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9|回復: 9

[小說] (特傳)生於憂……end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9-9 09:25: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聆.. 於 2017-11-18 18:29 編輯

「咳咳,此番要大家前來,故有一件要事。」

「雖有不合理之處,但我們也應當感謝。」

「因為召集眾多種族必大亂,故只請某些學院的代表。」

「為免引發爭議,另請無殿之主─妖重的鏡以及夏侯董事─傘以此為見證。」

「請大家見到某人時別抄起兵器,他只是來聽講兼放假的而已。」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9 09:57:18 | 顯示全部樓層
是看到安地爾的時候不要抄起兵器嗎??XDD
還是四大鬼王?
(覺得應該是阿希斯XDDD

點評

還是娘娘聰明  發表於 2017-9-9 10: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0 14:00: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聆.. 於 2017-10-7 12:05 編輯

台下眾人全都一臉疑惑,到底有誰能夠讓所有人趕盡殺絕,但是公會會長又說是不必擔心的人物?

「就讓我們等會兒再請他出場吧」公會會長笑咪咪的跟台下講講。

「進入正題!」

「孟子曰:『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間,膠鬲舉於魚鹽之中,管夷吾舉於士,孫叔敖舉於海,百里奚舉於市。  

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恆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徵於色,發於聲,而後喻。

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

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

「所以......?」台下有些人依舊不懂會長其意思的發問。

「所以說即使是敵人,我們也要感謝於他們。讓我們遇強變更強。」

「不會吧!」「蛤?」「怎麼了?」

「我們必須感謝鬼族們。」

「華特!」有人忍不住的大聲驚呼。

但即使如此,小小的躁動又回復平靜。座位上的有些人握緊拳頭,有的還讓指甲給插了進去流出了血,有些人則是面無表情繼續聆聽。展現出他們各自的教養。

「事事都要學會感恩,請大家想一想,如不是鬼族,我們還能有今日的強大嗎?」

「想必某些人聽不大懂、不大理解,這段話的翻譯是,
舜是由田野間耕種而起來為天子的,
傅說是在築牆的工人中被舉用為相的,
膠鬲是在販賣魚鹽的商販裡被舉用的,
管仲是從獄官手中被舉用的,
孫叔敖是從海濱上被舉用的,
百里奚是從市場裡被舉用的。  

所以上天要使某個人擔任大事,一定先困苦他的心志,勞累他的筋骨,飢餓他的體膚,窮困匱乏他的身家,擾亂他的作為;如此,便可激勵他的心思,堅忍他的性情,增加他未具有的能力。

人,往往是有了過錯,然後才能改好。

心志困頓不通,思慮梗塞不順,然後才能發憤振作。察覺到人家的臉色上現出生氣,聲音上發出譏責,然後才能通曉警惕。

國家也是一樣,在國內沒有守法度的世臣和善輔弼的賢士,在國外沒有相與抗衡的鄰國和外患等憂懼,這個國家往往是會滅亡的。

由此可知:憂患能夠激起生存的鬥志,安樂反而容易招致覆亡的災禍。」

「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喜好戰爭,與干戈相比,我更嚮往和平。」

「但是這意思就與人體相似,如把癌細胞從中全數取出,那麼人體的防衛系統便會開始狙殺從前的良性細胞,就因為原本一好一壞,系統會吞食惡性細胞,但是變成一個人體全都是良性的話,系統也就只能吞噬了。」

「中間取得了平衡對大家都好。」

「對於我們,便是會變的更加強。鬼族是促使我們變強的動力。」

「如果沒有鬼族們,我們會是生活在舒適圈,即使天天的練兵,沒有實戰、沒有合作、沒有更快的一心,我們終究也會被異世界的人給殲滅的。」

「不知這樣說,手包紮完的人是否有聽懂嗎?」

clap clap clap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8 18:31:0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人稱)

「說得好說得妙,會長這一番話令在下心生敬佩。」從空無一物的天花板上降落的安地爾拍手說道。

「你?」「你」「你!」驚訝聲此起彼落。

「我我我是來喝咖啡的」語畢,變出一杯香醇的濃咖啡。

「會長阿,你這樣要我該如何是好啊?是繼續他們行動,亦或是回來?」

「反正你都在外面玩,有差嗎?」

「是沒有」

「繼續吧,繼續執行你的工作,照著他們的意思即可。」

「是是,可你不覺得這樣太有虧於我嗎?」隨即就擺出可憐的被拋棄樣。

「不會啊,你不都已經讓我沒法喝咖啡了嗎?」

「是這樣沒錯,但重點是要你戒掉把咖啡當水喝阿」

「阿那你哩,原本要我戒,卻變成你在喝,應該是你要戒吧。」

「我當然......」

「咳咳」假咳聲打斷了安地爾和公會會長的閒聊,不得不覺得這畫面好詭異阿,應該是敵對的,怎麼演變成爭奪咖啡的話題了???

「「嗯?」」

「所以安地爾是?」於是底下的一名代表發出一句眾人最好奇的問題。

「間諜」

「也不算是」

「遊玩的」

「間諜」

「那我們是否能先行離開?」所以,我們到這ˋ裡來,到底是做甚麼的???????

「當然當然」所以,一開始把場面弄得那樣莊重嚴肅,是幹嘛的??????

「那可否請問一下,會長找我們是有何事?」

「本人只是單純看到一篇文言文有感而發而已。」

......so this is your reason?

You let us hear what you say.

Just for fun.

......

原先碧藍的無雲晴空,已經被墨汁染得不能在黑了,就好像眼下看著據說是公會會長和據說是鬼王高手閒談而眼神死的眾人。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07:46:17 | 顯示全部樓層
=皿=好.............奇耙
不過最後在爭咖啡,所以會長也是咖啡控?

點評

原本不是的說  發表於 2017-12-3 19: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19:39:46 | 顯示全部樓層
Vengefulangel 發表於 2017-12-3 07:46
=皿=好.............奇耙
不過最後在爭咖啡,所以會長也是咖啡控?

哦....................可是為何最後講去咖啡了

點評

因為小的還不知道要怎麼結尾  發表於 2017-12-3 23: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3 23:23:09 | 顯示全部樓層
Vengefulangel 發表於 2017-12-3 07:46
=皿=好.............奇耙
不過最後在爭咖啡,所以會長也是咖啡控?

因果就是,安地爾全部拿走、切斷會長的咖啡,自己獨攬,安地爾原本是不喝的,可是放著可惜,就喝上癮了,會長就哀怨了。
大致上啦。
那個點評打錯了,真是抱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