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白晨玥

[同人文] 【吾命騎士】穿越沒有最蠢,只有更蠢(6/23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5 20:34:0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遵守約定來鬧你了(?
所以來催文(*´∀`)(不
看完後才為自己之前錯過你的文而懺悔(・ัω・ั)
……好吧懺悔什麼的不存在的ヽ(^o^)丿

/咳…好吧某瑞的帳號被盜了,所以某瑞的言行有點奇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4 23:52:18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5 教皇是個小孩什麼的很符合邏輯...才怪啦!

我一直以為教皇應該是那種老的只剩下一口氣的阿公。

位高權重是一定要的,畢竟都當到教皇了,要熬成教皇也一定要很長的時間嘛,所以我已經想的到等會會是什麼阿公級別的人來確認我的身分,所以我萬萬沒有想到教皇會是一個小孩。

對,小P孩,國中生的年紀。

我本來還不明所以,非常單蠢,在審判的耳邊問了句,「欸,你們教皇還有書僮哦?」

「...他就是教皇。」默默的看了我一眼,他用氣音回答。

「我還真沒想過你一個看起來正經八百的傢伙會開玩笑。」

「不,他真的是教皇。」

「...啥?」

「我沒騙妳。」

「......」

這世界踏馬的病了。

「兩位,我都聽見了哦。」教皇大人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教皇陛下。」審判稍微點頭,算是打招呼。

「見過教皇。」雖然穿越已經刷新過我的三觀了,但這並不影響再被眼前這位明明看起來是國中生,地位卻高人一等的孩子再翻新一遍。

教皇仔細的打量了我,左看看右看看最後還繞了一圈,得出了一個結論,「嘛,長的還不錯。」

還真是謝謝哦,不過被一個國中生誇獎好像高興不太起來欸。

...等等,重點是這個嗎,不是吧喂!

「哦,聖光量很足就是。」彷彿得出的結論就只有第一句,現在不過是補充而已,很好,非常隨便,「跟太陽有得比。」

「就這樣吧。」教皇陛下下了逐客令。

真的很隨便欸。

「...您不看一下圖騰...?」很好,不只我一個人覺得隨便。

「圖騰在哪?」他興致缺缺的接了審判的話。

「背後。」

「等等、等等等,不要再拉一次我的衣服,先生有話好好商量不要動手。」我草這傢伙根本行動派,這位大哥你知不知道隨便拉人家衣服是犯法的。

他應該不知道,很淡定的收回手。

「你們都看過了就這樣吧。」用一種今天天氣真好的口氣,教皇微笑,「反正就是多了個吉祥物嘛,長的好看就行。」

去你的吉祥物!

「不怕沒男性信徒就好了。」

幹!

---

我的內心是複雜的。

多複雜?大概跟我旁邊這根滿滿花紋的柱子一樣複雜吧。

關上教皇的房門,審判看了我,「妳等等去找綠...」他停住了。

綠螘新醅酒?小火爐呢?

好吧,其實他不是故意話要講一半的。

遠方有一個黑點奔跑過來。

走廊不能奔跑啦幹什麼東西。

「隊長,賢者大人。」哦哦哦,是娃娃臉審判,雷...維達什麼來著的,「城內出現不死生物。」

審判皺了他今天的不知道第幾次眉毛,都不會痠,「太陽騎士長呢?」

「失血過多,被三位騎士長帶回來。」

審判二度皺眉,「情況?」

哇哦,那怪物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那個...隊長,死亡騎士並沒有被消滅。」

好吧,真的很強。

「知道了,下去吧。」他的臉色不太好...嗯...像踩到屎之類的。

「妳回去房間。」踩到屎先生二話不說頒布了命令。

於是我二度忤逆他,「不要。」

「...妳真的是...」糾結了一下形容詞,他最後只有嘆口氣。

「我跟你去。」

「不行。」

「我要去。」

「不行。」

「我看起來像是會聽你的話嗎。」

「......」

「再關著我會發霉。」

「...妳好像在聖殿沒待多久。」

「沒聽過一日三秋嗎。」

「......」

「所以,」我咳了一聲,站在樓梯上跟他平視,「你是要帶我去呢,還是讓我自己跑去呢。」

審判的臉更厭世了,又有點無可奈何,「妳想做什麼?」

「嗯...曬太陽?」

看了眼陰暗的天空,最終他放棄了,「走吧。」

對欸幹,沒出太陽是曬個毛線啊。

其實我沒有很想看怪然後尖叫奔跑,也沒有想曬毛線,只是想賭一把。

看看有沒有人在玩籃球可以順帶打到我。

不,這並不是被虐傾向。

但事實再次證明我不是普通衰小,是超衰小。

靠,原來在不科學的世界也會有不科學的衰法。

改個名,人沒有最衰,只有更衰。

***

※中秋短篇

「今天中秋欸!」

「什麼?」

「唉,你不懂的節日。」我擺擺手,「我好懷念月餅烤肉柚子———唉對了,審判,你額頭的月亮會不會變滿月?」

「...不會。」

「呿,中秋欸。」

---

瑞wwww吃藥啊孩子,吃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5 00:07: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绫·依丝枫爾 於 2018-9-25 00:09 編輯

可是藥不好吃誒!我才不吃(抱胸轉頭
/孩子你的人設…… #謎
咳#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吧,某瑞只是…有點累了,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5 20:04:51 | 顯示全部樓層
忤逆審判!!!大罪!!!
算了,表示心累(ーー゛)
有點懷疑她的智商多少(歎氣

點評

可能艾蕾沒智商吧,看她親娘就知道了(嘆氣  發表於 2018-10-20 02: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00:52: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6 我是艾蕾,從今天開始請叫我艾衰或椰子

終於出了那鬼聖殿,我深吸了一口氣...噁,血腥味。

我站在據說是出事的現場,隔壁有一灘紅色的血跡,據審・我看一眼就知道・判得知這應該是太陽的血。

「欸維達,那個死亡騎士是咋回事?」審判東跑跑西跑跑忙的像是有鬼在追,我只好跟奉命待在我旁邊的副隊長話家常。

「不死生物的一種,讓它進化死亡領主的話十分危險。」他簡短的回覆我。

進化?

他是神奇X貝嗎?還進化?

於是我抱著開玩笑的心態繼續問,「還有再進化嗎?」

「有,死亡君主。」

......

原來真的是神奇X貝,呵呵噠。

上吧,死亡領主,使出鐵尾...我TM病了,絕對是。

嗚嗚嗚我在這還沒待滿一天就要瘋掉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賢者大人?」

「幹嘛。」我捧著臉,厭世的不想講話,「沒看見我正在悲春傷秋嗎嗚嗚嗚...」

「呃?悲春...傷秋?」

好啦我知道你不懂我在說什麼,我只是亂套成語唬爛你。

我的國文是體育老師教的。

說到體育,我的期末體育被以59.8分當掉了,其實我的體育是國文老師教的吧。

還是我只是特別衰小也不一定。

「欸維達。」講到體育我就突然來勁了,「你們這裡有籃球嗎?」

「什麼?」

看他的反應,頓時對用籃球穿回去這事不抱希望。

踏馬的沒有籃球是要抱什麼希望啦X!

於是突然有精神的艾蕾又變回奄奄的艾蕾,鬱悶的把臉塞回雙手裡面。

「賢者大...人!」

「幹嘛我不是說我在悲春傷...靠夭幹!」

在短短一天內,後腦杓被攻擊兩次的我也是絕了。

而且這次還不是籃球。

媽的,他媽的痛爆啊幹幹幹!

「賢者大人,您...沒事吧?」

「我看起來像沒事嗎先生...」眼前一片黑茫茫,痛到看不見前面,「什麼夭壽的鬼東西打到我啦...」

「那個...椰子。」

「你再給我說一遍。」

「報告賢者大人,是椰子打到您的頭部。」

靠!大街上怎麼會有椰子!

居民不是都忙著尖叫跑走了嗎!

「...這裡有一株椰子樹。」維達兄默默補了一句。

......

我覺得,人能衰到這種地步也是絕了,麻雀也沒我衰小。

出來尋找籃球也能被椰子打,下次被閃電劈中的可能就是我了。

我淚眼矇矓的看著維達,誠懇的跟他說了,「下次別帶我來樹下。」很容易被雷打到。

「...是。」

***

站在房門前的我們雙雙沉默。

雖然審判本身就夠沉默沒錯,不過他回聖殿的整路更格外安靜。

我猜、他大概在想我後腦的那個包是怎麼撞的。

打死我都不會告訴他是被椰子打的,真他媽蠢斃了。

「妳的頭...」最後他還是問了,只是被突然打開的門給終結問句。

「審判騎士長,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裡面是綠毛...綠葉來著的吧,原本手上拿著一個裝著噁爛東西的臉盆,由於看到審判長過度驚嚇鬆了手,盆子落到審判手裡。

這畫面格外突兀。

想像一個面癱全身黑鴉鴉的傢伙,抱著一碗不知名的物體。

容我笑會兒啊哈哈哈哈...槓,面部神經動到後腦,痛。

「我來說明教皇指派的任務。」

等等。



你啥時找了教皇?

不不,原來你也會唬爛人嗎審判騎士長?

我一臉傻的看著他,可能是因為我內心的問號表現的太明顯,審判輕咳一聲,「剛剛妳威脅維達的時候。」

「屁,我那叫友善的關懷與溝通。」只是溫柔的請你家副隊長不准把椰子砸頭事件講出去而已。

多真誠的語氣,但他一臉鄙夷的看我,擺明不信。

哼。

在滿滿鄙視的對話...呸,在滿滿和諧的對話結束後,綠葉和太陽倆也結束了光明神對話之旅,綠毛側身,審判抱著臉盆走進去後落了鎖。

等等所以先生你就把我和綠毛毛尷尬的丟在外面?

我覺得不行。

綠葉笑瞇瞇的看我,突然注意到我很難忽略掉的頭,「哎呀,受傷了?」

很不想承認的點頭,「別問,蠢斃了。」

沒有想嘲笑我的好人騎士長笑了笑,抬手用神奇小魔光治了我的後腦...剛開始以為他是要很不厚道的拍下去,我錯了你真是個好人嗚嗚。

「謝謝。」

「不用客氣。」

那啥的,好人卡給我來一打啊。

我還在感慨原來這聖殿有好人,好人先生的袖口就掉出一隻小布偶,大概手指娃娃那個大小。

新好男人連娃娃都會做...等等,給我等一下,做娃娃就做娃娃,把針扎在上面幹嘛,不是應該扎手上嗎,「呃...?」

「掉了呢。」他快速的拾起插滿針的布偶,笑了笑,「妳什麼都沒看見,對吧?」

「......對。」告訴我那是你的插針包對吧啊哈哈哈...

我錯了,這個聖殿都是怪人。

歡迎來到光明精神病院,需要什麼服務嗎?

...我覺得我的腦子才需要服務。

---

蘭沫沫:嗯,艾蕾的智商一直是個大謎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5 12:51:46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笑成智障wwwwwwww
第一次看到欢乐向的吾命穿越文
继续写继续写,敲碗敲碗OW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8 00:31: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哈~       太搞笑了吧一一      不過艾蕾也衰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3 08:24: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19-2-3 08:27 編輯

好看~作者大大很厲害耶!笑到變白痴了我……
期待下一章!我會期待艾蕾的活(衰)躍(事)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3 12:40:26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 這篇好有趣耶~
夠歡樂我喜歡w
坐等下一篇~^^

By唯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7 01:10: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晨玥 於 2019-2-17 01:12 編輯

※ Chapter 7 我並不是穿越到吾命,是到了延X攻略

「這裡是儲倉。」

歡迎來到聖殿觀光導覽團,他是導遊綠葉,現在我們來到的地方是所謂儲存貨品的倉庫,所以叫儲倉。

聽我在說廢話。

「所以說...嗯?殿下,妳有在聽嗎?」導遊...我是說綠葉,他正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我。

「啊哈哈...」當然沒有啊,你覺得我有嗎哈哈哈...對不起我錯了不要一直笑好不,「所以你帶我來幹嘛?掃灰塵?」你看我太閒?

他無奈的笑了笑,頗有耐心,沒有一槍斃了我...這世界有槍嗎?「來拿賢者的法杖和衣物。」

法...法杖?

我還魔法棒咧先生,這裡是吾命騎士又不是小魔女DoReMi。

「你確定?」

「嗯。」

所以...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莉娜貝貝魯多?去去武器走?巴拉拉魔法能量?粉色珍珠音...不、不,這是要變美人魚的,沒有魔法棒。

...好吧,他的臉很認真,我的內心很不正經。

不是啊賢者拿屁法杖魔法棒哦!

沒有人想吐嘈這個問題嗎?沒有?

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我不就是吉祥物嗎?

到底?

我的內心已經吐嘈吐到一個極限了。

深呼吸——吐氣——

對,這裡很正常,剛剛看到的都是假的,眼睛業障重。

嚇不到我的哈哈哈哈...靠北!

「唔,抱歉,沒事吧?」綠葉兄抱著一大團看起來有年代穿上去會引起全身過敏的布堆,高得他看不見前面,布料的最中間還有一根看起來很利的茅戳出來,「有受傷嗎?」

「沒有。」但是差一點變瞎子。

要不是我跟你沒仇我絕對會以為你在暗算我好嗎!

「那個...」

「嗯?」

「為什麼要搬窗簾布?」

「啊,那是妳的衣服。」彷彿能看到他微笑的臉,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味。

「......」你哪隻眼睛看見那團鬼玩意能穿?

「因為聖殿沒有女孩子的東西,只能拿上一代賢者的湊合一下了。」語調輕快。

「......麻煩給我一些鐵絲、鈕扣跟乾淨的布,乾淨,感謝。」

有種荒野求生即視感。

***

好歹我也是個家政暨服裝設計管理學系...總之就是家政本科生的...肄業生。

嗚嗚不讓我讀完大學就穿了啊。

最後一線穿過,打結,硬是湊出兩三套能換洗的衣物,彷彿是期末要交作業卻在截止日前一天發現連布都沒剪那種情況的爆發力。

有人看過穿越女主角還要自己做衣服的嗎...沒錯就是我,我其實是繡坊宮女對吧。

參見皇...哦嗨太陽。

「臥草你看起來快掛了啊這位仁兄。」整臉都白的你剛剛去廚房玩麵粉?

「我...」

「等等、等等你還是別說話好了,我怕你一說話就斷氣。」我並不想終結太陽騎士的生命,雖然他廢話很多,「需要幫你...」

「太陽!」

紅毛在走廊的一端,接著飛快的跑過來,飛快的拖走太陽。

「你怎麼搞的?身上這麼多血,是敵人的血嗎?是不是打得他們滿地找牙,哈!」

不不不先生你哪看出他能把敵人打到他媽都認不出來...重點不是這個,「欸欸欸紅毛番你是要把人拖去哪啊欸聽我說話!」

我快步跑在他們後面...媽蛋太陽看起來快死了啦喂!

「對了,忘了說我找你要幹嘛。」

臥草你不是重聽就是紅毛猩猩聽不懂人話吧,他媽整聖殿就老娘沒帶把,你還能無視我。


「寒冰躺下了,那天那個死亡騎士的劍有點古怪,他們好像說那是死什麼劍的,被刺中會導致死亡之氣入體,連教皇那老頭都隻能勉強壓下死氣,他們說要你才有辦法解那個什麼氣的。」

真的不理我欸幹。

還有你說話都不說重點誰知道你在說什麼啦。

我一路跟著他們跑到了另一間房間。

「我找到太陽了,現在要怎麼做才能救這個冷冰冰的傢伙!」

烈火騎士長毫不猶豫的踹開門,踹開據說是別人房間的門。

裡面有四、五個人,幾個很像傳教士的傢伙、一個坐在床上的面癱傢伙、還有一個一身黑在改公文更面癱的傢伙。

「只要在寒冰騎士長的傷口滴上太陽騎士那長期受到光明神祝福的神聖之血,配合上我們的淨化之術,就可以完全驅趕出死亡之氣,接下來讓寒冰騎士長靜養幾天就會沒事了。」傳教士很高興的說,看來他們應該是治療師不然就是Hp超高攻擊超廢物的祭司。

釐清一下,坐在床上的面癱傢伙是寒冰,看起來就是冰塊,坐在床沿的更面癱傢伙是審判,工作狂魔不解釋。

然後。

烈火拔刀往太陽手上一戳。

「我靠!你行動力可以不要那麼快嗎幹你沒發現他看起來體虛到要死了嗎!」我霹靂啪啦的唸了一大串,他會不會是第一個被自己同伴搞死的騎士長啊。

「就簡單啦,反正太陽就像打不死的蟑螂,流個一、兩桶血也沒什麼啦。」烈火聳肩,拉著太陽的手亂撒血。

差一點被血澆到,審判一把把我往後拉,顯然的剛剛聽到我說什麼的只有他,「太陽騎士長,你……」

他欲言又止,好像能在廁所聊天吃東西的情誼不可告人。

反正我也顧不了那麼多,拜託我不想剛穿越的第一天就死人,所以使勁把太陽扯了過來,想當然他太重我又重心不穩,所以我就把人剛好的丟給審判。

很給面子的沒丟開,他拉開太陽的帽子,倒抽了一口氣,我因為在走廊看過了,反倒沒那麼驚訝,「太陽騎...祭司!」

審判轉過頭,大吼,「治癒術!」

祭司呆愣了一陣,手上迸出強光扔在太陽身上,烈火更是呆到無法反應,剛被治好的寒冰也嚇了一跳,神色震驚。

現在就我一個好淡定。

那啥,我想喝紅茶。

---

謝謝喜歡哇!
艾蕾真的夠衰(等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