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0|回復: 4

[同人文] 琉璃仙子:左宋(為了你,什麼都值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3-18 20: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一章


清風吹拂,花月國著名的宋大才子正靜靜地坐在花園的小涼亭中,聚精會神地品讀著掌中的書籍。

沉靜於書香世界的宋仁書,完全沒有發覺在旁邊的樹上,正有一個人饒富興味地瞧著他。

下了樹,習武之者總能讓走路不發處任何聲響。若面對的是比自己技高一籌的對手也就罷了,但此時被盯上的,正巧是一個對武藝一竅不通的文弱書生。

「哇!」待靠近對方時,來著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音,害得宋仁書像一隻受驚了的小貓一般,整個人驚的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強健有力的手,就這樣攬住他的腰。

驚懼的宋仁書,鼓起勇氣緩緩地抬起頭來,想看看到底是誰。「左煒天?」

不抬頭還好,這一抬首,宋仁書就對上左將軍那雙澄澈清明的雙眸,而眼底,輕輕地流露出一種宋仁書看不懂的情緒。

「沒事吧?抱歉嚇著你了。」與平常個性迥然,大剌剌直來直往的左煒天煞時變成太陽暖男,讓宋仁書好不習慣。

伸出手輕輕推了推對方那健壯有利的胸膛,宋仁書弱弱地道:「怎麼今天那麼反常……?」

輕柔地將人放下,左煒天一幅悶悶不樂的樣子,「邊境傳來鬼族進攻的消息,可能要出征了。」

訝異的瞪圓了眼睛,宋仁書不敢置信地道:「不是只是一些雜魚嗎?當地軍隊應該可以處理吧?」

左煒天低垂下眼簾,遺憾的搖了搖頭,「鬼族大舉進攻了,我們不去可能沒辦法壓制。」

「什麼時候出發?」

「今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19 18:40: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期待後續~~感覺很不錯喔!琉璃仙子的文很少見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19 23:09:31 | 顯示全部樓層
碎絕 發表於 2017-3-19 18:40
喔喔~期待後續~~感覺很不錯喔!琉璃仙子的文很少見呢~

謝謝期待(・ω・)

琉璃仙子的文真的很少見!害我原本要寫的時候根本無從下手!

順帶一提,這其實是給我朋友的生日賀文,當初她點琉璃的我也是很驚訝OW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19 23:09: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星羽 於 2017-3-19 23:21 編輯

夜黑月潔,颯爽的清風拂面,卻拂不走這因分離而凝重的氛圍。

「一定要平安回來喔!」宋仁書仰頭望著正要上馬的左煒天。

「放心,一定的。」勾起自信的笑容,左煒天拍了拍宋仁書的頭,要他放心。

「走了!」騎在馬上的左將軍,威風凜凜的下了命令,部隊立刻跟上。

「我會顧好他的,」祐正風的馬此時剛好經過宋仁書身旁,「放心吧!」

站在原地,等到完全看不見軍隊後,宋仁書才轉身離去。

踏入臥室,仍一幅心不在焉的樣子,任誰都知道,宋仁書正心心掛念著出征的左將軍。

點起蠟燭,憑藉微弱的燈芒,漫步經心地翻著書卷。

「……煩死了。」原本想靜下心來好好讀書,卻怎樣也放不下心。

嘆了一口氣,將書卷放回架上,宋仁書吹熄了蠟燭,便早早就寢了。

世界一片寧靜,像是被夜空催眠般,保持著難以言喻的靜謐。

「喀噠。」一聲微弱的聲響,在這寂靜的夜中格外清晰,但正在酣夢中的宋仁書,卻完全毫無感覺。

外頭月色皎潔,寒白的月光因著被打開的窗戶,而照射入榻。

從窗外爬進了一名黑衣蒙面人,舉著亮晃晃的刀,朝著睡夢中的宋仁書逼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0 23: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畢竟不是習武之人,宋仁書仍毫無防備的呼呼大睡著。

黑衣人走到宋仁書身旁,手上舉著的刀對準他的心口,就要刺下去。

不知是剛好還是如何,宋仁書一個翻身,就滾到了地上,痛的他立馬驚醒。

刺客也被嚇了一跳,往後躍了一大步,正要找地方藏匿時卻來不及了。

「是誰?」捕捉到了那麼一絲絲影子,宋仁書語帶猶豫的問。

理所當然,不可能有聲音回答他,宋仁書卻不知哪來的勇氣,一步步往刺客藏匿的地方走去。

被逼急了,黑衣人瞬間從藏匿出跳了出來,揮舞著刀往宋仁書砍。

陰森森的刀光令宋仁書打了個冷顫,但對方的一連串攻擊動作,全都只在轉瞬間完成,沒練武的文弱書生,怎麼應付得來?

一聲肉體被刺穿的聲音,一個人倒下了,但卻不是宋仁書。

「左、左煒天?」驚魂未定的宋仁書,完全摸不著頭緒,明明自己親眼目送他出征的,怎麼現在出現在這?

「別想逃!」祐正風也不知何時到了,舉著手中的武器對黑衣人吼道。

眼看情勢不對,黑衣人馬上就往窗外逃。

二話不說,祐正風馬上也追了上去。

「咳、咳……」沙啞的咳嗽聲,左煒天的口中,吐出了腥紅色的血液。

「神子!我去叫神子來!」

急瘋了的宋仁書,一心只想找到神子,這樣左煒天說不定就有救了。

「別……別去了……」硬是擠出這段話,左煒天拉住宋仁書的衣袖,阻止了他的行動。

「為什麼你要回來送死?為什麼!」早已哭成淚人兒,撲簌撲簌的眼淚自宋仁書的眼中奪眶而出,好似水壩洩洪般。

「別哭了,臉都哭醜了。」伸出手,輕撫著對方的臉龐,左煒天溫柔地用指腹將宋仁書臉上的淚水抹去。

「為什麼你要回來……到底為什麼啊……」趴在左煒天的懷裡,宋仁書早已不管禮節什麼的了,現在他的心底,只有一種情緒。

悲痛。

「去……去探路的人,發現鬼族根本沒有……沒有開戰,我們懷疑出了什麼事,就、就趕回來了,」柔柔拍著宋仁書的後背,左煒天斷斷續續的說。

「幸好……趕上了。」

「趕上什麼啊!」哭到喉嚨乾啞,宋仁書哭罵著,「趕回來送死嗎?」

「不,」左煒天抬起宋仁書的頭,深情款款地望著他,「來得及……救到你了。」

語畢,左煒天極其輕緩的吻上了宋仁書的唇。

唇齒之間散著血的鐵鏽味,宋仁書驚訝的瞪大了眼,卻沒有推開左煒天,反倒十分享受這個吻。

當吻結束後,左煒天用著僅存的力氣對著宋仁書輕聲說了最後一句話。

「我,喜歡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