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2|回復: 2

[小說] 【特傳同人】千年之契(冰漾)-11/8 更新第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3 19:25: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風鈴秋憶 於 2019-11-8 19:13 編輯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CP:冰漾

許久未寫文,文筆不好。

請勿盜文。

更新時間未定,但絕不棄坑。
       
若都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正文開始:

第一章:

千年前,半精靈,愛上了一位妖師,創造了屬於他們的傳說。

但妖師的壽命,在半精靈漫長生命中,只有短短的一小節,很快地到了妖師壽命盡頭的日子了。

躺在床上的褚冥漾,第一次看到自家的情人,赤紅的眼睛滴下了眼淚,他努力得抬起手,摸著自家情人的臉。對方也摸向在自己臉上的手掌,並親吻妖師的手掌,掌開雙手擁抱著他。

在最近,他感受到自家情人越來越愛撒嬌的個性,而為了自己不顯老,幾乎變回當年相遇的樣子,這反而讓亞更是愛抱著他。

而再過幾個月,就到了被鳳凰族推測自然死亡時間。這幾年,他們趁最後的時間,到處旅遊,工作狂的他,放下任務,帶他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幾乎時間都獻給情人。

自己的情人,永遠只為他著想,想到這點,換他蹭著對方臉頰,而亞親吻著他。

「褚,我一定會找到你。」停下接吻,直視著我,我笑著,回吻他。

「我以妖師之力,保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會再與我見面。」誠心誠意地祈禱,我們一定還會再相遇。

「吶,亞……」我悄悄地再他耳邊說。

「笨蛋,我當然會做到。」露出只對自家情人迷人的笑容,摸著我的頭,把額頭碰上額頭,「祝好夢,褚。」

「亞,再見。」滑過他銀色長髮,亞也站起來,離開溫暖的懷抱,看向他離去的背影中,緊緊握著的拳頭。

知道亞很努力地忍耐,那麼自己也要努力,這只是暫時分開的,在心底想著。盯著手中的藍色寶石和另顆長相平凡的石頭,緊握住放到心臟旁,「沒問題的。」他對自己說出鼓勵的話。

就這樣,妖師與半精靈就此分開,而他們的故事,結局尚未來到。
--------------------------------------------------------------------------------------------------------
千年後,冰炎殿下,尚未繼承冰牙王,他知道一但成為了冰牙王,家族中的長老,一定會逼他去放下黑袍,這樣與他之間的關聯,又會少了更多。

他現在是任命於Atlanta中,武術專任老師,只要待在著,就還可以感受到以往的日子,精靈善忘嗎?可能是獸王的血緣作祟,執著於跟妖師過的那些記憶。

時常待在風之白園,摸著他送的項鍊,一直以來都保存好好的,這是他在孤獨時,能感受到他曾存在的信物。他溫和的笑臉、傻傻地樣子、靠在他肩膀上打瞌睡的模樣,在床上緊緊抱著我的他,所有有關褚的事,他都不曾忘卻。

「接招吧。」一個穿著紫袍高二的女生,毫不猶豫的拿十字弓往前射。

下一秒,衝向她身旁,抬腿往上踢。而這位女生,反應也不差,用手擋住,嘎,骨折了。她可沒因傷勢停下來,換他用腿往上踢,我也用手擋住,挑釁勾起嘴角,反諷自己沒骨折。

「算了,不打了。」女生對著自己放治癒術,撇撇嘴。

「白陵悅,你最好有事快說。」看著對方挑眉,她知道這傢伙,平常不會來風之白園打擾我。

「我今日本來就不是與你過招,只是看你剛剛很欠揍的感覺。」悅無奈的笑著。要不是與她有相識好幾年,早就把她揍到去醫療班了。

而悅就這突然開啟傳送陣,一起傳送到某個包廂,佈下幾個隔音結界。我也順手放出結界,看著與褚冥玥,即似的臉龐。

「我最近感受到過往的力量即將復甦,但只是一瞬間感應到,還無法確定詳細的地點、時間。」她喝著茶水,淡定地說出族中機密。

「地點我還可以依照地圖來找尋,謝了。」妖師,千年前就跟我一直保持著友誼,同時也知道我在等待著誰。

「哇賽,冰炎我第一次看到你笑欸。」悅用一種很驚奇的表情看著我,彷彿在見百年奇怪的畫面。

忍住想揍她的心情,轉而用皮笑肉不笑的面情看她。

「好啦,這桌算我請,慶祝你的情人要回歸了。」彈個手指,桌上馬上浮現出各種菜色。

勾起嘴角,與這位妖師族長,共進晚餐。

又過了好幾個禮拜,我和悅傳送到一個洞窟。

地圖只能輪廓出大約地點,必須靠悅感受力量在何方,就由我在前方探路,快速地穿梭移動,根據黑川主得地圖、悅對妖師力量的敏感度,應該能順利找到褚。

「我只能確定在這附近,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正確定位。」皺起眉,我們在一個地方停下來,悅對褚的力量感應很強,照理來說他一從時間之河出來,就能夠受到褚準確地位置。

銀針數跟飛過來,我直接把悅攔在身後,「安地爾,你來做什麼?」

我就知道有人在搞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19:45:3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很好呢♡
坐等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同人】千年之契(冰漾)-11/8 第二章

第二章:

妖師與精靈總若有說不盡的緣分,那麼,這位鬼族高手也是他們之間緣方之一。

「來邀請你們喝咖啡啊。」看到對方那笑容,我二話不說直接召喚出幻武兵器,往他身上刺過去。悅也在身後放出老頭公保護自己,專心尋找褚的力量。

「哎,都過這麼久,還是只會跟我用武器打招呼。」安地爾看向我,笑了一下。銀針飛向我們。

「你自己也知道你討人厭吧。」擋住他的攻擊,再次往他身上刺,嘖,被他躲開。

「旁邊的美人,也來參與戰鬥吧。」他彈了手指,在悅身旁跳出了獄界的毒牙王蜘蛛,現在的悅要應付牠、尋找褚,還太麻煩。可惡,要盡快逃脫才對,但安地爾也在這,肯定知道關於褚的事。

「這次我不會再讓你了,我要在你的面前奪走他。」帶著一如繼往欠扁的笑容,附近所有的地形突然都崩塌,鬼王塚發出劇烈的聲音。

天花板劇烈搖盪,所有岩石塌下來,我跳到悅身旁,把她附近的毒牙王蜘蛛踹飛。跳開那嚴重崩塌區域,底下有安地爾不知道何時佈置的陷阱,已經變成獄界的腐蝕河水,不斷侵蝕附近的所有東西。

此時,一個從天花板墜落的岩石,碎裂兩半,飛出一個黑中閃著藍光的寶石,銀針瞬間爆發,我要衝向去奪回時,一隻手抓著我的衣角,我轉頭看向她。

「沒有人可以搶奪我族的力量。」她握著手上從褚冥漾那傳承下來的陰影項鍊,望向我驕傲的笑出來。

正要碰觸到黑色寶石的安地爾,猝不及防的地上跑出黑色旋渦,瞬間陷入其中,一頭黑色的鷹衝向把寶石叼走,悅伸出手讓鷹停回到她的肩膀上,寶石放到我的手中,啼叫了兩聲,就消散了。

「沒想到千年前,陰影還留了這手,那只要灌充妖師力量,就能憑依他們得意志來操縱陰影是吧?」安地爾收回笑容,他一揮手,又跑出了好幾隻毒牙蜘蛛,衝向了我們身邊。

「保護一個快到極限的女孩,你以為我搶奪不回來嗎?」安地爾這傢伙鐵了心就是要搶到手為止。

如果要防止被搶,最快就是直接跟褚簽訂契約,讓安地爾這傢伙死心。

握著寶石,褚,聽得到我的聲音,就回應我吧。

叮,寶石回應了我,黑色的水色霧氣冒出,此時,時間就像慢了好幾秒,千年後,我們終於再見了。煙霧漸漸散開,背後女人的蛇尾纏縛在人影上,抱著前方的男子,睜開湛藍的眼睛。而前方的人,勾在她的手背,睜開黑眼。

我終於找回你了,褚。
--------------------------------------------------------------------------------------------------------
從很久以前,在一片深海中,只有我和米納斯,她的尾巴卷在我身上,我躺在她的懷裡。不可思議是我們漂浮在海中,沉睡於海很久,我們是從很久以前就認識的,但我已忘了為何我們有著主僕契約,連我為何在此都已遺忘了。

有一天,我們從海中彷彿墜落一般,來到一堆岩石裡,甚至還不知道為何會深陷於岩石中,我只感覺到外在世界像是變了,但卻不想起床,夢中一直有誰跟我在一起,我不想離開那個夢中。不想離開同伴們。

我與他們一起讀書、玩樂,偶爾出任務,像是我們之間冒險永遠不曾停止,只可惜那些身影總是模糊的,勾向前方人的手,卻也只是殘影。抬頭望向前方走遠的人,一個銀色的身影,總是會等著我,但我卻永遠無法於他們接觸。

直到過沒幾小時後,這地方劇烈震動,我還想睡啊,我無視外在的變化,繼續賴在米納斯的身上。

「褚…聽到…音…回應…」,聲音雖然冷冰冰的感覺,卻不知道為何讓我感受到溫暖。我睜開眼睛,米納斯早就已經起來,盯著我,我知道,我們得好好回應別人。

我們從寶石中,冒出來,米納斯蛇身攀附在我身上,我睜開眼,直視呼喚我起床的對方,「我是沉睡了兩千多年的妖師,心之所想、幻化為實。」在他的腦中,慵懶地看著對方打著招呼。『主人,我也已跟他打過招呼了,不用再一次跟他介紹我』。米納斯在我腦中提醒他已完成介紹,看來我動作太慢了。

「喚我甦醒的半精靈,你有足夠的自信能駕馭我們倆而不被反噬嗎?」銀髮的馬尾,額前有一戳紅髮,赤紅的眼睛,觀察著對方。趕快威脅完對方繼續窩著睡覺,無視米納斯無奈的心情傳遞過來,『只要主人你決定就好。』米納斯,你還真寵我欸,放心,我會趕快打發這半精靈,讓我們繼續悠閒睡覺。

「我在守世界已經生活兩千多年了,又是黑袍,你覺得我會被你們反噬?」半精靈勾著充滿自信的微笑,在我的腦袋傳出聲音,「而且我千年前我與你早有認識,現在把我忘光光,會不會太過分了,褚。」紅眼直盯著我,糟糕,我好像千年就認識他,我早已忘光了,而且對方也不像說是假的,我的讀心術沒有感受到黑暗面囈語。嗚,米納斯抱歉了,我們得起床了,我想取回那些記憶。『只要我能與你在一起就足夠了。』腦中傳來淺淺的笑聲,謝了,米納斯。

「那麼,生活兩千多年的半精靈,我成為你的戰力,你能讓我得到關於我的記憶嗎?」看著他,我想得知我為何成為了共生幻武。夢中總是有著其他模糊的人影陪伴我。仔細想想,還有一個銀髮中染著紅髮,該不會是他吧?

「當然,而且你生前有讓我來找你,甚至有複製出你的記憶球,保管在我這哦。」有種把柄在對方身上,不得不聽對方命令的感覺啊…

「那麼你需要的是什麼武器?」這傢伙身上都有一個長槍了,我會變成什麼呢?真是好奇,然後他的手卻指著自己的腦袋。

「你自己讀取我的腦袋,看看你當年的樣子,自己決定要成什麼樣子吧。」哇賽,這位半精靈夠隨興,我第一次聽到有人…半精靈說自己決定幻武兵器型態,快速掃過對方的記憶……對不起,在記憶中我自己也是有武器自己決定的,算了,不要計較,既然以前的我是使用掌心雷,跟不知名飛碟組合球,那我知道現在要成什麼樣子了。

「我會成為你的力量,為你剷除敵人,在面對威脅保護你,傷口也為你治癒。」低頭親吻他手背上的傷口,「用你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只有你可以呼喚我們,這個名字是你所有。」

我和米納斯同時對冰炎說「我是繼承妖師的先天能力者,心之所想、幻化為實,我會為你動用黑色力量,侵蝕與你為敵的,並抵擋所有攻擊,治癒你身上的傷口,輔助你。」『我是水中貴族的龍神精靈,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

『褚冥漾、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們的形、氣宇軒昂而風度,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你們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騷擾者。』

身上逐漸轉換型態,把剛剛不斷在外攻擊的蜘蛛和鬼族,帶著言靈的寒冰的子彈,把岩石和河水都冰凍,一個水霧球替旁側的人抵擋攻擊,治療他們的傷口。



-------
某風鈴:本來還想虐冰漾,虐完再相見的(劃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