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沐月傾塵

【徵單.源明錄】徵角色~5/17第一章之五試閱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2 20:22:2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要看!!!
其實要用掉廣告大概要很久………
不過我通常都照常發是沒問題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2 20:35:03 | 顯示全部樓層
玲想看玲想看~~反正已經停了發了也不會被蓋掉的大概~~
而且版主來刪廣告不知道要多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3 00:06:04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由於第一章之四不小心打得太長,因此改成分三部分放喔!
今天先將第二部分奉上,看看晚一點能不能將它全部補完。
感謝大家對源明錄的支持,
你們的支持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4 14:52:05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儘管目前文章存量是零,但在經過審慎的思考後,沐月我終於決定將第一章之四之三發布出去啦!
當然下一部份仍在努力構思中,不過也差不多準備開始了XDDD
這裡有個閱讀小提醒,第一章第四部份是個承先啟後的章節,很多細節都隱藏在裡面,還請各位注意囉!
總之,感謝各位對源明錄的支持,祝各位閱讀愉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沐月傾塵 於 2019-5-19 20:20 編輯

第一個故事〈精靈之歌〉(5)


  炙陽西下,橙紅的餘暉斜照在創世神殿清冷的外牆上,悠悠染開一片濃淡不一的柔暖光華。試圖在墜落前把最後的璀璨留予人間,夕日燃盡自己殘存的生命,將地平線焚成一道赤紅灼烈的火海,而後,帶著一抹欣慰的笑容緩緩沉沒在天地間。


  幾株茂密的楓樹座落在神殿邊上,如火的枝葉表面依稀殘存有陽光消逝前遺落的幾分炙熱,靜靜的,在溫柔的月華裡獨自燃燒。忽爾一陣金風拂過,隨手摘下幾片殷紅似血的楓葉,也捲走了夕輝留下的淡淡餘溫,徹底將陽光曾經存在過的痕跡抹除。


  孑然站在溫度逐漸冷卻的楓樹下,男子仰首凝望取代明陽凌懸於空的幽月,深邃的紫色眸底沒有任何情緒,像是在等待誰的到來,又似在沉思些什麼。直到月上梢頭,他的動作都絲毫未變,整個精靈彷彿一座毫無生機的雕塑般,就這麼無聲無息地佇立於原地。


  「零,我就知道你會在這裡。」驀然,一道溫潤的嗓音自他身後悠悠傳來,他下意識回身,視線正好對上友人蘊滿憂色的眼眸。見他轉身,來人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他招牌式的溫和笑容,輕聲問道:「怎麼了,你還在為方才發生的事情苦惱嗎?」


  在友人真誠關切的目光面前,明明已經決定不能展現出軟弱的姿態,明明已經告誡過自己要堅強面對一切,明明已經做好孤獨前行的覺悟,零卻再也控制不了心底翻湧而起的痛苦與疲憊,兩行清淚就這麼不由自主地潸然滾落雙頰。


  看著眼前驟然淚留滿面的精靈,無可奈何的楓只能輕輕嘆了口氣,隨即抬手為對方拭去不斷淌出的淚水。


  身為自小與零相伴長大的摯友,他很清楚他曾經是個什麼樣的精靈。陽光、堅毅、勇往直前,全身都充滿正能量,彷彿天下沒有什麼能真正阻礙他前進。然而,自創世神欽點他為第一任精靈族長後,繁忙的公務、族人的期許以及部分精靈不滿他當上族長的反對聲浪逐漸將他擊垮,也在無形中改變了他的性格。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的臉上不再掛有昔日的燦爛笑容,甚至失去了以往的衝勁與果決,永遠戴著一張沒有表情的面具,專注謹慎地打理好一切。


  那個總是開朗樂觀的少年精靈,或許早已死在某個沒人知曉的過去,連斷肢殘軀都未曾留下;現在的他,只剩下如死水般的沉靜。


  想到這裡,楓正為零擦拭淚水的手驀然無力地垂了下來。他沉默凝視著友人的熟悉面孔,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開始蔓延。


  「楓,其實我不是一個好族長,對吧?」死死抓住楓的肩膀,零哽咽道:「無論我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會有族人因此受到原本不該遭遇的傷害;哪怕我已經竭盡所能去追求公平,哪怕我已經盡力去彌補疏漏,得到的成果卻依舊令他們大失所望。或許,創世神挑上我當族長這件是本就是個錯誤,我……根本沒有與這個地位相符的能力啊……」


  「怎麼會呢?至少對我們而言,你已經是最好的了。」安慰似伸手的將零擁入懷中,儘管心口微微的泛著疼,楓依舊在他耳邊微笑道:「別忘了當初爭取族長之位的精靈那麼多,創世神卻偏偏選擇了你,若是沒有可取之處,你又怎麼會得到祂的青睞?」


  「這就是那些精靈厭惡我的理由啊。」在楓的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一絲自嘲的苦笑,零澀聲說道:「一個資質平平的普通精靈,卻被賦予族長的職責與血脈,你要他們怎麼接受?更何況,這並不是我希望成為族長的初衷。」


  聽見零這句略帶自暴自棄意味的話語,楓悚然一驚,連忙鬆開擁住友人的手,強迫對方直面自己,厲聲喝道:「零,你到底怎麼了?」


  面對忽然暴怒的楓,零下意識撇過頭躲避他的逼視,偏移開的眼神有些閃爍。


  「說實話,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堅持下去了。」他夢囈般喃喃說著,雙手在身側無力垂落,先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再度掉了下來,「楓,我好累,真的好累。我感覺自己像是在無垠的大海中浮浮沉沉,每次好不容易找到一片陸地,那個可以供我上岸的地方卻都是我攀不上去的懸崖。」


  「楓,你說,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求求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作者小廢話*
由於最近卡文,目前先釋出這樣啦!
這部分的信息量有點多,殺死了作者的一堆腦細胞((QAQ
順帶一提,這是發生在創世最初的故事喔!
接下來的每一個故事都會有初代相關章節,分別代表不同的象徵,各位可以猜猜看~
總之,還請各位笑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