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回復: 1

[原創文] 食魂者的心理學筆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2 09:00: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章
*巴比妥類藥物:一類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鎮靜劑,其應用範圍可以從輕度鎮靜到完全麻醉,還可以用作抗焦慮藥、安眠藥、抗痙攣藥。長期使用則會導致成癮性。


許尹柔快步穿過漆白的走廊,插在白袍口袋內的雙手緊握成拳,她凜著一張仍顯得稚氣未脫的圓潤臉龐,極力想維持作為醫者的鎮定,踩著平底鞋卻顯得有些踉蹌的步伐,卻出賣了自她心底不斷翻湧而上的強烈焦躁。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出去……我──啊──!」
前方大敞的病房內傳出一陣陣年輕且撕心裂肺的慘叫,原本便高亢的女聲因激動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幾乎已無法辨認是屬於人類的呼喊抑或獸類的悲鳴,間或夾雜著醫護人員氣急敗壞的爭論,激烈而不詳的碰撞使得許尹柔原本便不甚健康的蒼白膚色又褪去幾分。
「壓住她!快……!」
「給她打一劑巴比妥酸鹽就會安靜了!醫生今天不會巡房……我們……」
「住手!」
總算趕到病房口的許尹柔單手緊壓著門框沉聲喝道,幾位正手忙腳亂壓住病患的護理師因她突如其來的斥責而頓下動作,手持針筒拚命想靠近病患的年輕護士一顫,被逮著機會的對方一把將針頭揮了出去,撞上一旁堆滿藥品的手推車後筒身隨之破裂,透明澄清的液體潑了滿地。
眾人瞬間禁聲,狼藉的病房內僅剩病患粗重的喘息,極長的髮絲胡亂披散著掩去了她的面容,僅露出一雙濕潤而暴烈的眼眸,閃爍著惡毒的光彩,彷彿深處豢養了無數長年深埋泥沼的蛇,翻湧著墨黑身軀的同時反映出冷然的磷光。
接著病患一扭身竟猛然掙脫了護理師們的壓制,痙攣著異常細瘦的四肢重重摔下病床,立刻如毫無痛覺一般連滾帶爬地縮進床底,格格格地發出扭曲又怪異的嘶啞訕笑。
最資深的護理長反射性地低身想將病患硬拽出來,卻被對方毫不留情地狠咬了一口,忍不住哀嚎著往後狼狽坐倒在灑滿藥品的冰冷地板上,嚴肅的臉孔脹得發紅,喘著粗氣比手畫腳地指揮著底下的護理師們:「趕快找男護理師過來!這個病患今天還是待在拘束室好!」
「不用,請讓我處理。」
許尹柔揮手擋下跌跌撞撞想衝出病房的護理師,她輕蹙著秀逸的眉梢,盡力挺直嬌小的年輕軀體,竭力想將自己單薄的神情鞏固得更堅決一些。
「實習心理師。」護理長瞇著有些浮腫的眼睛,柔和如湖綠色病帳的嗓音盡可能友善地掩起隱約的懷疑,話語被輕慢的笑意一吹,敵意鋒芒畢露。
「你可能還不太理解我們病房的運作模式,今天醫師去開會了,我們習慣先幫失控的病患打鎮定劑,等醫師回來再做處置。對無溝通能力的病患來說,心理師恐怕沒有介入的餘地吧?」
言下之意是沒有開藥權限全憑語言溝通治療的心理師,在日常即戰場的病房根本毫無用武之地。
輕易讀懂對方挾槍帶棒的暗諷,許尹柔偏了偏頭,那張青澀而篤定的面龐竟依稀泛起一絲微笑。
「她是詩媛老師派給我的個案,請讓我處理。」
「許……」
「請你們都出去,把門關上。」
俐落打斷張口欲反駁的護理師,許尹柔伸手筆直指向走廊,語調清脆乾淨,每一個字都鑲著不容質疑的明確輪廓。
「這不符合規定……」
「請出去,給我們二十分鐘。」
許尹柔輕聲重述,粗框眼鏡後的滾圓雙眸毅然注視著默默魚貫離去的眾護理師,無視於最後退出病房的護理長尖銳的目光,她在大門「碰」地一晃重重摔上後淺淺舒了一口氣,攬著乾淨的白袍曲膝俯身,毫不在意地蹲坐在離病患不遠處的潮濕地面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2 09:04: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芍華 於 2018-11-2 10:06 編輯

*急性精神科病房:設置以收療具有自殺、暴力傾向、情緒欠穩及無法自我照顧的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憂鬱症、躁鬱症、器質性精神病(如腦傷後精神病、老年失智症等)等急性精神病患為主。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給予持續性的醫療照護,並強調促進健康及預防疾病復發。也提供各類精神疾病的照護、情緒及幻覺處理、失眠問題處理、自我照顧訓練、社交技巧訓練、職能與娛樂治療、團體治療、藥物指導、心理諮商、家屬衛教等服務

「蓓吟。」她面朝對方藏身的漆黑床底悄悄呼喚,嗓音平穩:「發生什麼事了?」
黑暗中一團凌亂蓬鬆的糾結髮絲後方報以一陣顛三倒四的怪異笑聲。
「我知道蓓吟會說話的,發生什麼事了?」
指尖慢悠悠爬梳著自己及肩的髮尾,許尹柔自言自語般朝陡然靜默的女性說道。
「針……」
「我不會讓他們隨便幫蓓吟注射額外藥物。」
許尹柔平靜地保證,莊蓓吟呼呼喘著氣,像頭筋疲力竭的困獸,終於咬著蠕動的舌頭勉強吐出嘶啞而破碎的低吟:
「媽媽……沒有來……」
「對喔,今天是會客日。」許尹柔淡然回應,半闔著眸側首回憶對方貼滿各色標籤的厚重病例。
「平常妳媽媽好像每周都會來看你,今天忽然沒有出現,很慌張吧?」
莊蓓吟模糊地含著一團贊同似的嗚咽,意外幼稚的無助音質。
「所以想要去找媽媽,才被護理師們抓住嗎?」
床底傳來一陣咬牙切齒的壓抑低吼,隨著不詳的沙沙雜音一股憤怒的力量猛然撞上許尹柔,反應不及的她仰躺著被粗魯壓制在地,背脊竄起宛如電流的劇烈疼痛,但她只是緩了緩剎那混亂的呼吸,鎮定地睜眼望著上方狼狽不堪的髒污臉龐。
「我明白你有多緊張多生氣,等等我就打電話幫你問問媽媽怎麼沒有來,好嗎?」
在藥物長年的交互作用下變得肥胖遲鈍的年輕女性顫抖著,死命瞪視許尹柔彷彿慘白瓷器的脆弱頸項,眼淚與半透明的鼻水糊滿面容,眼看著那黏稠的液體就要滴上自己的肌膚,許尹柔這才皺了皺眉,圓而清澈的瞳孔竟逐漸拉長為掠食野獸薄且凌厲的立瞳,隱隱透著異樣的腥紅。
「蓓吟,聽話一點。」
莊蓓吟一怔,僅僅片刻因疑惑混亂而鬆懈的防備,便足以讓許尹柔反手扣住對方的手腕,輕巧一翻身跨騎在比自己高壯得多的個案身上,俯首笑吟吟地以膝蓋壓制著對方拚命掙扎揮舞的臂膀,另一隻手矯健地即時摀住那又想放聲尖叫的嘴巴,儘管被狠狠咬了一口仍毫無動搖,莊蓓吟一早便與醫護人員纏鬥至今,僅存的一絲蠻橫力道迅速消耗殆盡,只能斷斷續續喘著粗氣癱軟下來,濕潤的眼眸分不清沾染了冷汗抑或淚水,熠熠燒灼的絕望憤恨幾乎能將許尹柔活活燙死。
「鎮定下來,我會去幫你問問發生什麼事的,但你得配合我,懂嗎?」
許尹柔冷淡的瞳仁此刻徹底轉成純粹而不詳的殷紅,在稀薄日光燈的映照下晃盪著濃重的色彩,彷彿眨眨眼下一秒就要滴出鮮血,始終噙於脣畔的笑意也益發詭異,宛如塗畫過蠟白面容的一彎細長弧線,散發出一股滿不在乎的威嚇氣息。
「我要放開你了,等等就給我乖乖回床上躺著等我。」
門外傳來陣陣匆促的腳步聲,夾雜著護理長含糊的大呼小叫,顯然總算搬來了能制住許尹柔的救兵。
「尹柔。」
一名留著俐落短髮的臨床心理師大步踏入病房,約莫三十上下的白皙臉龐輪廓細緻,狹長的眼尾勾著沉著而凜冽的英氣,身後跟著幾位氣喘吁吁的惶恐護理師,顯然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強追上那雙筆直高挑的俐落雙腿。
病床上的莊蓓吟立即捲著被子縮成一團,消極抵抗著瞬間湧入房間的喧鬧雜音,立於床邊的許尹柔則慢悠悠地轉過身子,圓滾滾的澄澈黑眸怔然眨了眨。
「詩媛老師……」
「尹柔,過來。」
沉聲喚來比自己嬌小許多的實習心理師,安詩媛垂下眼睫慎重端詳著對方,寒意瀰漫如海霧的深邃瞳孔波瀾不興,彷彿每一吋情緒的礁岩都要滅頂。許尹柔被安詩媛隱約蹙起的眉頭刺得心頭一顫,主動開口解釋道:「老師,沒事的,蓓吟的情緒穩定下來了。」
「別對自己太有信心,你是來這邊實習的,不是一意孤行指揮其他比你更資深的同仁,如果臨時出了什麼狀況,不只是你一個人會陷入麻煩而已。」
安詩媛冷然回道,許尹柔抿著蒼白的脣垂下頭。
「老師,很抱歉。」
「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
深吸了一口寒涼的空氣,許尹柔乖乖地朝護理長溫順一鞠躬。
「很抱歉,我不該僭越我的職責。」
「沒事啦!詩媛你也別罵她了,年輕人難免比較衝動嘛!」護理長滿意地笑了開來,豪邁而友善地擺擺手。
「去做你該做的事吧。」
安詩媛修長的指尖不著痕跡地拉過許尹柔的白袍下襬,又輕輕將她往門外一推,安靜流轉過許尹柔面容的目光含著一抹溫和的色彩。
                                                                                                待續

大家好,我是芍華~這一次寫的是關於精神疾病的奇幻愛情(?)故事
本篇出現的內容都會盡量依循心理專業知識,因此可能不會出現什麼解離性人格疾患(舊稱人格分裂)有超能力這樣不科學的事情(笑
這篇可能不是那麼有趣,若有人喜歡,我會努力寫下去(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