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71|回復: 11

[同人文] 特傳吾命×自創(主) 傀儡的夢境 5/31 第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25 16:21: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月雲 於 2020-5-31 16:35 編輯

♡契子♤



五年前失踪的哥哥,是因何而背叛了光明
又為何將我們的存在隱瞞公會。
哥哥你在哪?

傀儡之家,為何躲藏於世,
真正的實力,名為守護的兵器
現在不在躲藏。

種族的真相,背叛的真相;
失去的記憶,黑暗的爆發;
重要之物的歸來。

安雪妃絲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7 17:56: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月雲 於 2020-3-17 18:02 編輯

第一章


【訥,冥樣,雪妃還有風祥,你們要選哪所高中啊!】抬起頭看著來到我桌前的兩人。

      【衛禹,冥樣。我和風會在放假期中回日本去,沒有在臺灣了,所以沒有辦法在同校了。】我叫安雪妃絲,有一個不能告訴他人秘密。然后呢,在我旁邊趴在桌上的是我的雙生弟弟安風祥,而在我桌前的人,一個是褚冥樣,一個是衛禹。

     【好可惜哦,沒關系我們要保持聯絡哦!那,冥樣你呢?】衛禹轉頭問旁邊的冥樣。

     【我……】

     【他…他去與神有關的學校好了,可以改改運氣。】冥樣還沒說什么,風就先開口說了,而且說的是…...如此的毒話

     【風!你怎么可以…】

     【沒事,雪妃我已經習慣風祥這樣了。】聽了風的話后,冥樣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冥樣…對不起啊,我回家會好好說說他的。】看著冥樣我無比的感到抱歉,在哥哥失蹤后風就變了一個人,明明以前不是這樣的

     【哼,我又没有说错。这是事实啊,不要帮他逃避了。】

     【風!!】聽著風說的話,我出聲阻止。冥樣則是完全不解,根本不知道風今天為何如此的詭異。

     【好....好了,不要吵架了。風祥和雪妃回日本后,不要忘記保持聯絡哦!】衛禹阻止了我們可能會發生的爭吵,因為知道衛禹的意思,風也停止了無理的話語。

     【對,回去后還是會和你們聯絡的,只是沒得一起玩了。】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我無意間發現冥樣默默的寫下了  Atlantis  的名字,也是我和風要去的學校,守世界的龍頭學校。時間過很快,才說完沒多久老師就把升學單給收回去了。

————————————————————————————————(放學咯~~

     【姐......當初冥哥身上的傷口是哥哥的幻武“影琉”所造成的吧.......哥哥是為什么.....】回家的路上,風突然提到多年來我們都不曾說出口的事情。因為不愿意相信哥哥會這樣做,而到現在冥哥也不肯告訴我們當初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風....我知道是影琉弄的,可是....我還是不肯相信哥哥會這樣做,而且哥哥怎么做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我還是相信哥哥會回來。】

     【姐,我不是.....,什么!!哪來結界,姐小心。】在我們說話時,四周突然出現懷有敵意的結界,把我們與他人給隔離開來了。

♡完♤


第一次把自己的文給放上來,如果哪里寫的不好
歡迎多多說出來。
我是洛靈,謝謝你看我這個非常不好的文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1 15:19:51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好~我是影月喔

看到最後一段時,我一開始想到綁架
然後...我想到五色雞頭的  此山是我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00:54: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3-21 15:19
你好~我是影月喔

看到最後一段時,我一開始想到綁架

你好哦,月月(不介意這樣叫你吧!

才不是綁架呢,那麼容易就被捉走,就沒有得看樣樣搞笑了,像認識的朋友是火星人之類的。
而且雪妃和風祥的背後是很可怕的,捉走他們的話,那些人的下場就是………………呵呵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 16:00: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安永陸!你這個背叛者這次不會再讓你跑了,束手就擒吧!】在我和風不明白發生什么事情時,有許多的人出現把我和風給包圍起來。領頭的人身穿黑衣是公會的黑袍,他的后面還有幾個黑袍,紫袍,白袍和紅袍,加起來大概有二 三十個人。



【什么!你們是誰,有什么事?】面對公會的殺意,我下意識的擋在風的前面。而且他所說的……是哥哥,哥哥到底做了什么。



【小Y頭,我們要找的是妳后面的,所以乖乖的讓開不然的話….連妳都一起帶走。】為首的黑袍,冷冷的說,而且對風的敵意和殺意很重,可是無論他怎么說,我是不會讓他們帶走風的。



【我不會讓開的,你們一定是搞錯 了什么。】雖然有點害怕,可我知道,一旦讓步了他們會對風下殺手的.



【姐…….】風明顯被他們的殺氣給嚇到了,一只手緊緊的拉住我的衣袖.



【……小丫頭,這是我們公會的事情,妳只要乖乖的讓開,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妳也不會記得什么可怕的事。】黑袍放下冰冷的表情,像是在安慰小孩一樣跟我說話。



【哼!墨羽,你說那么多做什么,直接把她弄昏,讓后在收拾背叛者就好了。安永陸,沒想到你那么的無恥,居然躲在女孩的后面,還扮成小孩欺騙他人。】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回應為首的黑袍時,他后面一直黑著臉的黑袍,打斷名為墨羽的黑袍的話,還侮辱了哥哥。



【你!!】聽到對方的話,風直接暴怒想要沖上去時,被我拉住了,雖然我也很生氣,但我想到以前哥哥說過的,不管心情怎么樣,都要冷靜。



【風!冷靜,不要亂來。依姐發現我們還沒回家,就會出來找我們了,所以忍住。】我安慰著風,一邊看著他們。



【怎么,背叛者這是生氣了嗎?有種就不要一直躲在她的后面。也是你是個無恥小人嘛,背叛公會加入鬼族,說不定你的搭黨其實也已經背叛了公會,還假裝被你傷害了,。】侮辱了哥哥的黑袍,還是一樣不斷的在侮辱哥哥,還侮辱了冥哥。



【夠了,賀富!你不要再說,你說到這樣,那個小丫頭會嚇到的,紅袍會很難處理后續的。】墨羽阻止那名可惡的黑袍,之前還沒那么生氣,可是現在,他還侮辱了冥哥,簡直不可原諒。



【都你們在說…….我們這里什么的還沒說任何的東西。而你就不斷的在侮辱我的親人,不只是我的哥哥還有冥哥。】



【姐姐……..】在我說完后,風明顯沒有想到我會突然發飆,一整個都愣住了。



【小丫頭……】



【什么,小鬼你在說什么?親人!你搞錯了吧,他是不知哪里來的無恥之人,是沒有親人的。】賀富聽到我說的話后,還加倍的侮辱哥哥。



【『與我簽訂契約之無,讓侮辱者見識你的怒』黑袍賀富,我無法原諒你,因為你侮辱了我的家人。彼夜,開啟特殊結界。】因為他的侮辱,我憤怒的使用彼夜,并使用屬于彼夜的特殊能力,是可以針對特定的人進行囚禁,使其無法逃脫。



【幻武兵器!!小丫頭不是普通人啊,為什么要保護背叛者呢?】看到我使用幻武兵器,墨羽瞇起眼睛的看著我。



【哼!還用說,是跟背叛者一起的啊,所以讓我來會會妳,小鬼。】賀富一邊說著一邊用爆符,化做軍刀。



【姐!『與我簽訂契約之無,讓攻擊者見識你的守護』哼!可惡的黑袍,現在這里只有你們兩個,我不會讓你們欺負姐姐的。】在看到我的答復后,風也拿出了幻武兵器“芙夜”。



【姐姐?……不對,不是他……】



                                       ♡完♤
啊啊~在家好無聊哦!
完全不能出去,好無聊好無聊~~~
感覺寫的字數好少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1 15:00: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月雲 於 2020-4-23 15:00 編輯

第三章
     【小鬼,你和安永陸是什么關系,為什么你會和那個背叛者長的一模一樣。】在和風對戰的墨羽,突然和風說話,而且好像發現了自己認錯人了。

     【什么,墨羽你在說什么東西,他就是背叛者啊!其他的人都在干嘛,是不會幫忙的嗎?】賀富看著在結界外的人,有點怒的說。

     【放棄吧!黑袍,這是姐姐的特殊能力,外面的那些人現在是看不到我們這里的。】風帶著冷笑,冷冷的說。

     【黑袍,你侮辱了我的哥哥,這是不可原諒的,雖然哥哥從五年前就失蹤,但我的哥哥不是你可以侮辱的。】我非常的生氣,因此我想殺了他” 賀富“。
     
     【哼,小鬼看看到底是誰先死吧。】面對我的怒火,賀富完全沒有在意。

     【阿拉阿拉,這里是怎么回事啊!好熱鬧哦,可以告訴我發生什么事嗎?雪兒,小風。】突然,我的結界被奪去了控制權,是依姐,除了哥哥只有依姐可以做到。

     【依姐…】

     【依姐!!他侮辱了哥哥……】看到依姐的出現,我哭了,是無聲的哭泣。

     【雪兒乖,我們不理他,傀儡師家會處理的,所以我們回家吧,小西和冥來家里要接我們回去了。】依姐看到我在哭,只好安慰我,而風也已經跑過來了。

     【精靈…??】墨羽疑惑的看著我們。

     【喂!女人滾開,不要妨礙公會處理背叛者。】賀富現在還對依姐無理。

     【無理的黑袍,你真的是……】

     【依鈴,不用跟無理的家伙說那么多。】在依姐還沒把話說完時,冥哥出現了,還直接用默言術,禁止賀富說話,而且還用傀儡術把他給懸掛在空中。

     【嗚嗚嗚嗚】可憐的白癡。

     【陸冥…你……兩位抱歉了,是我們的情報人員搞錯了,我在這里跟你們說一聲對不起。】看到冥哥的出現,墨羽有點錯愕,他看了看賀富后,轉身跟我和風說抱歉。

     【依鈴,妳先帶雪兒和小風回家先。】看了墨羽一眼,冥哥就讓依姐帶我們回家。

     【好……】依姐看了看冥哥后,便帶我們回家。


[冥的視角]
     【墨羽,如你的猜測,雪兒和小風是永陸的弟弟妹妹,他一開始就不想要讓公會知道他們的存在。所以我希望你能夠以性命來確保公會不會知道他們與永陸的家人關系。】看著墨羽,我冷冷的說到,反正他不答應的話,那我只好把他制作成我的傀儡,無論如何我不能在讓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好……我答應你,除了我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然后你可以放了賀富嗎?】墨羽看著我,感受著從我這里散發的低氣壓。

     【放了他,你在說笑嗎?無論永陸做了什么,他還是我的搭檔,賀富侮辱永陸,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嗎?你只要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就好。】聽著墨羽的話,我有點想笑了,就算我可以原諒他,可是爺爺已經說了要他后悔侮辱了傀儡家的人。

     【什么!不,冥你不可以怎么做,傷害黑袍是等同于跟公會宣戰。】聽到我所說的話后,墨羽臉上的表情真好笑。

     【用什么不可以,我來自傀儡家,永陸也是傀儡家的,他侮辱了永陸,我們當家的說不可原諒。】看著他驚訝的表情,我冷冷的說。

     【傀儡家...你和安永陸是傀儡家的人!!】

     【沒錯,永陸與我是有著血緣關系的親兄弟。傀儡家的人可是很護短的,尤其是當家的,說了即使永陸做了什么世間不能容忍的事,傀儡家也會與他同在。】

     【......傀儡家不怕被公會討伐。】墨羽在聽到我說的話后,沉默了一陣子。

     【不怕,傀儡家沒有什么怕的,我們只怕會讓重要的家人失去一個屬于他的家而已。】討伐.......我們從來沒怕過,即使與世界為敵又如何,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5 20:46:44 | 顯示全部樓層
傀儡家是因為隱世超深或實力超強
還是世界不能少了他們才會不怕公會嗎?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7 22:13:4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4-25 20:46
傀儡家是因為隱世超深或實力超強
還是世界不能少了他們才會不怕公會嗎?嗎? ...

安雪妃絲:傀儡家的勢力.......不知道,因為從小被哥哥帶離本家了。
冥:傀儡家的勢力是公會無法輕易撼動。

雲: 呵呵,傀儡家...大概就是雪野家也不想與其敵對的存在吧???
靈: 什么大概,為什么身為作者也如此的不清楚。
雲: 阿拉阿拉,就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0 22:25: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依姐……你們依舊不肯告訴我們,哥哥去哪了嗎……】



【我……冥!你沒事吧!臉色很不好,沒關系吧!】本在詢問依姐事實時,冥哥就回來了,而且表現的非常的不高興。



【冥哥……】



【……不,沒事。雪兒小風如果你們想知道陸的事情……那就去通過傀儡家的試練。】



【什么!冥,雪兒和小風根本不會…】依姐聽到冥哥的話后,非常的震驚。



【冥哥……如果你從一開始就不想讓我們知道哥哥的事情的話,可以直接說,不用為難我們…】傀儡家的試練…我和風雖然是本家的人,但根本沒學過任何與傀儡術有關的法術。冥哥根本就……



【不,我沒有不想讓你們知道陸的事情】



那為什么!我們根本就沒有…沒有…】



【我知道,所以你們一個星期后必須回到日本,然后開始學習傀儡術。】學習傀儡術,可是外公之前……



【冥哥,我和姐姐不是無法使用看傀儡術嗎?】風問出了我相當疑惑的事情。



【那是陸拜托的,只是因為不想讓你們那么快的與守世界接觸,而撒的謊。】



【什么!是撒謊的,那么正直的外公,居然會撒謊。】對于聽到外公會撒謊的這件,風也愣住了。



【……對爺爺來說,只要是陸的請求,即使是要他讓出家主,也會同意的。】冥哥無奈的回答出了,外公是如此的溺愛哥哥,才會答應哥哥的請求。但哥哥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不讓我們學習任何的法術。



【不讓我們學習任何的法術傀儡術,是因為母親和父親的死嗎?】



【風…為什么要……】要提到父親母親…



【…是的,的確是因為姑姑與姑丈,才會不讓你們學習任何的法術,而只是讓你們使用幻武兵器。】冥哥認同了風說的話,但為什么會跟父親母親有關。對了,父親母親是怎么死的,為什么我一點都沒有印象。



【唔】頭好痛,為什么要想父親母親的事情的時候,頭會像要炸開一樣,冥哥和風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異常。



【雪兒?妳怎么了…雪兒!!】依姐注意到了,但我還是很疼,最后在昏迷前,我聽到了依姐驚恐的叫聲。



-----------------------------昏迷了咯---------------------------

【雪兒,你怎么起來了,這樣明天你會沒有精神哦,還是說因為明天要出去玩,所以興奮了?】是母親溫柔的聲音。



【雪兒很開心,明天可以和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小風,一起去動物園玩】我做夢了,夢到小時候要和父親母親出門玩的時候,也是那個時候是與他們最后在一起的時光了……



【雪兒乖,媽媽以后一定會常常帶雪兒出門玩。】



【好~,媽媽晚安,雪兒現在去睡覺。】



【雪兒晚安,明天就可以好好的玩一整天。】完全一模一樣,跟記憶里的母親一樣。母親一直都是那么的溫柔,就算風做了什么錯事,母親也只會告訴風這樣是不可以的,不會打風。但我還是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父親母親會死,我完全都不記得,我記得最后是哥哥抱著我,然后說了什么,隱隱約約的是說對不起,對不起的。



后來的事情我就不記得了,夢也只在小時候的我回房間后就斷了,等著我的只有深深的黑暗。



我為什么要自己給自己找那么麻煩的劇情阿。
明明可以直接給雪兒和小風,在Atlantis開學,
不用再那邊制作什么試練........

為了節省太多的劇情,大概會直接略過訓練和試練的事情
直接省略一堆事情,到Atlantis上學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16 17:13:43 | 顯示全部樓層
滅門慘案的感覺
不只知道是先天還是後天把記憶忘記的呢~
感覺都好有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