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輪迴掙扎 第三十六章 3/16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7-9 19:11: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希亞視角)
兩天後,我正穿上運動學走出門。

打開房間門看到漾漾飛奔而過,下一秒一道詭異到極點的人影追上去。

那是...鬼族!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褚冥玥姊的結界難道有瑕疵!會讓鬼族輕易闖入還找到妖師!

那個詭異的人影突然倒車一手壓在地板上,令人毛骨悚然的瀏海下透露出灰白的眼珠,那傢伙的眼珠令人毛骨悚然瞬間畏懼還。

先等一下!我穿運動褲哪會被人給看春...春...別逼我用那詞!

「你看的到!」別理人,一旦理了鬼族絕對會死人。

那人手慢慢地往前爬:「你看的到...納命來!」那個人忽然抓住我的腳,霎時之間,我被強大的力量拖住。

好痛!

那個鬼族露出陰險的笑容,一腳壓在我的身上手還五指併攏。

好痛!......

「你成為我等的同...」眼皮漸漸沉重,甚至也無法進行任何呼吸。

不行!必須聯絡人請他們來幫我收屍,不能變成鬼族給大家添麻煩。

「呼!」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身體特別是肚子瞬間劇烈痛苦,還有種想要拉肚子的想法?

還有為何握在門把上的手繪僵硬,手指頭瞬間變成石頭的感覺?

這...為何會害怕開門?難道我中邪了!...這很有可能在能力者的世界,想要對新手下咒輕而易舉,要不要聯絡喵喵請他來幫我做健康檢查。

幾分鐘後,那種壓迫、僵硬瞬間消失,默默打開門走家門,一下子發現漾漾被鬼族給追的背影。

「喵喵快點接!」立刻拿出手機撥打喵喵的電話,電話另一端傳來『你好這邊是喵喵的手機,現在喵喵正在工作中不方便接聽電話,如果是醫療相關事情請按“1”、學校方面、公會方面諮詢方面的問題請按“2”,如果是朋友請按“3”,謝謝你的配合,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

...呃,還真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不行!必須快點追上去才能!

從口袋中抽出移動符快步衝了上去,必須把移動符貼在鬼族身上強行傳送到某個地方,運氣好還能讓這鬼族死於自然力量下,運氣不好也有可能被送去學院中。

「冥漾?」在我快要趕到時,漾漾已經跟鬼族一同掉入大排水溝中...疑!!?那邊好像有結界出現。

對了!我在想什麼?那邊可是有瞳狼助陣,強大的狼神哪會讓弱小的鬼族囂張。

幸運同學怎麼受傷了?

「衛禹你沒事吧?快讓我看傷口如何,不然細菌感染會很麻煩。」根據歐皇定論來看,不可能發生細菌感染。

就不知鬼族身體會帶多少細菌在內,誰叫有些鬼族看起來就是屍體,屍體難免會帶一些病菌。

那...鬼族造成的傷口要如何處理好?上上優點能解決,天底下最弱最好打的種族就不是鬼族了,更不用說那個鬼族還有點智慧恐怕並非普通低階鬼族。

可惡!都忘了漾漾今天會吸引鬼族前來,應該多跟喵喵學習守世界的治療技術才對。

「小妹妹,讓我來幫你的朋友療傷。」溫和的聲音出現,轉頭一看,這一個沒見過的藍袍:「你朋友運氣真好,身體自動淨化鬼族的毒氣,不知是祖先做出什麼功德無量之舉,在這祝福下鬼族的毒素不會對人造成影響。」

太好了,原本想要找喵喵來幫忙。

「難怪冰與炎的殿下會希望我來幫你做鑑定。」這位藍袍幫幸運同學治療完後,順便用法術修改記憶並且放倒一下:「剛剛看你的力量能更加確定一點,你的肉體、靈魂無法承受沒被封印的力量,封印能讓你保住一命卻斷送你做為能力者的根本,能學卻無法運用自如。」

......

...啥?難道我真的沒機會成為能力者。

這...這真的是穿越者該有的天命嗎?我不會當了假的穿越者吧?

「根據我做醫療班的經驗來看,只要知曉封印是哪種族何種類型的,可以依序解開讓你適應你原本的力量。」這位醫療班用我能聽懂的話來說,還順便提到他叫月見。

爾後,我回到家中開始思考真的能成為能力者嗎?連冰炎也勸我去就讀普通學校,或許我無法在那邊生存下來。

不!學校會出現在我的選學校的本子上一定是有答案,學校的目的是教導人如何使用、開發自己的異能,那...我隱藏著超越自己能控制的能力,遲早有一天失控會害死自己...那,學校就是為了避免我有這種未來而存在。

限制我的封印術到底是什麼存在?那這具身體的主人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或許我要的答案一切都在Atlantis學院中,無法往上爬到金字塔中間去也無所謂,只要能能為一名合格的就好。

那麼...先好好練移動符,先把符咒練好交給喵喵幫我做測試,無法自己使用符咒就改行當製作者到時量產販賣,可以複製冰炎的就直接複製販售。

依照喵喵所教的快速畫好陣法,只是陣法忽然散發著光芒。

這...

不會吧!白光瞬間遮蔽住視線,下一秒光線退散,眼前能看到大量殭屍、保齡球大小的炸彈,導火線距離球只剩...要死了啊!

最後所見的是保齡球炸裂開來,強烈的火光、衝擊波直衝我的身體。

眼前的景象只剩一片白光然後什麼都沒,意識也漸漸消去,唯一能知道的是...這次被自己給害死。

好痛!為何會這麼痛?

奇怪?為何會突然痛?原本畫陣法到一半的手突然停了下來,因為感受到莫大的劇烈痛苦、僵硬,宛如好像發生過什麼事過。

到底是什麼事?為何自己連一個底都沒有?

不會又是詛咒發動了嗎?之後還是去問問詛咒學的權威專家,不然三不五時這樣還真頭痛,在戰鬥中發生這種是那可真的會死人。

...還是別畫了,不知為何腦海中瞬間想過這念頭。

應該不可能一畫完瞬間發動吧?...嗯,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以免真的發動陣法把我送到危險的地方。

我真的是能力者嗎?萊恩也能使用符咒,不至於會因為這種小事出意外吧?

......

...還是去劃一下,不找出原因是無法變強。

之後便在地上畫一個陣法,剎那之間,陣法散發光芒幾秒鐘後眼前的景象瞬間改變。

我人站在一個大坑洞上方,目測這大坑洞吞噬掉四分之一的公園...漾漾你還真的去炸公園!

現在冰炎正把手機收起,看來我錯過某人把鬼王高手炸出來的白痴事蹟。

冰炎把我用力往後一拉,結果我腳還沒踩穩直接撞倒一旁的漾漾,身下的人臉頰通紅,頭頂還冒白煙。

「漾漾這只是意外。」這傢伙絕對會想太多,我就是沒踩穩跌倒壓到人可沒幹蠢事。

那...未來我使用爆符也會鬧出比漾漾更蠢的事蹟嗎?...千萬不要!我都這麼淒慘,還鬧出更加嚴重的事情那可不好。

別亂想比較好,有時旗子可不能亂立。

「走了。」在我站起來後,冰炎拋出這兩字。

「老大了解!」伸出手把某位臉紅斷線的妖師拉起:「漾漾隨時都會有好事者跑來看戲,留在這被當作破壞公園的兇手。」順便提點人這點,真相卻是...這人破壞了公園。

某人臉色剎那間蒼白,還留了滿頭冷汗。

這人隨後腦子上線:「馬...馬上來!」,此刻公園附近出現黑影,看來好事者已經開始集合。

我還知道未來有袍級追殺復活的魔王,結果那魔王變成帝王蟹,就被人拍下讓人誤以為是COS角扮追殺螃蟹的梗。

反正這些都是後話,在踏出公園後來了十台警車拉起封鎖線將整個公園封鎖起來,速度快到令人懷疑台灣效率何時這麼好?

反觀這一路冰炎很安靜,給人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

「這是什麼?」

啥?

前方的冰炎突然停下,好險有及時停下腳步不然要撞到人,至於冰炎問的東西是...不就是紅豆餅嗎?

這家紅豆餅我剛漾漾常常來買,根據這具身體前主人記憶來看,老闆常常把我跟漾漾當作情侶看待,有時還會特別多送一兩個給我們。

「是紅豆餅啊,裡面有包紅豆的東西,也有包綠豆、芋頭蘿蔔絲高麗菜有的沒有的,這家的蠻好吃的。」漾漾瞬間拉這隻半精靈入坑:「學長你要吃看看嗎?」

偷偷拉近距離,聲音壓到極低:「漾漾你看學長渾身上下都是好野人的氣質,你覺得他會在乎平民小吃嗎?」知道這傢伙的存款,大家一定很羨慕。

可以的話,超想要有冰炎的百分之一存款,全數拿去玩遊戲多爽啊,可以狂抽狂買想要的東西。

冰炎轉頭看著我們:「我等等還有工作,不吃東西。」,結果他一說完狠狠瞪我一眼:「鄧肯你說誰是好野人?」

不就是你嗎?老大?

累積多少存款沒對娛樂、休閒、運動等等進行任何投資,整天狂出任務狂打架,名副其實的任務狂,何必把自己累到沒時間休息?

還是別多嘴,不然一個沒弄好會死人。

「算了,等你有朝一日到我這實力就懂得一點。」錢多到任性嗎?好野人果真任性。

「工作?」同學別問太多,知道太多可不好。

「Atlantis是允許學生接受委託工作,等級從白袍、紫袍到黑袍三種,像你現在連白色都不到,離獨立接任務還很遠。」好野...不!冰炎把視線收回,這麼說著:「工作範圍當然是處理有關人類處理不來的問題。」

喔,聽起來好普通,實際上有些任務真的非常高難度。

這邊某位人士的光環還真的吸引鬼族高手、鬼王到來,很少遇到一般的鬼族,大多都來難纏的敵手。

總之漾漾碰到普通的鬼族有今日所見的兩次,山妖精團、29兵團那次...嗯,還有嗎?感覺漾漾碰到的少到可憐。

總之妖師褚冥漾都是高手命,來的敵人大多都是高手來的自己方成員也是高手。

「不是除魔師。」冰炎一秒推翻某人的想法:「像我等等要去做的事情就是貓妖委託的樹靈任務,範圍廣到你想不到。」,勾起嘴巴露出冷笑。

「你剛剛那個惡鬼追雖然不是正式任務,可是鬼王的手下本來就是很麻煩的問題,所以我想學校方面應該會派給你獎金才對。」他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機跟某方進行聯繫:「如果你再遇到的話,瞳狼會幫你忙、就是剛剛吃掉鬼的小孩,你只要叫他吃掉就可以了。」

喂!老兄瞳狼可是你娘家的神耶!竟然說是小孩!

「那就這樣了,我還很忙,再見。」這一刻,注意到冰炎張開陣法:「等等!學長可以讓我們慢慢走回去嗎?」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伸出手拍拍我們的肩膀就離開。

你問我為何要阻止冰炎送我們回去,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某人已經忘記他出門的任務是什麼。

「漾漾伯母有沒有叫你出來買鹽?」上次幫褚家姊弟做料理時,早就發現鹽巴快要用完。

一說完,他的臉色瞬間起變化。

哀〜這人經歷過這麼多刺激後,還真的把買鹽的事情徹徹底底的忘記。

拍拍他的肩膀:「錢包搞丟我借你一點錢,反正我現在正好要去買點數卡儲值。」若非,黑貓有想要的卡片否則很不想要去多花一點零花錢。

做為能力者連賺大錢的機會都很難,自家能力不穩不好用哪能發威賺大錢。

那我日後該如何磨練自己的身手?符咒、法術都不能用,只能好好鍛練體能從事物理性的發展。

走進便利超商,他挑選鹽包則我去買了點數。

之後我們就分開回家去,反正今日暫且不會有任何麻煩出現。

在這之後又過了幾天,這天我正準備打打上線怒刷副本,結果家中門鈴聲大響。

「小維!是我喵喵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

...喵喵你是淑女耶!可以不要在別人家門前大叫嗎?

隨便穿上衣服與運動褲,走了下去打開門:「小維,你是淑女這種打扮可不好。」,小姐又沒要約會何必盛裝打扮。

啊!等等你要帶人出去看電影。

「小維那喵喵幫你好好打扮一下。」喵喵關上門,直接把我拉回房間簡直就是這個家的主人。

幾分鐘後,我穿著無袖白色帶著蕾絲邊的可愛小洋裝,這件小洋裝露肩,我穿偏向有點露胸,然後胸前還用蕾絲邊修飾到手臂那,腰那綁了一個紅色蝴蝶結。

喵喵交給我一個白色貝雷帽戴上,也幫我把頭髮微微燙捲。

......

...看著鏡中的自己內心裡有很大的疑惑,喵喵我們出去看電影有必要這麼打扮嗎?

「嗯嗯,小維這樣打扮確實美麗多了。」喵喵雙手叉腰,站在鏡子後頭:「沒想到小維衣櫃中有不少不錯看的衣服。」,若非時間有限,我看喵喵會一直幫人打扮下去。

哀〜以後千萬不要帶太多衣服住校,不然跟喵喵同房真的會...哈哈哈!天天被喵喵抓去好好打扮一下。

那麼我到底會住在哪邊?個人比較希望是住在黑館,那邊安全性比較高,特別是對我這種金字打底端的平民來講。

走出家門來到褚家前,喵喵深深吸一口氣:「漾漾、漾漾,來玩吧!」再度把淑女兩字拋到天邊。

......

...小姐妳是淑女,為何要把淑女的矜持拋到一旁。

根據我對伯母的了解,我看褚家內部正在上演開門爭奪戰,伯母會用垃圾、我做為威脅手段,甚至把漾漾趕出家門要他來我家居住。

有時嚴重懷疑,伯母漾漾到底是不是你的親生骨肉,怎麼有如此明顯的差別待遇,連我們這些無血緣的同學對待態度有時勝過漾漾。

那裡面母子正應為爭奪開門權產生衝突,喵喵再度大聲喊:「漾漾,出來玩!」

這次喊完,們就打開。

這人一打開門臉瞬間爆紅,紅到可以拿去煎蛋。

「喵喵、小維?你們怎麼會來?」別把我扯進去,我也是被喵喵邀請一起去看電影的人。

「今天沒工作嘛,來找漾漾出去玩。」某位鳳凰無視某人的眼神,看著伯母露出甜美的笑容:「褚媽媽好。」

我也跟伯母問安,現在伯母心底一定很爽。

伯母回過神看著喵喵:「哇哇,好可愛的女孩子,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是我家漾漾的同學嗎?」還用漾漾阻擋他的小動作,某方面來講漾漾也很辛苦。

「我叫米可蕥,我是漾漾今年學校的同班同學。」旁邊的鳳凰族的族人,手上掛著包裝精美的水果籃:「這是米可蕥家裡產銷的東西,希望褚媽媽會喜歡。」語畢,便把水果籃遞給伯母。

不愧是火星人,出手有夠爽快。

仔細想想老歌每次匯生活費來,大多都是四、五十萬台幣,嚴重令人懷疑他到底在做什麼工作。

還有一次不小心匯一億台幣來...等等!我那沒血緣的哥哥該不會是守世界的居民,真的是,他到底是什麼種族?

「這個太貴了,褚媽媽不能收,小蕥回去吃吧。」這禮物攻勢,讓伯母對喵喵的好感提升60點以上。

反正我家不可能很誇張,真的誇張我就改叫維多希亞.褚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9 19:45: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同學……話別說太早到時會後悔我認真的

點評

希亞:「不會真的這麼巧吧!」  發表於 2018-7-9 20:1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9 22:29:42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同學你都有能力了你想你的親人沒有嗎?(拍肩挑眉

你看漾漾他們家啊~(喝茶

點評

希亞:「這麼說沒血緣關係的親人也有可能是能力者。」  發表於 2018-7-10 16: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9 22:56:5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個人認為希亞啊~~~

快去結婚吧!和漾漾!!!!

點評

希亞:「喂!我們還沒到法定...等等!我們連成為男女朋友都還沒成為,竟然要說結婚太扯了。」  發表於 2018-7-10 16: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16 16:54: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希亞視角)
「這是米可蕥家裡銷售的東西,爸爸出門時候交代我一定要送過來的,所以請褚媽媽儘量收下沒關係。」聽起來喵喵家庭好大方,實際上喵喵還懂得送見面禮不能太過嚴重。

相信在喵喵這甜美的笑容下,可沒任何少年少女能擋的了。

「那褚媽媽就不客氣收下囉。」伯母也不好意思推來推去,於是就接下喵喵送的禮:「漾漾還在吃早餐,小蕥、小維你們吃飽沒?要不要先進來坐坐。」

漾漾心苦了,未來你在家中的地位只怕會更低。

伯母漾漾到底適不適你親身骨肉?怎麼待遇竟然比外人還要低?

「好啊。」就這樣伯母無視漾漾的意願,至於我也看看人詢問漾漾的意見,畢竟都是死黨稍微尊重下他的人權。

那人露出感動的神情後,我就答應伯母。

前面的喵喵與伯母聊地開心無比,還華麗把我跟漾漾兩人拋到一旁不管,這點也令人哭笑不得。

也沒提到到底要去哪邊玩?還有什麼安排。

至於某位妖師對於喵喵安排感到好奇:「小維,你知道喵喵等等要帶我們去哪邊玩嗎?」對於這問題只能搖搖頭:「喵喵沒跟我說,只幫我盛裝打扮。」

......

...該跟漾漾說,在往那邊看我就賞他巴掌好。

這一刻,某人臉徹底變成關公臉。

你在亂看真的要賞你巴掌,絕對要狠狠的用力賞!

「小維...我...我...」褚冥漾如今成為大地騎士,說話結巴慢慢講:「我...我....,小維妳真的超可愛!讓我不自情地多看幾眼!」

你!...漾漾你...為何我會害羞?看來這句身體的前主人,也算喜歡給暗戀對象稱讚的類型。

就當這身體的前主人的毛病,如果今日有多察覺或許不會托許久才跟人告白,可惜現今我把一切拋在這身體前主人上。

衝著人一笑,雙手握緊拳頭貼在下巴下方:「謝謝樣樣稱讚。」刻意眨眨眼睛麥個萌:「漾漾,我喜歡你。」

『碰!』

......

...這...這是我的鍋嗎?怎麼漾漾就這樣倒地?

下次愚人節就這樣玩玩漾漾好了,沒想到他會有這麼可愛的反應,相信漾漾會熱烈歡迎不會生氣。

醫護兵!快帶血包來救人!

「漾漾你沒事吧?要我把你帶回房間去休息一下嗎?」彎下身把人的手壓在肩膀上,小心翼翼將人扛回房間。

你問我為何會這麼熟練,因為這個身體的前主人老是跟漾漾再一起,不知不覺練出不輸給一線護士的包紮身手,連醫院的護士、醫生都問我畢業後要步要往醫學系發展。

這點我可沒興趣!我要突破金字塔底端成為一名優秀的能力者!

對此必須把移動符、爆符等等符咒學好,基礎法術、咒歌等等的也要學好,同時也要想想學什麼武術好,否則赤手空拳也打不贏人。

之後喵喵跑來看漾漾還熟練幫人包紮好拿裝有冰塊的塑膠袋來,伯母也發現喵喵出生於醫生世家。

真的是醫生世家,還是包辦不少醫療業務的醫生世家,搞不好原世界不少大型醫院都有鳳凰族提供超普通治療技術指導。

「漾漾痛痛飛了。」喵喵你!由於喵喵利用太陽光作為掩護,她手掌上微弱的鵝黃色光芒沒被人察覺:「漾漾你還會痛嗎?」

看著這幕嚴重懷疑喵喵其實是賢慧妻子的最佳代表,不得不說鳳凰族的人都有一顆慈悲的心...大概吧?

看完後續的劇情唯一的感想是...喵喵其實對付敵人下手也狠,還有把自家主子帶壞的跡象。

在守世界人人都是凶猛之人,這也是那個世界一大堆人好戰好鬥的最大原因在於風俗上,大家都愛打打殺殺度日子。

話題好像有一點偏了,喵喵一下紫就幫人治療完畢:「漾漾如果不舒服要跟喵喵說,有時頭被撞到會...你要特別注意一下。」這甜美笑容,足以擄獲無數少年少女的芳心。

不愧是男女通殺的喵喵,真是有夠厲害的。

「對了!漾漾我們出去看電影如何?」喵喵這個笑容下無法令任何人拒絕,這足以讓任何人繳械投降。

唯獨冰炎等主角級別的人物無法攻陷,最多只能當朋友。

先不提這點為何冰炎對於各有個特色的女生沒興致,這先當作一個大謎題,或許是凡斯的詛咒因素,冰炎為了避免這詛咒波及其他無辜的女孩子,所以斬斷自己的某些情緒。

只能說千年前沒安地爾以及冰牙精靈王、大王子等人願意協助亞那,或許冰炎父母還有凡斯都不會以那種方式收場。

「不過...漾漾你要不...嘿嘿嘿!」喵喵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跑去找伯母溝通。

之後伯母就把漾漾拉入房裡,另人不知伯母到底要做什麼事。

時間來到早上九點多,我們已經離開褚家來到當時被漾漾給炸掉的公園,整個公園恢復到被炸掉前的樣貌。

不得不說公會善後組的人絕對是被那票無量破壞狂鍛鍊出來,當善後組的人全部集體退休抗議,那能力者是否會成員世界大敵?

啊!話題稍微小偏了,在伯母精心為漾漾打扮,穿著現在流行的夏天衣服,卻也讓人微微偏帥。

其實漾漾只要從小有自信,懂得控制言靈,保證也會是一名暖男,可參考之人為白靈然,這位妖師一族的族長。

「喵喵要不要我請你們看電影?」某人心底一定在滴血,剛才隱隱約約聽到伯母要漾漾好好請我們看電影,至於喵喵搖搖頭:「漾漾謝謝你,喵喵有招待券,我們先去看電影,庚學姊也在那邊等我們喔。」

恭喜漾漾,看完電影我也會補票錢給漾漾。

喵喵忽然打量著我,還默默念著我的姓:「鄧肯...喵喵聽到學校最近有教職人員變動,好像有位老師也姓鄧肯。」雖然聲音偏小,我還是能聽到她講:「那位老師教導混戰決勝課,不知為何那位老師突然答應董事的邀請來到本校當教職人員。」

喵喵...你說的那位鄧肯全名是什麼?搞不好鄧肯這種姓在守世界很常見到,可以跟我說下他的全名嗎?

難道哥哥每次寄回家生活費如此高,就是因為哥哥在守世界當老師,為何以前都不曾懷疑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本想要繼續追問,結果卻被漾漾給打斷:「學姊也來了?」

...算了,機會不只一次何必要現在問到底,不如網點用臉書、賴去追問,現在網路發達到異世界也有,何必擔心聯絡不上。

「嗯,庚庚說學長托了東西要拿給你,剛好我們都沒有事情所以一起來找你們看電影。」喵喵微笑回答漾漾的問題,也順被提到冰炎:「我們剛剛看了簡介,有一部冒險電影剛上映不久,正好可以去看;不過可惜學長沒來,學長也很喜歡這類的電影說。」

真的假的?

誰能保證冰炎不是呼嚨沒認真答覆?感覺冰炎的個性不會去看那些,比較會認真處理任務...除非電影中不少知識、細節再守世界能派上用場。

反正冰炎日常休閒護玄大大可沒提到,作為穿越者或許能發掘冰炎的休閒興趣,就敬請期待維多希亞.鄧肯的冰炎休閒娛樂轉播。

「你家真的是賣櫻桃的嗎?」漾漾你忘了,喵喵到底是什麼種族在族中地位又如何?

我這邊嚴重懷疑喵喵未來可能會變成醫療班的班長、副班長其中一個,就不知喵喵是王族成員還是普通族人?

關於喵喵的家庭...嗯,只提到鳳凰族可沒提到地位到底如何,感覺喵喵又不像普通鳳凰族的族人,論天賦應該可以成為高層的成員之一。

喵喵搖一搖頭:「我們家是古老異能家族者。」,漾漾很快腦補到一點跟人講:「對不起讓你浪費錢了。」

其實沒有破費,因為喵喵拿分家的櫻桃來。

先等一下!鳳凰族不是很稀少!為何會讓分家成員去賣櫻桃?除非是有異族血緣的卻沒能力的鳳凰族族人。

關於這點就當作一個謎團,或許鳳凰族稀少是給外人的假象,真相卻是族人口龐大無比,有些還偽裝成一般人避免被殺手、黑暗種族盯上。

「不會不會呀,沒有花到錢。」喵喵笑一笑:「我家有旁系家族,是在做一般工作的,剛剛那個是從我家親戚中拿來,免費的,喵喵只是借花獻佛而已。」

漾漾不用覺得喵喵是千金大小姐,因為她本來就是...還有你可是妖師一族的本家成員,用王室角度來講你可是親王、郡王這種存在。

只可惜你在被妖師一族的某兩位大人物保護,不然你能享用妖師一族的資源。

啊!話題稍微偏了一點,就讓我們把話題拉回來。

馬路另外一邊已經能看到庚學姊的身影,還讓不少路過的人多看幾眼,不愧是被漾漾腦殘稱作氣質型的美女。

喵喵看著人招招手,庚學姊看到人也打聲招呼:「漾漾、希亞你們,早。」關於這,我笑笑跟學姊講:「學姊請多多指教,我的綽號叫小維。」

「學姊早。」漾漾打聲招呼看著電影時刻表:「你們今天還有要看哪一部片嗎?」,他現在有點尷尬了。

他身旁有氣質美女、甜美小公主、清純身材好的少女,三種不同風格的女生都圍繞在一個男生身旁,你覺得路過的人會不會想要宰掉某某取而代之?

「沒有了,只是好一陣子沒來這地方,感覺又變了。」顯然庚學姊曾經來過這邊,現在她從包包中拿出一個信封:「這是你學長托給你的東西。」

在漾漾接下白色信包打開拿出裡面兩張紙:「這是......」他看了那兩張紙,睜大眼睛發愣。

一張天文數字的支票,另一張天文數字的請款單。

好險!我沒被捲入破壞公物的行列,單看哥哥給的生活費未必能補齊賠償數字,誰叫我開銷都用太大。

哈哈哈!玄不改命,氧不給非,我就不信邪!所以就大課金進行改命,運氣好能成功,運氣不好會失敗。

差點忘了一點,穿越前買了“永7”月卡還真的改命由衣、鬼牌、老闆三張S級神器使都到手,然而這遊戲紀錄全沒了,現在時間點這遊戲還沒問世。

「我們聽提爾說過了,漾漾打壞了公園,所以一張是打壞公園之後學校維修支出的費用,另外一張是漾漾驅除鬼人之後的費用。」喵喵湊到妖師一旁,看著他的請款單、支票:「雖然沒有很多錢,不過漾漾這應該算是你第一次任務費用了吧,好厲害。」語畢,拍拍手。

......

...可以教人如何減少破壞環境吧?

庚學姊幫人看了一下這兩張紙:「繳完請款費用的話應該還有幾萬可以用。」,眨眼之間計算出餘額:「這次請款的費用還算少了,上次喵喵轟了別人的古跡,結果費了好大一翻功夫才將古跡還原本來的樣子沒被發現,也被請了很大筆錢。」

......

...敢問兩位?請問合格的能力者是能大規模破壞的高手還是怎麼樣?怎麼你們出任務要搞大規模破壞啊?

公會存在目的不是維持平衡嗎?怎麼會讓任你們亂搞破壞,這樣亂搞破壞不就無法維持平衡,甚至還會讓公會被眾多勢力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庚庚也被請過。」現在你們這對學姊學妹在玩,互爆料這遊戲吧?

還有且別用你們的經濟價值觀,衡量原世界的居民好嗎?彼此世界的經濟價值觀差距極大。

庚學姊突然轉移話題:「漾漾,你要謝謝你學長喔。」,沒錯!學長沒往上通報,這公園破壞賠償可就好玩了。

保證褚冥玥姊會拿十字弓去跟你談談,怎麼剛進去能炸一個公園...話說回來,褚冥玥姊當初是成為袍級食,有搞出什麼破壞嗎?

可惜這點,沒任何勇者敢去詢問。

接下來就是看電影,不知冰炎會有興趣看的否是名作?

這部電影長達兩個半小時,出來時我們手上拿著飲料、爆米花,至於...喵喵已經哭了。

不是有人欺負喵喵,誰能欺負喵喵啊?

真正原因是他喜歡的配角領便當,還是最後一刻領便當。

「等片子出來之後我要去買回家看。」在喵喵抽一抽鼻子,立刻為演反派的演員申冤:「喵喵這不是演員的錯!這是編劇、導演、寫作的人的錯。」

沒錯!星戰7、星戰8真的沒六部曲好看!

可以關那些人小黑屋超希望能重寫出不輸給6部曲的史詩級神作,把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修改一下,路克.天行者年輕時明明就很厲害,怎麼一個失敗就一蹶不起。

幸好喵喵把目標改道導演他們身上,不得不說超想幫他們點一個蠟燭哀悼三秒鐘。

粉絲中有異能者真的很辛苦,必須寫出能讓他們滿意的作品,不然沒任何一個好下場。

「東死的好慘。」小姐...你乾脆去找那三人要求為東改命好了,我相信你能辦到這點。

「剛剛那個攤位還在。」庚學姊看著接到另一邊的攤販:「我們過去看看吧。」這邀約主要是幫喵喵轉移注意力。

否則明日報指頭調是某知名導演、編劇,在路上被一隻巨貓給海扁一噸,相信我喵喵是可以辦到。

幸好喵喵吃這套,還立刻表達:「去看看。」這句,瞬間把東拋到腦後。

跟上去看,這攤販賣著銀飾、民俗風、皮飾等等,款式種類相當多,這也確定老闆四處批貨,貨源未必好因為有條民俗風的項鍊給人一種會帶來災難的想法。

也順便送漾漾禮物,要送什麼好?

...有了這純銀製的青龍造型項鍊不錯,這項鍊飄著紫氣,紫氣東來代表祥瑞,希望這項鍊能幫漾漾改變一下運勢。

「三位小姐慢慢看喔。」老闆看客人一到打了招呼,我拿起項鍊詢問人:「老闆這條怎麼賣?」

老闆接下項鍊為人做介紹:「小美女好眼光這是百分之百純銀製作,還有佛山寺住持開光過,能為你帶來好運勢。」試圖推銷拉高價格:「看在跟小美女有源,老闆給八五折算你6800。」

沒給八五則你要算我八千元...算了,看在這明顯的紫氣上,識貨之人鐵定會出高價購買。

「成交!」從包包中拿出皮夾抽出七千塊出來,老闆與我一手交貨一手交錢。

晚點就送給漾漾當禮物,希望能改變一下他的運勢不要在被鬼族追殺。

我這邊做買賣另一邊正在討論事情。

在交易完成老闆湊到喵喵那:「美女真是好眼力啊,這條項鍊是我最近才從國外帶回來的,是當地人手工限量版,不會跟人家撞飾喔。今天老闆也還沒開業,如果兩個美女喜歡說個價錢,可以的話老闆就算給你們。」她捧著項鍊遞給喵喵,讓人可以看清楚:「要不要試帶看看,這邊有鏡子可以給你照喔。」

買那個,不如買這個純銀的青龍項鍊,這有紫氣東來保護可說是一大好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16 23:14:4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要袍級不要破壞環境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他們的破壞力已經練好練滿還有要突破極限的趨勢

所以可憐的善後組辛苦了(鞠躬

點評

希亞:「沒善後者,我看二戰很有可能毀地球,誰叫這票能力者破壞能力旺盛。」  發表於 2018-7-17 19: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21 00:13:3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說希亞啊~~妳這樣算不算調戲漾漾啊?

如果是的話………………爆炸吧!該死的現充!!

點評

希亞:「可沒那麼嚴重吧?有的話就被紅魔族那位轟炸好了。」  發表於 2018-7-23 15: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23 15:24: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希亞視角)
喵喵捧著項鍊給我跟漾漾看:「漾漾、小維,你們覺得這個好看嗎?」喵喵捧著項鍊卻沒想帶的意思。

沒錯!帶這條項鍊難免會有壞運氣跟來,特別是在手世界最好不要帶。

這條民俗風的月牙造型的項鍊外頭還用小彩石裝飾,卻散發著不詳氣息,更不用說這還會使普通人帶來不幸。

那麼店家為何到現在沒出意外?還是說有東西抵銷那條項鍊的不幸?

「你要不要再看看別的?」漾漾突然勸人不要買那條,還推薦另外一條月亮造型的手飾:「我覺得這個比較不錯。」

不錯嗎,我家兒子長大了。

這是一條月亮造型的手鏈,皮革中間的有個月亮的小墜,給人一種屬於有自己的風格的手鏈。

那邊的學姊同學都湊了過去看某人推薦的。

庚學姊忽然勾起笑容:「的確,這個比較不錯。」她拿起那一條之前跟喵喵講:「喵喵,那條項鍊別買了。」

看似女孩子的對話,實際上卻是能力者之間的交流。

相信漾漾也有所察覺,如果有袍級、無袍者將這條項鍊往上呈報,相信待會會有人來回收此物。

喵喵將項鍊還給老闆:「那我們就買別的好了。」隱隱約約卻感到高興:「果然漾漾的眼光很好。」

沒錯!

妖師先天能力者可不是喊假的,光是繼承凡斯的先天力量就相當強大,問題是...這傢伙根本無法駕馭這外來的力量。

這人徹底疑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被點名到。

......

...漾漾你在做什麼?

我看看雙魚座的水晶項鍊還有一個純銀製作的狗牌...呃,同學你確定買禮物送給冰炎好嗎?據說他後援會對於他送禮物的人會好好招待一頓。

只求不要有腐女給後援會洗腦,告知他們送禮物給冰炎的男生也愛上他。

「帥哥喜歡這兩個嗎?這兩個項鍊已經放很久了,如果喜歡的話老闆就賠錢給你啦!」老闆一注意到又有新生意上門,熟練湊到人旁邊。

「好吧就這兩個。」你確定不問價格嗎?

狗牌當然不用形容外貿,至於漾漾看到的水晶項鍊...一個粉色水晶跟一個黃色水晶。

「這是純銀的牌子,好吧看在帥哥跟它有緣、一口價一千八。」攤販說著拿著雙魚座的項鍊仔細打量:「這個...小帥哥打算送人,老闆就算你便宜一點。」

厲害!這麼會做生意...還有為何會臉發燙?

難道我...臉紅!

這...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這身體前主人留下的壞毛病吧?

「我買!」先不提前主人留下的後遺症,單憑老闆這首足以讓任何愛面子的男生無法拒絕。

更不用說,這男生是草食系懦弱的人,對付肉食系一定有對應的套法。

賣的好自然而然生意會好,不知這傢伙是否會打算轉戰直播拍賣?真的跑去應該會好玩。

「兩個總計三千八百元。」老闆笑咪咪說著,鐵定偷偷拉高價格。

「的確是純銀的東西。」庚學姊看了一下兩條項鍊:「這個水晶雕刻精細、水晶品質好,這價錢合理。」

最終漾漾從皮夾中抽出四張千元大鈔,心底鐵定在滴血。

老兄你遊戲需要儲值我借你一點錢用一用...呃,可能我這邊手頭即將有點緊,最好回家看看餘額還有多少。

情況允許還是包個大紅包送給漾漾...只是慶祝他考上明星高中...呃,是在是在守勢界的明星學校,這點還真的無法隨意告訴人。

喵喵從皮夾中抽出幾張鈔票:「那我買這個。」,在喵喵的神算技術下老闆也嚇了一跳:「剛剛好耶美女,你算的好准。」

她衝著漾漾微微一笑,宛如萬物之間都在她掌握中。

在付完錢後大家離開市區,庚學姊挑了一家茶館讓大家坐下來休息。

「漾漾,你挑選項鍊時候是照什麼依據呢?」喵喵忽然問了人,我沒被問的原因是...我已經在喵喵的教導下學過一些。

眼力方面也有其鑑定過,不然不太可能挑到好物。

「唉?什麼東西?」看來這傢伙還沒注意到那一點。

相信晚點會有人為漾漾補充其知識,話說回來?褚冥玥姊也是能力者,怎麼部洗掉伯母的記憶,讓她誤以為漾漾只有貴族學校這個選擇?

兩人互相對看對方一眼。

「那間店的東西執念都蠻強的。」喵喵說著還把玩精巧的茶杯,「我跟庚庚都在猜那應該是老闆自己到處去批來的貨,不過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貨源不是那麼好。」

絕對有偷拐搶騙得到首,不知有沒有因此鬧上新聞...不可能吧?警察哪會放任壞人開店做生意?

「呃......到處去買挑的東西不是比較有特色嗎?」

「並不是這麼簡單,漾漾你相信玄學嗎?」比起複雜的說法,不如用愛玩遊戲的人都懂的說法:「你買的東西有毒會害你轉蛋都是垃圾。」

這一刻,我跟漾漾同時回想起被非洲酋長支配的恐怖,不管想要的東西都拿不到,最終只能拿到垃圾、重複的東西。

哀〜為何會手氣差到這種地步,完完全全必須養賴課金、幸運同學才能改運,難道是...我一出生就被漾漾給傳染!這不可能吧?哥哥又沒告訴我以前的事情,不會這麼巧剛好跟漾漾同一家醫院出生吧?

「小維為何會突然提到轉蛋?」喵喵歪著頭一下下,下一秒思索到答案:「原來如此!用遊戲來做部分講解。」

不錯!就是用遊戲。

「這說法可給五十分,作為前輩開導新人遠遠不足。」庚學姊為我的答案給予評分,還給正規答案:「剛才在挑那些東西時候,附著在上頭的思念、執念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需要注意的事情,畢竟我們所在的地方不是人類的地方,所以就算是一點點小東西都會影響。」

喔〜原來要這樣詳細明瞭。

學會了,日後當帶導...有機會,絕對要學庚學姊這樣為人做解說,前提是不要帶好補學弟這種貨物。

只是...可以稍微微婉一點嗎?我怕某人會無法接受陷入腦當機的情況。

「喵喵有注意到她賣的東西很多都是手工的,就是手工的東西才特別容易有問題。」喵喵戳了戳涼糕放入嘴中:「不過漾漾剛剛挑到的東西很好,漾漾有一雙好眼力呢。」

贊成!

「開學之後你一定會學到相關的事情,畢竟眼力算是到現在都還很重要的課程,你家的學長也一直有在修選。」聽庚學姊這麼一說,也有點猶豫是否要把眼力課程放入現在行程表中。

問題是...上了也沒多少幫助,畢竟還找不到為何無法正常使用符咒。

她頓一頓把這句說出:「漾漾只要繼續保持自己的直覺,相信你的眼力一定會是數一數二的好喔。」下一刻,笑笑看著我:「小維妳也是,好好磨練相信你未來眼力會是數一數二好。」

前提是...可以讓我正常使用符咒、水晶嗎?

辦不到眼力好又有何用?頂多只能避開危險的陷阱、物品,可無法變得比現在還要更加強大。

啊!也該準備安慰一下漾漾了,那麼我要用什麼來...對了!改編永七的不錯的台詞好了,那裡面有不少不錯的台詞,前提是能夠想起。

庚學姊的包包傳來聲響,見到學姊露出抱歉的笑容,拿了手機往外面走。

「庚庚的工作好像來了。」喵喵你能說中就是預言帝,要不在庚學姊手機中裝竊聽器。

庚學姊一進來,證實喵喵的神機妙算:「我收到緊急工作了,得先離開,漾漾、小維謝謝你們今天陪我們逛一天喔。」

這...喵喵小姐妳也太猛了吧!

「啊、不會。」這是漾漾的,而這個是我的:「我也要謝謝學姊。」看著學姊深深被人吸引...不會中招吧?

蛇眼能讓人不知不覺中招嗎?

「喵喵晚上也有約會,謝謝漾漾、小維。」喵喵站了起來微微鞠躬,露出天使般甜美的笑容:「漾漾、小維,開學時候見囉。」

「喵喵開學的時候見。」好了,現在我要開導漾漾。

他看著喵喵,連忙回應:「好,開學時候見。」

「漾漾,要去學校喔。」喵喵朝著這邊揮揮手:「一起來玩。」然後消失在店門外,留下我們在店裡。

......

...想起一個!

「所謂人類,所謂人生,有着無窮的可能。無數的選擇分裂出無數的結果,無數的結果再萌生出更多的選擇。」我取安總BE線結局出現的一部分台詞,這台詞聽起來很激勵人心:「所以漾漾...多多嘗試部要輕易放棄,只有你才能選擇你未來會成為什麼人。」

永七可是非常好玩的遊戲,每一個結局搭配不同的文字,更令人誕生努力的動力。

特別是安托的BE線更是給人如果努力走上不同的路線,是否能創造出奇蹟?所以我要努力創造、尋找奇蹟,絕不能輕易投降。

「褚冥漾就是褚冥漾,你現在站在這就是活在自己的舞台上、乘坐自己人生的火車。」看著人,知道他內心中正在迷惘:「由你自己決定你的舞台劇要呈現什麼樣的故事、你的火車通往什麼終點。」

站了起來,畢竟我留在這邊也幫不上什麼忙。

「你願意陪我看萬水千山嗎?」在那世...不!全部世界中,唯有認同自己,世界才會認同你。

這點必須由漾漾領悟,強行逼人理解或許他會逃避現實。

最終離開這不知他最後答案會是什麼,不過他打算半途而廢學校是不會允許,更不用說貴族學校未必會收留人。

當日晚上漾漾傳簡訊來跟我講願意在那邊努力,而且希望能與我有朝一日尋找世外桃源美景。

我這邊笑笑看著簡訊回,要不未來我們在那事業有成一起挑選桃園作準備隱居地,只是做夢卻沒想到這個願望持續天長長久。

在最後一個假日的時候,未來高中的校服已經送到。

這是一件白底上面有紅色領結、幾條條文、圖案的校服,穿上去可以令人更加可愛,裙子是紅色的,款式根本就是舊版“特傳”的校服,其實女生的舊版勝過新版。

當然沒有提供體育服,因為...

「那是因為體育服是不必要的東西。」現在冰炎聽著漾漾的問題,給予人答案:「早期還有,後來因為消耗量太大、平均上一次課就要換過一次,所以學校取消了,至於制服是因為關係到學校的面子與整體性所以才繼續使用。」

也是,又不是人人都是袍級。

「「學長早。」」我跟漾漾一口同聲。

「我說過我沒興趣聽你無聊話。」冰炎冷哼一聲,還把一個便當拋了過來:「拿去。」

說句實話,冰炎現在只是因為任務才偷聽漾漾腦殘,日後也不用偷聽也能知道漾漾在想什麼,誰叫那傢伙臉太直了,想法會寫在臉上。

讀臉術、讀心術根本就是某人的剋星。

「這是?」他看著便當,我默默拿出昨晚準備好的鹹派出來:「漾漾,要不要一起來 ?」

我獨自一人居住,都有習慣提前準備好隔日的早餐的好習慣。

來不及準備都會去早餐店、便利超商購買,不過來不及準備次數比較少,真的來不及隨便做做三明治好好享用。

「連吃的東西都看不出來,你腦袋已經不行了嗎。」其實某人等下會怕壽司料活過來。

我也試圖幫人解困:「啊!說道吃壽司哪能不準備茶水。」默默從包包中拿出花草茶:「學長要不要喝一杯?」

這配方也是伯母教我的,其實泡過幾次喝真的超好喝。

結果這個身體的前主人不知不覺把白鈴家代代相傳的祖傳祕方學會,只怕不小心連妖師一族的藥草茶也都學會...呃,這不會逼我入贅吧?

哀〜漾漾請別問危險的問題,不然我也無法救場。

「沒想到鄧肯你還有這一手。」

疑!!?

學長哪一手?我有什麼隱藏技能剛剛展現出來?

「你這杯藥草茶有安神養性的效果,對於靈魂受到輕微傷害還提供一些暫緩治療的效果。」原來是這樣...稍等一下!這配方是伯母給我的!

不會吧!我學到妖師一族的藥草學配方!

不會被妖師一族威脅吧?不會被抓去勞動、入贅吧?

然應該會默許吧?拜託請告訴我然不會逼我入贅,我雖...雖...雖然喜歡...不能再想啊啊啊!

我這句身體喜歡褚冥漾,為何會連帶影響我維多希亞啊?

幸好有人為我解圍,讓我能避開去想這種令人害羞無比的人生大問題,我可能需要愛情學專家為我解困。

「這個時間比較沒有人。」可是瑞凡,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那麼早起亂跑的記者不會找到跳軌自殺的新聞嗎?

可以想像到新的頭版新聞。

『染髮的青年帥哥因為感情因素,抓著一位人畜無害的倒楣青年跳軌道自殺。』下一行則是『受害者家屬表達,該人就讀一所絕無此校的學校......』

這樣真的合適嗎?

「學校在安排班車時候都會先探察過時間,要不然每天跳來跳去,很容易引起側目。」幸好沒記者天天跑來賭新聞,否則你們真的要鬧上頭版。

嚴重懷疑,有些戰爭開戰理由就是被你們這票火星人搞出來的,千萬不要說你們還介入戰爭。

「你們確定不住學校嗎?」我跟漾漾把資料表遞給人,冰炎這麼問:「已經快排滿了,你後悔的話也沒得住了喔。」

先等一下!為何我的帶導學長沒來?

「請問夏碎學長今天...」慘了!完全不知該用什麼詞來發問,絕不能用錯詞,否則千冬歲會...

只見冰炎勾起危險性十足的笑容:「他正與紅袍溝通。」,這句足以宣判人死刑。

不...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這會死人啊啊啊啊啊啊!

得罪雪野千冬歲可沒任何好下場,誰能給我一刀痛快?我可不想要被雪野千冬歲給追殺啊啊啊!

「紅袍...哼,等你在那邊讀一段時間自然而然會知道。」由於我的發問暫時改變話題,冰炎突然開口:「瞳狼。」

一道煙從某位妖師旁邊竄出,緊接著小孩版狼神出現,他看著自己手下的後代:「早安,黑袍。」他問安完,轉身看著這:「早安,褚冥漾、維多希亞.鄧肯。」

這...這絕對要裝不知道不認識。

「瞳狼早安。」盡力抱持平常心,開玩笑傳說中的狼神在面前出現耶!

至於瞳狼牌手機持有人,對於突然出現的瞳狼也感到害怕:「呃、早。」,想必是吞鬼一幕造成心理恐懼。

日後這恐懼會治好,未來還讓漾漾誤以為是賣雞蛋糕的阿伯。

反正這些都是後話,現在即將看到瞳狼嘴巴內建吞鬼、傳送等功能,就不知瞳狼嘴巴是否能噴出“破壞死光”出來。

「找吾家有事嗎?」他轉回去看著冰炎,他還將手捧起長長袖子隨風起舞。

冰炎將依的數據交給人:「麻煩一下將這個傳送過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23 22:32:41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這句「你願意陪我看萬水千山嗎?」的時候......

我噴水了

本來想說還會出現永七的台詞

結果突然出現小紅娘的台詞

真的讓我笑倒了

點評

希亞:「當時想不到 合適的。」  發表於 2018-7-24 17: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26 21:16:32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我們可以活著離開,那麼……萬水千山,妳願意陪我一起看嗎?

這句是我聽過最好的之一

點評

誰叫我知道最感人的屬於狐妖小紅娘  發表於 2018-7-30 18:5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