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梧雲

[同人文] 【特傳】平行線。5/22 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3 12:33: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阿啊啊啊啊( ´▽` )ノ又來誘拐小孩了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10 18:38:57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老安真的是個頂級誘拐犯www
喜歡這樣的筆觸(⁎⁍̴̛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0 23:41:39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8-1 23:15
老安的怪癖......

看著生命掙扎嗎?(眼神死

老安的良心不值錢www
這樣真的很像亂撿東西的怪叔叔(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0 23:42:29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9-8-3 12:33
老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阿啊啊啊啊( ´▽` )ノ又來誘拐小孩了www

老安副業撿小孩
主業 : 興趣使然的鬼族高手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0 23:43:53 | 顯示全部樓層
Sarara貓說晚安 發表於 2019-9-10 18:38
哦哦哦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老安真的是個頂級誘拐犯www
喜歡這樣的筆觸(⁎⁍̴̛ᴗ⁍̴ ...

老安最喜歡撿東西回家了(被殺
謝謝喜歡!!!
我還怕寫得太中二 ( 搔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0 23:47: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10-18 00:59 編輯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你可以當作純練文筆的短篇(????

■ 對不起我控制不住我的腦



她不知道她哪來的力氣,手指扣著地板石磚的縫隙,死嗑住爬著,指甲滲出了血也依舊沒有停下動作,他的亂髮四散,眼神已經渙散,失血過多的暈眩讓她幾乎憑著本能在前行,阿希斯環著手,瞇起愉悅的眼,看著這一切,這個鬧劇。

這就是最後了。

她笑了,那一定是個扭曲的笑容,眼前的惡鬼露出恐懼的表情,是的、這就是她要的,她要牠不得好死、她要牠帶著不甘死去,就這是她擁有的完美結局,一個弱小祭品反殺債主的勵志故事,誰都不能任意的糟蹋她的生命。

「妳不過是個祭品!!小ㄚ頭,你以為殺了我就能脫離苦海了嗎?!主神將你獻給我們,我們會把你折磨到死了又死。」接著就是一連串尖銳的邪惡尖笑,像是死前的掙扎、最後贈與的詛咒。

黎茗掐住了他的脖子,如同從前牠看著她即將斷氣的模樣。

「是誰將我獻給你的,神?真可笑。」黎茗冷笑,就是因為這個亂七八糟的原因,才把她的人生搞的一塌糊塗。

「降神一族的雜種,你連身為祭品的資格都沒有!」

「降神?」黎茗低吟著,動搖,斷斷續續的片段從腦袋裡掠過,卻又抓不住的消逝,她像是終於找到了緣由的源頭,又像是什麼都不能知曉。

怪物似乎對於她的問題不屑回應,自顧自的咒罵著。

「就算下地獄我也不會放過你,我的兄弟們會啃食你的靈魂————」

「再見。」她輕輕說,像是對這世界說的、又或者是跟怪物說的,她累了,很累很累,如果真的有神的話,那就殺了她吧,連著他們一起。

黎茗低著頭將項鍊握在手心,低下頭,擺出祈禱的姿勢,最後,用力捏下。

失去了最後一絲力量,碎成粉塵的玉飾從指隙中落下,掉在地上,無聲無息。

什麼都沒有發生。

須臾間,她看見了怪物的頭顱被整齊的削下,落地發出碰的一聲、滾了好幾圈,睜大的複眼對著她,黎茗愣了幾下,怪物的血濺到了她身上,成為了一具死屍。

ㄧ具什麼也不是的屍體。

她先是輕笑了幾聲,後來笑意漸漸加深,她就像是見證了甚麼天大的笑話,笑得撕心裂肺,癱倒在地上、笑得……比哭還難看。

「…為什麼?」她最後只擠出這句話,像是從齒縫間傳出的話語,輕飄飄的、隨時都會消散在空氣中,她躺在地上,用餘光看著那個男人。

「你想活下去嗎?」

而阿希斯只是反問了這一句,背對著光遮去了所有的表情,地上拖曳出長長的影子,黎茗不知為何就是猜出了他的情緒,那一定是個笑容,阿希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而現在只不過是要給予這個快死的女孩一點憐憫。

黎茗張了張嘴,已經忘記當時她回答了甚麼,但那一定是個捨棄尊嚴的哀求。

就算之前表現的灑脫豁然,在真正死亡面前,她依舊渺小的像是無足輕重的塵埃,死亡或活著,對這世界都沒有什麼差別,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

「就算要用另外一種方式活下去?」

她閉上眼,輕輕點著頭。

向神祈求,不如與惡魔做筆交易。

「乖孩子。」

阿希斯蹲下身,順著他的髮,黑色的針慢慢沒入了四肢,她已經對於痛覺麻木,冰冰涼涼的感覺擴散,一寸一寸的爬上皮膚,最後像是灼燒了起來,心臟像是千萬隻蟲鑽進的疼痛。

黎茗劇烈掙扎了幾下,阿希斯壓住了她抓饒自己心臟的手,指甲變的尖銳且細長,抓破了阿希斯的手臂,她在哀號、她發出了不可思議的怒吼,黎茗的大腦混亂成一團,她知道恨意鋪天蓋地而來,他就像是從地獄爬出的怨魂,忘了曾經的一切,只記得恨。

「想起那些讓你變成這樣的人,然後,變成惡鬼回去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殺了、殺了……

在黑暗中、在混亂中,那是她唯一能保持自我的話語。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2 22:51:37 | 顯示全部樓層
來了!!!幫QQ,期待變強黎茗٩(❛ัᴗ❛ั⁎)
不過老安RRRR你怎麼這麼帥( ˘•ω•˘ )
真的期待之後想看黎茗怎麼跟老安相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0 20:39:24 | 顯示全部樓層
Sarara貓說晚安 發表於 2019-9-22 22:51
來了!!!幫QQ,期待變強黎茗٩(❛ัᴗ❛ั⁎)
不過老安RRRR你怎麼這麼帥( ˘•ω•˘ )
真的期待之後想看 ...

嗨~ 黎茗會變強的 QQ
老安真的是混亂邪惡的代表 ( 稱讚意味
其實我也在琢磨女主對老安的態度 ( 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0 20:44: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20-4-10 20:45 編輯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你可以當作純練文筆的短篇(????

■ 對不起我控制不住我的腦


*

那是個非常漫長的過程,鬼族的毒素在侵蝕著她的理智,她喪失了味覺、嗅覺、觸覺,到最後連自我都開始疑惑,破碎的衣物下的皮膚露出了猙獰的傷口,裂開、結痂、流膿、裂開⋯像是血肉被打散後又重組,重複了無數次的蛻變,試圖把她從『人』逼瘋成真正的『惡』。

她被關在了一間簡陋的牢獄之中,緊栓著四肢的鐵鍊發出噹啷的金屬撞擊聲,痛苦和恨意混成了最難以下嚥的毒藥,她詛咒了所有人,包含阿希斯,眼前的男人。

阿希斯放下了手中的餐點,蹲下和她平視著,如此靠近,如此的毫無防備,仿若輕輕ㄧ伸就能觸碰那個滿懷笑意的眼眸,柔軟的、濕潤的、脆弱的——

他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動彈不得。阿希斯看出了她的意圖,一如往常:

「那些恨意,完全不夠阿⋯」

逼近的臉龐,彼此緊貼著的額頭,黎茗能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呼吸吐在肌膚細碎的傷口上,刺刺麻麻的,令人迷失的金色眸子倒映著她,阿希斯空著的右手撫摸上了她的掌心,溫柔的婆娑著,最後交扣住彼此指間,仿若情人間的親暱互動——

最後手指用力緊縮、壓迫,在窒息般的恐懼下,一根一根,應聲粉碎。

他笑了嗎?也許沒有,但一定足夠溫柔。

阿希斯說,仿若低語,仿若蠱惑的夢境:

「你該詛咒我不得好死的。」

她在尖叫,縮回了角落,她抱著被硬生生捏碎的的手,發出恫嚇的吼聲,試圖讓敵人不要靠近她,斷掉的手指扭曲畸形,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很痛很痛。

就像是個苟延殘喘的野獸,會哀嚎、會產生恐懼的生理反應,卻也只能散發這種最單純的情感,人格、思考、自我都跟著消散。

「這樣的妳不是個低階鬼族,黎茗。」安地爾看著發出破碎囈語的人形生物,在地上徘徊觀察的鬼族擋住他離開的腳步,他沒有踢開,受傷的鬼族需要食物恢復傷口,安地爾瞥過打翻在地的麵包,知道對方需要的是的新鮮『食物』,卻因為多次的教訓而不敢下手,黎茗等待的是阿希斯露出的破綻。

活下去。

那是她不停叨念著的,最初的願望、她所執著的,足以讓她成為另一種生物存活的執念,卻沒有迎來好的結果。

阿希斯拉起了黎茗的髮,強迫和他對上視線,黎茗瞪著她,爪子露出,卻不敢有任何動作:「不要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

平時阿希斯不會多語的,這種轉化本來就是這樣,堅持住的人蛻變成鬼族,運氣好還能成為高階鬼族保著意識,再去混個鬼王高手度日,最糟糕的不過是成為什麼都不是的『扭曲』,也就是——

飼料。

可憐的孩子,就算脫離了祭品依舊是他人的食物。

而這些同情只殘留在他心中幾秒就消失無蹤。

「想起你的名字。」阿希斯就這樣離去,留下被禁錮在黑暗中,那個曾經為『人』的生物。

「黎⋯茗⋯」

黑夜後的黎明。

這是她的名字。黎茗抓住自己蜷縮成最小的體積,顫抖,如潮水般的回憶襲來退去,好的、不好的,都成了過去,過往的記憶在腦海中反覆放映,告訴她還能變成更糟糕的模樣。

如果能夠就這樣死掉就好了,她這麼想著。

—— 為什麼呢?為什麼?是我?

『小茗。』

畫面閃過腦海,柔柔的語調,像是停留了很久、卻又像是須臾間閃過的記憶,清脆的風鈴聲趕走了窸窣的囈語,黎茗睜開了眼,夏日午後的寧靜,暖陽灑在身上,她枕在他人的腿上,迷迷糊糊地,感覺到粗糙的大手撫過了她的臉頰,帶著熟悉的氣味,溫柔且堅毅——

母親。

兩人間的相處就像是昨日的回憶,黎茗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安寧,沒有苦痛、沒有悲傷,只有什麼都放棄的無所謂,沒有人可以怪罪她,她的生命終究歸於自己。

『妳會得到幸福的。』

她說,來自母親最純粹的祝福。

騙子、騙子騙子。黎茗咬著牙,顫抖著,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最深的欺騙,那個傷口來自她的親人、她最後的依靠,而她終究 ——

拋棄了她。

『對不起⋯請原諒我的任性。』
她低下頭,仿若能感知到黎茗就在她的身邊,兩個不同的時空,此時此刻卻巧妙的疊合:『我的孩子,你還有時間可以去看看這個世界,願我們能在沒有黑暗的地方見面——』

像是倉促間留下的話語,她的顫抖地伸手去抓卻撲了空,世界恢復寂靜,又落入了黑暗之中,孤零零的、又變成一個人。

孤身一人,她無所依靠。

「我只要你回來⋯」黎茗在哭泣,幾乎是嚎啕大哭,像是個被剝奪玩具的孩子,她的存在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為什麼要叫她活下去,為什麼要拋棄她——

滴答。

淚水滴落地面,化為了微光,以他為中心勾勒出了未知的圖形,一圈一圈,如同漣漪。

暖意從胸口流出,從內往外擴散,傳到四肢百骸,驅走了冰冷,世界在不知為何恢復了光明,燦爛到她幾乎無法睜開眼,看不清那個熟悉的面容。

『回去吧。』

她被推了一把。

意識被硬生生喚回。

*

【碎碎念】

太久以前寫的文發現有點接不上就改了一點劇情
後續看段考後能不能放上
最近冰漾糧太多我懶得產糧了... ( 我就懶
冰漾已經過了自耕農的冰河期了,不需要我這個小廢廢惹 ( 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2 16:41: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 這篇來自噗浪上特傳深夜60分的題目

■ 想到什麼就會補後續,無特定cp

■ 我真的只是要寫個短篇⋯





阿希斯說她是個非常極端的案例。

她體內似乎有種讓她不墮入鬼族的咒術,但也無法排除體內的大量毒素,所以現在的她介於非人類也非鬼族的微妙狀態。

沒死,卻也不算活著。

她的手指滑過了排列整齊的藏書,看不懂的文字藏著她這一生都無法參透的秘密,她像是初生的孩子,懵懂無知。

『你好。』

突如其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黎茗嚇了ㄧ跳,險些從搖搖晃晃的樓梯椅摔下來,她轉過身靠著書架穩住身子,進退兩難,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少年對著上方的她揮了揮手,微笑時露出了單邊的虎牙。

其實安地爾也沒有和他介紹過什麼異世界種族,而眼前的少年不論怎麼看都符合精靈的屬性,尖尖的耳朵、一頭柔順的銀髮,還有奇異的服飾,她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少年是傳說中的名為精靈的生物也不意外。

『我是書靈。』他微微欠身。

黎茗發現他的中文有些彆扭,帶著一點口音。

原來不是精靈啊?她小小失落了一下。

「圖書館管理員?」

少年歪了歪頭,思考一下,點點頭:『大概是這樣的存在。』。

像是要證明給他看,少年閉起眼,氣流帶起了他的髮絲,合掌、一點一點的光芒從掌心發散,他攤開手,黎茗發現身後的書籍在抖動,有東西擦過了耳邊,穩穩降落在少年的手中。

『我可以幫你。』 他輕輕ㄧ跳,落在了她的面前,突然縮短的距離,好奇、困惑藏在銀色的眼眸中:『你要找什麼書?』

太近了。黎茗下意識往後一縮,甚至能感受到對方於異於常人的低溫。

「不用了⋯我、我看不懂。」

『童謠、繪本、小說⋯』他伸出手,數點著她身後的書籍,隨著大動作搖搖晃晃的梯子隨時都要傾倒,他似乎沒有發覺,只問:『你喜歡哪個?』

什麼都好讓我下去地面!

「⋯」黎茗覺得這裡一點都不適合聊天長談,對方無所謂她可是會摔個稀巴爛。

「⋯繪本。」

少年開心地應答了聲,蹦跳而下,跑去另一頭的書櫃仔細挑選,鬆一口氣的黎茗小心翼翼的走下梯子,沒人知道剛剛有兩層樓高的老舊樓梯架是怎麼支撐著兩個人的,況且還有人在上面動來動去。

⋯真是個怪人。

黎茗腹誹著走到了中心的書桌,中式風格的紅木桌椅,書靈繼續自顧自的往上堆疊著書籍。


似乎還要挑選一段時間,黎茗雖然很想叫對方停下,奈何她對別人的好意一點招架之力都沒有。

「這裡會有人來?」這裡的擺設不太像私人書庫呢。她隨手翻開了一本繪本,居然是自己看得懂的文字,黎茗挑了挑眉,發現大部分繪本都是她能看懂的文字,書封是爬蟲文字的,就只是純粹圖像的兒童故事。

埋首在書叢的書靈偶爾還是回應黎茗個幾句:

『除了我還有一些原本的住民,幾乎不曾有人造訪。』

『很奇怪吧,生性屬於破壞的鬼族,竟然留有藏書豐富的圖書館。』

「是很奇怪⋯」

黎茗抬頭仰望,無盡的圖書,整個空間充斥著寧靜與安詳,和她曾經差點化為的『鬼族』一點都不搭嘎,那股殘暴似乎還存留在她心中,撕毀、焚燒、攪碎,才是鬼族真正該有的行為。

『鬼族有所謂的中立之地、模糊地帶。』

『這裡是屬於安地爾大人的領地,卻還是會有貪婪的黑暗循著蹤跡入侵。』

「安地爾?」這又是哪位?

「就是帶您來的那位大人。」

好啊那傢伙,連名字都敢騙我。

黎茗一想到那個混蛋就上火,雖然想要活下去是她自己的主意,但過程非常不美好,她甚至說是被騙也不為過,而且這傢伙一看到她醒來只給她一句『歡迎回到地獄』,就把他丟到這莫名奇妙的地方拍拍屁股走人,要是再讓她碰到那個混蛋她一定衝上去 ——

『有了!』

帶著很高興的語調,書靈小跑步過來,掃開了桌上零散的書本,放上全白的繪本,什麼都沒有記載的封面,完全不知所以然。

『先看著這個吧,這本與你的『氣息』最相近,其他的味道都太過稀薄了。』

「?」黎茗翻開了第一頁,依舊空白。

『不對不對,不是這樣,把你的力量灌進去。』書靈把書闔上,把她的手按在書封,黎茗看見封面產生像是漣漪一樣的波動,咿了一聲要抽回手,但被按的死緊,然後書靈說:

『跟著我說——』

真實之時,傳承之口,埋沒的歷史不會被遺忘, 以此紀錄而下,以此交換至此,歷史脈絡傾聽、尋找、顯現。

那瞬間光芒乍現,從指縫中洩漏,被火灼燒而出的文字勾勒而出,一點一滴,填滿了空白,黎茗有一瞬間脱力暈眩,而書靈終於放開了她的手,得以看見全體書的面貌。

黎茗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

降神之族。






【碎碎唸】

我對自己的文筆沒自信到快內陷了⋯
最近又發生了一些事,心有餘力而力不足
總有種,其實也不差我一個吧的感覺
我不太會寫長篇⋯短篇也寫的零散混亂
有時候會羨慕那些大佬們,然後又看著自己挖的坑
我真的⋯非常的脆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