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66|回復: 35

[同人文] 特殊傳說 自創 被風吹起的書頁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5 21:09: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14 10:41 編輯



你看見嗎?


滾著金邊的那本黑皮書。


看見了,所以她向前走,


一步,兩步,


她不會停下,


一筆,一劃,


紀錄著行走過的痕跡,


鑲著金邊的封皮被翻開了,


而風,吹起了書頁,


於是,她揮筆寫下,


命運,


那是,紀錄命運的書頁,


被風,吹起的書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5 22:07: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5 22:15 編輯


兩天一更...大概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5 22:12: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玥姊,你確定這個任務要給我嗎?"若羽弦眨著大大的眼,看著眼前的黑髮美女。

白色的長髮披在肩頭,她的個子不高,看上去軟萌無害,可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拿去,我今天有事"褚冥玥收起手機,語氣聽上去有些可惜,以電袍級為樂的她,其實很不想放棄那任務,二黑二紫,重點是公會選的陣容就是那種讓普通巡司不敢恭維的那種。

聽到回應,若羽弦可開心了,先不聽任務內容,光是人選就夠令人興奮,冰炎殿下、休荻王子,這幾個的破壞力可都是榜上有名的,想想就覺得熱血沸騰。

"......小弦,你被小玥帶壞了"一名較資深的巡司這麼說著,他可是若羽弦進化的見證者,見證她是如何從一個天真無邪對世界充滿憧憬幻想的小姑娘,咳,不對,是活潑開朗乖巧有禮的見習巡司進化成宛如惡魔咄咄逼人的"小魔女"紫袍巡司。

代號-弦。

"哪有!"若羽弦嘟著嘴,從自己隨身攜帶的淺藍色小背包拿出幾個盒子,"吶,這是今天的點心,還沒有人試吃過的新口味喔!"

她的小背包簡直是無底洞,那幾個盒子的體積都已經超過背包了,還可以繼續拿東西出來,然後她是像突然想到什麼,從中拿出一個跟剛剛不同的,包裝精美的禮盒,"玥姊,這是用原世界的材料做的,記得拿給漾漾喔!"

說著,她拉起背包的拉鍊,背上背包,地上亮起移動陣的光芒,若羽弦離開了巡司辦公室,留下一句話,"阿對了,我高中就沒有要在原世界上了,我會去Atlantis學院,所以可以多排點任務給我喔!"

光芒消失,話語消散在空氣中,除了褚冥玥外的眾巡司們心中只剩下一句話,

-小魔女,袍籍們會哭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6 22:3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29 13:35 編輯

第二章

這次的任務地點是在守世界的一座冰山,而之所以會被分為黑袍任務其實是因為,公會之前派出來的袍籍都莫名的一去不復返,其中包括一名紅袍,四名白袍,二名紫袍,甚至還有一名黑袍。

這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加固結界任務,但在幾次派出的袍籍都沒消息之後,公會終於把任務調到黑袍等級,後來,那名黑袍也失去蹤跡,要不是監督的巡司負傷逃回,公會根本連出了什麼事都不知曉。

-冰山裡出現了鬼族,但數量似乎並不是很多,至於為什麼那些袍籍都沒回來,就有待探尋了。

"碰!"若羽弦臉上戴著面具,一頭白髮被藏到帽子中,留下偽裝用的黑色假髮,她冷眼看著休荻炸掉鬼族,順便摧毀被雪覆蓋的地板,冰炎一槍捅爆鬼族,順便打破由冰組成的山壁,相對的,夏碎和阿斯利安的動作就溫和很多,一個手中拿著黑鞭,一個握著軍刀,不時換成咒術,小心翼翼的不破壞到地形,不過還是不小心打下了許多山石。

"幾位,請停下你們的`拆山`動作"就在冰炎打下一大塊冰塊,並且在眾人的注視下讓它滾下山頭之後,若羽弦終於出來阻止,夏碎和阿斯利安倒是很乾脆的停下了,只是休荻和冰炎理都沒理,拆山的繼續拆,炸山的繼續炸。

"總算出來阻止了嗎?"夏碎微笑著,完全沒有要勸阻自家搭檔的意思,似乎是想看巡司的好戲,而阿斯利安因為不想和休荻說話,所以也就樂於在一旁看著。


"我說......"若羽弦面具下的臉彎起笑,那一瞬間,她身上的氣質似乎變了,她的聲音很輕很輕,卻令人膽顫心驚,"你們再繼續啊!"

壓迫感襲來,冰炎和休荻的動作僵了,夏碎和阿斯利安的微笑也僵了,那不是力量的壓迫,而是屬於上位者的氣勢,雖然在場的人不是王子就是少主,要不然也有一定的身份,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但在若羽弦發難的時候,那種巡司的架勢還是震了他們一下---那不是那些貴族從小因環境養成的氣勢,而是在經過種種磨礪逐漸形成的,領導者的架勢。

她是巡司,監督過許多性格全然不同的袍級,套一句其他同事的話-我們什麼人沒見過?吃軟不吃硬、吃硬不吃軟、軟硬都不吃、聽不懂人話、神經有問題(最經典的例子是西瑞.羅耶伊亞)咳,扯遠了,總之,他們各種人物都見過,就算沒見過在任務前也有前輩教應對方法,而冰炎和休荻其實是最常見的那種-爆脾氣,只是等級比較高一點而已。


見幾人停下動作,若羽弦的笑容不變,但眾人還是直覺的感覺到她要開罵了,只見她深吸一口氣,

"幾位知道這會造成多少人的困擾嗎?你們弄的這些坑坑洞洞,一個不好就會導致雪崩、山崩,而且如果有人因為這些坑洞而跌倒,摔下山,你們又該怎麼負責?"

"如果剛好有正在被追殺的某些種族或地區的重要幹部逃到這裡,為了躲避地上這些`陷阱`而無法閃過敵人的攻擊被殺,你們又該如何?這等於是你們間接重傷了某個族群。"

"還有,黑袍的冰炎殿下,剛剛被你弄掉的那塊大冰塊,是往山下滾的,如果不小心砸到無辜到路人怎麼辦?如果真的有人運氣不好,遇上而閃避不及,選擇用火焰把冰塊融化,這座冰山的外圍可是一片炎熱的大森林,一個沒弄好延燒到乾燥的樹木,可會引發森林大火,怎麼,你要親自去救火嗎?"


若羽弦說了一大堆,但此時的眾人只有一個想法......

你到底是如何掰這麼多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6 22:49: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知道很少,但我打字真的很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7 13:12: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喔~我會一直追的!!!不可以棄坑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7 18:52: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28 18:41 編輯

第三章

看著若羽弦用這一大段話把兩名黑袍壓的死死的一整個煩躁又不好發作,夏碎和阿斯利安露出驚奇的目光。

其實她講的那一長串話也不是完全用掰的,至少會造成很多人困擾這段是事實,她只是加了一桶油又添了一瓶醋而已。

"還有啊......"她雙手背在身後,語氣很是愉悅,"你們這次任務的巡司本來不是我,是傳說中的惡鬼巡司唷!如果你們想要出任務出到死的話,可以儘量耍你們的小脾氣,當然,如果你們真的真的很想要任務的話,我也是可以幫忙的!"

嗯......加油又添醋,再多一把麵,這道威脅下的剛剛好。

"嘖!"這是冰炎。

"哼!"這是休荻,看他連"低賤的種族"這五個字都沒搬出來用就知道了,他自知理虧,好吧,也許是臣服於褚巡司的淫威之下,畢竟誰想出任務出到死啊!?


眾人繼續前進,因為剛剛的小插曲,冰炎和休荻明顯收斂很多,至少沒有動不動就破壞地形。

"這裡的鬼族真的不多"夏碎的神情有些凝重。

"很快就會有答案了"冰炎冷笑,越往前進,四周的黑暗氣息就越發的濃厚,可卻都還在袍級能夠承受的範圍,那些被派遣出去的袍級會無故失蹤,一定有別的原因。

"......到了"休荻停下腳步,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座巨大、華麗的宮殿,宮殿的主體是銀白色的,上頭冰藍色的紋路發著光,像藤蔓一樣的攀上牆。宮殿的頂端被一層薄薄的水晶罩著,光線在水晶上反射,映出一片璀璨的光輝。

"真漂亮......"阿斯利安由自內心的說著。

警戒著周圍,大家心裡都清楚,要尋找的答案就在這了。

咻!破空聲響起,夏碎偏頭避過迎面而來的箭矢,與眾人往同一個方向看去。

"那是......公會的袍級?"阿斯利安的語氣有點不可置信,然後他像是想到什麼,握緊手上的軍刀,"不對,他們的眼神......"

是渙散的,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沒有思緒,只是憑著本能,戰斗、偷襲,對付外來者。

沒錯,外來者,在他們眼裡,若羽弦他們就是外來者。

"這是......被控制了嗎?"夏碎皺眉。

"不是,以這個樣子來看,應該是沉浸在自己的夢境中,然後像夢遊那樣的攻擊我們這些`外來者`"冰炎說著,而後抄起烽云凋戈,與那名黑袍戰在一塊。

休荻迎上了一個紫袍再加上兩個白袍,之所以會這麼少,是因為他發現了,其中一名白袍是他的妹妹,莉莉亞.辛德森。

他的表情很臭,活像吃到了大便一樣。

夏碎和阿斯利安則是合力和剩下的一個紅袍、一個紫袍、兩個白袍對上,但因為人數差距,他們打的束手束腳。

若羽弦站在一旁的樹上,默默的把情況上報公會,驀地,她眼尖的發現了一個不妙的事情,手中迅速的抽出風符,準備隨時動作。

冰炎長槍舞動的節奏越來越快,勝利的天秤已往他那傾斜,但正在和阿斯利安纏斗的一名白袍卻冒著腹部中一刀的風險,向冰炎偷襲。

"冰炎,小心!"夏碎大喊著,但無力阻止。

眾人都分神往他那邊看,希望冰炎能擋下偷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7 21:02: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7 23:57 編輯

就先這樣吧,剩下的明天繼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8 11:26: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鏘!"沒有想像中的血花濺出,也沒有詛咒纏身,金屬的碰撞聲傳入耳,並不是冰炎抽出手來抵擋,他的雙手都握著長槍,沒辦法空出手抽爆符。

"下不為例喔!"金色的物體掉落在地,那是一顆鈴鐺,金黃色的鈴鐺擋下偷襲的小刀,若羽弦從樹上跳下來,笑吟吟的看著冰炎。

冰炎看了她一眼,沒吭聲,只是快速的把剛剛還在攻擊的黑袍打昏,支援自家搭檔的戰斗。

有了冰炎的幫忙,夏碎和阿斯利安很快的戰勝對手,而休荻也在同時結束了自己的戰鬥。

將昏迷的幾人安置在一旁,並施展結界在外圍,眾人緩步進入華美的宮殿。

宮殿的佈局很簡單,在正中央有個檯子,一根根的石柱支撐著大殿,每一面牆都刻著淺藍的紋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若羽弦總覺得這裡的力量十分親切。

"有機關"休荻開口,端詳著距離自己只有一公尺不到的石碑,這機關其實很明顯,明顯到讓他懷疑這是陷阱,可陷阱更不會這麼放,因為太容易被猜測出來,所以可以合理的判斷,這個機關有別的用意。

"我覺得......這個石碑似乎在壓制著什麼......"夏碎看著那石碑,若有所思。

"壓制?這裡有什麼可以壓制?"阿斯利安疑惑的問。

"有,或許這石碑就是我們要的答案......"冰炎冷聲說道,幾人對視一眼,心裡都有同樣的想法......

"壓制黑暗氣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8 15:22: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續

"幾位,請向公會請求支援"若羽弦顯現出身形,她總算看出那讓她感到親切的力量是什麼了,是幻,那是夢境與幻境的力量。

她的種族是貓妖,貓妖最擅長的其實是使人產生幻象,所以她才會對那力量感到親切,只是她並不常使用此能力,才會一時不察。

"如果我說不呢?"清澈的藍色眼眸望著她,休荻挑釁似的說著,而冰炎基於被她救了一次的緣故,只是皺眉。

"如果你說不,就會......唉,算了,就再破例一次吧......"若羽弦無奈,她今天已經破例幫忙好幾次了,手中迅速捏了幾個手訣,往幾人的方向打去,"別抵抗,沒有這層防護,你們會像外面那些袍級一樣,陷入夢境"

其實她會出手是因為她突然想到,這種幻境的力量,公會也沒幾個人能夠處理,就算請求支援也沒有用。

幾人身上浮出淡淡的綠光,若羽弦並沒有為自己設下防護,那力量並不能影響到她。

眾人盯著那機關,沉默了好一陣子,終於有人打破了寧靜。

"啟動機關吧"阿斯利安建議道,一直耗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冰炎點頭,算是同意,他按下石碑上的按鈕。

"轟"的一聲,宮殿中央的檯子緩緩上升,檯子泛著強光,底下有個水晶製成的架子,架子上的翠綠色寶石格外明顯。

"幻武兵器......"而且還是等級很高的那種特殊兵器。

"原來就是這個在壓制黑暗氣息"夏碎瞭然的點頭,話音剛落,又一聲巨響,好像什麼有東西,脫離控制了。

"是鬼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