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81|回復: 9

[同人文] 【特傳】在「惡鬼」誕生前5/9更至記2前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8-4 21:02: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9-5-9 19:23 編輯

一時興起小依決定來開個坑,一個確定腦洞全開的坑,不會棄(應該
首先崩角確定有,如果太過頭麻煩好心人提點。
再來Bug估計也不少(沒dug還能叫腦洞大開?
接著因為寫法所以篇幅不定、時間線亂跳(時間線如果真的太亂最後小依再來整理給大家
最後是不定更,看小依個人因素而定。
那麼以下。




楔子

世界是正確的,無論如何。

縱使你總有一種眾人皆醉唯我獨醒之感,即便你比誰都清楚那份正確的真相,縱然錯的應是「世界」,「世界」也必然是正確的。

這就是「世界」的真理,最為殘酷的事實。

「哀悼,然後順道傳話給你:不要再深入了,忘記且放棄吧,然後成為「正義」,那才是你應走的道路。」

「聽好了,這裡就是吾所謂最大弱點……」

「主人叫我們不用回去了。」

「……到那時麻煩幫吾毀去吧,無論如何吾都不想侮辱這份榮耀。」

「笨蛋!擔心的不得了,可是,不能回去,主人命令是……絕對正確而且不可違背的。」

「無論如何都是對的!懂嗎?這是我作為前輩皆搭檔的最大忠告,如果還想正常生活,就給我強迫自己去相信。」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所以……」

「真……羨慕,我也好想……這樣子……追求自己的……」

「不要這樣……住手……我沒有……討厭死了!什麼純白……要是全部都染為黑暗就好了,呵呵……哈哈哈!」

「原諒我,我不想成為邪惡,不想成為做錯的一方,我真的不想背叛你。」

「住手……這樣下去的話……全部都破壞就好了,這樣就不會難受了,如此便不用費心,反正先背信的並非吾。」

「我是屬於……「有趣」的一方的。」

這是在那之前,也是導致之後的往事,一段沒有人能證明的「虛構故事」。

誰能想到呢?無名的地方神、獸王的巫女王儲和公會袍級間的一份情誼,會碰撞出場帶來重大災害同時也毫無意義的悲劇。

也許這場相識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畢竟是它導致出了某種正義與邪惡的分歧,這就這樣的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22:2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7-8-4 22:28 編輯

記1  無名神

時間:在忘記是多久之前,在一切才剛開始,在他們尚未相遇碰撞,在陰謀還未浮現之前。

地點:妲莉亞河附近最大(?)神廟

「你確定是往這走?」瞥了一眼自家不靠譜的搭檔,我一邊乖乖穿起前天剛得到的白色外袍,一邊問道。

「廢話!安地爾我告訴你,雖然我大部分的能力都不大靠譜,但好歹情報收集可是我的專業!」下一秒,被隊友(我)強烈質疑的搭檔----律恩用力拍著身上公會的紅色長袍大聲反駁著。

「 如、如果連這點程度都不行的話,對得起我身上的紅袍嗎?」

原來你也知道自己不靠譜嗎?聽到這裡,抽了抽嘴角,幾乎已經快要習慣隊友掉漆的我在心中淡淡的吐嘈到。

在走了不只多久後……

「就是這裡?你確定委託人說的就是這種地方?」看著眼前快變成廢墟的宅邸,我用著帶有滿滿懷疑的語氣再次確認道。

「額……應、應該是這裡沒錯……吧。」律恩跟以往一樣,撇過頭,語中帶有滿滿的不確定的回答。

「……」聽到這回答,我眼神幾乎都死了。

當初我到底為什麼會和這個正常情況下幾乎沒半點用處的傢伙組成搭檔?

一想到搭檔的登記就讓我頭痛,等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提出建議讓公會上頭的那群神經病取消一旦訂下就要維持至少一年的死規定。

再半年時間一到我絕對馬上去申請解除,即使會因為沒有其他搭檔人選而導致孤身一人,而被限制無法去出某些高報酬但高風險的任務也一樣。

白了對方一眼,我深吸了口氣,舉起手敲了敲眼前幾乎快要腐壞的木門。

「敲門的是好人嗎?傻到連開門都不會了嗎?」

「外面的是客人嗎?連開門都不懂的笨蛋嗎?」

兩道軟嫩童音在手放下不久後從門後傳來。

「「……」」在我和律恩無言的對望一會兒之後,木門自動的打開了,開門的是兩名估計約只有七八歲大的龍鳳雙子。

同樣的紅中帶銀的雙眼,同樣純白的髮色以及病態的白膚,同樣紅色毛色的犬科獸耳與尾巴,除了穿著褲裝和裙裝的差別,幾乎完全一樣的長相……

「……對不起啦,客人裡面請。」睜著通紅而空洞的大眼,男童說。

「……不好意思,好人你們好。」動了動頭上的紅色獸耳,女童說。

門外兩人突然產生了某種似曾相識的即視感。

真是有夠似曾相識,去他媽的即視感。

「……律恩,通知一下公會,他們今天早上的那份燄之谷的緊急委託我們接了。」我看著眼前的雙子,又再嘆了口氣。

這對特徵明顯的雙子他就算再過幾年也絕對不會認錯,更何況前幾天才又見過……燄之谷任其適性(通稱任性)的巫者。

「知道了,朔嗚……」律恩點點頭,抬起手準備放出自家使役,然後隨著撞擊聲哀號著抱著手腕蹲下,沒用的傢伙。

瞟了一眼做為凶器妨礙的小酒杯以及受害的搭檔,我看向坐在宅邸開放長廊的兇手

「不要這樣的掃興嘛~」一位身材姣好的女性輕啟小口,悠閒的說。

一頭焰紅色的及腰鬈髮隨意的散在身後,紅寶石般的眼睛清澈的正如她著名的能力一般彷若看透他人內心以及未來,標準的東方面孔與簡單卻不失高貴的服裝。

「果然是你呀,燄之谷的預言巫者----笛·巴瑟蘭殿下。」我看著對方準確無誤的說出了她的全名與身分。

「……你們認錯人啦!」

「……主人不是主人!」

從進門開始被被忽視到現在的紅白雙子從一旁冒出來蹦跳著否認說道。

「騙鬼呀!連偽裝都沒有,憑你們的特徵化成灰我都認得!」聽到那破綻百出而且沒有意義的辯解,原本正蹲在地上哀悼被砸中手的律恩立刻從地上彈起來反駁的大叫。

「呀!該說好久不見還是好快又見才好呢?」不同於極力否認的兩位隨從,笛·巴瑟蘭反倒是揮揮手,毫無壓力的輕鬆回應著。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瞇起眼睛看著對方,不自覺得勾起嘴角說道。

……放心吧!我們很快又會再見的,畢竟呀,我們可是有緣到一種相當……有趣的地步喔!

沒想到真的被對方說中了,不愧是能以非戰鬥方面的能力在重視戰力的獸王種族中擁有一席之地的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接到邀請來訪友的,所謂的友也就是你們的委託人啦!」笛·巴瑟蘭咯咯的笑著說道。

「咦?那、那他人呢?」律恩望著笛·巴瑟蘭的方向,她身旁的矮桌上放著酒壺與另一個與剛才飛出的樣式相同酒杯,但酒杯的使用者卻只剩一個,但邊上的另一個坐墊上空空如也。

「嗯。」笛·巴瑟蘭用頭示意了更內側的房間,然後露出了某種奇妙的笑容,同時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兩人安靜的聽聲音。



※※※



想一想還是先過來放一段,順便提醒一下之後的文一律都是以分類作為標題不完全代表時間順序,如果跟上次放的有接續(例如這個因為還沒完全審完所以沒完全放完)小依會額外提醒。

嗯……一開頭就是滿滿的自創角(?),希望之後駕馭的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11 14:20:29 | 顯示全部樓層
(繼續上次的部分)

在笛·巴瑟蘭的示意下,兩人才這注意到了從房間傳來的低沉細小的喘息聲與曖昧不清的語句。

「呃……這是……不會吧?」律恩怔怔的說著,臉上帶上了紅暈。

而差不多也想到同件事的我也稍稍的低下頭,試圖掩飾自己瞬間的神情。

「喝過頭,醉翻了。」看著明顯思想不夠純潔的我們,笛·巴瑟蘭扶著額頭一臉「受不了,真是夠了」的補充說明道。

在待對方(委託人)差不多酒醒後。

「對於汝等願意前來接受吾的委託,吾,妲利亞河的地方守護神----耶呂在此鄭重的感謝你們。」有著一頭黑色長髮的青年非常誠懇的低下頭說道。

抬起頭,金色的瞳孔直視著公會的白、紅袍搭檔,「不知道汝等有沒有聽聞過淨息祭?」

「呃……」律恩很認真的思考之後回送了一個字跟六個點。

好吧,我不靠譜的紅袍搭檔又當機了。

「淨息祭,是妲莉亞河附近一帶的傳統祭典,主要以祈求風調雨順為目的,同時正如字面上意思,將會淨潔身上不好的氣息,還會帶來好運」有好好做事前功課的我回答。

「以供品為代價,吾為祈求者而帶來耕作收成所需的水與控制河川的量,同時,吾藉信仰之氣抵去祭典參加者與自身的惡氣……大約就是這樣。」這是做為當事最清楚祭典的耶呂的解釋。

「所以是……淨化嗎?」聽到這裡,蠢如律恩也大約猜到任務,畢竟耶呂身周的惡氣都已經濃烈到估計在不久便要具現出來了。

隨著時間,看來信仰和忠誠已經開始薄弱了,也難怪……

「請幫助吾淨化村落的惡氣。」耶呂認真的說。

「欸!明明遭到背棄了不是……」

「因為耶呂是個好人嘛!」

「吾並非為人。」

「那好龍?」「那好神?」

「……隨便汝等了。」

「「耶!!」」

「呵……話說淨化的是我還有雙依、霜伊都可以幫忙哦!」

「在這之前,笛,汝還是趕緊回去吧,之前吾好像有聽見什麼緊急……」

「那是耶呂你聽錯了啦!」……

之後任務當然也順利解決了,而我、律恩、笛、耶呂,在此之後也因此締結上了相當深厚的緣結。

也許還順便包含了笛的隨從雙依以及霜伊,還有耶呂唯一留下來的侍者米納斯。




※※※

雖然只是因為為發洩一時的腦洞而開的坑還是希望有人給點回應呀!好歹告訴小依有沒有完全顛覆或是根本全崩嘛!(苦笑
於是乎,留言拜託了!!小依想要有更多的動力呀!

感覺小依在論壇久了人都開始變得瘋瘋癲癲活蹦亂跳(?)了,希望這不是什麼壞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9 21:24: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7-11-29 21:30 編輯

時間:與耶呂結識過大約六年左右?

「不要!米納斯不要離開神大人!米納斯絕對不會丟下神大人的!」藍髮的瑀水族少女哭著說。

她是唯一還留在神廟祀奉的人,那裡唯一看得見神的少女。

讓這個不知為何被留在村落的失落之子回到她的族中是這次主要的委託,在這次,幫地方神淨化什麼的只是額外。

而我現在也差不多了解為什麼少女才是主要委託了,因為我們已經在這裡勸她勸了快一天了,應該比較困難的淨化都不知道弄好多久了,真是……

重點是在搞清楚我們在勸什麼之後笛那兩隻白化變異獸王跟班竟然還跟著鬧。

「喂!笨蛋!米納斯她都已經說了不要了是聽不懂嗎?」霜伊瞪大眼睛大叫著。

「唉!霜伊,就是因為他們蠢到聽不懂米納斯才哭嘛!」雙依動了動耳朵回應。

「吶!你要不要乾脆就從了她了?」最後連本來打算在旁邊看戲看到尾的笛也受不了了。

「……她跟著我不好。」淨化完就已經快累翻的神明躲在內殿悶悶的說。

也是,畢竟只是個區區地方河神,而且是面臨被大部分信仰者背棄的無名神,力量已經減弱明顯大不如前,甚至隨時會消失。

更重要的是他太過溫柔了。

光是從任務要求的對象就知道了,而溫柔的代價就是對自己的傷害,不知何時就會超過極限。

即使並未被完全遺忘,但耶呂實在太愛護信仰者與原信仰者,甚至包含附近所有村落……

「米……米納斯不會給神大人添麻煩的……所以、所以拜託不要趕米納斯走……」

果然,還是太過溫柔了。

看著哭到睡著的米納斯和妥協的把她抱回房間的耶呂我下了這樣的結論。

那時候村民們還尚未注意到所謂失去,不懂得背棄之後的無法挽回。

我常在想,要是這時的我們未注意到那份長年累月帶來的惡氣,是否就能對那份黑暗再更加的注意與在意,如果那時我們有好好的理解所謂的黑暗與鬼的關聯,是否就不用聽見那竭盡心瘁的悲傷哭喊。

但,一切都還是如果,悔恨沒有意義。


記1完



※※※※


下一記 巫者王儲


請幫忙看住喜歡亂跑的殿下。

其實你們也隨便直呼我的名字----笛就可以了。

不要叫成字形有點像的比申哦,我不喜歡被那樣叫。

……那不是我的名字,是醜陋的失敗者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 07:38:5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錯,但我還是稍微的看不懂
開頭的部分滿不錯的,能在虐一點嗎?
對了主角是渚嗎?還是米納斯?

點評

是安地爾  發表於 2018-11-2 20: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8 22:35:0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稍微猜測一下><

既然標題是「惡鬼」誕生前,我猜應該是四大鬼王和安地爾還未成為四大鬼王、第一高手前所發生的事,目前看來,耶呂似乎是信仰正在消失的神……?

有點擔心他們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啊OAO
求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4 00:29:27 | 顯示全部樓層
妄想少女 發表於 2019-2-28 22:35
稍微猜測一下><

既然標題是「惡鬼」誕生前,我猜應該是四大鬼王和安地爾還未成為四大鬼王、第一高手前所 ...

會更新的,畢竟都開坑了(而且還是已打臉坑(苦笑
只是現在小依太忙了,才沒時間更。
另外因為這篇當初有存稿,所以等五月考完是這邊就會先開更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4 00:33:46 | 顯示全部樓層
算彌補沒及時看見留言催更,外加因為這篇比較少人所以有些怠慢,先放個小篇章。

補記1 酒友

「開門!」

「……」

「開門!」

「……」

「……再不開我就踹門了。」

「……」

「……」

「……來了,你又有什麼事?」

「哈囉!米納斯,我找耶呂喝酒的。」

「果然……神大人今天已經喝了很多了!你回去!」

「放心啦!耶呂那傢伙酒量雖然不好,但因為體質的關係退的很快的。」

「米納斯都說不行了啦!米契爾你是腦袋有問題嗎!」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嘛,那能拜託你幫我把這個交給耶呂嗎?」

「什麼啦……這是!」

「我可不想要唯一的酒友掛掉,麻煩幫我看好那個笨蛋好嗎。」

「……嗯。」

約定的,祈求的,明明早已深知結果,依舊掙扎著,只剩一個人的酒局,未近也不遠。

繼承者,最粗魯殘忍的溫柔。要是我沒有答應約定是不是她就不會露出那樣寂寞的表情了呢?





~~~~~~~~~~~~~~人物簡記

名:耶呂

身分:妲利亞河一帶的地方河神,無名神,龍族。

弱點:逆鱗、酒量差?

善於操控水(畢竟是河神),勉強能夠操控雷、風

死因(?):黑暗侵蝕【催化實驗?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9 19:10:51 | 顯示全部樓層
記2  巫者王儲

時間:離認識耶呂還有大約四天。

地點:燄之谷

「就是這裡,比申的事麻煩了。」領路的侍衛這樣了說,便匆匆的離開,那時我還以為是他很忙還有事情,直到我和律恩進入附近的瞬間。

「唰啦!」

「咚!」

「哇啊啊!」

此時此刻我無比慶幸律恩比我還早踏入房間,因為就在他打開門的瞬間,一個桶水包含水桶從上方掉了下來。

沒錯,就是那種年幼學生經典的惡作劇。

「噗哧!哈哈哈!」

「嘻嘻!哈哈哈!」

男童和女童稚嫩而清脆的笑聲從房內傳來,裡面的是一對雙子。穿著不像獸王族的白色系還有些輕飄飄的服飾,以及同樣在此幾乎不可能出現的純白髮色以及以銀色為主的瞳孔。

「你們是?」我皺起眉頭看著兩人。

不可能是我們任務的目標,任務目標是燄之谷的一位公主,光是數量就不對了。

「雙依!」女童一手摀住自己頭上因為年紀太輕而收不起來的犬?狼耳一邊舉手道。

「霜伊!」男童舉起和女童相對應的手興奮的說。

「他們是我的護衛哦!」然後又是一個截然不同的聲音從我的後方傳來。

我一回頭便看見後方有一位焰紅髮色的妙齡女子。

「笛·巴瑟蘭殿下?」

「賓果!那麼,你們就是來所謂找我的客人對吧!兩位獄卒你們好~」聽起來她根本就把我們過來的真正原因摸得一清二楚了,也就是說我們的掩飾根本多此一舉。

「雙依!霜伊!去泡茶『招待客人』!」笛殿下一邊下令一邊悠悠的回到房間隨意的坐在椅子上,隨意的拿起桌上的畫冊。

「我說這樣呆著好無聊哦!」在忽視我們自娛自樂的過了一段時間,女性轉頭如此抱怨著。

而我們也沒辦法,畢竟這是任務----看住這位把「任」其適「性」發揮到極致的同時身為可看穿未來的巫者與王儲的獸王族公主不讓她到處亂跑。

「比......笛殿下,您就算這麼說,我們也沒有辦法。」律恩很乖的給與了官方的回應,然後得到了一個臭臉外加一聲冷哼。

「話說回來,你們叫什麼名字呀?」又過了幾分鐘,笛·巴瑟蘭明顯把注意力轉移到我和律恩的身上。

「我叫做律恩。」律恩抓了抓灰白色的腦袋,把原本就翹的亂七八糟的頭髮弄得更亂,一邊回答。

而正當我想接著回答時,我聽見了意想不到的問答。

「就只有這樣?」笛·巴瑟蘭懷疑的反問,然後律恩真的給出了意想不到的回應。

「全……全名叫做殊那律恩,簡稱律恩。」我微微挑起了眉頭。原來律恩告訴我的不是全名嗎?雖然沒有規定一定要用真名或是全名做公會登陸,但……

而且為什麼律恩他會就這樣說出來?

然後,在我意識到轉向自己的視線的瞬間,我突然知道為什麼了,那雙看著我的眼睛同時帶有獸王的銳利以及紅寶石的冷靜清澈,好似把人的一切全部看的一清二楚,透徹而無法說謊。

「安地爾……安地爾·阿希斯。」我竟然不自覺的連姓都說出口了,不自覺的承認那份帶罪的姓,幸好當時的事件並非廣為人知。

「欸~是嗎!」笛·巴瑟蘭露出了一抹笑,看起來十分的甜美而愉快,但卻又……夾雜了許多我看不明白的情緒在。

「吶!安地爾、律恩,你們知道嗎……」她撥了撥長長的紅色鬈髮,然後用一種意味深長的語氣開口,同時勾起了一抹奇異的甜笑。

不自覺得,順著那抹笑,看上了那如同寶石的金紅色瞳眸,清澈而銳利,但又像深潭,感覺一不小心好像會沉在裡面……

突然附近傳來了非常巨大的聲響。

然後是一陣冰霧以及藍白色的火焰,難道……是剛才泡茶泡到失蹤的兩個小鬼!

「掰啦~放心吧!我們很快又會再見的,畢竟呀,我們可是有緣到一種相當……有趣的地步喔!」笛·巴瑟蘭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而當眼前的煙霧與寒氣散去之後女性已經不見蹤影。

「咦?咦?誒?人咧?」旁邊的律恩發出了慘叫。

「所以才會在祭典前找人看守嗎,可真是好樣的。」

結果,難得的,第一次由我所出任的任務失敗了。最終我們沒能找回逃跑的公主。

但雖然如此,燄之谷也沒有特別責備什麼,而是一臉的了然(看來她已經類似的招數玩過很多遍了)

幾天後,燄之谷發出了緊急通緝尋找失蹤的王儲。而意料之外的,我們真的相當有緣分。

~~~~~~~~~~~~~~~~~~~~

等待委託人酒醒的時間……

「話說其實你們也隨便直呼我的名字----笛就可以了啦~不過要麻煩記得不要像某些傢伙一樣叫成比申,我不喜歡被那樣叫。」

「比申?」話說回來,當初的侍衛似乎是這樣用非對外宣稱的稱呼叫她的。

「那是我的……本名?反正就是我在被領回王宮之前用的名字。」

「本名?還有領回是指……」罕見的,律恩想要去符合一點自己輔助班的身分的反問,雖說在某種意義上當他如此問起就算失職了。

「嗄?嗯……就之前曾經在外面當過流浪兒童什麼的,總之就是我不喜歡那個舊名就對了,嘛!其實叫笛也就只是把比申二字寫草之後豎放在一起之後字形很像的關係,」笛看似輕描淡寫的說著,但嘴角的苦笑和紅瞳難得的黯淡明顯透露著非常不喜歡自己曾經的過去。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少見的事,曾經的身分和現在的……

「原來如此。」律恩認真的做著應該只能算是八卦的筆記。

「笛,你是怎麼和我們任務的委託人認識的?」相較於稱呼,我比較好奇這個。

根據資料,委託人應該是這裡的地方河神,但燄之谷可是離這裡有好一大段的距離,那麼他們到底怎麼會認識?笛那種小孩子個性還好說,那對方……

「之前我在躲抓我的人……抓我回王宮的人時,曾經湊巧躲到他的廟裡,還讓他幫我隱瞞。」笛笑嘻嘻的說,接著又用力的拍了下手,指着自家隨從說。

「啊!還有,我家那兩隻撿到過他家小鬼。」

「小鬼?」

「對啊!是個未來相對特別的女孩,貌似是那傢伙收養的小孩吧!同時還是看得見自己信仰的神的小信徒。」

「你們在說什麼呀?」一個清脆如銀鈴的聲音突然從後方傳來。

「呀!小信徒出現~」笛咯咯的笑著說。

「出現了~」「出現啦~」雙子也跟著瞎起鬨的叫。

「別這樣叫啦!咦!等……有客人?」

「你家神大人的委託對象。」

「公會的!」「笨笨的!」

「咦?欸欸?那個……我、我叫做米納斯,你、你們……好……」






***


抱歉明明有存稿卻晚更了。
就算考完還是忙得可以......看來小依太天真了(笑

惡鬼這篇因為小依的腦洞大加上獨自架構故事的能力還在練,所以若是有看不懂的地方請留言提出來,這樣小依才好補充解釋還有更精進自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