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3|回復: 23

[同人文] 【特傳】同人腦洞集合 0826更新/褚冥漾真的背叛的話0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5-15 23: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玥玄 於 2018-8-26 17:33 編輯

最近其實有好多腦洞可以寫,但是一方面沒時間,一方面也不方便填坑。
隨著新的故事進行,總是好害怕被啪啪啪的打臉阿~像是很多背叛文看了就覺得臉疼(喂
所以還是老實地把小小的腦洞寫出來就好了,畢竟我還有好多坑沒填(很有自覺。

注意:因為是腦洞,所以OOC、不合邏輯、自創角、沒頭沒尾......如果可以接受再看下去,不行的話就切換頻道吧~


目錄:

1.褚冥漾變鬼族的設定(完)

2.褚冥漾真的背叛的設定
###

01
如果,有一天褚冥漾變成鬼族,卻仍保持自我......?

「哼,耶呂的人似乎又不安分了,還真是學不乖。」

酒香瀰漫在空氣之中,所有的人看似有了幾分醉意,但實際上都清醒的很。我看著那不知好歹的女人,心裡一陣譏諷。

「他們就算在怎麼胡鬧,只要王沒有發出任何指令,那我們就乖乖看戲吧。還是說,你還有什麼打算?亞斯她錄。」

「我記得這裡還是講長幼有序的吧,怎麼輪的到你說話了?」亞斯她錄放下酒杯,蔻丹輕劃過臉頰,似笑非笑。

見狀我不再講話,即使轉化為鬼族有黑暗的力量加成,在座其他鬼族的力量也不見得比我還差。

「但他林,我聽說耶呂的目標仍是那所學校喔,這樣子的話,你還是要繼續看戲嗎?阿還是說,該做為褚冥漾你才不會隔岸觀火?」

......這該死的女人!!

「都別吵了。只要那位殿下還待在那兒,我們就不可能袖手旁觀。」貝雷特打斷了我們之間的爭吵,望向黑暗深處:「王,您怎麼看?」

隱沒在黑暗中的主位逐漸散發出威壓,令我呼吸一窒,那道目光沉重的令人抬不起頭。不帶任何是非善惡,卻似乎將我看個透徹。

但他林,去吧,馬上出發。

「是!」

==============
因為懶得取角色名,借用七十二柱魔神的名字套用。

但他林(英語:Dantalian),所羅門王72柱魔神中排第71位的魔神,位階公爵,統帥36個軍團。右手拿著一本書。可以探知隱私與得知思想。(來源:維基百科)

因為可以得知思想與妖師的能力有部分重疊,所以漾漾用此代稱。

如果有空再補完後續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6 00:4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蒼白的皮膚還帶著醜陋的紋路,黑色的指甲鋒利的如同利刃。

這是一雙被污染的雙手。這樣子的我去了,「他們」會作何反應呢?

我伸出雙手,輕輕的劃開空間,扎眼間又是跟獄界完全不一樣的光景。袍級與鬼族相互糾纏,兵刃相交的聲音混雜著血液噴濺的聲響,真是——悅耳。

真是奇怪,還作為妖師時明明厭惡不已的。哼......本能嗎?

「又多了一隻該死的鬼族來亂!給我滾回去獄界!」

我抬手就把那不知好歹的白袍給打到一邊,頓時多了幾個紫袍將幻武對準我。王明明命令我來幫忙的,結果一個不小心就弄成這樣了啊,真是麻煩。

我環顧四周意外的沒看見任何認識的身影,徹底的無視了那些紫袍,果然將那些人給激怒了。

「冰與炎的那位殿下現在在哪裡?」

「你以為我們會告訴你讓你去攻擊冰炎殿下嗎!骯髒的鬼族受死吧!」

「看來我只能自己找了。」

不能傷害這些人呢,畢竟我是來幫忙的。

#

我躲在陰暗的角落中看著他們。

儘管看起來有些狼狽,但是狀態上看起來都不差,心裡懸著的巨石瞬間消失了。

如果能像現在這樣一直看著他們就好了。

我想得出神,沒想到那雙艷紅的雙眸竟然發現了我的藏身之處,緊接著,一雙、兩雙......無所遁形。他周圍的所有人都看過來了。

怎、怎麼辦!

「你想往哪裡跑?褚。」

學長的聲音特別的清晰。

#

學長就跟以前一樣霸道又不講理,他一把用力拉著我的手腕,硬是把我拉出陰影處。

耳邊嗡嗡直響,就像個僵硬的木偶,毫無反抗的被光照了一身。

他們會帶著厭惡的表情殺了我嗎?

會覺得以鬼族之身苟且偷生的我很可恥嗎?

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6 01:11: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好啊!!跳脫公式我喜歡!!漾漾真的成鬼族但很普……普通生活著(?)然後學長他們我猜,應該智商沒掉線(?)看起來就是不老梗的疑似(?)背叛文啊!終於!!(欣慰的抹掉眼淚(இωஇ )

點評

我打算寫一個真正的背叛文呢,但是我好懶怎麼辦....  發表於 2018-8-24 16: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6 14:44:42 | 顯示全部樓層
--無關是非善惡,也無關對錯是非--


獄界。

「但他林那小子,真是令人看不下去,虧他還可以窺探思想,笑話!」

亞斯她錄撇撇嘴,不耐煩地將守世界的畫面一把抹去。

「別發那麼大的脾氣,他現在的所作所為,不正是我們都走過的路嗎?」貝雷特放下符紙,嘴邊漾出了笑容:「畢竟自一般的生靈墮落成灰燼,不適這麼容易就可以接受的事,哪怕從一開始便是黑暗的存在。」

「哼,知道是一回事,同理心又是一回事了。他現在這樣的態度,不只是輕蔑他自己,也輕蔑了我們。」

「妳說的沒錯,這次的襲擊剛好就當作一個契機吧。剩下的,就看他怎麼想了。」

###
今天就先到這裡喔~
感謝留言的大大,但很可惜這不是背叛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6 14:52: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喜歡這篇!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有點虐向讓人覺得興奮和糾結。不是背叛文很好啊,其實我不太看背叛文,因為情感描寫常常稍微詭異⋯⋯

點評

我個人覺得可能是劇情的節奏掌握的不太好,描寫得過於簡單了吧。 我個人是很想寫非正劇的劇情但是總是不自覺的嚴肅起來呢==  發表於 2018-8-24 16: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6 15:36: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是背叛文也ok的~只是我喜歡這種風格的文(!??              其他寫著背叛文標題的我覺得內容都歪到一個天際(¬д¬。)感覺正經文好看多了ouo你要加油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6 15:53:36 | 顯示全部樓層
——知道你為什麼會化成鬼族嗎?

…因為黑暗的毒素嗎?

不是喔。

###

胸口就像是被無形的手狠狠攥緊,疼的難以呼吸,視線盯著腳尖,全然無法動彈。

該怎麼辦?

越是高等的鬼族只要力量不消耗殆盡,就能依靠固定的休眠來延長壽命與力量,好似吸血鬼一般。

當然,體內的核心一旦破碎,便是塵歸塵,土歸土了。

那麼我消亡的時刻來臨了嗎?

「褚冥漾,怎麼不回話?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是不是找打啊你。」

下意識的一低頭,果然學長就是動不動的打人!有夠暴力的!

嗯…巴我的頭…?嗯——!?

我抬頭,對上了學長略帶笑意的臉,他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髮。

「好不容易回來了,怎麼帶著這種表情?真的是醜死了,一副要哭不哭的臉。」

###

那為什麼我會變成這個樣子?

因為…你心裡還有放不下的執著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9 02:19: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玥玄 於 2018-5-19 02:27 編輯

學長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這件事我一直知道,自從入學以來,他便包容了我無數次。

但我從沒想過,即使成了這樣的存在,依然能得到這種對待......我不能否認,從一開始就抱著赴死的心態而來,只求他們能給我痛快的一擊,對我而言那就是最大的救贖。

即使沒有失去自我,還是無法面對殘酷的事實。

這次,我可不再是那個無辜的、一無所知的人了。而是遵從著內心的慾望,肆意殺謬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來,都不是什麼受害者的角色。

有什麼被包容的資格呢?

我抬起頭,嘴角勾出笑容,連自己都不明白為何——用力地向前使出了一擊。

###

「站起來!實力這麼弱小憑什麼當上幹部?還要我親自來訓練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垃圾,嘖!」

我倒在地上,感覺到一陣痛楚從胸口傳來,沒有流出一滴血或任何的液體,那裡除了被這女人踹出個洞來什麼都沒有。

但是心裡卻感到很滿足。

正是這樣的痛楚,讓現在連一滴血都流不出的我,切切實實的感覺自己活著。或者說,還存在於這個世上。

身體自動吸收著瀰漫在空氣中的污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修復著那個創傷,不出所料的恢復如初。亞斯她錄看準了時機又屈膝將我一腳踢到半空中。

「呃啊!——」

好不容易等痛楚過去,這個女人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移動到眼前,往我的臉揮出一記重拳,用腳跟踩著頭使勁研磨,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屑。

「到底為何王居然會指認你做幹部?不過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垃圾而已!救了你之外還要訓練?真是不可思議。」

「咳咳!......呵,你當我願意啊。」

莫名其妙的被打暈帶到不知名的地方就算了,莫名的被命令成為一名幹部也無所謂,但現在還要被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不分日夜的打。說是訓練,倒不如說是虐殺吧。

這個女人一見面便往我胸口的晶體穿刺,要不是靠著鬼族化後的特異能力,早就灰飛煙滅了。

「哼,不知好歹。」

來不及出口反駁,眼前閃過一道畫面,於是我不多加思索的用力一翻身——閃著光芒的利刃出現在一旁,再多一分便會將剛才的我刺個對穿。

「聽好了,如果不徹底的掌握你的能力,那你遲早在獄界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敵人可不是等著你準備好了才攻擊的!垃圾——!」

###

使勁一握,晶體破碎的觸感格外明顯,我冷眼看著妄圖襲擊的鬼族在我掌心化成灰消失殆盡。

就這種垃圾也妄圖偷襲我,笑話!

我瞄了眼剛才被我推到一旁的學長,看他微蹙著眉頭,拿捏不住他怎麼想的。

自從化成鬼族後便得到讀取他人當下想法的能力,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永遠不想對著千冬歲他們使用—彷彿這樣做就可以在他們面前假裝自己還是人類似的—我不禁嘲諷著自己這種逃避的想法和作為。

「如果身體很不舒服的話,就去好好休息吧。這裡的我都可以應付,你身上有傷口也先不要靠近我了,會被影響的。」

我轉過身,方才捏死的那隻已經重新點燃內心潛藏的殺意,現在的我只想好好的動動筋骨。不敢細想學長的想法或心情,這種煩躁不安的情緒如螞蟻搬噬咬著我的神經,正好急需發洩。

看著從扭曲的空間竄出的比申,我扭動手腕。乾脆全部都殺個乾淨吧!


============================
不習慣用第一人稱去寫,老是要回頭去刪掉多餘的「我」==

點評

繼續繼續~~~  發表於 2018-5-19 15: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5 02:06:52 | 顯示全部樓層
夢想的延續 就該繼續追逐

狹窄而彎曲的道路 總是令人跌跌撞撞


空氣中瀰漫著鬼族的臭氣,混著血袋有的氣味,著實令人作嘔。可又偏偏,不能離去。

我是為了改變才站在這裡,為了保護我所珍惜的一切--所以我才在這裡。

只是,這樣無止盡的殺謬也是保護嗎?


犯錯之後就不許流淚 但會永遠退苦背負一切

不見出口的感情迷途中 是在等待著誰嗎



「褚冥漾!」

在鬼族的灰燼中,我才發現不知何時已離學長有了好一段距離。

在記憶中,學長一直是堅強的人,很難從他的臉上看出名為脆弱的情緒,可現在他如琉璃的雙眼卻透漏著悲傷。

四周的鬼族早已全都化為虛無。

我卻找不到理由再接近他。


要讓這份思念消失 人生還很漫長的吧?

只是學著懷念的話 何不迎接這痛楚呢



「好了,停手了。你沒有必要再勉強自己了,也不要露出那種表情,真是......醜死了。」

「學長我沒有勉強自己。實際上,這是吾王指派給我的任務,讓我前來幫助你們度過戰爭。倒是學長快去休息吧,好不容易再活過來的。」

我努力勾起嘴角,無法想像自己的笑容是什麼樣的。

鬼族接近不死不滅,我也不必接近靠近他們,徒增雙方的困擾,不是嗎?


為了感謝溫柔的你 所以想變得堅強

只要能夠前進的話 何不歡迎敵友呢


希望你們過得好好的,這就夠了。雖然成了鬼族,但如果能保護你們,又有什麼好害怕失去?


---------------------------------------
突然的腦洞爆發,所以來深夜更新了。

歌詞是參考鋼之煉金術師的經典片頭曲,YUI的《AGAIN》

這首歌真的很耐聽,在一堆速食音樂的現在突然變得很可貴,然後就突然想要嘗試看看寫歌詞文

(雖然估計沒人看得懂(喂

總之就是一堆的心血來潮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8-6-6 08:15: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