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7|回復: 0

[小說] 【特傳】怎麼離開你才能夠不傷心(歌詞文)(冰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11 04:34: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qwer871014 於 2018-2-12 19:15 編輯

【特傳】怎麼離開你才能夠不傷心 歌詞文


那一天,白園下著雨。
直到最後一刻我還在胡思亂想,那雨是不是我心裡淌著的那陣雨,還是我決定放棄一切,離開的送別雨。

學長昏睡一年,在這些等待的時日中我慢慢察覺到自己的感情,那種不被世人所接受的,禁忌之戀。
颯彌亞、颯彌亞.伊沐洛.巴瑟嵐,我所愛上的,學長。
當你清醒,我開心的不能自己,我想要抱抱你、想要親吻你、想要和你說,我愛你……
但是我怎麼有那個膽子呢…那種不被接受的情感,無法給你一個安穩的愛情、無法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庭、甚至不能為你所用。
我是那麼的懦弱又卑賤,說不定這就是精靈與妖師的不解之緣吧……
或許我該離開了… 學會自己一個人,不再見到你,說不定就能漸漸淡忘這不可能的戀情了吧。
在你昏迷的那段時間,我學會了封鎖心聲的方式,以詛咒的力量封鎖自己的心門,很傻吧?
可是我不想讓你知道、不想讓你感覺到,噁心的感受,所以我選擇放逐我自己。

朋友說我傻得可以 居然成全你們在一起
只是不想再為難你 我選擇放逐我自己


「冰、冰炎學長,喵喵喜歡你,請你和喵喵交往吧!」米可蕥在漾漾的鼓勵下,鼓起勇氣在白園的聚會中向冰炎告白,周圍的友人有的不語、有的祝福,但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褚冥漾。
「漾漾…你?」千冬歲擔憂的看著褚冥樣有些蒼白的臉色,後者對他微微搖頭。
「漾~你不是…嗚!」五色雞的嘴裡還塞著一隻雞腿,聽見米可蕥的話,他想到過去那些日子自己的小弟對冰炎不時流露出的眷戀和濃烈又內斂卑微的愛意,行動快上腦袋的他想要為自家小弟反對這段告白。
卻被褚冥漾塞了一塊三明治堵住了嘴,他疑惑的看著褚冥漾的眼睛,裡頭是滿滿的堅決和解脫的輕鬆。

「沒事的,喵喵真的好勇敢!」那瀟灑解脫什麼的,果然不適合我。


冰炎並沒有多想,依舊以清冷的聲線回應了米可蕥的告白,或許是被兩方的王給逼得不耐煩,也或許是冰炎察覺到了什麼,他說:「好。」
米可蕥燦爛的開心的笑了,「漾漾,學長答應了、答應了!謝謝你和千冬歲陪我,不然喵喵也不敢開口。」她俏皮的吐吐舌。

「學長,祝福你和米可蕥!」褚冥漾笑著祝福被喵喵告白的學長,臉上是笑著,心卻在滴血。
他也沒有發現到自己對昔日的友人,那改變的稱謂。


在回到自己在黑館的房間,褚冥漾誰也沒有招呼,默默的背上自己的雙肩包,腳步沉重的從黑館離開。
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眼眶中蓄著水光。
嘴角緊緊的抿著。
為了不被友人看見,直接扔下傳送符咒的他,看著眼前流逝的學校景色,眼淚霎那從眼眶溢出,褚冥漾扯起嘴角,「再見。」
再見了,學長。
再見...再也不見。
如今內心滿溢忌妒情緒的我,已沒有資格再待在你的身邊,或許這才是對我們之間最好的決定。
所以我會自行離開。
你不會感到任何一絲不自在。
祝福你,祝福你能生生世世的幸福。
以妖師褚冥漾之名。

不要再問我的消息 也別管別人那流言蜚語
有些感情就放在心底 日子還是得繼續


《五年後》
《守世界 青鳥森林深處》

一間與四周景色融入的房舍前,一位臉上長滿鬍渣的男人舉著竹筒模樣的長形柱體,放在嘴邊囫圇地喝著裡頭的液體。
左手放下竹筒的他大聲的呼了一聲,滿足地抹掉唇邊的酒液。
在他面前不遠處緩緩地走來一名身型纖瘦地人影。
只說得上面容清秀的來人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黑色水汪的眼瞳鑲在淨白的臉上,為他提升了不少長相分數。
男人頹廢的半張眼看著來人的身影,嘴角噙著嘲諷似的笑容,「呦,終於想起還有我這個師傅了?帶酒沒?」
來人聽見接連丟來兩個問句的頹廢男人的話,他狠狠翻了個白眼,從隨身空間中抽出一打的台●啤酒毫不留情的往男人扔去。
「真不可愛。」頹廢男人隔空接下了裝在籃子中的啤酒,穩穩地擱在自己身邊,然後抽起一瓶以手指挑開瓶蓋,又是囫圇地灌著。
彷彿在將自己灌醉般,卻絲毫不顯醉意。
眼底有絲嫌棄。
「比威●忌難喝!下次再給我多帶幾打來!」他粉碎了手中的空瓶,滿臉嫌棄意味的朝著來人說道。
黑髮的男子默默地扶額,額頭上帶著幾條浮出的青筋。
「我出完長期任務才有時間過來,你就不能自己出去買嗎?」他咬牙切齒的回答男人的問題。
頹廢男人敷衍地擺了擺手,「你也知道老子出不去還在那邊廢話!」
黑髮男子走到他身邊坐下,「故意氣你的,頹廢老頭!」
「叫師傅啊笨徒弟!怎麼,那什麼撈什子公會的真那麼好玩,讓你這個對啥都冷感的『人偶』玩的天天都不歸家了。」手指掏了掏耳朵,他哼了一聲。
被稱作『人偶』的男子緩慢地眨著自己的雙眼,忽然安靜了下來。
「師傅,你知道我的本意並不是去玩的。」寂靜中忽然穿進一絲平靜。
頹廢男人雙手往身後一撐,他仰著頭看向被鬱鬱大樹掩蓋的天空,幾縷溫暖的陽光透過縫隙灑進森林中。
「當初身負重傷逃進這森林的男孩已經長大啦,這幾年你為了重新混入公會考了黑袍,解決了不少困難又乏人問津的任務。對我這老頭也是愛理不理的。」頹廢男人又開了一瓶啤酒,忽然開始思憶過往。
大口地灌了一口,又說到男子這幾年訓練的心酸和狼狽,隨之而來又是狠狠一陣嘲笑。
『人偶』平靜的坐在男人身邊聽著自己這幾年來的疲憊,緩緩地笑了。
「我以為,只要離開了那裏我便能放下內心的枷鎖,或許還是太過天真,一旦走出這座森林見著外面的人事物,我便什麼也不是。」
「老子對你這種癡情兒不感興趣啦!」
「是是是,都是我一廂情願的,行了吧!」『人偶』朝他翻了個白眼。
男人又是一計粉碎,直接抽出腰間的竹筒喝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朝『人偶』抱怨,「最近森林裡的外來者越來越多,給這裡的生物、住戶帶來不少困擾,不過好像都是在打聽一個人的蹤跡。」在沒發現的角度,『人偶』的身體一震。
男人的話語還在繼續,「那什麼、好像叫做褚...褚冥、冥......」
『人偶』的黑眸黯淡了下來,平靜如止水的接話,「褚冥漾。」
男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對對對,就叫這個名字!可真難念,欺負我這老人家的記憶力!」
『人偶』默默不語。
重新提起話題的頹廢男人瞥了一眼徒弟的臉色,哼哼唧唧的又斷了話題安靜下來。

重新踏上旅途的『人偶』在想到不久前師傅遞給他看的監視球的畫面,他神色淒然一笑,「學長,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早已被現實擊垮的男孩學會了成長,以自己傷痕累累的羽翼歪歪斜斜的飛進了廣大的蒼天之上,即使遇上了天敵,即使讓自己身心俱疲,也沒有回巢。
學長,若心能說話,便是咒語般的言。
倘若心不願真誠以待,那便是說再多的謊言也於事無補。
日子必須得過下去,你說是吧?
學長。

怎麼離開你 才能夠不傷心
夜裡翻來覆去 不能平靜
眼角的淚滴 是愛過的痕跡
如今全部都成為 我的秘密


曾經愛過的人,你是否還記得我這不足掛齒的渺小存在呢。
不過這個答案我更希望在夢境中聽見。
因為夢境往往比現實來的合意。

好幾次夢見你站在雨裡
滿臉的歉意 突然淚水就這麼不爭氣 
淹沒我的眼睛 到底怎麼樣的距離 
才能夠逃開思念的侵襲
為何就連我的呼吸裡 都還有你的氣息


拭去眼角軟弱的淚水,嘲諷地笑著。
重新入睡,進入那想像中甜美卻又殘酷的夢境。
學長,我愛你。
你卻狠狠的以另外一種方式拒絕了我。
狠心的愛人啊。
你可知我以一生去想念你。
你可知我以一生去保護你。
你可知我......
--願意以我的性命去守護你。

怎麼離開你 才能夠不傷心
夜裡翻來覆去 不能平靜
眼角的淚滴 是愛過的痕跡
如今全部都成為 我的秘密


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友人們,他露出一抹溫柔的笑顏,「嗨,我出任務回來了。」
得來的卻是千冬歲的拳頭招呼和萊恩的勾肩。
「漾漾,你怎麼消失那麼久,大家都很擔心你!」千冬歲擔憂的問著眼前氣息和模樣都有變化的友人。
「飯糰...新口味很好吃。」空氣中又漂浮著一顆七彩的飯糰,熟知友人個性的男子輕輕一笑,伸手接過飯糰放在嘴邊咬了一口,笑著點點頭,「非常好吃,謝謝你萊恩。」
「本大爺的小弟,你終於現身啦!快,跟著本大爺一起踏上行走江湖的快意恩仇之旅吧!」五色雞頭西瑞嘻嘻哈哈的一把搭上了他的脖子,那許久未見著的五彩繽紛的頭髮,讓他開心的笑了起來。
「好啊。」內心卻在狠狠的落淚。


怎麼離開你 才能夠不傷心
也曾苦苦壓抑 故作冷靜 心痛個徹底 
就會慢慢清醒 誰是你的最愛 都沒關係


不要緊的,學長。
我會祝福你們一輩子幸福美滿。
所以,看到我的時候請輕鬆的和我打一聲招呼,喊我一聲「褚」。
如此,我便會內心雀躍不已。
讓我更有活下去的勇氣。
學長,我愛你。

『以先天妖師能力擁有者之諭,褚冥漾在此時此刻起誓,禁錮靈魂為代價,護佑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永生永世的安康,以血液為媒介、立下此言靈。』毫不留情的割開自己的手腕,那鮮血大量的流淌在陣法上。
水之王族溫柔地擁抱著他,「米納斯妲利亞永遠跟隨在您身旁,所以好好的睡一覺,睡醒了什麼都能如您所願。」她淚流滿面的抱著孩子,輕柔的唱起的古老的歌曲。
褚冥漾看著撞門而入的友人們,眼角淚水滑落。
他燦爛的笑著。
淚流滿面的燦爛的笑著。
黑色的,充斥著滄桑和哀戚的雙眸,解脫似地情緒一閃而過,緩緩地闔上。
「漾漾!我們快送他去醫療班!」他對著身旁綁起頭髮現出身型的萊恩喊道,身後許多接到消息從任務脫身的黑館住民們也都跑了進來。
「漾漾,快停下來!你會死的!」
水之王族聚起水氣將自己包圍住,並且凝聚起具有殺傷性的王水瞄準那些闖入的「阻擋者」。
「沒有人,再能傷害我的主人!尤其是你,冰與炎的殿下!」她緊緊抱住陷入沉睡的孩子,瘋狂地看著與鳳凰族女孩一同進入房間的銀髮男子。
語氣中夾雜著癲狂。
冰炎沒想到再看見褚冥漾,會是這樣的局面。
曾經那個會偷偷用愛慕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自卑男孩。
曾經那個無私付出一切只為讓他重新活過來的男孩。
那個,他或許也有情素存在的,男孩。
「褚...」他狠狠攥緊自己的拳頭。
「漾漾、漾漾怎麼會變成這樣?!喵喵帶你去給輔長療傷!」米可蕥驚訝地看著友人無聲息地被水之王族抱在懷中,著急地說。
「主人,米納斯帶你回家,回到那個無人打擾的家。」水之貴族加強了水氣的凝聚,掩蓋住了兩人的身形,在下一秒便消暱蹤跡。
千冬歲一行人來不及阻止,他狠狠的垂地面,放出自己的式神希望能找回褚冥漾的蹤跡。
過了無數天,式神那終於有了消息,他們匆匆趕往目的地,卻發現是一座曾經探查過的森林。
「青鳥森林,因擁有著一隻能實現『任何』願望的青鳥,因而得名。」千冬歲說著自己所知道的消息。
「應該就在裡面,大家小心些,這座森林的死亡率在公會那一直高居不下。」夏碎拍了一下冰炎的肩膀,然後朝著其他人說。

在森林的深處,一具黑髮的人偶站在房舍前,機械式地站著,雙眼緊閉。
在他的身旁坐著一個握著竹筒囫圇吞著裡頭液體的頹廢男人。
他的雙眼半張著,看向森林外圍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手邊放著一個黑色的手環及藍色的幻武大豆。

冰炎一行人歷經生死關頭,步入深處的剎那卻被一具黑色長髮的人偶攻擊。
「褚!」
「漾漾!」
「學弟!」
「本大爺的小弟!」
......
「入侵者,死亡將與你們同在。」人偶的雙眼閉著,他的嗓音卻一如那孩子的溫柔,因此話語並沒有殺傷力。
「好啊!褚冥漾你翅膀硬了是吧!還不趕緊跟我回家,你讓媽媽擔心了那麼久!」褚冥玥臉一黑,口氣危險的朝著黑髮人偶說。
白陵然卻一把拉住了欲要向前的褚冥玥,「漾漾的樣子很奇怪,妳先別貿然向前。」
「哈哈哈,小哥你的做法不錯,這『人偶』可是會斬殺除我以外的外來者呢。」頹廢男人又啜了一口酒,朗笑道。
「你對漾漾做了什麼!」眾人提起了各自的武器。
賽塔卻先一步向前擋住了眾人的動作。
「若我的猜測沒有出錯,你就是青鳥。」
被稱做『青鳥』的頹廢男人又是一陣大笑,「答對了,不過沒有願望!」
「我完成了他的願望,所以啊,也只是收回代價罷了。」他摸了摸自己長著鬍渣的下巴,有些漫不經心的回答。

『願望實現之後付出代價在正常不過了!』他的雙眼倏地睜大,四肢顫動,皮膚裡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破繭而出,一隻異常巨大的通體青色的有翼鳥獸出現在眾人面前。
『男孩願意用靈魂為代價來實現自己的願望,交換所愛之人永生永世的平安健康。』他飛上了天空,長嘶鳴叫了一聲。
帶冰炎一行人回過神來森林卻完完全全的銷聲匿跡,彷彿原來的一切不過是一座海市蜃樓。
而那具黑髮人偶卻永永遠遠的停止動作,與黑色手環及藍色幻武大豆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褚冥漾你給我起來!你真的皮在癢了給我搞出這種事!褚冥漾...漾漾!」褚冥玥崩潰大哭了起來,她緊緊擁著弟弟的遺體,精神潰堤的大聲吼著。
「小玥...」然在她身邊,他面色慘白的看著表弟的遺體,身體搖搖欲墜。

原本的森林所在若有似無的傳來男孩溫柔的話語,『我愛你,颯彌亞。』


青鳥是會帶給人們幸福的鳥類。
但是若要許下心願,便要付出等同的代價。
愛的越狠,傷的越痛


褚冥漾的所作所為卻帶給他的親人和友人,狠狠的一記重擊。
打的他們潰不成軍。

冰炎的紅色眸子寧靜的望著面前的墓碑,上頭有著男孩笑容燦爛的照片。
「褚,我也愛你。」他坐在墓碑旁一字一句緩緩地說。
一遍又一遍地說著,仿若答聲機,一次次地Repeat重複著。

褚冥玥看著父母悲痛欲絕的模樣,神色異常平靜的看著墓碑上的男孩照片,「褚漾漾,姐姐會照顧好爸和媽...一路好走。」
然和辛西亞站在他們身後,滿臉疲憊和哀傷。

『謝謝妳,姐。對不起我太自私了。』褚冥玥的耳邊倏地響起男孩的嗓音。
「你這大笨蛋!」褚冥玥狠狠地朝空中舉起拳頭。
『爸、媽,我希望下一世還能做你們的孩子。』雖然不會有那個機會了。

青鳥從空中飛過,男孩的聲音也緩緩散去。
『大家,再見了......』


很好,又一篇SE⋯(掩面痛哭
搭配BGM:林凡 怎麼離開你才能夠不傷心

          <END>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