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御見我 返回首頁

渣渣沒有哭泣的權利。 http://pinkcorpse.org/?22580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活著只是因為必須活著,所以死掉也無所謂呢。

日誌

【極短篇】徘徊的戰士靈魂。

熱度 1已有 257 次閱讀2016-4-21 23:39 |個人分類:胡言亂語


這是一個徘徊戰士靈魂的故事。


那一年,前去討伐魔王的勇者不戰而逃,國王為了打倒綁走公主的魔王,在全國各地公布了懸賞,要將一群孩子培訓真正的勇者。

已經經過武術館的鍛鍊,稚嫩的戰士決定加入培訓,希望可以成為一名合格的勇者,去討伐魔王。

在培訓中,稚嫩的戰士認識了他的夥伴。

身為鐵匠女兒,擁有打造神兵利器天賦的騎士。

能夠施放強大火焰法術,整天帶著法師帽的魔法師。

如同優雅大小姐,卻總是語出驚人的亡靈法師。

甚至還半開玩笑地將遇見他之後,愛上物理攻擊的祭司給收為徒弟。

稚嫩的戰士覺得雖然以前在武術館的日子很難熬,受過很多傷,但能遇到他們,一切都值得了。

兩年後,他們迎來了培訓的結業儀式。這個結業儀式,同時也是能否成為勇者的試煉,他們必須各奔東西,拿回所需的任務品才能順利結業。

稚嫩的戰士和他的夥伴約好,三年後,等大家都成為勇者的時候,要一起去討伐魔王。

為了實現這個諾言,稚嫩的戰士非常努力,即使認識了新的夥伴,他也從來沒有忘記當初的約定。而時不時通信也讓他更加相信,他們一起成功討伐魔王的那一天一定不會太遠。

但稚嫩的戰士偶然遇見了祭司,發現似乎不一樣了。

這似乎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祭司。是誰改變了?稚嫩的戰士動搖了。

可他仍然抱有希望,也許也許,等到三年過去了,他們仍是會集合到一起,實現當時的約定。

只是,等稚嫩的戰士不再稚嫩,成為了真正的勇者時,他才知道那個未來僅是鏡花水月。

太晚了。

「是,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魔法師和亡靈法師面帶愧疚與困擾,「只是⋯⋯」

原來他們已經為成為勇者後的自己,規劃出一條與戰士完全不一樣的路了。

戰士看著他們,臉上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更無法辨認他們是否說謊。他突然意識到,原來只有他在意、只有他清楚記得那個約定。對其他人而言,不過是角落中一個微不足道的記憶而已。

原來約定這麼廉價。

「你⋯⋯你不要不說話嘛,不然我讓你揍好了。」

戰士拔出腰間的劍,指著兩人,劍尖卻在顫抖。戰士覺得,他沒有辦法責怪從前的夥伴,要怪大概也只能怪自己不夠優秀、不夠讓別人選擇自己。

於是戰士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劍鋒一轉,沒入自己的左胸膛。

戰士死了。

數年後,戰士的肉體已經腐敗,靈魂卻被束縛在世間,沒有人可以看見他,沒有人可以說話,只是存在在世界上而已。

被寂寞折磨的戰士終於忍不住和惡魔做了交易,拿自己的眼淚換得了一個偽裝的肉體,和一般人類無二,卻仍舊不是真正的、人類的軀體。

只是裝得很像而已。

手握長劍的戰士靈魂,至今仍然在某個地方徘徊著,面無表情,伺機殺掉每一個向他伸出手的人。

--------------------------------------------------

某種程度上這是偏離很大的還債(茶)


路過

雞蛋
1

鮮花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