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18|回復: 15

[同人文] [特傳] 淪於黑(2/25完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4 18:07: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2-25 11:30 編輯

這裡是放寒假了的澤月,來動工新坑www 整個御論的背叛文幾乎都是大家背叛漾漾,天生反骨(?)的澤月就來開了漾漾背叛大家的新坑了XD

不喜請點右上方叉叉或是返回鍵謝謝www

應該是不定更喔~那麼,祝各位看文愉快~

*

「漾漾……為什麼……」倒臥在血泊中,清麗的臉龐帶著淚水,米可蕥哭喊著,「為什麼?」被呼喚的人冷笑,「因為,我是妖師啊。」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摧毀了友誼,妖師終究離開了光明。

「褚……」冰炎皺眉,看著曾經弱小的代禱學弟,正冷笑著,像是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怎麼,要殺了我嗎,『冰與炎的殿下』?」褚冥漾的語氣更加尖酸,那個陌生的稱呼,令冰炎心頭為之一顫,這是那個溫柔的孩子嗎……?那個孩子,做出了背叛學院、背叛公會,甚至背叛了朋友的舉動,都是因為古代大術的影響。

光明者將其領入光明,黑暗者使其墮入黑暗。

而他們的妖師朋友,終究無法抵禦影響,真真正正的淪於黑。

「漾漾,回來吧!」顫抖著的手無法舉弓,雪野千冬歲咬牙,卻無法讓自己再次冷靜,他不生氣,但是很悲傷。他們所做的一切,還是無法阻止異動的發生。

「對不起,都是我們的錯……」米可蕥抹去眼角的水珠,「都是我們沒有找到好方法來阻止……」然而徒勞,眼淚一樣宣洩。

「褚,不是你的錯。」藥師寺夏碎手持鐵鞭,但沒有往曾經交好的那人打去,他也一樣,試著以柔情呼喚,讓那名澄淨如水的小學弟再次拾起那顆善良的心。

「好煩。」褚冥漾冷笑的嘴角慢慢下垂,「我覺得膩了。」他舉起掌心雷,水的力量聚集著,還有更加深沉的,黑。

明明就有預備動作了,但他們還是覺得很突然,措手不及。是不是因為,內心總覺得他不會出手的?事實証明,他們錯了,錯的離譜。

「就是你了,上路吧。」他動了動唇,輕聲說道。

「萊恩!!!!!」一聲槍響,一個生命終結。灰藍色髮的少年像是沒有反應過來一樣,被子彈穿越了心口。方才明明正拿著武器對峙,萊恩的刀瞄準的是他的肩,褚冥漾的槍口卻是對準了他的心。

方才已經被褚冥漾重創的萊恩自不會有能躲開的能力。

所以,成了被終結的生命。「漾漾你———」千冬歲驚愕,不敢置信,他居然真的奪走了好友的性命,「我說過,我膩了。」動手的那人,重新掛上輕佻的笑,彷彿一切都沒發生。

「嗚……」米可蕥哭的更加撕心裂肺了。無論如何,妖師少年已經背叛,再也不屬於光明了。

「各位再見。」褚冥漾使用傳送陣,陣法在他腳下如花層層綻開。

接下來,該去找「親愛」的族人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4 18:21:07 | 顯示全部樓層
超好看的ㄚㄚㄚㄚㄚ(本人已瘋
終於看到漾漾背叛大家了
期待下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4 18:26: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阿阿啊啊啊啊阿!不能晚幾天再開嗎!(啥鬼               我後天要學測了你讓我看這個!?(快去看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4 18:45:28 | 顯示全部樓層
與其等到公會、白色種族出手陷害、抹殺、抹黑還不如先下手為強,重創整個白色種族
剛看完某個坑
導致暫時對公會、白色種族印象不好,憑什麼白色種族當年造的孽、屠殺要讓黑色種族、妖師善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5 15:38: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滿地殷紅血跡,那名少年就這樣消失在眾人眼前。愣了一下,提爾立即回神,「鳳凰族開始行動!」幾名支援的藍袍立刻開始替受傷的人治療。

「快醒來啊!」莉莉亞.辛德森哭喊著,然而萊恩卻還是沉睡著,「沒用的……」千冬歲不忍的別開眼。早在那個時候,萊恩就已經死了,因為黑暗的關係,即使是返魂術也無法再讓他活過來。「萊恩.史凱爾!我叫你給我醒來!」莉莉亞的聲音已經沙啞,眼淚不爭氣地流下。

「莉莉亞……」米可蕥抱住了友人,「喵喵……」想起米可蕥是多麼信任褚冥漾,莉莉亞就感到心痛與不捨,兩名悲傷的少女,幾乎精神崩潰。

「褚居然會離開,沒想到……」夏碎的心很紊亂,看著弟弟的傷,心疼極了,想起那名學弟,錯愕極了。「褚不會再回來了。」雖然不願接受事實,但是冰炎知道,他的代導學弟已經是黑暗的一員了。屆時若是再次以敵人的身份照面,自己真的下的了手嗎?

那可是褚冥漾啊!

冰炎怔怔地望著遠方,失去了冷靜,感受不到任何。他只要褚冥漾回來,這樣就好。

*

「吶,米納斯,妳說他們會恨我嗎?」漫不經心的與自家幻武兵器交流,褚冥漾隨口問道,「我想是會吧。」米納斯.妲利亞悅耳的聲音響起,「罷了,反正我也不在乎。」說出殘酷的話語,褚冥漾甚至笑了出聲。

眼前已是妖師本家,熟悉的鞦韆依舊在那裡,只是經過了時間的洗禮,似乎搖搖欲墜。「舅舅,你很寂寞吧。」撫著老舊的鞦韆,褚冥漾輕聲說道。

等一下喔,我很快會讓你和你的兒子還有姪女團聚的。

然後,從容的走進房舍中。

*

偌大的房舍只有寥寥三人。「小玥,我有點擔心漾漾,那個影響……」白陵然開口,臉上盡是擔憂的表情,美麗的精靈女性握住他的手,希望給他一些安全感,「我也是,他最近實在是太反常了。」褚冥玥難得沒有說出什麼損人的話,也是真心在想著自己的弟弟。

他們所談論之人就在身後。

「?」感覺到不對勁的辛西亞.艾德兒轉過頭,「漾漾!」她驚訝的喊出聲,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出現,更是因為,他手中的掌心雷,已然要將子彈射出!

在辛西亞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小玥!」突然間感受到一股劇痛,褚冥玥面色大變,然後向前跪倒,白陵然立刻扶住她,「漾漾……」看見褚冥漾那個冷然的表情,縱使白陵然是擁有強大力量的妖師族長,看見時,竟也沒來由的感到心驚,「有一陣子沒見了呢,姐姐,表哥。」褚冥漾冷笑,以沒有溫度的聲音說道。

「……」發現治療法術沒有奏效,白陵然有些慌了,「辛西亞,先幫忙照顧一下小玥。」他站起身,雙眼直視表弟,「漾漾,你已經變成這樣了啊。」片刻,發出嘆息。「你要做什麼?」他擺出警戒的姿態,隨時準備好戰鬥,「我沒有要做什麼喔。」褚冥漾輕笑出聲。

「只是要殺了你們而已。」

就在瞬間,他出現在褚冥玥身旁,把辛西亞摔開後,盯著那張冷冽的漂亮面孔。「再見了,姐姐。」抬手,又是一槍。

「不要———!」辛西亞尖叫出聲。白陵然霎時抓住褚冥漾的手,要將其扭斷,「然,你去陪冥玥吧。」輕聲的話語。

「我,褚冥漾,以妖師的能力,將詛咒降諸於伊,其真實之名,白陵然。」奪走性命的話語,每次都是敗在這人。

白陵然的心臟緩緩的停止了跳動。

現場只剩褚冥漾與辛西亞。「漾漾,你殺了我吧,讓我去找然和小玥。」精靈女性低頭,長頭髮蓋住了表情。

褚冥漾勾起唇角,「不要。」

「!」辛西亞愕然抬起頭來,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殺了她愛人與好友的少年。

「我要妳,一輩子活在後悔裡,度過千年。」

褚冥漾信步離去,留下哭的肝腸寸斷的辛西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5 21:26:25 | 顯示全部樓層
活、活的黑漾啊啊啊啊啊!!!!!(激動)(妳冷靜)
真是太令人感動了嗚嗚QQ

欸?連然和玥姊都殺掉了?
還真是黑得好徹底啊(感嘆)
不過古代大術的影響不是放出陰影毀滅世界嗎?怎麼會連同為妖師的族人都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6 00:57:5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超~~~好啊啊!
好久沒看到這麼痛快的黑漾了⋯⋯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探討「古代大術的影響」這件事,大大的題材選得不錯喔~(´・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6 10:11:29 | 顯示全部樓層
澤澤,...你寫的好虐心.....
不過這樣的話應該是....正常(??
....該怎麼說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5 10:59:04 | 顯示全部樓層
「螢之森的精靈傳遞話語,妖師一族的族長及後天能力者已亡。」冰炎皺起眉,褚冥漾的力量未免太過強大,竟然能將繼承了凡斯完整記憶的白陵然和身為紫袍的後天能力者褚冥漾殺死。

一次對上這兩人,就是他也沒辦法輕鬆得勝,何況是取性命的戰鬥。

他的學弟終於變強了。可是,沒有人因此感到高興吧?在得到力量的同時,那顆柔軟的心也消失了,現在的他,充其量是個傀儡吧?

褚,回來。

他只希望,那孩子能找回自我,別再淪於黑暗中了。這是喜歡那孩子的所有人的,心之所向。

學長啊,你又怎麼能要我找回自我呢?

說不定,這才是真正的「我」啊,呵呵。

*

「褚冥漾,你終於想通了啊。」安地爾環著手,似笑非笑的說道,「閉上你的爛嘴巴。」褚冥漾不屑的瞅了他一眼,「叫比申給我出來。」到這裡,當然別有一番目的。「比申,妳要躲到什麼時候。」安地爾淺笑幾聲,有著姣好面貌的女鬼族走出,「並沒有躲。」

也不拐彎抹角,褚冥漾單刀直入切進重點,「我要你們當我的手下。」安地爾挑眉,「這可不行。」比申完全發怒,「我滅了你!」正要攻擊卻被安地爾阻止。

「褚冥漾,你拿什麼來讓我們臣服於你?」

笑出聲,褚冥漾勾起的嘴角沒有一絲溫度,「要當手下還是要死,自己決定。」狂妄且冰冷地話語,出自於這個幾天前還乖巧溫柔的少年。「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不被我們做成屍體了。」安地爾不悅的表情,預示了接下來的戰鬥。

卻沒預知到自己和比申的命運。

*

「嘖,真是累人。」甩著手上的傷口,褚冥漾的表情卻挺愉悅的,「勝利就好了,我的主人。」米納斯溫柔的聲音輕輕響起。「真是多虧了妳,米納斯。」唯有與她說話時,褚冥漾才會變得柔和。「幸好,所有人都以為我只有啟動大術收服陰影。」米納斯飄渺的嗓音,說出了驚人的事實。

「他們大概到死也不知道,我就是陰影。」

*

這章很短很短喔XD因為這是中篇,應該是很快就會結束了www等這篇寫完……或是快寫完?我可能會開新坑XD所以得認真更文了OAO(趴

最近天氣冷,大家記得保暖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0 11:41:48 | 顯示全部樓層
米納斯.妲利亞,就是陰影。

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一定。誰會知道幻武兵器居然能夠存放毀滅世界的武器,更遑論兵器的原主人——冰炎不知情。

因為她,不是一開始就是陰影的啊。是在成為褚冥漾的武器後,為了收服陰影,而也漸漸被黑色吞噬。明明是古代大術,理應只會影響施術者本人而已,可是,他們是以血立誓約的啊。安地爾以褚冥漾的血完成大術,而血液中刻著的,就是米納斯的力量啊。

所以,被陰影逐漸染黑,且因這種狀況幾乎前所未聞,所以,居然成為了陰影,也是武器。是自己害主人變成這樣的嗎?她也不知道,可是,那本來就是能夠反手將人置於死地的法術啊,連原本的米納斯.妲利亞都賠上去了。

現在的她,到底還有沒有心呢?

不知道,只要褚冥漾一直在身邊就好,只要這樣就好。那樣即時死亡,她也能拖著全世界給主人陪葬。

也許,她真的瘋了吧。

*

「為什麼殺人,黑與白……沒有意義,根本沒有意義!」夜裡,不安穩的睡夢中,褚冥漾怒吼出聲,然後被自己驚醒。又來了,原本那個懦弱的自己在試圖反抗,害得他夜不成眠。淨愛問一些有的沒有的,真的是、真的是……

再理解不過了,那就是初心啊。「!!?」發現思緒開始動搖,褚冥漾扇了自己一巴掌,「我是妖師……應當與所有人以為我會做的一樣,毀滅世界,殺人……」講到越後面聲音越小,褚冥漾的心開始紊亂,這真的是他想要的的嗎?

「主人,安心休息吧,無論如何我都在你身邊。」米納斯淡淡地開口,化出人形,溫柔的眼神注視著面露痛苦的少年。「這個世界欠你太多了,不配讓你難過。」她只想要褚冥漾開開心心的就好,無論那是用什麼來換的,誰的性命都好。只要褚冥漾活下來就好了,自己不存在,被封印也沒關係。

因為一個不能說出來的秘密。

*

嗯這章還是很短www
明天就要開學了,而且澤月還沒寫完功課,還來更文,看在這份上就不要嫌棄吧(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