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輪迴掙扎 第四十二章 5/2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8-21 23:24:42 | 顯示全部樓層
嗯,我從以前就很想說了

烏鷲啊,如果你把這些精力用在做任務上,我覺得會更有用啊

用來欺負學生這樣對嗎!!!

多去出任務賺錢還可以去跟歐蘿妲賭東西(?

這樣不好嗎?

點評

希亞:「班導不太可能,搞不好賺一點錢就馬上賭光。」  發表於 2018-8-22 18: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07:38: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班導有空留言還不如去還班長債啊!你因該欠不少吧?

點評

希亞:「班導不可能多出任務還債。」  發表於 2018-8-22 18: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2 17:39: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粉紅惡魔、P90...哈哈 大大也有看刀劍神域厚~

點評

有 根本把粉紅惡魔當成粉紅鋼彈看待  發表於 2018-8-22 18: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27 16:40: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希亞視角)
「沒有問題的話就這樣。」每賭逢輸的班導拍了一下手掌,清脆響亮的拍掌生在教室內回傳:「附帶一提,你們老師我還兼任異種學,有選到的人就算你們好狗運,沒選到的人就給我多注意,老師的課居然敢不選,皮給我繃緊一點!」

......

...請問一下...新手不該把理論先學好吧?

每個人的實力各都不同,我現今只能從基礎符咒開始學習研究,到底是為何無法正常使用。

喵喵聽到老師的話,乖乖舉起手:「老師。」在得到班導的點頭下站了起來:「對不起我沒有選你的課。」

小姐!你也太誠實了吧!

那個多黑的班導瞇起眼睛打量喵喵:「你是醫療班的人吧,醫療班都會額外教異種學,老師放你一馬。」

太好了!喵喵可以安全過關。

那麼我該怎麼辦?現在我可沒膽子學實戰型的課程,最多也只上了理論型的課程。

「謝謝老師。」喵喵乖乖坐下,然後輪到千冬歲舉起手:「我也沒有選修。」,千冬歲乾淨俐落說著,順便推了一下黑色鏡框:「異種課與符咒課沖堂,我認為現在我們應該從符咒課基礎先打起,異種課等二年級再學也不遲。」

不愧是恐怖情人...呃,恐怖弟弟,完全不怕黑袍的權威、實力,會怕的話無法把夏碎學長帶回家中。

夏碎學長您未來辛苦了,有這種恐怖情人要處理。

接下來由請未來的維多希亞.鄧肯帶來為何雪野千冬歲會變成恐怖情人...更正恐怖弟弟。

...嗯,別玩了,不然鬧出危險可就好玩。

「你是雪野家第四代對吧。」班導非但沒生氣,反倒是露出笑容來:「雪野家專出用腦不用身體的怪角。」

......

...人家是智多星,你哩?每堵必輸之徒,敢問你未來欠債會多嚴重?

不會去偷班費彌補賭輸的開銷吧?...嗯,不可能班長大人會親自管理班費,沒道理會讓某人去當班費小偷。

「自從雪野家第一代開始,到雪野家詢問的人已經壓過現在學校的學生數量,希望老師不會有用到雪野一族的一天。」千冬歲展現何謂神反擊,再度推一下鏡框坐了下來。

印象中接下來是五色雞頭衝某人講一些話,然後挑起小糾紛,不過日後這對死對頭真的常常打來打去。

記得是在班導說某句話之後,理論上來講快要發生了。

「那好吧,我們很歡迎有魁星之稱的雪野族同學在我們班,以後各位同學有問題都可以去問問雪野同學,他會給你們解答。」

不愧是千冬歲,絕對能成為本班第一百科全書。

五色雞頭從鼻子中哼了一口氣:「雪野家也沒什麼了不起,還不是一直輸在我們羅耶伊亞族的手上。」

五色雞頭你家在這邊也有不少仇人,話說回來,為何這些人從不找漾漾麻煩?理論上跟五色雞頭要好之人中,就屬這位妖師目前最好欺負。

...呃,拜託請告訴我是班長禁止班上同學自相殘殺,因為我絕對是最容易被欺負的。

總之這點我還是少插嘴多低調比較明智,以防被捲入這些人的私仇中被捲入危機中。

不過日後宿舍我會被丟哪?被丟在黑館我也要嚴重懷疑我是否需要被黑袍給監視,應該不可能是噬X狂襲裡面的真祖級別的誇張生份。

「好了兩位。」每賭必輸的班導拍了一下手掌,蓋住兩人的聲音:「C部一直都是學校最難搞的班級,現在你們老師我看了也覺得是這樣,不過放心好了,老師我也不會對你們示弱的,讓大家一起發揮你們的青春活力吧!耶!」語畢,握緊拳頭高高朝天花板舉著。

......

...你去夏威夷上課好了!

就這樣一直耗時間到上午九點,一下課大家一一離開。

大家一起往餐廳走,喵喵為人介紹某為幻武高手:「萊恩是個怪人。」

為何會是怪人是因為會消失這點,到底萊恩為何會消失?這難道是學會白雲騎士代代相傳的步伐嗎?

現在走入熱帶雨林餐廳中,至於某人對於這個餐廳本身也感到擔心一點。

之後貓喵挑噴水池旁邊的座位坐下,趁著萊恩的搭檔千冬歲去挑食物時,偷偷跟我們講萊恩的事情:「有時候不跟他說話他就很像會飄鬼火也不太搭理你,不過他如果看你順眼的話,就會變得很多話。」,顯然萊恩跟喵喵感情算好,才能讓喵喵說的這麼詳細:「不過他也蠻好相處的,所以漾漾、小維你們不用太擔心。」

反倒是萊恩的女友可是標準的傲嬌大小姐。

這是因為我想要自動忽略萊恩自帶鬼火特效的原因,誰能告訴我非死靈系的能力者,為何會自帶鬼火特效?

「千冬歲跟萊恩是好朋友兼死黨,有問題兩個都可以問,他們都會告訴你們。」喵喵朝我們補充這一句。

漾漾看了一下那邊然後提到一件事:「請問一下,雪野家跟五色......不是,跟那個誰誰誰的家有過節嗎?」,這點最好挑千冬歲...等等!恐怖弟弟的眼線到處都在,這麼問沒關係吧?

瞬間想到這恐怖情人...是弟弟,有多恐怖也畏懼著不小心得罪他,我這位新人絕對不能給夏碎學長丟臉。

「已經有人告訴你了啊。」喵喵挑起眉頭,還注意一下某人是否回來,轉頭一臉正經看著漾漾:「你別隨便跟千冬歲提到這件事情,他會發火。」

...會嗎?

兩人現在屬於烏龍大誤會,其實千冬碎只討厭五色雞頭裝扮、態度,則五色雞頭則是以為千冬歲在記恨羅耶伊亞家的人殺了他的家人。

結論來講兩邊都在鬧大誤會,少了這誤會這兩人...好吧,後頭的相處,就是他們最好的相處模式。

喵喵坐正身體,吸了一口氣:「千冬歲所在的雪野家是預言之所,而他的家族傳說在遠古時候是大神的後裔,不過至於是哪個神,因為是別人家的家族機密,等到千冬歲願意告訴你時候他自然就會說。」

千冬歲家乖乖坐好本業沒讓重柳族追殺,結果有白癡跑去砍他們。

「然後很像不良少年的那傢伙所在的羅耶伊亞族是非常惡名昭彰的暗殺家族。」喵喵提到這點,漾漾腦經轉了過來:「難不成是因為......?」一語說到真相。

喵喵沉重的點點頭:「千冬歲的祖父還是死在不良少年他老爸的手上,因為有政客出了天價要他祖父的命,所以他們家就接這個工作。」

哪個白癡政客敢得罪神諭之所!只要對方家有心能讓那個政客名聲掃地,更不用說現在千冬歲只要利用紅袍情報網,也能讓那白癡被酸民給公幹。

「喵喵,過來幫我拿一下。」遠方的千冬歲朝這邊呼叫人幫忙。

看了過去發現兩為討論的關鍵人物,正在餐廚台那點了許多吃的,喵喵眨眼之間來到千冬歲身旁。

厲害!

我真的能辦到這件事嗎?感覺我一生都只會在底層針扎。

等等!喵喵挑這邊沒問題吧?我記得安全手冊有提到餐廳雕像會吃活物,在雕像下的最好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落單。

「漾漾要小心雕像。」想到這點,立刻站起來走到一旁,看著人魚雕像只見它雙眼盯著我。

...疑!!?

不會吧?

腳尖緩緩踮起準備往左一跳,眼前出現石製物品露出尖銳的石頭牙齒。

啥!?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何頭突然這麼痛?劇烈的痛讓我無法保持身體平衡,身體重心全數靠在椅背上,結果..好痛!

就這樣重心偏過頭,導致椅子倒下。

喵喵注意到我不對勁立刻跑回來:「小維妳怎麼了?哪邊不舒服?」

「好痛!喵喵我的頭好痛!」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頭會這麼痛啊?好像被什麼尖銳的物品給活生生捏...啊啊啊痛痛痛!

為何會有這種想法?為何眼前會有一片血紅的景象出現?

「漾漾你幫我們站位置,喵喵先帶小維去保健室。」喵喵手指上凝聚微光,讓痛漸漸淡化。

搖一搖頭,小心翼翼站起來。

好痛!手瞬間失去支撐我體重的力量,令人一屁股跌回地上。

「小維小姐你沒資格拒絕不去保健室,喵喵檢查不出來必須讓找提爾檢查。」喵喵提出這一點,我立刻雙手護著胸:「拒絕!要我被變態給坐健康檢查,我寧願身體痛死、受詛咒而死!」嚴重拒絕變態當治療師!

要找變態治療,我寧願學兵炎自生自滅。

「那晚點,小維你陪喵喵我去醫療班。」喵喵眼神不容他人拒絕,只怕拒絕會被人用鐵花瓶打暈帶走。

到底是誰說鳳凰族不擅長戰鬥的?喵貓這麼擅長,而且她還是純血的鳳凰可沒外族的血統,這麼能打這也反應出鳳凰族接受戰鬥訓練也能很強大。

或許跟其他袍級相比,本身戰鬥能力就沒那麼高。

之後我被喵喵要求乖乖跟過去,以免誘出意外什麼的,只能說我就無法讓人安心下來嗎?

我又不是要被詛咒三不五時發痛,根本就是莫名其妙發生。

喵喵帶領我去找千冬歲:「千冬歲,小維剛剛發作可以查是什麼詛咒嗎?喵喵怎麼查都查不出來。」後者點點頭,朝我身上狂丟不少法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千冬歲瞬間訝異還丟了不同的術法來。

這...難道我的狀況連千冬歲都查不出來嗎?為何千冬歲一直狂丟雖然有些法術媒介物不同。

「小維,你下次詛咒發動請寫下你當時的身體狀況。」千冬歲拋出另人滿頭問號的發言,然後解釋原因:「我用的包含雪野家的祕法都查不出問題,得到的答案是你非常健康,只有肉體、魂無法承受的先天能力、封印。」

「好的。」或許千冬歲需要更多情報,才能曉得我身體發生什麼事。

連黑袍、紅袍都檢查不出來,千萬不要說下咒之人實力遠在黑袍之上啊!特別是千冬歲這位紅袍情報網也查不出類型。

「有些慢性詛咒會讓中招者接受慢性痛苦,然後下一秒忘掉直到中招者死亡為止。」千冬歲說著,提起這類型的詛咒。

數量多到,令人嚴重懷疑,白色種無只知打仗不懂和平。

...呃,實際上白色種族真的很好戰,多麼好戰扭曲成鬼族之人都有白色種族者,他們卻沒檢討為何會有白色種族成為黑色種族,連雅多、雷多這種幸運孩童也視為禁忌存在。

端起餐盤跟兩人一同回去。

「疑!!?」走在前頭的喵喵看著空蕩蕩的座位,四處張望還把手中的餐盤放到桌上。

四處蹦蹦跳跳翻弄裝飾用的草叢:「漾漾你哪了?」還不用抬頭看四周的變色龍、人魚雕像。

......

...要說嗎?漾漾沒被吃掉而是被某為幽靈給拐走。

真的是一隻想狗三不五時就被人給帶來帶去,小狗漾漾...噗!超級合適的說。

還有喵喵找人可別把淑女氣質給拋到一旁好嗎?...嗯,好像這世界的女生平常跟淑女能畫上關係,一旦動手往往把淑女兩字拋到天邊去。

「喵喵、千冬歲,請問下如果有人缺乏任務搭檔,剛好那任務非常簡單會不會抓路人?」大家早點找到漾漾可沒什麼問題,也不知漾漾那邊有沒有變數存在?

萊恩在一旁,理論上不用擔心他會遇到危險,只可惜那邊不適合出午餐。

先把話題給拉回來,我用一句話讓兩人把注意力給拉回來,千冬歲、喵喵兩人分別問了附近的路人。

不少男生在喵喵甜美的笑容下,努力回想有個人突然往後退,甚至隱隱約約還有飄著鬼火的流浪漢出現。

......

...原來萊恩真的會飄鬼火,原以為那是謠傳。

過了一小段時間,千冬歲拿出手機:「謝謝巡司。」掛斷電話,千冬歲看著大家:「剛剛詢問一下巡司,萊恩有接學校內的任務。」

這任務看來非常輕鬆,難怪能隨隨便便抓路人甲湊湊數。

卻遇到百年難得一見的危險,不知為何這危險竟然連危險都稱不上,三兩下就被這些人給輕鬆解決。

這時千冬歲的手機響起,他接下電話開頭是「瞳狼您好,好的,馬上過去。」然後朝我招手:「小維,你也來去見見世面。」

「不行!小維要跟喵喵去醫療班接受完整的鑒定、治療。」喵喵嘟起嘴巴抗議,好像有人搶走的玩具。

是說...我跟去也不錯吧?

可是拒絕喵喵會不會被醫療班給關禁閉,其實只要給我平板、智慧型手機、筆電、網路,我當然會乖乖待在裡頭直到可被放出來為止。

當然不會學那些無良袍級整天逃院。

「小維這麼容易詛咒發動,必須檢查是否是體質方面容易吸引不好的東西。」喵喵抓住我的手不放,千冬歲推了一下黑色鏡框:「健康檢查何時都能做,反倒是任務經驗可不同。」他說道這停頓一下,雙眼瞬間鋒利無比:「每一次任務都不同,特別是無袍者都能參與、旁觀的任務,對現在的小維來講相當重要。」

「「小維,你選擇哪個?」」

兩位可以不要這麼有默契好嗎?根本一口同聲還提到一樣的內容。

這兩人所提的建議都是為人著想,如果要好好考慮...參加好了!那邊可沒任何危險,非常適合去參觀、學習。

之後我表達要跟千冬歲一同去參觀,喵喵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也乖乖發誓之後會挑一天去醫療班做完整的健康檢查。

就這樣我與千冬歲一同來到萊恩的任務之地。

「真是一個浩大的場面啊,你說對吧,萊恩。」千冬歲切出一條道路,看著裡頭的搭檔。

看著裡頭的墓園,深深佩服漾漾沒被嚇壞。

倒是被嚇到不敢吃午餐,成為袍級真的不輕鬆,三不五時要執行任務有時連東西都不能吃、想睡覺也成為一種機不可求的情形。

千冬歲走了進去:「萊恩,原來你帶漾漾走的。」他走過去拍拍某人的肩膀:「下次記得與別人一起出任務留下紙條。」這句是對漾漾說的。

實際上是...想留紙條也不行,直接被人給抓走。

「我看見他掉在路邊,順手撿回來。」

...噗!

萊恩你還有這種操作!乖乖待在那還能看成掉在路上,萊恩你的這句話超級好玩。

只怕當事人心底非常不高興。

「原來如此。」顯然千冬歲接受這個說法。

萊恩轉回去,看著他的背影,瞬間清晰起來,硬要扯大概是從模糊不清變成高解析的畫面。

萊恩從駝背的流浪漢化身為一個帥氣的大帥哥。

「萊恩史凱爾。」他把刀插在地上朝著某為妖師伸出友誼之手。

話說回來...三位,那隻腐爛的手還企圖爬出來耶!

「褚冥漾。」漾漾也選擇接受這點,原本萊恩打算轉身卻被千冬歲拉回任務中:「你們接通了道路,怎麼會跑出這個東西?」

問得好。

就是因為漾漾腦殘過度招來危險之物,還有某人日後會在冰牙那召喚邪神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7 19:29:56 | 顯示全部樓層
樣樣必要訓練不腦殘,不然危險滿分請隊友自己保重

點評

希亞:「迴避技能早已練滿,因為漾漾的心聲很猛。」  發表於 2018-8-27 19: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7 22: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一直覺得其實漾漾的言靈很強對吧...(摀臉

百年難得一見的場面都可以因為他的腦殘出現

在冰牙族那邊召喚出邪神......我不知該說啥了(疲累

點評

希亞:「漾漾你這潛力也太...希望你能稍微克制一下。」  發表於 2018-8-29 13: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3 13:04: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希亞視角)
當下看完的感想是...這貨日後能成為黑袍,便是世界從白色種族統治變成黑色種族統治之日。

主要原因在於這麼愛腦殘,能成為黑袍的機率...可以拍一齣守世界版的新手之不可能任務。

啊!不該分心要把注意力拉回來,目前千冬歲看著浩瀚的場面:「你們接通了道路,怎麼會跑出這個東西?」,語氣充滿疑惑。

該說...漾漾不小心腦殘召喚出如此危機...嗯,經驗包...呃,好像也稱不上。

「我也不知道,不過根據紀錄一百次開道路總會有一次機率出現。」萊恩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某位妖師心聲只有冰炎才能聽到

若冰炎在場絕對會阻止漾漾腦殘,這樣才能避開漾漾召喚危險的東西。

萊恩興致高昂抽出自家雙刀在地板上畫個圓,顯然對於百次才會出現一次的東西感到高度興趣。

被遺忘已久的瞳狼終於開口:「測量妖鬼實力,結界守護擴張範圍。」以他為中心,從四周擴散畫為一個光霧。

那邊的黑霧目前出現...一顆腐爛的頭,那顆頭比我們還要大,它正對我們露出笑容,強烈口臭味撲鼻而來。

好臭!

這是什麼臭味啊!不單噁爛還臭,如果再更臭根本不留任何一條生機給人。

「歲,你跟漾漾、維多希亞在後面等好。」萊恩將雙刀插入地上,我提出一下抗議:「萊恩,可以叫我小維。」,可惜現在時機不適適合交好友的時候。

仔細想想那顆鬼頭的身體沒出現,保證沒多少威脅性。

就算出現萊恩、千冬歲都能輕鬆獲勝,更不用說還能申請救援前來,這裡可是學校內...應該吧?

千冬歲忽然將摺成三角形的符咒遞給人,上頭用紅色的顏料寫著看不懂的文字。

「這是?」漾漾不用擔心,這不是詛咒人的東西。

該說這是用來守護的護身符嗎?可是自己又是新手不太適合亂講,有些是只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

話說回來?千冬歲不是只準備漾漾的分嗎?怎麼他手中還拿了另外一個?

難道說!

「你們還不會自我保護,先用這東西吧。」雪野家少主將兩枚符咒交給我跟漾漾,然後念起啟動咒語:「布由呂良呂良、龍神護符、一三七點地、動!」

不會出意外吧?

我使用的符咒都會出意外,千萬不要會出意外。

四周的空氣瞬間清新起來,宛如剛才的臭味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布由呂良呂良、龍神護符、二四六飛天、封!」瞳狼念著雪野家代代相傳的法術咒語。

等等!瞳狼你怎麼會用別人家代代相傳的技能!

「果然瞳狼連這個也會。」千冬歲對於這件事只有回頭勾起一笑,沒任何多於的情緒表達。

同學那可是你家代代相傳的法術耶!

...不可能!狼神跟雪野家有關聯!這不可能的,印象中狼神的死法是...有點忘了,部過好像是拯救世界而。

狼神應該不屬於擅長預言的類型。

那狼神又是如何學會這種能力的?如果狼神跟雪野家真的有關,那麼夏碎學長也會知道冰炎的真實身分。

「無~知~小~輩~」那顆被遺忘的鬼頭發出聲響。

結果那顆頭連威三秒都沒有,直接被萊恩用一黑刀砍了下來:「輩你的大頭!」,還順便展現完美的輸出坦的責任。

......

...嗯,萊恩放在遊戲中的職業應該是刺客才對?怎麼跑去當輸出坦,輸出坦應該由西瑞擔任。

應該沒那麼簡單吧?這麼簡單就解決掉,這可能是假的。

百次才能見到一次的不可能如此簡單吧?至少會有一定程度的難度在,不然那世界早就被這票火星人甚至他們也實力的前輩毀滅掉。

「歲、漾漾、小維!小心!」萊恩提醒大家的瞬間,身體瞬間本能反應推開漾漾還背對人。

......

...奇怪?怎麼沒感覺到那顆頭的重量?

『咚!』

只見鬼頭被千冬歲送我的護身符彈開,睜大眼睛狠狠瞪著人,宛如我曾殺他全家。

「就看在重義氣這點上,不計較沒展現出有紫袍作為帶導該有的氣度。」恐怖情人...恐怖弟弟千冬歲小聲碎碎念著,還從口袋中拿出換武兵器的寶石:「與我簽定契約的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型。」

來了!

千冬歲的寶石有著銀白色的底黑色的紋路。

「由良奈由良、布由呂一四五,飛破空。」看著他手中的寶石拉長化為一把弓,在他唸完咒語時,那顆頭盧瞬間被貫穿。

萊恩作為千冬歲的搭檔默契強大無比,在千冬歲攻擊敵人後利用狂風將自己弄出的火焰追入黑霧內。

厲害!

這樣組合技能威力將是1+1=2的強大組合,特別是這對搭檔認真只怕威力會更加嚴重。

被烈焰焚燒的妖鬼身體變成粉末,在這空間中隨風消散。

隨後黑霧慢慢消散,卻也不代表此事即將結束。

「萊恩,只有十五秒。」千冬歲大喊,萊恩舉起雙刀:「夠用了。」,雙刀刃上點燃火焰,宛如一雙美麗動人的烈焰翅膀。

對了!接下來這幕不能看。

快速閉起眼睛,自己可是非常清楚能力不足有些畫面不能看。

至於另外一邊狀況是:「漾漾,接下來的,不要看。」,如果沒千冬歲在場,我看今日漾漾眼睛會出問題。

哀〜我們真的可以追上千冬歲他們嗎?

赫然之間,四周傳來疑似野獸怒號或著什麼生物悲慘的叫聲,這個聲音也令人感到畏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如果在場的不是千冬歲、萊恩兩人,只怕已經開始感到害怕想要躲到安全的地方避難。

噪音終於消失,這一刻開眼應該沒問題吧?

緩緩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樹木、涼亭、花草、溪流連...風隱隱約約也是白色的,別問我為何風是白色的,我也知。

「不好意思,因為剛剛要切開妖靈界時候怕刺傷你們的眼睛。」萊恩走了過來,不知何時收起雙刀。

花草香味撲鼻而來,這也代表結界已經被人給收起。

瞳狼飄了下來:「比預計的時間要快,吾家先行回報了。」語畢,化作一縷煙從眾人面前消失。

回去跟誰報告?冰炎?狼神本人?

對於狼神後頭的生物感到好奇,不知到底是什麼漾的存在。

「那個布由什麼的是?」漾漾顯然對於瞳狼的話沒多少興趣,反而問起某人家的技能。

同學千萬不要亂問!有些能力可是該家族、種族的殺手繭、底牌、王牌,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讓外人知道的。

「是我們一族的言。」千冬歲如此告訴人:「言可以化成靈、能聚氣,神諭之所人人都要學的東西。」

老兄別覺得饒舌,妖師一族沒陰影可是靠最強的言靈『心語』吃飯的,千萬不要小看這些該學的東西。

「這個護符你們就帶著吧,直到你們學會能力之後你才不會再需要它。」

看著千冬歲嘴角緩緩勾起:「謝謝...」然後停頓下來,主要原因在於,我恩的能有自我保護的實力嗎?

腦海中陷入一個死局的思考。

不可能的!我連符咒、水晶操作都會出問題,學會基礎的武術,算的上能力者嗎?

在我不斷思索時,萊恩走了過來:「這邊沒有破洞了,應該完全處理好了。」,然後他看著人:「辛苦你囉,同學。」

真的。

恭喜漾漾完成第一次任務參與,獎勵雪野家的護身符一枚。

原本我要跟漾漾一同留到夏碎學掌他們來接,結果我就是被喵喵強行抓去一起工作,這個工作是到高緯度的地方進行採集藥草。

「哈啾!」打了清脆的噴嚏,眼神哀怨看著抓人來的鳳凰族友人:「喵喵,請問為何要帶我來?」

好冷,為何要來這麼冷的地方?

「小維妳不太適合戰鬥,那喵喵可以將你培養成不需要依賴法術也能生存的藥師。」

疑!!?

喵喵小姐妳在說什麼!要我擔任藥師!這不是你這位奶的責任嗎?

...好的!我會努力!

「要成為藥師的第一堂課是〜」喵喵刻意在這邊拉長音,給人賣關子:「如何辨認什麼是藥草、有毒的草藥。」

......

...好吧,超標準的課程。

爾後喵喵開始採集我教導我如何辨認草藥,途中也遇到一頭白色的小野狼朝我們撲殺而來。

你以為有一場大戰,結果是沒有,喵喵三兩下將他制伏。

「小維妳要不要這隻魔獸?」喵喵拎起野狼的脖子肉:「這隻魔獸是高階,如果不是過於年幼、受傷、肚子餓,只怕喵喵要帶小維妳逃跑。」

啥!

這隻魔獸能讓喵喵選擇帶人逃跑,而且是最糟狀況。

「醫療班內有針對魔獸、幻獸、妖獸治療部門,部門中也有高階絕對契約,喵喵能幫小維弄好絕對契約。」關於這點,我點點頭答應喵喵。

看著喵喵在雪地上畫上華麗複雜的陣法,另外放了不少物品。

霎時之間,陣法散發強烈的光芒,不知為何感覺這頭小狼身上有一條細線在半空中飛舞著。

身體似乎受到什麼影響,伸出手鉤住那條線:「吞噬北歐之神的巨狼芬里爾後裔,汝與吾簽訂遠古血之盟約,以吾為主汝為樸,汝用汝之獠牙、利爪為我開路剷除一切敵人,以吾之言賜與汝名字。」意思瞬間模糊起來,完全不知為何會說出這句話:「以吾維多希亞.鄧肯之名,汝名為『菲露』。」

好困...身體中好像有什麼被抽走。

身體漸漸失去支撐的力量,開始往後傾斜,原本以為會與雪地親密接觸,結果這件事沒有發生。

喵喵撐著我的身體:「小維,你該不會是什麼古族後裔用層層手段保護?」

......

...不可能吧?

我上只有沒血緣關係的哥哥,連任何親戚朋友都沒...不!在原本的世界我也是被收養的,至於親生父母從未見過。

「剛剛有一瞬間,那契約部是普通契約,可以徹底讓芬里爾後裔不能違背你的意願。」喵喵拋出驚天動地的一句話:「芬里爾是噬神生靈,神族力量對於芬里爾來講沒多少效果,你的契約卻從根本影響到它的存在。」

「旺!」

......

...等等!沒搞錯吧!

我簽訂契約的生物是狼,怎麼會出現狗叫?

「喵喵我也不知道,簽約的時候腦海中一片空白身體卻自己拋出契約誓言。」若我有打算朝這點多加研究,或許能更加瞭解這副身體的種族。

然而身體還有我的靈魂卻積極傳達不能研究的想法,好像接觸納編會為自身惹來殺生之禍,對此我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中。

好像曾經有過什麼事,讓人選擇放棄追尋真相。

「小維,你千萬要小心,芬里爾可是弒神的巨狼,成狼連聯合公會黑袍未必能打贏,如果不想喵喵幫你解除契約。」喵喵不打算追問我問題,反而開始勸人:「歷史上能收服芬里爾的人...大多都沒有,唯一相關記載是...只有受到狼族庇護之人才部會被芬里爾傷害。」

「喵喵,芬里爾的傳說仔細思索,不就讓人會懷疑是否是因為諸神對待他,而非將它視為親人照顧自己造成的後果?」這點就跟妖師一樣,不過...關於芬里爾的故事自己也不知多少。

以前有稍微玩過神X天團,不過那隻狼印象中是壞人,為何沒玩到底是因為我退坑,那公司的幻想神域芬里爾是隻可愛的小蘿莉。

可愛到令人想要去抽,不知將她當成親妹妹看待會如何?是否會突破傳說變成乖巧懂事的狼?

「可是小維...芬里爾就算是後裔也都不是普通魔獸,千萬不要逞強逼不得已就將它放生或著...」喵喵最後沒說出來的話,我也很清楚是什麼。

要殺掉,就只因為神話中的故事導致芬里爾後裔就算是幼狼也要遭到如此迫害,這就是白色種族看待喜歡和平的妖師一族的態度嗎?

當然也不會恨、討厭喵喵,因為這是喵喵對朋友的擔憂,會讓人討厭的就是那些自以為是的白色種族,當年先祖迫害妖師,導致妖師一族流離居所、文化斷成,連自己的種族使命也都遺忘,甚至喜愛和平還要被白癡重柳族追殺。

要再說下去還有很多,竟然那些人還要尋求迫害者的後代協助封印陰影,換作是我...不如直接控制陰影,讓世間留下與我要好的人、他們家人甚至種族,其他白色種族滅絕算了。

「喵喵...」到底該怎麼說好?我打算選擇相信它不會亂來,可是卻想不到任何適當的用詞。

喵喵衝著我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小維妳跟漾漾未來做出什麼選擇,喵喵都會支持你們的。」喵喵伸出手攤平,我也將手掌攤平疊在上面:「加油〜加油〜」

我們兩人異口同聲,然後繼續採集藥草。

在喵喵帶我完成這採集工作後,我便回到家中洗個澡換上睡衣準備塔下床睡覺。

『鏘啦!』

疑!!?

樓下怎麼出現噪音『乓!』這一想瞬間又出現新的,然後又出現一個『噹!』,數量隨之增加。

不會吧!家中遭小偷!

防狼噴霧在哪?...不對!現在應該是抱緊...拿起放在房間中的掃把小心翼翼走下去。

只見樓梯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光芒照射進來。

「這好吃!這到底是什麼食物,怎麼這麼好吃。」疑似廚房那傳來陌生的聲音,還包含狼吞虎嚥的聲響。

......

...這聲音聽起來是女生的聲音,雖然有些豪邁就是。

「這什麼?冰冰涼涼酸酸的,好好吃。」等等!小偷翻了我去買的檸檬冰棒!不要連哈根大斯的冰淇淋也挖出來。

...

......不會吧!

腳邊正好有著圓筒,上頭可是剛剛想的冰淇淋的品牌包裝。

這可是家庭號耶!原本打算慢慢享用,沒想到竟然被人給吃完,到底是誰這麼浪費!

『喀拉!』避開圓筒,踩在一樓的木地板上,正巧壓碎餅乾弄出噪音。

「是誰!」廚房那的小偷大聲吼著,同一時刻廚房出現水藍色的光芒,附近溫度急速下降。

好冷!

那邊出現一個有銀白色雙馬尾的女子有著狼耳朵還有尾巴,更不用說連衣服都沒穿。

「竟然敢打擾孤享用美食。」那人瞬間出現在我面前...好痛!

身體瞬間失去支撐的力量,眼角看到她收回手沾滿紅色的液體,身體感受到龐大的冰冷。

意識也漸漸模糊不清。

「哼!得到...主人!」最終那人露出驚慌的神情,然後我就看不見。

意識也漸漸不見,這一定是死亡的感覺。

好痛!

原本正打算睡覺,肚子瞬間劇烈發痛,好像被什麼鋒利的東西刺入體內。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強烈的痛處刺激身體,腦海中一片空白。

好痛!

原本因為痛而在床上打滾哀號,沒想到因為動作太大竟然從床上掉下來。

『啪!』我的房間門瞬間被人給暴力踹開,闖入的人有著銀白色的雙馬尾狼的耳朵、頭髮,外表年紀目測是國中生。

「四隨騎府組瞤!郭咬八佞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3 14:01:12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要成為黑袍的路途可長了不ˋ過到是黑色種族可能真能統治世界也說不定

點評

希亞:「對啊,黑色種族最強兵器對應的白色種族的兵器可沒有。」  發表於 2018-9-3 14: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3 22:14:13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成為黑袍啊......

想像不出來耶~(傻笑

不過如果漾漾真的變黑袍然後黑暗種族的時代來臨的話......(摸下巴

不知學長大神會做出什麼事耶?

點評

希亞:「東輾壓西屠殺。」  發表於 2018-9-9 18: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6 23:29:36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感覺希亞每次輪迴帶著之前的傷痛感回去時好像都很痛的樣子,難道沒習慣嗎?

點評

希亞:「輪迴?痛?」(偷偷講下,其實時間一到為何會痛也跟著忘記,總之就是連習慣的機會都沒有。  發表於 2018-9-9 18: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