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99|回復: 15

[同人文] 【特傳】平行線。9/20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14 18:04: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9-20 23:46 編輯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你可以當作純練文筆的短篇







『如果什麼都不說的,一定會後悔的。』



流動的影子,她捏緊了書包的背帶,目送人潮遠去,如同孤島般佇立著,眺望遠方的神情像是在等待著什麼、尋找著什麼。


「冥漾。」


她喊住了他,在擁擠的人群中,她認出了他,不知為何,神使鬼差地,也許是腦中催促的聲音太過強烈,才會如此莽撞。


也許會後悔,就算——


「怎麼了?」褚冥漾楞了下,露出微笑,不失禮貌的回應。


「唔……」她發出了無意義的聲音,情況變化的太快使得她來不及組織言語,她以為眼前的人只會向她點點頭示意後離去,最後她只在混亂的思緒中抓出一句話:


「畢業快樂。」


褚冥漾詫異地看了她一眼,之後不自在的搔搔後腦杓,靦腆笑著:「你也是,畢業快樂。」


「還有一件事情——」她緊抓著時間。


「褚漾漾!」


突如其來的女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與褚冥漾相似的面容露出不悅,打了自家弟弟一拳,:「你還在這裡閒逛,走了,老媽說今晚要在外面吃飯慶祝你畢業。」


「哪有、我⋯⋯」才沒有亂跑。褚冥漾本來想反駁的,看著自家姊姊可怕的表情之後只得認輸:「⋯⋯好吧我的錯。」


「那是你同學?」褚冥玥挑起眉,在她毫不遮掩的審視下,畏畏縮縮的孩子避開了她的視線,但讓她更有興趣大概是她身後那堆亂七八糟的靈體。


褚冥玥下意識觀察附近,放學的人潮已經散去,西下的太陽將道路染成赤紅,樹木的影子漸漸加深 ,逢魔時刻,躁動的不只有藏在角落的惡意。


有善有惡、是被吸引的還是?


敵意不足、動機不明,她一向討厭這種敵在暗我在明的感覺。


「我以為你除了那個衛什麼禹,就沒別的朋友了。」褚冥玥環著胸冷笑著道。


「什麼啦太過分了!」褚冥漾發出了微弱的抗議。面對前方欲言又止的同學,他露出歉意的表情,終止了談話:「抱歉我要先走了,再聯絡吧。」


「沒關係,再見。」她露出了落寞的神情,但還是向褚冥漾揮手道別。


褚冥玥又瞥了她一眼、冷冷的,在即將與她擦肩而過之際停頓下了腳步,很輕很輕的說:


「不管你打的什麼主意,只要敢傷害他,我們一族不會放過你的。」


她抿緊唇,默默的嚥下了話語。


遠去的人消失在街角,她獨步踏上回家的路,影子張牙舞爪地從腳底攀爬而上,車水馬龍裡夾雜著令人恐懼的模糊面容,憔悴、扭曲、痛苦。


—— 其實,我很羨慕你。


她要傳達的、她未能說出口的,只不過是這句充滿絕望的話語。


有人保護,不是一人跌跌撞撞的前行,那該多好,連保護自己的方法也只是在傷痛中摸索出來的,那些惡意騷擾了她太多年,她倦了,也不想反抗了。


—— 這樣的我,嫉妒著你。



她一字一句的無聲的念叨,瞳孔裡倒映的是餓鬼伸出準備撕裂她的利爪,他們圍堵著她,機器般的語氣說著千篇一律的話語。


『祭品』


要是我們都能在這條路上少走一些彎路。


就不會如此了吧。






【碎碎唸】



這篇如果有後續的話,

大概會讓某個很閒的鬼族(?來撿人吧。

畢竟老安在同人界專職背黑鍋之外,還喜歡收留一些流浪兒童(EX. 被背叛的褚O漾、自願背叛的褚O漾、受傷的褚O漾、失憶的褚O漾、變女森的褚O漾⋯⋯族繁不及備載。)

總之,反派可是很忙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4 19:31:31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安在同人界專職背黑鍋之外,還喜歡收留一些流浪兒童(EX. 被背叛的褚O漾、自願背叛的褚O漾、受傷的褚O漾、失憶的褚O漾、變女森的褚O漾⋯⋯族繁不及備載。)

總之,反派可是很忙的。





對不起,我是被這段釣出來的XDDDDD

老安變成撿破爛的了......(漾:等等!妳這是在說我就是個破爛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6 23:46: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後續~是說可以知道大大的噗浪名稱嗎?想關注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9 09:42:29 | 顯示全部樓層
雪晨 發表於 2019-6-14 19:31
對不起,我是被這段釣出來的XDDDDD

老安變成撿破爛的了......(漾:等等!妳這是在說我就是個破爛嗎 ...

不吐不快拉XDDDD

老安身為反派唯一智商在線辛苦了((合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9 09:4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9-6-16 23:46
期待後續~是說可以知道大大的噗浪名稱嗎?想關注下

我的噗浪名跟筆名一樣ww

呃...不過幾乎都沒在用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9 09:52:57 | 顯示全部樓層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你可以當作純練文筆的短篇





她又嘔出了一口鮮血,內心卻在慶幸著自己沒有倒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這種傷口自動裂開的畫面大概會嚇壞路人吧。


她的冤親債主依舊不懈的啃食她的身軀,甚至能感受到被撕扯的力量,她在哀號、尖叫、詛咒所有的一切,她最後只抓住了它的一條手臂,指甲陷進去了肉裡,只換得那人臉上的數個雙眼不懷好意地凝視,它在享受著獵物最後的掙扎,微小抵抗不過是餐前的享樂。


異鬼在咯咯笑著,一如往常,只是此刻她再也沒能力自保,她握緊手中的玉玦,碎裂的聲音微小、卻清晰,碎片發出漸熄的光芒。


『這塊玉能夠保護她到十六歲,剩下的,那就必須靠她的造化了。』



那天的談話依然猶存腦海,在那些黑影再度騷擾她的夜晚,小小的她哭鬧著,那是她鬧得最嚴重的一次,普通人眼中不存在的東西咬上了她的四肢,憑空出現的傷口淌著血,不信邪的母親才終於放棄成見將她帶到寺廟裡。


算出她的命運的廟公搖頭嘆息,也許是同情、又或者是不希望一條年輕的生命就這樣被白白帶走,老者替她掛上保命的玉石,最後只是喃喃自語:


『歹命,真是歹命啊⋯⋯』


之後,就算她還是能看見那些東西,卻還是能在瀕危之際吊住一口氣。


而現在,她終於迎接到了死亡。


『獻給吾的祭品,你已經偷了不少時間了。』


異鬼如此之說,眯起眼,似乎想起了之前和女孩纏鬥的過往,他很久沒遇上如此拚命的人類,那種怨恨的眼神會讓他熱血沸騰。


等待石頭力量逐漸消磨殆盡的日子裡,他期待著新鮮的血肉在口中融化,帶著不甘、痛苦、仇恨的苦澀,尤其是那雙眼眸失去光彩的那瞬、將會是絕佳的賞味時刻吧。


她吐了它一口血水,嘴角勾起最後的倔強。


吃吧吃吧,最好把她最後一塊血肉都吞噬下口——!


「難得休假日,居然還能碰到這種事情⋯⋯」不滿的喃喃。


異鬼發出了吃痛的嚎叫,停止了進食的舉動,摀著脖子上的傷口,她才發現黑色的針刺進了他的頸項,異鬼拔出了黑針,可說是狂怒的瞪向巷子的一端。


順著異鬼的視線,她看見金色的眸子在黑暗中熠熠發光,踏著不緩不慢的腳步接近,那富有節奏的敲擊聲迴盪在寂靜,拍打在她的心上。


『狂妄者,你可知道打擾吾 ——』



好快!那如鬼魅的身影瞬間閃到異鬼的身後,抬腳往異鬼腦袋掃出,來不及反應的異鬼被踹飛的一段距離,攻擊者沒等到異鬼從暈眩中回神,一把抓起他的脖子往牆上撞,異鬼的喉間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


「哦?會怎樣嗎?」似乎對於異鬼的威脅感到興趣,攻擊者說著但也沒停下動作,一根一根地將黑針扎入異鬼的身軀、釘在牆上。


異鬼掙扎怒吼著,想動用力氣拔起針才發現自己使不上力,也許是針裡頭帶有的毒素,那黑的發亮的針幾乎痲痹了祂整個身軀。


『你、你這個不自量力的小輩,吾追討祭品可是合法的!』異鬼像是要在他身上瞪出一個洞,要不是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他早就在享用祭品了,那個小女孩是他的!


「合法啊⋯⋯」攻擊者環著胸沈吟。


「可惜,我可不歸地下管。」




【碎碎念】


阿拉....好想補坑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9 14:0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是老安嗎是老安嗎是老安嘛!!!!!!!!!!!!!

哇嗚~老安英雄救美啊啊啊啊!!!!! (你是在激動甚麼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 15:13:41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6-19 14:07
是老安嗎是老安嗎是老安嘛!!!!!!!!!!!!!

哇嗚~老安英雄救美啊啊啊啊!!!!! (你是在激動甚麼啦...... ...

老安大壞蛋又出現拉 ww
好啦有救到一點點,也算是做好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 15:19:23 | 顯示全部樓層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你可以當作純練文筆的短篇(????

■ 對不起我控制不住我的腦



*



她用力睜開眼,城市切割掉了她能視的範圍,不知不覺,建築的影子變深了,世界淡淡染上一層青藍色的幽暗,閃爍的星光,明明是咫尺可見的光景,卻又遙不可及。


世界依舊正常的運轉,人們對於這場戰鬥一無所知,夜幕降臨,行人依舊匆匆往來,彷若貪戀人間最後一絲光芒,遠方的暖色燈海抗拒著黑夜的降臨,一盞一盞的打亮天空,外頭的街燈照進了巷弄裡,暈黃的顏色,照亮了她半張臉。


她也看見了,那些在地板上拖曳出深深痕跡的深色液體。


要多久人們才會發現她在巷口內呢?帶著無法解釋的傷口,他們會替她寫下什麼樣的註解?就這樣結束了嗎?這一切?


她有很多很多的疑問,每喘一口氣,都像是在喪失得到答案的機會,在那之前她不會有這麼多的念頭,不會有活下去知道那些答案的念頭,這場戰鬥活下來的絕對不會是她,這是個事實,並不是什麼無可救藥的喪氣話。


而她卻遭遇了在她生命中第一個、也許是最後一個的奇蹟。


「你好,女士。」


蹲下身,他像個紳士般拉起了她的手,在手背上輕輕覆上一吻,羽毛掃過般的觸感,虔誠的仿若在他眼中的她只不過是個虛弱的仕女,而不是一個將死之人。


她輕笑了聲,是對自己的嘲諷,也是在取笑眼前這個瘋子。


「可有榮幸知道你的芳名。」他又說,帶著輕佻的語氣,那雙漂亮的金眸勾起人們心中的慾望,讓人移不開視線。


好美。如果能將夜晚上僅存的光明都收集起來,那麼她會將會拿來看清楚他,那個慵懶邪魅的男人,那雙狹促如同貓的金色雙眸,他適合活在光明之下,而不是在黑夜裡與快死的女孩玩角色扮演。


瘋子、瘋子。她叨念著,卻在笑。


「問別人名字之前,自己應該要先報上名來吧?」


她配合著他的演出,也許是這世界上所有荒謬的事情她都遇過了、也許是她還存有報復世界的野心,又或者是她不想破壞命運最後的餘興表演⋯⋯無論是什麼她都不想知道答案了,此時此刻的她只想順著心走。


他挑眉回道:「說得也是。」


「叫我阿希斯就行了。」


「黎茗。」


「真是個好名子呢。」阿希斯說,無法分辨是真心地稱讚與否,或是簡單的客套話。


黎茗沒有半絲高興。在她的人生道路中,她更覺得這名子更像是諷刺,漫漫長夜依舊,她始終等不到黎明。


「牠死了嗎?」氣若游絲的說著,黎茗望向了牆上那個扭曲的怪物,這種問題應該不需要開口詢問的,但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再次得到阿希斯的確認。


當狩獵者變成了被狩獵者,那種滋味,一定不好受。


她該大笑吧,嘲笑著如此悽慘的死亡也會降臨到牠的身上,那些每日每夜在她耳邊的詛咒再也無法實踐。


這幾年,她在恐懼、懷疑、猜測的眼光下,小心翼翼的不讓非現實侵擾她的現實,那時的她一定很難想像,那個十幾年來與她纏鬥著怪物,此刻卻如此輕而易舉地被一個路人打敗——


走遠的腳步聲。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呢……」阿希斯走到怪物面前,踢了幾下,黎茗感受到了那孰悉氣息,怪物奮力的開眼,瞪著她,也瞪著阿希斯,但祂依舊虛弱,不比黎茗好上多少。


「那傢伙,可不是那麼容易殺死的東西呢。」阿希斯淡淡的說,不理會黎茗恐懼的表情,他的尾語帶著一絲興奮、一絲愉悅、一絲期待。


阿希斯毫不在乎黎茗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留下那個怪物一口氣,他只知道事情將會因為他的話語帶來戲劇性的演出、帶來全劇的最高點,所以他輕輕地說,像個局外人的旁白,聲音不大不小,卻迴盪在狹小的巷子中:


「但是你還有一個機會,給他致命一擊,爬過去,然後捏碎你手中的玉石…」


黎茗低頭看著手上的玉石,碎裂且沾滿了他的血液,而它還在發著光,一閃一滅地發出頑強的綠色光芒。


「然後碰的一聲,裡面剩下的能量將會將你們一起炸死。」


什麼都沒有改變,這個男人只不過是把他們的實力差距降到同個水平,然後想看著他們搏鬥到最後一刻,他想看到的是公平的遊戲,而不是單方面的虐殺,那就是這個男人的惡趣味。


「這是你最後復仇的機會,不弄死祂,最後你的靈魂也會被其他的餓鬼撕碎。」


沒有希望,沒有拯救,這不過是個自欺欺人騙局。阿希斯太熟悉這種場合了,弱小的生命想要找到逃生的出口,以為找到了避風港,到最後卻依舊成為了他人玩弄的對象。


他蹲下身,將她散亂的髮絲理到耳後,那孩子眸子如黑潭般漆黑,他溫柔的說,像是要把全世界的祝福都贈與給她:


「別忘了,你是『祂們』共享的祭品。」



*



【碎碎念】




不管啦都是老安這個大壞蛋嗚嗚嗚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 23:15:52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安的怪癖......

看著生命掙扎嗎?(眼神死

果然高估了他......那根本不存在過的良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