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91|回復: 14

[同人文] 【特傳】致,親愛的瑪莉蘇 7/25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4 14:11: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7-25 11:16 編輯

楔子—完美人生的起點









『孩子,讓你受苦了,我是這個世界的神,你的前世幫助我們天朝有功,今世的你死的早,為了彌補你未盡的陽壽,如果你有什麼心願我都可以幫你完成。』

瑪莉蘇思緒仍有些混沌,很努力才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她緩緩擠出一句話:「我想去⋯小說的世界。」

『不是和親友重逢,而是選擇到異界去?』天帝露出一副打趣的模樣,多少人會因為陽世的羈絆而選擇重返人間,就算變成了另一個模樣也無所謂。

「他們也無所謂吧。」整天只會叨念著他功課的家人、視她為異類的同學,不論她去哪裡了,他們都無所謂的吧。

『那既然這樣,我就送你到你最喜歡的小說世界,順便呢,將你的能力提升到最高、能夠使用有著所有種族的力量。』天帝無聊的撐著臉頰,他還沒意識到對方話中的意思,伸手一揮,他眼中的世界開始模糊。

『祝妳玩的愉快。」

最後的話語消散在黑暗中。





非常老套的,她穿越了。

「唉,真是的,穿就穿了吧,還讓我的顏值變的這麼高,怎麼辦呢?好煩呢!」瑪莉蘇捧著自己的臉,嘴上雖然嫌棄著,但是表情卻透露出了她的愉悅,她可以想像這份美貌可以替她帶來多少好處,最好是用能力稱霸守世界外,還能順手釣個帥氣的角色。

要先攻略誰好呢?是刀子口豆腐心的冰炎?還是溫柔腹黑的夏碎?還是鄰家大葛格阿利?一想到這裡瑪莉蘇就忍不住將臉埋入掌心中,少女心總是有小激動的時候的。

今天是上學日。

特別標註的日期被她畫了個大叉,雖然桌上的入學通知她沒去細看,但那個『扔者死』的紅色大字實在讓人忽視都無法,也是讓她對於未來充滿信心的源頭。

因為神答應她了,要給她一個完美的人生——

哼著歌,她套上了制服,在連身鏡前轉了一圈,除了完美她實在無法挑出什麼缺點,不是說她過於誇大,原主的身材、臉蛋和氣質都非常出眾。

如果硬要挑刺的話大概是那過於顯眼的淡粉色捲髮和紫色眼眸,因為早已看過小說劇情的她知道入學的不是什麼正常學校,索性不像原主平常一樣遮掩起來,如果遇到原世界的人隨便搪塞是cosplay也不會有人懷疑的,畢竟人對美女還是有比較多的包容。

就這樣,她前往了小說開頭的火車站,文字敘述總是與親身體會事兩碼子的事,紛紜雜沓的人群和他擦肩而過,瑪莉蘇憐憫著他們單調乏味的人生,汲汲營營地追求那努力也不一定會成功的目標,愚蠢的可怕。

而她,卻是神明昂眷顧的子民。

「你是瑪莉蘇?」猛然搭上了她的肩,低沈的嗓音在耳邊響起,要是普通人早就嚇一大跳,但瑪莉蘇早就知道有人刻意和他保持距離跟蹤了一段時間,只是在真正確認她的身分後才敢上前。

瑪莉蘇特地用感知下去觀察對方的實力,守世界人通常用宏觀來看是一團能量體,顏色有隨著屬性不同而有變化,但就算是強者也無法做到將此完全收斂起來,因為這樣能力者與普通人非常容易區分。

「我是。」回應道,她順便收回了感知。

轉過頭,她看到的是一個非常清秀的男生,屬於斯文型,他推了推黑框眼鏡,沒有表情,是那種在原世界滿大街亂跑的類型。


瑪莉蘇略感失望,對方只不過是比普通人強了一點、或者細一點的說法是人類與某個偏遠種族的後代,隨著通婚,血脈被稀釋到非常稀薄,不管他是為了什麼來到Atlantis,她想接觸的永遠都是主角群,其他人不過是讓她達成目標的墊腳石罷了。


「我是你的帶導人,史密斯。」頓了頓,他看著火車的方向道:「校門口今年放在火車頭。」

瑪莉蘇點了點頭表示了解,看過原作的她可說是一點驚訝感都沒有,不難想像褚冥漾這種被隱瞞徹底的偽普通人聽見這種獵奇的上學方法有多驚恐。

「那麼距離下班火車還有三十秒,跳耀的時候請不要踩到黃線會被⋯⋯拖住到時候有部分沒撞到會被留在這裡傳送不出去。」收起了手中確認時間的的懷錶,史密斯對著她認真地說。

「⋯⋯」這設定她反而第一次聽說。

隨著交談中時間流逝,車輪和鐵軌摩擦發出的轟隆聲逐漸逼近,瑪莉蘇感覺到自己的心在咚咚地跳。

「那麼學妹,請做好心理準備,我數到三就跳。」

「三——!」

你的二跟一呢!?雖然心底罵著髒話瑪莉蘇還是勉強跟上了對方的腳步,火車高速駛離站台,那是差個零點幾秒就會身首異處的險峻情勢。

等待雙腳落地,不曾經聽過的言語從四周傳來,她緩緩地張開眼睛,眼睛流光溢彩,這虛幻的異界,似乎才是真實,原先那個普通的人生仿若才像一場夢,她勾起嘴角。

那是她所希冀的,不惜代價換來的幸福國度。









【碎碎唸】

一個禮拜開一個坑使我愉快(X
非常之反串的一篇
算是個半吐槽的文章,積怨已久,不吐不快,
作者非常後媽,
要我善待素不可能滴(講人話,
如果有不適請左轉。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7 05:21:1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又開新坑了,請問大大 : 這隻蘇的名字是什麼?

(我真的很好奇這隻蘇的名字會有多長......還是瑪莉蘇就是他的名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7 11:36:41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9-4-7 05:21
大大又開新坑了,請問大大 : 這隻蘇的名字是什麼?

(我真的很好奇這隻蘇的名字會有多長......還是瑪莉蘇就 ...

是的我又作死開新坑了哈哈哈(被殺
這隻蘇的名稱就是瑪莉蘇了,非常直白且好用(拇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7 11:42: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4-7 11:45 編輯


Chapter 01—肯爾塔的精靈






『這個世界正在變化,無論你跟不跟的上時間潮流,你都必須眼睜睜看著他變化。』







「學校最近有舉辦活動?」剛踏入校園瑪麗蘇就看見一堆校務人員忙著復原的校園應景擺設,有些地方還留有大型術法的痕跡,整個校園瀰漫著一股狂歡後散場的氣息。


「嗯⋯學院祭前幾天才剛落幕呢。」史密斯思索著,他剛好因為長期任務的關係錯過了學校的活動,雖然不清楚細節但是勉強還可以糊弄過去。


探聽到確切的時間點,瑪麗蘇連忙聯想起小說中的劇情,有些劇情實在太久遠了她無法憶起,但大略的劇情推展她還是知道的。


不容質疑的,他錯過了和主角群認識的最佳時機——開學,原主似乎因為某些原因而休學了一段時間,雖說國中部也是就讀Atlantis,已經不是新生,但原主沒有婉拒學校安排的代導人,所以才會有史密斯在火車站等他的一幕。


其實他可以完全不用理她的,學院的代導人很多都是掛個空名,美其名是訓練學弟妹獨立,隨便新生死來死去還沒露個面的大有人在,瑪麗蘇偷覷了史密斯幾眼,看來她這個代導人還蠻有良心的。


雖然有點傷人,但瑪莉蘇還是把對方擺放在打聽情報還有更快速認識這個世界的利用價值上,她沒打算深交,大概是下意識認為朋友這種東西,等認識主角後,就會逐漸增加的。


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該如何接近主角群?


瑪莉蘇抿起唇思索著,踏著沈重的步伐,這幾個月的時間差距足以讓一個班級形成各自的小圈圈,像她這種突然冒出來的外來者,想要融入他們的生活,還是需要點時間的。


要說她穿越過來的時間點實在真的是非常微妙,這樣推算起來大概褚冥漾在過幾天、又或者在過幾個小時,安地爾就會裝作安因的模樣濳入校園中,揭穿褚冥漾妖師的身份。


她開始思考她能做些什麼,如果說穿越而來卻不做些什麼,那就太浪費神給她的能力了,也不符合她的性格——


「對了,先前你提出的復學申請已經處理好了,但是要恢復住宿的話還是要另外跟管理員先打聲招呼哦。」史密斯的話語突然插入她的思緒。


來了,機會!宿舍管理員不就是賽塔嗎!等到認識賽塔後,那要接觸其他的黑袍大概也不是問題。


「好的,我想先去處理住宿的問題。」瑪麗蘇帶著雀躍的語氣,暗自竊喜,終於有接近主角群的機會了,最好對方可以將她安排到黑館,這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接近褚冥漾了。


史密斯的腳步在棟大樓前停了下來,龐大的建築更顯得她們的渺小,瑪麗蘇不禁抬頭張望著它的全貌,那是一座巨大的水晶塔,由於今天學院天色不佳的關係,水晶塔整體泛著亮麗的黑色微光。


肯爾塔,校園所有事務聚集之地。


史密斯沒有替她介紹,可能是明白她知道這座建築的存在,像瑪莉蘇這樣的對水晶塔認知甚少的人並不少見,一般學生沒有事情不會進入塔內,很多人都是知曉校內有辦理事務的地方,但並未實際進入過。


「學妹,接下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接下來你自己來吧。」史密斯看了眼懷錶,一瞬露出的不悅表情又恢復正常、像是她的幻覺,史密斯見瑪莉蘇沒有反應,推了還在發呆的她一把,似乎是在催促她。


「我先走了,中午在學生餐廳見,要來喔。」


瑪麗蘇點點頭充當回應,目送對方離去。


剛踏入塔內,瞬息間那種涼涼的清香撲面而來,瑪麗蘇已經忘記了賽塔有自帶香氣的人設,以為只是大樓特有的氣味,那種像是某種植物或是自然空氣的味道盈滿整個空間,她如同普通人般好奇地觀察肯爾塔的內部結構。


在他好奇張望之時微微發光的東西進入了她的視線,不、應該說是個精靈。


賽塔如同小說裡褚冥漾所描述的,一頭淡金色的髮透著點點光芒,精靈的服飾在他身上非常好看、應該來說是更加襯托出那種脫俗的氣質,綠寶石般的眼眸盯著她不發一語,沒有不善的氣息也沒有惡意,只是看著她,瑪麗蘇卻感受到了惡寒,那是發自內心的、對於己身罪惡的羞愧,像是在恍惚之間就能輕易的將所有托盤而出,對無上的神贖罪——


她會怕他。


所謂神的贈與在光神的貓眼下如螻蟻般不堪一擊,無關乎實力的差距、那是在歷史與時流下刻畫出的巨大鴻溝,瑪麗蘇腦中只剩下了無力感⋯還有恐懼。


賽塔發現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嗎?不、他不會發現的,瑪麗蘇試圖安慰自己,不願直視那道刺探的視線,她不知道這舉動,只是讓她顯得更可疑罷了。


「年輕的學生,為何來此?」打破了沈默,賽塔開口說著,柔柔的聲音如同想像中精靈般的語調相差不多,那是更加悅耳、宛若在唱歌的舒服語調。


「宿舍⋯我是來說宿舍的事情的。」


點頭表示明白,賽塔掌心中浮現一個光球,藍色的光芒在他的眸子裡鍍上了一層冰冷,龐大複雜的數字在精靈的腦海中流轉,大概是因為對方的語氣依舊是如此的溫柔,瑪莉蘇總覺得那股隱隱的疏離也許只是他的幻覺:


「你要恢復住宿?」


「是的。」


「代號0921,白袍宿舍並未把你的房間清除,即刻起恢復住宿資格,是否願意?」光球在高速旋轉後拉長變形,漸漸變化為鑰匙的形狀。


瑪麗蘇說出願意後,豪不猶豫的伸手抓住了那個發光的物體,攤開手,冰冷的金屬製品躺在掌心,刻畫著0921的房號。







【碎碎唸】


雖然因為這部而去翻了原著

有些設定還是很自我流請見諒

要說賽塔果然是大boss級別,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7 20:09:14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精靈嘛,連殊那律恩都奈何不了精靈,嘖嘖。

不過原來這隻蘇是個白袍,真想看一下這隻蘇的設定和身家背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7 22:02:0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次看到這種題材的文覺得有些新奇>///<
不過還是想偷偷問一下……這篇會有配對嗎?(不跟女主的配對ex:冰漾夏千那種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0 09:13: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9-4-7 20:09
白精靈嘛,連殊那律恩都奈何不了精靈,嘖嘖。

不過原來這隻蘇是個白袍,真想看一下這隻蘇的設定和身家背景 ...

真的XDD完美相剋任何人

身家背景是這隻蘇的底牌啊,會慢慢揭曉的(´・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0 09:16: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冷寒孤寂 發表於 2019-4-7 22:02
第一次看到這種題材的文覺得有些新奇>///<
不過還是想偷偷問一下……這篇會有配對嗎?(不跟女主的配對ex: ...

這篇充其量只是篇吐槽文(´・ω・`)
用小說包裝的那種

配對的話⋯⋯目前還沒決定,照理來說沒有(?
目前只有女主的配對想好了哈哈(被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0 09:28: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4-10 12:09 編輯

Chapter 02 — 威脅利誘





『即使細微如蝴蝶鼓舞,也能煽動千裏之颶風。』





解決完住宿的問題後,瑪麗蘇直覺就想溜出這裡,一刻都沒有想停留的意思,但賽塔似乎對她有話想說,智商對不上實力的瑪麗蘇在精靈風花水月的漂亮話下暈乎乎的就被拐來了會客室。


坐立難安。


雖然精靈泡的茶很好喝、精靈泡茶的姿態也很賞心悅目,但當你知道眼前這位是千古老妖,並且正要掀你老底你的感覺怎麼會好?


「在光神的指引下,想必遠方而來的旅人也能享受這片大地的美好。」雖說賽塔沒有直接點破他的身分,但話中之意非常的明確,活了幾千年的精靈要辨認一個人類小鬼頭的來歷並不是非常困難,更不用說是賽塔曾是光神座下的精靈術師。


那層非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纏繞在瑪莉蘇身上,保護她不被時間意識視為敵人,連光明神也無法窺探到的命運軌跡,就因為它的無可預料,才會讓賽塔有所忌憚,那代表著那女孩的一舉一動都在影響他人既定的命運,那種情況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如果不是對方先來拜訪她,首先找上門的一定會是時族。賽塔緩緩婆娑著杯緣,他不知道年輕的孩子是帶著何種目的來到於此異界,但時族無法容忍如此大的漏洞存在於世界上,她的處境相當危險,但本人似乎毫不自知。


是神的旨意嗎?


—— 讓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帶到這個世界,然後天真的認為自己能被世界接納?


「我⋯」


瑪莉蘇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辯解,她張口欲言又止,最後乾脆沈默了下來,明白再多的藉口也瞞不過眼前的精靈。


「閣下可曾聽過蝴蝶效應?」歛下了綠寶石般的漂亮眸子,賽塔將方糖放入了紅茶中,攪拌的湯匙敲擊邊緣發出的細碎聲響,他的語氣像是在討論今天天氣如何般溫柔:


「一個微小變化,將能帶動整個系統長期且巨大的連鎖反應。」

然後她看見了那杯紅茶從濃厚的茶色逐漸變為清澈、又化為污濁的黑色,一眨眼又恢復成原來的紅褐色,飄著的熱氣。


賽塔將茶杯推到她的面前,瑪莉蘇小聲道了聲謝,指尖動了動,但始終沒有端起啜飲的念頭。


「也許你會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光是我們坐在這裡說話,就會有一些既有的時間偏離軌道。」


賽塔的指尖輕點桌子,那桌巾上的綠色圖騰浮出,先是張開了嫩芽,然後緩緩抽高,茂盛枝葉頂端長出了掌心大的花苞,開出了琉璃般的花,白精靈接下了從中掉出的東西。


那是作工很精細的沙漏,細小的符文刻在玻璃的表面上,銀白色的細沙發著微光。


隨著倒轉的舉動,瑪莉蘇突然暈眩了半晌,明明眼前依舊是那個讓人不自覺放鬆下來的會客室,卻出現不自在的違和感,她總有種被硬生生抽離到別的感覺。


也許不想讓有心人士竊聽的隔離術法,瑪莉蘇也隱隱察覺那不善的氣息在附近徘徊。

「我理所應當將這個世界的危機排出——」漂亮的眸子注視著她,勾起唇,像是世界上過於燦爛的光明,就算冷洌的刀鋒帶著風聲險險削過瑪莉蘇耳邊依舊完美得沒有絲毫破綻。

透明帶著冷光的匕首釘在她臉頰,旁接著一聲什麼破裂的聲響,時間的告密者的血液迸發散在她身上,溫熱的液體沿著輪廓滑落。

黑色扭曲的哀嚎,帶著恨意瘋狂扭動著,瑪莉蘇顫抖的咬唇,紫眸此刻盈滿著恐懼。

在光明神旁侍奉的白精靈可以很溫柔、也可以毫無憐憫的斬殺威脅大道的阻礙,他說的話語是勸導也是告誡、是威脅也是利誘。

「但你們明白殺生從來都不是我的本意,不論是你還是那位孩子。」

他說的是褚冥漾。

當一切都還能維持著虛假的和平前,白精靈依舊是那個和藹溫柔的宿舍管理員。

「精靈有種直覺,我們能看透很多事物,你們的本質不壞,我相信你們的命運都能夠有所改變。」


無論再深的黑暗都能藏有光明。


至少他還這麼認為著。


「請不要辜負我們的期待。」那活了幾千萬年的白精靈微微躬身,垂落的淡金色髮絲遮去了他所有的表情。








【碎碎唸】


女主發威什麼時候呢(´・ω・`)

居然被賽塔壓著打(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2 16:52: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姿姿是新讀者!賽塔變好帥!期待大大的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