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2|回復: 4

[同人文] 【特傳同人】引路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25 22:33: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愁語心上秋 於 2020-4-3 22:26 編輯

大家好呀!
這是愁兒第一次在這裡發文,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文筆不好,請勿見怪。
◇角色ooc有
-----------------------------以下正文--------------------------------
(1)
聖誕夜,白雪緩緩的降下,這是個讓人愉悅的節日。

商圈內迴盪著歌曲,情侶們各個挽著手,有說有笑的走在街上。只見一名黑髮的少女嬉鬧似的玩著手中的折扇,踏著歪歪斜斜的步伐拐進小巷中。

她不知道在尋找什麼,東看看西看看,眼神掃過每個角落,終於在紙箱旁看到一個微微顫抖的身影。

「找到妳啦!小傢伙。」少女笑道,從懷裡搜出一塊小蛋糕遞給她。那女孩看起來也不過四、五歲,拿到蛋糕後竟不魯莽的塞進嘴巴,反倒疑惑的看著來者。

「吃吧!我不會害你的。」少女爽朗的說,女孩點點頭,舔了一小口上面的奶油,瞇起眼,細細品味。

「小傢伙,妳待在這多久了啊?」少女不自禁的輕捏女孩的臉頰。不錯,軟軟的,還挺舒壓。

「不知道。」甜甜的奶音從她嘴裡流出,如果是一般小孩,或許會有濃濃的治癒感,但此時,對象竟是個只有四、五歲便露宿街頭的小女孩,少女反倒心疼起她了。

「那,你要跟我走嗎?」

「去哪兒?」女孩歪頭問道,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問她這種問題。

「去另外一個世界。」

聞言,女孩沉默了。眼簾輕垂,狀似思考,少女見狀,勾起迷人的微笑:「有蛋糕喔!」

「好!」

◇ ◇ ◇

「所以你就是這樣把我拐來無殿的?」那時的女孩已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眼神中帶著滿滿的不屑看著外貌與十年前完全相同的人。無恥,太無恥了!居然連四歲小孩都騙!

「話不是這樣說的小傢伙,不要忘恩負義,我好歹也是拉拔你長大的母親好嗎?」扇用折扇遮住大半個臉蛋,只露出狡捷的雙眼。

「母親?想太多了吧你,哪有母親一天到晚坑自己的孩子的!」雙手叉腰,她借著身高優勢由上往下盯著那位自稱是自己母親的人。

不要臉,太不要臉了!雖然拉拔自己長大是個事實,但是最多也只能算是保母……對!就是保母!

「縈紆啊,我這是為妳好啊!」扇一副苦口婆心的道,「人就是在一層層考驗下成長的,我不狠心,你又怎麼能有今日的成就呢?」

那名少女,不知其真名,故取名為---縈紆。

這名字的來源……是在她小時候,不知道為何拿到了一份機密報告,又不知道為何手上多出來一支筆,所以她也就不知道為何的開始畫了起來。在最後的最後,也就是被無殿三主發現之後,只剩兩個字完整的保留在紙上,那兩個字就是:縈紆。

咳咳,扯遠了,再扯回來。

「你.……」縈紆看著扇那莫名閃亮亮的眼睛,一句話被硬生生的堵了回去。那眼神、那表情……「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哈!不愧是小傢伙二號,都知道我在想什麼!」扇“啪”的一聲,合起手中的折扇。「我要你去就讀Atlantis學院。」

「……」縈紆愣了。「就這樣?」

這麼簡單?

不對,一定有什麼陰謀……

「嗯,就這樣。最近少子化都招不到新生,小傢伙你就去貢獻一下入學率吧!」扇見縈紆沒有反對,自顧自的說下去:「明天去原世界的XX大樓,有個代導學長,人家好歹也是大學生,不要太欺負他喔!」

縈紆終於從自己的思考中拉出來,隨即意識到剛剛扇所說的話……

等等,我還沒有答應耶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2)

隔天一早,縈紆便被早早從床上挖起,任由扇幫幫自己換完衣服後,傳送到XX大樓附近的小巷子內。

看著那接近百層卻還在整修的大樓,縈紆的腦中立即佈滿一卡車的髒話,敢情這是要爬鐵架嗎?!

嘆了一口氣,縈紆拿出早上從扇身上順走的移動符,打開,踏入。

景色轉換,縈紆看著地面上的種種,還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原世界學生,最後眼神鎖定在一旁的黑髮人上。

「是縈……這個字怎麼唸?」他看著手上的資料,尷尬的笑著。

「紆,和迂迴的迂同音。」縈紆習以為常的道,當初在取名字的時候,三主們可是為了這個字怎麼唸吵了很久,最後終於有一個人去查字典了,無殿才免於被打掉重蓋。

「喔!好,縈紆同學是吧?我叫褚冥漾,今年大一,是你的代導學長。」那個人笑得一臉燦爛,縈紆知道,那是由心而發的真正的笑容。

「嗯,學長好。」

「那……我們就先去學校吧!」褚冥漾道,並同時展開移動陣。

移動陣?那請問自己跑到頂樓來幹嘛?跑心酸的嗎?

縈紆有些懊惱,早知道自己應該在底下徘徊,等褚冥漾自己下去找她……

光芒乍現,褚冥漾向她伸出手,淡淡一笑,「走吧!」

◇ ◇ ◇

景色轉換,未待陣法消失,便有一陣甜美的女聲率先響起:「漾漾!」

「喵喵,怎麼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褚冥漾驚奇的道,縈紆略感疑惑,轉眼便看著一男一女朝自己走來。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你代導的學妹而已。」兩人中的黑髮人推了推臉上的眼鏡,「我是雪野千冬歲,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米可蕥,你也可以叫我喵喵,學妹叫什麼名字啊?」米可蕥眨著閃亮亮的祖母綠眼眸,一臉期待的望向縈紆。

「我叫縈紆,還請學長學姐多多指教。」她道,並同時快速將眼前兩人從頭到腳掃過一番。

幾句寒暄後,他們四人便毫無隔閡的聊天起來。只是……

在這和樂融融的談話氣氛中,一道人影忽然從空氣中溶解出來,並同時喃喃著不符合人事時地物的名詞:「飯糰……」

「嚇?!!」三位學長姐瞬間向後跳一大步,縈紆的警戒瞬間飆到最高點,一隻長腿甩上他的頭,被後者用手肘擋下。

縈紆的腿力極大,平衡感更是好,一時之間竟與他僵直在原地,三位學長姐甚是震驚,連千冬歲的基本臺詞---「萊恩·史凱爾不要給我隱形!」都硬生生被自己嚥了回去。

「那個……縈紆啊,他是萊恩,基本上還是你的學長呦……」褚冥漾率先發聲,但那極力壓下的崩壞表情還是讓他的話變得不怎麼可信。

「縈紆,不可以亂踢人喔!」米可蕥走上前,笑咪咪的看著僵直住的兩人,「腳受傷可就不好了!」

縈紆點點頭,乖巧的將腳收回來,接著後退三大步,朝萊恩行一個標準版九十度鞠躬禮,「學長對不起。」

「縈紆,怎麼二話不說就踢上去了呢?」千冬歲對於這個學妹的反應感到有些興趣,連如此了解他的三名友人都被嚇得先跳再說,這位素未見面的學妹竟以攻擊為優先,且攻擊簡潔有力,毫不拖泥帶水,這如果不是天生筋骨奇異,就是後天的培養訓練得當了。

「呃…」

我能回答這是反射動作嗎?

「我……有一段時間住在相對於正常城市來說有些危險的地方,只要是有人憑空出現、拍你肩膀、出聲驚嚇他人或是以武力恐嚇威脅的,全部先揍在說。反正不揍白不揍,揍了既舒壓又有理,沒人會怪你欺凌弱小,因此……自從我生活在那裡之後,便練就了如此的反射神經……」縈紆有些心虛的道,他們怎麼可能會相信這種怎麼聽怎麼假的故事呢?

可惜,縈紆明顯是高估那些「非人」了。

「縈紆好可憐呀!沒事了,如果有人欺負你,來跟喵喵說,喵喵幫你打回去!」米可蕥握著縈紆的手,不顧縈紆的一臉無言,自顧自的道。

「謝謝學姐,」縈紆道。「但是揍人這種事還是自己來比較解愁。」說完,還給了米可蕥一個大大的笑容。

「縈紆真棒!」米可蕥愉快的道,看著兩人的相處模式,竟有種找到知音了的感覺……

前方地面透出一道光芒,熟悉的陣法出現在地面上,轉眼間,兩人出現在上一秒還空無一物的地方。

「學長!」褚冥漾的語氣上揚,一如既往的笑著。

「褚,代導得怎麼樣了?」紫袍人率先開口,語氣中瀰漫著濃濃笑意。

「啊?」褚冥漾聽到這個問句時,先是呆了三秒鐘,之後……

「啊啊啊啊我忘了!要先帶她去教室!」

有些惱人的的哀號聲傳遍校門口。

褚冥漾拉起縈紆的手,準備用跑百米的速度把人帶走,看他那樣子明顯是忘記有“移動陣”這種東西的存在。「對不起我先帶她去教……」但可悲的是,褚冥漾發現自己拉不動她。

定睛一看,縈紆似乎在瞪著什麼?

隨著殺人視線看過去,褚冥漾在接觸到另一個殺人視線後果斷閉上眼……

不久,兩個人的叫囂聲同時響起:

「看什麼!!/ 看屁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有趣的開頭,ooc不會很嚴重,應該說目前不會有ooc的感覺。

好奇縈紆瞪得是不是冰炎……都和無殿有關,不會見過或認識吧?

期待後續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昨天 17:23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20-3-31 22:23
?好有趣的開頭,ooc不會很嚴重,應該說目前不會有ooc的感覺。

好奇縈紆瞪得是不是冰炎……都和無殿有關, ...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的確是他(笑
謝謝大大的留言(感動in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昨天 17:29 | 顯示全部樓層
(3)

「學長,你認識縈紆嗎?」褚冥漾訕訕的道,開玩笑,僅僅一瞬間此處就已被低氣壓團團圍繞,敢開口的都是命大不怕死的,褚冥漾例外。

「縈紆?」冰炎沒有回答自家直屬學弟的問題,反倒在此語句中聽到了某種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名字。「怎麼叫縈紆?」

「呃…單子上是這樣寫的……」褚冥漾默默的拿出一張紙,縈紆瞥了一眼,不錯,全部都是假資料。

冰炎接過,大致看了看,然後把它遞給縈紆,「背起來。」

縈紆拍掉他的手,語氣不善的道:「背那些幹嘛?」隨即拉著褚冥漾轉身離開,留下錯愕的三位學長姐在風中凌亂。

啊,還有兩位,其中一位有些暴躁的把某張可憐無辜的資料傳給自家直屬學弟,另一人……嘿嘿,就不用多說了吧!

笑著笑著,總會笑出點名堂的。

◇ ◇ ◇

「學長,我的教室在哪?」縈紆有些無奈的道。一年C班,有這麼難找嗎?!

「呃…」褚冥漾心虛的移開視線,面對這連學長都敢使臉色的學妹,他還真不敢說實話……

自己是真的找不到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回魂。」縈紆無奈的道,一隻手在褚冥漾面前揮呀揮,不知是要招魂還是要把歸來的魂揮走。「我找到了。」

「啊?喔、喔好喔…」褚冥漾往前一看,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暈死自己,放眼望去,只見一間性格奔放的教室在曠地上旋轉跳躍三百六十度超級大空翻……裡面的學生有點可憐啊……

「那個啥,學長,能讓它停下嗎?」縈紆眼神死的回望,果然這學校裡的東西都不正常。剛剛經過的食人石像果然只是一種初階心靈洗滌,現在這幅景象是要扭轉原世界乖乖牌天真善良好孩子心裡思想的節奏嗎?!

咳,剛剛那一大串自然不是在說縈紆自己,而是而是站在離他們有三尺遠,處於全身石化狀態的高一新生--凌還須。

「呃…這個嘛,不知道。」褚冥漾笑得一臉燦爛,說出會讓縈紆吐血吐得燦爛無比的話。

「……」縈紆無言,是時候好好考慮要不要直接威脅教室了。

在縈紆認真考慮的過程中,一顆飯糰騰空飄來,縈紆瞥了它一眼,很直接的開啟選擇性忽略大法,眼不見為淨!

「萊恩,你怎麼在這?」褚冥漾很是驚訝,小跑步的朝那不明漂浮物靠近……

敢情你們認人都是用飯糰嗎?!

萊恩的身影隨著兩人的靠近漸漸的從空氣中淡出,等到出現完整的輪廓時,後方的原世界純潔可愛之--以後絕對會成為褚冥漾二號的凌還須小朋友終於解脫石化狀態,在毫不意外的狀況下喊出某句毫不意外的話:「學長你跑去哪裡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直都在啊……」萊恩嘀咕著,語氣中能明顯的感受到滿滿的疑惑。

「我叫縈紆。」縈紆無視現在的狀況,逕自的自我介紹起來。

「啊?喔、喔,我叫凌還須。」

看著兩位新生相處融洽,兩位學長也就不打擾他們。褚冥漾轉頭問萊恩:「怎麼沒聽說你也是代導人?」

「你沒問我。」萊恩淡淡的回道,並咬了一口飯糰。

「喔,好吧。」褚冥漾結束了這簡短的對話。

……等等。褚冥漾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尋常的事實。

「你是代導人還在門口跟我們聊天?!」

「他呆掉了。」萊恩回道,「讓他在旁邊靜靜。」

……你知道他剛剛不只呆掉,還處於一砸就碎的石化狀態嗎?

「碎掉就用飯糰黏回去好了……」萊恩喃喃的道,低頭瞥見褚冥漾驚愕的表情,他又說了一句:「你都寫在臉上了。」

有這麼明顯嗎……不對,最好碎掉是能用飯糰黏回去啦!最重要的是,你捨得嗎?!我不信你捨的!

「學長,心靈對話結束了嗎?」縈紆的嗓音出現在後頭,兩位學長轉頭一看,發現凌還須似乎沒有那麼害怕了。

嗯對,似乎。

「學長,能進教室了嗎?」縈迂皺起眉頭,有些不耐煩,這是第一天報到就遲到的節奏嗎?!

「嗯。」回答的人不是褚冥漾,反而是一直在旁邊啃飯糰的萊恩,他拿出一顆形似大豆,卻有如水晶般美麗的……大豆狀物體。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胡亂者見識你的剽悍。」

一對雙刀出現在萊恩手中,縈紆能看見萊恩那銳利的雙眼正狠狠的瞪著不知下一秒會被削成怎樣的教室。

等等,雙眼?!

他什麼時候把頭髮綁起來的?!

如果一直綁著該有多好,這樣凌還須就不會找不到人了……

萊恩將雙刀亮出來的那瞬間,應紆能感覺到一種不可違抗的壓力,這就是強者,……這就是能讓教室停下來的方法?

太簡單明瞭了吧?!

「哎呀!停下來了,萊恩謝謝你啦!」褚冥漾笑著向萊恩道謝,並同時從口袋裡掏出幾張黑色的符紙,將它們遞給營紆。「拿著,這是爆符。要使用它時,在腦中想像武器的型態,並同時喊道: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好中二的咒文啊……

「嗯,我知道了。」營紆點點頭。

「至於移動陣……反正你現在也用不到,之後再教你吧!」褚冥漾扳動營紆的雙肩,將其推入教室內,「下課後我再來接你,不要亂跑喔!」

「喔……」當我是小一新生入學嗎?!好吧,可能真的會迷路,待在教室裡等學長來接好了。

看著萊恩以透明之姿將凌還須推進教室內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聲隨著門的關閉而響徹,凌還須和縈紆皆嚇了一跳,門外的兩為學長卻習以為常似的朝他們揮了揮手。

教室跳走後,萊恩不發一語地盯著褚冥漾,後者感受到視線後,疑惑地回看。

「怎麼了?」

「沒事,」他停頓了一下,「總覺得漾漾成熟了好多。」

聞言,褚冥漾愣了一下,隨即展露笑顏,「是嗎?太好了呢!」

---------------------------------------

我真的是作孽……
下禮拜要段考了還在這裡更文……
無語問蒼天ing

話說漾漾的最後一句臺詞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被打
反正……就醬子吧!(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