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40|回復: 0

[其他創作] 某日的夢日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25 11:25: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睡過去之前我拿著手機輸入了好多次好悲傷,默默地哭了一下,吃了兩塊巧克力,然後心裡空空的,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好長的夢。

可能是因為我說了好多次我需要醫生,我需要醫生,我需要 他的名字,他就真的出現在我夢裡了。

醒來後我才知道那都是我自己,在夢裡我只覺得這混蛋怎麼說的話和以前差了那麼多,他不在乎我。

等等,我突然知道為什麼醫生總是充滿性魅力了。因為他在乎我。

媽啊,好想跟他打炮。

當他叫我順其自然,去了國外自然就知道怎麼過日子了,完全無法緩解我的焦慮,我尷尬地跟在他身後去看了後頭排了多少病人。

本來我就是一個講很久很久的病人。現實的看診中,他實在是很在乎我的意見,從來不會讓我,其實也經常讓我受傷,但感受到有人真正的關心我,實在很好。

這次他在門外抱著男病人的柴犬,肥肥軟軟的很可愛的狗,我興奮地和柴柴擊掌,訝異於它的溫順。

醫生帶著男病人與他的妻子,柴柴,一起回到了診間內。當然還有我。

我不明白,塗完藥就要趕我走了嗎。我一邊繼續問著,學習上的困擾,你有沒有什麼建議,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了,我說,趁著你在我肩上的疤痕塗上大麻的時候。

我好害怕。

我被男病人吐槽後抓狂了,應該說,聽到的當下,我只有腦子裡受不了,我想像我做出了一切發洩的舉動,可能因為這是夢,所以在我回過神來時,我就已經做了。我把他們都趕出去,剩下 醫生的名字。

我其實不太記得那時我說了什麼,不過 醫生的名字 就用一臉複雜的憤怒的好的表情看著我,說好吧。

他將我帶到牆邊,我看著從來沒看過的藥品使用方式圖,突然意識到他要做什麼。

強烈一點的嘛,就是用這個了。

我的右肩上的疤痕,大麻還卡在傷痕的溝溝裡,我轉頭看見醫生點燃火柴,唰茲,從左到右燃燒了一條火舌出來。

這是他有點生氣的表現吧。

當下我低頭看著自己裸露的胸,有點害羞。本質上我是討厭性慾旺盛的自己和身體的,害羞是羞恥的羞啊。

我說,我在最後說一下就好好不好。

因為我突然想到睡前的那些憂傷,要解決要說出來啊,怎麼忘了。所以我這樣問。

我很悲傷,因為我會很害怕,我會很想家啊。

現在輸入這些文字的我憂傷著無法以文字表達這些哀傷,不是的,沒有那麼簡單的悲傷,是一種深沉的空虛在吞噬著我。好寂寞啊,不想分開啊,不過不管靠得多近,我始終在自己的星球,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星球。

疲倦啊我不要靠近任何人了。

我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可是 醫生的名字,可能看見了我的悲傷,他帶我從不知道從哪兒生出來的們走了出去,夜色茫茫,橘色的路燈燈光滿溢公園,我們漫步走著,你像從前那樣安慰我。

直到這裡為止我都是有意識地。

後來,你變成了其他傷害過我的人和與我無關的人,執行了許多任務,我也不是我了,變成了奇幻的夢境,就是後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