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芽芽棒

[小說] 尋光【千與千尋】第七章.陌(2021/3/31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16: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19:59 編輯

第六章.衍
  門前綠色青苔長於階上,長春藤攀附盤旋門柱。一盞燈籠散發微弱光芒,三五之飛螢繞燈撲翅,暖黃火光中,一隻小小的手在招呼著到來的客人們。這裡,就是錢婆婆的住處了。
  有容黑鴉鴉的身體在傍晚的微暗中顯得格外寧靜諧和。他飄在半空平移進小屋半掩的門,千尋和坊小心翼翼跟進去。
  小屋地板安了一張潔白地毯。
  千尋轉轉眼睛。
  有容原本烏漆麻黑的身體在地毯襯托下變得顯眼很多。
  他滑呀滑的,滑到長木桌旁拉開一張椅子就坐下來,面前一台織布機。他熟練地一揮一推間,織錦圖案一點一點緩緩浮現。下半部先是綠底,隱約看得出是草皮,再來是人的一雙腳,往上繼續是白雲藍天和人的身體。最後是一顆頭。熟悉的臉。
  「咦……有容,」千尋睜大眼:「你這織的是我嗎?」
  織錦終於完成。惟妙惟肖的千尋躍然於錦上,單腳俏皮地勾起點在草地上,兩手大張在頭的兩端,雙眼半開半閉彷彿在享受風靜靜流淌。
  極其美好。
  有容點頭。
  「送給妳。」他低沉悅耳的聲音輕輕流洩。
  千尋眯起眼笑開,雙手舉起模仿畫中的動作。
  「她們在這裡…喂,不要在本少爺面前曬恩愛!」
  千尋和有容同時轉過頭看坊。兩人都是一副無辜的表情。
  坊:「……」為什麼他覺得他打了兩隻小白兔?
  錢婆婆的屋子是一處平房,但內部空間富麗堂皇,頂部挑高好似觸碰到了蒼穹,樓中還有樓中樓,階梯與扶手不用錢似地鋪著黃金、白銀、鑽石、翡翠等稀有珠寶。坊正站在樓梯轉角處黑著臉看他們。
  「我們還什麼都沒做呢。」有容輕笑。
  千尋小心翼翼地踏上階梯,推推坊的背,「走吧。」
  「哇......錢婆婆什麼時候把房子裏頭裝飾得這樣奢華了?」千尋歪歪頭,不自禁地問。
  經過漫長的登梯過程,他們走進錢婆婆與湯婆婆所處的房間,相比屋外的鋪張浪費要樸素的多。
  那是極其溫馨的裝潢。杉木製成的門,酒紅色的毯子,一張本應小巧可愛的圓桌,上擺滿了雜物,卻也看的出來亂中有序。壁紙勾勒出淺黃色的卡通圖案,房中央掛勒一幅畫。那是幅似男非男、似女非女,身著黑衣的蒙面人的畫像。
  湯婆婆與錢婆婆就躺在畫像底下的兩張躺椅上,喝著茶,頭上的陽傘遮著看不見的太陽。
  「小千來啦!」湯婆婆起身,扭腰擺臀地匆匆走來,拭著不存在的淚水,「孩子,都多少年沒看見妳了。來,讓婆婆瞧瞧。」
  「湯,妳可省省吧妳。」錢婆婆還躺在躺椅上,兀自品茗。
  千尋嗤笑,「湯婆婆,您這裡的時間換算起來,我們不是也才半年不見,怎麼就這麼想我啦?」她好笑地看湯婆婆牽著她的手。
  「妳小時候來的那一次,我還記憶猶深呢。」湯婆婆回憶道,「妳都不知道,妳小時候多怕我。那時候妳一直覺得我是壞人,對不對?」
  千尋冷汗直下。她能說,到現在她都還怕湯婆婆嗎?
  「其實呢,婆婆也不是心腸壞的人,只是神界有許多不成文的規則,迫使婆婆不得不扮演壞人。」湯婆婆那與錢婆婆庶幾相同的雙眼抬起看相千尋,「妳能原諒的吧,小千?」
  千尋遲疑片刻,點點頭。
  湯婆婆歡呼了聲,「來吧小千,跟婆婆下棋。」
  「小千,不是跟妳說別來找湯嗎?」錢婆婆的低語聲傳到千尋耳中。
  千尋警覺地看看湯婆婆和其他人。發覺只有她自己聽見後,千尋輕微對錢婆婆眨了眨眼,表示自己知道。
  「嗯,好的。」千尋應聲。
  「等一下,小千。」錢婆婆慢悠悠地叫千尋,「先跟我過來一會兒。」
  湯婆婆瞅了錢婆婆一眼,「嘁,平常都不陪我下棋。現在小千來了倒好,反倒不准我和小千下。」
  「那......湯婆婆......」千尋猶疑。
  「唉去去去。」湯婆婆揮揮手。
  千尋背著湯婆婆緊握著的手,悄悄鬆開。她快步跟著錢婆婆走下樓梯。
  「跟我來。」錢婆婆領著千尋走出屋子,「屋子內有湯婆婆放的眼線,她平日就不相信我。」
  她們來到電車軌道邊。天色近晚,濃厚的夕陽橘色彩不知為何並沒有給人暖意,而是寒冷的、不祥的預感。
  「想必坊已經跟妳提過一些了。」錢婆婆嘆息。
  「這個故事,說來話長。」
  「妳原是一位神明的凡人身,我也不清楚祂是誰。」
  「凡人身?」千尋喃喃自語,「我竟是......凡人身?」
  「是的。總之,妳來到湯屋前,一切都運行如常。哪知,妳和妳父母在所有人意料之外來到這裡,來到一個神明的國度。在這裡,不成神即灰飛煙滅,除了食物。因此,來到這裡的人類,我們通常會將他們誘入慾望的陷阱中,變成待宰的豬羊。之後的事,便看個人造化,修成神或者老死。」
  「祢們怎麼能?!」千尋驚異。
  「小千,我們只能這麼做。我說過了,不成神即灰飛煙滅,一般人進來便出不去了。消去記憶耗神耗心,湯不可能讓每個人類都像妳父母這樣消去記憶。」錢婆婆無奈道,「再來說妳吧。妳是那位神明的凡人身,針對普通人的陷阱對你而言沒什麼用處,妳又被白龍所救,湯自然不能不管。於是便讓妳吃喝都隨湯屋內的神明,以此改變妳的體質。待到湯發現妳是那位的凡人身時,妳已經擁有了半神格,也已經離開了湯屋。有了半神格便表示那位要掌控回凡人身便加倍困難,並不是掌控意識,到時候妳們的意識會融合在一起。而是修練難度又升高了。」
  「湯不得已之下開始尋求解決辦法,畢竟是祂的責任。白龍向湯拜師學魔法,儘管祂不承認,也算是祂的半個徒弟了吧!湯派白龍四處詢問有經驗的神明,皆未果。三天前,白龍在苦思不得解法後,只好提早接收祂的凡人身。之後,妳便大致都知道了。」
  千尋靜靜消化這些突如其來的訊息,暖橘光芒將她照耀得有些神秘。
  千尋問道,「那麼,錢婆婆......」
  「小千,錢,」湯婆婆忽然出現,陰影下的祂有些滲人,「妳們讓我等這麼久,」
  「到底是,在聊些什麼呢?」

某芽...愧對各位。言而不信!延期超限!說好的兩天一更呢?這都多久了!
但是...某芽真的找不到手感阿阿阿>o<
趁現在還有點,偶要趕緊寫多一點。
之後的期限...某芽就不再許諾了吧!免得又隨便毀約
那麼,後會有期呀各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31 19:57: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20:18 編輯

第七章.陌
  下課鐘響。
  村上人用力抬腳踹水樹見的椅背,椅子被踹得向前移了半個座位。
  「怎麼?有事?」水樹高冷地瞥過村上,背向後靠。
  村上愣了一下,歪嘴笑說,「沒,就是想弄你一下。」
  旁邊的玲瞪他一眼,微笑著問水樹,「同學,你沒不舒服吧?」
  「嗯。」水樹點頭。
  玲調轉椅子,椅腳急促地刮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趁著千尋不在,她好奇地問,「同學,你以前是不是和小千認識什麼的。感覺你們超熟的。」
  水樹將身體挺直,低著頭像是在回憶。
  「也不算熟。她曾經受過我的一些幫助,僅此罷了。」他彷彿保留了什麼。
  「說說看嘛!」玲拍上水樹的左肩,覺得太低又將手放到他頭上,「你們之間肯定有問題。」
  「恕我無法告知。」他似乎不太舒服,歪了歪自己的頭。
  空氣突然安靜。
  村上尷尬地冒出了一句話,「其實吧,我一直都感覺你很矮,你是不是跳級什麼的啊。」
  水樹皺眉,「有其他的因素,我是直接從高中入學的。」
  村上和玲都驚呆了。
  「那……那你豈不是只有7歲?」村上懷疑。
  水樹點點頭。
  「真厲害。」玲崇拜地說道。
  水樹害羞地笑笑,雙頰浮起紅暈。
  「看,笑笑多好,多可愛。」玲捏捏水樹白嫩的臉蛋,「這樣才像個小孩子嘛!」
  「我才不是小孩子!」水樹抗議,「我和你們一樣讀高一。」
  村上撇撇嘴,「你就乖乖做個小孩吧。跟爺比,你還小著呢。」
  水樹古怪地沉默。
  他的內心住著千歲的靈魂,如今卻淪落至與此等小兒爭論年紀的地步。天知道他不是為了這點芝麻小事而來這裡的。
  就在這時,千尋伸著懶腰步伐隨意地走進教室。玲心虛地把椅子拉回座位上,村上也趕緊低頭咬著筆桿假裝在放空。
  「欸我說,」千尋容光煥發,走路有風,「你們有看到花子作家要辦簽書會的消息了嗎?」
  玲和村上立馬嘆息,異口同聲說,「又來了。」
  只有水樹一臉呆滯,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花子作家擅長寫些清新的小散文,中間摻雜一些自己畫的小狗小貓的插圖,因為治癒的文風和類似繪本的風格吸粉無數呢。」千尋見狀趕緊說明。
  她忘記水樹是剛剛回到人界,不知道自己的偶像是誰。
  「說吧,要不要義氣一點,我們去簽書會,回來之後給你們一人一支抹茶冰淇淋。」千尋大聲問。
  玲無奈地答應。
  村上吐嘈道,「還不是妳自己沒膽,不敢自己去。」
  「不想別去啊村上,」千尋無所謂道,「反正有小玲陪我就夠了。」
  「那可不行,花子作家男粉可多著呢,萬一玲被哪個傢伙看上了,吃虧的可是我。」村上緊張道。
  「你這愛吃醋的傢伙!」玲笑罵。
  千尋搖搖頭,「都去都去,賠本的是我好嗎?回來之後還得給倒貼給你們吃冰。」
  水樹看著和同學相處甚歡的千尋,覺得她值得無憂無慮的生活。不必像在神界時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看人臉色……就像他一直以來都被迫做個不像「琥珀主」的自己。
  「你也去嗎?」千尋笑咪咪地回頭問水樹,打斷他的出神。
  -----
  千尋回想起白龍來到她所在的高校後,他們利用一個約定短時間就建構起來的連繫。他忘了千尋的名字,只記得「荻野」這兩個當初在神界鄭重交還給她的姓氏。
  白龍要找的是一個叫「荻野千尋」的凡人身,還有那個神明。
  所以他才會記成「荻野明」。
  她靜靜消化這些突如其來的訊息,暖橘光芒將她照耀得有些神秘。
  千尋問道,「那麼,錢婆婆......」
  「小千,錢,」湯婆婆忽然出現,陰影下的祂有些滲人,「妳們讓我等這麼久,到底是在聊些什麼呢?」
  三人相顧無言。
  千尋有太多太多問題想問湯婆婆。為什麼白龍會向她學習魔法?為什麼他願意為了尋找那個神明用掉珍貴的凡人身?還有……白龍是不是,很想很想讓那個神明取代自己,讓自己這個麻煩消失?
  千尋一直嚮往有一天能夠和白龍一起長大、一起生活在舒服的房子裡。原本無暇的心從裡頭裂了一個縫,小小的,卻讓千尋像被細針刺進一般鑽心地疼,只是傷口太小了,在可以忍受的範圍。
  湯婆婆領著二人回到屋子裡。有容盯著暖黃燈光在發呆,坊在和自己下棋。
  「時間也差不多了。」湯婆婆喃喃道,「我送妳到門口吧,小千。」
  「小千再見!有空再來玩哦。」坊帥氣地露齒一笑。
  有容低了低微笑的面具,權當點頭招呼。
  千尋一一擁抱錢婆婆、湯婆婆和有容,最後和高大的坊以擊拳代替擁抱。
  -----
  回去的時候是湯婆婆以烏鴉的型態載著千尋飛翔。
  「小千,」快到盡頭時,沉默的湯婆婆開口,「成為凡人身的好處遠高於代價。」
  望著底下飛速行進的撲克牌神明,千尋疑惑,「嗯?」
  但她沒等到回答。出口已經到了,還是最初她與神界相遇之時的那個大門。
  終於要回到人界了。千尋有多麼希望她能和白龍親密地相處。然而現如今,她只能和已經失憶的他如普通同學般稱「水樹見同學」。
  湯婆婆放她下來,「妳自己保重。常常和神明往來,就算是凡人身也會無法承受過多的超自然力量而生病的。」
  千尋凝眸,點點頭,「我知道的。」
  「那麼,有緣再見了。」
  「有緣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