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蝶幻凌香

[原創文] 【原創古代】鳳宮魔城(1/11更新至第十章—閉關(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2-7 22:12:46 | 顯示全部樓層
鳳宮魔城—緣起

  我今晨起得早,便去探望肅羽。

  他父親回信了,信中云:
  「吾一切安好,勿念。速查真兇,當知恩圖報。」

  「昨日讓霜兒安排的房間可還習慣?」我緩緩推開門,他嚇了一跳。
  「啊!肅羽失禮了…」天啊!他居然在更衣!我的臉飛上一抹紅暈,有些不知所措。坦露上半身的他,迅速的穿上黑色素衣。

  殿內沉默良久,他才終於開口。
  「你真好看。」我愣住了。
  他痴痴地望著我。「你的紫衣隨風飛舞,剛好襯托了你絕美的容顏。」
  我羞得無地自容,趕緊換了話題。
  「墨殿是府中最別緻的客房了,你可喜歡?」
  「喜歡,不只墨殿…」
  「你還喜歡那兒啊?我令霜兒領你去繞繞。」我開心的望著他。
  他迴避我的眼神,低下了頭。
  「哎!別見外了!把這兒當自己家啊!」看他羞的,竟有幾分可愛。
  「我…我…」
  「你究竟是中意何地?」
  「我…我可以喜歡妳嗎?」呀!我的臉又滾燙起來。

  又是一陣沉默…
  「追查之事明日再議吧!」我飛奔出墨殿,荷霜迎了上來,扶住因奔跑而重心不穩的我。
  「小姐,霜兒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她笑著說。
  「哼!妳也學會調侃我啦?」
  「霜兒不敢…」她笑得打跌。
  「好了好了!回冰夢殿吧!」我無奈地說。
  「小姐!今日不辦公嗎?」荷霜吃了一驚。
  「罷了!蘭殿便賜妳做居所,未時到冰夢殿將我喚醒。」我輕笑,揮手示意她回到蘭殿。
  「謝小姐賞賜!」她就這樣一蹦一跳的收拾衣物去了。
———————————————————————————————————————————————
⚜️凌香拼命生出來的血淚啊⋯⋯需要抱抱安慰WW
⚜️大大們踴躍回覆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4 10:07:55 | 顯示全部樓層
鳳宮魔城—真相

我信步走回冰夢殿。正當我準備更衣時,一陣白霧出現在我眼前。
霧中,一個潔白的身影若隱若現,一頭烏黑的長髮以白鳳簪挽起,將此女子顯得清新脫俗。
「敢問姑娘何許人也?」我欠身行了個禮。
「言姑娘請起,吾乃錦煙天女之魂魄。」我嘆了口氣,這天竟來得如此之早……
「參見天女!紫月禮數不周,望天女恕罪!」
「不知者無罪,不礙事的。」
「謝天女。」我鬆了口氣。
「我今日前來,是為黑羽一事。民間的傳說和真相其實是有出入的。」
「不知此話怎講?」我……不是天女傳人嗎?
「你確實是我的傳人,但……世間只有你能封印黑羽的邪念,邪念一但釋出,天宮必定血流成河!如何取捨,你心裡應當有個底。」天啊!她會讀心!
「小女當如何封印?」
「以紫月胎記之力血祭黑羽!此乃唯一之法,妳將以肅羽一人之命,换天下蒼生安寧。」聽到天女之言,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待他的黑羽印記消失殆盡,邪力自會現世。」天女嚴肅的面容,使其不怒自威。
「黑羽是如何消失?」
「其羽有7路紋理,危難降臨前タ,必失其一。」原來如此……
待我回過神來,摸了摸自己的臉,甚是訝異。我的臉……怎麼有淚水流淌……我……該不會捨不得他吧?
「小女冒昧,不知可否救天下於水火,亦保肅羽性命?」
天女聽到此番話語,猶豫了許久才道:「此法可如妳所願,但妳必死。」
我必死? ! 難道我和肅羽,注定要有一人犧牲嗎。……
「願聞其詳! 」先聽聽看究竟是何等術法吧……
「以離夜術強行摘下黑羽,可令其邪念盡失。」 天女邊道,邊將耳上的一對紫蝶耳墜摘下遞於我。
「若妳有難,可將自身血液滴於此物上,我必出手相救。望妳不會有用到此物的一天」她溫柔的拍了拍我的肩。
我看著手上的紫蝶墜「小女有個不情之請,望天文一定答應。」我嚥了嚥口水。
「妳欲習得血祭和離夜之法,是吧?」天女嘆了口氣。
「 是,望天女可將此術傳授於小女。」
天女點了點頭「妳有此心,我甚是欣慰! 」白霧消散,我眼前一黑,沉沉睡去。

———————————————————————————————————————————————
⚜️提前提醒,下一篇會很長很長,長到某雪和凌香都不知道當時是怎麼寫的⋯⋯

⚜️歡迎大大們踴躍回覆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22 00:00:3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姐?」我睜開眼,荷霜正衝這著我笑。
「現在何時?」我怎麼如同睡了一天般精神百倍?
「已是未時一刻,霜兒喚甚久,險些要喊郎中了!」
我笑了笑「沒事,蘭殿住得可還習慣?」
「小姐剛上任,都尚未有所佈置,何來不慣呢?」荷霜眼晴一瞥,看到了我手中之物。
「咦!小姐,這墜子霜兒可從沒見過啊!」隨著荷霜的疑問,我看向我手中的物品。
紫蝶墜!我心中一驚,手中竟握著如此珍貴之物。
「霜兒,此為極為貴重的耳墜。方才小寐時,天女托夢給我,並以紫珠墜為禮。」
我取下耳上的粉滴墜,贈與荷霜。
「拿著。」我忽略她的掙扎,將墜子放在她手中。
荷霜十分驚慌,連忙道:「小姐萬萬不可!粉滴墜可是防身之物!粉玉外所用的金飾可釋出毒針,您必須得留下它!」她將粉滴墜推還於我。
「霜兒!妳看紫蝶墜亦有機關。」我竟現在才發現這雙蝶翼可放入暗器。荷霜又驚又喜。
「小姐,我命玉工為您裝上毒針吧!」她拿起墜子,向外走去。
「慢!」她隨即跑回我身畔,一臉苦笑。
「好嘛小姐,粉滴墜我便收下了!」她將我手中的粉滴墜收起。
「妳去将所有耳墜取來寒玉殿,還有郡府的佈置圖是否完成了?」
荷霜欠了個身說:「只差小姐過目了。」
我微笑。
「好!那便同墜子一併送來寒玉殿吧!」
「是,小姐」荷霜拿著墜子便離開了。

我入了寒玉殿,荷霜已取了所需之物,一見我便迎了上來。
「小姐,此玉盒中的墜子…」她欠身向我行禮。
「起來吧,這玉盒乃我母親之物,裡頭的飾品皆為紫薇流蘇樣式。無論如何都得護好這玉盒。 將它放回冰夢殿吧!」
「霜兒差人去辦吧。」她讓一旁的侍女小心安放後,扶著我上了坐榻。
「霜兒,為我沏杯碧螺春。」
「是,小姐。」她令兩名侍女取茶盞。 我看殿中唯有一張桌子,那她如何沏茶?  
「賜座。」她喜出望外,忙向我道謝。 我將耳墜自盒中取出,又把粉色的樣式置入一隻檀木匣子,而剩下的便分為上品和下品。
「小姐,這茶要趁熱喝,涼了就不好了。  」荷霜將玉杯放在我桌上。
「小姐今日真的不辦公呀?」荷霜疑惑的問。
這死ㄚ頭…「妱蝶郡路不拾遺的,哪來的公事呀?來,這匣子送妳,妳一向喜歡粉色的。」我將剛剛整理的檀木匣子推至她面前,荷霜吃了一驚。
「小姐,這麼多墜子都贈予我啊?  !  」
好像…真的…太多了…
「妳就收下吧!如今我每日佩戴紫蝶墜,餘下的就分送了。」我將剛剛推至她面前的檀木匣子交到她手中。
「鑲金的匣子裝有上品耳墜,讓各宮大侍女挑選;鑲銀的匣子裝的是較舊的款式,就分送給普通侍女吧!」
「是,小姐人真好!」我啐她一口,擺手示意她快去辦事。她連忙捂上嘴,將飾品分了下去。
—————————————————————
⚜️哇凌香寫了好多…好累啊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8 23:13:48 | 顯示全部樓層
鳳宮魔城—控制心法(下)

還真可愛呢!不過這寒玉殿倒是有些許不便。我才剛任郡主,府中佈置也該好好重新設計一番。不過看了那張設計圖後……唉……我還是親自繪一張吧……

三座主殿皆附有寢宮。寒玉殿座落於郡府中央,右側是蘭殿,左側是墨殿。寢宮皆建於主殿後方,分別為冰夢殿、梅香宮和静波宮。

從寒玉殿開始吧!我想起了錦煙天女,不如在牆上繪些紫蝶。還有母親,我畫蝶戲紫薇吧!現今已有一張桌子和坐踏榻,若有客來訪,就得多置辦兩組,一左一右。接着將宮燈立於桌子左側,每組桌椅都附上宮燈。最後……再為霜兒擺張沏茶用的矮木桌,再將茶具放上後……

「好!大功告成!」我開心極了,眼睛都熬酸了。

「小姐,有六座宮殿呢!」一進來就看到我正整理宮殿的荷霜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讓妳多嘴!又取笑我。」我不悅道,我忙的要死要活,她竟笑得出?!

她伸起手,擦掉剛剛笑出的眼淚「好了小姐,您的茶都凉了您换一盞吧!」

「也好,冷茶傷身。」我揮了揮手,她便立刻下去準備了。


冰夢殿雖為寢宮,但我喜歡在寢宮內閱覽書籍。 不如將臥榻移至左側,放張淺色木桌在右側。 臥榻的話……選用淺紫色的被褥好了,再以淺粉色的珠簾做為屏障。 書桌則放上筆墨紙硯,還要有燭燈,書卷和寒梅燈罩。 而臥榻旁也可擺上一張小圓桌,可置茶盞。 對了! 後院的花園有梅花和荷花,那便放個花瓶於園桌上吧!

想到這時,荷霜突然拍了下手「 小姐!霜兒想起來,您沒佈置後院!  」對吼,還有後院⋯⋯

「差點忘了呢! 」我不禁嘆了口氣。


後院嗎? 簡單! 那兒有一方埤塘,得架座木橋。 在院裡立座假山,種些盆景。 埤塘中養幾尾錦鋰,盆景就選牡丹、芍藥、荷花、臘、梅、菊、蘭⋯⋯「碰!」

茶杯碎了一地。

「 小姐您這是怎麼了?」荷霜面如土色,看著一臉驚愕的我。

我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霜兒,這⋯⋯杯子怎麼我一拍就碎了呢?!」我又驚又氣, 連茶杯都要和我作對,不知道老娘現在正忙著嗎!

「小姐,霜兒不知⋯⋯」她瞠目結舌的看著我的手。

我揮了揮衣袖「罷了。」話雖這麼說,但我心裡的那把火卻澆也澆不熄,越想越氣。

結果原不想發火的我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這設計圖本該由匠人修改,竟仍須本郡主親力親為,要他們何用?!」我將佈置圖摔到地上。發出很大一聲聲響。

「小姐請息怒!」荷霜立刻出聲安慰。我閉上眼睛,希望能好好平復自己的情緒。


外面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入了寒玉殿。「霜兒,去看一下。」「是。」荷霜快步前去查看。

不一會,荷霜一蹦一跳的回來,肅羽則緊隨其後「小姐,洛公子到。」

看到她如此模樣,剛剛的烏雲倒消去了不少,只是這Y頭⋯⋯一蹦一跳的,真不讓人省心。

「參見郡主。」

「起來吧。」 我示意他起身。

「謝郡主。」他鬆了口氣。

他為何突然跑來?我不禁問:「肅羽可是有不合意之事?」

他端著一碗水走到我身旁「方才見郡主大發雷靈,特意調了蜜水,望郡主息怒。」他將手中的碗遞給我。

「如此,多謝了。」我接過他遞於我的蜜水,輕啜一口,甜而不膩,甚是好喝。唉⋯⋯紫月⋯⋯你又何需拘泥?

「不知郡主為何煩心?」肅羽問。

我嘆了口氣,說道:「這府中佈置竟是我親手繪製,如今已是酉時,我卻只完成寒玉殿,冰夢殿和後院。本郡主都還未用膳呢!」

他竟忍俊不住,「噗滋」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我為此事如此煩惱,你還笑得出來!

他掩了掩嘴說道:「郡主,剩下墨殿 ,靜波宮,蘭殿和梅香宮。而我目前暫居墨殿和靜波宮;霜兒居於蘭殿和梅香宮。讓我們分別設計自己的住處,不是更合住者心意嗎?」

我驚訝,原來還有這個方法,剛怎麼都沒想到呢!「嗯⋯⋯不失為一個好方法。洛大公子果然聰穎!」

他行了個禮「郡主過獎了。今日便由我們完成草圖吧!」


在一陣歡聲笑語後,我似乎忘了件事。

杯子⋯⋯究竟為何而碎?

———————————————————————————————————————————
⚜️總算是打完了⋯⋯要某雪在二模週還抽時間出來打文太強人所難了啦!(吐苦水的國三生)

⚜️希望大大們踴躍回覆,安慰一下某雪的疲憊身心⋯⋯也祝我和凌香這次二模能考好!考好來考慮要不要加更(思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4 22:03: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蝶幻凌香 於 2020-1-4 22:05 編輯

鳳宮魔城—閉關(上)

       是夜,我站在後院查看剛佈置妥當的一切,而肅羽和荷霜仍留在寒玉殿中畫著那令人心煩的佈置草圖。 我真的很佩服他們,昨天我不過繪了兩個時辰,便再無耐心。 但他們竟能從今日未時間始,直到戌時才休息。 如此毅力,我著實自愧不如。

我佇立橋上,環顧四周。這班匠人雖不擅於擺設,但手腳倒是挺麻利。

正入神,假山後突然飛出一名蒙面刺客。 他手中的匕首激射著閃閃白光,讓我無法直視。 待我欲閃躲向我刺來的匕首時,他已欺身至我身畔。

       「呀!」一絲鮮血從我被割破的袖子下滲出。

我雖立刻出手反擊,他卻也馬上後退避過。 此時,我們對峙在橋的兩端,誰都不敢貿然出手,正好給我時間打量他—他雖然蒙著面,卻有種熟悉的感覺⋯⋯是在哪裡見過⋯⋯

「砰!」一顆烏黑的藥丸正中那名刺客的眉心,打斷我的思緒。 我循著樂丸的軌跡看去,來人卻讓我驚訝了。

洛肅羽! 他怎麼在這?!

「郡主快走!」洛肅羽手中迸出一串藥丸,不斷朝刺客打去,刺客落荒而逃。

他看我還愣愣地站在原地,一把將我攬入懷中,縱身一躍,沒過多久我們已到了靜波宮門前。


我回過神,被他摟在懷中的我,雙頰發燙,竟是泛起了紅暈。

「洛公子…這…不合禮法…」方才的戰鬥令我渾身乏力,無法掙脫他的懷抱。

「肅羽失禮了!」他急忙放開我,我卻突然腳下一軟。

他見狀,連忙出手托住我「郡主當心!」看來今日,我是得留宿靜波宮了……

肅羽看我連站都站不穩,說道:「郡主今日便在此歇下吧!肅羽為郡主上藥如何?」其實……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我趕緊拒絕。「洛公子,男女授受不親,煩請公子喚霜兒過來吧!」

他嘆了口氣,無奈一笑。「也好,那郡主小心。」

他走向桌案,提筆寫了張字條,並取出一個黑色瓷瓶塞到我手中,便匆匆奔向蘭殿,留下一臉茫然的我。

我打開字條,他不愧為洛家大少爺,字跡鐵畫銀鈎,筆走龍蛇。

「黑瓷瓶有三種機關,將瓶塞向右轉可倒出毒藥,向上打開塞子可倒出解藥,向左則可彈出暗器。三者皆是墨色,萬不得大意。」

「這保護措施真齊啊!」我咕噥著。

「都退下吧!」這幾個侍女站在門口,看得礙眼。

「是,郡主。」她們替我關上門,快步離去。


現下肅羽不在,我有不少問題想請教天女呢!我取下我耳上的紫蝶墜,將剛剛滲出的血液滴在耳墜上,周圍緩緩化出一陣白煙。

「參見天女。」我欠身福禮。

天女揮揮手,讓我起來。「免禮。」「謝天女。」我起身。

一陣要命的沈默……「月兒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天女還是先開口關心。

「是。小女昨日因動怒而以掌擊案,置於案上的茶盞應聲而碎。此為何故?望天女賜教。」我疑惑的問。
—————————————————————
2020新年快樂!!!

這樣的篇幅,大大們有看爽嗎??留言回覆凌香哦哦哦哦哦哦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 21: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鳳宮魔城—閉關(下)

「此乃心法反噬,妳日後需多加注意。」天女認真的說。

「何故?」「妳的功法還無法駕御我傳授於妳的心法,你必須立刻閉關一個月。」天女拿出一卷竹簡遞於我,並慎重的說:「此為天宮皇室所修秘笈,妳身為本天女的傳人,自然可修此法,亦可入我天族族譜。」

又言:「此心法還需配合洛家的鳳靈丹。龍鳳兩靈丹乃洛氏一族的獨方,珍貴難得。」

我不免心生疑惑「既然此丹如此難得,洛家怎願愧贈於我?」

天文嘆口氣「也是,鳳靈丹須煉百年,龍靈丹更須五百年之久。」

我著急了「那⋯⋯該如何是好?不知可否暫且擱著?」

「不可!反噬若再有四次,你必死無疑!這樣吧,今夜本天女去托夢給洛天,洛家曾受本天女大恩,想必不會拒絕。」

我鬆了口氣,但⋯⋯「小女尚有一事不明。」

不等我說完,天女便說:「龍丹可助皇子皇孫修煉此功法,鳳丹則助天女和天孫女。切誤吞錯了藥,誤了你修煉。」

我驚訝「天女知曉我內心所想?!」

她微微一笑「正是。今夜的刺客乃孫氏族人,月兒可有其他不解之處?」

是孫氏的人呀⋯⋯「小女已然明瞭,多謝天女解惑。」

「如此我便托夢去了。」「恭送天女。」我再次欠身。天女頭上的白鳳簪沒入了煙霧中。



「唰!」我一驚,回頭望去,只見荷霜和肅羽站在床邊看著我。

「郡主,霜兒可讓我好找啊!」肅羽苦笑的說。

我故意用低沈的語氣說:「霜兒,妳去哪裡了?  」

她輕輕扯著我的裙擺,委屈的道:「小姐,方才完成佈置圖,我便出府交給匠人。 肅羽則回墨殿了。」

看她這樣可憐,我不小心笑了出來「好了,恕妳無罪吧!」

「謝小姐!就知道小姐對霜兒最好了!不會發脾氣的!」她露出笑容。

看起來還有些傲嬌了呀!我不禁虧了她一把「果然還是孩子脾性。去為我上藥更衣吧!」

「是,霜兒這就吩咐下去。」荷霜一蹦一跳的離開了。



我目送她出了靜波宮,直到腳步聲遠了,我才放下心。

我走向剛剛一直站在旁邊的肅羽,並跪在他面前「多謝公子搭救之恩,紫月無以回報!」

他嚇到,連忙扶起我「紫月妳這是做什麼?!快起來!」

「紫月想在7日後於冰夢殿閉關一個月,但也不可誤了查緝之事。不如明日同到寒王殿一聚,共議此事?」我詢問道。

「也好。今晚我就在門口守夜吧!妳好生歇息。」「多謝了。」肅羽出了靜波宮,並替我關上門。

今日之事,明日再來思考吧!


———————————————————————————————————————————

今天選舉,大家都有去投票嗎?反正幻雪是沒有投票權的(笑)

下禮拜二三段考完就放!寒!假!了!但是幻雪還要讀書怎麼辦(哭)⋯⋯國三生就是這麼麻煩⋯⋯

寒假一樣是每週一更,凌香和幻雪會努力把文生出來的!

至於過年會不會加更⋯⋯如果我說不呢(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