來了,教皇殿下將我介紹給所有小騎士,我看到了西亞,然後沒看到羅蘭,輕輕皺了眉頭「我是雪•蕾菈,一名實習祭司,教皇殿下的徒弟,請多指教。」我輕輕鞠躬,然後看著他們一一為我介紹他們自己。
        這就是我與十二聖騎之間剛開始的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4 19:15:18 | 顯示全部樓層
02 死亡騎士
        「暴風,聽說你們等等要去找肥豬國王?」不用懷疑我說的話,那個國王真的很肥,光肚子就不知道有幾層了「......別提醒我這事,我還有很多公文要改.......」我停下改公文的手,拍拍他的肩,憐憫的說道「你等等要拋媚眼,在光明神的仁慈下,希望你的眼睛不會抽筋...至於公文,我會幫你改完的。」暴風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握住我的手「小雪,你簡直就是光明神派下來幫助我的天使。」我露出一個無奈的笑,我確實是光明神派下來的,不過這件事只有教皇殿下知道「要是不用每次遇見你,都要拋媚眼那就更好了。」我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很想看你對我拋媚眼啊?我每次看到雞皮疙瘩都掉滿地了好嗎?
        「那我就先和太陽去找那肥豬國王了,剩下的公文就麻煩你了。」他對我點點頭,然後離開聖殿,嗯?你問我為什麼會幫暴風改公文?喔,在我向教皇殿下說明光明神的旨意後,他和第三十七代十二聖騎討論過後,我變成了表面上是光明殿的祭司,私底下卻是十二聖騎的影子,無名騎士,雪•無名。
        又由於我是女的,所以還得女扮男裝,你問我為什麼是無名?因為吾命嘛!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我繼續幫暴風改公文,只見這時,門突然瘋狂的敲了起來,我一臉困惑的打開門「小雪,你果然在這裡。」門外的綠葉騎士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又緊張的開口「門外出現了不死生物,小雪你能來幫忙嗎?」綠葉問的應該是身為無名的我,我點點頭,跟著綠葉出去。
        看著沖天的死亡氣息,我皺了皺眉頭,雖然我很想淨化他,但是....身為無名的我現在沒帶祭司的神杖,反而是帶著教皇殿下特別去打造的無名神劍「違反自然死亡定理的不死生物,黑暗中的污穢存在,吾乃光明神座下之太陽騎士,以懸掛在天空中的太陽為名,吾必將汝的存在徹底抹滅,以榮耀光明之美。」嘴裡說著光明神語,西亞從上空下來的時候還跌倒,雖然看起來是還滿優雅的,但我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啪啪啪啪啪!眾人立正鼓掌「十分!」綠葉真不愧對他是好人,馬上給滿分「哼!五分,著地的腳步不夠穩。」看到聽到這句話的西亞閃過一絲暗芒......你剛剛一定是去破壞大地的好事,絕對是「八分,在女王面前摔的那次比較優雅。」......真中肯。
        「太陽,這個死亡騎士還挺強的,你要小心。」我抽抽嘴角,依我對西亞的了解,他現在一定是在想怎樣的死法比較優雅,不會被尼奧老師復活在優雅的死一次「喝啊!」死亡騎士拿著一把冒著黑色火焰的劍與鐵劍相互碰撞......你的太陽神劍呢?「太陽!你怎麼沒有帶你的太陽神劍?」綠葉大驚的喊道,我看著他們過招,然後猛地往西亞衝去「太陽,小心!」一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死亡騎士正往太陽的背上砍下去,砍到一半被我用無名神劍擋了下來。
        綠葉沖過來用聖光把跟西亞過招的死亡騎士送上西天,我擋在西亞面前,用鬥氣把另一名死亡騎士震開,看著他突然露出柔和的表情我一愣,在下一刀砍過來的同時,被寒冰一劍隔開,然後開始他們的對峙「太陽,你都不痛嗎?」綠葉緊張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我回過頭,看著西亞的傷口倒抽一口氣。
        雖被我擋下繼續往下的傷口,但是那道不長的傷口依舊很深,感覺都看的到骨頭了「西亞...我先幫你療傷好嗎?」我祭司的身份可不是假的,但西亞擋下我要為他療傷的手勢,然後對著還在對峙的兩人高喊了一聲「寒冰,我來助你。」只見他念起咒語「神聖祝福!」
        「太陽,還有我。」看到寒冰受傷,綠葉拿起他的綠葉神弓打算幫助寒冰,太陽隨手將血抹在綠葉的箭上,然後發射出去「小雪,小心!」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我面前的死亡騎士揮下手中的劍,我趕緊後退,但還是被劃傷手臂「.......!!」我看到他的嘴型說了一段話,然後轉身就走。
        「糟糕!他要逃跑了。」綠葉驚呼,同時手上射箭的速度更快了「太陽騎士,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還有...」我怔怔的看著死亡騎士逃跑,然後想著他剛剛說的話“你劍術進步了,小雪...”
        「太陽你......沒事吧?」大地露出活見鬼的表情,寒冰盯著地上的血發呆,綠葉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然後西亞優雅的昏倒了,我趕緊放出一個終極治癒術,避免他等等流血流回光明神殿,然後我回去馬上被教皇殿下抓去審問。
        「你居然放著太陽騎士流血流滿地,你祭司是當假的嗎?」我低著頭聽教皇殿下訓話,然後被趕出教皇殿下的辦公室,我輕輕歎一口氣,然後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我的房間在聖殿跟光明殿的中間,在進到房間後,我將手臂上的黑暗氣息消除後,拿著草藥包扎起來。
        根據劇情,再來格里西亞會去調查羅蘭的事情,我面無表情的想道,太陽成為魔王是必然,但我又好到哪裡去呢?好歹在魔道祖師的世界,我也是一名走鬼道的人呢!在每個世界裡,所學到的知識在任何世界都通用,這算是我的外掛,如何運用這些外掛完成任務是我身為神使的使命,但我從來沒在任何人面前展露過真實的自己,他們把我當家人、當朋友,我又是怎麼想的呢?
        我自己也不知道......
        叩叩!房門外傳來敲門聲,我疑惑的打開門「......」我和外面的審判來個大眼瞪小眼,只見他皺著眉拉過我的右手「.......痛!」我馬上吃痛的喊一聲,他看著還在流血的手,開口「死亡騎士出現那時你被暗算了?」他的口氣沒有很好,隱約有些生氣的樣子,我沉默片刻,回答「是。」
        「怎麼不用治癒術?」他很認真的問著我,讓我恍惚想起這句話羅蘭也說過「.......我想說不要浪費聖光。」我的回答還是跟當年一樣,審判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我,似乎很無奈,連帶有些低氣壓的空間都緩和了不少「太陽去調查死亡騎士了。」
        「......嗯。」我不知道應該回什麼,只能發出一個單音「你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吃驚。」......審判絕對在套我話,看來他還是有注意到我和羅蘭某方面的互動,我嘆了口氣「我認識那名死亡騎士,他是我童年和西亞的好朋友。」
        「我只能告訴你這樣。」我直視審判的眼睛,他對我點點頭,然後離開,我也跟著離開房間,要去幫暴風改公文才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7 14:48:21 | 顯示全部樓層
03 皇宮之戰
        改公文改到一半,我被審判抓到西亞的房間,我居然還看到烈火跟寒冰,他們神色一臉驚慌,還有一些祭司待著......發生什麼事了嗎?這麼大陣仗想要嚇死誰?「雪閣下,你終於來了!」祭司看到我一臉驚喜,我看向躺在床上的西亞,倒抽一口冷氣。
        這蒼白的樣子,簡直就要去見光明神了,加上身上的大部分傷口都冒著死亡氣息......「你們都沒有幫太陽的傷口使用淨化之術嗎?」我臉色不好的問,被我的樣子嚇到,兩個祭司完全不敢開口,還抖著身子,躲到角落去了,我冷哼一聲,將太陽身上的黑暗氣息轉移到我身上「小雪,不要。」扯過我轉移的手,審判對我搖搖頭。
        「沒事的,現在太陽比較要緊。」我繼續轉移,然後放下一些治癒術,回復他背上又裂開的傷口,以及肩膀上被劍刺穿的傷口,我的身體和西亞一樣,都是受到光明神祝福的,我用一旁放著的劍割開手腕,將血倒進西亞的嘴巴裡,幫他補血。
        姐姐我是有練過的,好孩子千萬不要學,看著西亞終於有稍微恢復的臉色,我停止並止血「好了,再來等太陽醒過來就行了。」我看了角落裡的祭司一眼,相信審判會處理好的,便離開西亞的房間。
        五天後,審判沉著一張臉來找我了,看起來好像是生氣了......他剛剛不是去找西亞嗎?西亞又惹他生氣了?我邊想邊淡定的改著公文,等著審判開口「我...好像惹太陽生氣了。」我手一歪,不小心在公文上面畫了長長的一劃......我聽了什麼?「你惹太陽生氣了?」我表情現在一定是一臉古怪,聽過西亞惹審判生氣,還沒聽過審判惹西亞生氣呢!,他把剛剛他們說過的話告訴我,我一臉無奈。
        「做為審判騎士長你當然會只相信證據,但做為雷瑟,做為西亞的好朋友,則是應該相信西亞的為人吧!」我只能這樣開導他,審判遲疑的看著我,然後點點頭,我呼出一口氣「你也不用想太多啦...西亞應該沒有真的生氣,只是有點氣不過作為審判的你而已。」看著審判還是皺著的眉頭,我拿起一旁的無名神劍,拉著審判去劍術場練劍去了。
        「對練一下心情應該會舒服多。」我認真的擺起起劍式,和審判對練,果然只有在練劍的時候他才會放鬆緊皺的眉頭「小雪,你不專心。」我的劍被審判打了出去,我露出投降的手勢,去撿起無名神劍「看來你心情好多了,那我回去繼續幫暴風改公文了。」雖然我是影子-無名騎士,但我也沒有需要用自己名義改的公文,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我幫暴風改公文或者跟審判練劍再不然就是跟寒冰一起研究新食譜。
        叩叩!在我忘卻時間改公文的時候,敲門聲傳了進來,我翻了個白眼,為什麼我每次改公文就一定會有人來敲門啊...乾,這一定是詛咒「請問是哪位兄弟在光明神的耳語下前來尋找無名呢?」最好你有事要找我,否則我就把這些公文塞進你的嘴裡,雖然我只剩最後一份要改...「太好了,小雪你在啊!」門外的西亞對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通常你這樣笑的時候就是要算計別人,說吧!要我幫忙做什麼?」西亞露出不愧是我的蛔蟲的表情,我翻了個白眼,拜託,我都認識你幾年了,還不夠了解你嗎?
        「小雪,今晚死亡騎士要到皇宮報仇。」然後他把羅蘭的事情告訴我,我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小雪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我沉默三秒,然後開口「我一開始就認出他是羅蘭了。」在他表現出吃驚以前我繼續道「但我知道你會為他報仇,只要不是太超過的事情,我都不會生氣,包括你要讓羅蘭變成死亡領主這件事,這次看在羅蘭的面子上我不會阻止你,但記得不要太胡鬧,否則......」我消音,但我相信西亞一定不會想知道我消音的內容,我笑笑。
        默默退後一步「我一定不會太過胡鬧。」西亞保證似的對我點點頭,然後繼續剛剛的話題「我希望小雪你用魔法來輔助我,然後在死亡領主誕生的時候幫我封鎖現場不讓死亡氣息和不死生物跑出去。」我點點頭,晚上,我跟著烈火和大地一起到皇宮埋伏。
        「小雪......」大地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我,我一臉問號「太陽一定是又要你幫忙做什麼了對吧!」他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加油,我滿臉黑線,雖然太陽總是會麻煩我幫他跑腿買藍莓派、幫他欺負打他的狗、幫他改公文、幫他出戰鬥任務,但我不會跟著他一起胡鬧好嗎?
        我歎了一口氣,西亞你看看你,連你最討厭的大地都知道了,這些事十二聖騎一定都知道了,可見你做人多失敗......咳,不是,可見你的形象已經飛到外太空去了,這時,注意到屋內聖光一閃,所有人表情一正色,衝進肥豬國王的臥室,我看到羅蘭愣了一下,然後轉頭不可置信的看向西亞「格里西亞......怎麼可能!」
        「羅蘭,你該知道,我不可能任由你殺人。」西亞有些哀傷的看著羅蘭「但是,我明明告訴你──」西亞打斷羅蘭的話,點點頭「你告訴我,你的仇人是大王子殿下。」我斂下雙眸,聽著他們爭吵「但是,這裡是國王的臥室。」羅蘭怒吼道。
        「對,一直到你親口對我說,你的仇人是大王子殿下的時候,我才百分之百確定,你的仇人其實是國王殿下,因為羅蘭你啊,從以前說謊的功力就跟我的劍術一樣糟糕啊。」我看向羅蘭,他表情十分的震驚「你......」
        我聽著西亞開始說起笨蛋肥豬國王誣賴他的事蹟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暗芒「胡說八道,你這個無禮的傢伙。」肥豬國王氣呼呼的從他的密室裡沖出來,恐怕他根本沒想到他如果出來,羅蘭會怎樣的失去理智。
        「吼!」果然,羅蘭眼中血光大盛,瘋狂的逼近肥豬國王,嚇的他連忙躲在皇家騎士的背後「審判!大地!」審判在西亞提醒的話語中提劍擋下羅蘭,而大地則在西亞喊完後趕緊擋在國王前,使出大地守護盾。
        西亞開始念起咒語,隨著他越唸越長,房間中的聖光也越來越盛,在聖光與審判兩個雙重夾擊下,羅蘭的劍飛了出去,人也被壓的半跪在地上,見狀,肥豬國王立刻衝了出來,一腳踩在羅蘭頭上「混帳東西,我殺你是抬舉你,竟然還敢回來報仇......」
        我皺起眉頭,很不爽的上前「父王,快住手!」大王子臉色大變,想上前拉住他父親,但可惜,他被撞了出去,皇家騎士即時拉住他才沒讓他跌在地上「不要再踩啦!」烈火不滿的將國王一把推開,而西亞則是拉住我。
        「你居然敢推我......皇家騎士們,我的騎士們,他攻擊我,快點給我反擊。」就在聖騎士與皇家騎士開始群架的時候「小雪,冷靜。」西亞連忙在我耳邊說,和我一樣護短的西亞,一定不會讓那個國王好過的,想到這裡,我冷靜下來。
        看我沒在動作,西亞放心的上前,在羅蘭面前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他究竟說了什麼,羅蘭被徹底激怒,他重重的用肩頭把西亞撞飛出去,我趕緊接住西亞,在西亞被撞飛的同時,滿室的聖光也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羅蘭也趁機從半跪姿勢起身。
        西亞再次念起聖光的咒語,而我也唸出封印術的咒語將所有出口堵住,就在我下好咒語轉身時,羅蘭已然變成死亡領主,西亞不怕死的再次衝到羅蘭的前方,羅蘭一見到西亞,憤怒的一掌把他打飛出去,我臉色一變,再次接住西亞「太陽騎士!」審判小隊第一個發現西亞的慘狀,連忙要沖過來保護西亞,卻被羅蘭叫出來的黑暗生物擋住。
        我趕緊使出治癒術治癒西亞的傷口,黑暗生物們見出口出不去,開始攻擊還在混戰中的所有人,所有人都被打的措手不及,趕緊開始保護應該保護的人,而烈火和大地也快速來到西亞旁邊「烈火,幽靈交給你處理;大地,你見機支援,我不要看到有人受致命的傷勢。」兩人點頭,各自去執行任務。
        我看到羅蘭嘴角帶著邪惡輕浮的微笑,我抽抽嘴角,這傢伙已經失去理智了,也是,如果是我,大概也氣昏頭了吧?羅蘭將黑暗氣息當作網子,籠罩了整個房間,把所有人困住後,他再次召喚更多黑暗生物。
        審判朝著大王子殿下問了什麼,隨後緊皺眉頭的朝我跟西亞看了過來「西亞,照你所想的做吧!我會輔助你。」西亞對我露出一個優雅的微笑「我養你們這些騎士是幹什麼用的?還不快點去把那傢伙給我宰了!」他說著巴了一名皇家騎士巴掌......他是白癡嗎?不知道這樣會激怒羅蘭嗎?雖然西亞大概就是在等這一刻。
        羅蘭生氣的連整個房間都在震動,就在羅蘭周身的空間扭曲的時候,太陽趕緊朝著肥豬國王跑去,我趁他在跑的時候在他身上放了神術和聖光護體「國王殿下,贖罪的時刻到了。」羅蘭瞬間移動到肥豬國王的面前,他毫不遲疑的朝國王的頭頂砍下去「羅蘭,住手!」西亞趕到肥豬國王面前,並且用身體擋住了羅蘭的攻擊。
        .......就算你信任我而沒做出防護的姿勢,我看到還是會生氣啊,笨蛋西亞「羅蘭,給我醒醒。」拿了一個聖光球,我毫不猶豫的朝羅蘭丟去「小雪.....」神情恢復正常的羅蘭,讓我和西亞都鬆了一口氣「格里西亞......你剛剛為什麼不阻—」
        「羅蘭!我知道你執意要殺死虐殺你的人,但是,我也明白,你並不是為了報仇,而是不容許一個不仁不義的虐殺兇手統治這個美好的國家,陷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製造出更多不幸的死亡騎士來,是嗎?」大概理念和西亞理論上差不多,他果然反射性地點頭。
        「既然如此,若是國王願意退位,以示對自己的罪孽負責,你便可以滿意地升天了吧,羅蘭?」西亞平靜的看著羅蘭說道,而國王則是氣的滿臉通紅「太陽騎士,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我該走了,後面的事情就交給西亞吧,我相信他能處理的很好,雖然我的使命是改變大家原有的命運,但是有些事還是按照原本的走向走比較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1 16:00:17 | 顯示全部樓層
04 光明神曲
        今天我一大早就醒了過來,揉揉還有些酸澀的眼睛,我去洗漱準備找教皇,他昨天可是吩咐如果我起床了就先去找他「不知道是有什麼事呢?」洗漱完成的我穿上他事先準備好的衣物,話說回來今天好像是大王子殿下的登基典禮,不知道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係......              
        「今天,你將會跟著十二聖騎一起頌讚,以無名騎士的身份。」無視我因震驚而呆滯的表情,教皇繼續說「也是時候讓身為影子的你展露在光明之下了。」總覺得信息量太大,我摸了摸有點暈的頭「怎麼這麼突然?」我很疑問,畢竟每個週日都會舉行讚美光明神的『頌讚』,可是從來就不需要我出場,所以我對突然要向世人公佈我這個無名騎士存在這點,感到非常的疑問。
        「這是光明神的旨意。他說,他不希望到你必須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連最基本的『存在』都沒有。」我怔了一下,原來光明神已經知道了啊......我最後所做的選擇「教皇殿下也知道了嗎?」我將心底的疑問問了出來,畢竟從小,除了第三十七代聖騎就屬教皇殿下最照顧我了。
        「知道又怎麼樣?我阻止的了你嗎?」教皇十分無奈的開口,然後勾起一個柔和的笑,他輕拍了我的頭「我只希望你做這個選擇不會後悔,要是他們知道了肯定會發瘋般的阻止你。」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會在最後的最後在告訴他們,對不起....到了那時候,還請原諒我。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告訴你的我也告訴你了,快去準備吧!」對於教皇的吩咐我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教皇的書房,就在我經過西亞房間的時候,只見亞戴爾一臉驚慌的狂拍著西亞的房門......還剩三十分鐘,西亞還沒起床?就在我準備走過去的時候,審判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腳踹開了西亞的房門「審判騎士長,請不要這麼無禮!」既然有審判叫西亞了,那我也該準備去頌讚會場了。
        「寒冰、烈火,早啊!」聽到聲音的兩位騎士長愣了愣,轉頭不解的看向我「小雪?你怎麼會過來?」烈火問道,呃...難道沒人告訴他們我也得跟著頌讚嗎?「我被教皇殿下通知今天會告知全大陸光明神殿多了一個無名騎士,所以我也必須出席頌讚。」寒冰皺起眉「怎麼這麼突然?」唔...不能說是光明神的旨意,我偏頭想了想「是時候到了。」
        他們有些不解但也沒有繼續問下去「那小雪,你要站哪裡啊?」烈火好奇的問道「站在太陽和審判的中間。」其實我也滿問號的,畢竟影子應該站在最邊邊而不是站在兩大主角夾擊的中間「時候也快到了,我們趕快進去吧!」我有些遲疑的點頭,然後開口「你們先進去吧,我有事要跟太陽說一下。」他一定還沒吃早餐,為了以防萬一,我帶了一些藍莓餅乾。
        「小雪!」聽到熟悉的聲音,我回過頭,看到的是西亞「在光明神的指引下,才能讓太陽能在美好的早晨看到無名兄弟。」西亞露出無懈可擊的微笑,我只好湊到他耳邊說「我相信你一定還沒吃早餐,為了你等等的頌讚,這個帶著以防萬一吧。」我將寒冰特製的裝滿藍莓餅乾的小袋子交給西亞,然後走進頌讚禮堂。
        除了刃金、孤月、暴風和西亞還沒到以外,所有聖騎士都到場了,就在我走上禮台的時候,我看見底下每個人好奇的目光,頂著他們的目光,我走到聖騎士們聚集的地方,想必烈火和寒冰已經向他們解釋過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們沒有露出意外的神情,不遠處的光祭司和明祭司對我點點頭,我回以一個微笑「太陽他們怎麼還沒來,時間已經過去了。」綠葉焦急的開口,然後等不及的再次說道「我出去找他們。」
        「小雪。」聽到審判小聲的開口,我湊過去「等等太陽要唱光明神曲,就麻煩你補足聖光了。」看著他有些擔心的神情,我微笑的說了聲好,審判他以雷瑟的角度果然還是會擔心嘛!就在綠葉出去不到一分鐘的時候,太陽走在前頭進來禮堂,看到所有聖騎士到齊,光明祭司沒在多說什麼就宣布大合唱開始,然後一名聖騎士發給我們歌詞本,他當他走下台後,後面一位祭司唱起長音,接著是祭司群的和聲。
        我看著手裡的歌詞本,不是很熟悉的唱了起來,然後補足大家的聖光,當十二聖騎合唱完成,就換審判開始他的獨唱,我有些擔心的瞄了一眼等等要唱光明神曲的西亞,審判就已經唱完了,我又擔心的瞄了西亞一眼,他便走上前,開始他的光明神曲「光明現世,破開黑暗,射下一絲光芒......」......完了,西亞你音飆太高了啦,你等等怎麼唱上去啊?我聽到我旁邊傳來一句「第一句唱得真是棒透了,我服了你了,居然敢起這麼高的音。」我無奈的嘆口氣,然後幫他補足聖光。
        發現有人在幫他補足聖光,也就是我,他毫不猶豫的繼續唱下去,然後在唱完第一段的時候,眼角含淚的瞄了我一眼,我聽著台下如雷般的掌聲,旁邊的綠葉低聲的說「太陽,剛才唱的真好,不過你還可以繼續下去嗎?要不要我接手?」.....西亞現在一定是在想我能不能幫他接手,我偏頭想了想「不行。」暴風說了句不行「光明神曲中間那段是最長的,將近二十分鐘,持續二十分鐘的聖光消耗太大,十二聖騎中除了太陽你撐得過去外就只有小雪.....!」所有聖騎士的眼神都往我身上飄「對了,還有小雪啊....!」
        我搖搖頭,然後無奈的開口「我不會唱。」雖然我在聽第一段之後,大概可能知道怎麼唱,但我絕對會走音「我要唱完。」聽到聲音的我、暴風和綠葉愣了愣,有點不敢置信的抬頭看了西亞一眼,再看到西亞略微發白的臉,我嘆了口氣,他大概是餓過頭了看起來血糖偏低,所以很不爽,然後就失去理智了。
        「太陽,你真的不要我們接手?」綠葉焦急的說道「不要逞強啊!你已經使出太大量的聖光了,最後一段還得一口氣爆發壓過祭司的聖光,比前面更難呀!」暴風跟著勸道「暴風兄弟、綠葉兄弟,請相信太陽在光明神的祝福之下,一定能完成光明神曲。」我對逞強的西亞無奈的搖搖頭,然後無意間看到角落站了一個不起眼的騎士,他拿著魔法卷軸,陰險的盯著台上.....他如果不是要陰格里西亞,我的名字就倒過來唸,雖然我名字只有一個字.....我用肩頭輕輕撞了審判一下,然後用眼神示意他看角落,他了然的對我點點頭。
        「頌~讚~光~明~~」就在西亞唱最後一句而爆發出大量的聖光,我扶助他有些軟倒的身體,審判只花了十秒鐘就將那個小騎士解決然後又衝了回來,我都快幫審判鼓掌了「謹以此曲獻給即將登基的國王殿下,相信忘響國在您的統治之下,必得光明神的祝福,成就一個偉大的盛世。」說完西亞緩慢的退回到十二聖騎的行列,只見大王子殿下勾起一個滿意的笑容「好一手光明頌讚,果真不愧是完美的太陽騎士。」
        聽到大王子殿下的話,現場的人如夢初醒,開始盛大的歡呼起來,喊著太陽騎士萬歲、國王殿下萬歲、光明神萬歲等等,接下來是『新王視察』,就在我們要離開大頌讚堂的時候,只見西亞晃了晃,差點就要和地板來個親密接觸,後頭的暴風和綠葉趕緊扶好他「亞戴爾!」西亞跟他的早餐say goodbye了,不過我剛剛有塞一小袋餅乾,應該可以暫時不會那麼餓了吧?
        新王視察就是要在城內遊行一圈,我坐上馬騎在溫暖好人派與殘酷冰塊組後面的中間,這是我第一次跟著國王出巡,我好奇的四周看看,人們非常熱烈的不停歡呼,還有人用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我,我將視線放到前面的審判身上,等等會有人朝他丟番茄......瞬間,四周陷入了一片死寂「下一次,這就是你的下場!」審判冷冷的將番茄撥到地上,然後用他高超的騎術,將番茄踩個西巴爛,然後朝著審判丟番茄的人灰溜溜的離開了,小插曲很快就結束,當遊街結束後,我們各自回到聖殿去。
        「小雪,餅乾謝啦!」就在我準備去跟寒冰研究新食譜的時候,西亞不知道從哪冒出來還穿著他的斗篷,我無奈的拍拍他「下次記得早點起來吃早餐。話說......」我繼續說道「你又要去找粉紅?」西亞點頭「嗯啊!那我先出門啦。」我朝他揮揮手,然後朝著聖殿的廚房走去,於是我一下午都在做新的甜點,當我得知戰神殿來忘響國已經是隔天的事了。
        「戰神殿的人來忘響國?」我一邊幫暴風改公文一邊聽著他提起這件事「是啊!而且他應該是來向我國公主求婚的。」戰神喔......我腦海浮現一個有著藍色頭髮穿著戰袍的人,我個人跟混沌神、光明神比較熟,戰神只見過幾次面而已「是喔....」我記得劇情中,戰神之子是和月蘭國的小公主有婚約,然後沉默之鷹則是跟愛麗絲公主結婚,嗯....這麼說來,好像只剩光明神殿的西亞沒跟公主有婚約。
        當我思考完畢抬起頭的時候,只見暴風一臉哀怨的看著我,我一臉莫名其妙「小雪.....」他不滿的開口了「......小雪什麼都好,只要在多八卦一點就更好了。」我無言的回望他,然後低頭將最後一筆寫完,站起身「我改完公文了。」將一疊改好的公文放到他桌上,我起身「告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05 入侵
        「今天是國王殿下的登基典禮,你就留守在聖殿吧。」教皇這麼對我說,我不意外的點頭,將這個任務接了下來,畢竟從以前到現在,身為影子的我被賦予的都是這樣的任務,除了那天需要頌讚還有遊行這種以前沒做過的事以外,我還是比較習慣原本的工作。
        也因為今天大家都不在聖殿,我以祭司的身份跑去研究死靈魔法,要知道,穿越很多世界,能多一個能力就多一個,有時候這可能會成為保命的手段,雖然死掉只是回到神界罷了,但是我想自己掌控這命運,於是我專心的在房間開始研究起來,然後不知不覺時間就過去了。
        「太陽向我國公主求婚?」雖然劇情已經知道了,但是聽到我還是有點想笑,我還以為他會娶寒冰回家呢!不過他居然做出這種事,就代表他大概是想要陰那個戰神之子了,順便幫前魔獄騎士娶公主回家,這麼想想,我點點頭「那就祈禱太陽能成功吧!」我很認真的說道,只見暴風差點笑到跌倒「不不不,我覺得這事還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太陽的劍術有多爛....」我歪歪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拍了拍暴風「沒事,娶不到公主也還有別的女人,公主不是唯一的...總之,我會幫太陽加油的。」
        我跟暴風道別,準備前往房間繼續研究死靈魔法的時候,烈火慌慌張張的朝我跑了過來「小雪,你有看到太陽嗎?」我不解的歪頭,然後開口「發生什麼事了嗎?」烈火著急的開口「太陽小隊在街上和戰神殿的傢伙打起來,一堆隊員掛了彩,現在在大廳療傷,而且戰神殿的人還叫囂著要討回公道什麼的......」我不等他說完,開口「太陽的話,他在往聖殿的那條走廊上,然後我先去看看太陽小隊的人怎麼樣了。」
        「謝了。」對我道謝,烈火匆匆忙忙的跑開,我快速往大廳走去,還沒走進去就聽到戰神殿的人在大吼大叫,我頓時皺起眉頭,進去後,他們將視線全都放在我身上「你是誰?」戰神之子看到不是西亞的我,率先發出疑問「我是隸屬光明神下的影子騎士,無名,太陽等等就到還請戰神殿的客人稍等一下。」我保持著優雅從容的微笑,然後走到太陽小隊面前丟些治癒術下去,我看到太陽小隊的人看著我的微笑,各個都嚇到不敢說話,也是,我現在非常不爽,我想想該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西亞和烈火終於來了,我瞄了太陽小隊幾眼確認他們的傷口幾乎治癒了才收回視線「太陽不知戰神之子大駕光臨,否則自當遠迎,以表示光明神的歡迎與好客,既然您來了,是否要先參觀一下光明神殿──」戰神之子聽的嘴角抽搐,然後低吼「廢話少說,太陽騎士,你的人打了我的人,還有你、你......總之,你要給我個交代。」打了你的人?呵!我們這邊看起來傷勢比你們重那麼多,到底誰打了誰的人?
        「的確,在光明神的教誨之下,我們當知遠來是客,待客之道絕非常以暴力相待,光明神的慈愛才是對待世間萬物的態度,唯有慈愛能得到慈愛的回報,暴力卻僅能得到更多的暴力和怨恨,沒有人願意被暴力以待,所以我們當先付出慈愛,如此對方才會以慈愛回報......」就在太陽以光明神語說了長長一段話,戰神之子頭痛的抱住頭,大吼「閉嘴!」我無聲的冷笑一聲,勾起一個微笑「你說要怎麼懲罰他們就是了。」
        聽到我說的話,西亞轉頭看了他的小隊一眼,了然對我眨了下眼睛「你們竟然以暴力對待客人,難道忘記你們是光明神的聖騎士嗎?你們以為自己是野蠻人嗎?既然不願當有禮的聖騎士,還讓無名為你們療傷,不覺得羞恥嗎?現在到醫療室去,自己包紮傷口後,全部都到禁閉室報到,你們被關一個月的禁閉了!」太陽小隊低著頭,緩緩離開大廳,往醫療室的方向移動,我看了一眼盛怒的西亞,搖搖頭,他要做出什麼事情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雖然我這次有點想參加,但跟著胡來不是我的作風,所以我就靜觀其變吧!
        三人決鬥當天,我正在房間裡幫暴風改公文,正當我沉浸的時候有人來敲門了......乾,差點忘記這詛咒,我放下公文去開門「綠葉?有什麼事嗎?」我看著門外的綠葉不解的問道「今天是太陽和戰神之子他們的決鬥,小雪要不要去看看?」我搖搖頭「不能讓聖殿空無一人,至少得有一人留下來守衛。」雖然我滿想去現場看看的,不過我既然已經知曉劇情,那我就不能那麼自私「除了暴風小隊和寒冰小隊在巡邏以外其他小隊都會留守聖殿.....」我打斷綠葉的話,並且堅定的搖了搖頭「我是你們十二聖騎的影子,這種事我不做誰來做呢?」
        看到我堅決不去,綠葉摸摸鼻子「好吧,那我就和其他聖騎士長一起過去,回來在把事情經過分享給你。」我微笑的說了聲好,並和綠葉揮手說再見,便繼續改剩下的公文,直到公文改完我伸個懶腰離開房間,聖殿還是靜悄悄的「看來他們還沒回來.....也不知道現在劇情到哪裡了呢....」這時,我背後響起一道低沉的嗓音「你恐怕也沒機會知道了。」我一驚,正要回頭,卻被對方猛地撞了出去,砸在牆壁上,我吐了口鮮血,掙扎的要爬起來,只見他將一個太陽小隊的隊員甩在我旁邊,那人鮮血流滿地,我瞳孔縮了一下。
        「光明鎖鏈。」將那個不知名的敵人用光明鎖鏈纏住,我趕緊唸出咒語釋放終極治癒術治療那名太陽小隊的隊員「雪閣下......」他睜開有些模糊的眼睛,我看到不遠處太陽小隊和審判小隊正朝著這裡跑來,但我現在沒辦法分散注意力,因為那個不知名的敵人已經衝破光明鎖鏈了,我將那個隊員護在身後並拿出無名神劍對著他「你現在還有精力保護別人嗎?」這個人很強,不,他不是人,死灰色的皮膚、沒有眼白的純黑眼睛,是高階的死亡騎士!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我?」他笑了兩聲,然後瘋狂的笑了起來「因為你的存在讓我的主人不高興了啊!他說了,你會危害到魔王現世!」危害到魔王現世....?難道是紅詩?也是,也只有他對格里西亞才那麼執著...死亡騎士提著劍往我這邊衝了過來,我趕緊用劍擋下來,並且和他過招「你很強,但是你能撐多久呢?」他雖然看起來並不輕鬆,但是他卻勾起一個得意的笑,我知道我撐不了多久,胸口的疼痛感越來越強,在我一時的失神我再次被他用肩頭撞飛出去。
        我吐了比剛剛多一倍不止的血,眼前陣陣發黑「雪閣下!」想要來幫我的審判小隊和太陽小隊被他用結界抵擋在走廊上,他們焦急的喊著我的名字,卻什麼也沒法做「哼,你不過也只是知道一些事罷了,真以為自己能興風作浪嗎?」死亡騎士舉起手中的劍,我不甘示弱的開口「呵,那麼如果我什麼都做不到的話、咳,你家主人還會想殺了我?咳咳!」他惱怒的大吼「閉嘴。」然後勾起一個冷笑「你也只剩現在能耍嘴皮子了。」
        他捏住我的脖子將我舉了起來,被捏著脖子,我漸漸開始缺氧,他勾起勢在必得的笑容,就在這時,他抓著我脖子的手被快速的砍了下來,將我從缺氧的狀態中釋放,死亡騎士痛的大吼大叫,並怒瞪擋在我面前的審判「小雪!」綠葉和烈火從我背後衝了過來緊張的將我從地上扶起「咳咳咳....」我想開口但是我才一開口就又吐血,死亡騎士見沒辦法殺掉我,憤怒的叫出一堆不死生物,大地連忙在我面前架起他的守護盾,烈火則是專挑幽靈打,後面一起出現的殘酷冰塊組則跟著加入戰局。
        就在我要因為失血過多而失去意識的時候,我耳邊響起綠葉快哭出來的聲音「糟了,太陽,小雪要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了。」眼睛模糊的看到西亞他們終於出現,我鬆了口氣,然後陷入黑暗之中......
        嗚......頭好昏,我將手撫在頭上,然後爬起來「小、小雪。」聽到聲音我頓了一下,剛剛好像有誰趴在床邊休息,我好像不小心把他吵醒了「太好了,小雪你終於醒了!」我緩緩睜開有些酸澀的眼睛,看到的是綠葉「抱歉,我是不是吵醒你了。」他搖搖頭,然後握住了我的手「小雪....要是我們在晚到一點,你、你就......」握著我的手顫抖著,我歎了一口氣然後勾起一個柔和的笑「我現在不是沒事嗎?放心,我不會那麼早去找光明神報道的。」我輕拍綠葉的頭「話說我睡了多久?」
        「小雪昏迷了四天,先吃點粥吧!」他拿了一碗魚肉粥給我,我小口小口的吃起來,老實說我其實沒有很餓,可是要是不吃的話,難保綠葉會生氣,所以我還是乖乖的吃吧「這幾天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我問著綠葉,他對我搖搖頭「除了在你失血過多昏迷的時候,審判他們殲滅了那個死亡騎士,然後太陽和教皇各施了一個終極治癒術治癒你以外,這幾天都沒發生什麼事。」我點頭表示知道了,看著綠葉欲言又止的模樣,我疑惑的望向他「太陽他...很擔心你,把你一個人丟在聖殿還發生這樣的事讓他很自責,他.....」就在我靜靜的聽綠葉開口,他瞬間就變了臉色「太、太陽?」
        我看向門口,不知道何時站在那裡的西亞,他帶著燦爛的笑容開口「綠葉兄弟,太陽想處理一些事務,可否請你迴避一下?」綠葉說了聲好,然後帶著『你保重』的神情離開我的房間,就在我房間只剩下我和西亞兩人,他冷哼一聲,一臉你最好給我好好解釋的表情,我歎一口氣「先說明,你也知道我平常不會離開聖殿,所以我並不認識那名死亡騎士。」西亞瞄了我一眼,那意思很清楚,那就是繼續,但我突然想起來那天還有個太陽小隊的隊員在場,我開口「.....你不是都知道了嗎?」
        「他只知道有死亡騎士闖入聖殿,將他打成重傷,然後在他失去意識後感知到你幫他療傷.....你居然在對付敵人的時候幫他療傷,瘋了嗎?」說到最後,西亞幾乎是用吼的,我沉默一下「......他是你的小隊隊員,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在我面前死去。」我將視線放到地上,不去看他「他的性命沒有你的重要,你到底知不知道對我而言你...你,只有你....」他說到這裡,全身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我怔了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最後我的離開會不會對西亞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想法,我閉上眼睛,然後抬頭,睜開「西亞,我不可能陪伴你一輩子,我們當中一定會有先離開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做好這個準備。」
        他瞳孔不自覺放大,我輕嘆口氣「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西亞,你身邊有十二聖騎......」我還沒說完就被西亞打斷「可是小雪也是我的兄弟之一啊!」聽到這句話我勾起一個淡淡的笑容「謝謝你。」不能再說這個話題了「總、總之,小雪你最近就好好養傷,不准找審判練劍、不准幫暴風改公文......所有事都交給其他人,然後好好靜養,這是命令。」還沒等我說好,西亞就快步離開了我的房間,我看著緊閉的房門,再次嘆口氣,便繼續研究起死靈魔法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