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74|回復: 15

[原創文] 末日筆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8-3 20:21: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禹錫Woo-Suk 於 2017-8-3 20:23 編輯

這片從小說新手就開始就不斷~也是我第一次的自創小說!請笑納XD
這次我有乖乖用電腦編輯喔XD
----------(1)----------【起始】
「內...如果...我遇到危險時你會保護我嗎?」美麗的長髮女孩窩在屬於自己的男孩懷中,一邊撒嬌一邊問到。

「當然,一定會的」男孩回答,清柔但不失穩重的嗓音是女孩最被吸引的地方,男孩手輕輕的撫摸懷中的女孩,彷彿撫摸著小貓一般溫柔。

「那...可怕的怪物呢?」說到這裡女孩突然從男孩懷中跳了出來,彎著腰毫不在意兩人的臉相離不到短短的2公分,注視著男孩。
女孩的神情明顯只是開玩笑的,但由於臉過近男孩還無法反應過來。

「怎麼突然問?當然,我...小心!!!!」男孩回答到一半,女孩身旁的門被狠狠的推倒,一道人影把女孩壓倒在地開始瘋狂的亂咬。

當男孩試圖阻止時才發現,那個人皮膚已經腐敗大半,骨頭跟內臟都半露出來身上好幾塊的紫斑擺明就是死很久的屍體。

在男孩愣住時人...屍體轉身撲向男孩,男孩也趕緊躲避,並拾起一旁的鐵棍插入屍體的頭。

此時倒在地上的女孩,慢慢爬起撲向了男孩........

(現實)
〝呼...呼...呼...〞又是這個夢
這個夢不太會夢到,但每次在睡夢中被包圍時就會夢到。

可能就是所謂的老天保佑吧。

因此我幾乎毫不猶豫的跳下床拉開窗簾。

果不其然外頭聚集了不少名為殭屍的怪物。

形成實際原因我不清楚,但是依照電影情節來看因該是什麼病毒外流感染造成的,但那些不重要反正知道弱點跟習性才是重點。

這裡這裡徹底淪陷前我測試過了,的卻對聲音很敏感,沒有視力,智慧低到連開門都不會,估計會攻擊人是照著病毒的本能活動。

我是昨天才到這間屋子的
可能是我打開了原本關閉的總電源
導致抽水機自動抽水發出的聲音把殭屍引來的,所以我回頭就把抽水馬達關閉,等等殭屍因該就會被其他聲音吸引走了。

在這之前先探索一下這裡有什麼值得帶走的東西吧~首先是廚房,糧食跟水都是求生非常重要的東西,不論在那裡都一樣。

翻找東西的同時整理一下思緒好了。

大概是兩個禮拜前,我們還是一如往常的過著上課下課打屁聊天的學生日常。

我也不例外,只是順便跟可愛的女友放閃,但好像常常被瞪,真不知道到底做錯了什麼,只不過閃了一點,只有讓人張不開眼而已,顆顆。

不過都是過去式了...

當大家歡樂的過著日常生活時突然刺耳的警報聲響起打斷了這一切,幾乎所有人都被疏離分別安置不同地方。

但也有些人來不及前往而被遺漏在這個淪陷的土地上,我就是其中一個
警報響起時我根本就睡死了,那時我剛好翹課跑到安靜的地方補眠。

當我發現時根本來不及跟上隊伍了,後來殭屍被疏散時的吵雜聲還有軍船的引擎聲吸引大量聚集根本無法靠近。

等了許久都不間第二批救援
或許不會在有救援來了吧
但我向來奉行「就算必死也要撐到最後一秒」不撐到最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3 20:40:23 | 顯示全部樓層
喔!要是問我楔子去哪了?
我是決定不寫讓故事一點一點敘述一切~身世,世界觀都一樣~
本文小弟使用老掉牙的殭屍老艮
因該不會有適應不良的問提(迷:你因該擔心艮太老沒人想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4 02:32:38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實說,我上次還用了喪屍+末世+異能的超級老梗......

是說,大大怎麼稱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07:49: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秋楓沐九和 發表於 2017-8-4 02:32
老實說,我上次還用了喪屍+末世+異能的超級老梗......

是說,大大怎麼稱呼? ...

小弟姓禹名錫
叫禹就可以了
但不要叫錫,有人會有奇怪的聯想
本名的話...別問了,會落人頭了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21:29:13 | 顯示全部樓層
------------(2)--------【冒險的開始】

在一陣翻找後,我在廚房找出兩把魚刀,四包泡麵跟兩罐的水跟一個急救箱手電筒跟電池也全部帶走。

禮貌性的還是留一份給後面發現這裡的人吧,題外話我還翻倒一本黃書,也順便塞到背包裡了。

確定沒有遺漏的東西後,我拿著剛剛翻到的魚刀,安靜無聲的走到街上,今天的目的是去原本撤離民眾的港口,也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過了兩週數量明顯少了很多。

因為有人群待過還受到攻擊因該多少會掉一些東西,如果有槍械更好,就算沒子彈槍托砸人可是比鐵棍還可怕的。

只可惜落空了,除了幾隻鞋子跟有的沒有的東西外,沒有什麼特別有用的物品,無疑是口紅,飾品,眼鏡等等沒有特別用處的東西。

等等,正當準備離開時我被屍體中的銀色物體吸引住了,可是屍體實在不想碰,合理判斷是被人殺死了從他們心臟的彈孔還有沒變成殭屍判斷。

結果真的是把銀色的手槍名字我忘了。

不管有勝於無,有比什麼都沒有好
而且還有子彈,總管六發,在屍體身上還有一盒12發的子彈。

但先不論我能否順利使用,開槍會有極大的聲音,不能隨意開槍,不然引來大批殭屍就麻煩了。

看來必須找個機車之類的快速移動工具。

不要問我為啥不開車,老子只會騎機車有意見嗎?

之後,我在不遠處找到一台還有鑰匙的重行機車,機身是黑色的上面還有紅色的紋路,油剩下不多,所以得先去給機車加油。

最慶幸的事機車原本的主人是乎偏愛無聲的騎車上面的消音器非常有效果。

如果是遇到消音器拔掉的機車,大概會出現騎在路上後面有一堆殭屍追隨。

就像明星走出機場一樣,但追的是殭屍,感覺差很多啊。

確認過沒有很嚴重的損傷後,我將機車扶起,使勁的踏啟動板

〝轟...兜,兜,兜.....〞
雖然有不錯的消音器但還是引來了距離不遠的殭屍,所以我快速上車後就離去了。

我已不快也不慢的速度沿着公路奔馳這,目前是正中午太陽炎熱但徐徐的涼風吹來,也十分舒適。

換做平常,我會到頂樓睡個舒適的午覺,現在也是如此。

但得在天黑前完成預訂的任務,午睡什麼的等物質豐富一後在奢想吧,現在以填肚子還有活命為重。

「沒記錯的話在轉個彎就有加油站了」確認目的後我用力踢了路邊汽車一腳,汽車立刻發出吵雜的警報聲。

這樣被引擎聲吸引的殭屍因該會被汽車警報聲分攤不少。

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前往加油站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5 21:00:15 | 顯示全部樓層
----------(3)---------【人性】

「嗯,因該加九五的吧,自助式的,可是身上沒錢啊」真麻煩,自助式的加油機,不投錢的話機器死都不吐油出來,總不能叫我砸機器吧!這樣不會得到油反而會爆炸
沒法了,先去對面的商店砸收銀台吧

抽出腰際上的魚刀,因為事前磨過所以十分銳利,每轉一個角度都有漂亮的反光
之前就試過要一刀劈斷殭屍的喉嚨根本不是問題,只要力道夠大。

慢慢的走進商店,屏住呼吸繞道到商店裡游晃的殭屍背後,冷冷刀光閃過確實將殭屍頭首分家。

砸收營幾肯定會發生不小的聲響,要是引來殭屍就麻煩了。

砸完收銀機,把機車加滿油正要離開時,我看見不遠一個人影遠遠的走來看是活人,從他會躲避殭屍這點確定。

此時我的眼眶開始泛淚,已經有好久沒看到活人了啊。

「救...我...」靠近時她已經不支倒地,腹部有一個非常嚴重的抓傷估計是殭屍抓的。

我趕緊拿出先前的急救包幫她做簡單的消毒後包紮傷口,傷口很深但不嚴重,所幸還沒有流太多血止住後因該不會有問題了。

但礙於對方是女生,我還是有些綁手綁腳的。

經過一番掙扎,好不容易包紮完傷口
「還好嗎?還有那裡受傷?」。

我將她扶到一旁做著休息,畢竟腹部的傷口很容易在次裂開,所以以少活動最好。
「謝謝...我...我叫田野,鍾田野,你...你是?」

「叫我冥悉就好」我微笑回應,希望可以讓他安心一點。

下一秒我們同時注意到不遠處,有幾道人影走來,但是皮膚早以潰爛,到處都是一黑一紫的屍斑,身上不時還會看見白色的蛆扭動著。

他們彷彿毫無意思般,以極快的速度奔跑而來。

「對...對不起」她突然像我道歉,但我不明白原因,因該說我正在思考要如何逃走才不會引來更多殭屍。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直到她站起來不顧一切的往停在一旁的重機跑去我才終於明白她的意圖。

但太遲了,明白意圖的下一秒,我幾乎是用盡全力企圖搶先奪回機車,但距離十在相差太遠...

〝蹦〞巨大的碰撞聲響,緊接而來的是右腳劇烈的疼痛,剛才田野跑向機車時撞到了堆疊的雜物,而雜物倒下好死不死壓在我腳上。

或許殭屍沒有追來的意思,但是這東西一倒發出巨大聲響,完了。

我閉上眼睛,現在跑也沒用,也跑不了,馬上噁心的殭屍會把我殺了,然後我也會跟他們一樣。

漫無目地的行走在路上,成為一個會動的死屍,直到自己被消滅為止。

人生的跑馬燈,在腦中閃過.......我想我要死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1 21:31:24 | 顯示全部樓層
都忘記要更新了XD真是抱歉

--------(4)--------【命不該絕?】

「嗯...?」遲遲沒有感覺到被咬該有的劇烈疼痛,我慢慢的張開緊閉的雙眼,明明被殭屍包圍了,但是一直沒受到攻擊。

短短幾秒的張開眼睛,卻因為害怕感覺過了很久。

映入眼簾的不是預期中殭屍噁心腐爛的臉,而是一俱俱倒下的屍體,殭屍的脖子被切成兩半,而確確實實的成為普通的屍體。

不要說還是很噁心,一個會動的屍體跟一個不會動的,後者明顯好太多了,真的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

但是,是誰殺了這些殭屍呢?

"颯颯...."
「痾...真是噁心死了」正當我思考時,從屍體中走出一個女孩身影。

她看著倒在地上的我,露出不知所錯的表情,我也看著她,這個沉默的僵局維持了五分鐘之久。

仔細觀看五官十分細緻,頭髮垂到腰肩,穿這同樣學校的制服,估計是同校生,稱是美人也不為過,只是左手那把被染成鮮紅的菜刀還有染上鮮紅的衣角,嗯...莫名的違和。

「那個....你沒事吧?」
可能是發現我一直盯著他看,臉頰突然泛紅了起來。

「沒事,謝謝」我嘗試爬起來,但是壓在我腳上的東西還是讓我難以爭脫,因該說是角度問題讓我很難施力。

「抱歉可以幫我嗎?」剛剛一直盯著妳看是我不好,但妳也不要在一旁出神而無視爬不起來的我好嗎?

「抱歉!抱歉!」回神後,她連忙替我把東西一一搬開剩下搬不動的就微微撐起,經過一翻努力,我也終於自由了。

「謝謝...」拍拍身上的塵土,腳受了傷一直站著會痛索性就在一旁找個好位子就座著休息。

傷口本身不嚴重只是普通的擦傷而已,但是被掉下的東西壓住時的跌倒導致我的右腳扭傷。
索性是不嚴重,但扭傷在痊癒之前很有可能在次扭傷,而且放著也是個阻礙看了有一段時間要安分一些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整個身體放鬆了很多,整個疲累感也一湧而上。

奇怪?我的頭好暈,糟糕了要是在這裡暈倒會很危險,不行......。

累積的疲勞如同湧泉一般不斷湧出,我疲累不堪的身體,選擇用暈倒強迫我休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5 21:29:38 | 顯示全部樓層
------(5)---------【夢】
其實,我的父母都已經過世了,父親是公司老闆,雖然不是什麼多大的公司,但規模也不算小,家裡的經濟也算富裕,但是他一直很忙,陪我的時間不多。

一天,我回到家時,少見的沒有聽到父親談生意的聲音,於是我好奇的偷看。

但,在眼前的不是對我微笑的父親,而是一俱冰冷冷的〝屍體〞
我的父親,是被殺手殺死的,對方身分,不名。

突然的巨大震撼,公司瞬間群龍無首,不久就被其他大公司合併了。

雖然父親留下的遺產,卻被稅金無情的削奪大半,房子賣了,改住小平房,車子賣了只留代步的機車,我跟父親都很喜歡看書,上百卷的藏書也全部轉賣掉。

換來的錢,最後,也只撐了三年......
後來母親出外工作,每天早出晚歸,每天回到家都是精疲力盡的樣子看的我都心疼。

隨著年齡增長,學習花費越來越高,加上物價上漲,家中更是左支右出。

最後,我的母親倒下了,她倒下的瞬間,我永遠不會遺忘。
即使倒下了,也沒閉上雙眼...
即使心臟停止跳動了,也沒離開工作桌...
是為了我,母親才倒下的。


那時我才五歲...

她會恨我吧…如果沒有我,或許她可以找個好對象在嫁,根本沒必要吃這麼多苦啊!!!或許,真的是因為我。

「不!不是的!!」

〝呼...呼...〞我坐在床上,身上的汗水把衣服都沾濕了,但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十分舒服。

這裡我並不陌生,是我之前暫時當作據點的建築,因該是有人看著我身上的地圖來的吧。

「是夢嗎?」因該是,因為現在我座的是軟綿綿的床上,是暈倒時被搬來的嗎?我昏倒後發生什麼事了?

我抓了抓頭躺回床上,頭不斷傳來陣陣疼痛讓我很難思考,索性就放空不想了,以後的事,以後在說吧。

等身體好些後在思考了,想著想著雙眼一閉,慢慢的入睡。

上次這樣入睡,感覺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模模糊糊間,我看見身旁座者一個人靜靜的看著書,陪伴著我,直到我進入沉睡......。


這一睡就是一天,當我再次張眼時已經是隔天中午了。

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依舊十分舒適,口有點渴了,想說起來喝個水,順便活動一下經骨。

但是,一股重量打斷了計畫。
對,如果現在趴在床邊又剛好壓在我腳上的女生不醒來的話。

但是剛剛的動作已經吵醒她了。

「嗚…早安」她揉了揉眼睛,因為是被吵醒,所以一臉沒睡飽的樣子對著我。

「已經中午,不早了」我吐嘈的同時也爬下床打開一罐水喝

既然已經猜到她是怎麼來的,就不必多問了,我直接拿起桌上原本就屬於我的地圖看了起來

她則是看了我困惑了好幾秒才開口。

「我救了你欸」
「嗯,所以」
我幾乎一秒回答,因為正在紀錄昨天探索時的結果,幾乎沒用心思回應。
「不該感謝我嗎?」
「該阿,但要等一會」
請不要打擾我思考好嗎?這樣叫我怎麼回想事情啊。

「嗚...」

還有,請不要因為救了我一命就在急的討功,從胸口的名牌妳是我的學姐不是學妹欸,說好的大姐姐風範呢?

一陣心理吐嘈後,紀錄也寫完了我放下手中的筆,轉身面對學姐。

「學姐,我叫冥悉,感謝你救了我」我用著真誠的眼神直盯著她,盯的很緊,也盯的很久

「知...知道,感激就...就好」她被盯到臉紅的撇過頭,支支吾吾的說了半天。

看來有傲嬌的屬性在啊...呵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6 18:34:18 | 顯示全部樓層
------(6)-------【屍體中的驚喜】

聽說,越在危險中度過的同胞,越有默契

事實如何我不知道,反正跟櫻學姐有默契就好了。

順便說,學姐的名字叫莉櫻,為了方便我都叫櫻學姐
至於櫻學姐直接改口叫我希。

跟櫻學姐一起行動後,也算是團體行動了,不能太擅自決定,雖然有些麻煩,總比孤單寂寞覺得冷好吧。
要是敢說,希望我這樣小心我扁你。

回到正題,因為之前許多物資被搶走,而且多了一個人,一定要在重新整裝,在前往目的地。
特種部隊花蓮分布....

在我的父母離開人世後,收養我的是麼個部隊的指揮官,但最後一次見她,是她被派去美國處理機密任務的時候
大約半年前吧,不重要,重點是那裡的都人認識我,可以在那裡避難。

最近的臺中分布已經撤離了,目前只剩花蓮分布尚未撤離

但如何到那裡,是個很大的問題...

攤開地圖一看,離目前的到那裡至少要,痾...估計要幾個禮拜吧,因為橫跨中央山脈的路已經斷了,必須繞好大一圈。
既然要這麼多時間跟路程,能準備多少就多少。

要快速湊齊資源最方便的不外乎就是..
「商店!」商店是個很方便的地方,不論什麼時候。

轉身進入商店,拔出事前準備好的魚刀,出門前才磨亮,絕對沒有鈍掉的問題。

慢慢的靠進眼前的殭屍,磨亮的魚刀閃閃發光,很好它沒發現,再來刺穿它的腦袋,就解決了。

如果我沒有踢到東西的話,但是很遺憾的我踢到了掉到地上的箱子。

〝碰〞

我幾乎要爆粗口,只是現在沒有時間讓我罵,聽到聲響的殭屍極快的轉身,如同餓獸遇見美食一般,貪婪的撲倒前的獵物,也就是我...。

但,我會是這麼容易死的人嗎?不可能!!

殭屍撲來的瞬間,我一個側身讓殭屍撲空,在一刀刺穿殭屍的後腦
緩緩拔出魚刀,早以冷掉的腦漿從屍體噴出,感覺十分噁心。

不過,噁是噁但搜身還是不能少,為什麼?因為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啊~~

之前就有找到萬能鑰匙,只可惜壞掉了
這次是...痾...可以不要說嗎?可以嗎?拜託,不行?...好吧....。

是...痾...保險套.......阿是有屁用啊!!!!
#####(以消音


#作者:真的是驚喜啊(笑(被冥悉拖去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5 01:03:32 | 顯示全部樓層
---(7)----【孤男寡女的尷尬?】

什麼鬼東西,好歹也來個車鑰匙什麼的也好,覺過全身上下只有一個該死的套子,想到真的是....算了。

反正這不是重點,我快速搬出超商內剩餘的水跟乾糧放在紙箱內。

但搬運回去也是個麻煩的差事,我是騎腳踏車來的,能夠搬運的量自然不多,最後只能戴兩袋乾糧跟一箱水回去。

算了,沒魚蝦也好,有遠比沒有好。

*

「痾,殭屍真的好噁心」小心的躲開任何可能發出聲音的東西,避免被發出聲音被殭屍追殺。

一邊在附近探索著,這一帶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跟悉學弟分開後,收穫幾乎是0

不知到悉學弟那邊怎樣了,想到這裡太陽開始西下了。

預定是在太陽下山之前,也就是在六點之前回到目前的臨時據點會合,這段時間我們有發現殭屍在夜晚時會特別積極。

不知道是因為晚上比較安靜殭屍比較容易聽見聲音還是怎樣,總之夜晚還是安分一些比較好。

一點也不想在晚上視線不良的狀況下跟殭屍拼鬥的我,馬上轉身回程。

*

傍晚時分,我跟櫻幾乎是同時回到目的地。

夜晚的過程...可說是挺尷尬的,不管怎麼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又在夜晚,總是容易讓人出現個總YY
《註解:YY=意淫》

但似乎我們這對例外...

我不敢自誇,至少我沒有亂想,一旁的櫻很自動的跑去洗澡了,衣服還很隨便的丟在門外,不在乎又或者說隨性的程度可想而知。

總之這一個這個夜晚算是十分平靜的,沒有殭屍的包圍,由沒有什麼奇怪的事發生。

探索收集物資的日子,整整過了一週,當中我們在車行發現性能極好越野車,迷彩烤漆
把所有物資放入後也還有不少的空間。

稍微算了一下,這段時間的收穫也不少將近兩個禮拜的糧食跟飲用水,上面說的越野車,在警察局還找到了一把槍跟5組12發彈夾,電擊棒兩隻,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一堆。

反正物品真的不著的在丟,帶著有備無患,反正空間多的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