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1|回復: 4

[同人文] [特傳冰夏下戲向] 以吻和解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6 22:21: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莫凝 於 2018-7-7 07:39 編輯

*下戲向+彈幕體,甜湯系列背景,私設如山,但直接看應該也不影響...吧

*涉及新版學院篇第9集(印象中...?)的劇情,雖然好像不太可能但還是防一下雷

*其他CP都是薛丁格的CP

*文中言論純屬筆者個人看法,不代表筆者外任何人、任何角色

*總之OOC都我的

*因為很應景決定今天發,7/6國際親吻節快樂~


------------------------------------------------------

以吻和解



「直播?」夏碎抬眼去看對面的人,語氣帶了點訝異。

彼時窗外滴滴答答的下著雨,悠悠晃晃的水滴掛在屋簷邊要落不落,窗框泛著潮意看起來濕潤潤的,玻璃上霧成一片看不清外頭,只能依稀辨認出院中繁多草葉模模糊糊的色彩。

「嗯,上面要求的,說讓劇組跟觀眾互動交流,順便宣傳一下新戲。」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起來有些緊張的他又坐正了些,鏡片折出的光掩藏了一瞬間的眼神「目前我們想一起辦個問答茶會。」

「唔,我可以。」夏碎似笑非笑的眨了眨眼「這就是你在休息日還特地冒雨來找我的原因?」

「呃……」千冬歲罕見的頓了一下,努力裝作一派平靜。

平時的伶牙俐齒都去哪了,夏碎看著眼前這個彆扭的小前輩,還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私下的千冬歲自然不像戲裡的角色那樣緊迫盯人,平時在那堆年齡相近的演員裡也是個帶頭搞事的,奈何到了他眼前臉皮薄得跟沾不得水的糯米紙差不多,生怕讓他留下壞印象似的。

而今天似乎更加的小心翼翼。

千冬歲對他嘛,大概是一種出於羨慕嚮往的崇拜,儘管夏碎完全不覺得他一個演藝菜鳥有什麼好被崇拜的,千冬歲的演技要比他純熟的多了。

或者更像是那種對鄰家大哥的仰慕?

夏碎漫不經心的邊想邊抬頭往對面看去,視線卻越過了人望向他身後那好似結了霜的、水氣瀰漫的落地玻璃。

窗外的雨又變大了。

在他看來千冬歲也的確像是弟弟一樣。就像是親戚家的小孩子,一年見不到幾面,每次見了就怯生生地黏上來喊他哥哥,要把好不容易攢到的糖跟他分享。

這聲笑似乎讓千冬歲更尷尬了,半天沒憋出一個字。

「下午還有事嗎?」夏碎收回視線,捧起冒著熱煙的茶杯,語氣平淡的傳移話題。

「沒有。」聽到問題腦海中自動閃過行程安排給出答案,千冬歲的思考卻是在回答後才反應過來說了什麼。

「那留下來陪我喝茶?」夏碎半個臉擋在杯子後面只抬了抬眼去看他,那雙紫晶般的雙眼瞇起、彎成了愉悅的弧度。然後這個跟他長得異常相似的年輕人像是被嚇到了,愣了足足三秒才回過神來忙不迭地應好。

隨著茶香飄散開來,千冬歲看起來不那麼拘束了,也開始跟他閒聊起來。

「怎麼?剛剛那麼緊張,我今天看起來睡眠不足?」夏碎終於沒忍住調侃了下今次莫名緊張的人。

那些起床氣的傳聞他並不陌生,雖然不覺得自己有他人描述的那樣誇張,但這並不妨礙他偶爾提出來自嘲賣萌。

「沒有的事,」千冬歲這時也沒了先前那種如履薄冰的架式,一臉乖巧的看他「嗯……原本我們以為夏碎哥你不喜歡這種……有點綜藝的場合。」

「我們?」夏碎很精準的抓出了語句裡的疑點,一邊總結了一下訊息,默默腦補出剛剛千冬歲的心理活動大概是『天啊夏碎哥答應了而且沒有生氣還讓我留下來喝茶。』

「呃……這次的直播我跟喵喵他們參與了一部份策畫。」千冬歲難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沒有不喜歡呢,只是之前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參加。」夏碎笑吟吟的看他,還不忘澄清自己絕對沒有排斥交流的意思。

他知道對方指的是他一向不參加宣傳活動或者節目的『個人特色』,也不止一次在網路上看到有粉絲抱怨都只有劇集畫面可以舔之類的發言。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無足輕重的理由,更多是因為那時候的他並不方便、也不想過多的在這一方面被關注、被打擾,畢竟會參與演出是陰錯陽差的巧合,他還是以筆耕為主業的。

唔,或許還有一點保護的意味在。

現在他已經能很好的安排這一切了,倒也不介意參加這種劇組內自辦的小活動。

「所以這次參與的主要是潛夜的人?」

「對,可能還有安因老師他們。」

安因雖然沒有出演潛夜篇的劇情,但仍舊在拍攝中擔任他們的武術指導,私底下他們都會稱呼他一聲『老師』。

看來很大的可能性也會看到賽塔跟黑山君幾位幕後兼職人員了,夏碎默默地想著。

「如果可以,給你們帶個驚喜吧。」夏碎望著那扇緊閉的落地窗,在他們交談時雨已經停了,外頭是一片撒在迴廊上的冬日暖陽,他瞇起眼睛愉快的彎了彎嘴角。

千冬歲捧著茶看他,片刻後恍然大悟的笑了。



活動當天夏碎一踏進場地,看到笑嘻嘻坐在主持人位置的庚,頓時有種背後一涼的錯覺。他心情複雜的默默在心裡感嘆了下,還好有拐到人。

這種坑一個人跳太沒意思了。

他們包下了一間茶點店的二樓,此時桌上擺滿了各式的點心茶水。老闆據說也是粉絲,知道他們要辦茶會,準備的是異常豐盛。

夏碎看著桌上汩汩湧動的巧克力噴泉、滿滿兩大盤的小蛋糕、堆得高高的泡芙塔、至少七種以上不同口味的蛋糕捲,還有熱騰騰的鯛魚燒,覺得整個空間裡滿滿都是甜膩過頭的香味。

還好茶是無糖的。

直播間一開都還沒開鏡頭就有粉絲進來刷留言了,各種呼喊自家偶像的跟打招呼的讓留言欄跑得飛快。

官方提前在宣傳時公布了參加人員,這時候以長年缺糧的夏碎粉刷的最是起勁。

    -終於有劇集以外的夏碎學長啦!

    -有生之年嗚嗚嗚嗚

    -夏碎看我!!!

    -好熱鬧的感覺

    -抱起夏碎學長就是一個百米衝刺

    -鏡頭都還沒開啊大家冷靜

    -前面的放下夏碎讓我來

    -截屏的手已蓄勢待發

    -哇這個小哥哥真好看,顏控路轉粉

坐在夏碎旁邊的阿斯利安用手機進了直播間,差點被卡出來,終於重新載入看到留言的時候忍不住笑出來。

「你看看我就說叫你偶爾要出現的,現在卡成這樣等等還不變PPT。」阿斯利安一邊笑一邊拍他肩膀。

夏碎呵呵兩聲,把他的手抓下來丟了回去。

「咳咳,那我們開始吧。」庚在鏡頭前眨了眨眼確定沒問題之後做了開場,回頭對著這一圈人說到「先跟大家打個招呼?從最遠的開始吧。」

夏碎他們正好是坐在最靠邊的沙發,接在阿斯利安後面向鏡頭打了個招呼,低頭一看留言都快刷滿了阿斯利安整個手機螢幕。

「哎呀夏碎今天難得出現呢,夏碎粉們趕緊通知還沒來的小夥伴啊。」庚看了看留言,不怕事大的接了一句。

「等等要是卡了,這鍋我不背啊。」夏碎笑著溫聲應了一句。

    -啊啊承包夏碎這個笑

    -醫療班!藍袍!鳳凰族!!!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

    -不背不背都是我們的鍋!

    -媽媽我想娶這個人

    -前面的來不及了,夏碎是我的

    -各位情敵,拔刀吧!

鏡頭已經轉向下一個人了,旁邊阿斯利安握著手機又轉頭偷偷地笑他「你不用煩惱嫁不出去了。」

「本來就不煩惱。」夏碎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回了句。

阿斯利安對他做了個『這碗狗糧我是拒絕的.jpg』的表情。

夏碎笑著低頭去看忽然亮起的手機螢幕,抬頭跟另一邊的安因低聲說了什麼,起身長腿一跨越過阿斯利安就往外走了。

「去哪?」阿斯利安一頭霧水的給他讓位置。

「等等就回來。」夏碎朝他晃了晃還亮著的手機,聊天軟體的介面一閃而過。

這時候招呼已經打完一圈了,鏡頭剛好帶到夏碎一閃而逝的衣角,不少眼尖的粉絲都發現人數不對了。

    -????

    -欸欸欸欸我夏不見了?

    -剛剛走掉了???

    -嗚嗚嗚嗚嗚夏碎哥你回來

其他人也都是一愣,怎麼就走了呢?

一旁的安因平靜地喝了口茶,在一片靜默中開口「他說去給大家帶個驚喜,等等就回來了。」

「什麼啊也不先跟主持人說……」庚小聲嘀咕了幾句,又轉向鏡頭笑著說「要是不夠驚喜就先處罰他啊,那我們先來抽任務吧!」

眾人一聽又是一片雞飛狗跳,什麼任務啊,怎麼都沒聽說過。

庚臉上還是溫柔婉約的笑,從沙發後面掏了個籤筒出來「欸單純的問答就不好玩了嘛,來每個人抽一個隱藏任務,抽完來我這登記。要在直播期間完成自己的任務內容,不然最後有處罰喔!」

其他人表示這個笑泛著黑氣絕對不是錯覺。

「可以讓其他人知道任務內容嗎?」褚冥漾認命地舉手問到。

「不行喔。」庚笑著回答。

「喵喵要先抽!」米可蕥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其他人倒也沒有要跟她搶的意思。

「先抽也不一定會比較輕鬆吧……」褚冥漾默默地吐槽自家朋友。



外頭稀稀落落的飄著雨。

出了茶點店的門,室外冷冽的寒風帶著潮濕的水氣直直灌進了領口。夏碎緊了緊領口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圍巾被他遺忘在樓上了。

一場室內暖的讓人發暈所造成的慘劇。

他看了一眼手機,決定放棄折返。沿著騎樓往巷口走去時雨勢忽然又大了起來,雨水綿綿密密的潑在牆上、又連片的落下,像是在騎樓與巷道間遮了一塊簾幕似的。

夏碎在離那塊簾幕僅一步之遙時停下腳步向外望去。

傾盆大雨重重的砸在地上碎成了白茫茫的水花,硬是把巷口的街道都打上一層模糊不清的濾鏡效果。

冰炎撐開傘從車上下來時,頭一抬那人水幕後朦朦朧朧的身影就直直撞進他眼底。

他踩散一地積水,快步朝那個身影走去,碎開的雨水濺上靴子褲管也沒讓他的速度緩下。傘緣破開雨幕時他看著那雙帶著笑定定看向他的眼睛,彷彿有一股暖意在心口逐漸化開,整顆心浸在那片溫和暖融裡,軟的一蹋糊塗。

「辛苦了。」夏碎伸手撥了撥他被雨噴濕的瀏海,另一隻手接過溼答答直滴水的傘輕輕抖了抖,上頭的水珠頓時打溼了一大片磚地。

「怎麼出來了?」冰炎盯著他看了幾秒,眉頭忽然皺起「還穿這麼少?」

一陣冷風非常適時的從外頭捲了近來,夏碎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得了,這下連嘴硬都嘴硬不了了。

冰炎挑起眉看他,一把抽開自己的圍巾就往他脖子上繫。

「地方不好找嘛,」夏碎乖乖的站著任他動作,沒什麼底氣的交代情況「圍巾忘在上面了。」

冰炎哼了一聲,倒也沒再多說他幾句,帶著涼意的指尖撫過凍得泛紅的臉頰,在他頰邊蹭了蹭。

夏碎半個臉埋在被冰炎捂得暖暖的圍巾裡,不閃不躲的偏頭貼了過去。



都抽得差不多的時候夏碎終於推門進來了。

「抱歉我回來了,你們到哪裡了?」

「正在抽任務呢。」阿斯利安本來正低頭摸籤沒去看他,忽然發現其他人都齊齊抬頭看向門口。

攝影師連忙將鏡頭跟過去。

夏碎身後飄開一縷銀色髮絲,一條不屬於他的、長長的灰色圍巾搭在他屈起的臂彎裡。夏碎對著鏡頭笑了一下,側身讓開讓大家看清楚背後的人,頓時現場跟留言都一起炸了開來。

「學長!!!」

    -啊啊啊啊冰炎學長!!!!

    -注意!冰炎粉還有30秒達現場

    -哇啊阿啊學長好久不見

    -嗚嗚嗚活生生的學長活生生的冰炎嗚嗚嗚嗚

    -不枉費我千辛萬苦地刷進來!值了!

    -有活久見的夏碎又有好久不見的冰炎……今天是什麼大日子(懵逼)

冰炎只是淡淡地對眾人跟鏡頭揮了揮手,又朝安因那邊幾個前輩點點頭,就跟在夏碎身邊落座了。

「好傢伙,都不先說的。」阿斯利安挪到安因旁邊給他們讓了位置,又笑著去跟夏碎說話。

「大家覺得夠驚喜嗎?」庚倒是很快的反應過來,對鏡頭問了一句。

一堆夠夠夠、太驚喜了等等的留言又刷過一片。

「好吧,那就原諒你,不處罰了。」庚轉回去對夏碎說到「任務照人數準備的,現在只剩一個了,你們就一起吧?」

「不夠驚喜還要罰我啊?」夏碎笑了笑,轉身拍拍冰炎「還好你夠份量。」

冰炎哼了一聲,接過夏碎摸出來的任務紙條打開「這什麼?」

    -哇喔冰炎這個自信的表情

    -冰:也不看看是誰

    -截圖的手停不下來

    -每天都重新愛上學長(心)(心)(心)

    -夏碎笑的好開心啊,一種自豪的感覺

    -夏:我帶來的(挺胸)

    -同框四捨五入就一顆糖!冰夏冰黨今天不虧

    -前面注意素質,能不能不刷CP?

冰炎盯著手上的紙條,皺了皺眉,遲遲沒有遞給夏碎。夏碎只好自己湊過去看到底是什麼任務能讓他無所不能的同居人難住。

紙條上僅僅四個端正的字,以吻和解。

豔紅和瀲紫的眸子對了一眼,這個梗他們是知道的。之前有人在他們劇組的群傳了相關的影片,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遇上。

這擺明就是設計好的吧,夏碎又低頭回去看紙條,一邊在心裡吐槽,這要是給其他人抽到還不玩脫?

雖然也不能排除原本就是要人隨便去激怒或聯合一個人玩套路,但是夏碎看著庚燦爛的笑容,還有學弟妹那邊一閃而過的鏡片反光,覺得他們被臨時起意下套的可能性大的不可思議。

在場的人都知道他們的關係,下這種套是做得出來的,還用任務遊戲的名義讓他們不能推拖。

就不知道是所有人都知道,還是只有始作俑者曉得了。

嘖嘖,一群看戲不嫌事大的人。

既然下了這種套,就要有牙疼眼瞎的心理準備呀。

冰炎偏頭去看垂著眼若有所思讀紙條的人,目光掃過那人的眉眼耳廓,心底驀然又熱了起來,這次連剛才在外頭被冷風凍了一路的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這幾天他到鄰市出外景,兩人分開了半個多禮拜,剛剛在樓下繫完圍巾都還沒好好說點什麼呢就被夏碎匆匆抓住手跩了進來。現在夏碎整個腦袋都湊到他懷裡,挺讓人想不管不顧的抱上去在他髮間落個吻。

冰炎還在心猿意馬的盤算著,夏碎已經讀完紙條抬起頭來看他。

在夏碎抬頭時,冰炎拋了個詢問的眼神過去,他個人是不怎麼反對這個題目。他們對彼此的關係一直秉持著不公開也不否認的態度,其中不乏保護對方的用意在,而這種模稜兩可的場面倒是正中他們下懷。雖然表面上是個玩笑,難得有個機會宣示主權,他還是挺樂意的。

至於吵架……,在座誰骨子裡還不是個影帝呢。

只要夏碎願意。

夏碎眨了眨眼,對他露出了特別燦爛的微笑。

要搞事的那種。

冰炎繃著表情點了點頭,把手裡的紙條遞給了主持人。

心裡樂得開花,但人設不能崩。

「要在直播期間完成,不然有處罰的。」庚記下了紙條內容,不動聲色地對他們笑「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喔。」

    -天啊靠的好近!!

    -好想知道他們都抽到了什麼,剛剛兩個都瞬間愣了一下

    -一起愣住的截圖成功(快表揚我!)

    -樓上求截圖!!!

    -這個對視!這個笑!!!

    -夏碎的笑遠看還是好蘇啊啊啊啊!(爆炸)

    -這兩個私下感情好好的樣子

    -感覺他們在沉默間達成了什麼共識,搭檔的謎之默契wwwwwww

    -你不可質疑的搭檔們23333333

    -噫,覺得剛剛冰炎的表情好溫柔

    -樓上的濾鏡不薄啊,是怎麼從學長的冰山臉裡讀出溫柔的

    -樓上一定不是學長粉

    -樓樓上不是粉+1

    -+2

    -+3

    ……

「好啦,那我們的茶會就正式開始啦!」庚笑著把手上的題目紙翻了一頁,對著這一圈面色或苦惱或糾結或波瀾不驚的人說到「這邊蒐集了幾個之前觀眾留言的問題,等等也會開放線上留言抽問題喔,大家把握機會。」



於是接下來眾人經歷了用詠嘆調回答問題的賽塔、全程標準方言的安因、試圖把半罐方糖往大茶壺裡倒但被及時阻止的褚冥漾、掛著陰森森的笑容抹下自家老四嘴角蛋糕屑再舔掉的九瀾、咬牙切齒的往嘴裡塞各種蛋糕捲並且被甜到皺眉的休狄殿下、成功在千冬歲頭上扎小沖天炮的萊恩(鬼知道他怎麼做到的)、一臉慵懶的把蛋糕紙摺成紙飛機隨手扔出去的黑山君、偷偷把辣味小泡芙放進巧克力噴泉裡再塞給自家哥哥的阿斯利安(哪來的辣味泡芙?)、紅著耳根把萊恩沙發咚的千冬歲、不由分說把芋頭鯛魚燒塞進西瑞嘴裡的六羅(「甜的芋頭根本邪教!」西瑞大喊)等等等,終於到了線上抽題目的時間。

「好的再來這個問題……哇挺戳心的,這要給夏碎答了,」庚一字一句的讀出螢幕上的問題「請問夏碎對劇中『冰炎』打暈『藥師寺夏碎』後闖入鬼王塚的做法有什麼看法?」

一瞬間吵吵嚷嚷的眾人都停了下來,齊刷刷的把目光轉過來。

「唔,這個問題嘛……」夏碎聽完問題愣了下,歪著頭回憶了一下劇情「老實說無論是作為旁觀者或者帶入『藥師寺夏碎』這個角色情感去看都……挺不能接受的。」

「我想『藥師寺』醒來後應該很難過吧,情緒應該挺複雜的。他心裡其實一直知道就算沒有他,『冰炎』一個人也可以走得很精采、很遠,但是這個舉動就像是很明確的告訴他『我不需要你。』昔日的那些信任、互相託付都像是笑話一樣,如果僅僅只是這樣那也沒關係,他仍然有信心日漸強大起來,強大到讓那人遺憾、後悔的。反而是那個人再也沒有回來的消息才是足以讓他所有的冷靜自持崩潰的,畢竟『冰炎』於他還是一個很重要的人,而在搭檔生死關頭時他被拋下,沒能有絲毫做為,這是完全不一樣的絕望。」夏碎若有所思的說著,然後笑著瞥了身旁的冰炎一眼「當初我在演完這段的時候大概三天不想看到這人吧。」

    -天啊夏碎這個表情……入戲了吧

    -剛剛冰炎是不是抖了一下?WWWWW

    -只有短短幾秒但是崩潰到壓抑這段真的好戳心(淚)

    -不堪回首QQQQQQ

    -雖然是刀但是敲暈那段拍的真的好

    -樓上不要瞎說大實話(淚流成河)

    -他不要你我們要!

    -第一次看到我夏這麼冰冷的笑(抖)

    -真‧笑意達不到眼底

    -夏碎來我懷裡我們不要理他

    -最後這個笑好心疼

「我倒是能理解這個做法,」冰炎坦然的對上了那道投過來的目光「不是因為我演這個角色所以偏袒他,但是如果他不認可這個搭檔、『藥師寺』如果對他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那他一開始就不會有搭檔。」

「這是說我對角色的理解有誤差了?」

「不,『藥師寺』的思維你比我揣摹的還要透徹。」

    -即將開始一波商業互吹23333

    -樓上為什麼還笑得出來

    -哇夏碎這個漫不經心帶笑懟人的語氣

    -常言道,紫袍都是切開黑

「但從『冰炎』的視角去看,此舉的出發點應該是保護。他知道此行兇險非常,而未來重重險阻,他不能讓兩個人都折在那裡。他也知道搭檔不會同意讓他隻身前去,在時間緊迫的狀況下,依照他的個性這是最快的方法。」

「保護不是限制的理由。就算在時間壓力下這也不是唯一的辦法,不能否認如果他們一起去的話,結局不同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他總要保證有一個人存在,他們還有許多未完成的計畫。」

夏碎不笑了,語氣平和但冰冷;冰炎歛著眼,面色平靜而執著。

此時的他們明明是局外人,嘴裡一口一個他們,人卻像是揉雜進了角色的性格情緒。一時讓人有了眼前真的是半精靈跟替身少主試圖『理性討論』的錯覺。

「所以為了那些不可知的未來、虛無飄渺的計畫,就要一個人眼睜睜的看著他重要的人赴死?」

「必須考慮他已經命不久已的狀態,那是最好的選擇。而且那時在鬼王塚裡的人非死即傷,這樣能減少不必要的傷害。」

「我不認為隱瞞自身狀況、悶不吭聲的送死是最好的選擇。就算那是以命換命的情況好了,最少讓人知情、通知外援,甚至在場策應,才是最大限度保持籌碼的方式。」

這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做起了角色剖析,明明兩人都臉色如常、語調平穩,卻硬生生地散出了劍拔弩張、誰也不讓的氣場來,在場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喘,試圖緩頰卻連話也插不上。

一瞬間連直播間的留言都停了,要不是兩人的對話還在繼續,都讓人以為是卡了。

忽然談論聲輒然而止,在暖烘烘的室內他們四周的空氣卻凍的像是半精靈的冰之力失控了一樣。

他們盯著對方近在咫尺的臉龐,萬幸,那些苦澀掙扎只是一場戲一個故事一次惡夢。

「冰炎,」那個名字在夏碎舌尖翻滾醞釀,喚出的時候是呢喃混著嘆息的語調,彷彿吟誦多時的術法、帶著強大的言靈席捲而來,敲碎了滿室讓人窒息的安靜。夏碎抿起唇,對冰炎眨了眨眼,話鋒突然一轉「你這樣會失去我的。」

冰炎準確地接受到了暗號,鬆開盤在胸前的手,扶著夏碎後腦傾身把唇貼了過去。

夏碎沒有閉上眼睛,那雙悠悠沉沉的絳紫裡有笑意在其中晃蕩,盛滿了得逞後的狡黠得意。

冰炎在那柔軟的唇瓣上舔了舔、努力克制著尺度,又戀戀不捨的多蹭了幾秒,才含含糊糊的叼著他的下唇低聲笑道「你捨不得的。」

這聲低語在靜得落針可聞的空氣裡仍舊清楚的傳了出去。

夏碎崩不住的笑瞇了眼,單手捧住那張好看到神人共憤的精緻臉龐,回吻過來的力道溫和又深情。

他抵著冰炎的額,任由對方的手從腦後撫到脖頸,滿眼都是那雙半掩在雪色長睫下、寶石一般光彩流轉的紅色。

「是啊,我捨不得。」

相貼的唇連彎起的嘴角都能清晰地感覺到。



    -天!啊!我!都!看!到!了!什!麼!!!!!!

    -官方撒糧啦!!!!!!

    -媽呀剛剛前面那裡嚇得我手都離開了鍵盤

    -嚇得我手機都飛了出去

    -心疼樓上手機

    -真心驚嚇,看的我各種心疼,現在心情複雜

    -為什麼有種實力寵的感腳WWW

    -樓上你不是一個人

    -我站的CP發糖啦!膜拜官方最大手!

    -前排兜售墨鏡

    -樓上麻煩來一打謝謝

    -我本來做好嚼玻璃渣的準備,沒想到這是一大顆糖(爆哭)(爆哭)

    -有沒有人截圖錄屏啊!?這個可以舔一年(原地爆炸)

    -天啊學長猝不及防的低音炮(此人已死不用救)

    -他們真是……太好了

    -所以這是實捶了??

    -沒有一點點防備(唱)

    -也沒有一絲顧慮你就這樣出現在我的世界裡(接麥)

    -樓上樓上上夠了233333

    -這個笑!這個語氣!我夏好蘇!

    -學長剛剛笑了啊!笑了啊啊啊!!學長我要給你生猴子!

    -已被狗糧撐死

    ……

現場掀起一陣哄鬧,一群人反應過來之後七嘴八舌直嚷嚷,說他們一言不合就耍流氓。

「咳咳,好了,那兩個夠了啊,可以停了。」庚乾巴巴的制止了這兩個好像打算在那對看一輩子、大有一個不夠再親一個架式的傢伙,在這樣下去搞不好直播間都要限齡了啊,說好的全年齡輕鬆歡樂向呢?

「總而言之,我個人不贊同這個做法,所以支持『藥師寺』之後把該討的都得討回來。」夏碎轉頭對鏡頭笑了笑,一本正經得總結答案,順手拍拍冰炎讓他把爪子收回去「這樣可以了?」

冰炎鬆是鬆手了,卻沒有好好坐回去的意思,半靠在夏碎身上聽他說完也跟著望過去。

「行了行了太多了。」庚僵硬的維持著臉上溫婉的笑,對著鏡頭亮出兩人的任務內容「早知道我絕對不會把這題放進去的……。」

夏碎一臉無辜的朝鏡頭攤手,冰炎在邊上嗤笑了一聲。

    -揍他!往臉上揍!!!

    -冰:搭檔開心就好

    -寫作搭檔讀做……

    -樓上我真舉報了啊

    -趁機承包這個懶洋洋的學長!

    -天啊這個題目……

    -標準官方搞事情啊啊啊

    -顯然官方沒想到這兩個人如此放飛233333

    -這什麼梗啊求科普

    -外國綜藝梗的樣子,關鍵字都有了自己查!

    -就算是遊戲還是好甜啊(捧頰)

    -所以這兩個私下感情有好到可以說親就親喔……(忌妒使我質壁分離)

    -細思恐極

    -樓上上你是不是忌妒我們夏碎

    -不我比較忌妒學長(摀臉)

    -怎麼了,這劇組不是一向說來就來嗎?

    -不不不你看看前面羞的滿臉通紅的萊歲

    -薑還是老的辣?

    -不是那也親太久

    -專業的演員在導演喊卡之前除非笑場是不會自己出戲的XDDDD

    ……

那邊已經在讀下一個問題了,鏡頭又回到主持人身上。夏碎湊過去看阿斯利安的手機,看著螢幕上刷刷滾動的留言憋笑。

「你們喔……」阿斯利安對他翻了個白眼「這都能被你們遇上。」

「我覺得挺好的。」夏碎抬眼看他,又撇了眼兩個位置外的某人「換作是你應該也不怎麼難辦。」

「免了免了,」阿斯利安把手機往他手裡一塞,伸手從怎麼吃都還不見底、像是會自體無性生殖的泡芙堆中摸了個奶油泡芙回來「想想就心累。」

夏碎笑了下又回去看留言了,看沒多久就把手機遞回去,回頭去看身邊撐在沙發扶手上放空的人。

「累了?」夏碎端起茶杯靠近了點小聲問著,杯子裡的紅茶騰著熱氣冒著白煙,他的指尖被透出茶杯的熱度溫的微微泛紅,大冷天裡看起來特別溫暖「差不多要結束了。」

「嗯。」冰炎抬眼看他,大概是嚐到了甜頭,心情看起來還不錯。他彎身湊過去就著夏碎的手抿住杯緣、慢慢的啜著杯裡的熱飲。

大概是無聊了,夏碎分心地聽著那邊幾個人又開始鬧了起來,手上配合的微微傾斜杯子。

手裡忽然一空,卻是冰炎直接叼走了杯子去給他續杯,塞回來的杯子依舊散發著暖燙的溫度,連帶冰炎跟他輕碰的指尖都是舒適的暖意。

夏碎低頭啜了口茶,過分張揚笑意被擋在了杯口裡。































過了一陣子夏碎無意間看到了劇組放出的官方直播存檔,冰炎抱著他縮在沙發上裹著毯子跟他一起看留言。

在他們那段鬧完之後留言忽然又刷過一片前方高能預警、左下注意什麼的,連帶一片冰夏夏冰黨刷的看不見屏的留言應援。

他們一頭霧水,冰炎環在他肚子上的手抬起,戳掉了全螢幕留言顯示。

片刻之後他們相視一笑。

那是個全景鏡頭,主角是中間群魔亂舞的西瑞褚冥漾等人,他們在畫面左邊靠得很近,然後冰炎低頭去咬夏碎手裡的杯子。

好吧這下知道為什麼了。

夏碎躺在冰炎身上悶笑,倒了幾秒重新開了留言顯示,一大篇文字川流不息的在螢幕上奔騰。

    -承包夏碎拿杯子的手

    -哇喔夏碎哥這個無奈笑好寵(心)

    -還順著傾杯子,我夏好暖!

    -某種餵食秀即視感wwwwwww

    -間接接吻!!!!

    -學長:我搭檔的杯子就是我的杯子(理直氣壯)

    -直接把杯子咬走好撩啊!!(臉紅)

    -夏碎接杯子的那個笑簡直甜死了(倒地)

    -我我我想當那個杯子

    -醒醒,天亮了

    -天啊這兩個人真的沒有什麼嗎?

    -總之我是不信的

    -你不是一個人

    -+1

    -+2

    -+3

    ……

夏碎抬頭看了冰炎一眼,那雙眼睛閃亮亮的,像是填滿了細碎的星光。

冰炎低頭在他額上輕輕落了個吻。

END.


我發誓我就是想寫一下他們拿這個梗嚇人,但為什麼會這麼長........(摀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7 08:52: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羽曦 於 2018-7-7 08:53 編輯

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欸不是
是被狗糧糊了一臉看不到前方了#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們怎麼可以這麼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8 16:35:01 | 顯示全部樓層
超喜歡下戲這個梗的~樓樓你有腦洞就快快寫出來吧~好想看看其他種下戲!超閃超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羽曦 發表於 2018-7-7 08:52
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欸不是
是被狗糧糊了一臉看不到前方了#

(遞毛巾,並塞給你一隻藍袍)
搭檔組的閃光你值得擁有XD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陵湘 發表於 2018-7-8 16:35
超喜歡下戲這個梗的~樓樓你有腦洞就快快寫出來吧~好想看看其他種下戲!超閃超甜 ...

謝謝喜歡~~也請支持[甜湯]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