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0|回復: 5

[同人文] 【特傳】霜雪飛舞・深水瀲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9 21:42: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zhiqili 於 2019-6-10 18:15 編輯

各位大大大家好,這裡是和朋友共同創造的冬語
歡迎各位大大踴躍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9 21:48: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zhiqili 於 2019-6-9 21:50 編輯

自創角色設定

雩雪
種族:???
身高:163cm
體重:48kg
屬性:冰
裝備:長柄彎刀、冰色長劍、龍鱗戰袍

喜歡的東西
◆褚冥漾
◆冰類的食品
◆有冰跟水的環境

討厭的東西
◆找褚冥漾麻煩的人
◆靠近褚冥漾的女性
◆溫度高跟炎熱的環境

種族出身與過去皆不明的少女,原本被封印在古代遺跡當中的寶石裡,直到封印不慎被褚冥漾破除而甦醒,後頭就一直跟隨其左右。
個性單純直接,只聽從褚冥漾的話,實力之強即便是冰炎也忌憚三分,一但失去理智半徑二十五公尺以內會化成無基質的冰霜領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9 21:53: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話

結束今天的課程之後,褚冥漾獨自一人漫無目的在學院內晃悠著。

跟昔日的大多數朋友們撕破臉之後,一些本來沒有的習慣與特質逐漸成形。

包含毫不留情殺掉意圖對自己下手的人,只要這樣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就是直接一刀殺了乾淨。

「那個殺人狂居然還在學院裡,真是不要臉!」

「天不長眼啊,居然讓這樣的傢伙活著!」

「直接處決掉不就好了,真搞不懂公會為何讓別人找到證據證明他的清白!」

「要是執行處刑的人是我,就是清白的照樣一刀砍了,妖師本就該去死!」

幾名走在前頭的學生旁若無人的說著,卻殊不知死神以在身邊,等到察覺已經是幾具路倒無名屍了!

……很快就要進入三年級下學期了,要是沒有被關進公會的死牢裡,現在的我跟其他人一樣會是大學生吧……

看著身上的學生制服,褚冥漾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一絲對自己過於天真的嘲諷,正因為自己太過仁慈而毫無半點戒心導致留級一年加上被他人指指點點。

「還要躲在後頭多久,真以為我沒察覺到你嗎?」

收回心思,褚冥漾對著沒有人的前方抽出長劍,附近的零星學生對於這樣的動作露出了疑惑,只見眼前突然生出異變,隨即一個人出現在面前!

「加上剛才的五個人,已經是今天你所殺的第二十一個!」

身著黑色袍服的莉莉亞面色凝重的看著曾經跟自己一起努力向上考取袍級的妖師,心裡除了感嘆更多是無奈。

遭到栽贓陷害讓曾經平易近人的妖師變得防衛心極重,要不是自己跟殺手家族的呆子保持相同的想法,老早成為黑名單上的其中一位!

「我只是讓那些雜碎知道來找麻煩的後果,不自量力就該付出代價,沒有把屍體跟靈魂一起消滅掉,我已經很仁慈了!」

冷冷的開口同時,褚冥漾身旁出現了一個銀髮少女,蒼冰色的眼眸不帶感情的注視著莉莉亞,四周的溫度也隨著少女的出現而降低!

「比起鬼族跟殺手家族是仁慈許多,看不順眼就動手這點到是跟我哥一模一樣!」

向後退了一步,莉莉亞暗自戒備著,不僅是因為心性丕變的褚冥漾,更多是對銀髮少女的忌憚。

「隨便妳跟其他人要怎樣看待我,只要謹記一件事,妄想對我刀劍相向者,一律皆殺無赦!」

「算了……你只要記得你跟本小姐之間還有一場戰約就是,作為本小姐欽點的對手,可別以為你跑的掉!」

說完自己想說的,莉莉亞迅速開啟轉移陣離開現場,只留下褚冥漾、銀髮少女跟一眾目瞪口呆的學生們!

「……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收起手上的長劍,比起被人討厭或是被莉莉亞糾纏,今天的晚餐才是褚冥漾需要傷腦筋的一件事情!

「我們走吧,雩雪。去買今天晚餐的材料。」

「好。」

挽著褚冥漾的左手,雩雪收起收斂平時散發的冰冷與殺意,開心的笑容讓此刻的她看起就像一個愛黏人的普通女孩。

解決了晚餐的咖哩飯,褚冥漾先是用紙巾幫雩雪擦拭沾到咖哩跟米粒的臉,後頭才把碗筷拿去廚房清洗。

「我說褚同學,現在的你比起同伴反而更像一個父親呢!」

看著迅速洗完碗筷走出廚房的褚冥漾,九瀾陰陽怪氣的笑說,被頭髮遮蓋的半張臉顯露著看戲的心思!

「如果你想挨揍可以盡量白目一點,一但讓雩雪動怒少不了要斷兩跟骨頭啊!」

由於領教過雩雪動怒跟失去理智的當下,褚冥漾面無表情的提醒某個戀屍狂別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放心,那孩子單純的很,除了實力強到一個詭異的程度之外,就是喜歡黏在你的身邊,真要遇上那種情況也不是沒有方法可以應付! 」

嘿嘿嘿的笑了幾聲,九瀾怪裡怪氣的說著,陰森森的語氣讓人十分反感!

就在褚冥漾想著要怎樣回應時,本來安靜坐在沙發上的雩雪突然起身往外走去!

「雩雪,妳要去哪裡!?」

「散步。」

簡單兩個字回答褚冥漾的問題,銀髮少女快步的走出黑館,片刻外頭卻傳來一聲怒罵跟打鬥聲!

「怎麼搞的!?」

「剛才的聲音好像是冰炎的!」

兩人戶看一眼,立刻走出黑館察看是怎麼一回事,只見雩雪跟冰炎不知為何大打出手,而且已經超過切磋的程度!

「褚,管好你的孩子,否則我敲爛你的頭!」

氣急敗壞的瞪著褚冥漾,冰炎可說是火大到了一個極點,出完大型任務剛回來就遭到伏擊,而且還是被麻煩程度超過褚冥漾的雩雪壓著打,說是來殺人滅口也不為過!

一招逼退往死裡打的雩雪,冰炎露出了快要殺人的眼神!

「雩雪,那位哥哥好像不介意跟妳較量一下,去跟他玩個幾招吧!」

「好。」

得到褚冥漾的首肯,雩雪立刻全力出手,完完全全的壓制住冰炎!

「褚,你這個混帳!」

「雩雪,下手重一點沒關係,別打死就好!」

簡單的一句話,讓對決變成一場廝殺,看出眼前曾經找過褚冥漾麻煩的人狀態不好,立刻往死裡猛打!

「哇喔!瞧瞧這個丫頭,實力強到連黑袍都能壓著打,會不會下一個倒楣的就是比申惡鬼王呢!」

「只要我一句話,誰都可以是下一個倒楣鬼!」

偏頭想了思考著,褚冥漾淡淡的開口:「只不過如果可以,我到是希望她不要遇上狀況就訴諸無力……」

「說真的,我還真是好奇那個丫頭是什麼種族!」

眼神追逐著雩雪的身影,九瀾除了暗自驚訝之外,更多是對於少女的種族出身感到好奇。

「由於你沒有意願讓她接受醫療班的種族鑑別程序,所以無法有效判定她是出身自哪一族。但是近距離觀察後,我到是覺得她極有可能不是現有的種族!」

「什麼意思!?」

「有兩種可能性!要嘛她是混血,而且還是經過好幾代混血的突變種或是異變種!在不然就是古代種族的末裔,而且還是古老到已經消失的古代種族!」

聽著九瀾的解說,褚冥漾點頭的同時也少不了好奇,回想起當初他只是接了一個探索古代水澤之地的任務。

誰知道去了之後會發生一堆意外,先是跟追殺妖師的傢伙打了一架而震塌了整個水澤之地,結果自己跟追殺者因此掉入地底深處!

結果在地底深處,自己跟米納斯發現了一座城市規模的古代遺跡,在找不到通往地上的方式,只好硬著頭皮進去碰碰運氣。

直到進入之後才發現,整個遺跡被冰封著,而且還有股強大的力量流轉在籠罩整座城市的冰封陣法當中!

在遺跡當中來回觀察多日,除了收集到許多奇怪古代遺物之外,也紀錄下許多連米納斯無法解讀的古代文獻,但是依舊找不到回去的方式!

直到進入位於城市的中心的一座神殿,才發現冰封整座城市的大陣核心就在此處,但進入神殿後又因為不慎觸動陷阱,險些丟了半條命。

搏鬥了老半天才來到神殿的中心,也是在那個時候才明白那個地方是陵墓,一具具的屍體被埋在透明的地下,每具屍體都保存的很完整,共同的特徵都是銀髮、肌膚蒼白,如果不是氣息、力量還有種族特徵跟學長不一樣,他差點就以為埋葬在這裡的是冰牙族。

在整座陵寢內觀察半天,褚冥漾發現維持冰封陣法的力量源頭是埋在地下的眾多遺體以及一顆鑲嵌在壁畫上的蒼冰色寶石!

在他碰觸了那顆寶石之後,隨著浮現在壁畫上的蒼冰色圖騰破碎,寶石化成了一名跟埋葬在地下的屍體有著相同銀髮與蒼白肌膚的少女,只是差別在少女還有著生息跟心跳!

正當褚冥漾被少女的出現嚇的不輕時,半透明的銀髮女子身影出現在眼前,凝望著被接住的銀髮少女一眼後目光轉向褚冥漾跟米納斯。

『妖師一族與王族之靈!既然能來到這裡,那她就託付給你們了,請好好照顧那孩子,她是我們一族最後的血脈!』

清脆的嗓音浮現在腦海中,轉換成褚冥漾能理解的語言。

『作為交換的條件,我們會送你出去,這座城市連同所有遺物都歸予於你們!』

女子抬起手,另一道圖騰浮現在褚冥漾胸口,隨即隱沒入體內,同時四周被霧氣所籠罩,全然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就在褚冥漾不知到該如何是好,一個光球體出現在面前,隨即緩慢的往另一個方向飄走。

跟著光球走了不知道多久,回過神來已經身在水澤之地的遺址上,回到公會之後褚冥漾因為震塌了水澤之地而被訓斥了一頓,同時因為帶回一位美少女而讓公會的許多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我說褚同學,雖然知道你跟其他人結下梁子而關系惡劣,只是你在不去制止那個丫頭,就要鬧出人命了!」

指著不知何時丟下武器,改用拳頭毆打冰炎的雩雪,九瀾一臉事不關己的開口:「反正只要是屍體,我一律照單全收。」

「……」

※※※※※※※※※※※※

「下手這麼重,漾漾你太超過了!」

被叫來收拾善後的喵喵一邊照顧冰炎一邊指責在一旁看戲的兇手二人組,「學長被打傷的消息要是傳出去,你可是會變成女性公敵的!」

「所以才叫妳過來啊!要是他沒有受傷,妳有機會拉近跟他距離嗎?」

拿出急救箱幫雩雪包紮身上的傷口,褚冥漾淡淡的說:「姑且不說雩雪下手重了些,單單就妳能照顧他這點一傳出去,嘖嘖……後頭肯定會引發混亂!」

很沒良心的撇開責任,褚冥漾直接打出威脅的牌,讓喵喵說不出反駁的話。

「況且妳不也挺開心的嗎?這樣的好事除了黑館的人之外就只有妳知道不好嗎?」

梅菲斯特的語氣立刻讓喵喵倒戈,也讓身上包著繃帶的冰炎火大到想起身跟褚冥漾拼命!

「總之,事情傳出去總歸是不好!口風需緊一點才行。」

在心裡謹記的同時,唯恐天下不亂的奴勒麗卻正好走下樓,「好事情怎能不分享一下呢!漾漾你這樣有點過分啊!」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這下事情麻煩了!

「姊姊明明就沒有虧待你,為什麼不肯跟姊姊說呢!」

直接往褚冥漾的背上壓過去,身上只穿著男性尺寸的襯衫的奴勒麗毫不在意內褲會因此被看光。

「跟妳說只會惹來一堆麻煩而已!還有妳又去偷拿安因的衣服來穿?」

「這是幫忙打發景羅天的使者的利息,要是跟那些雜碎使著接觸太多次,對天使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那真正的理由跟目地呢?」

「衣服可以隨我挑幾件……天使的味道真是讓我欲罷不能!」

嗅著襯衫袖子上屬於天使的氣味,某個惡魔一臉陶醉的晃著尾巴,等到發現自己被套了話,美豔的臉立刻染上緋紅的色彩!

「好啊!居然套姊姊的話,漾漾你學壞了呢!」

「我不想管妳有怎樣的心思,能別把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嗎?」

淡淡的說著,褚冥漾不忘好心提醒某惡魔危機在身旁,「還有一點,妳要是在繼續性騷擾,後果自己負責!」

聞言,奴勒麗先是愣了一下,直到注意到雩雪冷若冰霜的表情以及殺意騰騰的目光,立即明白褚冥漾的話是什麼含義!

「她吃醋了!?」

「很嚴重……要不是顧慮到我,老早就動手了!」

「原來如此啊……」

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有趣的事,只見奴勒麗露出了極度曖昧的笑容,尾巴不停的搖晃著。

「雩雪小妹妹,漾漾小朋友有這樣碰過妳嗎?」

拉開跟褚冥漾的距離,奴勒麗直接抓著褚冥漾的雙手按在自己豐滿柔軟的胸部上!

「靠!」

突如其來的被迫吃豆腐,使力抽回雙手的褚冥漾直接往奴勒麗的頭上巴下去,完完整整的重現冰炎招牌的巴人動作,當場讓喵喵鼓鼓掌。

「沒人要妳跟她比啊!」

看著雩雪怒氣沖沖的要模仿,褚冥漾只得使盡全力掙扎,以免又二度去碰到不該碰的地方。

鬧了整整十分鐘,在褚冥漾好說歹說下總算讓雩雪打消念頭,但是過程卻讓不少出來察看的黑袍們笑的合不攏嘴。

「啊啊……心好累……」

不想讓別人看笑話,褚冥漾索性拉著雩雪回房間去,直接採取打道回府、閉門不見客的方式。

兩人先後洗完澡之後,褚冥漾也在替雩雪梳好頭髮後,疲倦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注視的褚冥漾睡著的表情,雩雪停頓了片刻,隨即把頭髮撥到耳後,低頭作勢要親吻褚冥漾。

在彼此的距離只差三公分的當下,銀髮少女停下了動作,腦袋裡浮現出褚冥漾生氣的畫面,隨著思緒發展的小劇場讓大敵當前仍面不改色的雩雪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不行……這樣他會生氣……會被討厭……」

一想到自己可能會被拋棄,銀髮少女立刻停止本來的動作,改成鑽進褚冥漾的被窩裡。

「這樣……他應該不會生氣吧……」

想著這個答案,她抬頭注視著毫無任何防備的黑髮男孩,湧上的睡意讓她闔上蒼冰色的雙眼跟著進入夢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0 19:36:06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
漾漾是要當保母還是要採取光源氏計畫
漾漾一刀砍死人太便宜對方了,可參考滿清十八大酷刑一下

不過這玩法...跟我家的小櫻(麗塔)很像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0 21:41: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9-6-10 19:36
哈哈哈
漾漾是要當保母還是要採取光源氏計畫
漾漾一刀砍死人太便宜對方了,可參考滿清十八大酷刑一下

漾漾只是偶然當了爸 天曉得會養到一個堪比百萬大軍的女兒

一刀砍了只是嫌麻煩 反正有人下手比他更狠更兇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8 20:23: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話

『母親,為何我們會待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

『來到這裡是逼不得已的……如今地上的生命都已經消失了,只餘下不畏懼陰影的少數黑色種族……』

『陰影……!?』

『那是由妖師一族掌管……用來重新塑造世界的兵器……」

『妖師……重新塑造世界……』

『總有一天妳一定會見到他們的……曾經幫助過我們、與我們並肩作戰的古老部族……』

「唔……」自深沉的睡眠逐漸清醒,夢境當中似曾相識的嗓音與模糊的面孔遠去,只留下無數的疑問。

張開雙眼起身之後,床的另一側已經不見黑髮少年的身影,而房間當中卻多了一股香味,目光一轉,只見褚冥漾綁著馬尾、套上圍裙,正站在瓦斯爐前料理著早餐。

「起來了嗎?刷牙洗臉後,過來吃早餐吧。」

「好。」

快速進去浴室梳洗一番後,銀髮少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期待著今天的早餐,讓褚冥漾不禁感到莞爾。

「今天的早餐是蛋包飯、薯條、水果還有紅茶。」

一邊把做好的食物端上桌一邊解釋今天的菜單,褚冥漾脫下圍裙,跟著雩雪一起享用今天的早餐。

這樣的模式自他開始照顧雩雪之後直到現在,無論要做什麼,她都會等他跟上絕不自己先偷跑。

「今天我還要去上課,妳可以在學校內四處走走。還是同樣的一句話,別跟其他學生起衝突,除非別人先來找妳麻煩。」

專心的享用著早餐,雩雪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但是這樣的一幕卻讓褚冥漾的心跳慢了一拍,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顯然上天是偏向惡整褚冥漾的這邊,以至於他前腳剛走進教室,後腳雩雪也無聲無息的跟了進來。

「我是說過讓妳在學校裡自由走動,可是沒要妳跟過來啊!」

看著坐在自己旁邊的銀髮少女,褚冥漾覺得無比頭痛,要是她搗亂或是惹事生非還可以強行把人趕回去宿舍。

偏偏她不吵不鬧又很安靜,還總是用那雙毫無雜質的眼眸揪著他看,讓褚冥漾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反倒讓班上其他學生大笑的大笑、低頭憋笑的低頭憋笑,活生生成了一個大笑點。

「好啦,褚學長,你就讓她跟嘛!」

一名黑髮的可愛女生忍不住替雩雪說話,「她又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只不過是跟蹤狂的屬性比較高而已。」

「是啊是啊,有這麼乖巧聽話又實力高強的女孩子待在你身邊,別那麼挑剔啦!」

「都說男孩子不懂女孩子的心,看來就是褚學長也免不了如此。」

「雩雪,我的位置給妳,妳跟褚學長合併坐吧。」

鄰座的長髮少女收起了書本,把桌子跟褚冥漾的桌子並排在一起,自己則是移動椅子跟旁邊的朋友共用一張桌子。

「妳把桌子給了她,那妳自己要怎麼寫字啊!」

「放心,方法多的很,不礙事的!」

按著朋友的桌子,隨即一塊板子連著腳架延伸出來,本來只夠一人使用的桌子硬生生變成兩張桌子的組合體。

「比起我們,褚學長應該關心一下自身才是!」

不著痕跡的指責褚冥漾的同時,長髮少女的鄰座朋友更是低聲地罵了一句,『你這個遲鈍的笨蛋兼呆頭鵝!』

罵人的話自然是讓褚冥漾聽到,但是他當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被罵呆頭鵝,然而眾怒難犯,尤其是女性的憤怒,真要卯上了天曉得後頭會搞出怎樣的鬧劇。

正當他準備把心思放在書本上,一團小紙球被丟到他的桌上,拆開紙球,上面只寫著一句話。

『褚學長:你打算何時讓靈芝草還有夜妖精回到你的身邊?』

猜出紙球是誰丟的,褚冥漾同樣在紙上寫了一句話,把紙球丟回去之後,直接塞上耳塞不在理會四周的雜音與某道視線。

※※※※※※※※※※※※

下課之後,褚冥漾帶著雩雪去餐廳,點了兩份餐點之後就開始等待。

「晚些還有人會過來,所以在這邊先等一下!」

注意到雩雪投來疑問的目光,褚冥漾也沒有打算隱瞞,「哈維恩跟靈芝草,妳還有印象嗎?」

「有。」皺眉回答褚冥漾的問題,雩雪露出了有點不開心的表情。

「等會他們會過來,可別在這裡開打。」

一想到這兩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笨蛋,褚冥漾頓時覺得頭痛不已,且不說平時為了力求表現而針鋒相對,有時還會把針對自己的人毆打到重傷住進醫療班裡。

在他收留雩雪之後,本就互看不順眼的二人組同時把矛頭轉向銀髮少女,於是開始了每天必定會上演一次的開打戲碼,而且每次都是以雩雪的勝利作結尾,然後他必須制止銀髮少女往死裡打跟收拾善後。

「學長!」

從遠方傳來的呼喊讓褚冥漾回過神,只看見黑色跟棕色的身影迅速衝過來。

還沒等他有動作,雩雪直接在四周佈下結界,於是碰的一聲巨響,衝過頭的自家學弟直接撞在上頭,堅固的結界也因此出現裂痕。

慘不忍睹的一幕讓不少目擊者讓撇開目光或是在心裡默哀,中途煞車的哈維恩則是冷笑幾聲,心情愉悅的欣賞靈芝草的慘狀後,才故作優雅的走到褚冥漾前面行禮。

「主人!」

「省下多餘的廢話,之所以讓你們回來是因為有事情要發生了。」

停頓了片刻,褚冥漾才接著開口:「當然,那個時候把你們趕走的我也有錯,不過同樣的,我希望你們好好相處,不然我會讓兩邊同時後悔莫及!」

「我知道了。」

露出很僵硬的笑容,哈維恩強迫自己同意,而站在褚冥漾身邊的雩雪則是直接移開視線,一副勉強同意的態度。

「唉……」

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褚冥漾隨手一個水屬性的法術,只見一顆水球砸在靈芝草身上,讓昏迷不醒的某人猛然驚醒。

「就算被學長用水澆醒,我也不會認為自己活該倒楣。」

擺出委屈到了極點的表情,靈芝草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跟在哈維恩後頭。

「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從剛才就一直抱怨!」

煩躁的轉頭罵人,去了一趟商店街後,褚冥漾的理智線瀕臨斷裂,要不是顧慮到會被安上以大欺小的罪名,老早把某條人參埋進黑館的後花園當植物的肥料,尤其在那條參格外的話多加欠揍的情況下。

此時,一直保持沉默的雩雪突然拉住褚冥漾的袖子,眼神冰冷的直視前方。

「躲在暗處的傢伙,還不出來嗎?」同樣注意到異樣的褚冥漾緩緩抽出大劍,哈維恩也跟著抽出彎刀。

「妖師一族……我王要我帶話給你……同為黑色種族……請你加入聯盟……為推翻這個世界出一份力……」

似男似女的陰森嗓音從四面八方響起,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出現在面前,遮蓋臉孔的白色面具上僅只一邊有洞,青色的目光透露著詭譎。

「少在那邊打著大意的名分意圖要將我的主人扯進你們的無聊鬥爭當中!」

冷不防的丟出短刀,哈維恩開口就是最直接的威脅,「趁我們還沒動殺念之前,滾回自己的狗窩裡,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不肯合作……那唯有殺!」

陰陽怪氣的嗓音下達命令,隨即百餘名的殺手卸除隱藏法術,揮著武器衝向褚冥漾等人!

「不跟你們同站一邊就動刀,真當我是好惹的嗎?」

揮舞大劍砍下逼近的敵人首級,褚冥漾將滿肚子的火氣全部發洩在敵人身上,各自對上敵人的雩雪跟哈維恩出手也是無比的凶殘,靠近的敵人全都被一刀或是一劍斃命。

「該死!」

眼見手下全部倒臥在血泊當中,黑衣人劃破手掌,黑綠色的血液灑向地上的屍體,只見濃郁的黑暗氣息擴散,地上的屍體立刻產生異變。

散落一地殺手屍骸受到轉化,瞬間變成噬血的妖魔與扭曲的鬼族,灰色、血色、青色、暗金色的眼睛一致轉向相同的目標。

「當真是沒完沒了,殺一次不夠居然還要殺第二次!」

抽出米納斯,褚冥漾直接對著衝過來的妖魔、鬼族潑灑一大片的酸水,淒厲的哀號聲頓時不覺於耳。

看見同伴的慘狀,少部分的妖魔跟鬼族頓時萌生逃走的想法,同樣也引發大多數妖魔、鬼族的噬血凶性。

「哼!」

冷哼一聲,雩雪抽出一把冰霜色澤的長劍,瞬間霜雪漫天,力量比較弱的妖魔跟鬼族在慘嚎的瞬間盡數遭到凍結,隨即被炸成無數的碎片。

無從預料的這一手,獨眼黑衣人露出了詫異的神色,同時褚冥漾揮舞大劍跟米納斯,與哈維恩迅速斬殺餘下的妖魔、鬼族。

「沒有用的垃圾!」

眼見帶來的部下一一被斬殺, 一直沒有出手的黑衣人冷不防的吼出一聲巨嘯,整個身體開始生出巨大的異變!

「什麼東西……!?」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褚冥漾、哈維恩拉開距離,唯獨不肯服輸的雩雪衝上去一陣亂砍,打算直接送對手下地獄。

「咯咯咯咯咯……雕蟲小技也敢拿出來獻醜,找死!」

一掌揮出,巨大的物力打飛了雩雪,在他人的目光中,獨眼黑衣人已經變成一條三層樓高的人形邪龍!

「雩雪,小心!」

急忙衝上前頂替雩雪的位置,褚冥漾橫起大劍,正面格擋刺過來的龍爪。

巨大的力氣讓褚冥漾連退好幾步,承受猛烈一擊的劍刃滿佈裂痕,瀕臨崩潰解體的邊緣!

「受死吧!」

「哼!」

冷哼一聲,褚冥漾在空中劃出一道暗紅色陣法,將殘損的大劍連同陣法直接轟向眼前的獨眼邪龍,碰的一聲,邪龍的翅膀被打硬生生出一個血窟窿。

「找死!」

一聲怒吼,獨眼邪龍揮舞手抓,發動一連串的連環攻勢,卻被褚冥漾用不知哪裡變出來的棺材型匣盒盾給擋下。

砍完最後一隻妖魔順便接住雩雪的哈維恩憂心忡忡的觀看著戰局。

「這樣下去不行,主人撐持不了太久。」

「可惡!」

甩開抓著自己的哈維恩,雩雪握著劍在一次衝過去,趁著獨眼邪龍的注意力被褚冥漾吸引,銀色倩影集中力量揮出強悍一劍,直擊邪一龍的身體下盤。

「嘎啊啊啊……該死了白色種族……」

被一劍砍斷雙腿,巨大的身體當場向前傾倒,巨大的碰撞聲伴隨著塵沙遮蔽了視線。

於此同時,雩雪也氣喘吁吁的半跪在地上,銀色的長劍尖端刺進地上。

「雩雪,妳沒事吧!?」

快速跑到雩雪的身邊,褚冥漾遞出一罐精靈飲料,「妳先稍微休息一下,後續我跟哈維恩處理就好。」

接過褚冥漾手上的精靈飲料,就在雩雪想開口時,蘊含邪氣的龍嘯猛然迎面轟來!

「該死!」

防不勝防的襲擊讓褚冥漾將雩雪拉到身後舉盾硬擋,然而龍嘯才剛平息,漆黑龍爪又狠狠的正面刺來。

正面一擊,一陣清脆的斷裂聲,褚冥漾的左手骨被前後兩股力量硬生生震斷,整隻手臂無力的垂下,沉重的匣盒碰的一聲撞進地面兩吋。

「竟敢傷害主人!」

褚冥漾的受創讓哈維恩勃然大怒,夜妖精一族的大型法術狠狠轟向半趴在地上的獨眼邪龍,碰的一聲,龍軀上被打出幾個窟窿,黑綠色的鮮血流了滿地!

同時,強行壓下身體不適的雩雪飛到高空,蒼冰色的眼眸看出龍軀破綻,高舉手中銀色長劍,強橫的力量化為銀色光束,一劍斬下獨眼邪龍的頭顱。

強悍一劍在地上斬出一道巨大裂痕,但是漂浮在空中的雩雪卻忍不住喉嚨一陣腥甜,一口鮮血嗆出,後繼無力的向下墜落!

怎樣也沒想到實力強悍的雩雪會氣空力竭,同樣消耗不少力量的褚冥漾、哈維恩一時無法動作,就在所有人以為她會重摔在地上時,鳳凰族的陣法張開,接住了雩雪。

「早知道應該晚一點出手……不對,好在來的即時,不然你的小美人肯定摔的頭破血流!」

領著幾個藍袍趕過來的九瀾硬生生轉了個彎,旋即伸出手掌要使用治療法術,只是手掌還沒碰到雩雪,就被跟著靠近的褚冥漾給拉住!

「我自己處理就好,要是交給你。天曉得之後還是不是完整的!」

皮笑肉不笑的戳穿九瀾的意圖,褚冥漾瞪了一眼戀屍狂魔後,才轉頭看向一起過來的靈芝草。

「才在想說你怎麼不見了,原來是跑去搬救兵啊!」

「誒嘿嘿……」

看著擺出逃避心態的好補學弟,褚冥漾忽然覺得手很癢,但是卡在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只能暫時先作罷。

「要屍體那邊有,少給我打雩雪的外腦筋!」

指著斷首的獨眼邪龍屍骸,褚冥漾全然沒有收拾善後的打算!

「對了,別說我沒提醒你。要是想對她下手,當心被揍到頭破血流!」

一邊確認雩雪的狀況一邊讓哈維恩用特製的繃帶固定骨折的左手,褚冥漾露出如同鬼一般的眼神盯著九瀾。

「還有,你要是真敢對她出手,我絕對會放火燒了你的實驗室,同時你一輩子也別想拿到任何一具屍體!不要以為這是在開玩笑,我保證說到做到……」

「嘖嘖……這個威脅還真狠啊,褚同學!」

懶得在跟戀屍狂魔互看不順眼,褚冥漾蹲下身子,將坐在地上一直望著他的雩雪橫抱起來。

突然的舉動讓雩雪睜大雙眼,也讓方才目擊那場戰鬥的女性學生們發出叫聲。

真是受不了這些腦殘粉,我好像可以理解夏碎學長他們的心情了……雖然已經做過緊急處理,但是左手實在有夠痛……

沒有察覺褚冥漾心裡有苦說不出,雩雪任由他抱著自己,肌膚雪白柔嫩的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肩膀,蒼冰色眼眸裡有著說不出的喜悅。

「嘖嘖嘖!好大一顆電燈泡,真是刺眼!」

看著抱著雩雪離去的褚冥漾、哈維恩、靈芝草的身影,九瀾刻意摀住雙眼,片刻才開始料理獨眼邪龍的屍體。

※※※※※※※※※※※※

在醫療班料理過傷口之後,褚冥漾帶著雩雪回到黑館的房間裡。

「妳啊……太過逞強了!」

目光盯著雩雪,褚冥漾罕見的板著臉孔對著銀髮少女說教。

「差一點,妳跟我就倒楣了。」

「……」

面對褚冥漾的指責,雩雪依舊是用那雙毫無雜質的眼眸揪著他著看,只是這次他卻有種看到狗狗垂下耳朵表情一臉委屈的錯覺。

「我知道妳不希望我受傷,但是妳也應該保護好妳自己,就像妳不希望我受到傷害,我也不希望妳受到傷害,妳知道嗎!」

伸出沒有受傷的右手,褚冥漾毫無其他心思的揉揉雩雪的銀色長髮,但是銀髮少女卻好似十分享受的闔上雙眼,嘴角略為勾起一個弧度。

這樣也能這麼高興,真搞不懂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就在褚冥漾略微分心之際,雩雪張開了雙眼,抓著他的右手貼在自己的臉上。

「雩雪!?」

不同平時的眼神讓褚冥漾驚覺不對,才剛想開口,銀髮少女猛然伸手用力一拉,失去平衡的瞬間四片嘴唇已經貼在一起。

突然的舉動讓褚冥漾嚇了好大一跳,只是不等他推開銀髮少女,雩雪立刻向前傾倒,用身體把褚冥漾牢牢壓倒在床上。

照顧雩雪的這段時間,褚冥漾始終猜不透銀髮少女心裡在想些什麼,更不用說她偶爾會有出乎意料的行為。

只是這一次,已經超過他能理解的範圍,屬於少女的髮香、體香以及緊貼著自己的柔軟身軀讓褚冥漾無法冷靜思考。

就這樣持續了一些時間,雩雪才緩緩放開褚冥漾。不等他有任何反應,便直接鑽進被窩裡背對著他。

等到腦袋在一次思考後,已經過了三分鐘,只是褚冥漾這一次卻開不了口發問……

……我說雩雪……妳這是哪招啊……

看著雩雪的背影,褚冥漾只有無言以對跟疲倦不已,索性躺在床上被對著銀髮少女。

「雩雪,晚安。」

丟出這句話之後,褚冥漾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而同樣闔上雙眼的銀髮少女,沒被注意到的臉上連同耳根子紅的像是蘋果一般。

微微勾起的嘴角露出了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