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98|回復: 41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夏日風寧(夏碎x自創)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5-26 12:59: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空·白 於 2020-6-25 08:31 編輯

大家好,我是空·白,我開新坑了(找死的節奏)。

食用前須知:

* 自創角有。

* 女主的設定源自與《夏目友人帳》中的夏目貴志。

* 《夏目友人帳》中的角色不會出現,只有以角色為原型的自創角出現(但並非每個自創角色的原型都是源自《夏目友人帳》,其中也有完全的自創角色)。另外,也會有《夏目友人帳》的劇情出現,但有做更改。簡單來說,這篇文就是我在看《夏目友人帳》時所產生的腦洞。

* CP是夏碎x自創。

* 故事一開始發生在《特殊傳説》第一部的三年前,之後打算寫到《特殊傳説》第一部結束。

* BUG 有。

* 角色也許會 OOC。

* 不定期更新。

雷者慎入。




00. 序 • 那邊的世界


    我已經忘了第一次聽見「守世界」這個名詞是幾歲的事情。但我記得,當時是什麼樣的場景。




    一對戴著惡鬼面具的男女穿梭於人群中,不顧人群中或許有人擁有陰陽眼的風險嗅著每個經過的人的味道。

    『這裡也沒有……』女人的語氣帶著畏懼:『怎麼辦?如果找不回的話,那位大人會生氣的。』

    男人沉默許久,因為戴著面具所以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給人的感覺比女人沉穩許多。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見細微的聲音──

    『看來只能找守世界的人幫忙……』


    看來是因為遺失了很重要的東西而煩惱呢。

    守世界……很厲害嗎?那裡的人能夠幫他們找到遺失的東西嗎……?


    當時,爸爸牽著我回家,而我望著那對男女,心裡好奇守世界是個怎樣的世界。

    『小寧,發什麼呆?』

    額頭傳來一陣痛感,我連忙用沒被牽著的左手揉了又揉。
    抬頭,看見了爸爸收回那隻彈了我額頭的手,臉上是溫柔而無奈的神情。

    『沒有啦……』我眨眨眼,『爸爸,什麼是守世界?』

    我沒有錯過爸爸的臉上一閃而過的錯愕。
    當時,我不明白他為何露出這樣的表情。

    『小寧……從哪裡聽來的?』

    『那裡喔!』我指著還在人群中到處嗅味道的那對男女,『戴面具的哥哥說的。』

    那瞬間,爸爸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似乎有些悲傷,也有些瞭然。

    我感覺右手上的那隻大手加大了力道,而後又鬆了開來。

    很久以後,爸爸像是下了某個很大的決心一般,以每次哄我睡覺的口吻說道:


    『小寧,那裡……沒有人喔。』




    那是很久以前的記憶了,久到……爸爸已經不在,只剩我一個人了。


    時間轉回現在。十二歲的我坐在教室裡,手上拿著一份厚厚的學校資料。
    我得從這些學校中選出將來就讀的國中。

    現在的我寄人籬下,為了不給養父母添麻煩,我努力地從這些學校中選出學費最便宜的學校。
    然後,我看見了一組小小的、不起眼的英文字母。


    Atlantis 。


    這是最符合我選擇標準的學校。

    於是,我將這組字母填在了第一志願當中。









──2020.05.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6 19:12:4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是個有點虐的故事嗎?
爸爸的態度引人揣想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8 08:16:00 | 顯示全部樓層
Noelny 發表於 2020-5-26 19:12
感覺是個有點虐的故事嗎?
爸爸的態度引人揣想呀

只是過往虐,故事主線不會虐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8 08:17:32 | 顯示全部樓層
01. 第一章 • 代導學姐


    我被那所 Atlantis 學校錄取了。

    這是我拆開那份寫著「摔者死」的包裹後所得到的結論。

    裡頭除了錄取通知書以外,還有學費單以及一份新生安全手冊。


    「小寧,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我的養母──林溪阿姨對於我的選擇感到擔憂,「無論是在網絡上或是報章上都沒有這所學校的資料……這樣決定太草率了吧。」

    但是學費是最便宜的──我沒能說出這句話來反駁,因為我知道她是真的在關心我,學費什麼的她並不在乎。

    其實,我並不擔心會被騙什麼的。在我看見網絡上搜索「Atlantis 學院」的結果是「查無此校」時,我的心底就隱隱有個猜測。
    在翻閱包裹裡的新生安全手冊後,我百分之百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Atlantis 學院,是一所位於守世界的學院。


    「小寧?」林溪阿姨見我不語,臉上的憂容更甚,「不舒服嗎?」

    「啊、不。」我連忙搖頭否認,一時之間又不曉得該如何說服對方支持我的選擇,只能支支吾吾:「只是、那個……」

    半天都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最後還是我的養父──葉良辰叔叔開口:「行了,小寧也長大了,她清楚自己的選擇。」

    這才緩解了我的尷尬。

    「可是……」

    林溪阿姨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在良辰叔叔的眼神示意下安靜了下來。


    良久。


    「那麼,要照顧好自己喔,小寧。」

    頭頂上傳來久違的溫度。我訝異地抬起頭,一眼望進一雙溫柔的眼眸。

    「……嗯,我會的。」

    謝謝你們。




*



    於是,報到日那天,我來到了通知書上的地點──飛機場。
    據通知書上所寫,進入學院的方式是被指定的飛機撞。

    為此,我花了好大力氣才成功打消了良辰叔叔要載我去上學的年頭。
    如果他們知道我讀的是異能學校,應該會擔心得讓我轉學吧。


    不知道我的代導人是哪位……

    我茫然地望著周圍的人群,心裡想著該如何找到我的代導人。
    然後,我看見了疑似代導人的人。

    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留著黑色齊肩短髮的女生手中拿著一份資料,看了看手中的資料又望了望四周,最後將目標定在我身上,朝我走來。

    「請問……」她的語氣帶著些許的不確定:「是風寧學妹嗎?」

    看來是我的代導學姐。

    在我點頭之後,女生對我伸出手,「妳好,我是洛清。之後的一個月我將作為妳的代導人。」

    「妳好,洛清學姐。」

    我輕輕回握她的手。


    好溫暖……

    只是,學姐的表情好嚴肅喔……


    「那麼接下來,我們得想辦法混進跑道上讓飛機撞。」

    洛清學姐一本正經……如果不是知道 Atlantis 是異能學院,我大概會認為她是神經病。


    等等、這麼說的意思是……

    ──學姐,原來妳還沒想好要怎麼撞飛機嗎?!


    「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哈哈哈哈──」大概是我露出的表情出賣了我的想法,洛清學姐很自動地為她還沒想好怎麼撞飛機這件事找理由。

    「學、學姐……」

    我弱弱地開口。


    ──妳要找藉口我沒意見。但是能不能不要面無表情地發出「哈哈哈哈」的笑聲,這樣很詭異啊!!


    「嗯?」

    「……不,沒什麼。」

    我還是不要提出來好了,萬一學姐生氣把我落在這裡就完了。

    也沒興趣追問的洛清學姐一把抓起我的手,「走吧,我想到辦法了。」


    這麼快!


    「請問……是什麼辦法?」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位學姐並不如她外表那般看起來可靠。

    果然,洛清學姐語出驚人:「抱大腿。」

    「……」

    以為我的沉默是因為她說得不夠清楚,洛清學姐還很認真地解釋她所謂的辦法:「這裡肯定不只有我們要去學院。我們跟著其中一個靠譜的混進去就行啦。」


    原來妳也知道自己不夠靠譜啊學姐。


    不過,這倒也是個辦法……雖然聽上去有點弱就是了。

    但我還是有個問題……「那我們要怎樣找到靠譜的……大腿?」

    看著越來越多人的機場,我突然覺得搞不好我們連想要去撞飛機的人也找不出來。

    「我記得我有個同學也接了代導人的工作……」

    洛清學姐倒是沒有再說「我們來想辦法吧」這類的話,而是左顧右盼了一會兒,接著像是見到救星一般抓著我朝某個方向跑了過去──

    「阿利!」

    前方,一位褐髮男生停下腳步,轉過頭來。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意外,「洛清?」

    我注意到他的旁邊還站著一位男生,應該和我一樣是新生。

    「能不能一起走?」洛清學姐很直接地就提出請求,就連理由也毫不掩飾:「我沒想好怎麼帶學妹混進去跑道上撞飛機。」


    話說在學姐開口時,我有那麼一瞬間很害怕她說的是「我們來抱你大腿了」,然後就這麼把大腿給嚇跑。
    還好不是。


    大腿……不對、是學姐的同學表情有那麼一瞬間的空白,我猜他應該不曉得要怎麼面對如此誠實的抱大腿請求。
    過了幾秒,他笑了:「沒問題。」

    「妳就是洛清的代導學妹吧。」他朝我友善地笑了笑:「妳好,我是席雷 • 阿斯利安,是洛清的同學。」

    然後,他又指了指旁邊的男生:「這位是我的代導學弟,艾里德。」

    那位男生向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你們好,我是風寧。」


    剛剛聽學姐叫他阿利,應該是他名字的縮寫吧?


    「那我們快點走吧,不然要錯過入學典禮了。」洛清學姐看了眼手錶,催促道。

    於是,那位叫做阿斯利安的學長帶著我們三人走走繞繞,找到了一位穿著西裝、看上去是位大人物的中年男人。
    阿利學長拿出一張白色的卡片遞給他,然後兩人說了一些話,後者的態度馬上變得恭敬不少。


    ……這該不會是什麼白金卡吧?難道學長的家是開飛機場的?


    那位應該是經理的人親自帶著我們來到了飛機跑道上,離開前還說了一句:「祝各位旅程愉快。」


    ……是要撞飛機之旅愉快嗎?


    總之,阿利學長果然很靠譜。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四人都成功撞上了飛機,來到了學院。

    「到了。」

    撞上飛機的那瞬間,我因為有道光過於刺目而閉上雙眼。幾秒之後,我感覺有人拍了拍我的肩。

    睜開眼,我深深地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好、好壯觀……


    現在在我面前的,是一道高聳的以磚砌成的白牆,而牆的中間是巨大的校門。
    校門兩旁還有一整排的精靈雕像,看上去栩栩如生,像是會隨時活過來一般。


    「這是學院的東大門。」洛清學姐見我看呆了,便自顧自的擔任起導遊的身份向我介紹校園:「學院一共有四個大門,分別是供幼稚園、小學以及國中部使用的東大門、供高中部使用的西大門以及供大學與聯研部使用的北大門。」


    喔喔。

    誒?四個大門只說了三個?


    「據說建校時曾發生問題,導致南大門一度遭破壞。目前南方位的空間成了無盡的大空地,專門供教室散步使用。」

    阿利學長接下了學姐的介紹。


    原來如此。


    「阿利,謝謝你了。」洛清學姐突然很認真地向阿利學長道謝,「剛剛我忘了可以使用白卡……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看來是在說剛剛撞飛機的事情……我差點以為學姐是在謝謝阿利學長幫她介紹校園。


    「不會,反正順路。」阿利學長笑了笑,「我先帶艾裡德去報到了,他是國小部的。」

    「好,再見。」


    我突然覺得洛清學姐和阿利學長好互補喔,一個總是面無表情,一個總是保持微笑。


    「我們也走吧。」洛清學姐把我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

    「啊、好。」









──2020.05.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8 23:24:47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有趣的故事,時間線的設定挺難得的
夏目友人帳我還沒去看,不過之後會補看,現在這樣會劇透嗎?
會劇透的話我先把這本存著,看完再過來補w
感覺女主的父親為了她做了些什麼
期待過去揭曉
更新加油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9 11:01:44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5-28 23:24
很有趣的故事,時間線的設定挺難得的
夏目友人帳我還沒去看,不過之後會補看,現在這樣會劇透嗎?
會劇透的 ...

會劇透。
因為我很容易寫著寫著就跟著《特殊傳說》的主線跑,自創的部分就變少了,所以才決定把故事時間線設定在《特殊傳説》的時間線外。
過往要等到比較後面才會揭曉。
謝謝鼓勵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9 11:20:54 | 顯示全部樓層
02. 第二章 • 各種各樣的同學


    「學姐,白卡是什麼?」

    在前往教室的路上,我順便問出剛剛的疑惑。


    學校的建築風格有點復古,感覺像是中世紀的房屋,而其中既有西方風格也有東方風格,但這樣並排在學校裡卻並不顯得突兀違和。

    另外,校園裡種了不少植物……我剛剛甚至還看見了一整片森林。
    但洛清學姐告誡我不要隨便靠近那座森林,因為死在裡面的話很難被人發現。

    這麼說好像哪裡怪怪……好像意思是死在顯眼的地方就沒問題嗎?
    雖然學校可以復活,但是學姐怎麼說得好像死掉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不,以這間學校的死亡率來看,好像確實是很平常的事。
    也許有一天我也會習慣吧。


    「白卡是白袍持有的身份卡,在很多地方出示白卡能夠得到不少便利。」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走在前方的洛清學姐開口說話了。


    是說,學姐長得蠻高的耶……

    對比之下,我的高度好像只到了學姐的肩膀……


    我趕緊搖搖頭將腦中的題外話趕出去,然後像個學生一樣發問:「白袍又是什麼?」

    總覺得這個名詞好像有些耳熟……大概是從哪個妖怪那裡聽到的吧。

    「守世界有個組織叫做全世界組織公會聯盟,簡稱公會。公會一共有三個分級,從低至高階分別是白袍、紫袍以及黑袍,另外還有醫療部的藍袍和情報部的紅袍。」

    「明白了。」

    所以不是阿利學長的家開飛機場,而是他的白袍。不過剛剛學姐說她忘了能夠用白卡……是不是代表她也有?
    難道……

    「學姐也是白袍?」

    「嗯。」


    感覺我抱到大腿了……


    「風寧,雖然袍級的身份讓我們在各界獲得不少便利,但那都是得付出代價的。」洛清學姐微微偏過頭看向我,「像剛剛阿利出示白卡讓我們得以順利撞飛機,但代價是他得幫忙檢查飛機場是否有不乾淨的事物。」


    所以剛剛學姐才會對阿利學長說「麻煩你了」嗎?


    「即使場地主人沒有要求我們,但在必要時刻我們也會主動幫忙,這算是袍級間不成文的規定。」洛清學姐說得很認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維持與各界的連結以及信任。」


    正是因為袍級們得到便利後也有所回報,所以公會在各界都有勢利,剛剛的經理也才能認出那是白卡,進而讓我們進入飛機跑道。

    「我明白了。」




    又走了一會兒,洛清學姐帶著我來到一處空地。
    那裡有九個巨型四方塊。

    「這裡是國中部的教室區。每個年級總共有三班。」洛清學姐在一個掛有「一年級 A 部」的方塊前停下腳步,「這個就是妳的教室。」

    學姐彈了一下手指,教室的門便自動打開。

    「那麼,我也回我自己的教室報到了。結束後我會過來接妳。」

    「好的,謝謝學姐。」我朝她微微鞠躬道謝,然後在她準備離開時又喊住了對方:「那個、學姐!」

    原本已經轉過身的學姐被我喊得一愣,然後轉回頭等待下文。

    「請問學姐就讀哪一班?」

    我覺得還是以防萬一,問一下好了。

    「國中部三年級 C 班,也在這區。」

    說完後,學姐就真的走了。


    誒誒誒──不會吧!我一個菜鳥是 A 部,身為白袍的學姐卻是 C 部?!
    該不會這間學校的班級排位是倒著來的吧?!

    不過,撇開剛剛的「船到橋頭自然直」以及「抱大腿」言論不說,洛清學姐其實是位穩重的代導人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踏入了 A 班的教室。


    教室的空間頗大,大概二、三十人在裡頭跑步都沒問題。但是這麼大的空間,卻只放置了十幾張桌椅,因此每個人的位置都很寬廣。

    我算是比較早到的學生。當我進去時,教室裡只有寥寥幾人。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發現旁邊已經坐了一個人。
    一個有著金色長髮以及火紅色眼眸的人。

    發現自己的隔壁坐了個人後,他轉過來盯著我許久。


    我該先和他打招呼嗎?


    正當我還在猶豫要不要開口時,他收回了視線,同時丟來這麼一句話:「A 部什麼時候也收原世界的新人了?還是個沒背景的人類。」


    呃……

    同桌好像不太友善啊……


    不過依照他剛剛的說法,難道……「難道你不是人類嗎?」

    等我意識過來時,自己已經將心中的想法問出口,並且惹來了他的瞪視。
    那眼神……好像是在看白癡一樣。


    果然,即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我依舊沒辦法交到朋友嗎?
    我果然……還是無法融入人群之中。


    「噗嗤──」

    身後傳來一聲輕笑,將我們兩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那是一位長得很漂亮的西方女生,淺棕色的長髮看上去很柔順,感覺摸上去一定很舒服。
    見我們都轉了過來,她也沒有打斷他人對話的尷尬(我挺感謝她的打斷),反而大大方方地接下了我們的話題:「焚嵐是天使族的喔。」

    「天、天使?」我居然和天使當同桌,「是妖怪的一種嗎?」


    糟糕!又不小心問出口了……


    「妳……!」叫做焚嵐的天使同桌氣炸了。

    「噗哈哈哈哈!」西方女生無視了焚嵐逐漸陰沉的表情,很沒形象地大笑道:「妳真有趣啊。」

    「……對不起。」我在焚嵐要發飆時趕緊道歉,「我第一次見過天使……在那之前,我只看過妖怪。」

    焚嵐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不再搭理我。

    「妳在之前就能看見妖怪了嗎?那妳真的沒有學習過這裡的知識?」西方女生似乎對我很好奇,不斷地提問:「妳是不是哪個古老家族的後代啊?」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問我這麼多問題……


    「我從小就看得見妖怪了,也從他們的口中聽說過這裡,但是直到今天才真正地踏入這裡。」我一一回答,「我只是看得見妖怪的普通人。」

    「這樣啊……」西方女生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像我伸出手:「我是爾莎 • 席爾維斯特,來自森妖精一族,請多多指教。」

    「我叫做風寧,請多指教。」我趕緊回握她的手。


    我們這樣……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怕她覺得我太冷淡,我努力地想要尋找話題,於是問道:「森妖精一族……是什麼樣的種族呢?」

    「嗯……該怎麼說呢?」爾莎偏頭思考一陣,然後輕輕地撩起長髮,「森妖精屬於妖精的一種,是很喜歡森林的種族。」

    她的動作讓我得以看見原本被棕色長髮蓋住的尖耳。
    原來妖精和繪本上畫的一樣,都有著尖尖的耳朵呢。

     「風寧,守世界可不只有妖怪而已喔。」爾莎放下長髮,然後輕輕地笑了:「像我是妖精族、焚嵐是天使族那樣,這裡有很多不同的種族。有時間的話,妳可以去圖書館查閱資料或是選修有關的課程。」

    「好,謝謝妳。」

    我知道她這麼說是為我著想。如果我不瞭解這個世界的知識的話,就會像剛剛因為說錯話得罪了焚嵐那樣得罪其他人。

    爾莎又笑了一下,沒有回答。

    就在我試圖再找話題時,一道聲音把我拉了回去:「同學們早安。」

    於是,我只是朝爾莎微微一笑,便轉回身。

    一位穿著紫色袍服、應該是班導的男人站在講台上。

    「我是你們未來國中三年的班導、七里荒神。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校規,那麼請各位不要嘗試違規,否則後果自負。」見同學們都沒有異議,班導露出很親切的笑容接著說:「那麼,今後請多指教。」


    還真是簡短的介紹啊……

    不過我有注意到同學們似乎相當敬重班導,就連剛剛還表現得高冷的焚嵐也很認真地在聽他發言。

    「接下來要選一名班長,負責替我維持班上的秩序以及處理班內事物。」班導環視班內一圈,「有誰想要提名或自薦嗎?」

    很意外的是,大家對於班長這個職位似乎都興致缺缺。

    「我想自薦。」半響,一位有著棕色長髮的女生站了起來:「我是歐羅妲 • 蘇 • 凱文。」

    原本安靜的室內開始出現了竊竊私語。

    「妖精王約里士的直系後裔?」班導好像有些訝異。

    女孩點了點頭。


    妖精王的後裔……意思是妖精王族嗎?


    「還有想提名或自薦的人嗎?」班導等了一會兒,見大家都沒出聲後便宣佈:「那麼班長就由歐羅妲同學擔任。」

    其他人十分配合地鼓掌,我也趕緊跟著拍手。

    是說,這個班級的人都好正經嚴肅喔……
    都可以拿個模範班級獎了吧。


    「那麼,班長的第一個任務──幫我分發選課表和資料單吧。」班導彈了下手指,手上便多出了一疊紙。
    趁著班長分發紙張時,他又向我們多介紹了自己:「順帶一提,我是種族學的老師,歡迎各位有興趣的同學來選修。」


    種族學啊……剛好是我很需要選修的課程呢。

    我在選課單上種族學的旁邊打了個勾。

    選課單一共分為四項,分別是基礎課堂、進階課程、特殊課程以及社團。
    選完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只選了基礎課堂。後面的課程名稱幾乎都伴隨著「高等」、「高階」等字眼,而特殊課程似乎都是供袍級者選修,因此我都沒有選。

    翻到社團那頁,紙張的最上邊註明了學生可自由選擇是否參與社團活動,而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社團名稱。
    種類很多,一共有二十種。

    我大致看了一下,決定國一先不參加社團,等到下一年熟悉了這裡的知識後再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來參加好了。









──2020.05.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31 10:28:05 | 顯示全部樓層
03. 第三章 • 開學前的假期


    報到日那天的最後,是由洛清學姐用一種名為「移動陣」的陣法將我送回家。

    而我也意外發現了學姐的弱點。

    這一切都要從報到結束後、我在教室等待學姐這件事開始說起……




    『風寧,妳要在這裡等妳的代導人嗎?』

    在班導宣佈放學之後,坐在我後座的爾莎拍了拍我的肩這樣問道。


    話說一整天下來,我只知道了班裡三位同學的名字──爾莎、焚嵐以及歐羅妲。
    而且除了前者,後兩位都不算是交朋友的那種互相自我介紹。

    我瞄了眼隔壁的空位,無聲地嘆了口氣──班導前腳剛走出教師,隔壁那位天使同桌後腳就直接消失了。
    本來還想好好跟他解釋我剛剛的話並沒有惡意的。


    『風寧?』

    啊、一不小心就發呆了。

    『嗯……那個、對啊,學姐說結束之後會過來接我。』我連忙回過神。

    我突然想到……學姐說的「結束後」指的是她那邊的報到結束還是我這裡的報到結束?
    ……不過都是報到,應該差不多吧?

    『這樣啊。』爾莎點點頭,接著背起她的小背包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喔,我還有約要先走了……妳一個人沒問題吧?』

    我因為她的話而怔楞。
    她其實不需要覺得不好意思的……

    『啊、沒問題的。』

    ……不過,我的心卻因此感覺到溫暖呢。

    被人關心的感覺、很好。

    『那開學見囖!』爾莎朝我揮手道別,也不等我回應就離開了。

    『嗯,開學見。』對著早已空無一人的座位,我輕輕地笑了。


    學姐其實並沒有讓我等太久……至少我不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的。

    在爾莎離開後沒多久,我就看見學姐推開了我教室的門。
    奇怪的是,她並沒有徑直走來我這裡,而是環視了整間教室,最後以不是很確定的語氣開口:『……風寧?』


    這、這是怎麼了嗎?

    難道我變透明、學姐看不見我了?!


    我懷著既疑惑又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學姐的面前:『學姐?』

    『啊、妳是風寧?』

    讓我驚恐的是,學姐明明看見我了但還是不確定我就是她的代導學妹!
    是我的臉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我開始在四周看看有沒有鏡子之類可以照的東西。

    『抱歉、是我的問題。』學姐雙手搭在我的肩上,制止了我左顧右盼努力照鏡子的動作,使得我不得不直視她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孔,『我不太擅長認人。』


    原來如此啊……

    我鬆了口氣。

    ……不對,這個真相好像沒有比較好。
    學姐不擅長認人……意思就是以後我一定要跟緊她否則走散了她也沒辦法找到我嗎?!
    如果是在原世界走散還好,但在這裡走散的話……那就不是「不太好」可以形容的了。


    『……沒關係,學姐。』我迅速鎮定下來,『這才第一天見面,記不住我的樣子也是正常的。』

    是這樣的、對吧!

    『嗯……』

    學姐!雖然妳面無表情但是我聽出來了!妳的語氣絕對是在心虛吧?!

    我突然害怕哪天這位臉盲學姐拿著我的照片四處找人。
    真有那麼一天的話,我──


    ……也只能認了啊。




    回憶結束。

    真沒想到學姐居然是個臉盲啊……明明在機場的時候她還能認出阿利學長的啊?
    ……莫非是困境激發了她認人的潛能?

    不過,我很慶幸她不是路癡,否則問題更大。


    「小寧──」樓下傳來林溪阿姨的聲音,接著是上樓的聲音,最後是一陣敲門聲:「要帶去宿舍的行李收拾好了嗎?」

    「林溪阿姨。」我打開房門,看見了站在門外笑得和藹可親的婦女,「已經收拾好了。」


    由於要去學校就得撞飛機、要撞飛機就得想辦法混入機場,而這些太為難我的腦細胞了,因此我選擇了住宿。
    當然,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服了叔叔和阿姨。

    報到日的兩天後,學姐就發信息給我說開學的前一天會過來幫我搬宿舍。
    雖然覺得麻煩了學姐,但我自己一人確實也沒辦法帶著行李去撞飛機來到學校然後又找到宿舍的位置。
    何況,我聽說假期期間校門沒開,假如真的去撞了飛機可能就是真的與世長辭了。


    「要不要再檢查一下有沒有漏掉的東西?」林溪阿姨看上去比我還緊張:「妳的學姐有沒有說幾點來接妳?」

    「那就再檢查一下吧。」

    雖然已經檢查過好幾次了,但為了不辜負林溪阿姨的關心,我不介意再檢查一遍。

    「學姐說是上午……應該快了吧。」

    我看了眼手錶,時針剛好指向十一。

    恰好門鈴響了。

    「應該是學姐來了。」我對著阿姨笑道,然後拿著收拾好的行李下樓。

    打開門,我果然看見了木著一張臉的學姐站在門外。

    「學姐早安。」

    「早安。」學姐點點頭,然後視線移到我的身後:「阿姨好,我是風寧的學姐、洛清,今天過來接她到宿舍。」

    說完後居然還鞠了一躬。

    學姐的自我介紹也太正式了吧!

    「啊啊,妳好。」雖然學姐一直沒有表情,但這並不妨礙林溪阿姨認定她是位好孩子,「今後小寧就要麻煩妳多關照了呢。」

    「不會。」學姐看了眼手錶,「宿舍有規定開放時間,我們得走了……行李都收拾好了嗎?」

    後面那句話直接扼殺了林溪阿姨想要邀請學姐進來坐一坐的想法。

    學姐高明啊。


    「嗯。」我提了提手中的行李袋。

    「那走吧。」離開前,學姐又向阿姨鞠了一躬:「阿姨再見。」

    「林溪阿姨,再見。」被學姐的嚴肅和禮貌影響,我也跟著鞠了一躬。

    「路上小心喔!」阿姨則是站在門口目送我們離開。

    走出家門後,學姐帶著我繞到房子後面的小巷,四處望了一下確定沒有人之後就用那天的法陣帶我來到了學校。


    「剛剛那位不是妳的母親?」

    在去往宿舍的路上,學姐突然開啟了話題。


    啊……是因為剛剛聽見我的稱呼而感到好奇嗎?


    「不是喔。」我不太願意提起以前的事情,所以只是簡單地解釋:「林溪阿姨是收養我的一位遠房親戚。」

    學姐點點頭,沒再說話。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所幸這樣的情形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我們很快就來到了宿舍前。

    「這裡是棘館,藍袍、紅袍以及無袍級的學生都住在這裡。」學姐一邊領著我走進宿舍,一邊向我介紹:「另外學校還有白、紫以及黑袍的宿舍,分別是白蔓館、紫荊館以及黑藤館。」

    我一邊聽著學姐的講解,一邊觀望棘館的裝潢與設計。
    不難看出整間宿舍是以古羅馬風格作為主題。宿舍一共有五棟,每一棟都有四樓,除了最低樓是交誼廳以外,其餘三樓都是房間。

    「這間就是妳的房間。」

    學姐將房間鑰匙放在我手上,示意我進去參觀。

    「真漂亮……」

    走進房間,我忍不住讚歎。

    雖然在看見整棟宿舍的時候,我就有猜到房間的空間應該不小,但沒想到居然還有小客廳!
    另外,設備都很齊全,除了床、沙發、書桌等這類傢具外,居然還有冰箱、電腦、電視等等。

    「學校的宿舍一向都很不錯。」學姐附和我的話,接著又說出一個令我震驚的福利:「另外,宿舍每間房都配有一個打掃衛生的人偶,所以不必擔心房間的整潔。」

    這、這麼方便嗎?!

    「妳的這間房是貓咪形態的人偶。」學姐指著躲在沙發旁偷看我們的黑色貓咪說道:「如果妳不喜歡貓咪的話,也可以申請換成其他的形態。」

    「不、不用了,貓咪很可愛。」

    福利都這麼棒了,我怎麼還會不滿意!

    而且這隻貓咪真的還蠻可愛的……

    「是嗎。」學姐聳聳肩,「時間還早,我帶妳熟悉一下校園吧。」

    我愣住,「這樣不會太麻煩學姐嗎?」

    那天報到的時候,學姐光帶著她從門口走到教室區就花了十多分鐘,可見學校非常大。
    要熟悉的話得花上不少時間吧。

    「反正我接下來有空,帶妳熟悉一下也好,不然新生迷路了很危險。」學姐直接上手拉著我往外走,「至少要讓妳知道哪些地方會丟命、哪些地方能救命。」

    ……其實我認為不管是不是新生,迷路了都很危險。

    「那、謝謝學姐了。」

    被學姐拉著走也沒辦法拒絕了,我只能向學姐表達謝意。




    於是,我們從棘館出發,一路逛過了熱帶餐廳、噴水池花園、保健室以及支撐學校的四大封印之地──風之白園、火之焰園、水之清園以及地之石園。
    順帶一提,這四個封印之地外表看上去都只是封印,但進去之後卻是另一番天地。

    每到一個地方,學姐就會向我介紹那裡的特點。比如:熱帶餐廳裡提供的食物都是免費的,並且目前還未有人知曉所提供的食物種類數量;噴水池花園是學生們聚會的好地方,但是要注意那裡的人魚雕像,因為它是肉食動物;保健室則是能夠救命的地方,如果學校有活動的話,會有幸看見保健室外的屍體大隊。

    我聽著學姐的介紹,除了驚悚就是驚悚最後還是驚悚。
    差別只在於「對於校園的超自然構造感到驚悚」、「對於學校那過高的死亡率感到驚悚」以及「對於建校者感到驚悚。」

    現在假如學姐告訴我這所學校的創建者其實是這個世界的神,我估計會信。


    「這裡是肯爾塔,是校園所有事務的聚集之所。」

    現在,我和學姐停在一座水晶塔前。

    事先聲明,我並沒有誇張形容。矗立在我眼前的這棟建築,四周確實被水晶包圍著。
    被水晶折射的陽光刺進我的眼睛,讓我忍不住伸手去擋。

    「以我多年來摸索出的經驗,防範被肯爾塔閃瞎的方法就是不要直視它。」學姐站在我旁邊,一本正經地這樣說道:「低著頭直接走進去就可以了。」

    ……

    學姐,一般人被閃到一次後接下來就會自動避開視線吧……
    妳在多年後才發現這個方法……難不成妳在被閃到一次後,接下來依舊不要命地一直盯著塔上的水晶試圖找出什麼能夠直視肯爾塔卻又不被閃瞎的方法嗎?!
    然後多年後都找不出方法所以才選擇不要直視嗎?!

    ……妳該不會還因此進了不少次保健室吧?理由是眼睛被閃瞎之類的……


    我默默在內心吐槽。

    學姐看上去並沒有要帶我進去逛一遍的意思……也對,都說是處理全校事務的地方,應該很忙吧?


    「日安,兩位年輕的學生。」

    就在我們要前往下一個觀光……我是說、校園地點時,一位金髮青年從肯爾塔走了出來。

    我注意到他的身上似乎在微微發光,這讓我不禁猜測:難道在肯爾塔待久了,人也會像塔那樣發光?

    「日安,賽塔先生。」學姐規規矩矩地鞠了一躬,直起身後向我介紹道:「這位是賽塔蘿林,在肯爾塔負責學生的住宿事務。」

    「您好。」我學著學姐剛剛那樣向他鞠躬。

    「您好,年輕的學生。」賽塔朝我微微一笑。
    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想到了「慈祥」這個詞……

    他看上去也沒多大歲數,但說話時的用語卻好像是古代的人呢。

    「現在還是假期,兩位這麼快就回來學院了嗎?」他的聲音輕輕的,聽上去很溫柔。

    「不,今天只是來帶她搬宿舍以及熟悉校園。」


    不知為何,在和賽塔的對比之下,學姐毫無起伏的語氣顯得有種殺氣騰騰的感覺……


    「原來如此。」賽塔很優雅地笑著,我發現他也有尖耳,但氣質和爾莎完全不同。

    賽塔更優雅一些,而且給人一種飄渺的感覺。

    「我接下來還有些事務要處理,就先告辭了。」他對著我們點點頭:「那麼下次見吧,兩位年輕的學生。」

    我和學姐兩人不約而同地朝他再次行禮。

    當我們兩人直起身時,已經不見他的身影了。

    「賽塔先生是什麼種族?」

    我突然想到賽塔給我的感覺像什麼了。
    是精靈。

    「賽塔是精靈族的人,名字有光神的貓眼之意。」學姐肯定了我的猜測,「他活了很久,比我們年長許多,所以要敬重他。」

    「好。」









──2020.05.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31 11:20:46 | 顯示全部樓層
空白大更新得好快喔!(可以這樣叫嗎
覺得臉盲的設定好可愛喔天wwwww
偷偷問一句,CP是夏碎的意思是,all夏嗎?還是是自創×夏碎,還是是其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 14:42:57 | 顯示全部樓層
Noelny 發表於 2020-5-31 11:20
空白大更新得好快喔!(可以這樣叫嗎
覺得臉盲的設定好可愛喔天wwwww
偷偷問一句,CP是夏碎的意思是,all夏 ...

可以喔。
因為現在有靈感所以更得比較快=w=。
這篇文是夏碎x自創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