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2|回復: 16

[同人文] 【特傳】我的夥伴是你嗎?10/20第三章(下)

[複製鏈接]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9-12 15:04:20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匿名 於 2018-10-20 18:06 編輯

文案:

  名為夥伴的位子,我並未讓人頂替,只願有一天,你能出現在我夢裡告訴我,你回來了。——褚冥漾
  當人難過到一個極致時,是會連一滴淚都流不出的,而那時的我,並沒有哭。我想,無法將屍體回收做成美麗的標本,或許是我最大的遺憾。——九瀾.羅耶伊亞
  有時候,我一直覺得他的離去像是夢境般令人難置信,可他確實不在了,永遠!——冰炎





此文以BG為主,會有原創女主,也含原創角。
時間為舊版第二部後,這是以一個假設作為創作的故事,劇情中會引用舊版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內容,人物個性上會有所改變,故而閱讀時,請三思!
劇情為主要重點(?),進度稍微緩慢,故請秉持耐心!
本文在飛燕文創另有發文,請勿視為盜用,發文者皆為同一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9-12 15:06:05
楔子

  輕撫著從朋友手中得到卻毫無用處的免死金牌,少年不禁輕嘆,嘆息中帶有著一絲感慨。無奈,自家好友的眼光與想法都如此怪異,怪異得令人滿是無言的感受。

  他微微地仰著頭,目光正好對上玻璃窗,透過陽光的反射,他咪起了眼,似乎想透過玻璃窗努力地看清,看清某個人,某個許久不見的人。

  良久,少年緩緩地低下頭,抓住免死金牌的手突然緊握,他閉上眼,像是想從中回憶起好友的身影與樣貌。

  不知不覺地,一年過去了。與好友最後一次見面,不,那、那算見面嗎?

  當時,看到好友──自家的夥伴,正躺在病床上,露出他臉上曾未出現過的安祥神情沉睡著,恍然之中,眼前的好友看似只是陷入睡夢中,彷彿過了好一會兒,他就會醒過來,如同平時那般做出一些令人不懈的舉動。

  但,他還是無法忽視,甚至將目光轉移至別處,只能就這麼靜靜地盯著,盯著那全身上下佈滿縫合傷口的友人。

  他不想去相信,也不想自欺欺人。但雙眼所看到的現實告訴了他,他的夥伴就在自己眼前,他回來了。

  不可否認的是──在他眼前的夥伴,現在只是一具冰冷毫無生氣的屍體,一具殘破不堪的軀殼。
  
  「你不在的日子,週遭顯得清靜許多呢 !」

  少年緩緩地睜開眼,目光注視著手中靜靜躺著的免死金牌,眼神中夾雜著一絲哀傷與痛楚。

  良久,抬起頭無奈地搖了搖頭,默默地將手中的免死金牌放回原本的地方,調適了一下臉上的表情與心情後,披上黑袍,準備出下個任務。

  醫療班

  少年完成了任務後,隨即來到了醫療班。他與一名正抱著人的黑袍從容不迫地走在醫療班的走廊上,是的,從容不迫,黑袍懷中嬌小的紫袍,儘管看似虛弱、疲憊不堪地昏睡在黑袍懷中,然而黑袍在來到醫療班前早已為紫袍仔細檢查過身體狀況了,黑袍很沒良心地判斷出,紫袍的情況只不過是過度使用力量所造成暫時性的虛脫。雖說是很沒良心地指出,但少年還是沒有看漏黑袍一派輕鬆的表情下,眼中所閃過的一絲擔憂。將該名紫袍將給醫療班的藍袍後,黑袍突然拿出了筆記本和一支筆笑容滿面地對著其他的藍袍請教一堆跟紫袍狀況毫不相干的問題,而默默站在一旁的少年則是一臉黑線看著黑袍的驚人之舉。待那紫袍恢復意識後,少年便向與他一同出任務的黑袍表示自己要離開了,而正與藍袍請教的黑袍揮了揮手表示自己知道了,看到回應後,他不自覺地笑了笑,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離開這個充滿悲傷回憶的地方。

  這次的任務等級是他參與過的任務中目前等級最高的一個,但卻還不是任務等級中最高的,於是乎,公會便派了少年與這對一黑一紫的搭檔一同將任務完成,他過去曾有兩、三次與這對搭檔合作過,基本上處得還不錯,但與他們稱不上熟悉,當然,也稱不上是陌生。

  無奈,是該說這紫袍本就達到黑袍實力,但因某些原因而沒法考上,還是該說蜘蛛長的太可怕了,而導致發生了令人無言的事,現在仔細想起事情的經過,少年不禁臉上冒三條線。

  回想當時,他們所面對的敵人比預期中還要來得棘手,幾乎沒打贏的勝算,正要準備撤退搬救兵時,敵人突然召喚出一大群身上有著奇怪圖案的大蜘蛛軍團攻向他們三人,在他和黑袍反應不及的時候,三人裡面看似最弱的紫袍在看到一大群大蜘蛛朝著他爬去時,突然拔高了八個音調尖叫著,同時,一旁的他、黑袍和對面的敵人三人不約而同一臉痛苦地捂著耳朵,待紫袍尖叫完,剛鬆了一口氣的黑袍和他,在看到紫袍那看似自殺式的行為後,兩人整個呆愣地望著突然行動的紫袍,他們倆就這樣地誰也沒上前阻止的意思。

  尖叫完的紫袍,再度看到依然朝著他爬來越來越靠近的蜘蛛,他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身體不由自主本能似地動了起來,他可以感覺到一股無法控制的力量從他體內湧上而出,那一刻,他失去了理智。

  站在一旁黑袍與少年傻眼地看著紫袍毫無理智地與蜘蛛廝殺了一會後,才回過神來,默默地架起了防護罩,以免無辜受害,無言地看著紫袍一邊尖叫,一邊正用著他們兩人曾未見過史上最慘忍的方式屠殺蜘蛛,看著這段限制級慘忍血腥畫面的少年與黑袍不禁吞了口口水,背部狂冒冷汗,他們沒想到看似嬌小柔弱的紫袍竟然如此地兇殘,特別是與紫袍相處了許久的黑袍,更是露出了難得的表情。

  刷新三觀的兩人在為可憐的蜘蛛默哀了個三秒鐘後,兩人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向對方,對上眼的那刻,兩人彼此知道對方腦中想的必定與自己相同,那就是──召喚蜘蛛的那位仁兄死定了。

  果然,咱們的紫袍不負眾望地殺紅了眼,在以殘忍方式虐殺完所有的蜘蛛後,矛頭便指向了造成紫袍自身恐懼的作始庸者。緩緩地走向敵人,整個人沾滿蜘蛛爆漿液體的紫袍,對著還不知道悲劇即將要發生自己身上的可憐蜘蛛召喚者露出了既天真又無邪讓人鬆懈的笑容,恍惚中,眼前的紫袍就猶如地獄爬出的惡鬼一般令人不寒而慄,可憐的蜘蛛召喚者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氣,才驚覺自己可能小命不保了。然而在旁樹下乘涼看驚悚血腥現場版的兩位閒人,則默默的轉過身,將左右各一根手指頭插入耳中,他們兩人像是預知能力般似乎早就知道最後的結果,過沒多久,一陣慘叫哀號聲帶著斷斷續續地求饒聲傳出,那聲真是無比得悽慘,會讓聽到的人不禁打了個冷顫,滿懷恐懼。

  良久,在樹下乘涼的兩人,突然默默地轉過頭,好奇地想了解一下情況,不看還好,這一看卻不得了。

  只見紫袍正死死地掐著敵人的脖子,那雙充血的大眼狠狠地瞪著敵人,脫口而出的話語滿滿都是赤裸裸的恐嚇與威脅,然而,敵人早在紫袍暴打他一頓的那時失去了意識。看著那張被揍的慘不忍睹,可能連受害者他媽都認不出的臉,黑袍和少年猶豫了,不知是否該不該上前,特別是黑袍的內心似乎有些許動搖關於紫袍的狀況對他的認知又再度地改變的事實。

  最後,獨自一人打倒強大敵人的紫袍突然失去了意識,體力不堪負荷地往後倒下,在快與地面近距離接觸的那幾秒,一道黑影閃過,迅速地接住了紫袍。將紫袍溫柔地抱在懷裡的黑袍,在檢查完紫袍的身體狀況後,便與少年一同決定先到公會交差,再將紫袍送去醫療班。

  少年離開後,拖著緩慢的步伐,獨自一人走在人來人往的醫療班的走廊上,內心不知在想著何事。

  當看到那對搭檔時,他很羨慕,一種渴望環繞著他的內心。然而,每當他如此想著的同時,一股莫名的悲傷會突然湧上,令他喘不過氣,只有他知道,那種難以釋懷的感受是怎麼回事。

  不斷地與人擦肩而過的他,突然陷入了莫名的迷茫之中,腦海浮現出一個想法──是否該找個人搭檔呢?

  他的內心毫無疑慮地否決了這個想法,沒有人,沒有人能取代那傢伙。他,是個特別的、獨一無二的存在,是他唯一無人能夠取代的搭檔。

  想到這,少年不禁紅了眼框,逞強地扯了扯嘴角,失神地走著。
  
  直到他與一個陌生人擦肩而過,他頓時回過了神,睜大了雙眼,原本放鬆的五指突然地緊握,整個人微微地顫抖著,滿臉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感覺到了,那種感覺非常的熟悉,卻又如此陌生。但,他不會忘掉,他曾未忘記過那傢伙給人的另一種感覺。

  帶著滿懷期待卻又害怕失落的心情,少年內心顫抖地轉過頭,一心只想確認──那個人是否是他?

  只不過是幾秒的時間,剛才與他擦肩而過的那個人,卻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不復存在,這是──

  一股失落湧上心頭,良久,他才緩緩地回過神,澀澀地苦笑著,他不禁自嘲著自己太過於敏感了,一切事實不是早已呈現在自己眼前了,他又何必──

  但,也因如此,他的內心還是出現了一絲動搖,微不足道的。

  是你嗎,我的夥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9-12 15:08:12
第一章

  自從那件事過去後,已經過了兩年了。
  原本高二的我們,如今也即將邁入大二的生活了。大學的生活真的很不一樣、很不同,比起高中,是多麼的多采多姿。班上同學還是一樣,大部分都來自於C班,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都比高中時期成熟了許多。
  升上了大學,有些事也悄悄地改變,在我們不知不覺下悄悄地變了。我們時而為了做論文、報告而變得緊湊,幾乎沒什麼時間;時而空閒到找朋友出去,卻發覺對方也正忙著自己的事,撥不出空閒,朋友相處的時間變少了,交談的次數也僅是遇見打個招呼開始算起。然而,曾未改變的事我們彼此的友誼,當大家有空閒時,我們會盡情的玩樂,不放過大家能一起相處的時光,當面臨考試時,我們會聚在一起討論、彼此互相幫助,努力讓自己通過那門課。
  我們四個從未忘記,也從不脫口,彼此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你。隨著時間的逝去,你的存在早已被他人遺忘,但是我們四個,米可蘿、千冬歲、萊恩和我,甚至還有在乎你的人依然還記得你。不願將你的存在埋沒在那無情的時間中,不願你就此消失在眾人的回憶中,是的,回憶僅是留戀,但我們還是期望著記憶中的你就如同你在我們回憶裡是多麼的瀟灑、放蕩。
  我的夥伴,是你!
  即使當年是被強迫的,但我依然是你的夥伴。沒有一個人可以取代你的存在,而我身旁那名為搭檔的位子,會一直為你保留的。
  即使你不會再回來,那個位子依舊為你而存。
  這或許是我唯一可以紀念你的做法吧!
  我的夥伴。

  記得,高三那年的開學日,班導很意外的沒有遲到。然而,我們面對的表情不是早起不爽的表情,而是一種莫名無法形容的表情,如今,仔細回想,那表情隱約地有著一股悲傷,一股無法說出的痛。
  當時,可笑的直覺告訴我,絕對絕對沒好事!不是班導跟班長打賭賭輸了,心情不好想找人幹架,要不就是班上發生甚麼大事,譬如:咱們的變態學校又閒閒沒事做,心血來潮想辦個詭異活動.......等等,依班導的個性,他此時對這件事一定非常的歡樂,應該會在一旁幸災樂禍,準備爆米花或是一堆零食看好戲才對呀!
  是發生甚麼事嗎?
  平常像米蟲只顧著玩的班導死去哪了?
  該不會真的被班長扒光了吧?
  窮到脫褲子,於是決定徹底改邪歸正?
  我看了班長一眼,跟平常一樣,只是沒有露出將班導扒光歡樂表情,也就是說,班導沒被班長扒光,賭錢輸到脫褲子。
  真令人意外,如果不是輸錢,那麼是什麼樣的事讓班導露出那種表情的?
  難道是班導你被開除了?
  不可能,要開除,你也早在接我們班前就被開除了。
  難道是班上出了大事?
  我看了在座每個人的表情,老實說,跟平常一樣。有的人不是在打牌,就是在阿手霸(比腕力),不過這些都是男生居多,少數的男生像千冬歲就在看書,萊恩則在吃飯糰。女孩子的話,似乎比男生還要可怕啊!
  這位同學,你確定你妝在繼續上不會太濃嗎?
  米可蘿旁邊那個女生,你也太開放了吧!竟然在看那個什麼,男生愛男生的那種書,你難道不覺得你那本書的封面也太勁爆了嗎?而且你前後和右側坐的大都是男生啊!要體諒一下他們的心情阿!看書不是要立著看的,你是要讓大家都知道你在看甚麼嘛!你難道沒看到你旁邊另一個男生一臉無奈的表情嗎?
  我旁邊那位女生你就好多了,除了名字詭異外,封面甚麼的都還好。
  甚麼叫作者與編輯甜蜜大總集之作者要不要人權?
  那啥鬼啊?
  我視力沒想到那麼好,那麼小的字竟然看得到。
  副標是腹黑強硬編輯攻X二貨炸毛作者受?
  恩...好吧!為甚麼你們都一個樣啊!
  難道現在沒有一個在看言情小說的女生嗎?
  啊!那邊有一位!可是為甚麼表情是笑得那麼的猥褻?同學,你到底是在看甚麼言情小說阿?我看封面、書名那些都挺正常的阿!
  「好了,都三年級了,別顧著做自己的事,偶而也要成熟一下吧!」
  班導視線環繞了班上每個人一遍,說了一句以他平常的言行舉止無法說服我們的話。
  老實說,班導你平常的言行舉止比我們還不成熟啊!你沒發現班上除了少數幾個人,幾乎沒有人要理你的話嗎?
  「我知道你們暑假過得很歡樂,但是已經開學了,收心好好唸書啦!」班導難得講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話。   
  但,有一點我得否認。
  歡樂個鬼啊!我美好的暑假,竟然毀在那群人手裡,這算甚麼啊!
  學長你這個魔鬼!竟然威脅我要在這個兩個月的暑假考上紫袍,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嗎!
  然而,我竟然做到了!見鬼的,做到了!
  想當初,考白袍的時候,我將近四個月的時間,被推向死亡的面前。每天面對無數猛禽猛獸,不,那已經不能用動物來形容了,而是詭異的基因改造變態種生物,還好我命大,不然有好幾次要死在那些奇怪生物手上。
  要是我死了怎麼辦?
  他們竟然還回我,死了就死了,我們會在你靈魂真正脫離你的身體之前,帶你回學校的!放心死不了的!
  為甚麼你們可以說得這麼簡單阿!
  原本,今年暑假想在家裡過著沒有人摧殘的日子,結果因為學長的一句話,全泡湯了!
  那群人又不知道打哪找來了一群妖魔鬼怪,甚至比瘋狗還要瘋的野獸讓我一對一跟那些可怕的東西一一決鬥,身上的武器只有米納斯,我信得過米納斯,但我信不過我的運氣。
  神啊!敬畏的神啊!偉大的神啊!無論祢是玉皇大帝、耶和華、佛祖還是阿拉,感謝祢讓弱小的我倖存啊!
  然而,紫袍考實際戰鬥的當天,我抽到的考題竟然是長相可愛到爆的毛茸茸生物,排除考試開始後,我看到那隻毛茸茸生物轉變成肌肉超醜攻擊力強爆的怪獸的時段,它確實很可愛!
  不過,為甚麼大家在看到我面對是如此可愛的生物同時,表情如此地莫名?
  學長還搖著頭不知道在對夏碎學長說甚麼,夏碎學長也一臉難看地回應學長。
  萊恩,你向我行禮做甚麼啊!為甚麼一臉露出壯士,一路好走的表情阿?
  我又不是要上前線去送死,幹麻一副悲哀的樣子?
  在一旁的米可蘿,也準備好了急救箱。還鋪好了地毯,似乎有預感待會我會用到。
  為甚麼你們全部都露出一副我不會考過的表情阿?
  難道這隻毛茸茸的生物其實很恐怖?
  難道我好死不死的抽中籤王?
  不可能,不可能那麼雖小抽中那三十分之一的機率吧?
  就是有那麼雖小啊!光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了!我一定抽中了籤王!
  當考試開始,我才知道我面對的是怎樣的生物。見鬼的,那根本不是生物啊!而是無法形容的畸形種!
  我看著那個毛茸茸的東西無辜地對著我歪頭,似乎很疑惑為啥我要拿著米納斯指著它,隨後,它不知道怎麼回事全身開始發出詭異的光芒,形體越變越大,身上毛茸茸的特徵似乎漸漸地消失,待我回過神,我才發覺眼前毛茸茸的可愛生物不見了。
  站在眼前的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東西,全身上下都是肌肉,連撮毛都沒有,長相詭異。嘴巴長滿了銳利的牙齒,一直發出令人惡寒的嗚鳴聲,噁心的液體不斷地滴落至地,滴在地上的液體開始冒起陣陣濃煙,一看就知道具有腐蝕性。像人類的巨手握拳不斷地敲打地面,地面一整個凹出了一個洞,可想而知這力量是多麼的大啊!
  學長,如果可以我能不考了嗎?
  我轉頭看向站在場地外的學長他們,學長扶著額頭,臉轉向其他地方,而夏碎學長則拿著一張紙朝向我,上面寫著幾個字,字跡是學長的。
  褚,如果不想死,就快逃吧!
  這該不會是警告吧!
  看到這個有一瞬間我挺感動的,學長你還是有人性的啊!
  但是,逃,你是要我逃去哪裡啊?
  就當我這麼想的同時,一陣強風突然從我右側襲來,由於之前被那群人折磨的關係,我很容易的閃過這波攻擊。
  那個東西要開始催殘我了嗎?
  別啊!我不要死啊!
  在我閃過好幾波的攻擊下,我開始不斷的逃,在場地裡不斷的繞圈圈,而那個噁心的東西也隨著我繞圈圈,一邊攻擊一邊轉著,這東西智商是多低啊!我不知道繞了多少圈後,那個東西突然停了下來,巨手扶著頭部,有點站不穩,似乎快倒下了。
  隨後,我看到學長正面對著我,手拿著一張原本夏碎學長拿的紙,上面又寫了一行字。
  趁現在!宰了它!
  真的要嗎?虧那個東西變小後,還蠻可愛的!
  看我沒有動作,學長瞇起了眼,一隻手指往脖子畫了一下。
  我懂,我竟然懂!我竟然知道他要表達的意思!
  那個意思是──你再不宰了那個東西,回去你就等著被我宰!
  知道了,我會快點結束這場災難的!
  總之,我用了米納斯宰了那個噁心的東西後,我才發覺我是多麼輕鬆的考過這場試,排除我跑了那麼多圈,流了那麼多汗外,我幾乎是毫髮無傷啊!
  謝天謝地!這一定是平常有回去拜祖先的功勞啊!
  回到休息區後,我才知道我抽中的真的是籤王,千冬歲說這個東西智商很高,武力值很強大,考紫袍最怕的就是抽到這種生物。
  聽他這麼說,我並不覺得,那東西怎麼看智商感覺就很低,於是我問了學長,學長僅僅是回了一句話。 
  你剛好遇到低智商的。
  原來我運氣不錯,但抽中籤王這點跟對上低智商這點,我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
  就在三個禮拜前,我正式地拿到了紫袍的資格了。  
  「對了,有一件事得先跟大家說一下,西瑞‧羅耶伊亞同學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再回到學校了,他的家人已經幫他辦理好退學手續了。」班導的表情意外地很嚴肅。
  然而,除了少數幾個人,還是沒有人想理他。
  此時的我,完全反應不過來,班導他說的是誰。
  西瑞‧羅耶伊亞,五色雞頭的名字。
  是說,自從二年級升上快三年級放暑假的前一個月,我就沒有看到他了,為此我還稍微鬆了一口氣呢!
  為甚麼現在會辦理退學?
  他不是還好好的嗎?
  不能再回到學校是什麼意思? 
  我,不懂。       
  「好了,班長開始來主持班會!」
  班會期間,我整個人感覺怪異,對於五色雞頭辦理退學這件事,感到迷茫,甚至疑惑。
  我不自覺地望向平時最討厭他的千冬歲,他的表情也和我一樣感到迷茫,回望著我的那雙眼中含著一絲不可置信。隨後,我看向米可蘿,她似乎很在意班導所說的話,眼裡很空虛,像是魂魄被抽走似的久久無法回神,我們幾個隱約地都知道她的心意,唯獨五色雞頭那小子不懂。而萊恩整個人似乎很訝異,連飯糰都不吃了,從我的眼前隱形了起來。
  班會結束後,我們四個不約而同地走向班導,我們都想問清楚,他退學的原因為何。隱約地我們很在意這件事,即使他很討人厭,但或許在心中我們早就把他當朋友看待了吧!
  「你們幾個想知道他辦理退學的原因吧?」班導看到我們走來,語氣有點難過地說。
  「可以告訴我們嗎?」千冬歲很有禮貌的問。
  班導沉思了一會兒,便脫口說:「基本上,我是不能將他的隱私透露給你們的,而我也不希望你們知道,但九瀾希望我把這件事告訴他的朋友。」
  「他發生了什麼事?為甚麼不希望我們知道?」我緊接著問。
  聽班導這麼說,我有股強烈的預感,那不是件好事!
  班導嘆了一口氣,說:「如果你們真的想知道,我就說了!聽了可別激動喔!」
  「西瑞,他在三個月前,死了。」
  我愣住了,無法對此有所反應。
  西瑞,死了。
  在三個月前,就死了。
  這是開玩笑對吧?
  告訴我,這只是個無聊的玩笑!    
  「班導,你別開玩笑了!西瑞他命那麼大,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死掉啊?」我乾澀地說。
  然而,就當看到班導望向我的表情,我才知道那是真的,班導沒有在開玩笑。
  所以他真的死了,不會再回來了。
  我沉默了很久,千冬歲他們也沒有說話,我們都知道再說什麼似乎也來不及了。
  「他怎麼死的?」萊恩很意外地脫口打破這場沉默。
  「完成他家族派的任務回來的途中,遭到鬼族的襲擊,一同墜入了懸崖,我想他應該是想跟鬼族同歸於盡,而在附近確實有找到那鬼族的遺骸,而西瑞他的屍體還在處理中,聽九瀾說屍體好像因不明原因破碎的很徹底,有些屍塊還在尋找呢!」
  聽聞,我感到不知所措,我不自覺地望向了米可蘿,或許她早就知道這件事了,卻不願提起告訴我們。然而只見那淚水如流水般綿延不斷,淚水一滴一滴的滴落,沒有一點聲響,眼神如同開班會那時仿若魂魄被抽走似的空虛,一臉呆愣的模樣望向無人所在的遠處,彷彿是想從中看到甚麼 ,等待著甚麼。
  「為甚麼要現在才說?九瀾先生何不直接地告訴我們就好了?」我艱澀地開口,卻發覺聲音異常的沙啞。
  班導沒有說話,望向我的眼神是如此的痛苦。那一瞬間,我懂了。班導曾經的學生──六羅‧羅耶伊亞已經死了,如今,另一個學生,更是六羅的弟弟,他也死了。那種痛苦我們不可能知道的,就如同黑色仙人掌他失去了兩位弟弟的痛,我們是無法體會的。班導說不出口,九瀾更說不出口,那是他們的痛。
  我真的不想相信,死也不想相信那個事實。但,現實逼得我不去相信,為甚麼這不是個夢!
  那個明明死不了的傢伙,最不可能死的混蛋,已經死了。
  他不會再回來了,不能回來的,再也不!
  因為他已經死了啊!
  那個吵死人的五色雞頭死了!
  那個常常嚷嚷要去搗鬼族的巢的笨蛋不在了!
  永遠都不會在回來了!
  褚冥漾,西瑞已經死了啊!
  三個月前,早就死了啊!
  西瑞死了,在也不會回來了!
  「漾漾!」
  當我回過神,千冬歲正一臉擔心的看著我,而米可蘿則腳步不穩自逕離去,萊恩便在一旁護送著她走。此時的我,不知道要表達甚麼,我覺得我需要好好想想,甚至静一静。這個事實對我而言太過、太過難以接受了。
  「千冬歲,能讓我一個人静一静嗎?」我沙啞地說。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掩飾眼中的難過,低聲說:「如果你需要,就去吧!」
  「謝謝你!」

  我不確定,很不確定我對這件是抱著甚麼樣的心情。
  我只知道,當聽見這個消息時,湧上心頭的是種複雜的感覺,難以言喻的感覺。
  此時的我,內心卻異常平靜,静如止水。
  很令人難以置信,不是嗎?
  我應該很難過的才對,而不是像這樣看似冷血的樣子,可我就是無法難過、哭泣,甚至是放聲大哭。
  五色雞那傢伙......
  明明不可能會死的傢伙,不在了......
  明明自以為是老大、靠山、搭檔的混蛋,離開了......
  明明說過要走遍整個江湖的死台客雞,消失了......
  以後,再也看不到那頭五彩繽紛的雞頭了,再也看不到那穿著一身只能用俗字形容的人影了,再也看不到那張笑容跩到爆欠揍的臉了。
  西瑞‧羅耶伊亞,從今以後,就在此消失了,沒有這個人的存在了。
  我走著,漫無目的地走著,甚至連自己走到了哪裡都不曉得,只知道人此時身在學校的某一處。
  隱約地,耳邊彷彿聽見了西瑞的聲音,是那麼清晰、深刻。腦海不自覺的閃過一幕幕有著他身影的記憶,那些事仿若是昨天才發生的是那般清楚。
  『安啦!漾~有本大爺靠著,你怕個屁!』
  『漾~本大爺的小弟!走!快隨著本大爺闖蕩江湖!』
  『漾~你好過分喔!有好玩的事也不先通知本大爺!』
  『本大爺的僕人,快一點啦!』
  『搭檔!走,咱們現在就殺入鬼族的巢,殺個那群畜生他媽的措手不及!』
  『好阿!臭小子,你是第一個敢碰本大爺頭的人啊!』
  『漾~閃開!本大爺絕對要讓那個四眼仔知道,本大爺不是好惹的!』
  『漾~這個好好吃喔!』
  『漾~對不起啦!我沒想到你會突然衝出來!』
  臉上感覺到一股溼熱流下,我回過神來,右手反應似的往臉上一抹,是溫熱的液體,是淚水。隨而,心中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痛楚,想大吼卻吼不出來的痛,令我痛不欲生,不自覺地哽咽了起來。
  「西瑞,你這個大笨蛋!」
  透過淚水模糊的視線,我隱約地知道我身處在風之白園。我蹲了下來,雙手捂住著臉,想使眼中的淚水收起,然而淚水卻依然地由手指的細縫溢出。
  「別一直在我耳邊本大爺來本大爺去的,擾民啊!吵個屁!」我突然抬起頭大喊:「你這個整天就想找人幹架的傢伙死了,就安靜一點啊!」
  喊完,我開始就像個神經病一樣一邊哽咽一邊自言自語。
  「安靜一點好不好?西、西瑞......」
  「你這個白痴,怎麼可以不告而別啊!」
  「你怎麼可以比我早死啊?混蛋!」
  「為甚麼要讓我們難過......西瑞......」
  良久,我漸漸地平靜下來,儘管眼淚還是流個不停,但至少發洩過後好多了!
  「學長,其實你早就知道了對吧?」
  我忽然脫口,在我感受到離我身後幾步的距離有個人時,我就知道他是誰了。
  身後的那人,沒有出聲,但我知道有時候沉默就等於默認。
  此時,我沉默了。我不想在多說甚麼,多想甚麼。
  但我還是問了。
  「你突然要我考紫袍也是這個原因吧?」
  「嗯!」學長回應了我一聲,接著說:「他希望你變強,別再讓人欺負著玩!褚,或許讓你考紫袍是過份了一點,但讓你早點變強或許更好。」
  「學長,兩個月很強人所難呢!」我略有哽咽地回應。
  「你不也做到了。」學長語氣平淡地敘述著。
  「可是真的很難相信啊!我竟然考得過紫袍!」
  「因為你運氣好,遇到低能的。」
  「學長,那種生物變小的時候挺可愛的。」
  「那又怎樣?只要是敵人殺就對了!」
  我擦了擦眼淚,不禁笑了出來,隨後接著問:「喵喵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必學長回答,我心中也早有了那個答案。仔細回想起來,米可羅的笑容似乎從那刻起早就變了樣,只是我們沒注意到罷了。
  「是啊!聽九蘭說早在屍體送到醫療班的時候,她就看到了。」學長語氣依舊的平淡。
  「她很難過,可我、萊恩和千冬歲竟然沒察覺出來。」我轉向學長,看著他自嘲道。
  只見學長那雙如紅寶石般的雙眼注視著遠處,長髮隨著風飄逸,雙手插在口袋似乎在思索著甚麼,隨後才開口。
  「或許她不想那你們三個擔心她吧!她偽裝的很好!」
  「褚,接著!」
  學長突然手從口袋拿出一個東西,丟給了我。我接到一看,是封信。信封的樣式很普通,是純白色的,上面寫著我的名字的字體,蒼勁有力,一看就知道不是學長的字,其他人的字也不像,那會是誰的?
  「這是?」
  「九瀾要我拿給你的。」
  「九瀾先生寫給我的?」
  學長平靜的陳述:「是西瑞寫給你的,九瀾猜測西瑞可能早就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於是先寫好了信,一但他死了,信上的移動陣會開啟,將信傳送到他的房間裡,好讓人發現。」
  「他早就知道他會死了?」我死死盯著上有寫著我名字的信。
  學長從容不迫地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知道,總之好好看吧!」
  「學長,所謂的搭檔到底是甚麼?」我看向學長問了這個很白痴的問題。
  「當你和他互相認同,同時也能很有默契合作、了解彼此的想法時,他或許就會是你的搭檔了。」
  我安靜地思索學長的話,學長也不打擾我的思緒,依舊望向遠處。
  「學長!」我忽然開口。
  「嗯?」
  「我想變強。我想考黑袍。在這一年內考上黑袍!」我說出了我從未有過的想法。
  學長勾了勾嘴角,說:「目標倒是訂得蠻大的呢!」
  「不過難得你想努力,我會盡可能幫助你的。先有個心理準備,到時候可別反悔喔!」
  「不,不會的。」
  我說完,望向已經呈現橘紅色的天空,默默地在心裡承諾。
  這是我能給你的一個承諾。
  我永遠的夥伴,西瑞‧羅耶伊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2 21:36:5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很感人ㄟ...
我都哭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2 23:58:02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嗚西瑞你不要死阿QQQQQQQ
覺得大大把漾對西瑞的感覺揣摩得很好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3 18:39:55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何要給西瑞吃便當?
這麼重義氣很有個性的人走了,感覺學校生活會無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3 19:07:4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難的吃便當的是西瑞唉!我還以為這雞是金剛不壞之身(混蛋別讓人把眼淚收回去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匿名
匿名  發表於 2018-9-13 19:39:40
第二章(上篇)
  「吁吁吁吁…」
  深夜,原本寂靜的房間內,突然傳來陣陣細微的急促喘氣聲,儘管壓抑住了,但還是無法讓人不注意到。
  良久,聲音停止了,似乎聲音的主人已經壓抑了下來。
  「啪!」
  原本漆黑的房間,頓時一亮,一個人低著頭靠在牆角,緩緩地滑落下,整個身體癱坐在地。
  房間明明有開著空調,然而睡衣卻整個被汗水浸透,雖說不再喘息,可他的心卻依然無法冷靜,或許只有他才曉得,為何明明只是個夢,竟會讓他如此狼狽,深陷恐懼。
  沒多久,他發現到原因了,他緩緩的起身,走向書桌前,拉開了抽屜,隨即抽出了一張紙,然後──
  一把小刀由手中脫出,飛快地刺向牆上的某個角落,刺向的目標漸漸浮現出一團黑色物體,此時,正不斷扭動掙扎著,那是──
  「魘。」他低聲的道出那物的名,眼神冰冷的看著,隨即,眼神中的冰冷很快的溶化,他便朝著那物走去。
  魘,為夢魘,亦正確來說是夢魘中力量最薄弱的一個支系,雖說力量薄弱,然而它的數量極為龐大,幾乎隨處可以看見,它能夠使人陷入惡夢中,然而卻不像夢魘般能讓人做出那種深陷自身恐懼的那種夢,況且還是個幼生期的魘。
  當他處理完那物時,不禁自嘲自己太大意了,竟然會被一隻還未成熟的小魘搞得如此狼狽,然而那夢卻…
  「…竟是如此真實阿!」
  徹底得讓他打從心理的畏懼、不寒而慄,亦或則該說那是無法想像、令他無法相信的夢,因為他知道,知道那個人是不會這樣做的,不可能這樣做的,可那夢一直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這是意味著甚麼嗎?
  他無從得知,只能無語地透過窗口遙望著漆黑的夜空,寧靜的遙望著,那無法預知的未來。
  看不透的漆夜,正在醞釀著什麼,無處可知。
  似乎有什麼事,又再度的改變了?
  似乎有什麼事,即將在近期發生?
  隱隱約約地,那夢似乎想要告訴他的,不只是那純粹的恐懼,而是某種預兆。

  睜開眼的那一剎那,他懵了。
  他,在哪裡?
  現在是在何處?
  這裡又什麼地方?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景象,無法回過神來,像是個洞穴,陰冷漆黑的洞穴,遠處可以聽到細微的流水聲,整個寂靜到連水滴的聲音都聽得到──
  滴答滴答滴答……
  連續不斷。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腦海中縈繞著。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剎那,記憶開始倒退,倒退回他還未睜開眼前的那一刻。
  「唉,好累呀!今天總算把任務完成了。」脫下身上的黑袍後,緩緩地坐在書桌前,無聊地打開抽屜,拿出那傢伙送的東西把玩著。
  「…這應該是24K金吧?」毫無意義地碎念著,「有時候我在想啊,當初你給我這個,真的只是因為那種無聊的原因嗎?」
  『免死金牌在此!見牌如見朕親臨,就算是天皇老子也動不了你!』
  『感動吧!免死金牌能賜你免死,就算是皇帝親臨也斬不了你!』
  『我知道今天不是愚人節啊。』
  『漾~~這個禮物很棒吧,不但實用而且有意義,更讚的是不管什麼人都可以用到!』
  「確實是實用,至於當禮物和有意義這兩事,我就不多說了。」嘴角不禁上揚起來,「雖然到現在都還沒用上,但我想以後應該是用得上吧。」
  「缺錢的時候,拿去當鋪賣,應該不少錢吧!」
  「喂!漾漾,下來吃飯了。」褚冥玥的聲音傳了上來。
  「喔!我知道了。」將手中的東西放回去後,便起了身,吃晚餐去。
  ……而在那之後呢?
  發生什麼事?

  滴答滴答……
  持續不斷。
  吃完晚飯後,跟家人開始閒聊。
  一家人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時不時的閒聊幾句。
  「漾漾,你什麼時候才要找個女朋友?」老媽忽然蹦出了這句。
  「咦?」
  老媽喝了一口水,緩緩說:「小玥都交了,你都已經大學了,怎麼現在還沒找?」
  「……沒對象。」老媽,你兒子我是單身狗,沒對象,你要我怎麼找啊!
  「不意外!」喂喂喂!老姐你怎麼可以這麼淡定地說出口這種傷害你弟弟自尊的話啊!
  「真的沒有嗎?」老媽一臉懷疑的看著自己。
  「當然。」一臉正經的回答。
  然而,老媽卻說了一句不得了的話,「那之前常來家裡找你那個女同學呢?」
  「……她有喜歡的人了。」雖然那傢伙已經…總之,朋友妻,不可戲啊!
  「是這樣阿!」老媽一臉惋惜的說:「趕緊找一個,免得你媽媽我擔心。」
  「最好找個賢慧的。」
  老姐自從你交了一個後,怎麼變得越來越毒舌!看看你那副表情,很明顯的就是『呵呵~~最好找的到!』,不愧是個魔女!
  「好啦!好啦!」敷衍應對,「我會找的。」
  當然,還是要看情況。

  「啪達!」
  門緩緩地關上。
  「……女朋友嗎?」躺在床上,無意義地伸出左手。
  腦海中頓時閃過了一道倩影。
  他曾說過:『漾~你如果有喜歡的人,就給本大爺拼死去追,追不到,就給本大人用搶的。』
  「你最沒資格說我吧,混蛋!」喃喃自語,眼神不禁黯淡下來,「況且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你要我怎麼追啊!」
  『本大爺是不需要女人的!』
  「…少唬爛了!」
  『本大爺江湖人稱一把刀,踏遍江湖千里路,根本不需要女人。』
  「別嘴硬了,其實你根本不敢開口吧?」
  『如果真要女人,等本大爺行走江湖十八年後,再說!前提是那個女人要等老子十八年。』
  「別耽誤了她的青春阿!」別過頭,看向書桌,「不,應該說你已經耽誤了她的青春。」
  『所以,漾~~我並不值得任何一個女人等待的,不是嗎。』
  「那是你這樣認為,但卻有人在等你啊!」冷冷的說道,「她一直在等你,十八年後,又如何!」
  「……你卻不會再回來了,不是嗎?」
  『如果真有人等待著本大爺,告訴她,我並不值得她去等待!』
  「你以為忘掉一個人是多麼容易嗎,當你走進她心裡時,一切就已成定局了。」越來越小聲,「她會一直等著——」
  「就算明知你不會回來了,但她還是一直在等著你。」右手抵住臉,自嘲到:「怪了,我一直自言自語幹麻!真像個神經病!」
  「……是阿!你不會再回來了!」

  滴答滴答滴答……
  縈繞不絕。
  『同學早啊。』
  這是第一次與你見面,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你穿著夾腳拖鞋開口,流裡流氣的口音,還嚼著疑似口香糖的東西,短短的頭髮用髮膠豎起來還噴上五顏六色的詭異鮮豔色彩,簡直像個不良少年。
  我不懂,為什麼一個人的眼光可以詭異成這樣,那俗到爆的花襯衫到底哪裡帥氣了。
  『放心,我要殺人的話要拿錢才會殺,你自己的錢連買你的命都不夠。』
  第二次見面,你對我說了句讓我覺得自己或許還不算是廉價的話。
  那時,你約了我出來,問了我關於千冬歲的事。
  『西瑞……西瑞.羅耶伊亞。』
  而我問了你的名字,老實說,你的名字與你真是不符合,我反倒覺得五色雞頭還比較順口,至少一說就知道指誰了。
  『那好,看起來你也沒有事情,我們一起去左商店街吧,我剛好缺水晶要買。』
  那次是你約我一起到左商店街,其實,本來有可能要去右商店街,還好當時有庚學姊在。
  不然,我真的無法想像跟你去那裏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那時你堅持要去右商店街的話,我可能會把你砸昏然後自己回宿舍。
  『漾~不好意思。』你晃過來搭著我這樣說,剛剛那種很恐怖的感覺已經完全不見了,『我不知道你會突然沖進來。』
  那時,你跟人起了衝突,而我竟然不知道為了什麼沖了過去阻止了你。
  我想,當時的我,可能哪條神經發作,怕你殺了人,把事情搞得一發不可收拾吧。
  『放手!讓我去!』
  『不可能!我不會讓你去!』
  『我一定要去!不然我沒有未來!』
  『沒你的死人骨頭啦!不要在這裡跟我上演瓊瑤的戲碼!』我一拳從你的腦袋揍下去,揍完之後才發現我居然真的下手了!
  不得不說,那時的我真是勇氣可加,不過,那時,我是真的忍無可忍才揍下去的。
  對你,除了實力外,還得要無比的耐心呢。
  『很好,非常好,你是第一個碰到我的頭的人。』然後,你咧開了詭異的笑容,我看見你正在磨著森白的牙。
  『你沒被你媽洗過頭嗎!』我又退後一步,開始抵抗。
  『……那好吧,第二個。』你可能覺得我說的也有道理,一下子就改口了。
  『你老爸沒摸過你的頭嗎!』我繼續退一步。
  『那好吧,第三個。』你又改口。
  『你老哥……』
  現在想想,學長說的沒有錯,我們真的是在說相聲,而且,還蠢得讓人受不了。
  『此路是本大爺開,此樹是本大爺栽,想活著回去,就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
  當時打劫的被反打劫。
  話說,你當時哪來的自信你打得過他們,而且搶人台詞,很傷人自尊啊!
  記得,我們當時在黑山君那的事嗎?
  當他以為我們是為了兩件事而來時,你很罕見地認真思考著,以命換一命的事。
  而在我和黎沚談話時,默默聽著我倆說話的你突然插了進來,你說——
  『漾~如果他沒差,你就干脆讓他幫忙算了。』
  『以後本大爺要是不在,你又把力量都給剛剛那個詭異的家伙,這樣沒辦法防身怎麼辦!大爺行走江湖不可能永遠保你安康,要自己留點底比較穩。』
  當時,我大概也知道你已經做好決定,只是我沒想到說出來的話可以這麼的平板。
  那時的我,真不知道六羅對你的重要性,可我還是問了你,你想出的其他方式。
  『基於兄弟友愛原則,本大爺可以去打殘老大老二老三其中一個,然後拖過來換。或是基於父慈子孝,本大爺去打殘我家的老頭,然後拖過來換,其實這些方法也是不錯,只是要耗的時間比較多。』
  當時的你磨著爪子,你邊講邊還有點亢奮,一臉很想去殺你全家的表情。
  不是我要說,打殘你家老子絕對不是父慈子孝的行為。
  後來,當黑山君將六羅的靈魂喚醒,在六羅明白當下情況時,他果然說出了我之前想過的話。
  而你也很不滿地痛罵了回去,這氣不比你哥差,。
  『這句話本大爺還給你,你還沒資格來說教!』
  『自己為別人去死的人沒資格講這種話,還有套用你的鬼道理!本大爺活膩了想去死又干你屁事!』
  六羅聽聞,悠悠地引你的話反駁你,讓你氣得牙癢癢的,可你說什麼,也無法改變他的想法。
  當他拜託你放棄時,空氣整個凝結。
  你咬著牙低下頭,連我都看不到你此刻的表情是什麼漾。
  『……你知道老大老二老三他們花了多少力氣,才讓死老頭願意把你驅出羅耶伊亞家族嗎?』
  『家族根本不想放棄你這個最好的戰力,但是你自己說你想要的是去看世界,所以我們很努力。』
  是的,結果你們努力的對像卻死了,還是自己選擇這種方式解脫掉。
  或許當時應該換,不是嗎!
  或許,當時你早就知道會有那天的來臨,不是嗎!
  所以,你才想豁出去換回你哥,對吧!
  我至今還是無法了解啊!
  你到底是在想甚麼?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篇本來打算分兩篇來發,甚至是一次發,但由於我目前才剛打到第四章不到三分之一,所以決定分三篇發,三篇字數平均,讓進度緩緩。上篇多引用舊版劇情,我沒看過新版,故請見諒!
  畢竟這文我坑了快四年的時間才發文,我很喜歡西瑞這個腳色,對他的喜愛莫過於主角,在我眼中他是有故事的,但因為一些事和過去看到大部分人對他有些反感,故我令我坑了許久和躊躇不決呀!
  我已經很久沒看特傳了,所以很多劇情都忘了差不多了,但對於西瑞出現的場景卻意外地清晰。決定寫這篇文是因為那時在御論上看到很多人抨擊這個腳色,但我覺得他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他在特傳中是最為活靈活現的人物,是那麼有個性、活出自我的一個腳色。其實,我更不滿的是——劇情中其他受歡迎腳色對他的態度,或許是記憶模糊而使我對這部分感到誇大,或許只是我的想像力太過豐富,我想寫出不一樣的他,寫出一個我想像中的他是怎麼樣的人,可能在其他人眼中,這可能是個不尊重原作的行為,但我只能說,我寫得就只是一個同人文,微不足道的同人文。owo
  本文的劇情中的西瑞死了,是的,某種意義上,他確實是死了,我想透過他的死去,讓大家,或許是曾討厭過他、對他感到反感的人知道,當一個如此有靈魂的人物不再了,那麼世界會有怎麼樣的改變,但世界不會因一個人物而改變,而是身邊的人因他而有所變化。
  最初寫這篇文的初衷只是想讓讀者體會到一種感受,如今,這種初衷還是有,但仍摻雜著一些不明情緒在裡頭。
  儘管文有修改過,但我仍覺得我寫得不是很好,文筆很差勁,雖與過去差異之大,但還是不怎樣。我的文風並不怎麼好,但我仍一直尋找屬於自己的文風哈哈。我只想說,用匿名可能是某種逃避、某種反抗,過去我對自己文筆也是有點自信的,只是因為想加入一個圈子,因他們看不上我的風格而被拒,故對此有所不滿。我覺得一篇文章重要的不是看寫文的人是誰,而是看這篇文本身是否有內涵,表達甚麼樣的想法。我可能也做不到這點,我的文可能也不俱有內涵甚麼的,但我拿我自己做實驗!原創文的效果並沒有同人那麼好,可能是我原創寫得不怎麼樣吧!XD
  這篇是我發的第一篇同人,很高興你們觀看,很謝謝你們的留言。之後的劇情會較歡樂一些,或許也很可能讓你們有所失望、不解,但我仍會告訴你們,我寫得就只是一個同人文,微不足道的同人文,我自己的同人文。
  這次廢話比較多,請見諒,下次不會那麼狂妄說出自己的想法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4 06:25: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這裡是安瑟,然後喵喵的名字叫米可蕥,漾漾都喊她喵喵,然後冰炎和少年…那個少年是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4 06:27: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寫文當然就是讓自己開心的,如果寫文還要迎合大眾口味來進行,會不會太累了?當然,我覺得這篇很好看的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