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芽芽棒

[小說] 尋光【千與千尋】第七章.陌(2021/3/31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7-7 10:41: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20:01 編輯

第二章.茫
天邊閃耀著晶瑩剔透的水珠,色彩斑斕的紅霞,好似在訴說燦爛卻悲傷的苦澀。時間已是向晚時分,校園裡頭靜謐無人,住宿生們也都早早就寢。
學校裡的花園真是別致。小橋流水潺潺聲雖然微弱,卻好像要把全部的勇氣拿出來似的,獨自反抗這沉默的可怕的夜晚。
千尋坐在池塘邊,努力思考人生。不…努力尋求…人生的另一個目標。
她的心裡彷彿有一簇微弱的火苗,輕輕地搖曳著,看似脆弱卻堅強。
「白龍啊白龍…你說…我該如何是好呢?」
在游泳池邊,白龍對我她的那個名字…是「荻野」。但…那不是千尋。
她不知道,當時年少天真的她是不是真的和白龍許下諾言;她不知道,那諾言是不是可信。
等待多年換來的卻是連千尋自己都不知道的…迷茫。
在她的記憶裡,他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可靠。而如今,千尋也長大了,雖然還是人類,但她也更成熟了,不再是只會哭泣的「小千」。
她的迷茫,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從何而來,卻如何對誰傾訴呢?
今晚,似乎是個不眠之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翌日…
「你再叫我就把你......!」
千尋隱隱約約聽到小玲對著誰大吼。
學校漫漫的長廊像是延伸出去,永遠止不住的盡頭。她不願看見遠處那寫著大大「2年11班」的班牌,不想面對,那突如其來的真實。
她似乎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從我旁邊掠過。那是如此的清晰。''白龍啊…如今我倆卻像陌生人般。我不明白你,你亦不了解我。''千尋跪倒在地,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層霧,逐漸往四周擴散。
這次的淚,不是欣慰,不是迷茫。
而是,看清現實後的潰堤。
「村上人,你給我站住!」小玲衝著她的好閨蜜之”友情以上戀人未滿”大吼。
村上人用以表情豐富的臉和顫抖不止的手腳回報。
小玲勒住他的脖子,另一手撐住牆壁,唇角抽了抽,齜牙咧嘴威脅:「好啊!」她邪邪笑道,「我就讓你見識見識魔女的厲害。」
她將勒住脖子的手收得更緊,輕鬆的笑了笑,歪歪頭。
千尋破涕為笑。
她都快分不清村上人的臉究竟是為了小玲還是因為窒息而通紅的了。
千尋拍拍褲管,站起。
不管事實多麼難以接受,她都還是她,還是那個樂觀的千尋。「小玲!」我放大嗓門叫著,「需不需要我幫忙?」
「好喔!」小玲轉過頭笑說。
千尋微微一笑,伸展雙臂,走過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千尋把手插進口袋,像小學生一樣跳啊跳的來到了一樓穿堂。
擁擠的人群將走道壓縮到一點也不剩,吸乾了所有空氣,悶熱難當,全是為了兩周一次的__返家日。
由此可知學生人數之多啊!穿堂容納量大約是一千多人,那可還要再加上已經返家的一年級新生和樓梯上的人啊。千尋轉頭看了看樓梯。噢,真的好多。她有密集恐懼症。
一震天旋地轉,就在快要瀕臨崩潰邊緣之際,她看見了光明,聽見了鳥鳴,感覺到了耳鳴。嗚嗚…每次回家都得這麼辛苦嗎?
不過,我很快地感覺到了溫暖。爸爸媽媽前來勇助我,好感動…一切的努力都有了成果。
「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媽媽瞪著她,開始說教,「開學第一天沒空,你第二天總有空了吧?為甚麼我連一通電話都沒收到?」
「啊哈哈…」千尋乾笑了幾聲。
她能怎麼辦哪!還不是要怪那個失意的笨蛋,害她也失憶了…
「算了算了,先回家吧!」媽媽不耐煩的神情掩蓋不了發自內心的欣喜。
千尋展開笑顏,「媽,你頭上那朵花真漂亮。」她指了指媽媽的鬢角。
她摸摸那朵別在髮際的油桐,微微一笑,像還未出閣的閨女一樣羞怯地笑了笑。
好漂亮。
為甚麼千尋就是偏偏遺傳到老爸?
她踢了踢腳邊的石頭。咦,怎麼會有彈性?
「荻野千尋同學,看來你對我有很大的意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千尋僵硬的轉了過來,像一個機器人,舉步維艱,「啊,看到不該看見的人了。」
慘了,說得太大聲了。
他挑了挑眉,環起手來,把身體靠在柱子上,「恩,我該說你是…」
他又突然傾身靠近她,鼻息都吐到我臉上了,「小千?」
千尋嚇得臉色發白,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他們倆就僵持在這樣的狀態,久到她的腳在發抖。
千尋的身旁媽媽皺起眉問:「千尋,這是?」
「這是我同學。」她為了避免誤會,趕快接著話說。
白龍彬彬有禮的點點頭,「您好,我是水樹見。」
「啊…你好你好!千尋就請水樹見同學多多指教了!」說完一鞠躬。
千尋只好也跟著鞠躬了…
他在她看不見的頭頂上方痞痞的笑了笑說,「好吧!既然伯母都這麼說了,我只好照辦啦!」
千尋恨恨地咬了咬牙。說的好像她很難照顧好自己一樣。
重點是他們一老一小還一起唱雙簧。可惡。
她抬起頭,看到他輕佻的對她眨了眨眼。
千尋投以疑惑的眼神。
他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再見啊,千、尋。」轉身離開。
''白龍…你記起我了嗎?''
千尋不顧媽媽若有所思的目光,緊緊盯著他,直到漸行漸遠。

點評

唉呦,搞曖昧喔~~~ˊ  發表於 2018-7-7 15: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7 10:55:21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哇~好開心竟然有人收藏!我才不過寫了兩章而已!
感謝這位大大的支持,某芽一定會好好寫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7 14:18: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20:05 編輯

第三章.        覓
「千尋,你回來啦!」村里和千尋熟識的伯伯豪爽地對她打招呼。
「欸!」千尋應了一聲。
她看到合掌屋上的合掌怪對她抱拳行禮,我向祂微微鞠躬。
千尋在離開湯屋之後,開始經常看到一些神怪。雖然一開始常常被嚇到,但之後就漸漸習慣了。也因為如此,她也得知了一般人所認知的鬼怪其實就是墮落的神明。祂們曾是人類的守護神,所以對人十分友善,例如合掌怪。
她順了順耳邊的髮鬢,欣賞這美不勝收的秋色。
白川鄉,千尋的異鄉,也是她的家鄉。
她沿著地面將視線緩緩上移植到望不見的天際。這是她和白川鄉的連結,一棵銀葉樹。短短數年間已經從千尋的腰際生長到這麼高了。這全要倚仗神明的協助。
哈哈!祂們的法力根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啊!要多少就有多少!
「小千,你這樣真的很不應該。」突然,有一個聲音從千尋的腦海冒出來,「神明並不是你的玩具。」
「啊哈哈,我只是『想像犯』不是真的說出來啊!」她揮揮手。
等等,「小銀你變聲了喔?」
千尋眼前的樹木扭曲成怪異的形狀,一個貌似是井字號的符號浮現。
「重點不在這裡!!!」啊,發飆了。頭好疼啊~~
「小銀,我有一個請求。」千尋按著發疼的腦袋,腳步踉蹌趴上銀葉樹,「你可不可以…送我去湯屋?」
銀樹再度糾結在一起,「…好吧。」
「你不問為甚麼?」她歪歪頭。
一根樹枝砸下來敲她的頭,「啊!痛!」
無奈的聲音再度響起,「因為我懂你。」
好欣慰啊小銀。
「我知道我的主人一向改不了膽小的習慣,所以我不擔心你踰矩。」
……你在繞彎兒罵人是吧?
「是的主人。」
你竟然還毫不猶豫承認了。
「是的主人。」
……
「我說你這脾氣不改,總有一天胳臂要向外彎的啊你!」千尋氣憤地踢了踢他。
「小千,我已經準備好了。」哎呀呀又換回了稱呼,剛剛「主人」不是叫得好好的嗎?
算了。
千尋爬上銀樹的一支樹枝。
樹身通體發出銀亮的光澤,小小點的碎亮片飛散在周圍,光彩奪目,熠熠生輝。沒用的小銀果然只有這時候最耐看。她感覺到樹枝環起,用力的纂緊。
可惡的小銀。
千尋的身體像是飄起來一般,輕輕的,化作縷縷細煙,消逝不見。
她還是不習慣這種交通方式,飄渺卻空虛。他連自己的頭都不知道在哪裡了。就像是…變成空氣一樣。
沒錯!小銀,這是不是叫做「元素重組」?
千尋感覺到腦袋被重擊。
好了好了不玩了。
元素飛行的時間不到一分鐘,千尋已經在要前往湯屋的接駁船上重組了。
她看到了熟悉的客人,像是有四隻手,白白胖胖的食神「御白樣」,還有撲克牌臉的祈神們,還有一位稀客…「錢婆婆!」她驚喜地叫道。
錢婆婆轉過身,「孩子,你來啦!」
千尋衝到她面前,氣喘吁吁地問:「您…您怎麼來了?」
她和藹地笑了笑,「泡湯啊。」
她笑完之後又轉回去看風景。
「……喔~」千尋遲緩的點點頭。
咦?「那您不是應該搭電車來嗎?」
沒有回覆。
唉,好吧,就當是電車壞了。
正當我要去找個座位休息時,錢婆婆又叫住她,「小千。」
千尋回頭,「甚麼事?」
她睿智的眼眸像是看進千尋心底深處一般,「那孩子也有他的執著,我擔心…你這麼做會傷害到你自己。」她擔憂的皺起眉。
千尋的眼眶紅了紅,「沒關係,我自有分寸。」說完,微微一笑。
她遲疑了一下,「好吧…不過這是不能讓湯知道,她不會允許你的。」
「好的,謝謝您。」千尋衷心對錢婆婆道謝,「您送我的髮圈我到現在都還留著呢!」
她拍了拍頭頂。
「好好留著,那是你的同伴們給你的平安符。」她抿了抿嘴,牽起眼角的笑紋。
「好的。」
她轉過身,不再回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岸後,千尋決定轉個方向,沿著初次來到湯屋時候的路線,追尋自己的直覺。
眼前是一條毫無踏腳之處的路,疾風呼呼地吹向已經斷成兩截的破舊水管。那是她回憶中不堪回顧的片段啊…她苦笑。
低頭思考了一下,千尋試著用腳踩在水管上,它猶如風中秉燭般發出淒厲的哀號,她感覺到額上滴下了冷汗。
唉…不得已了只好用這招。
千尋爬上峭壁,伸直雙臂,像是要赴死一樣緩緩閉上雙眼。
接著,跳下去。
嗚嗚嗚怎麼沒人告訴她這裡的水很冰!?(小銀:用膝蓋想也知道…
她奮力划動雙臂,大口大口的換氣,心想:”怎麼還這麼遠?”
平靜無波的水面底下是沒人知曉的洶湧暗潮,攪動的海水不顧一切想要把她拉進水底,游過的魚群艘著她的腳底,輕柔的動作卻是配合著海水的動作,一步一步將她推入陷阱。
微弱的燈光在遠處向千尋招手,使她的意念堅持下去。
松風庭雖很遠,但她不能像蘇軾一樣隨遇而安。在這裡只能進,不能退。否則,除了海水會把她拖到死,還有天上飛著的湯婆婆。
千尋的氣息越來越粗重,肺部也在向她抗議。
呼…終於…到了!她看見以前的夥伴---小玲---交疊著雙手倚在欄杆前望向大海,千尋微弱的呼喚:「小玲……」
她像是看著望不見的遠方,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正當要轉身回屋時,她的視線轉到了千尋這邊。她揉了揉眼睛。
而千尋,陷入了一片黑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7 15:44:47 | 顯示全部樓層
芽芽棒 發表於 2018-7-7 14:18
第三章.        覓

「千尋,你回來啦!」村里和我熟識的伯伯豪爽地對我打招呼。

千尋回到湯屋,如果被湯婆婆發現的話,不就會被抓回來嗎?

點評

所以說,千尋才要尋求庇護呀~ㄅ  發表於 2018-7-7 17: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14 10:53:47 | 顯示全部樓層
預告
真的非常抱歉~
因為接下來一年要準備會考,所以可能從下禮拜開始就不能用電腦了...
接下來我可能不會更新了,十分抱歉!(雖然可能也很少人會看這篇)
能更新我就盡量更,期間我還是會努力寫的,但是真正可以常常更新的話就要等到會考完了...
所以,我就放上一小段預告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世間,情為何物?」她望著正叢山間緩緩隱去的夕陽說道。
轉過頭來,她說:「世間最複雜的,不是情愛,而是人心。」
「人心善變。情只是在那最熱烈的時刻的剪影。」她像是在對她輕輕地訴說,也像不是---只是用一種似乎看透紅塵,有些深沉而空洞的眼神看著他,「說到底,愛情根本只是轉瞬即逝的一幅畫。」

「一幅虛幻的不可置信的畫。」

點評

小芽會考加油囉,但別拚過頭囉~~~  發表於 2018-7-14 15: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14 15:38:11 | 顯示全部樓層
卡在一個緊張的地方呢......
喔喔大大比本喵認真欸!當初本喵幾乎是會考前幾天才努力讀的......(汗)
大大放心本喵還是會過來晃晃的~(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4 20:50: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20:07 編輯

第四章﹒彌
在一片黑暗中,千尋聽見多道聲音在呼喚著她的名字。
「荻野……」
一隻溫暖的手覆在她的眼皮上,輕柔地將它們打開。它將她推入一個像是出口的洞口。光明乍現。
千尋揉了揉眼適應突如其來的光芒。
當她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條車水馬龍的大街。街道兩旁懸掛著赤紅的燈籠,上面寫著「賀」,黑色的字卻一點也不突兀,隨著微風徐徐吹來,燈籠時不時跟著翩翩起舞。路旁的小攤販都是用木頭製成的叫賣車,小販臉上有著一些細小的皺紋,隨著歲月流逝,有增無減,卻與汗水交織成一首美麗的樂章。皎潔的月光投射下來,照映在一名身穿白衣舞群的女子身上。
她有著光滑無瑕的臉蛋,透出一點紅,與頭上別緻的曼珠沙華頭飾相呼應。烏黑亮麗的秀髮沿著白皙的頸項流洩而下,用繁複又華麗的髮飾綁著,披在白玉般的肩上。嘴角勾勒出恰到好處的微笑,狹長的美眸流轉著晶藍的光彩。她舞動著優美的弧度,就像音樂盒上跳著芭蕾舞的陶瓷娃娃。她身旁的地上擺著一台舊式播音機,播放著從來沒聽過的歌謠,手上拿著神樂鈴。舞姿搭配著鈴聲,讓一旁的觀眾如癡如醉。
舞者的目光突然射向觀眾中的某一個方向,啟唇叫道:「賑早見!」
一個高挑的身影若隱若現,清秀潔白的面龐此刻閃耀著溫柔的微笑。賑早見朝著舞者揮揮手,白牙明亮地像舞者被月光照亮的舞衣。
他說:「好久不見!」
舞者跳躍著,小碎步跑到賑早見身邊,亮晶晶的眼神彷彿訴說著她此刻的欣喜,烏絲傾落到賑早見臂上,描繪著紋理分明的肌肉。兩人眼中那丸黑水銀被彼此映照地有如夜空中的天狼星,無言無噢,卻美得像綿綿交織的織錦,遷出相思已久的情愫與溫情。
千尋不禁屏息,不想打破此刻情景。
遠處如茵的草叢中,一個黑影撥開枝條,忽地破開凝住的空氣朝千尋衝來,直直穿透她的身體!
千尋無心看“它”是衝向何方,只是被眼前一層一層剝落碎裂的畫面和逐漸透明的身體嚇到無法動彈。

猛地睜開眼,她怔愣了一嚇,慢慢地環視所處的房間。
空曠的書房,天花板上鑲了數以萬計的星芒,一抬頭眼底全是漆黑。但怪異的是,書房卻暖洋洋的。
視覺感受與觸覺感受截然不同。
一個千尋所見過最高大的少年大踏步向我走來。他有著陽光的面龐,細碎的紅棕色髮絲零散披落在額間,潔白的臉頰毫無瑕疵。他的眉眼彷彿能帶給人無比的晴朗,圓睜的湖水綠大眼直愣愣向她望來,勾得她心臟撲通撲通跳。
「小千?」他搧了搧納長得足以做一把扇子的眼睫毛(不過是以比例來看的啦!),擔憂地用磁性嗓音叫道。
「小千?你叫我小千?」千尋歪了歪頭,「你是誰?」
「沒事就好。」他吐出一口氣,笑道。
「至於我是誰?」他微微垂眸,「說出來妳恐怕也不信吧。這不重要。」
她盯著他勾人的眼睛,盯了許久,仍是沒弄清一回事來。
他立刻露出明媚的笑容,千尋忍不住用手摀臉,太閃了太閃了。
「小千,坐了這麼久,不起來嗎?」他嘻嘻一笑,伸出白皙卻瘦削地指骨分明的手,亮閃閃地張開一口白牙說道。
千尋從耳根開始感覺到熾熱的溫度,從額頭、後頸,一直燒灼道臉頰才停止。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來吧!」她趕緊說。
「那……我該叫你什麼?」她遲疑道。
他偏頭想了想,「叫我芒兒吧!」說著魅惑一笑。
「芒…芒…芒兒?你確定?」想著想著,眼前翩翩少年漸漸幻化成香味、美味,紅棕色的髮絲旋轉著包覆在少年全身,裹成橢圓形,千尋彷彿看的到裏頭鮮黃的果肉。
她看到一顆芒果。一顆巨型芒果。
肚子不自禁咕嚕了一聲,她嘴裡口水溢到邊緣,只差那麼一點便溢出來。
「妳一定餓了吧?我有吃的。」他微有笑意的聲音喚醒了千尋。芒果又變回了少年。
「啊……」她猛地一低頭,「啊……啊,對,那就……」
少年靜默了瞬。
「其實……其實……」他支吾道。
「其實甚麼?」
「妳…是不是已經看到了白龍?」
「……恩。」千尋垂眸。莫名有點想笑。身高……
「他……噗!」少年也發自內心嘲笑白龍的身高,因笑意而在白皙的臉龐染上了幾分紅暈。
「欸……別笑了……噗!」她也忍不住噴笑。
「說來話長……」少年心虛的目光四處游移,「真的很長……」
千尋瞪他,「快說!」
「好啦好啦!」少年皺起好看的眉抱怨,「邊走邊說。」

在轉了一圈又一圈的迴廊後,千尋終於從芒兒慵懶的緩慢語調中零零碎碎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一個神靈通常會有一個凡人身,凡人身會一直輪迴。神靈有了萬一,會找到祂的凡人身,將意識導入,而那凡人身便成為一個具備神格的人,但再不能輪迴。祂必須在凡人有限的生命內,以過往成為神靈的經驗再次突破成為神靈,並且更艱更難。」
「那……白龍是找到了他的凡人身嗎?」她奇怪的問,「但是為甚麼還是那麼矮?」一般來說,人的生長到了高中不會只有121,扣掉神靈的生長難有變化外,怎麼連他的凡人身也沒這個特權啦?
「祂自己要提早入學的,祂說……祂要去那裏找人。」芒兒撥撥額前瀏海,輕輕一笑,似是撥開了雲朵看見藏在裡面耀眼的陽光。
「找人……」千尋喃喃低語。她當然知道,千尋知道他要找誰。
荻野明。
荻野明,一直困擾她的名字又出現在腦海。
「荻野明。」芒兒突然出聲,嚇了千尋一跳,「祂說,要找的人是荻野明。」
「我知道……」她無力苦笑,說出來的話都氣若游絲。怎麼可能不知道?
芒兒腳步頓了一下,偏頭往下看。沒錯,是往下看,祂和千尋的身高差了三公尺那麼多。這裡的一層樓至少有八公尺高。
「妳怎麼了?很餓嗎?」祂擔憂地問,「已經到了。趕快吃吧!」
芒兒帶千尋到了一扇木門前。上面雕了許多花,細細的一個框一個框在眼前流淌,似乎在動,演繹著一個神靈從不同的神靈身道到不同的凡人身,祂中間所經歷的所有故事,活靈活現。她再揉了揉眼,這些畫面卻消失了。
「小千?」芒兒這時已經打開了們在等千尋,「妳待在那裏幹甚麼呢?」
她搖了搖頭,邁開腳步走進去。
「我…我能問一下,這些是甚麼嗎?」千尋弱弱地問了一句。
這些看起來像是一隻隻完整的……爬蟲類?而且是同一種。
「當然是最好吃最補的蠑螈啊。」芒兒莫名其妙地回道。
看著眼前擺滿一整桌的蠑螈,她傻眼了。她徹徹底底的傻眼了。
油炸蠑螈、燒烤蠑螈、清蒸蠑螈、水煮蠑螈、快炒蠑螈、冰鎮蠑螈、涼拌黃瓜蠑螈、生蠑螈片……
「我……我以為你是賢妻良母來著。」千尋張大嘴,呆呆地說。
但是,以貌取人是不對的。「對不起啊芒兒。」

哈囉大家~某芽回歸啦~有木有想我啊!
會考完啦!光明璀璨的暑假正在奔向我啊~(´∀`)( ̄▽ ̄)~*
我又想了很多關於架構的問題。
至於大家最熟悉的「無臉男」,他會出現的,並且是好的走向,稍後待故事為各位一一說明。
對於某芽的文,喜歡留言的盡量建議,好的壞的通通說。
基本這篇文已經是去年的,拿一年青春換三年好學校,某芽覺得是值得的。
也希望今年要升上國三的大大好好準備唷!畢竟好學校難得,雖然各位可能不在意,但是可以遇到好的同學還是比較不錯的!ʘ‿ʘ
我之後會盡量兩天至少一更的,慢慢再一天一更,請大大們給偶時間適應哈~٩(●ᴗ●)۶
那就先這樣啦~祝各位看官健康平安喜樂過好年(痾不是,是看文開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0 12:40: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芽芽棒 於 2021-3-31 20:08 編輯

第五章.惑
最後,千尋在芒兒有如岩漿般滾滾而來的灼熱視線下,抱著必死的決心咬下了第一口油炸蠑螈。
千尋有那麼一刻腦子是空白的,強烈的刺激從舌尖迅速傳遞直至眼中泛出瑩光。油炸蠑螈整隻由手中掉落至地面,發出「噗滋」的聲響。
「怎麼樣?好吃對吧?」芒兒期待的目光簡直化為實體,逼的千尋只得勉強一笑:「好、好吃」,「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下廚!」
儘管差別有些大,不過千尋隱約猜到了芒兒是誰。希望有人陪自己玩的心思從小到大就沒變過!
「……坊,湯婆婆在不在?」千尋努力嚥下那口油炸蠑螈,忽略掉奇怪的口感和與眾不同的調味方式。
她本來種下小銀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這裡。雖然危險、雖然可能不被接受,但她有的是勇氣。而今白龍已經出來,還多了一個名字:荻野明。
她無論如何要弄明白。
她的初戀僅此一個,怎能輕易善罷甘休?
「她……去找錢姨了。」坊似笑非笑抱胸看著我,「小千,這麼火眼金睛?嗯?」
千尋不知如何回應,只好答非所問道:「我剛剛船上有看見錢婆婆。」
坊挑挑眉,鬆開手放在地上,輕飄飄地說:「她應該是去看你是不是已經失去神格。」
「什麼?」我疑惑道。
「照理說是不能告訴妳的。」坊眨也不眨眼睛回答。
千尋彎彎眉眼,「那不照理行不行?」
坊微微失神。這裡的世界才過去了一百五十幾天,回到凡人世界的千尋已轉眼出落成水靈靈的十七歲少女了。她飛揚的眉梢,抿起的唇角、亮晶晶轉動的大眼,所有神態都與幾月前無甚不同,卻似撒了澄澄亮粉,全身變得如夢似幻。
「坊?」千尋微微奇怪著,手臂在他眼前揮呀揮的,似在叫他回魂。
坊愣神的雙眼睜大了些,眨了眨,幽綠的光芒閃了閃。他微微一笑,露出白牙:「不用啦!小千,我帶妳去找錢姨。」當然,理還是得照著來的。他要先問問老太婆姊妹。

長長的鐵軌沒有絲毫彎曲的延伸出去。海天一線,青天連著蔚藍海洋,波光瀲豔的刺痛了車上的乘客。電車不斷顛簸著,「叩隆、叩隆」喚醒附近正在歇息的鳥兒。
車廂內,除了剛搭上車的千尋和坊坐在空無一人的座椅上,還有一個存在感極低的人,立在一旁。
千尋先是微抬闔著的眼皮,轉一圈後看見一團黑影,幾乎快融入傍晚斜陽照射形成的陰影下。
「……是你。」她知道那是誰。
千尋看見那戴著面具的黑影動了一棟,徐徐飄出陰影中,浮在她面前。
黑恫恫的雙眼呆呆的直視她,紅色紋面橫過眼角,嘴形一如既往微笑著。傻楞楞的甚是呆萌。
千尋和他就這麼靜靜對視著。兩人眼中盡是懷念,卻又都拙於言辭,只有平和地看著,你懂我,我懂你。
「有容!」一旁長時間靜默的坊忽然出聲。
坊幽綠色眼眸瞬間攫獲兩人的視線,他轉頭用他獨特飄渺嗓音輕笑:「真好玩。」
「……敢情你在耍我們是吧?」千尋沉默而後憤怒道。
坊慵懶將手搭在椅背上,坐沒坐姿地道:「我常常找他串門子。你說是吧有容?」
千尋看見面具上移又下移。
「有容?」千尋問。
「嗯哼。他沒臉,我就反其道而行。」語畢不忘對千尋眨眨眼。
「就你會欺負人家。」千尋看著有容,笑中有星辰萬點,令坊看得有些目不轉睛,「你在錢婆婆那哩,過得好嗎?」
有容伸出手拉開一點面具,令底下的最能講話而不致被千尋看見:「很好。小千,妳呢?」聲音低沉悅耳。
「至少,我離開的這段期間,一切都好。」千尋勾唇,「如此,我便好。」
空曠的車廂內,一遍又一遍迴盪著他們的歡聲笑語,或低沉、或輕柔、或粗獷。也許,對坊和有容,思念只有幾個月。但是,千尋的思念,已經持續了七年之久,如潮水般綿延不斷地湧出。
「哈哈哈!」
在坊奇特的大笑姿勢--臥倒、仰躺、攀在手扶欄杆上--當中,電車已經到站。

哈囉~某芽又更新了。
這次寫得很少阿?(= =)
希望各位大大看得開心,然後,我把文章都改第三人稱了,後面用第一人稱不太順。
然後猜猜cp是誰呢?別猜錯喔
答案馬上揭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0 16:15:04 | 顯示全部樓層
芽芽棒 發表於 2019-6-20 12:40
第五章.惑

最後,千尋在芒兒有如岩漿般滾滾而來的灼熱視線下,抱著必死的決心咬下了第一口油炸蠑螈。

看來烤蠑螈這種東西不是我們這種普通人碰得了的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0 17:56: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9-6-20 16:15
看來烤蠑螈這種東西不是我們這種普通人碰得了的啊.....

是阿w
那時候看原作玲有在吃蠑螈

點評

還把他視為美食...  發表於 2019-6-20 22: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