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6|回復: 4

[同人文] 【特傳】妖師的單身記事(冰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8-22 14:31: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8-8-22 14:39 編輯

■ 算是小段子,CP冰漾
■ 又是很鬧的一篇,邏輯已死,只想結婚
■ 佛系更新傷不起
■ 粉紅的標題,是戀愛的顏色(?







冰炎雖然極力的想要隱藏自己的心思,但那股從骨子裡透出的溫度是騙不了人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對那個學弟的照顧和關心早已超過了單純的友誼關係。


不過當事人的蠢度不是一般人可以衡量的。


「欸?這甜點給我?」褚冥漾看著桌上那個光看盒子就很高級的甜點,黑色底點綴著金色的圖騰,和學長身上的黑袍有些相似、同樣的高雅——


而且看起來很貴。


此時死老百姓草根性發作的褚冥漾嚥了口水後退了幾步,腦中湧出了吃下去會不會拉出什麼黃金馬賽克之類的東西的奇怪想法,吃痛了聲,不和諧的畫面被學長用暴力打掉。


「痛!」


褚冥漾撫著被攻擊的後腦心有餘悸,他差點整張臉埋進去蛋糕裡。


「叫你吃就吃,廢話那麼多。」殷紅的眸子瞪了學弟一眼,腦袋轉了轉還是吐出善意的謊言,免得對面的學弟消受不起他的好意。


「出任務時委託人留給我的,這東西都可以甜死螞蟻了,我不吃。」


這句話半假半真,反正對方也沒有那智商去探究事實,他絕對不會說自己向委託人隨口提過留一份給他,也不會說因為搭檔揶揄了好幾句害他失手砸了很多東西。


對面的學弟拍了拍胸像是鬆了一口氣,說了聲謝謝,小心謹慎的打開盒子的摸樣活像拆彈專家上身,沒有鑲金鑲銀,很普通的兔子蛋糕出現眼前。


褚冥漾拿叉子戳了戳,似乎在猶豫要從哪裡下手。


「欸 ~ 學長好過分,只留漾漾的份。」金髮女孩嘟嘴抗議,似有若無的用八卦的眼神在他們兩人之間掃來掃去,褚冥漾依舊像是個單細胞一樣免疫,結結巴巴了半天似乎想把東西推回來還冰炎。


米可蕥忍住了把兩人壓到戶政事務所直接結婚的念頭,不用想也知道紅袍友人已經在腦中記下了這次敗仗,革命尚未成功,妖師仍然蠢萌。


褚冥漾某方面遲鈍的要死是眾人一致認同的,旁人看著看著都替他著急了,本人還傻愣愣的不明所以


她悄悄對上了千冬歲的視線,千萬話語交匯在一瞬之間,『妖師催婚委員會』再次光榮失敗。


對於學弟妹暗中助攻渾然不覺,冰炎斂下眸子裡的情緒,拿出幾天前族人寄來的成堆精靈糕點搪塞了事,畢竟人家都開口抗議了,他也不想太明顯的偏心。

冰炎不知道的是,現場眾人在意的只有他什麼時候坦白、賭盤什麼時候結束,地下賭局的資金累積龐大到富可敵國,一手操刀的歐蘿妲數著日期一天一天過去,根據情報班的統計,現在已經變成每一天就有一個袍級破產,連壓了全部身家的西瑞最近也不敢去打擾他們。


這一切都是為了贏錢…咳、為了朋友!


「這幾天族裡剛好拿來了點心,大家一起吃吧。」


冰炎拿出了白色的木製盒子,上面有著精靈特有的雕刻,但不論裡頭裝了什麼、單看表面也算藝術品一件,內裡用木板隔成了一格一格,各式小巧的透明糕點擺放在裡面。


打開後他就隨便她們去吃了,反正自己對甜食沒有什麼執著,但他隔壁這位——


褚冥漾瞄了他幾眼,帶著極其小心的討好、狗腿的微笑,冰炎用膝蓋想也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那張臉實在是寫滿了『好想吃』三個大字。


「看什麼,要吃就拿啊。」


得到首肯的褚冥漾爆出歡呼聲,捏了一塊帶著冰晶的精靈特產,融化在口中的糕點帶著微微的沁涼感,適當的甜度和無法言喻口味,精靈的點心果然世界讚,褚冥漾露出幸福的蠢笑。

隨便就這樣就能收買了。半精靈不知道在褚冥漾心中是甜點大於自己還是自己大於甜點,支著下巴觀賞小妖師的蠢樣,恨不得把對方的內心通通出來讀過一遍。

「辛苦了。」搭檔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神色自若的閃過桌下他踹去的一擊。





所有人都知曉冰炎心底早已住著一個人,容不下半粒沙入侵他的生活,只有他那個蠢學弟在擔心的他會孤苦伶仃過完下輩子,總在嘴裡咕噥哪個學妹很可愛、哪個學姐很正,妄想把他被掰彎的性向在掰回去。


「學長你說,我會不會魯一輩子啊。」在浴室裡花了五分鐘刷牙洗臉、剩下的二十分鐘通通拿來思考人生的小妖師悟出了這個問題。


「乾我屁事。」冰炎用力捏了自家學弟的臉,最好魯到死,魯到天荒地老。


「吼學長你不能那麼無情,我是不是被你帶衰才會雌性都不要我啊啊啊啊?!」褚冥漾抱著頭哀號,平常跟喵喵混在一起沒想那麼多,現在想想他的戀愛學分一分都沒拿到,真是太慘了。


而且在原世界的時候早餐店阿姨都會叫她帥哥,它應該長的不差吧?一定是學長光環的關係,才讓他的路人臉變成了背景一角,一個永遠被模糊的概念。

「靠。」冰炎一腳就踩上去。

那些蒼蠅多得很只是褚冥漾粗的跟電纜線一樣的神經沒發覺,冰炎私底下偷偷掐斷的火苗不知凡幾,沒發現的大概也不會少到哪裡去。

當然對方連他沒有放過,連直球都能閃過這也算一項技能了吧。

「學長,打勾勾,誰先脫魯誰是狗。」褚冥漾的臉異常認真,冰炎想用力打下去的那種。

別說他小心眼了,所有朋友裡面學長的人氣最旺、但也是對女人最有殺傷力的(不論哪方面),誰準明天學長就帶了個阿三阿四阿五回來?

要單身大家一起單身,誰都不許脫團!褚冥漾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反正就是不准!


「呵。」冰炎冷笑,兩個人一起當狗好像也不壞。


全世界都知道冰炎喜歡誰,只有褚冥漾不知道。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直接跳過交往然後結婚的原因?!」褚冥漾不能接受,什麼調情約會牽手浪漫的燭光晚餐通通成了言情小說的騙人情節。


雖然他不敢想像學長會幹這種事。


至於為什麼會答應求婚,一切都是要追溯到那他不想回想的黑暗時期——


一向對於感情橫衝直撞到頭破血流都不怕的學長只是硬抓著他作幾個黑袍任務,褚冥漾事後回想深深覺得學長不是要談戀愛而是要弄死他,然後在他生死一線的時候抓著他的手,他還記得狂風刮著他的臉呼嘯著,兩腳懸空的感覺讓他不敢往下看自己會摔成幾片。


「褚,這趟回去我們就結婚吧。」冰炎很平淡的說出不合時宜的話,小妖師的鼻涕眼淚被風吹的亂七八遭,這就是電視上說的感動吧,半精靈想。


「隨便啦,快救我啦阿啊啊啊啊——」


其實他沒啥聽見學長在說什麼,只知道萬一拒絕自己就死定了,回到學院才想起自己答應了什麼。


回神仔細想想、想到失眠,隔天他撞樹撞了五次、鞋子穿不同顏色、還走錯教室被轟出來、把陌生人當成自家友人還吃了頓午餐,最後是不耐煩的學長把他拖出來揍一頓才清醒。


沒辦法,這太夢幻了。


感覺就像是把鄰居是總裁、總裁徵婚、冷酷總裁愛上你、意外嫁總裁,這種言小標題的總裁替換成了黑袍就是他的人生,比夢到中樂透還要不真實。


「所以你到底結不結。」冰炎耐心有限,不結也可以打昏了結,反正條條大路通羅馬,繞再大圈也只有一個結果。


褚冥漾情急之下只說的出口一句話,然後又被學長揍的昏天暗地,眼裡都是轉圈圈的小星星,但是他沒露看學長淡淡的笑容,直到很遠之後他還是覺得那句話是他的黑歷史之一,他還記得那時他說 :


「隨便。」


然後他們就很隨便的結婚了。


三大家族聯手把守世界掀過一遍的那種。


那時候連風精靈都會把睡著的人打醒逼著他們聆聽他們的喜悅,守世界上下陷入一片混亂,比鬼王攻打還要悽慘百倍。







《題外話》


這項跨時代的婚禮能夠舉行『妖師催婚委員會』的付出實在是功不可沒,成功後並沒有邀功而是默默的改組了成員,名稱也很低調的改成『妖師催生委員會』。


人類的慾望是無窮的。


褚冥漾意外得知後,只說了一句話便讓成員們個個如醍醐灌頂,一語驚醒夢中人 :



「我是男的生個屁喔!」



END



【碎碎唸】


隨便撇撇,當作刷個存在感


連自己也不知道在寫沙小 (升天


算是小段子(?


最近忙著大考,必須停筆一段時間(土下坐


訊息可能會很慢回嗚嗚…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14:43: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守世界是不科學的,沒人規定男的不能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15:48:34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 這篇我看得好歡樂阿((X
恭喜學長順利抱得美人歸wwwwwwww
看到學長''逼婚''那邊笑慘XDDDDDDDD
不得不說學長做得好啊((拇指
漾不能生孩子別難過~或許其他人有辦法讓你生啊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16:26:2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種冰漾我可以!!
我想不起來要說什麼但是就是萌的我一臉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叫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22:09:50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實在是太經典了XXD

兩位簡直閃瞎我這個單身狗,原來我才是狗嗚嗚嗚......(謎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