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瞳犽

[同人文] 【特傳】各種段子集中 (冰漾/all漾)8/19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6-22 09:30: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florawong 發表於 2019-6-18 23:05
兩篇都好有趣  大學生校園生活整個大笑 漾漾連當大學生也是衰運纏身啊啊(斷字重打)* ...

謝謝喜歡!!!想寫個貼近生活的故事所以選了大學生paro,寫了之後才發現漾漾根本超倒楣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16:24:04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果然漾漾超級衰
這衰運無人能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4 09:21:52 | 顯示全部樓層
冽夜 發表於 2019-6-23 16:24
哈哈,果然漾漾超級衰
這衰運無人能比

好久不見了XD
謝謝閱讀,漾漾一如往常正常發揮喔哈哈哈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 21:39:4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學生/校園paro 他和校草(主冰漾/微all漾)







*05.









相較於滿臉黑線的褚冥漾,回房就被送了個「大禮」的冰炎倒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他把手機扔回上鋪床位後,就走到自己的書桌前放下背包打開筆電。


褚冥漾七手八腳接住手機,靠著床邊的欄杆偷偷探頭往下看,確認校草大爺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才默默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生氣。


他和冰炎不過也才認識三個月,當了兩個月左右的室友,還沒完全了解這位風雲人物的脾氣,他很怕一不小心就觸碰到對方的底線。


不過看樣子,冰炎對特別無聊的事一點反應也沒有,更別說生氣了。


現在想想,冰炎好像在他犯蠢的時候會情緒會多一點,其餘時間對他基本上的態度都是冷。


不過聽說,大四的重柳比冰炎還要更冷,他身為凡人無法想像到底是什麼程度。


「你等下不是有課?」冰炎突然轉過身,和在床邊思考的褚冥漾對上眼。「你要傻著多久?」


「啊、喔。」褚冥漾回神,連忙攀下梯子,三步作兩步蹦去浴室盥洗,一邊擦乾臉一邊走出來,「學長你怎麼知道我有課 ?」


「……你手機鎖屏擺好看的?」冰炎挑眉。


冰炎指的是他手機鎖屏放的課表。


褚冥漾這才喔了一聲,轉身順手掛起毛巾,將下堂課會用到的課本整理好塞進背包裡。


整理途中,他聽見後方傳來翻找紙張的聲音,偏頭就看見一本筆記本懸在他肩膀上。


什麼東西?


他接過那本A5大小的橫線本子,有點疑惑。


「洛安的課,你不想被當最好看一下。」冰炎平淡地直呼他等等選修課教授的名字,「本子丟了找你算帳。」


最後還不忘附加威脅句和一個瞪眼。


「呃……我會努力收好它。」褚冥漾想到他的衰運,有點眼神死。


冰炎說完話就轉過去面對筆電,褚冥漾看著校草的背影說了句謝謝後,趕緊提起背包出門。


「啊,對了學長,」走到門口,他忽然想到什麼,回頭問:「中午和千冬歲他們一起吃飯嗎?」


這幾個月內,褚冥漾中午和晚上通常都是和千冬歲他們一起吃飯,不然就是自己解決,只有偶爾冰炎會跟。


基於禮貌和一種褚冥漾也說不清的心態,他每次都會邀請冰炎。


褚冥漾還偷偷觀察過,有千冬歲他們在的場合冰炎答應的機率比較高。


「學餐?」冰炎將視線移過來,看見褚冥漾點頭後,校草的表情有點微妙,「……你不怕被圍觀的話我沒意見。」


褚冥漾聞言硬生生頓住。


不知為何,他的腦中出現了之前冰炎跟著一起吃學餐的情況。


只能說,那頓飯到最後除了他整個人已經放空外,千冬歲他們都在幫忙冰炎打發不斷過來攀談的人。


褚冥漾忽然就懂了冰炎為什麼幾乎不和他單獨吃飯。


「不吃學餐。」褚冥漾幾乎是馬上脫口而出,語速有些快,「我們去外面吃。」


要不是沒膽,他其實更想直接告訴冰炎,你不用為了避開麻煩而獨自一個人,反正我本來就是個大麻煩,不如以後我們都去外面吃。


冰炎盯著褚冥漾略顯著急的表情幾秒,似乎聽懂了他的淺台詞,嘴角緩緩勾起,一個漂亮又帥氣的笑容在他臉上綻放。


「先提醒你,天天吃校外的伙食費比你想像中還高。」


冰山校草的情緒罕見地有了起伏。


然後褚冥漾差點就因為這個笑容撞上門板。


「……沒關係!」褚冥漾用力揉了把臉,當機立斷選擇逃離現場,氣勢十足打開房門往外衝,「就這樣,我走了啊待會見!」


「喂,你帽子呢?」


「不用!教室就在對面那棟樓!」





*




褚冥漾慌慌張張踩線進了教室。


雖然說教室離宿舍樓很近,他還是在途中接受到不少陌生人的目光,聽到幾句「欸他就是校草的那誰嗎」、「啊好像是校草家的那個」類似的話。


還好他跑得快,不然八成會被攔下來……看來阿斯利安所言是對的,他的逃跑技能正在逐日增長中。


一邊想著,褚冥漾邊默默地走去後頭的位置,坐下後趁著教授還沒到,他拿出了冰炎給的筆記本。


翻開一看見內容,褚冥漾就整個人定格在那裡。


筆記本上滿是專有名詞的中文翻譯,一行行漂亮的書寫體以及中文字都是手寫的,填滿了一整本簿子。


第一頁還夾了一張紙條,冰炎的課表和褚冥漾至今沒敢要的手機號碼都在上頭,最底下附了一行字:沒有急事,上課不要過來。


一切的筆跡既俐落又帥氣,和冰炎本人非常相符。


「……」


褚冥漾愣愣地看完了全部,砰的一聲將整個臉砸在了筆記本上。


他知道,滿分通過各項英文檢定的冰炎用不到這本筆記本。


他也知道,那張紙條的言下之意是冰炎願意當他的靠山,只要他有急事,冰炎可以不在乎被打擾上課。


他發自內心覺得,這個冷冷的校草學長真的是個非常好的人。


好到……讓他想掉淚。


閉著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褚冥漾才壓下那股酸澀感。


抬起頭,褚冥漾認真看著黑板心想,不知道拿個第一名去感謝冰炎,可不可行?


人生不求完美只求盡力的褚冥漾,第一次有了要成為最好的打算,有目標的感覺讓他有些激動和興奮。


然而上天彷彿要和他作對,在褚冥漾決心全神貫注投入課堂時,四面八方開始遞來了給冰炎的情書。


「……」在接下第五封情書後,褚冥漾已經面如死灰。


他悲慘地發現,自己首要克服的挑戰竟然是不被情書打斷專注力。


而且還不是給他的情書。


褚冥漾感覺剛剛吞回去的眼淚好像又要跑出來了。








TBC





非常謝謝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3 11:26: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好悲慘,第一次收到的情書是給別人的……宣示主權那幾段完美的詮譯了所謂的修羅場。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3 20:17: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Whenever 於 2019-7-3 21:28 編輯

有時候都在想為何漾漾會收不到情書,漫畫裡的他看起來也長得不錯啊,難道是因為衰運嗎XD
純屬個人感覺啦~感覺漾漾滿好看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4 07:46: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Whenever 發表於 2019-7-3 20:17
有時候都在想為何漾漾會收不到情書,漫畫裡的他看起來也長得不錯啊,難道是因為衰運嗎XD
純屬個人感覺啦~ ...

漾漾確實很好看……(尤其是第二部第四集的封面看起來挺帥的)以前收不到情書是因為衰運這是無庸置疑的XD(現在是因為旁邊的人顏值太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4 23:05: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7-3 11:26
漾漾好悲慘,第一次收到的情書是給別人的……宣示主權那幾段完美的詮譯了所謂的修羅場。大大加油! ...

是的,宣誓主權就是修羅場無誤XD
漾漾拿著不是自己的情書表示想憤怒丟給學長但不敢丟XD(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4 23:07: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Whenever 發表於 2019-7-3 20:17
有時候都在想為何漾漾會收不到情書,漫畫裡的他看起來也長得不錯啊,難道是因為衰運嗎XD
純屬個人感覺啦~ ...

真的XD漾漾設定是路人臉但書中的樣子其實都很帥很可愛啊XD
大概真的是學長他們太帥了哈哈哈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6 22:49:4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學生/校園paro 他和校草(主冰漾/微all漾)






*06








整堂課下來,褚冥漾對於洛安淘淘不絕講解的專有名詞是有聽沒有懂,還是搭配冰炎給的筆記本才搞懂了一部分。


沒辦法,每當他快聽懂洛安的講解時,總會有人點點他的手臂傳來情書要他轉交,然後他就這麼錯過了關鍵的重點。


到後來褚冥漾決定直接看筆記,自己理解比較容易。


下課前的幾分鐘,洛安的講課聲不自然地漸慢,沒幾秒後突然停止。


埋首在筆記的褚冥漾抬起頭,有點疑惑教授怎麼突然就消音了。


「……各位同學,還沒下課。」洛安站在投影幕旁,雙手插著腰,表情很無奈,「注意力請放回我這裡。」


褚冥漾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前方許多人的臉都面向窗外,他跟著轉頭,就看到那個校草大爺的身影,害他沒忍住手一抖,差點把筆記本給寫破了。


他學長怎麼晃到這裡來了!?


引起班上全體分心的冰炎渾身還是那樣冷,靠著牆一手插著口袋,一手拿著手機,明明是個很普通的站姿硬是給他擺出了模特兒拍廣告的視覺效果。


……別說還真的挺帥的。


褚冥漾毫無骨氣的沉迷顏值沒幾秒就和顏值本人對上眼,冰炎依舊沒什麼表情,只淡定地揚了揚手機,然後霸氣離去。


整個操作帥氣俐落,快得讓人措手不及,原本想偷拍校草的人只來得及拍下背影,一群人跟個蠢蛋一樣呆住。


憑著和冰炎相處幾個月的優勢,褚冥漾成為唯一一個沒有傻住的人,趁著其他人都還看著外面,他迅速打開手機查看訊息,上面只有四個字:C校區門口。


啊?C校區?


「人都走了!還看!」洛安用力拍了拍講桌,褚冥漾驚了一下連忙把手機塞回包裡,其他同學的目光也終於回到原處。「你們到底是來上課還是來看帥哥的?我說你們這麼容易分心,以後……」


下課鍾這時響起,無情吞沒洛安教授接下來的訓話,完全不留一點面子。


周圍傳來低低的竊笑聲。


「……算了,下課吧。」洛安的臉上除了無奈找不到其他情緒,他嘆口氣,揮了揮手,底下的同學瞬間動了起來,走的走,聊天的聊天。


不過大多數人的目光還是都聚集在褚冥漾身上。


「校草剛剛是來看他的嗎……」


「不一定,搞不好只是經過。」


「經過?不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校草那姿勢明明就是已經在走廊待一會兒了,你和我說那是經過?」


「可是……依校草的個性會主動來看直屬嗎?」


「哎,先別管這個,你們剛剛誰拍到了冰炎的正面拜託私給我一份啊!尼馬校草跑得有夠快,老娘不過才沉迷美色幾秒鐘,他就轉身了!」


「你傻啊,看到校草要就先拿手機啊,沒聽說關鍵一秒鐘嗎?」


「……」這什麼聽起來像急救口號的東西?


「而且要照片的話還不簡單,直接去找他直屬……啊靠靠靠,他要跑了!」


褚冥漾一聽到要照片三個字,便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書本,帥氣的將包包甩上肩並不忘禮貌和洛安道再見,接著直接全速往外衝。


開玩笑,傻子才會乖乖待在教室。


「姐妹們,追!」


「為了我們未來的精神糧食,一定要抓到他!」


「呦呼!學弟別跑啊!讓學姊們認識認識啊!」


聽到後面傳來各種詭異的呼喊,褚冥漾越跑越膽戰心驚,更讓他意識到A校校草對女性的吸引力堪比原子間強作用力的事實。


努力狂奔下樓梯的褚冥漾決心明天開始學習如何用手扶杆一路滑下樓。


一出系館,褚冥漾分心看了一眼手機的校園地圖,然後飛快往C校區的方向跑去。


又過了幾分鐘,褚冥漾以為已經擺脫後方的追捕,不經意地往後一瞥,沒料到後面居然還有人在追他。


幾個學姊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靠。」褚冥漾的臉整個綠了,他已經開始在喘,後方的學姊們竟然還懂得調節呼吸頻率,明明穿著高跟鞋,跑步的姿勢卻特別的標準。


這是哪來的田徑選手?


這麼專業就該去好好比賽為國爭光,別把這個能力用在得到校草照片上啊學姊們!


他幾乎可以預測到今晚校園論壇上會出現「捕捉校草直屬,人人有責」之類的標題。


褚冥漾很絕望。


為什麼他最近遇上的女生會一波比一波還兇猛,還越來越有毅力?


體力和速度戰都贏不了,褚冥漾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躲到男廁比較快。


「哎,學弟你別跑啦,就算你跑到男廁我們也是不會放棄的喔。」


好的,他這就收回上一秒那可笑的想法。


褚冥漾呵呵呵地眼神全死。


就在他幾乎想自暴自棄投降時,一棟雄偉的白色建築物出現在不遠處,瞬間讓他燃起希望。


那是A大鼎鼎有名的建築系系館,翻譯過來就是一個宛如迷宮的大樓,褚冥漾幾乎天天都在聽西瑞和他抱怨系館不夠閃亮,將來要把它拆了重建。


既然跑不過她們,那就來玩躲貓貓吧!


褚冥漾當機立斷腳上發力,猛然以更快的速度往前衝,後方的學姊們一時沒注意,就讓褚冥漾以一段不小的距離溜進了白色建築。


「啊啊啊可惡!學弟跑進建築系系館了!」


「媽勒他哪裡不跑跑進迷宮裡幹什麼!」


「別說了快追!」


「為了冰山校草的顏……迷宮我也進了!」


一陣陣急促猛烈的腳步聲迴盪在系館內。


褚冥漾快速拐了好幾個彎,又往下往上趴了好幾個奇怪的樓梯,隨便找了間沒人的教室進去,關上門。


他屏氣聽著那些腳步聲分散並遠去,才呼了口氣。


「要命喔……」褚冥漾雙腳一軟坐了下去,背靠著門仰起頭,大口吸氣,「明天得開始晨跑了……喘死我了……」


差不多休息夠了,褚冥漾才站起身小心翼翼打開門,探出頭環顧自己所在之處。


他似乎跑到系館偏僻的角落,四周一點聲音也沒有,正對教室的玻璃窗灑進陽光,落在潔白的大理石走廊上,將這一處照得特別溫柔。


褚冥漾有點恍惚,他好像很久沒感受到這麼舒服的氣氛了。


「欸?居然有人?」


左手邊突然傳來陌生的男性嗓音。


褚冥漾驚了一下馬上轉過頭,看見三個樣貌相似,藍色頭髮、褐色眼睛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好,又是帥哥,一次來了三個還有對雙胞胎。


「你是誰啊?我好像沒見過你……」站靠窗的雙胞胎之一首先開口,他盯著褚冥漾摸了摸下巴,「你應該不是我們系的吧?」


另外兩個人也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褚冥漾。


「呃,我是……」褚冥漾尷尬地搔著頭,思考如何解釋他跑進來的原因。


「來送資料?」靠教室的雙胞胎之二看著褚冥漾,語氣和表情都比之一還冷淡。


「不是,我……」


「怎麼可能來這裡送資料,雅多你沒睡醒啊?」雙胞胎之一直接打斷褚冥漾的話,露出一種很欠揍的表情。


雅多馬上回了對方一個冷冰冰的眼神,「你才在做夢。」


「嗚喔,伊多你看看雅多,他這是看兄弟的眼神嗎?」雙胞胎之一彷彿小學生,搭上站在中間、看起來應該是大哥的男人的肩膀,「我被傷到了。」


「……」還來不及說什麼的褚冥漾覺得雙胞胎之一戲很多。


被稱作伊多的男人表情很是無奈,他朝褚冥漾歉意地笑了笑,「抱歉,他們一直都是這樣。」


「啊、沒事。」褚冥漾對著伊多柔和的笑容莫名覺得惶恐,趕緊補上自我介紹,「那個……我叫褚冥漾,因為……要躲人才擅自跑進來,真的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他才剛說完,眼前三個人的眼神都變了,其中有一個還整個人成石化狀。


「你就是褚冥漾?」雅多的臉上充滿訝異,他向前走近褚冥漾,「冰炎帶的那個學弟?」


「啊……對。」褚冥漾點點頭,心中感嘆才不愧是學長,才大二就紅遍全校了。


「噢,原來西瑞天天在說的就是你啊。」伊多也往前了一步,笑著回頭和定格的那位戲精說,「雷多,你心心念念想看的人在這了,覺得怎麼樣?」


總算擁有姓名的雙胞胎之一猛然一頓,很浮誇的跪下去,大喊:「不可能!這不是褚冥漾!」


「……」哈囉?


「不!西瑞明明和我說褚冥漾是他的小弟!為什麼髮型這麼普通——」雷多雙手抱著頭繼續喊:「他明明說褚冥漾是最了解他藝術品味的人!為什麼頭髮不是彩色的——」


「……彩色?」褚冥漾抽了抽嘴角,轉而看向臉上明顯帶著笑意的伊多和雅多。


誰可以向他解釋一下那位在崩潰什麼?


「咳,讓你見笑了。」伊多咳了聲,接著端起鄰家大哥哥的笑容,「重新自我介紹一下吧,初次見面,我是伊多,這位是雅多,雙胞胎中的哥哥,那位是弟弟雷多,和西瑞同一家,我們都是大四生。」


「……都是大四?」


「是,伊多為了等我們,所以是大四。」雅多解釋,朝褚冥漾伸出手,「你挺出名的,我一直想見見冰炎願意帶的人是什麼樣。」


「啊哈哈……」褚冥漾乾笑著回握雅多的手,心想可以的話他完全不想出名。


「你可以直接稱呼我們的名字。」伊多笑了笑,也和褚冥漾握了手,「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直接叫你漾漾嗎?」


褚冥漾呆了一下。


明明第一次見面,伊多和雅多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善意卻讓褚冥漾感覺自己好像是他們認識很久的朋友。


他看著眼前帶著笑意的兩個人,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上了大學後,一直碰上很多親切的人。


「可以。」褚冥漾點點頭,有些靦腆的笑了,「請多指教,伊多、雅多。」


這一頭,充斥著褚冥漾三人和樂融融的交友氣氛;那一頭,抱頭跪地的雷多正等著人去關心他。


結果跪了幾分鐘發現沒人理他。


「太過分了吧!那我呢!」雷多蹦了起來,撲向另外三個人,「漾漾!你明明是西瑞的朋友怎麼不理我——」


就這樣,在建築系一個寂靜的角落,褚冥漾交到了三個在未來給他許多幫助的朋友。


但是此刻的褚冥漾徹底忘了有個大爺已經等了他二十分鐘。


距離冰炎爆發還剩三十秒。









TBC



冰炎: (三十秒後火山爆發)


謝謝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