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0|回復: 3

[同人文] 【特傳】真實與虛構(2020/08/0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 00:58: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0-8-5 12:25 編輯

  *入內提醒*:內含微劇透恆遠之晝第十集。
活動場地:鳥和魚的自虐手段
題目:真實與虛構
出題者:雪晨
皇鶯版本:真實與虛構


  

  

  窗外的人來來往往,步調極快。與咖啡廳裡悠閒的氣氛相差甚大。

  撐著下顎偏著頭望著窗外,桌上擺著半杯的熱可可還有一盤三分之一的乳酪蛋糕,褚冥漾有些無聊的開始數著經過的人群數目。

  輕快的音樂悠揚在耳邊,暖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了進來,咖啡廳裡一片寧靜。

  「怎麼了?難得今日有些心不在焉呢。」

  客人不多,少少幾位,老闆拿著遙控器調整著環境的溫度和亮光,他走到褚冥漾身旁時瞥到桌上還未吃完的甜食和飲料,帶著親切的笑容做詢問。

  「啊?沒有啦!」剛開始有些發愣的褚冥漾還沒弄懂老闆的意思,順著目光看下去後才發現自己的東西還沒吃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在想事情,所以吃得比較慢。」

  「原來如此。」老闆輕笑。褚冥漾經常來他們店裡作客,很喜歡吃點心,嗜甜度比任何一個女孩子還高,纖瘦的身材還有吃甜食的幸福模樣讓店裡工作的人們都印象深刻。

  久而久之也會聊聊幾句,像朋友一樣。

  「想什麼事情呢?或許我可以給點意見。」看褚冥漾應該還是個學生,老闆溫和的詢問,溫文爾雅的樣子讓褚冥漾有些愣愣然。

  爾後他搖頭,帶著淺笑說:「沒什麼,只是最近總有種忘記了什麼的感覺。」可是就算突如其來的熟悉感縈繞在他心中,他想破腦袋就是無法想起在哪裡似曾相識。

  今年的他十七歲,小時候爸爸媽媽將他送到國外學習,十七歲後回來台灣,現在開始準備開始自己創業。

  可是——自從踏上台灣這塊土地時,他就一直有種心裡卡了什麼的感覺。夜半時分一個人坐在電腦前設計企畫時,會有一些畫面碎片闖入他腦海裡頭,腦袋一個頓痛卻又捕捉不到那些畫面的樣子。

  剛開始他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太累了,但是越快到他十八歲生日這樣的情況就越頻繁,他也會變得非常煩躁。

  就彷彿過了十八歲,會有什麼東西再也無法挽回。

  為了逃避這樣的煩躁,創業之餘他也找了一些實習打工,打算增加自己的社會歷練以及一些工作經歷,同時可以更深入自己接下來要創業的領域,畢竟創業與理論不同,不僅僅是紙上談兵;另外還有一個部份就是金錢,畢竟他的存款都拿來當作創業基金,現在也是需要一些金錢才能果腹,父母給的金錢則是被他凍結起來,他不想自己的一切在最後被人說是靠父母,而且他也想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麼樣的地步。

  因此才十七歲的他,每天把自己搞到天昏地暗才入寢就眠,但在天露魚肚白時便撐著沉重的身體按下那腦人的鬧鐘聲,開始工作的一天。

  然而越是疲憊,他在夜晚就越是多夢,總是夢到許多畫面,可卻又讓他在清醒的那剎如同格式化一樣,全都化為虛無。

  這樣的日子經歷了一個多月後,褚冥漾走在路上看到一間咖啡廳,上頭的玻璃窗反射的是自己疲憊不堪的黑眼圈,從那天開始褚冥漾便固定每週會抽一天讓自己來這家咖啡廳放鬆。

  雖然說是放鬆,但是有時候褚冥漾還是會帶著自己的筆記型電腦來此工作,美其名說是認真,不如說是一個工作狂。

  但也不能說褚冥漾不對,畢竟現在社會經濟不景氣,即便新創產業開始逐漸興盛,很多業者還是在社會這樣的大海裡面載浮載沉,然後某一天被淹沒在不知名的角落;因此要在這個世界建立一席之地,前面的衝刺和付出的心力是很重要的,即便社會的殘酷事情是努力不一定會有成果——但是不努力一定不會有成果。

  或許有人很幸運可以一步登天,但是這樣的幸運並不會落在褚冥漾身上,他只是比別人多一點好運就是家中經濟不錯,足以供褚冥漾上頂尖學校,然後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看著電腦上密密麻麻的文件,一堆方案他要分析,還有市場需求需要調查統計,剛開始創業的他還沒有資金聘請人協助,一切全都靠自己那雙手,逐一建立起。

  「喝點熱可可吧,這應該可以稍稍協助你。」稍微空閒的咖啡廳老闆端著剛泡好的一壺巧克力,請了褚冥漾這年輕的孩子,同時還多附贈了幾塊手工餅乾。

  還眨眨眼睛,偷偷要褚冥漾不要告訴別人,就算是店裡的服務生也一樣。

  「謝謝。」褚冥漾微笑,端起那已經特地為他倒好的熱可可,暖烘烘的白色氣體隨著啟唇呼出的空氣脫離原先往上飄的軌道,溫熱暖了褚冥漾的指尖。

  輕啜著那濃稠香甜的液體,褚冥漾愣愣地盯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他摸向自己的胸口。

  蹙起眉頭,他嘖了聲,將杯子放下。

  煩躁又再次隨著停下工作腦袋放空再次往上升,而且還是累積制的越來越多。

  可偏偏就是不知道到底自己覺得哪兒不對勁。

  「啊——」半哀嚎的褚冥漾將腦袋輕叩在木桌上,「到底哪裡有問題啊這密密麻麻一堆數字、程式和統計圖檔!」

  褚冥漾將這一切歸類在這陣子日夜馬不停歇整理的資料。

  他都已經查詢各種資料了,就是搞不清楚為何數據不對,問之前國外的老師,得到的卻是母群體還有數具設置等的問題。

  要褚冥漾好好想想之前學校教過的課程,或者把書拿出來重新複習一遍。

  偏偏數學科是褚冥漾不太拿手的科目,又創業需要市場調查分析,搞得褚冥漾一個頭兩個大。

  偏偏又不敢問褚項,畢竟一個在學校常年數學在及格邊緣游走的學生跌破大家的眼鏡,提早拿到畢業證書就算了,還在人家畢業後正要拼想要的大學或者進哪家知名公司時,自行跳出來說要創業。

  為了這件事情,搞得褚家不知道要開心還是要難過。

  其實就連褚冥漾自己也不清楚為何可以比別人率先完成學業拿得畢業證書,就好像有天一睜眼這一切就定案似的。

  他只能順著時間走,然後糊裡糊塗的戴上學士帽走完畢業典禮的流程後,一個想法要他出來創業,他想也沒想就跑出來創業了。

  重點是那時候別人問他要創什麼業,他一點想法也沒有……

  「反正是敵人殲滅就對了。」褚冥漾告訴自己,他也忘記這句話是誰告訴他的,反正遇到困難就是想辦法跨過去,不止跨過去還要殲滅這樣的困難,讓未來不會再有同樣的困難困擾自己。

  他查了一些成功人士,知道要先找到買家再依據買家的需求找尋市場,只是這樣的反操作著實讓他頭痛好久。

  知道這句話是回事,可以做到又是一回事。

  好在他幸運後來讓他在這看似多元飽和的市場中發現了似乎還有淺能的藍海市場,只是接下來的重點是資金。

  他做了市場調查分析……正在苦惱自己要捨近求遠滿足顧客完全的需求但是自己會資金吃緊,怕是撐不了幾個月就會垮掉;還是退而求其次至少還是友達到顧客大部分的需求?

  「好煩啊——」雙手撓著腦袋,褚冥漾很想洩憤似的將桌上的資料直接丟了,眼不見為淨;這樣的他完全忽略旁邊有人可能會側目他的可能性。

  雖然他已經習慣了,畢竟以前也是老被關注的類型。

  只是還好後來——



-TBC-

應該七千字到一萬字可以寫完吧......

來自群組: 鳥魚異想天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 11:23:09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喜歡太太的文筆⋯(跌坐
很溫馨,漾漾依舊可愛⋯(吸爆
變成正常人的乖孫好想揉捏
看來他是忘記一些東西了捏 ε-(´∀`; )
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5 12:19: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0-8-5 13:11 編輯

  想至此褚冥漾「嘖」地一聲,手扶額頭。

  老是這樣,記憶每每在國中升高一時的這一段都會出錯。

  他總認為自己身邊有人,可現實是他其實人到了國外,人生地不熟的他只能說人緣至少沒有國中那時候差。

  其實不只這一段回憶,有一些小部分也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例如他一直以為褚冥玥在警界裡頭是一個督察,然而實際上其實是一個小組長,每次只要他記錯,褚冥玥就會敲敲他的腦袋,問問這顆腦袋裡頭除了正在閱覽的文獻資料之外,到底有沒有把對家人的關心放進去?

  連自家姊姊的位階老搞混,又不是老人家,年紀輕輕就如此衰老也不知道補充O-mega3還來不來得及?

  另外就是高中還沒畢業時候,褚冥漾每次在下課時間都會坐在座位上等到教室裡人去樓空後才慢吞吞的收拾書本或背起背包離去,並非他總留下來做作業,或者要逃避誰,是他常以為下課或者放學後會有幾個朋友來找他,但是實際上他跟班上同學感情並未好到可以一塊兒上下學。

  還有還有,每每有人問褚冥漾是學校宿舍還是家中,褚冥漾幾乎是還不思索的告訴人家自己住宿舍,但——他明明是回家住的。

  問他到底怎麼回事,褚冥漾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下意識覺得自己的回答才是理所當然,反而是真實現況的生活他有時候還會不適應。

  但到國外的那幾年,他就真的還沒有住過學校宿舍,了不起可能因為太專注在研究上,不小心被反鎖在實驗室,沒辦法只好屈就一晚。

  不過說真的,就連褚冥漾自己也發現似乎時常出現記憶錯亂的現象,偏偏就醫後核磁共振、腦電波等都檢查過,就是分析不出個什麼點,簡單來說就是一切正常,完全跟一般人沒有不同。

  所以為了這件事情,褚冥漾被轉了好幾次科,一下子轉到家醫科,後來又因為家醫科的醫生覺得他這部分是跟精神相關,所以又轉到精神科,後來醫生認為褚冥漾可能有精神上的疾病,開了幾次藥要他吃。

  不僅僅如此,連心理諮商師也接觸過。

  但是那些藥物褚冥漾從未碰過,他選擇丟到抽屜的角落生灰塵。

  要知道精神科藥物雖然吃了可以減緩症狀,但是也會出現一些後遺症,壓根兒治標不治本,而且一旦碰了就不能隨便斷藥,誰知道這樣一吃要花幾年的時間?就跟毒品很像。

  後來褚冥漾乾脆連醫生也不去看了,只不過是個記憶錯亂,之後他就統一在出現這樣的狀況時候,對外聲稱是因為自己很容易做夢,做夢太過於真實,以至於他總是會把現實跟夢境混淆,只要給一點時間他就能轉換過來。

  這樣一來也免去許多的麻煩。

  反正這困擾也不會影響太多。

  大概吧。

  放下手中的杯子,褚冥漾不顧形象的趴在桌上,顯得有些軟爛。

  手碰滑鼠不斷轉著上頭的滾輪,電腦畫面也因為滑鼠滾輪關係,不斷上下滑動。

  而後他起身,手撐著臉頰一臉無奈又無聊,要知道他就算有空的時間腦袋也都還放在這些搞不定的資料上,誰能來幫幫他啊?

  嘆了口氣,褚冥漾暗想。

  也不知道是不是桌上放的東西太多雜七雜八的關係,驀然間有幾張文件從桌上落到地板,有些還因為空調關係還飛到一步之遙。

  「啊!」而目睹這一切的褚冥漾壓根兒來不及阻止飛散一地的紙張。

  面對這些凌亂,不僅對老闆不好意思,原先弄好的順序也亂掉,褚冥漾煩躁的嘆口氣,也不知道腦袋在想些什麼,臉色不是很好看,但有什麼辦法他只能無奈地離開座位蹲下身收拾。

  因全心全意地低下頭收著紙張整理好,褚冥漾後知後覺地才發現有雙鞋子的主人也來到附近,他抬起頭正巧看見那將黑色頭髮挽成一條長馬尾,臉色冷淡半蹲著,眼裡掃著手上的東西——正是他的數據。

  「啊啊啊——你是誰?你在做什麼?」見狀褚冥漾開啟了孟克模式,迅速的把手中的東西往桌上放,衝過去直直搶下對方手裡的資料。

  雖然說這些都只是數據或統計,而且也不是完整的,更別說他人不一定看得懂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火星文,那些為了節省時間用外文記下的筆記,但也好歹算「商業機密」吧?

  手中的東西突然被搶走,對方也沒有愣然或者發脾氣,只是維持原來的表情看向褚冥漾,幾秒後又繼續幫他撿落在地上的紙張。

  「那、那個……謝謝你,但不勞煩你了。」見狀褚冥漾只能結巴的回應對方,不過那人的輪廓長得精緻,目測看起來並非華人的感覺,怕對方聽不懂中文,褚冥漾又用英文跟對方說了一次。

  這一次對方的反應是把手中那些撿回稍微凌亂的紙張整理好交給褚冥漾,然後不發一語的坐到他的位子對面。

  這讓褚冥漾不明所以。

  他看被塞到手裡的資料,赫然發現居然是按照順序排好的。

  這……這怎麼可能?他上面沒有放頁碼呀!

  「你——」褚冥漾呆愕一會兒,然後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回來,他走上前用英文告訴對方,「這裡是我的位置,不好意思。」

  但對方只是環胸眼神向上晀,開口就是一句標準的中文:「坐下。」

  「……嘎?」

  「我說,坐下。」男子說道,語氣加重了幾分,可見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

  面對這霸權,褚冥漾只能摸摸鼻子乖乖坐好。

  「那個——」

  「首先,你的抽樣母群體過大且分散,建議你整理出一個大概的方向,以需求方向尋找賣家;甚至你也可以做一些產業調查,創新產業可以憑空創造,但是實質上還是要跟一些前輩請教,商業社會裡有很多陷阱需要避開;另外你的分析法,比起現在所使用的,我更建議你——」陌生人霹靂啪啦開始講個不停,直接點出褚冥漾現在許多卡住的點,須要先從哪裡改善,不然很容易變成改又卡住,就像是一個顧問一般。

  但褚冥漾沒有記錄下來,反而張大嘴巴再次呆愣住。

  接著是一巴把他喚回,摸著疼痛的腦袋褚冥漾淚眼汪汪,直接給這個人貼上的標籤叫做「怪人」。

  「你到底有沒有再聽?」顯然地陌生人對於褚冥漾發呆這件事情異常的不爽。

  「那你可以先告訴我你是誰嗎?!」任誰對於突然上門的人都會有戒心的好嗎!

  陌生人盯著褚冥漾不發一語,不發一語的他讓褚冥漾覺得發毛,直到最後褚冥漾真的受不了,他起身想要趕緊收拾桌上的東西走人,遠離這個奇怪的人。

  「我叫冰炎,學弟。」在褚冥漾收拾東西到一半時,這個人開口,嘴邊掛著一點弧度,似乎覺得褚冥漾的反應很有趣。

  皺眉,褚冥漾停下收拾到一半的動作,睞向那自稱冰炎的人,心中抱怨這真是個奇怪的名字,「學弟?你又知道了?」

  路上抓個人說自己是學長,這是什麼新型詐騙集團手法?想錢也先有個腦袋吧?

  輕笑一聲,冰炎覺得這褚冥漾也不像外表這麼呆萌好拐騙嘛,他指了指桌上的電腦和物件表示,「這個軟體目前只有開放幾個地方,臺灣不在開放範圍沒得下載,只有簽約的幾間學校的學生有機會拿到;另外你用的分析法應該是出自於學校圖書館的一本藏書,若我沒記錯應該是論文研究,但這份論文研究出自於五年前,但是三年前這本研究才被放入圖書館;而且只有這間學校有,借閱必須有學生證,同時不能攜帶出圖書館,未閱讀完成會由圖書館開櫃保存,直到借閱期限結束或者借書人歸還。」

  褚冥漾愣住了,沒想到這位冰炎居然知道這麼多。

  確實褚冥漾現在電腦加裝的統計分析軟體並非外界一般購買可得到的軟體,是一種只有在他們學校或姊妹校修特別指定的課程才會有的,而他的分析法確實也是之前在找資料時候,在只能館內借閱區裡找到的。

  「你是誰?」褚冥漾問。

  冰炎偏頭,淡淡道出一個讓褚冥漾爆炸的答案。

  「研究論文版權的擁有者。」睇那瞬間愕然的小學弟,冰炎勾起整人的心情,再丟出他其實很少提的答案,「這款程式的協助開發者。」

  然後褚冥漾華麗麗的空白了。

  誰能想到一個奇怪的人居然是——學長,還是之前看過論文研究後從此特別崇拜的人。

  誰能告訴他,這只是個夢?






-TBC-

我應該寫了一半了吧?(連自己進度條到哪裡都不知道了。)
好久沒有這樣子寫文寫得開心的時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5 12:20:50 | 顯示全部樓層
梧雲 發表於 2020-8-2 11:23
好喜歡太太的文筆⋯(跌坐
很溫馨,漾漾依舊可愛⋯(吸爆
變成正常人的乖孫好想揉捏

謝謝喜歡~
漾漾很可愛!漾漾很好揉!
心情不好來一個漾漾,任憑揉捏開心......然後被暴力紅眼殺人兔追殺(?)

我也期待寫完後,很久沒有寫同人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