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音雪晴風

[同人文] 特殊傳說 自創 被風吹起的書頁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15 19:20: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28 18:52 編輯

至少,讓他成長。

"......我知道了"若羽弦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回道,對於他們的決定,她只能支持,"我會多多照看他的,那......你巡司的身份......?"

"瞞著,他需要磨練,而且,他大概也無法接受"褚冥玥淡淡的道,"那笨蛋就麻煩你了"

"嗯"地面傳來火車行駛所造成的震動,若羽弦只再和褚冥玥閒談幾句,便掛下電話。

撤下隔音結界,她轉身,看見了褐髮大姊姊跳下月台,往火車衝去,這班車是自強號,沒有停,褚冥漾嚇的魂都要飛走了,近乎本能的接起響的很激烈的手機,

"你們怎麼沒有跟著撞車!?"利用術法聽清傳出的話語,若羽弦眨眨眼,看向自家友人,而那極度不耐煩的聲音所講出的句子,更是讓褚冥漾驚恐,

"什麼......跟著撞車?"

他該不會是教唆自殺犯吧?

若羽弦在他臉上讀到了這句話。

"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把你們接過來,你們居然沒跟著跳!"


......你有必要把睡過頭說的理所當然嗎?

嘆氣,若羽弦揚起甜美的笑容,搶過褚冥漾的手機,對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他嚇傻了,你直接過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8 22:38: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漾漾,吃顆糖壓壓驚"若羽弦從小背包抓出一把糖果塞到褚冥漾手裡,看著他一臉‘我是誰,我在哪’的表情,她很沒良心的笑了出來。

"Atlantis學院是一個很......特別的學院"她故作沉重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止不住嘴角的笑意,"你要學會適應"

忽然感受到能量的波動,若羽弦看向一旁,地上浮現移動陣的光芒,她連忙將嘴角的笑調整到最完美,最可愛的角度,要給代導人一個好印象。

"你這個遲鈍的傢伙!"

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來,待她看清來人,索性連笑也不裝了,直接面無表情,

"為什麼是你......?"

語氣十分嫌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8 22:41:01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最近在設定女主的過去,文會少一些
多多包含咯!
說起來,女主的過去真的有夠悲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8 22:48:09 | 顯示全部樓層
下集預告

"靠,你是沒看到上面的字嗎?!"這是冰炎。

"唔......發生什麼事了?"這是剛醒的若羽弦。

"嘖,你怎麼和夏碎那傢伙一個樣?"這是冰炎。

"嗯?我怎麼了?"這是微笑的夏碎。

"...Zz...z..."這是處於昏迷中的褚冥漾。

至於發生什麼事,請自行聯想,下次解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9 06:35: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文很好看,希望能寫長一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9 06:35: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文很好看,希望能寫長一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14:29:3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續

"死神大人!"褚冥漾看著冰炎,表情十分的......精彩,只差沒有跪下了,"我還有遺囑沒有想完,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不耽擱您的工作、馬上就好了。"

你看看,一臉天要亡我,壯烈悲憤,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要去赴死,連遺囑這種東西開始想了,

好吧,也許他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

冰炎和若羽弦同時用鄙視的目光看著他,但一個是看神經病的眼神,一個是看白痴的眼神。

冰炎拿起手機,講電話的語氣很是不佳,內容大概是今年有沒有收到神經病云云,

"他們要再開一次校門,如果你再沒進去也不用註冊了。"

註冊?若羽弦在褚冥漾臉上看到大大的兩個自,還附帶一片茫然,

她嘆氣,這樣天真活潑又可愛,不,愚蠢腦殘又白痴的小朋友真的能在守世界活下去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14:53:03 | 顯示全部樓層
抱歉,我真的沒辦法打太多,一方面是我打字太慢,另一方面是我還在讀書啊~!!!
你懂國中生的悲哀嗎?學業和文章要兼顧啊~
不過放心,我會繼續更的,頂多更慢一點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2 18:55:3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的文很好看呀呀呀!
在沫看來能邊打文邊兼顧學習的都是神人(#
女主看起來就超神奇的,紫袍就是腹黑ww
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20:27: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音雪晴風 於 2020-3-28 18:54 編輯

第八章•續•2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打與被打,罵與被罵,畫面慘痛到若羽弦都不忍看下去了,好吧,她承認是因為她怕自己會看到笑出來,然後換得冰炎的狠瞪,

雖然並不怕他,但誰要白白被瞪啊?更何況這麼一個補眠的好時機,不拿來睡覺幹什麼?

她半瞇著眼眼,坐在月台的長椅上,靠著牆,眼前景象變的矇矓,漸漸的,意識消散。


太累了......實在太累了...累到她......

無力忘卻......

......有什麼東西......鬆動了?

沒有人注意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