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瞳犽

[同人文] 【特傳】各種段子集中 (冰漾/all漾)11/1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6 23:45:49 | 顯示全部樓層
媽耶太可愛ㄌ 求後續
這種設定就是 棒 就是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6 23:46: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學姊們的潛力是無窮無盡的~話說其實背影也可以賣很多錢。我覺得學姊可以考慮跟蹤漾漾,比直接要照片更可能拿到冰炎正面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7 15:02: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女生的毅力那麼大啊╮(╯_╰)╭ ,雖然我也是女生,但不能懂這類的毅力XD
期待大大的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2 16:03: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夏雪楓★ 發表於 2019-8-6 23:45
媽耶太可愛ㄌ 求後續
這種設定就是 棒 就是酷

哈哈哈我也希望下篇能快點打完XD
謝謝你的喜歡和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2 16:04: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8-6 23:46
學姊們的潛力是無窮無盡的~話說其實背影也可以賣很多錢。我覺得學姊可以考慮跟蹤漾漾,比直接要照片更可能 ...

冰炎太難見到,學姊們拿著一張冰炎的背影的確可以看一個月XDD(太誇張
哈哈哈那漾漾也要開始增強躲貓貓技能了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2 16:08: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Whenever 發表於 2019-8-7 15:02
原來女生的毅力那麼大啊╮(╯_╰)╭ ,雖然我也是女生,但不能懂這類的毅力XD
期待大大的後續~ ...

啊啊這邊我忘了補充這篇的設定XD
大家把本篇當作平行世界的普通大學來看比較好XD(不過一樣沒有任何異能)

我寫的內容會和現實世界的大學多少有出入,所以稍微會誇張某些部分,比如說學姊們追校草的那股熱忱XD
謝謝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3 22:06:46 | 顯示全部樓層
坐等更新(乖巧
真希望現實的學校也有跟學長一樣帥的男神

點評

現實沒有只好在二次元裡找了XDDD  發表於 2019-8-19 14: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9 14:5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瞳犽 於 2019-8-19 18:24 編輯

*二部下第八集之後的腦補

*褚冥漾中心

*友情向的all漾

*謝謝點閱&捧場








【特傳/all漾友情向】他的朋友










白色的世界最近掀起了一陣騷動。


大氣精靈互相傳遞著訊息,說世界之黑的妖師褚冥漾正在白色種族間四處遊走。


遊走的目的說好聽一點是旅行,難聽一點叫作找人算帳兼逃跑。


再說的詳細一點就是,近日冰牙族的小王子與他的夥伴連續好幾日在各處遭到不明攻擊,動武的理由不外乎就是:庇護妖師的人都該死。


雖然最終攻擊者在冰炎他們看智障的眼神下被狠虐回去,褚冥漾卻深刻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下去。


於是,攻擊者息武的隔一天,他帶著趕不走的哈維恩和幻武兵器偷偷跑了。


是的,他跑了。


這一次,在然和褚冥玥默許之下,徹底斷開和那些朋友的聯繫,褚冥漾抱著滿腔怒火和這輩子最大的勇氣展開他的「旅行」。


同時,發現褚冥漾溜走的冰炎等人也徹底炸了,炸到四處找人幫忙抓回他。


聽到這個消息,褚冥漾抖了好久,最終還是忍住沒回去磕頭道歉。


就這樣,一個我追他、他殺他、他抓我的騷動開始了。







*







褚冥漾知道他目前還不夠強,不可能直接殺到敵營算帳,那樣自殺還比較快。


但就算不夠強,排除某部分敵人得由然和褚冥玥處理,剩下的一個個慢慢揍他還是做得到。


只不過要花的時間更久罷了。


「約好不殺人。」褚冥漾握緊紅色珠子,「但該算帳的還是要算。」


他不知道他那群朋友們暗地裡到底為他做了多少、因他受到多少次的牽連,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他只知道,這些人情他到死都還不了。


「你們做這麼多卻不告訴我,」褚冥漾的眼神充滿覺悟,「那我就還到死也不告訴你們。」


調查、追趕、躲藏、算帳,褚冥漾鍥而不捨地追擊曾經攻擊過冰炎他們的人。


有時候也會面臨生死一瞬間,被要算帳的人反殺而重傷,痛得他好幾次看到對岸的阿嬤招手,招手招到快要聊起天了。


打不過就逃和躲順便「祝福」個幾句;打得過就一邊揍一邊認真的「祝福」。


以妖師的方式來解決他帶來的問題,褚冥漾要讓那些無腦無眼的攻擊者知道,最好不要動到哪些人不然會衰一輩子。


「哈維恩,那邊六個人。」


這一天,褚冥漾一如往常找到他算帳的對象,正埋伏在樹叢裡觀察對方的動靜,悄聲問:「這次的怎麼樣?」


「很弱,應該是剛進獵殺部隊不久。」哈維恩幾乎毫無猶豫地沉聲回道:「我一個人綽綽有餘,你不必動手。」


「剛進?」褚冥漾思考了幾秒,「那他們有參加到之前的攻擊?」


「根據調查的結果,有的。」夜妖精有問必答,「都是那次攻擊冰炎殿下的前鋒。」


「好,滅了。」褚冥漾一秒站起身,他拍拍身邊的夜妖精,「山崖上三個給你,下面三個給我,這次運氣不錯,你不必擔心。」


哈維恩露出有點猶豫的表情,看來還是很不放心讓他一打三,「六個其實都能交給我,你……」


「安啦,你都能一眼看出很弱了。」褚冥漾偏頭想了一下,「不過如果狀況不對就直接撤。」


又掙扎了幾秒,哈維恩才點頭,「……務必小心。」


說完,握了握他的手,刷的一聲竄出去。



「米納斯。」褚冥漾目送完夜妖精離去,叫出幻武兵器,「妳看最強的黏膠能不能黏住那三個?」


「不用最強也可以。」米納斯好聽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那太好了。」褚冥漾將子彈上膛,隨口問:「喔對了,魔龍呢?怎麼沒聽見他講話。」


「他說,太弱了不好玩,正在睡覺。」米納斯回答完之後就沒聲音了,感覺也沒什麼幹勁。


褚冥漾無言了下,他的幻武兵器現在都變得會挑剔敵人了,還會嫌不夠強。


不過他也很久沒碰到黏膠就能直接黏住的敵人了,省去很多麻煩。


褚冥漾挑了那三個人聚在一起談話的時機衝上前,在對方滿臉驚嚇的時候直接送上好幾發黏膠。


「操!什麼鬼東西!」


「靠靠靠!我怎麼動不了!?」


「幹你的腳不要黏過來!」


驚叫聲四起,上一秒還在嘻嘻哈哈的人,在這一秒被黏成一坨現代藝術。


褚冥漾確認他們短時間撕不起黏膠後,便舉著米納斯慢慢走到正在掙扎的三人面前。


「什麼……是你……!」黏在中間的男人睜大眼睛,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麼,「該死的妖師!」


接著三個人就以很詭異的動作不停抖動,努力想抽出自己的武器,畫面甚是美麗。


褚冥漾不動聲色打量眼前三個男人,發現三個人都是褐髮褐眼,沒有明顯的種族特徵,八成是混血。


「真不明白我和你們有仇嗎?開口閉口就是讓我去死。」褚冥漾舉著掌心雷又補了幾槍,將他們黏在樹上,以閒聊的口語問道:「我根本不認識你們吧?」


每次遇到這樣的人,他就覺得很可笑。


「呸!鬼才要和你認識!」最左邊的男人不屑地吐了口水,眼神像是要殺人,「你們根本不該存在!」


「噁心的黑色種族只會擾亂這個世界的安寧!」右邊的男人附和著。


中間的男人勾起陰沉的笑,一字一句說道:


「你,就該死。」


純粹的惡意和自以為是的白色正義。


褚冥漾忍不住勾起冷笑。


他們以為這樣就能讓激怒他使用黑色力量?


別蠢了,被這種伎倆激怒,他就是提頭回去,他學長和老姐也會打殘他的。


「你以為你是誰,有資格決定別人的生死?」褚冥漾利用重柳族教他的方法穩定收著黑色力量,然後露出千冬歲式的嘲諷笑容,「告訴你吧,有資格叫我去死的人,只有我的朋友。」


只有因為他而遭到傷害的那些人,才能叫他去死。


而那些人,一輩子也不會說出這種話。


所以他要活著。


「虛偽的情誼。」扭曲的面孔滿是不屑和厭惡,「你以為你一個人能囂張多久?我們隨便一位大人就能捏死你這種苟且偷生的黑色種族!」


「你說的對,我還不夠強。」褚冥漾快速讓米納斯轉換子彈,朝眼前三個人各開了一槍,三人發出陣陣哀嚎,「所以這只是開始。」


面對恨意與惡意混雜的注視,褚冥漾決定和然學習,表現得更像反派一點。


以前他裝不了,但現在不一樣了。


「我現在還很弱,但你們最好記住,也最好回去告訴你們那些腦子沒皺褶的大人物——」


褚冥漾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放出黑色力量旋繞在身側,睜開眼,眼神透露這微亮的紅光。


他以充滿威嚇的口吻一字一句道:


「在不久的將來,你們會為現在的作為付出代價。」


「我是妖師,而我的朋友,你們動不起。」



隨著他的話語吐出,空氣以及大地若有似無開始震動。


隱隱約約,他聽見據說在睡覺的魔龍吹了一聲口哨。


妖師的能力似乎得到了什麼共鳴,強大的壓迫感直接朝眼前的人襲去,三個男人的臉色瞬間轉白,身子也下意識顫抖著。


「你……你居然……」


白著一張臉,中間的男人依舊狠瞪著褚冥漾,絲毫不停止嘲諷,「哈……就算付出代價又怎麼了?這是白色的世界,你以為妖師能有立足之地?別笑死人了,妖師和白色種族的友情能延續多久?」


對於這種小兒科挑釁,褚冥漾只是翻了翻白眼。


既然達到恐嚇的目的,他也懶得繼續跟這些人廢話了。


然而變化就在這一瞬間。



「有多久干你屁事。」



熟悉的聲音穿過空氣而來,一秒之內,褚冥漾冷汗冒了出來。


褚冥漾僵著身子,機械式回頭,看到後方畫面的瞬間,他外洩黑色力量全部自動竄回體內。


還沒來得及打開陣法逃跑,他就被一圈圈發著光的繩子硬生生捆住。


在三秒之內,他變得完全動彈不得。


「漾漾,對付這種東西,黏住手腳是沒有用的,應該連嘴巴一起封起來。」千冬歲慢慢踱步到渾身僵硬的褚冥漾左邊,按著他的肩膀,露出微笑。


「附議。」萊恩按住他的右肩,將螣火用力插入褚冥漾腳邊的土,微笑。


「或者漾漾你要用醫療班新開發的藥餵他們也可以喔!」米可蕥蹦到褚冥漾的面前,揮出夕飛爪,可愛的臉龐帶著大大的笑容,「喵喵可以免費提供!」


「大爺就直接拿去灌水泥!才用不著啥鬼藥!」西瑞一副跩樣從天而降,隨手揮開獸爪,「漾~你說水泥好,還是福馬林好?」


「福馬林一票。」靠在遠處石壁的九瀾舉起手,邊玩弄著手上的骷髏,「灌好後我願意高價收購,還會幫你保存一輩子。」


「燒魔女呢?」帶著淡然笑容的夏碎也晃了過來,手裡握著幾張白色符紙,「好像聽說褚也有興趣。」


「啊呀,學弟喜歡那個儀式啊?」原本騎著拉可奧的阿斯利安跳了下來,笑著隨意揮出軍刀,「那場面挺壯觀的,外族想體驗看看應該也是可以。」


「比起燒,直接拖去炸了更快。」大便臉色的休狄站在最遠的樹叢,不大不小的聲音傳來。


「不過炸會破壞到其他公物欸。」另一頭,屬於雷多的聲音傳來,一手撐著幻武兵器,一邊說:「要比壯觀的話,不如來我們聖地,玩伊多房間前的那個大瀑布。」


站在旁邊的雅多面無表情點點頭,表示同意。


聽著這些無厘頭的話,被圍在中間的褚冥漾感受到了每一句話中的威脅,一整個頭皮發麻,下意識瞥向站在陰影處不知道多久的哈維恩。


「你開三槍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到了。」哈維恩沉聲回應,給予褚冥漾最後一擊。


最後,褚冥漾看到亮出武器的冰炎朝他走來,站在他正前方距離一步的位置,冷冰冰的開口:


「所以,你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沒有,他選擇死亡。


他就不該因為裝反派而放下戒備,忘記這群人都是怪物,抓人效率很高。


「我覺得……我們有話好好說……」原本霸氣十足的褚冥漾秒慫。








*







「你又有給我們好好說話的時間?」


冰炎看著直冒冷汗的褚冥漾,冷笑了下,眾目睽睽之下單手用力捏住他的臉,「褚你記好了,你有膽溜走,我就有辦法綁你回去。」


「綁回去餵藥!」喵喵喊了聲。


「灌大爺的水泥!」西瑞吼了聲。


「福馬林。」


「燒魔女。」


「炸了。」


「大瀑布!」


「……」噘著嘴,褚冥漾深刻體會何謂現世報。


差不多嚇了一輪,冰炎才放開手。


他朝左右兩邊看了一眼,阿斯利安和萊恩立即會意,一左一右跟在冰炎身後,朝著黏在樹上的三個人形藝術走去。


褚冥漾在冰炎越過他的瞬間感覺到四周的氣氛突變,熱絡的氣氛一冷,充滿殺意的憤怒從身邊的人湧出,朝著後方因冰炎他們出現而震驚到像傻子一樣的三個人而去。


這個憤怒他很熟悉,他曾經也有過。


是重視的人被傷害的憤怒。


冰炎走上前,一把掐住中間男人的脖子,撕開黏膠、提起。


萊恩和阿斯利安撕開黏膠後,則將幻武兵器架在他們的脖子旁。


「你說,妖師沒有立足之地?」冰炎的聲音一點溫度也沒有,「你不如先問問這邊有多少人願意收那傻子?」


「什……」被掐住的人睜大眼。


聽到他學長的問話,褚冥漾也跟著愣住。


沒想到,接下來還真的有人應和。


「我收喔。」阿斯利安笑得溫柔和煦,「狩人一族永遠歡迎朋友的來訪。」


「收。」萊恩重重地點頭,「漾漾會幫我買飯糰。」


「漾本來就是大爺的小弟,哪來收不收的問題,他就是大爺家的人!」西瑞直接搭上褚冥漾的肩。


「雖然西瑞小弟的發言有點毛病,不過基本上最後一句是對的。」九瀾聳聳肩。


「以真實之名立誓後不收的是智障。」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瞥了一眼夏碎,得到一個笑容後馬上補充:「藥師寺和雪野的立場相同。」


「我們的聖地永遠保留漾漾的位置!」雷多很歡樂的搭著他雙生兄弟的肩膀。


罕見的,雅多並沒有揮開他兄弟的手,只是看一眼褚冥漾,然後點頭,「恩,永遠。」


褚冥漾這時已經被鬆綁了,他愣愣地望著四周的人,對上了數雙透露溫暖的眼神。


鼻頭一酸,他趕緊垂下頭,讓長長的瀏海遮住半張臉。


「現在,你們這些白痴懂了嗎?」


冰炎清冷又帶著力量的嗓音迴盪在此地,「他就算走歪了,能把他打正回來也只有我們,這傢伙腦殘的時候建立的友誼比你們所想得要多。」


冰炎單手用力一揮,將人摔了出去,阿斯利安與萊恩也一腳將人踢開,收起幻武兵器 。


然後,他們轉身,慢慢走回褚冥漾的身邊站定。


一陣強風拂過,吹得樹葉沙沙作響,他們的衣襬跟著揚起。


褚冥漾看著眼前冰炎等人的背影,發現自己又不知不覺被護在背後。


「你們就睜大眼睛看著吧,看看白色種族和妖師的友誼能延續多久。」


冰炎側過身,似笑非笑看著褚冥漾,其他人也都是同樣的表情。


他們在等他的答案。


褚冥漾一頓。


接著,他的臉上綻放出冰炎等人極為熟悉的笑容。


「當然是一輩子。」


褚冥漾囂張地朝著地上的三人豎起了中指。






*







那天之後,白色世界的騷動仍在持續。


時間依舊在流逝。


褚冥漾依舊在被關起來幾個月之後搏命逃出,繼續他的旅行。


沒有傷害與仇恨的世界不存在。


既然他身上流有妖師的血液,那他以一生的時間祈禱——


他和他最珍貴的朋友能夠迎來彼此所希望的未來。










Fin









不論你喜不喜歡這個故事,都非常感謝閱讀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9 21:28: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沒看到第八集但被朋友爆了一堆雷。聽完之後都有種不想看第八集的感覺了……大大的文流露出了最純真的情感,以及想要守護身邊人的那種堅定,我覺得感情方面的表示滿分!在淚腺比較發達的以前看到我可能會哭出來……現在不會。總之,大大加油!

點評

謝謝你的喜歡,能讓你感受到我想表達的情感真是太好了!  發表於 2019-10-30 08:0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31 23:08:0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學生/校園paro 他和校草(主冰漾/微all漾)





*萬聖節快樂


*大學生的漾漾一夥人來搗蛋(?)


*都是抒壓的腦洞謝謝不嫌棄










*07.


















褚冥漾豪無知覺自己將來要面對什麼,繼續和伊多三人聊了起來。


「漾漾啊,你說你是被人追才跑到這裡來?」雷多搭著褚冥漾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模樣問:「是被誰追啊?竟然會追到這個地方。」


褚冥漾斟酌了下用詞,說:「就一些……很熱情學姊。」


「哈,那你口中的學姊還真厲害,一般人是根本不會進到這裡來的。」雷多笑了聲,伸出手比了個三,「會來這裡的基本上只有我們三個。」


「啊?」褚冥漾頓住,看向伊多和雅多,「連建築系的其他人……都不會來?」


他感覺好像聽出了什麼。


「那個五色頭偶爾會,但很煩。」雅多避重就輕的回答,順手拍開雷多,解救快被勒死的褚冥漾,沒再多做解釋,「你的手機好像在震動。」


手機?


經雅多這麼一提醒,褚冥漾才驚覺自己忘了什麼。


「哇靠靠靠靠!手機!!」他整個人就像被雷打到一樣,經典重現了世界名畫蒙克吶喊。


雅多三人都被褚冥漾突然的驚呼聲嚇了一跳。


褚冥漾沒心神顧得上他們的反應,連忙拿出手機點開訊息。


然後一句冰冷的問句就跳了出來。


冰炎:你需要我抬轎子去接你?


……要死。


褚冥漾當下腦中只剩這兩個字。


「誰傳的訊息把你嚇得這麼誇張啊?」一旁的雷多看著臉色瞬間轉白的褚冥漾,好奇的湊了過去,再度用力拍上他的肩膀。


沒料到雷多突然給他來這麼一擊,正準備點電話鍵的褚冥漾手一抖,偏了個位置點了兩下——


按到了封鎖鍵。


「……」


「……」


空氣凝結了一秒鐘。


接著褚冥漾一把用力揮開雷多的手,以最快的手速直接撥打冰炎的手機號碼。


接通之後,那頭連喂的一聲都還沒傳來,褚冥漾直接一吼:「學長我錯了!!請原諒我!我快到了!!」


在伊多三人傻愣的神情下,他舉著手機靠在耳邊不斷鞠躬,彷彿遇到人討債。


「……」那一頭的冰炎還來不及說任何話,耳朵就先遭受衝擊,冰山校草的臉瞬間黑成一片。


冰炎將手機拿離耳邊,忍著耳鳴過去後才沉聲開口:「……再給你十分鐘,十分鐘沒過來我就親自去接你。」


聽見冰炎咬牙切齒強調了「親自」兩個字,褚冥漾冷汗直流:「我保證十分鐘後一定到!」


「嚓」的一聲,電話終止。


「雷多!」褚冥漾收起手機,轉身雙手拍上旁邊雷多的肩,激動地問:「我需要你的幫助!」


「啊、啊啊?」原本因為褚冥漾剛剛和冰炎的對話而愣住的雷多猛然回神,「幫啥?」


「我需要你帶我走出去。」褚冥漾雙手合十,「拜託了,我十分鐘內必須馬上到C校區門口。」


「C校區喔,這個簡單啊。」雷多搔了搔下巴,和他兄弟對看了一眼,「不過那啥,剛剛和你講話的是冰炎?那個大二校草的冰炎?」


「對!」褚冥漾表情悲痛地補充:「所以我現在不馬上過去會完蛋。」


聞言,眼前的三兄弟同時露出微妙的表情。


「真的是冰炎?不是債……啊靠!」雷多摀著後腦,滿臉疑惑地看著他的雙生兄弟,「雅多你又打我幹嘛?」


雅多冷哼一聲,不說話。


「咳,如果是冰炎的話,那還真是令人驚訝。」伊多用眼神阻止兩個弟弟的爭吵,臉上還是淡淡的笑容,「我們……或者說幾乎所有人,都沒有見過他這麼對人說話。」


褚冥漾頓了一下。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伊多和冰炎認識很久的樣子?


果然帥哥就是會吸引帥哥嗎?


褚冥漾忍不住又開始腦部運動。


但就是沒意識到自己放錯重點。


看著褚冥漾疑惑的表情,伊多笑了下,轉頭和莫名開始互打的雙胞胎說:「雷多,由我帶漾漾過去,你和雅多先把該做的事做完吧。」


「喔,那好吧。」雷多單手接住雅多迎來的一拳,但被雅多甩開,兩個人互望後同時收手。看向褚冥漾,「漾漾,你無聊的話說一聲,我們馬上就去A區找你玩啊!」


「你有空隨時都可以來,我們很常在這。」雅多跟著點頭,彎起嘴角。


穿過玻璃的陽光將兩兄弟的笑容照得特別溫柔,映入褚冥漾的眼裡,閃閃發亮。


所謂一見如故是什麼樣的?他今天好像得到了這個答案。


未來,自己大概會很喜歡來這裡吧。


「有空我會和西瑞一起來!」褚冥漾用力揮了揮手,「謝謝你們啊,掰掰!」


道別完,他轉身跟著伊多一起奔跑出去。


為了他的小命努力狂奔。





*




建築系系館背後就是C校區門口,用A校奇葩校長的話來說,為了學校的美觀,越雄偉的建築越要設立在門口附近,導致許多人從C校區門口進入學校時常常不小心跑到系館裡,然後被困住。


論壇上一直戲稱建築系館為校長的惡趣味,褚冥漾一直覺得這個名稱會讓迷路的人想去算帳,像現在他就是這種心情。


褚冥漾跟在伊多後面跑著,轉了無數個彎,轉到他已經分不清天南地北時伊多才停了下來。


他都忍不住佩服亂走進系館的自己。


「這邊,一直直走就會到門口。」伊多微笑著指向前方。


終於看到迷宮的出口,褚冥漾簡直要痛哭流涕,「真的太感謝你了伊多!那我先走了,下次見!」


他朝伊多鞠躬後便直接往前衝,只要想到冰炎大魔王的樣子他就一秒都不敢停留。


經過伊多身邊時,褚冥漾瞥見他的臉上還是掛著一樣的微笑,只是感覺多了點愉悅的情緒,「下次見。」


褚冥漾跑著,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他跑出系館外,上揚的嘴角還沒撫平,就看見一個殺氣騰騰的校草環著手站在眼前。


架勢宛如魔王等待送死的人到來。


送死的褚冥漾緊急煞車,表情瞬間整個僵住。


「你看起來挺高興的?」


帶著黑帽的冰炎冷聲開口,讓褚冥漾在大太陽底下覺得莫名寒冷,「給你三十秒解釋清楚。」


「……我很抱歉!」褚冥漾直接放棄為自己辯護,立正站定鞠躬,「下次絕對不遲到!」


冰炎盯著眼前的黑色腦袋皺起眉,一把抓住用力捏了下去,「還有下次?」


褚冥漾哀嚎:「痛痛痛痛……沒了沒了!沒有下次!我錯了!」


冰炎冷哼了聲後鬆手,褚冥漾趕緊抱著頭往後退開。


「你自己去和他們解釋為什麼遲到。」冰炎轉身,閃亮的銀色馬尾在陽光下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他們?哪來的們?


「啊?千冬歲和萊恩在門口等我們嗎?」褚冥漾一頭霧水跟了上去:「是說為什麼突然改在C校區集合?之前不都搭公車過去?」


「公車?」冰炎回以一個「你在說笑嗎」的眼神,「你說,跟我一起搭學校附近的公車?」


「不然怎麼……啊。」褚冥漾這才想到,冰炎這位校草大爺要是搭上公車,那台公車大概不用運行了,直接要被搭公車的人擠爆。


……校草還真辛苦。


「我勸你以後也少搭公車。」冰炎瞥了褚冥漾一眼,走到路邊一臺黑色高級轎車旁,「上車。」


褚冥漾看著眼前不知道價值多少個零的車子,整個人傻住。


等等,他就只是吃個飯,為什麼要坐這麼高級的交通工具?


而且看冰炎的架勢,他明顯知道褚冥漾沒有駕照……但褚冥漾不敢當乘客。


開玩笑,怎麼想禮貌上都是學弟載學長,怎麼能讓學長當司機!


「那個學長,我覺得……」


他正想說這樣不合適,但還沒說完,前座的車門突然打開,原本以為裡面沒人的褚冥漾嚇了一跳。


接著,從車出來的人更是直接讓褚冥漾倒退三步。


「你們怎麼不上車?」


穿著白色襯衫、渾身散發費洛蒙的阿斯利安探出身子,滿臉疑惑看著冰炎,「不是要去吃飯嗎?」


「你問我幹嘛,去問那個傻住的人。」毫不意外褚冥漾的反應,冰炎嘖了聲,直接上前給他一巴頭,「你往後退什麼退!給我上車!」


「嗚喔!」褚冥漾摀著頭,滿臉依然震驚,話語整個結巴,「為為為什麼……阿利學長會……」


今天不是和千冬歲他們吃飯嗎?


千冬歲呢!人呢!


「你沒看到訊息?」冰炎皺起眉,抓住褚冥漾的領子往回拖,「千冬歲他們沒空,不然你以為約C校區集合幹嘛?」


「因為……人少?」褚冥漾被拖回車門旁,才從冰炎手下解救自己的領子,「所以今天是……家聚?」


少一個人的家聚?


「不然呢?」冰炎懶洋洋的說:「好不容易他們都有空,趕快把家聚吃一吃,省得麻煩。」


「哎,冰炎,你這話就不對了。」一直在看戲的阿斯利安笑著聳聳肩,「我可比不上你們兩位,沒忙得那麼誇張。」


冰炎冷哼一聲,「你就裝吧。」


你們?


他們?


褚冥漾左看右看兩個學長,停了幾秒思考這兩個詞代表的含義。


冰炎和阿斯利安很有默契沒有出聲打斷,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等等,所以說……」褚冥漾反應過來,瞬間瞪大眼睛。


還來不及把話說出口,他身後靠著的車窗忽然被搖下,一張既陌生又熟悉的臉出現在車窗後。


看見眼前的人是誰,褚冥漾不知道費了多少力氣之力才把臥槽兩個字吞回去。


「為什麼不上車?」


全大四最神秘的重柳冷著一張帥到逆天的臉,面無表情看著褚冥漾。


在眼前冰冷與左右看好戲的目光注視下,褚冥漾不知為何腦中只剩下稍早從學姊們那聽到的一句話。


想都沒想,他迅速拿起手機打開相機功能對著重柳。


三個校草同時一愣。


褚冥漾下意識動作後自己也愣住。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你在幹嘛?」冰炎咬牙切齒問。


舉著手機,褚冥漾覺得自己的人生沒這麼丟臉過。


他只能乾笑:「呃……關鍵一秒鐘?」


然後,他榮獲初次見面的重柳宛如看智障的眼神。


















TBC


















下章預告:大型尬聊(彷彿相親)的家聚




謝謝所有留言&收藏&觀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