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94|回復: 3

[小說] 第二人生 系列短文(開放點文) 屬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3-5 11:35: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燄心 於 2017-3-5 11:36 編輯

第二人生 屬於 系列文(開放點文)


因為下週二是燄燄的生日,所以決定發一些文章。
結果沒有太多靈感,所以可以開放點文喔!
點文須知:
Cp:冰陽、雷碎、雷漾、寒漾、烈寒、刃孤⋯(不打冰陽以外其他冰炎的)
架空:?
時代:
場景:
大綱(可寫可不寫):
附註:
1.全短文。
2.內容須和屬於有關。

謝謝各位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5 11:41: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燄心 於 2019-9-9 21:53 編輯

第二人生 屬於 系列文
Cp:冰陽
時代:王朕時代
地點:紫禁城
架空:冰炎為皇上,太陽為愛妃。

「⋯皇上都不找臣妾了啊!」
「⋯皇妃殿下,奴婢覺得皇上是因政務繁忙,所以這幾天才不來找您的啊!」
「是嗎?冬蘭,你可別胡說。誰不知道這幾天宮中新進了幾名宮女,皇上肯定是因為這樣而流連忘返。哎,這皇宮中真的是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疼。」
「皇妃殿下,奴婢覺得皇上對您是真心的。」
「真心?真心難道會如此?」
「殿下,奴婢聽聞這幾天那新進的宮女,可沒見過皇上的一根頭髮呢!」
「冬蘭姑娘,你是從哪得知的?」
「這可不是奴婢知道的。是⋯荷夏那丫頭說的。」
「人家不管了!當年立誓說什麼就算納了一堆妃子,還是只愛我一人。全部~都是騙人的。」
「皇妃殿下⋯⋯您要做什麼?」
「逃宮。」
「逃宮⋯?那是大罪啊!皇妃殿下!」
「不管不管!人家就是要逃宮。」
皇妃逃宮的同時⋯⋯
「皇上皇上!」
「福子,急急忙忙地在幹什麼。」
「皇上皇上,皇妃逃宮了!」
「⋯⋯什麼!不早點說?」
「人現在跑到哪了?」
「回皇上,皇妃現在在如意宮前,跑向關鳩宮。」
「還好當年有遠見,把她的悅君宮建在紫禁城最內側。」
皇上帶人去城門時⋯⋯
「該死的!建在最內側,要跑都好麻煩⋯⋯
該死!現在才到關鳩宮而已⋯⋯
還有淌梨宮、桃夭宮、鳳翔宮、龍翼殿⋯⋯」
到達城門的時候⋯⋯
「呃⋯⋯皇上怎麼今夜興致特別好,出來賞月夜啊!」
「恩。愛妃興致也好,知曉朕今夜想賞月,特別出來陪朕。」
「呃呵呵⋯⋯」
「愛妃這是想出宮?」
「臣妾能不回答嗎?」
「愛妃,朕說過,朕心中只有愛妃一人。
如果愛妃今日出宮,便是違背當年的誓約了。」
「當年的誓約?原來皇上還記得啊!
臣妾還倒覺得皇上忘了呢。」
「愛妃,朕當然記得。
當年的誓約是:
朕永遠屬於愛妃一人,愛妃也永遠屬於朕一人。
愛妃這是覺得,朕不愛愛妃了,不疼愛妃了?」
「皇上⋯」
「愛妃既然如此認為,那麼愛妃是要朕已行動表示咯?」
「沒沒沒沒有!不必要。
臣妾現在覺得皇上真的很愛臣妾!」
「所以以前不覺得了?」
「臣妾沒有。」
「愛妃。朕說過,朕會補償愛妃的。
所以愛妃⋯」
「嗚嗚⋯⋯臣妾覺得冤望啊!」


「今晚所見的,不能說出去。知道嗎?」
「知道。」
侍衛長表示:皇妃殿下很亂來,皇上更亂來。居然把皇妃抱回悅君宮。

這天晚上,悅君宮裡,滿滿的甜膩纏綿。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9 21:55: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燄心 於 2019-9-9 23:04 編輯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看第一篇?
有沒有人發現其中有點怪怪的呢?
來~
更新版的,
熱騰騰剛出爐的喔!

時代:王朕時代
地點:紫禁城
架空:冰炎為皇上,太陽為愛妃。

「⋯皇上都不找臣妾了啊!」
「⋯皇妃殿下,奴婢覺得皇上是因政務繁忙,所以這幾天才不來找您的啊!」
「是嗎?冬蘭,你可別胡說。誰不知道這幾天宮中新進了幾名宮女,皇上肯定是因為這樣而流連忘返。哎,這皇宮中真的是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疼。」
「皇妃殿下,奴婢覺得皇上對您是真心的。」
「真心?真心難道會如此?」
「殿下,奴婢聽聞這幾天那新進的宮女,可沒見過皇上的一根頭髮呢!」
「冬蘭姑娘,你是從哪得知的?」
「這可不是奴婢知道的。是⋯荷夏那丫頭說的。」
「人家不管了!當年立誓說什麼就算納了一堆妃子,還是只愛我一人。全部~都是騙人的。」
「皇妃殿下⋯⋯您要做什麼?」
「逃宮。」
「逃宮⋯?那是大罪啊!皇妃殿下!」
「不管不管!人家就是要逃宮。」
皇妃逃宮的同時⋯⋯
「皇上皇上!」
「福子,急急忙忙地在幹什麼。」
「皇上皇上,皇妃逃宮了!」
「⋯⋯什麼!不早點說?」
「人現在跑到哪了?」
「回皇上,皇妃現在在如意宮前,跑向關鳩宮。」
「還好當年有遠見,把她的悅君宮建在紫禁城最內側。」

…最內側!

「來來,荷夏,我們爬屋頂跑出去吧!」
「…皇妃娘娘,您說甚麼?爬上屋頂跑出去?」
「冬蘭,你說,從屋頂跑出去和跑在地上出宮,你選一個。」
「娘娘,奴婢能不選嗎?」
「冬蘭,你的主子是本皇妃對吧?」
皇妃娘娘露出笑容,為歪著頭笑問著。
冬蘭莫名覺得身側一陣寒冷,
看向皇妃娘娘時,
明明被所有大臣稱讚的得體溫和淺笑,
卻讓他不自覺得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娘娘,冬蘭雖是名面上是您的仕女,暗地裡是保護您的暗衛,但實際上聽命的還是皇上一人的。」
畢竟是皇上派奴婢前來的…
這句腹誹冬蘭只敢在心中說,
因為皇妃娘娘施加在她身上的笑容已從得體溫和的淺笑變成了耀眼燦笑!
當年皇上就是看到皇妃娘娘那抹燦笑就迷戀至今,
只是當年皇妃娘娘是邊燦笑便處罰自家小妹,
而那個妹妹當年衝著親王拋了一個媚眼,



剩下的等明天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10 23:48:59 | 顯示全部樓層

而後皇妃娘娘就嚴厲的處罰了自家親妹,
理由是:不守女誡。
這個理由,可大可小,
可禮部尚書毫無異議,
甚至任由長女處分,
後來現今太上皇得知後,
詢問禮部尚書為何只因這一件小事就處罰小女兒,
畢竟宮中賞宴這種事通常都是女子爭芳奪艷、互相拚比,
有時拋個媚眼給心儀之人的場合,
一直以來只有禮部尚書家的大女兒規規矩矩,
不曾做出不合女誡的事。

冬蘭還記得,當年她站在皇上身後,
皇上給娘娘下的評論:
「冬蘭,你覺得禮部尚書家的大女兒真如外界所傳送的那般,遵守女誡嗎?」
「殿下,奴婢覺得那位姑娘就如同大家對她的評論那般。」
「冬蘭,你錯了。」
皇上淡淡地說著,
「她和孤是一樣的人,那個端莊溫雅的娃娃形象,只是給外人的面具。」
「殿下這意…奴婢不懂。」
「我決定了,太子妃就她了。」
「皇上會答應嗎?殿下要不要再考慮看看?」
「這事,父皇早已答允過孤,孤的婚事自己決定。
畢竟皇家不怕外戚干權!皇家的權力大過任何的臣子。」
「既然殿下都考慮好了,那奴婢也不多言了。」

然後殿下對娘娘的喜好大於好奇,
冬蘭都看在眼裡的,
皇上登上龍椅的那天,禮制上應該決定皇后娘娘由誰來當,
然而皇上最寵愛的皇妃娘娘雖貴為太子妃,
家世卻不如龔側妃的娘家在朝中有較多的人脈,
因此龔家聯合眾多大臣向皇上建議皇后為龔側妃,而非太子妃。
然而皇上偏愛太子妃,自從太子妃入府後,
備受寵愛,皇上也不在碰其他人了,龔側妃心生不滿,常常出言辱罵太子妃。
冬蘭感覺得出來,皇上是想把太子妃立為皇后的,
然而大臣們這般上書,逼得皇上只能空下皇后之位。
畢竟大臣也沒做任何錯事!若是因此而將人罷黜,會落得十分難聽的評論。
太子妃勸皇上順應大臣,皇上不肯,再加上龔側妃三番二次的挑釁,
皇上做出了折衷選項,將太子妃立為皇妃,龔側妃立為龔美人。
此事一出,大臣們都無法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
誰讓龔美人要在皇上面前挑釁皇妃娘娘呢?
得寵就算了,偏偏不得寵,依靠大臣和娘家的勢力,
就想成為皇後,也真是蠢了。





剩下的就等明天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