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8|回復: 1

[同人文] 【空御】就算很忙,也不要忘記近女色(嵐凜x暴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19 23:07: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0o因御o0 於 2017-6-19 23:14 編輯

哈囉大家,這邊是已經隱身(?)很多年的空御報社
我們是一群以撰寫十二聖騎八卦為生,即使被追殺也要把歡樂帶給世人的記者們。
今天是報社裡的繪者嵐凜的生日,外加各種原因(欸)所以今天獻上一篇凜風(嵐凜與暴風)給我們的暴風控凜凜醬XDD
凜凜是我的作品『聖光騎士』的御用繪者,我也要在此感謝凜凜一直以來為聖光騎士有這得多創作,還送了我好多美美的圖(噴淚)

太久沒寫十二聖騎的文章,可能會把暴風的性格寫崩,還請凜凜見諒QQ

再次祝賀凜凜生日大快樂!


**以下正文開始**

煩躁。

又來了,那灼熱的視線,即便她隱身得非常好,卻無法掩飾她那雙好似把我當成囊中物的眼神。

空御報社,當今葉芽城內賣得最好的報紙,內容不外乎就是挖取我們十二聖騎的八卦,然後以誇張的文筆過度地撰寫。這份報紙發售的日期非常不穩定,

就算我們刻意不想去看它,但總會有白目的聖騎士們在聖殿裡觀看這份報紙。然後就會讓路過的聖騎士長,暴跳如雷地來告訴大家這些王八蛋又開始詆毀我們了。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在任何人有動作時,格里西亞就用魔法毀了整個城的報紙。

這些傢伙總是學不乖,曾經我們有很多次都帶著眾多人馬到這間報社門外試圖跟他們的龍頭談判(順便殲滅他們),但無奈這間報社的每個人來頭都不小,看似平凡的建築物裡面卻暗藏很多玄機,我們根本不得其門而入。

即使我們想動真格,也礙於他們的居住地在葉芽城的精華地區,附近仍有不少住家,若真要破除他們的結界,絕對會波及到平民。

所以,最後我們就只能選擇忍氣吞聲,並默默地決定要等到這些不要命的記者又試圖到離我們近身的地方要挖取八卦時,再好好地談(ㄍㄢˋ)判(ㄉㄧㄠˋ)。

而今天,從出聖殿以後,我就明顯地感覺到有人一直在跟著我。雖然我心裡大概有底是誰在跟蹤我,但我卻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時機去把那個人揪出來。只好一直在葉芽城的接到兜圈子,看能不能甩掉她。

前陣子這些傢伙才又把太陽、審判、大地、綠葉都惹火了,雖然我也被莫名地寫了一篇爆料文,不過其實茅頭都還是指向太陽(絕對不是甚麼太陽騎士威脅暴風騎士批改自己的公文,並違反勞動基準法一天工作不得超過八小時這類的事情),對於我自身是沒什損失。

但造現在的情勢看來,這些王八蛋肯定是覺得沒整到我很可惜,又試圖來挖『我』的八卦。

當然,我可以選擇無視她然後直接回聖殿,但……

他媽的今天剛好是我的愛用款染劑年終促銷的大日子啊!!!

說到這,我不禁咬牙切齒。

這些王八蛋一定不會知道我他媽到底花了多少俸祿在買這個鬼東西,就只為了那一句『暴風騎士擁有一頭美麗的藍髮』

偏偏便宜的染劑對髮質跟身體都不好,而且維持效力很糟,為了找到最適合我的染劑,我可是把自己當實驗白老鼠,網羅市場上所有大小染劑跟老師的經驗談才找到這瓶最適合我的染劑!

但,雖然效力可以持續三個月,卻也是要我一個月的薪水啊!

而今天,透過我的小道消息指出,它們舉辦了為期半天的限時促銷,這可是我染了十幾年以來第一次有這麼優惠的價格啊,買一送一都不算甚麼,這買一送三的爽事我這輩子肯定機會再遇到啦!

為甚麼、為甚麼偏偏是今天?我可是打從那天開始就每天沒日沒夜地趕公文,還為了獲得教皇與太陽准假,被坑了多少好處!

我屈辱負重地忍受著那些不公平的要求,把所有的大小鳥是收拾乾淨,還特地從聖殿借了有輪子板車,買了全鎮最大的布袋就為了今天要去掃貨啊!

到底為甚麼偏偏是今天,你們這些傢伙也太會挑日子了吧!我都特地換了便服,卻一出聖殿就被人盯上。

而且,如果我就這樣被他們一路跟蹤到染髮店,那肯定會暴露我染髮的事情,這下別說是我,還有我的老師、老師的老師、老師的老師的老師……等等,都會被全葉芽城的子民指稱為詐欺犯啊!

到時候別說是教皇,我那不知道在哪風流的老師,肯定也會趕回來把我大卸八塊的!

不!這樣的我是無顏見江山父老們,若我到黃泉之下還會繼續被歷屆的暴風騎士殺了又殺、死了又死千百遍啊啊啊啊啊啊——

光是想到這,我全身冷不防地打顫。

看來,我別無選擇了……為了光明神的榮耀、為了弟兄們的名聲、為了我的生命……

我心一橫,把腳轉向葉芽城的郊區前進。

隨著周圍的房子開始變得愈來越少,後面跟著的人卻仍不死心地跟著,但腳步聲卻越來越明顯。

「出來吧。」直到附近幾乎沒有房子與平民後,我停了下來,對著周圍開口。「我知道你在哪裡,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特賣會的時間只到中午,雖然對女人動粗有違我的原則,但為了我(的荷包),我只能選擇放手一搏。

「……」果然,對方也不再有動作,即使周遭已經幾乎沒有可以藏匿的地方,她依然把自己隱身得很好。

裝傻是嗎?

「如果你不出來,那就別怪我無禮了!」我把手放到腰間的暴風神劍上,眼睛盯著旁邊草叢的某一處。

對方依舊沒有任何回應,但可以感覺到她已經有些慌亂,紊亂的呼吸聲與些微的沙沙聲更加暴露了她躲藏在那裏的事實。

我勾起了嘴角,看來對方並不是甚麼高手。

傳聞空御報社有許多狠腳色,但其龍頭之一的因御卻是個普通人。上次我就是被這傢伙撰寫了爆肝的醜聞,今天剛好可以藉此報一箭之仇。

也許把這傢伙帶回報社,我還能有額外的獎勵呢!

思及此,我等不了任何一刻,我用最快的動作向那個草叢奔去,守則緊握著劍柄,準備給對方來個最後一擊……

「暴風騎士長?」

甚麼!是誰?

因為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我根本來不及煞車,跟不上大腦指令的身體,只能狼狽地摔倒在地。

與其同時,躲在草叢的人也隨著我摔到的同時,飛快地逃跑了。

不、給老子回來啊!

「暴風騎士長,您沒事吧?」剛剛的聲音離我更近了,那害我摔倒的元兇正慢慢地靠近我。

可惡、害我摔得這麼難看就算了,居然還害我的獵物逃跑了!

喔喔喔氣死我了,如果我今天沒把這傢伙千刀萬劐,我希歐今天就真的改名叫死歐──「怎麼可能沒事啊,你這個……」

話,突然就這樣哽在喉間。

那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子。

淡褐色的頭髮被整齊地扎成了公主頭,柔軟的髮絲順著她前傾的動作孚撫在我的臉龐。她那雙如寶石般深邃且明亮的雙眼,清澈、無暇就像是她的代名詞。

白裡透紅的肌膚,搭配上她一席鵝黃色的上衣,以及深褐色的牛仔短裙,讓她那雙修長的雙腿一覽無遺。

啊、多麼美麗的女孩啊!尤其是她那柔軟的柔夷,此刻正握著一把短匕架在我的脖子上……

……架在我的脖子上?

等等,說好的邂逅不是這樣的吧?難道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嗎……

「請不要輕舉妄動,暴風騎士長。」女子帶著滿面的笑容開口,那瞬間我差點又為了她的笑靨著迷,但,脖子上的冰冷觸感卻也將我拉回現實——

欸欸欸、搞甚麼啊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為甚麼會拿刀架著我啊——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她又再次開口,聲音非常的悅耳,卻透漏著危險的氣息。「我奉勸你,還是不要打我們報社老大的主意才好。」

「……你是空御報社的人?」可惡,果然,剛剛放走的傢伙是空御的龍頭。我真是太大意了,像她那樣的凡人在執行這種危險任務,果然會派保鑣在身旁跟著啊。

(御:不……你太高估我了,平常大家是不會館我的死活的QAQ)

「你沒有發問權。」她再次用她的那根戳了搓我…的脖子,你們想到哪去了?我是說她的刀。「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你就繼續去做你的事情。」

「……憑甚麼?」我酸溜溜地開口回嘴,但下一秒我就後悔了。

啊啊啊我這個笨蛋,我問這麼多幹嘛?我就說好,這樣我就可以去買我的染劑了啊?我幹嘛還在這裡跟這個人耗啦!

「就憑……」來者把身子更側了過來,她的吐席幾乎都貼在我的臉上。「我喜歡你。」

可惡,就算憑你現在拿刀架著我,我也是有本事可以自己掙脫的!不要小看十二聖……

咦?

她、她剛剛說甚麼……?

「我喜歡您啊,暴風騎士長。」她的眼神非常認真,甚至多了滿滿的愛戀,我好像真的可以看到她的眼睛變成愛心了。

你屁拉啊啊啊啊,這天底下怎麼會有人把刀架在自己喜歡的脖子上啊!你是病嬌嗎?

「我、我不可能會喜歡我的敵人的。」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勉強地擠出幾個字,卻無法掩飾內心狂奔的心跳。

希歐,你可千萬不要上當啊!對方可是空御報社的人,她一定又有甚麼詭計──

「我知道。」那個女孩的臉上閃過了一瞬間的失落,卻馬上又撐起了笑容。「但我不會放棄的,如果您執意不走的話。」

話剛說完,她就收了手上的短匕,我呆了半晌後馬上找回意識,抓起暴風神劍準備提刀跟敵人奮鬥。

她,卻突然地丟掉了她的短匕,並閉上了雙眼。

等等,怎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我又再次緊急地收回了動作,在刀尖離她的心口只有0.1cm的距離停下了。

「我就知道。」她笑得更深了,更加迷人。「暴風騎士長真是個溫柔的人呢。」

她突然一個箭步向前,撥掉了我的劍。並在我來不及反應之時,突然地投入了我的懷裡。

什、什麼!現在是甚麼情形,導演、劇本不是這樣演吧!

「你……」

「大家說暴風騎士長風流倜儻、博愛大眾,不管是任何的女性,都難逃暴風騎士長的魅力,奔奔地拜倒在您的裙襬下。」她輕閉著雙眼,拿如羽扇般地睫毛隨著她的話語顫動。「但我知道,暴風騎士長不是這樣的人……」

她的話語如一把箭射進了我的心,我劇烈的心跳聲幾乎無法掩飾,甚至可以感受到我的雙頰是脹紅的。

不、不可以心動啊!希歐!

這個人可是敵人,就算要談戀愛也絕對不能找上空御報社的人!這樣就是叛徒了啊!

「我……」

「其實您不擅長女色,因為每天日理萬機地處理公事,根本沒心思談戀愛,仍是個處男,沒有任何的戀愛經驗,對於女孩子的熱情與肢體碰觸都是沒有抵抗力的。」

她突然如連珠炮似地,毫無感情地唸完成串的詞語,在我還來不及消化時她突然一個反手將我推倒在地,並且順勢地跨坐在我的腰際上。

揪都麻豆啊!客倌!您的動作也太熟練了吧!

「害羞的暴風騎士長看起來真是秀色可餐呢。」

「你、你閉嘴……」

我惱羞地試圖起身把她從我身上剝除,但無奈她卻像八爪章魚一樣死死地勾緊我。「欸欸欸、你有話好好說,不不不要亂摸啦!」

這個女人居然更變本加厲地摸起我的身體,別、別解我扣子啦!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暴風騎士長的身材很好呢。」她完全無視我的掙扎,好像在看商品一樣的在我身上揉揉捏捏。「不知道下半身怎麼樣……?」

「夠、夠了!」我死死地抓緊我的褲子,試圖保住我的貞操。「你這女人是瘋了嗎?快給我起來!」

可惡,一定是昨天為了趕公文熬夜,我現在的力氣根本不到平常的一半。這女人的力氣也比一般人大,一時之間我真只能自保卻沒辦法掙脫她。

突然,她的臉在我面前放大了好幾倍,她身上獨有的馨香也隨著她與我之間拉近的距離,一陣陣地拋了過來。

難道,我暴風騎士長的一是貞潔就要這樣在野外被人強上了嗎──

「好了拉,嵐凜。」突然,又有另一個人的聲音傳來,也讓我眼前的女子終於停下了動作。「妳別再玩弄暴風騎士長了。」

等等、這傢伙我認得,她不就是剛剛逃跑的、空御報社的龍頭因御嗎?

「……嘖」被喚作凜凜的女孩不甘心的咋了咋舌。「御御,我好歹也救了妳,拿點獎勵應該不過分吧?」

「哀、我知道妳很喜歡暴風騎士長啦。」因御搖了搖頭,看起來滿是無奈。「但你也別在這種地方拿下他,好歹帶回房間嘛。」

……喂!妳不是來幫忙阻止她的嗎!給甚麼意見啊!

「說的也是。」

不要跟著附和啊!

「好吧,看來我們今天只能到這裡呢,暴風騎士長。」嵐凜可惜地聳了聳肩,並飛快地起身跑到了因御的旁邊。「我們只好下次再繼續了,我會再去你房間找你的。」

「別來啊。」

「嘖嘖,剛剛明明還那麼熱情的。」嵐凜擺出一副受傷的樣子,演技十分的那種程度。「不過下次,我會拿下這裡的。」

說完,她還比了比自己的雙唇,讓我不禁又紅了臉。

「你、你以為還會有下次嗎」不甘於被單方面的玩弄,我再次撿起了掉到地上的刀,準備起身往那兩人衝去。「今天你們遇上了我,就別想活著離開──」

「暴風騎士長。」誰知道這兩人居然完全沒有害怕,嵐凜不慌不忙地直視著我……的下體。「你先想辦法解決你的下面吧?」

甚、甚麼?

我一時之間沒有會意過來這兩人說的是甚麼,但殘忍的是我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時,居然看到了一柱擎天的……

「就算很忙,也不要忘記近女色啊。」嵐凜眨了眨眼,曖昧地笑了。「不然這禁不起挑逗的身體,可是有失於暴風騎士長的威嚴喔。」

說完,一震煙霧從兩人的中間炸開,我還來不及動作時,那兩人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眼前。

而後,我看到的是,成千上萬的雙眼正盯著我……

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屏障,我從剛剛開始就不再甚麼荒僻的地方,而是在葉芽城的正中心啊

「空.御.報.社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9 03:50: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