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1|回復: 13

[同人文] 特傳※無所預知的未來※冰漾→夏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11 13:05: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璦冰漾 於 2018-2-14 10:46 編輯

阿啦啦啦啦~俺還是出稿了www
俺知道俺還有一個作品還沒完,甚至有些想棄更了 ( 被打
嗚嗚嗚,人家覺得那實在太歪了咩...QAQ
好了好了,俺接下來發的文,不知道啥時發,所以....別打俺!!! ( 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1 13:43: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璦冰漾 於 2018-2-14 10:45 編輯

先來個自偶介紹吧
~~~~~~~~~~~~~~~~~~
夜陽(楓凌亞•伊沐洛•巴瑟蘭)
女,17
like:漾漾、奶茶
外表:銀色長髮,火紅色的眼眸,冰炎的姐姐
個性:對外人很冷淡,但對友人很溫柔(只要不要踩到她的底線就好)
種族:冰牙與焰之谷一族
袍級:全袍
無兵器

惑 (天域惑凌)
女,年齡不詳
凡斯、亞那、安地爾的老友,安地爾的姐姐
暗之神,扇、傘、鏡的創造人
個性:無
種族:神族(與創創世神並稱
頭髮顏色:暗紫色
眼睛顏色:藍色
袍級:無
幻武:無

天域凌流 (褚冥漾)
惑的孩兒
個性:前 溫柔如水的孩子
         後 冷淡、和前一樣、复黑(對友人有比較少…吧)
種族:神族
頭髮顏色:淡藍色,一小搓暗色,留長到腰部
眼睛顏色:碧色
袍級:全袍
幻武:米娜斯妲利亞,女,水
型態(1)水槍
        (2)福萊槍
        (3)弓
        利克萊亞,男,冰
型態(1)弓
        (2)針
        (3)雙劍

雪    女
惑的神使
對主人和主人的孩兒很好,對外人很冷淡
種族:銀狐一族
頭髮:銀色 瞳孔:紅色
袍級:無
(和炎是同母異父)

炎    男
惑的神使
做事認真,對所有人都很親切,但並不信任對方,唯一相信的只有惑與凌流
種族:銀狐一族
頭髮:火紅色 瞳孔:銀色
袍級:無
(和雪是同母異父)

敏嫣凜•鳳
冰炎的未婚妻,冒牌公主
種族:冰牙一族
頭髮:銀色 瞳孔:銀色
袍級:紫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1 14:18: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璦冰漾 於 2018-2-14 10:44 編輯

#章之一
當你開始疏遠我時,我發現了,你不在愛我,所以,我選擇和你分手,不愛了就是不愛,再怎麼強求都沒有用,當你約我出來之時,我已經知道了,我們到此為止了,所以我選擇率先說出,忍下心裡的痛,跟你說出「分手」這兩個字,因為由你說出,我的心,會無法承受。

吶,學長,你到底,有沒有真的愛過我呢?這個問題,我已不在想了,越想只會越難過,於是,我除了告訴姐和然之外,沒告訴其他人,也拜託姐和然不要告訴他們。

正當我要離開時門的方向出現了一道聲音「你真的要離開嗎....」夜陽擔憂的看著我說

我看著她苦笑道「在這繼續看著他們,我心裡也會不好受的」之後她就沒在繼續說,也沒欄著我

我離開了,離開那令我安心的學院,在守世界各地旅行,也因此變強了許多,得到許多人的幫助,也順利找到了烏鷲與千年前亞那、凡斯與安地爾的秘密基地,原本出來旅行一直都很順利的。直到,有一天......
「呦!凡斯的後人,你最近過得好不好啊!而且,真沒想到你竟然找得到這個地方」安地爾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帶著不知是否為驚訝的語氣說道

「安地爾!」我一看到他馬上警戒了起來

他又想幹?

「別那麼緊張,我今天只是來看看你的,而且我已經不是鬼族了」不是鬼族? (主人,現在安地爾身上確實已經沒有鬼族的味道了)

「幹嘛!」雖然知道他不是鬼族,但還是很警戒的看著他,他也四處打量我,搞得我渾身不對勁「看來你出來旅行,還有很大的成長嘛~」

「你怎麼知道我出來旅行,難道?!」我出來的事情被人給知道了?!不可能啊?如果被知道了學長他們一定會來找我,難道是...學院?!

「呵呵,你覺得呢?不過勸你別回去,凡斯的後人,你回去了絕對會後悔」安地爾說完就這麼走了

「我絕對會後悔?為什麼,算了,沒時間想這麼多,我必須趕快回去」說完,我馬上開啟傳送陣回到了學院

「好久沒有回來這裡了,附近沒有什麼地方被破壞呀?」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氣逼近「米納斯」(主人,在500公尺以內,是冰炎殿下他們)

「什麼?為什麼要帶著殺氣,難道是因為我沒講就私自出去這件事,讓他們很生氣?」(主人......)米納斯想,都什麼時後了,主人會腦殘的這個壞習慣還是改不過來....

「背叛者!你還有臉回來!我哥哪裡惹到你了,你為什麼要破壞醫療班,讓我哥沒辦法治療,你說啊!」率先出口的是千冬歲,他生氣的說

背叛者??夏碎學長...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不相信我

「哼!歲,不用和背叛者解釋這麼多!」萊恩生氣說道

萊恩....連你都不相信我了嗎

「漾漾...你去自首吧!好嗎?」喵喵哭著訴說

喵喵...我根本沒做什麼?是要自首什麼啊?!

「你到現在還不肯承認嗎!到底為什麼要打傷奈葳雅他們!!」突然有一道聲音出現,那人就是冰炎...帶著鋒云凋戈,眼睛直直地瞪著褚冥漾

學長....連你也...
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是多麼的蠢,原來你們口口聲聲說的友情,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原來...我們的友情比一般還要來得脆弱,為何
?是因為我是妖師,是一個黑暗無比的妖師一族嗎?學長,你曾說過的話,又有何用?」我冷眼看著他們

「我們也想相信你,但是證據確鑿,你是要我們怎麼相信你!!」冰炎大吼說

「證據?那你可有想過,那個證據也可能是偽造的嗎?」我頓了一下,笑了笑說「算了,如今的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你們還會相信嗎?不是要抓我嗎?來啊!」心已死的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那就如你所願!」說完,冰炎直接烽云凋戈帶著萬鈞之勢而來,從左胸貫穿而出。

刺中後,冰炎訝異的看著褚冥漾,心想
為何,不躲開
並將鋒云抽了出來

並不是我躲不開,而是我...在賭他是否會想起以往他所說的話,結果的與我所希望的相反,呵...你們所說的一句句,原來完全不能給予信任

「唔!學長...自從我們分手後,我就一直都很好奇...你到底有沒有真心愛過我?」我扶助我被刺傷的地方艱難地看著他問

說完這句,我就沒力氣的倒下了,在冰炎要接住我之時,一道白光出現了....

等到白光消失之時,褚冥漾不見了,因為如此冰炎嘖了一聲走了回去心想,為何我會想要接住他呢?

「冰炎學長,背叛者呢?」千冬歲見冰炎學長沒將背叛者褚冥漾帶回,便好奇問了一下

「被他逃了。」冰炎平淡地說

「不要管他了啦!我們去看看夏碎學長怎麼樣了」喵喵開口說

***
(夏碎視角)

我一睜開了眼睛,便看到所以的有人都在,好奇的問了問「你們怎麼都在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

「哥,你還有哪裡會痛的嗎?」千冬歲見我一醒來就問

「你在說什麼啊?夏碎一直都在這,人好好的,怎麼會出事啊」提爾不明白的說

「你說碎一直都在這,沒遭受到任何的攻擊?」冰炎不相信的再問一次,心中突然有股不安的感覺

「是啊!你以為我們學校的結界有那麼容易就被突破,然後還不知警覺嗎?」提爾悠哉的將手靠在冰炎的肩膀上,下一秒,他就黏在牆壁上了

「那庚庚他們呢?!」喵喵緊張的問,完全不關心剛剛還被黏在牆壁上的輔長

「怎麼了,喵喵,我們只是受一點小傷沒有大礙的」這時庚與狩人兄弟同時出現

千冬歲的臉越來越難看,冰炎雖然看不出來,但他的內心也是很不安,千冬歲開口了「難道....我們真的誤會漾漾了」

「所以是真的嗎?我們誤會漾漾了」喵喵哭著說
「褚怎麼了?褚回來了嗎?」我欣喜地說,想當初,我連一聲都還沒跟他說再見,他就不知去向了,現在他回來了,我可以好好跟他聊一聊

「是回來過了,但是....」這時不屬於這裡任何一個人的聲音出現了

「夜陽?你怎麼來了?還有妳說回來過,褚又離開了嗎?」夏碎好奇地問

「呵呵!這你可要問我的弟弟了。」我失笑說

「歲?」聽完夜陽的話,我轉向冰炎,而冰炎則是轉向另一邊,我只好問問我的弟弟了

「就...公會傳來,妖師褚冥漾叛變,襲擊醫療班、公會……等的」千冬歲看著我心虛的講

『什麼?!』我和庚他們驚訝的說道
「我相信漾漾不會這麼做的」
「所以你們就傷害了他!」庚不敢置信的說
「冰炎,你知道漾漾知道你不愛他時,他有多難過嗎?!」而我,也白白讓給你,我是因為你是我的搭檔,所以才讓給你啊...相信你在他旁邊,他會更幸福,結果...我錯了!

「都給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們」我撇頭,生氣道

見他們都出去了,夜陽說「夏碎,你...有沒有想要見褚冥漾」

「能嗎?!」我看著他驚訝的說

「能,但是,得等上幾個月...」夜陽說

「沒關係,我願意等」能見到他我就很開心了

「嗯」說完,夜陽就離去了

褚,對不起,我不該那麼容易放棄你的.....

~~~~~~~~~~~~~~~~~
希望大大們看得懂俺在寫什麼(⊙_⊙)


老實說俺就照著俺滴腦袋思考寫,寫完之後,俺就不知不覺的寫到這樣了(⊙_⊙)

漾:為什麼每次我出場都是這麼....啊...

某流:不知道欸(・∀・)

樣:這明明就是你寫的啊啊啊!(# ゚Д゚)

某流:啊我就想到這樣寫呀ヾ(*。∀。*)ノ

冰炎:....

某流:句點我030

漾:.....

某流:夠嘍,別再句點我嘍,小心我...喔ヾ(*。∀。*)ノ

漾:對不起...

好啦~總之就是醬的結束一切啦\(*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1 16:03: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太好了,終於看到背叛夏漾文,而不是冰漾文,期待下一篇w

點評

呵呵,這算一種突破吧  發表於 2017-11-11 2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9 16:5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璦冰漾 於 2018-2-14 10:44 編輯

#章之二

「孩子,為何要為了他賭上一條性命呢?」某人說
「是阿...為什麼呢」我自己也不懂為什麼
「你明明還有一個很愛很愛你人呀!為何偏偏要對他執迷不悟呢」那人又說道

「誰?還有人會喜歡我嗎?」我疑惑道

「到時候你一定會知道的,睡吧....」某人說完就不見了

「欸?等等啊....」說到一半意識漸漸的模糊了

(天域惑凌視角)

將褚冥漾的傷全部包紮好之後,我拿出了一個木盒子,雪與炎看到邊說「主人,那是什麼啊?」

「這是他生前的靈魂,現在要將他注入回他的體內,他前世與今世差別度並不多,所以只會轉變為前世的模樣,波動並不會改變」我說著,便將那顆圓球放入他的體內,慢慢的,他的身體開始慢慢地轉變為前世的原貌

「原來凡斯的後代是你的孩子啊...惑凌」某人訝異的說

「你就一定要對他說那些話,真是受不了你欸...她前世的名字叫做天域凌流」我無奈的講

原本想讓他繼續四處探索的,唉....算了,事情都過了,我想他經過這次事情,對他應該沒有那麼執著了吧!即使還有一點點的愛意

「他也累了,就讓他休息吧...」我擔憂的看著冥漾,之後轉了過來,對那人說「對了,我們也很久沒有聊天了吧!自從你被抓走之後...是吧!弟弟」

「嗯,是啊~」那人跟我互看說

「我們去大廳聊吧!在這裡會吵到他的」我對他說完,就轉過去對炎、雪說「你們倆也不用一直待在他旁邊,偶爾進來看一下就行了」

『是!』兩人異口同聲說

「那我們就出去聊聊天吧!」我站起身來說完,便往門口走去,而安、雪與炎他們跟在我的後面,一起往客廳的方向走...

***三個月後

(學院)白園

「千冬歲,你最近有褚的消息嗎?」冰炎看著千冬歲說

「我這邊完全沒有消息,那學長呢?」千冬歲搖了搖頭說

「沒有....」冰炎垂下眼眸說

「難道就真的一點消息都得不到嗎?」喵喵泛著淚光說

聽到這句話,眾人紛紛搖著頭

「你們想要找漾漾?是嗎,臭小子?」忽然出現了一個不屬於這裡每個人的聲音

「嗯,妳有褚的消息嗎,老太婆!」冰炎看到他們來了,劈頭就問

「注意你的口氣,臭小子」扇懂不客氣地回他說

「我們就算有你們也不可能找得到,除非...」傘說著

「除非什麼?師父」冰炎疑惑了

「學長,他們是....」喵喵疑惑問道

「他們三位是你們想都想不到的人」這時,都不屬於在場的任何一個人說話了

「小夜陽~你怎麼來了」扇懂一看到夜陽馬上就撲過去了

「...可以請您先講好事情嗎?扇」夜陽沒有拒絕她而是讓她撲並無奈的講

「夜陽,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夏碎疑惑的道

「當然是來聽三個月前漾漾的前因後果啦~」夜陽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哥,你怎麼下床了,你的傷好了嗎?」千冬歲焦急緊張的問

「不要緊張,他,並沒什麼大礙的,扇,妳能講了嗎?」夜陽對他們說完,便轉過頭去對扇說

「嗯嗯,當然可以啦~」於是扇就開始講解這一切的一切,原來就是因為公會懼怕他的力量,而所編出來的謊言

「現在你們想找到他可說是不可能的,除非他願意,不然你們不可能見到他的,而你,冰炎則是不可能再有這樣的緣分了」傘淡淡地對他們說

「好啦~事情大概是這樣,我們也不能再多說什麼了,自己加油」扇說完就跟著鏡、傘離開了

「事情就是這樣,你們自己加油,亞,不是我不幫你,而是,你既然捨棄了這緣分,我也無法幫你,事後你就會懂了」夜陽靜靜的對著冰炎說

「.....」冰炎陷入了沉思

「夏碎,走了」夜陽對身後的夏碎說

「等等!你們要去哪裡?」千冬歲好奇的問

「我們要去的地方,你們也不能進來」我回頭對他們說

「就不能也帶我們一起去嗎?」喵喵疑惑的問

「這就不能問我阿?而是要問守關者」
我無奈道

「....」白園再次陷入沉寂

***
(惑視角)

「大人,我們泡好茶了」炎與雪將泡好茶的用具擺在桌上,我點了點頭,他們就應聲離去了

「你應該是要喝咖啡吧!」我看著他臉上若隱若現的表情,我好笑的說

看他瞬間看著我,像是詢問我在哪在哪似的,我便笑說「廚房桌上有為你準備,去拿吧」

「謝啦~」看著他笑著對我說,就讓我想到小時候的點點滴滴...

「主人,他們來了」這時,雪來報備說

「我知道了,讓他們進來」我對雪淡淡的說

『時扇/時鏡/時傘,參見大人』他們三個來到我的前面,紛紛向我行禮

「怎麼都來了,有什麼事情嗎」我看著他們問

「大人,我...我們十分抱歉,竟不知漾漾就是您的孩兒」傘自責的說

「對不起,大人。讓您的孩兒遭受到這種事情」鏡也非常愧疚的說

「你們倆都說完了,我是要說什麼啊?大人,一切都是我們的疏忽,但我們不能插手,實在非常抱歉」扇抱怨的對他們說完,就對我道歉,這讓我蠻無言的...

「你們劈頭來就對我道歉,有何用,你們應該對『他』說,並不是我」我對他們說

「這還真是貴客呀,惑凌,他們怎麼來了?」他從廚房走了出來,用著玩世不恭的態度說

『安地爾?!』見他一出來,扇、傘、鏡立馬產生戒備,緊張的看著他

「請你們別這麼無禮,這裡是蕾索尹亞神殿,不是你們的打鬥場!」炎非常不悅的說,畢竟,只有這裡...才是他們的容身之地

「...」聽見炎的話,扇、傘、鏡,紛紛放下符咒,但警戒卻沒有一絲的減少

「哎呀別這樣看我嘛~」安地爾用著絲毫不在意的口吻說

「好了,來談談吧!你們來,不就是要看『他』嗎?」我對他們三個說

「是的大人」他們堅定的看著我說

「『他』差不多也要醒了,我們在等等吧!還有兩個人」

『誰?』就在他們語音落後,神殿的大門打開來

「哈嘍~抱歉來晚了,被外面的人拖了好久」
......

「你怎麼來了?!」那三位驚訝問
~~~~~~~~~~~~~~~~~~
送上晚來的文章,對不起,俺昨天太忙了QAQ

漾:這次的我沒有被換成女孩子欸 ( 開心

某流:你就那麼喜歡當女孩子?那我把設定改變一下好了( ・ิω・ิ)

漾:並沒有!!!別換啊啊啊!!(# ゚Д゚)

某流:可是這樣對夏碎很不公平啊(・∀・)

漾:呃...(*_*;

夏碎:呵呵,並不會怎麼樣,只要是褚,不管是男是女我都很喜歡 ( 微笑

漾:夏碎.... (0/////0

夏碎:嗯?怎麼了嗎 ( 抱

漾:不...沒有 ( 臉紅

某流:哎呀呀~看來引起了不該引起的東西了030

迷:... ( 默默的戴上眼鏡


好啦~我們就到這結束啦~(*´∀`)
歡迎各位大大喜歡俺的文章
話說,各位大大真的不來留言ㄇ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0 17:55: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潔已經要被閃光閃到爆炸了,請給我100副墨鏡(去販賣部買墨鏡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5 15:27: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璦冰漾 於 2018-2-14 10:44 編輯

#章之三
「我?我怎麼不能來啊?」我反問他們

也是...

「先不說這個了,阿姨,人我帶來了」我先轉個話題說,並將夏碎拉到我的前面

『夏碎?!!』無殿三主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大人...這是?」傘疑惑的問

「好,那我們就去見『他』吧」阿姨並沒有回應傘的問題,直接說

就這樣他們來到了,一扇門前,在門前聽了下來

「夏碎,你先在外面等待,楓,妳也是」阿姨轉過頭對著夏碎和我說

「欸?!可是...」夏碎擔憂的說
「我知道了,阿姨妳先帶傘他們進去吧!安地爾你看看是要和我們一起進去還是現在進去」見夏碎的擔憂我直接對阿姨說,並轉過頭對安地爾問說

「我嘛...跟著他們一起進去好了」安地爾想了一下回答我

「那就我們先進去了」阿姨說完就轉了轉門把進去了

***(門外)

「你擔憂個什麼阿!真是的」我拍了拍夏碎

「我也不知道...當初,我不該將他放手的」夏碎低下頭說

「...」看著他,突然覺得當初如果褚是跟著他的,是否會不一樣呢?

「怎麼了?」夏碎見我遲遲沒有回應,便回頭問我說

「沒什麼,已經可以進去了」我說完後,裡面就傳來了阿姨的聲音

「楓,你們可以進來了」

「好~」正當我要轉門把時,夏碎拉住我

我回頭問他「怎麼了」

「不,沒什麼...」夏碎猶豫了一下,便說

「嗯」我看了一下他,便轉了轉門把進去,而夏碎跟在我後面一起進去

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在想什麼,畢竟進去之後也不知道要講什麼,難免會有點尷尬

***(漾漾視角)

「漾漾,你看我帶誰來了」夜陽進來後對我說

誰?

當我看到那人之後,我瞪大眼睛的說「夏、夏碎學長?!」

「褚,三個月不見了,你的傷還好嗎?」夏碎微笑對我說

「嗯、嗯...」不知道為什麼對於他的關心,我有種溫暖、開心的感覺,難不成,我真的喜歡上夏碎學長了...

「好啦!我們就先出去,凌兒,你跟夏碎慢慢聊」突然,母親插出一句讓我瞪大眼睛的話,並對我眨眨眼,表示說“我幫你製造機會了,好好把握喔!”

什麼?!!

「欸?!我們才剛剛見到漾漾小朋友欸」扇不滿的說

「我們知道了」傘去拉著扇的候領說,走了出去

等等阿,傘?!

「那我們就出去聊天吧!這裡就給他們慢慢聊」而夜陽也很無情的忽略我的求救眼神的說

不要啊!!!

於是大家就慢慢的離開了我的房間,只留下我和夏碎學長,還有無盡的尷尬...

「呃...那個,夏碎學長,你、你要不要坐著」我試著找話聊,避免太尷尬

「嗯」夏碎學長聽著我的話,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

「那、那個...夏碎學長,你的傷...還好嗎?」我擔心的看著他

「好的差不多了,謝謝你的關心」夏碎學長微笑的說,便摸摸我的頭

「嗯,嗯...」當他摸了摸我的頭時,我的臉微紅的低下頭說

或許,我早在知道學長不喜歡我時,我就慢慢的喜歡上了夏碎學長吧...只是,不知道他...應該不可能吧...夏碎學長他喜歡的應該是千冬歲吧...

想的這裡,我的心底湧上了一股失落感

如果夏碎知道他在想什麼的話,一定馬上答『不是的』,可惜...他聽不到

「褚,你的傷,應該比我嚴重吧...那時候沒有當下幫你證明你是對的,很對不起」夏碎學長對我說

「不是的!!那不是...夏碎學長...」聽到夏碎學長對我說的話,我猛然的抬起頭,發現夏碎學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擔憂,我便停下我想說的話叫他

「褚,你能答應我,以後好好的保護自己,不要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委屈,好嗎?我之後會多來看你的,在這裡好好養傷」夏碎學長站了起來說

「嗯,嗯...」我臉微紅的點了點頭

「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夏碎學長微笑的摸著我的頭,便走出去了

我愣愣的看著他的離開,離開後,我不禁想了想

夏碎學長,你今天所說的話和做的事情是因為對我內疚嗎?還是...

其實夏碎學長是喜歡我的?

應該是前者吧...
~~~~~~~~~~~~~~~~~~~~~~~~
某流:阿啦啦啦,看來俺已經拖稿拖了很久啊 ( 喝茶

謎:你知道,你還敢給我喝茶

某流:哎呀! ( 被踹 俺也是有嚴重事態要解決嘛

謎:哼!

漾:好啦好啦!別吵了

夏碎:不過這次的文章很不錯呢!我喜歡,尤其是褚臉紅的時候 ( 微笑

漾:夏、夏碎學長 ( ////

夏碎:呵呵,又臉紅了 ( 撫臉 (( 抱住

漾:夏、夏碎學長,別、別這樣,大家都在看了( ///

某流:哎呀呀!自從上一次之後,今天就變本加厲了

謎:.... ( 戴上墨鏡

冰炎:..... ( 冒青筋

某流:旁邊還有一個醋罈子即將要爆發的人,我覺得這一個是一場很美麗的戲喔 ( 茶

謎:不用管他們嗎....

某流:不用不用,自然會有...會管

漾:可以請問那個...是什麼嗎?

某流:不要,你會怕的

漾:..... ( 閉嘴

最後那個醋罈子終於爆發了,至於他們是怎麼被處罰的,那又是後話了

好啦~俺終於將文章伸出來了,希望各位喜歡,對於這次的拖稿事件,俺真誠的向你們道歉,對不起 ( 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結果都沒有回應QAQ
是不好看ㄇQAQ
俺需要有人回應一下,才知道有人看QAQ
總之。俺還是會繼續更文,可是目前必須先
停更
因為俺的手機遺失了,電腦也有些問題QAQ
導致所有的文都不見了QAQ
但是,放心,俺會盡量想辦法更文的,請各位有在看的大大耐心等待,謝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QwQ,潔還想看下一篇,心疼漾漾,支持夏漾喔w。小璦(?)的文不見沒關係,潔會等的,前提是不能棄坑qwq

點評

小璦www,也是可以來這樣做叫我啦!因為我沒辦法更改用戶名,你們醬叫吧www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絕對不能棄坑哦!不然我就沒有精神糧食了

點評

好哦!俺知道了!!!俺絕對不會棄坑的!!各位大大放心吧!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