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御見我 返回首頁

梧雲的個人空間 http://pinkcorpse.org/?43651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特傳】海聲(一)

熱度 2已有 218 次閱讀2018-5-20 22:41

起初只是個小小的,只要不去認真傾聽就不會落於耳裡。

囈語悄悄萌芽茁壯,到最後猛然才發現成了呼吸中的一分子,無法隨意剝離,也忽視不了。

不知何人告訴了他那是海聲,從海底深處傳來的絕望,只要聽過一次,就不會忘記的悲傷旋律。

那是狩人也無法承受的悲傷,他們只能夠在岸上旁觀,灑下祝福祈求的金粉,激起了海面的浮現大小不一的光芒。

褐色的眼眸倒映著柔暖的光芒,不知為何,他想起了一段不算遙遠、但仔細算起來大概也有段時間的回憶,記憶在腦中浮現,清晰的可怕,像是連同那天在一旁搖曳的燈燭都能想起。

『我們以亙古前便存在種族任務為榮,引領著旅人前往正確的方向,卻無法改變他們前往死亡的命運。』

那位被受遵敬的老者警告著他,時間的在他臉上刻下了痕跡,卻留給了他雙沉穩的眼眸,對世界的單純和好奇早已磨去,不知為何他卻覺得眼前的老者已經很疲憊了,那是從靈魂透出來的疲倦,連同軀殼也無法承受的開始崩解。

就像是風精靈傳唱的歌謠,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

始於生命之初與死亡之終的故事。

對方緩緩伸出長了黑斑的手,牽引起氣流使脆弱的燈芯劇烈搖晃著,輕輕的蓋在他的額上,知曉對方要做什麼的他立刻閉上了眼,繁複的陣法拉開,層層疊疊後壓縮入了掌心下,留下了狩人一族的代表圖騰還烙印上皮膚上,過了幾秒閃爍後消失無蹤。

『別去接觸那些不該接觸的東西。』

在他成年後舉行成年禮的那刻,那是他們第一次碰面,自己卻像是早被摸的一清二楚,沒有任何秘密逃得過他的眼,也許他也曾經告誡過來過這裡的孩子們,在他們踏出這裡的那天開始便是完整的狩人,那代表著必須背負下古老的種族任務的責任。

『孩子,別忘了,在歷史之中我們只是個協助者罷了。』

他們的能力依舊有限。




是夢?他用力喘了幾下,冷汗浸濕了他的薄襯衫,濕濕黏黏的觸感讓他不太舒服,拉起袖子隨便的抹掉沿著臉頰流下的汗水,剛剛的夢其實他不太記得多少了,閉上眼回想也只剩殘破的片段,但餘留下的恐慌讓他感受到那種心臟被捏緊的胸悶感,雖然應該只是個單純的噩夢,褚冥漾總覺得沒那麼簡單,畢竟那群火星人可是將他的大腦當自家廚房來去自如,天知道無視他們的託夢會不會被幹掉,等等還是去醫療班檢查有沒有被下咒之類的比較保險。

確認好自己的狀況後褚冥漾才下床準備梳洗。

沒想到入眼的卻是兩道熟悉的人影,不知道早就在他房間裡待了多久,桌上的熱茶還散發著裊裊白煙,褚冥漾這才發現空氣裡散發著淡淡的花香是從那裏而來,但甜甜的香氣不足以舒緩他被嚇到的情緒。

「嚇!」你們兩個沒事在我房間泡茶聊天幹嘛?!

「你又被奇怪的東西纏上了。」惡魔老姊冷笑了聲,伸手就是往他額頭用力一彈,冷眼看著差點被打出腦漿的褚冥漾在床上呼痛打滾:「你以前詛咒自己的還不夠嗎?」

「發生了什麼事?」褚冥漾一臉茫然,自家姐姐露出想要掐死他的眼神,他心虛的左右檢查了自己哪裡有出現異狀,手、腳都在,他又摸摸肚子,內臟什麼應該都還在阿,手看起來也很正常,只是多了奇怪的刺青…刺青?!

「這是什麼鬼東西?!」不知道是哪國的文字,看起來應該是咒文的東西刻在他的手腕上,黑色帶有點妖異的圖騰幾乎遮蓋整個皮膚,褚冥漾用力搓了半天也沒搓掉,內心喀搭一聲,臉色刷地蒼白,口齒不清道:「我我我我....」

「要不是小玥發現你房間裡有外力干涉下瓦解守護力量,我們大概還無法察覺有蟲子悄悄入侵了。」碰的一聲將鳥籠放到桌上,然臉上一貫的笑咪咪神情參雜了點讓他下意識會想逃跑的怒意。

聽聞表哥的話,褚冥漾翻出了口袋裡那些奇奇怪怪種族贈與的護符,沒一個是完整的,像是被動物撕碎痕跡,有些還能微弱的發出光芒,更多的是毫無反應。

他好像又惹上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上次護符像這樣碎光好像是找到凡斯棺材的那次?他有種很不妙的預感。

被關住的烏鴉用力的拍打翅膀,因為掙扎而掉落黑色的羽翼落在地面化作了黑色的濃稠血液,發出的陣陣惡臭蓋住了空氣中的香氣,褚冥漾忍不住皺眉,液體滴滴答答的沿著桌緣落下地面,仔細看清後他才發現鑲嵌在那隻鳥身上無數的眼睛狠狠盯著他,貪婪的氣味,像是想從他身上挖取什麼才能饜足,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

「雖然不能保證就是這傢伙下的詛咒,但和施術者一定脫不了干係。」又解釋了幾句,大概是看到他嚇到的表情,然輕輕地彈了下籠子,不知是什麼金屬材質交織成的鳥籠受到了外力後震盪著,傳出共鳴聲,直到籠內爆出無數大大小小電流後便止息,烏鴉拍搭一聲倒地抽蓄,他聞到了燒焦的味道。

這是虐待動物吧?!

「敢欺負妖師一族的人,就算殲滅也不足憐憫。」那雙冷漠的雙眼硬生生讓他欲吐出口的求情吞下,褚冥漾知道他的表哥很生氣,能維持現在這副模樣已經是很理智了,那副神情給他的感覺就是如果施術者被他抓到表哥一定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算是路邊的狗都知道妖師首領比誰都還護短。

「那些東西一定要有媒介才能觸碰到你,萬物都有所謂的規律可循,隱藏在角落的惡意不會無端的接近你。」老姊用力的拍上了他的肩膀,那雙漂亮的黑色瞳孔倒映著他的臉孔 :「褚漾漾,你好好想想這幾天去了哪裡,接觸了什麼,就算是多細微的小事情都不准隱瞞。」

他去過哪裡?他努力在腦海搜索著。

『鈴鈴——』

鈴鐺聲猝不及防從遠處響起,然和表姊都沒露出奇怪的表情,彷若只有他聽得見而已,那種感覺像是那些聲音不屬於這個空間的哪一方,而是最底層的意識。

他想起了那個人,帶著水氣,溫柔的人。

腦中片段的夢境著夾帶著莫名的雜訊,越努力回想記憶遺失的更多,不知是不是他過度反應,原本乾爽的空氣被水氣填滿,逐漸聚集,彷若下一刻就能凝聚成雨落下,褚冥玥煩躁的揮開了阻礙視線的霧氣,抓著自家弟弟的領子吼叫著,晃了幾下發現對方毫無反應,褚冥玥猛地抬手,幾下清脆的巴掌聲依舊沒有把那雙混濁的眼眸喚醒。

「海....」對方無意識呢喃著。





路過

雞蛋
1

鮮花
1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子燕 2018-6-18 11:07
腹黑然出現了!!!(趕快躲起來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