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夜離子

[小說] 綜穿第一部曲 吾命(2/28新增第八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15:02:52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1-1-4 15:56
所以綠葉的死亡會被改變嗎?
感覺雪很不喜歡安跟她姊姊……也是啦,畢竟害死了綠葉,要不是有起死回生術, ...

嗚......會被改變嗎?請繼續看下去嘍
他們害死綠葉確實讓人不喜歡,但我想應該是不喜歡他們的個性吧?(應該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15:03:27 | 顯示全部樓層
07 起死回生術
        再過了不知道幾分鐘,綠葉和西亞終於回來,他們一進帳篷看到我就愣住了,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用聖光勾勒出文字「別出聲,有什麼事情進來再說。」他們互看了一眼,然後進來坐下「我想我們被女王和安公主耍了。」西亞也用光線勾勒出文字「怎麼說?」這是綠葉勾出的文字「我確定,安帶我們繞了遠路。」聽到這話綠葉皺了皺眉頭.....他已經對安有好感了嗎?「那該怎麼辦?」
        「我們三個不可以分散,其他的就先保持原樣,所以,你只要繼續揹我趕路就好了。」......其實你的重點在於繼續揹你,對吧?「......」綠葉很認真的點了六個發光點,我看著他們的互動,輕輕無聲的笑了「綠葉先休息吧,畢竟你還要揹著太陽。」他對我點點頭,然後便躺了下來「西亞,你還好嗎?」我繼續用光線勾出文字「什麼還好嗎?」西亞一頭霧水的問「你應該快一個月沒喝酒了,對吧!」我篤定的寫道「......不愧是我的另一條蛔蟲,真懂我。」我回了他一個笑臉「如果發生什麼事導致你不能跟上隊伍,你也別太胡來,否則我可是會生氣的喔?」
        看到我寫的話,他認真的回了我六個發光的點,我繼續回一個笑臉,就在我們聊完沒多久,帳篷外面響起麥凱大吼大叫的聲音,我看到綠葉十分疲憊的起身,我想了想,遞給他一杯熱巧克力「喝一點的話,精神會變好喔!」他愣了愣,然後接過去「.....好溫暖。」看他精神稍微好了點,我接過他喝完的杯子,對他笑了笑。
        就在我們整理好行裝,西亞要爬上綠葉的背的時候,麥凱火大的低吼「艾梅,不用揹他了,根本浪費時間,反正他也沒有用,你跟我們全速跑過去。」綠葉想都沒想就反駁「不行,如果是之前,丟下太陽還無所謂,但現在知道敵人是黑暗屬性的闇騎士,那一定要帶上太陽,只有他能夠克制對方的黑暗屬性。」聽到這邊我發現西亞一直在偷瞄我,似乎是想問我為什麼知道他會脫隊,眼神太明顯了啦!!「為了不拖累各位速度,就請不需顧及太陽,我隨後便會趕上。」西亞緩緩的開口「太陽?」綠葉十分震驚的看向西亞,還想多說什麼,西亞直接揮手阻止他,微笑的開口「太陽心意已決,綠葉兄弟請勿再阻止,太陽自有光明神眷顧。」
        綠葉遲疑了下,然後無奈的開口「那好吧,太陽你自己要小心點。」我走到他旁邊拍拍他的肩「自己多加小心。」然後便跟著隊伍快速穿梭在樹林間,離開了原地,就在我們繼續趕路了幾天,在今天「!!」我突然伸手擋住了綠葉繼續前進「無名,怎麼了?」看到我停了下來,綠葉不解的問,我瞬間瞇起自己好看的紫色眼睛「我感知到他們就在前面。」聽到我說的話麥凱他們神色一震,最前面的麥凱甚至用盡了全力往前衝「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前進。」這群笨蛋,看不出來那是陷阱嗎?我無奈的用手抓抓腦袋「綠葉,你從這裡看的到前面,對吧?」他對我點點頭「那好,你在這裡射箭,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往前,好嗎?」綠葉看到我鄭重的說話,遲疑了片刻後對我點點頭。好,這樣綠葉就不會死了,那麼現在,該來好好的算帳一下了。
        我在樹林穿梭一瞬,到達敵方設置的陷阱外圍,然後停步「又多來一個人嗎?」我聽到混沌神殿的闇騎士淡淡的開口,敵方有兩個斗篷人和闇騎士,我們這方的麥凱和安公主則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縛手縛腳,顯然被什麼魔法道具給阻礙了,但闇騎士可不管那麼多,他拿起雙細劍擺出戰鬥的姿態對上已經受了不少傷的麥凱,而穿著斗篷裝的女人則是對上了安公主,看起來應該就是愛麗絲公主了,而最後的另一個斗篷人則是緩緩走到我前面不遠處,似乎是想和我打,她丟出一推死靈法術出來,但我好歹也是學過一堆奇奇怪怪多到數不完的法術,當然是一一破解掉了,就在我們僵持不下的時候,麥凱和安公主都被敵方打敗了。
        「......」是誰說不需要西亞這個累贅的,我打死他!明明自己也沒強到哪裡去還在那邊唧唧歪歪,可惡,由於非常火大,所以我一口氣丟出不少的中小型法術,疊加版的,而且還有綠葉暗中射箭的關係,他們不得不防禦「......好強......」跌坐在地上的安公主愣愣的說,但是一打三終究還是太勉強,而且我沒有使出在其他世界學到的東西,但我馬上就後悔了,因為在闇騎士趁著我破解他們兩位斗篷人聯手所設下的高級術法的時候,提著細劍用著我沒看過的速度攻了過來,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綠葉已經擋在我面前被他一劍穿心「!!」
        「綠葉......艾梅!!!」我接下他軟倒的身子,憤恨的抬起頭「告訴太陽騎士,施展過起死回生術的他就算追上去,也不可能打的過我們,所以,請他不要追上來。」闇騎士還是淡淡的開口,似乎不覺得殺了一個人有什麼不對,難道有起死回生術就能視人命為草芥了嗎?「等等。」我站起身,將眼睛掩蓋在頭髮下,然後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強大的暗元素聚集在我的手中,其實那不是暗元素,至少那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那是怨念、憤恨、不甘,許許多多不同的黑暗情緒所組成的東西,尤其我旁邊還有綠葉的屍體,聚集的能量越來越多「糟了,快走。」一開始和我打的斗篷人發現不對勁的時候,立刻使用瞬間移動的魔法卷軸「想跑?呵...」我將手上聚集的東西毫不猶豫的丟向他們,連同爆炸魔法,一起傳送走了。
        變成紅色的眼睛恢復回原本的顏色,我看向倒在一旁的艾爾梅瑞沉默了一下,再三十分鐘,太陽就會回來了,我必須趕快復活他,我看著安公主不停的叫著他的名字,奧斯頓用著不入流的治癒術治癒他的傷口,還有一旁臉色刷白的麥凱,淡淡的開口「可以麻煩你們站開一點嗎?」臉色也很蒼白的奧斯頓開口「......已經盡力了。」我瞄了他一眼,依舊淡淡的開口「我要使用起死回生術,所以麻煩你們站開一點。」聽到我的話安公主猛然的抬頭「你可以復活他?那你趕快復活他啊!」我在心裡嘆息了一聲,這公主還真是.....
        「......你也會起死回生術?」麥凱訝異的問道「不是只有太陽騎士會?」不意外他的問題,我淡淡的開口「他會,我也會,但他不知道我會,所以麻煩你們,等等我復活綠葉的事情不要告訴太陽。」他們三人對我點點頭後站開一個能讓我畫圓的空地,我畫完後,抬頭開口「從現在開始,不管我做什麼你們都不要出聲,也不要讓任何東西靠近,就算是一隻蚊子也不要。」我瞄了一下奧斯頓閃閃發光的眼睛,開始在地上畫出陣法,如果是西亞可能要畫不知道多久,但我只花了五分鐘便把陣法完成,因為為了以防萬一,我一直都在練習它。
        「綠葉......」我怔怔的看著他,眼淚一滴一滴的滴在他臉上「你真是個笨蛋,為什麼要擋在我面前呢?就算被砍中,我也能讓自己受的不是致命傷啊,但是你卻擋在了我面前,對不起......如果不是為了我,你也不會死了......對不起......」我腦海中閃過很多小時候的畫面,一起阻止大地和西亞吵架,一起使用調味料讓食物變得更美味,甚至一起歡笑一起玩......「綠葉,我絕不會讓你死,也會讓你沒有任何缺失的復活,絕對。」我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遠在天邊的太陽,然後開口「光明神啊!請您傾聽我的悔恨我的愚蠢,如果不是我的錯誤判斷,艾爾梅瑞•綠葉就不會為了我而沖出來擋在我的面前,也就不會為了保護我而死了,請您不要將他帶回您的身邊,不論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在這裡向您請求,並對您發下誓言,請以我的左手之血驅動他的左手,請以我的右手之血驅動他的右手......」
        我用無名神劍在左手、右手砍出一道口子,然後流向他的身體,再來是雙腳.....直到綠葉身上都沾滿我的血,才開始下一段的儀式,我將無名神劍刺向他心口上的致命傷,然後跪下來對著遠在天邊的光明神祈求,請把綠葉還給我們,還給我們十二聖騎,還給我們!!再次低下頭,我握住無名神劍,將聖光從身上爆發出來,然後集中到無名神劍上,通過劍身,光芒逐漸蔓延到綠葉身上,將他身上聚集的黑暗屬性趕了出去,還剩十分鐘......我吸了一口氣,緩緩站起身,結束聖光的傳送,並把無名神劍慢慢拔出來,劍上殘餘的聖光正在治癒那個致命傷,最後,我將劍丟一旁,將剩餘的聖光一口氣打進綠葉的心口處。
        這時,綠葉大力的倒吸一口氣,然後弓起身不停的抽搐,還拼命的咳嗽,見他終於活過來,我鬆了口氣,綠葉咳了一陣終於有餘力看向我的時候,突然像是想起什麼般瞪大眼睛,不顧自己還很虛弱,他爬起身喊著我的名字「小、小雪?」呵...連在外面要喊我無名都忘記了,看來我現在很慘啊....「......沒事就好,不要.....告訴太...陽.....」我就這樣失去意識。
        在我昏迷的期間,我耳邊一直傳來一些話語「綠葉,你確定小雪只是因為你傷勢太嚴重施展過多治癒術,而導致聖光枯竭?」「是,麥凱他們也都這樣說了,請相信我。」.....我想他不會相信,因為以我的能力施展三個終極治癒術都不是問題.....「好,我相信你,但如果他醒來發生什麼事,我就要問你們。」......那為了不造成綠葉的麻煩,我得盡力讓自己看起來像一般人了,雖然我不知道我失去了什麼.....「已經過去四天了,小雪怎麼還沒醒來?」......原來已經過四天了嗎?我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然後緩緩張開眼睛「小雪?」我聽到聲音偏過頭,然後陷入沉默「小雪.....」我伸出手,緩緩摸向綠葉,從他的頭摸到臉再摸到手,嗯...看起來沒事,至少外表沒事,看到我的反應,綠葉抖了抖,然後用顫抖的聲音開口「小雪,你、你的眼睛......」我繼續沉默,過了一會兒,他不斷大口喘氣,甚至對我使出了治癒術,最後哽咽出聲。
        「......我沒事,只是剛剛眼睛有點發黑而已,你別想太多。」為了不讓他擔心,我笑著開口「那你告訴我,我現在比多少?」聽見我的話,他急急的問道「......是三。」......用感知代替眼睛還真不容易,看來我得努力學習「那這個呢?」似乎是不相信我的話,綠葉再次問道「你沒比多少,是零。」他盯著我的眼睛看「......我的眼睛上沒有花,所以你不用一直盯著看。」我無奈的開口「話說,我們現在在哪裡?」將感知的範圍變大,我感知到太陽使用鎖鏈將安公主纏住,似乎在逼問什麼「我們現在在月蘭國森葉鎮的一間旅館內,對了,小雪一定餓了吧?先吃點粥吧!」我點點頭,然後開始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西亞已經不在旅館內了,看來他似乎覺察了什麼要去質問那個闇騎士,我在心裡輕嘆一聲,將吃完的碗遞給綠葉「那我去看看看太陽醒來了沒,小雪在這裡休息,千萬不要亂跑喔!」我看起來像是會亂來的人嗎?又不是西亞,我無奈的想,那就趁這個時候來練習感知吧!至少不能讓西亞和審判看出什麼來,就在幾個小時後,我差不多把感知練完的時候,綠葉著急的撞開門,他身後還跟著殘酷冰塊組的寒冰和堅石「安說太陽去找愛麗絲公主了。」我眨著眼睛,聽著他告訴我,一定是他在質問安公主的時候被太陽聽到,所以用了魔法道具傳送到愛麗絲公主那邊,我了然的點點頭。
        「小雪,我比多少?」寒冰看著我的眼睛,然後比出一個數字......我錯了,我應該跟綠葉說不要告訴其他聖騎士,他不會只打算不告訴太陽而已吧?「是二。」聽到我的答案,他雖然點頭但是還是擔憂的看了我一眼「我們要去找太陽,但小雪你.....」綠葉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我淡淡開口「我留在這裡,你們放心去找太陽吧,我等你們回來。」我站起身拍拍綠葉的肩膀「綠葉老媽,你擔心的太多了,我現在看起來不還好好的嗎?所以放心去吧!」綠葉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我無奈的笑笑「靈魂轉換機,轉換語音模式。」好了,再來乖乖等他們回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28 16:44:51 | 顯示全部樓層
08 睚眥必報
        ∞太陽視角∞
        就在我打算去看小雪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前有吵雜聲,我趕緊躲到另一條走廊上「你和愛麗絲公主到底怎麼回事?那天愛麗絲公主竟然出手攻擊我們,還有你的反應也太奇怪了。」呼,嚇得我小心肝都蹦蹦跳,想不到綠葉居然會吼人,而且還是吼一國公主「這不關你的事!」安的聲音比綠葉還大「不關我的事?你們害的小雪昏迷不醒那麼久,你還說不關我的事?」綠葉的聲音都抖了起來,顯然快氣炸了「那又怎樣?她不過是在睡覺而已!」安回嘴,然後我聽到啪一聲,安呆呆地說「你、你居然打我......」
        「不准污辱小雪,否則下一次就不是巴掌了,我會直接對妳提出決鬥,哪怕你是一位公主!安公主殿下。」綠葉的語氣十分冰冷,我驚訝得連嘴都變成一個大大的O字型,綠葉居然甩了公主一個巴掌,我的光明神呀!「對不起,綠葉,我不是故意的......」安哽咽了起來,一邊抽著鼻子一邊說「我也不知道愛麗絲姐姐會攻擊我們,他們居然還出手殺你,我真的不知道他會那樣做,我只是想幫他跟喜歡的人私奔而已,根本不想傷害你和太陽騎士,你要相信我。」......她剛剛說了什麼?殺了綠葉?什麼時候的事?那為什麼現在綠葉還好好的?
        我突然想起「小雪為什麼會失去那麼多聖光導致聖光枯竭?告訴我,戰神之子。」我冷冷的對著他問道「無名只是為了治療艾梅太過嚴重的傷勢,才導致聖光枯竭!」奧斯頓幫沉默不語的麥凱開口「你憑什麼質問麥凱?在無名為我們治療傷口而導致聖光枯竭的時候,你在哪裡、你在哪裡?你說呀!」安跳了起來,對著我尖叫,現在想想,我因為安的質問而沒想那麼多,可是在當上祭司的時候,小雪明明就跟我說過「哼哼,可別小看我,我一次使出三個終極治癒術也不是問題。」那又怎麼會聖光枯竭?唯一的理由只剩下......使出起死回生術而已。
        我踉蹌了兩步,忍住去逼問他們的衝動,繼續聽他們開口「綠、綠葉,其實,我用來追蹤姐姐的魔法物品,可以使用一次瞬間移動,移動到姐姐身邊去......對不起!你不要罵我!」這時,安有點結巴的說道,綠葉歎了口氣「追上去太危險了,現在麥凱和奧斯頓又回去求援,你還是等我們離開,再和他們說這件事,看看他們做什麼決定吧。」綠葉強硬的繼續道「還有,絕不能讓太陽知道這件事情,你要答應我。」
        就在安公主發出疑問的時候「你不了解他,太陽他......唉!你姐姐不該殺我的,要是讓太陽知道他們殺了我,讓小雪使出起死回生術,又知道怎麼找到愛麗絲公主,他不會放過他們的,就連你姐姐也會有生命危險,所以在我、小雪和太陽離開之前,不要說起這件事情。」聽到想聽的情報,我從轉角處走出來,面帶微笑「綠葉兄弟,麻煩你去看看小雪的情況,我有話要問安公主殿下。」綠葉和安震驚的看著我走出來,我疑惑的開口「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綠葉擔憂的瞄了一眼安,然後走進小雪的房間裡,關上門後,我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消失的一乾二淨,毫不猶豫將有點呆住的安帶到隔壁房間,然後用空氣中的水製成鎖鏈纏上他的身體,再一口氣冰凍,回過神的安不敢置信的一邊喊一邊掙扎「這不可能!初階魔法冰凍術怎麼可能困住我?」我淡淡笑著回答她的問題「根據我對魔法的了解,初階加初階等於中階,我把冰凍術加上冰凍術反反覆覆壓縮疊加了五次,不知道算是什麼等級的魔法?它不比你身上的寶劍脆弱,繼續掙扎也只會弄傷你自己。」
        說完,我將手伸進安的衣襟「你、你!你快住手,不然我要叫了!」聞言,我隨手使出旋風,讓風盤旋在牆壁上,用來阻隔聲音,然後對安輕聲說「呵!你叫吧,可惜現在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人聽得見!」安大聲尖叫「原來你早就預謀了!卑鄙無恥的傢伙。」怎麼每個公主都愛駡我卑鄙無恥?不理會她的叫喊,我逕自從她衣服暗袋裡摸出一個比手掌小些的扁盒子「你怎麼會知道......」安停止哭泣,語氣十分驚訝的說,但說到一半她猛然住了口「我怎麼會知道,這個就是你用來追蹤愛麗絲公主的魔法物品,對吧?」
        「你、你居然知道?」安語氣十分驚恐,但她很快就故作輕鬆的道「但你不可能啟動這個魔法物品,還是省省吧,呵呵......哎呀!」我用風刃劃破安的皮膚,然後把血滴進盒子裡「你、你怎麼會知道?」安的聲音聽起來快哭了,我翻了翻白眼,粉紅家裡的魔法物品只比草莓棒棒糖少一點,我從小就在魔法物品裡打滾,這種小小的裝置哪可能難倒我,安的血一滴上去,只聽見「喀」的一聲,盒子底部被掀開,底部繪製著小小的魔法陣,我摸了一下,然後抬頭「這個鎖鏈在我走後的半小時就會破碎,你如果不想被陌生人佔便宜,就不要大吼大叫引人來,最後,跟綠葉和小雪說,我會替他們討回公道。」不等安回答,我將風屬性輸入魔法陣中,它亮出光芒,將我送到愛麗絲公主的所在地。
        一感覺自己已經瞬間移動到目的地,我立刻喊「龍的聖衣啊!我以龍的傳人之名命令你,發動!」「二妹?」這是女人的聲音,她穿著袍子狀的衣服,而且身上風屬性高漲,想來這人便是愛麗絲公主,而且還是個風屬性魔法師,她離我很近,只有兩步遠而已,我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他,同時警告「別動!」但顯然她沒那麼乖,立刻想用風屬性魔法反擊,卻被我干擾,呵!雖然我不懂中高級魔法,不過,說到聚集屬性的能力,連艾崔斯特這個百來歲的魔法師都直接說他比不上我。
        「你是魔法師!」愛麗絲公主倒吸一口氣,驚呼「我是聖騎士,你眼瞎了嗎?看不見我手上閃閃發光的太陽神劍嗎?我是太陽騎士!」我冷冷的開口「太陽騎士?怎麼可能?」她顫顫的說「愛麗絲!」這時,闇騎士急急地衝了回來,想來是我多到會溢出來的光屬性把他引過來了,他飛快地朝我們兩個的方向跑過來,連劍都拔出來了「站住!」我抓緊公主,把太陽神劍架到她脖子上,然後冷冷的對闇騎士開口「你不要這女人的命了嗎?」闇騎士聞言,腳步慢了下來,卻沒有停止,我輕輕按了按太陽神劍,鋒利的劍刃割破公主的細頸,讓她發出一聲悶哼。
        「你不能傷害她,她是一位公主!」我哈哈大笑了一陣後,又按了一下「你確定我不能傷害她嗎?」闇騎士用顫抖的語音說「你是一位騎士,還是聞名全大陸的太陽騎士,你不會傷害一個女人的,那有損你的榮譽,你不會那麼做的!」挺了解太陽騎士的嘛!我笑了一下,反問「那你知道,『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最討厭的是什麼嗎?」
        「不死生物。」他反射性的回答「錯了,太陽騎士最討厭看到自己的聖騎士死掉!」我憤怒的大吼,尤其我現在還不知道小雪支付了什麼代價換回綠葉的命,一想到這,我就憤怒的不能自己,收斂了一下激動的心情,我淡淡的說「現在,我警告你,你敢動一下,我就剁掉這女人一隻手,看你動幾下,我就剁掉她多少東西,如果你不信,那就動動看好了。」闇騎士和愛麗絲公主都沒動也沒說話,不知是被我嚇傻還是怎麼了,但那都不重要,我調動大量的水屬性,將水凝結成冰柱,十來根冰柱就漂浮在闇騎士的身旁,而他果真一動也不動。
        愛麗絲公主哭喊了起來「太陽騎士,你太卑鄙無恥了!阿鷹,不要聽他的,他不敢那麼做的!」我現在確定,全天下的公主只會一種罵人的話,那就是「卑鄙無恥」四個字,沒別的了。我淡淡地對闇騎士說「忘了告訴你,發動鬥氣也算動了。」語閉,十幾根冰柱直接朝他的四肢和胸腹轟了下去,接連響起十來個重擊聲,但是闇騎士哪怕是被狠狠撞擊,也還是一動也不動「阿鷹......」愛麗絲此時幾乎快要昏厥過去,連腿都軟了,全靠我支撐才沒倒下去「你可以動了。」我淡淡的說。
        此時,闇騎士才緩緩倒地,然後,我又發動一根最大的冰柱,狠狠往他的胸口砸下去「唔!」他悶哼一聲,好驕傲的騎士,我有些佩服他,剛才最後一擊恐怕打斷他好幾根肋骨,他卻從頭到尾都沒發出什麼聲音,我放開愛麗絲公主,懶洋洋的警告她「不要想對我使用魔法,否則我就用『地獄火』幫你的闇騎士消毒殺菌,保證他乾淨得連骨灰都沒剩下。」愛麗絲用力推開我,立刻跑到闇騎士身旁,跪倒在他身旁,看著愛人的傷勢就哭了起來,即便他傷勢很重,恐怕是半昏厥的狀況,他還是安慰起公主,雖然說來說去只有「我沒事,不要哭」這句話。
        見狀,我忍不住輕笑起來,我們想要拯救公主,可對方卻不這麼認為,這真是太可笑了,什麼騎士救公主......公主可不見得想要被拯救啊!恐怕對她來說我們這夥人根本是想要拆散他和心上人的魔王吧?「你們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不該殺死綠葉!你們不殺他,我根本就不打算拆散你們,不過,現在我也不會拆散你們,你們就一起下地獄吧!」現場沉默了一下,愛麗絲喃喃自語「你要殺我們?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我冷笑一聲,怒吼「你們敢殺綠葉騎士,就該有太陽騎士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的覺悟!」聞言,她驚呼「我是公主!」我笑了笑「喔,真的嗎?」我用十分輕柔的語氣說「可我沒看見什麼公主,只看見綁匪和他的同黨。」愛麗絲聞言呼吸都急促了起來,他顫顫的開口「太陽騎士,你殺死我,我母后不會放過你和光明神殿!」我淡淡的說「喔?我這個刺客也沒看見太陽騎士,你看見了嗎?」聞言,愛麗絲終於明白自己在劫難逃,他努力想抱起幾乎昏厥的闇騎士,似乎是要帶著他逃,但他的力氣根本不可能搬動一個大男人,看到這樣一幕,我原本狂暴的情緒減了一大半,本來想好的酷刑也下不了手,攻擊沒辦法反抗的對手終究不是騎士該有的作為,我意興闌珊的說「算了,就給你們一個不怎麼痛苦的死亡好了。」
        我聚集黑暗屬性,打算用艾崔斯特用過的一招「死亡蔓延」,可以讓人死得無聲無息毫無痛苦......「太陽,住手。」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呼喊,同時,我感覺到聚集來的黑暗屬性被人打散了,我抬起頭來,看向對方,然後握緊拳頭,幾乎咬牙切齒的從嘴巴擠出話來「粉紅,你跟我說你要搬家,結果卻是搬去混沌神殿了嗎?」聽到我的問話,那人沉默了一下,並沒有否認我喊出的名字,也沒有否認我的話,他輕柔的說「太陽,放過他們兩個吧,殺死綠葉的人是我,你對著我來吧。」
        聞言,我咬著牙說「我以為你夠了解我。」粉紅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開口「就因為我了解你,所以才殺死綠葉,就算你知道起死回生術在八小時內施展就可以了,你大可先治癒好戰神之子等人,跟著他們來打敗我們,再回頭復活綠葉騎士,不過你一定不會那麼做的,在你眼裡,沒有任何事情比自己的聖騎士同伴更重要,哪怕是公主。」聽到這裡我勃然大怒「那你就該知道!敢殺死我的聖騎士的人都該死!」粉紅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帶著誠懇的語氣說「反正綠葉也沒死,你就別跟我打了,太陽,你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東西,我是不會死的,就算你毀滅這個身體,也沒有任何意義。」
        我知道,粉紅是個巫妖,即使殺掉粉紅,也只是讓這個肉體毀滅,她大可再尋找一個新的肉體,我深吸一口氣,開口「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就殺了動手的闇騎士,放過公主吧!」你問我怎麼知道是誰動手的?有小雪在,就算是粉紅,它也對付不了她,小雪除了是祭司外,還是天才的全能型魔法師,乾,這麼說起來,小雪他根本就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有什麼是她不會的,就在我胡思亂想到天邊去的時候,粉紅尷尬的說「也別殺他,太陽,他是『沉默之鷹』,混沌神殿的闇騎士之首,你身為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應該聽過這個稱號。」我的確聽過這個稱號,混蛋!主事的傢伙不是應該很忙的嗎?怎麼還有時間勾搭公主?
        「殺了他,你的麻煩就大了,混沌神殿不見的比光明神殿強,但是他們有仇必報,到時,他們也許殺不了你,但一定會找機會殺死一個十二聖騎士報仇,你不會希望看到另一個十二聖騎士喪命吧?」聽著粉紅繼續說道,我淡淡的開口「你口口聲聲他們他們的,難道你不是混沌神殿的一員嗎?」粉紅聽到這話哼了一聲,不屑的說「誰會和服侍自己的東西是一員?」聞言,我皺了下眉毛,並不太懂粉紅的意思,不過,這對話感覺快碰觸到混沌神殿的重大秘密了,但我可不想蹚這灘渾水,就如粉紅說的,混沌神殿有仇必報,知道他們秘密並不是件好事。
        幾個思量後,我轉過身,踹了闇騎士一腳,見他呻吟一聲後醒過來,我開口問「你的名字?」闇騎士抬起頭來,先是看了空中的粉紅一眼,接著又低頭看著我,說「我沒有名字,在我當上沉默之鷹時,就沒有名字了。太陽騎士,打敗我的人,或許,你願意賜名給我?」我一愣,這混沌神殿的闇騎士還真古怪,我冷笑一聲後說「那你就叫做『等陽』吧!敢把劍刺進十二聖騎士的胸膛,你等著我,我現在不殺你,將來也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混沌神殿有仇必報,但我太陽騎士更是睚眥必報!」
        「等陽?好的,以後我就叫做等陽。」等陽點了點頭,當真接受了這個名字,我不理會這個古怪的闇騎士,對著天空說「粉紅,你會回葉芽城來嗎?」粉紅很誠實的回答「我總是得回去的,我有牽掛在那裡,必須回去。」我點了點頭,猛然把聖光灌進太陽神劍裡,然後把劍朝空射出,不偏不倚地刺中空中那個嬌小的身影「我看膩小女孩了,你就換一具身體回來吧。」聽到這話,粉紅苦笑「一具長年使用的肉體可是要經過很多也很久的處理,你可真是睚眥必報。」我點頭同意「知道就好,下次你就會學乖了,無論如何,不要動我的聖騎士!」
        就這樣,粉紅叫等陽把公主交給我,然後讓他回混沌神殿正大光明的跟月蘭國女王提出求婚的要求,而我和公主則是等著綠葉他們來救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