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3|回復: 2

[同人文] 特傳冰漾之挑戰自我的文(?)更新於:11/17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2-27 21:52: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鈴藍爾 於 2020-11-17 15:06 編輯

這是某學姐之前標給某藍的某圖(?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題目 : 守護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題目 : 逝

3.甜文,以「那之後他們再也沒見過彼此」結尾。

4.虐文,以「他們擁抱接吻」結尾。

5.清水文,包含「他們合為了一體」這句話。

6.肉文,包含「他們之間什麼也沒發生」這句話。

7.以此為例,任意甜題虐寫虐題甜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27 21:5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鈴藍爾 於 2020-11-17 14:57 編輯

1.用一方死亡梗寫一篇甜文。

【等待】

褚冥漾看著電腦屏幕,從嘴中散發出的清香味道讓他感到很幸福。

他家學長雖然每次口口聲聲說甜點除了有什麼好云云之類的,但每次出任務時還不是會濫用職權去買蛋糕,還很老大地用著傳送陣把蛋糕傳給他邊吃邊等伴侶回來。

想到那位工作狂的戀人,褚冥漾不由得開始生氣起來每次一回來就會看見對方全身滿是傷的畫面。

甜甜地笑了下,他決定等下看到黑袍戀人身上都是傷口後就要賭氣不跟他說話。

可他不知道⋯⋯



粗暴地推開大門,並無視不知從哪發出聲音的大門所發出的尖叫聲,褚冥漾看著眼前的景象,心、倒是冷了一半⋯⋯

他失神地看著潔白的皇上的人兒,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慢慢地走前去,他一個蹲下,如同以往那樣,把頭放在戀人的胸口處。

冰的。

學長的軀體⋯⋯

是冰的。

因為擁有著冰牙族的血緣,他家偉大的學長體溫原本就很低,沒想到現在是⋯⋯

是⋯⋯

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他拍開了不知是誰伸出想拉住他的手,輕輕地、呼喚對方的名字。

「亞⋯⋯別睡了快起來⋯⋯亞,別睡了,再睡我就生氣了喔⋯⋯亞⋯⋯亞?」

有什麼人,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努力地不讓眼眶中的淚滴下,哽咽著拉高聲量。

「亞,快回答我啊!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黑袍所以很厲害嗎!?為什麼你現在要躺在這裡?你不是說可以守護我一輩子永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的嗎!?亞,快起來、快起來!告訴、告訴他們⋯⋯其實⋯⋯你⋯⋯還⋯⋯活著啊⋯⋯」

說到後面,他無力的跪在了地板上,任由友人想拉走他都無妨。

「亞⋯⋯你不是亞對吧⋯⋯你是不是出任務⋯⋯太多傷口了⋯⋯所以不敢回來吧⋯⋯亞⋯⋯我答應你⋯⋯這次不會生氣⋯⋯所以你快點回來⋯⋯快⋯⋯點⋯⋯」

⋯⋯回來。

好嗎?

他不會生氣,他不會再腦殘了,所以快點回來⋯⋯



他坐在陽台上,毫無精神的樣子讓旁人有些心驚膽跳他會不會就這麼從黑管的四樓掉下去。

他知道,他心裡清楚得很,但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那個人的消息⋯⋯

為何、為何會發展成這樣呢?

明明前一天晚上他們兩個還抱在一起睡啊⋯⋯

為什麼,什麼都不見了?

什麼都⋯⋯

沒留下。

一道冰冷的感覺猛然覆蓋在他的背上。

失神的妖師不知為何整個跳了起來,發瘋似的在他家學長的房間亂繞。

「學長⋯⋯是你嗎⋯⋯?」

亞,是你嗎?

嘴上、心裏,僅存著這句話環繞著自身。

他轉了好幾圈,最後挫敗地坐在地板上,雙手抱膝,低頭。

明明睡房已緊閉著窗口,一張紙卻從書桌上飄了下來,落在他眼前。

紙上寫著一個字。

『等』

幾天下來,都不曾落下的淚在此時從眼眶中緩緩地流下。

他雙手緊握著那張紙,淚珠都滴到了紙上,甚至還因為手指握得太大力了而導致開始皺起,都不去理會。

腦中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冰冷聲音。

『我會等你。』

人類的壽命並不長,半精靈會等著人類、等著人類也一同逝世的時候⋯⋯

他還在、他還在⋯⋯

他還在自己的身邊、他還在守護著他⋯⋯

他會等著他,一同⋯⋯

前往安息之地。

「我等你。」無法制止自眼眶中流下的高興眼淚,隱隱約約,褚冥漾看見了他家戀人熟悉的身影。

對方對著自己冷笑,身影再度隱沒在空氣之中。

他看懂了⋯⋯

『我會永遠守護著你。』

他的唇語。

永遠、永遠的⋯⋯

【完】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了什麼#
然後用了25分鐘寫完這篇#
然後⋯⋯沒然後了(x
悲文什麼的總是很不適合我qwq(總是找不到哭點啊啊啊啊

27.12.2016
21:27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7 14:56:56 | 顯示全部樓層
2.用告白成功梗寫一篇虐文

【逝】


他的內心深處千言萬語。



不擅長表達內心想法的他,一直在默默守護著他放在心上的人兒。

什麼時候開始變質了呢?他其實也忘了。

一開始接下從無殿下達的任務,監聽不譜世事但又控制不了自己力量的人兒,他其實也是想知道自己父親的想法而已。

為何他的父親會與一個黑色種族成為朋友,即使直到最後父親對那個朋友沒有任何怨言。

千年前的故事,他其實早已看開。但說不在乎,確實不可能的。

於是,他想接近對方,想知道自己父親的想法。

想到小時候自己才見過幾次面的父親,他笑了笑。



什麼時候開始觀察的心理出現了變化呢?

可能是因為對方不是一個強大的人,剛踏入守世界自認為自己是個普通人類的人兒雖然差點被三觀的顛覆給逼瘋了,不過還是堅持下來,留在了這個世界去學習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東西。

本想與對方成為朋友,體驗一下父親以前的想法,可自從認識對方之後,他認為他們只能只是個學長學弟的關係,畢竟……

對方並不是個強大的人,而且……

莫名地,很依賴他。

害怕自己宿舍里的清潔人員,對方總是上門跟自己借用浴室時,總是討厭麻煩的他不知為何就點頭答應了,任由對方總是敲響自己的房門,讓對方……踏入自己的領域。

擁有著狼族血脈的他對於自己的領地會因為天性而不喜讓閒雜人等踏入。

他發現到……

對方對於自己是特殊的。

他為了對方,不惜犧牲了自己、愧對了為了自己而隱沒在歷史的兩大種族,只為保全對方。



在發現到自己的心意后,為了不讓對方感到太有負擔,他就像以往一樣對待那個人。

獸族的血脈讓他對於對方是有著佔有慾的。

因此,他想讓對方認為自己是最特殊的那個,對於對方而言。

有時候,他也會很唾棄自己為何會變得如此,可在看到黑髮人兒時,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看著嫌棄著對方,卻是把他放在了心底。



事實證明,他對於那位妖師而言,是不一樣的。

對方為了自己不惜勇敢地踏出學院,只為幫助到他。

在他順利地回歸之後,迎著妖師感動得差點流淚的表情時,他也不禁露出笑容。

還好……還好還能再遇見你。

他想。

不過他還是決定默默地守護這位妖師。

守護這位天性善良的人兒。



很快的,他發現到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

擁有著精靈血脈的他有著幾乎永恆的生命……而對方,是個人類。

在看到對方因為年紀的增長,容貌比自己更顯成熟的時候,他的內心還是揪了起來。

經過多年的洗禮以及努力,成為一個有著實力的黑髮妖師在看到自己時也會不時開玩笑說那麼一句:「學長不愧是精靈呢!可以這樣一直讓時間保持著自己的容貌。」

可對方卻不知道,每每在自己聽到這一句時,都會露出慘淡絕望的表情。

一次又一次不自覺地提醒著他……

他會親眼見證他所愛之人生命的消逝。

這對於一個癡情專一的精靈來說,無非是痛苦的。



在維持了自己二十年的感情之後,他還是他踏出了勇敢的步伐。

他猶豫了一段時間,直到了自己的搭檔出聲提醒自己。

「不說,在生命終結的那一刻,你就只剩下悔恨而已,冰炎。」

於是,他走到了黑髮妖師的麵前。

在對方帶著納悶的笑容迎接自己的時候,他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心意:「我心悅於你,褚。」

在接收到自己的告白時,黑髮妖師並沒有露出他設想無數遍的驚訝表情,反而釋然一笑。

「我還想你是不是永遠都不會開口了,沒想到我最終還是成功等來了你,學長。」

妖師溫潤的聲音告訴了他,對方早已察覺到他的心意,卻寬容溫柔地默默裝作不知道。

在那瞬間,他的心不可避免地慌亂了起來。

若自己在對方離開之前都沒說出口的話……

他們是不是就這樣錯過了?

對方理解自己的心情,從不主動告訴他自己的知情,而他卻在原地踏步……

他第一次發現到自己竟是如此混賬!

然後他落入了對方溫暖的懷抱。

「學長,我知道你會有主動開口的那一天,我相信你。」

溫柔的語調讓他猛地回抱對方。

對方理解自己對於生命以及時間的恐懼,所以不會提醒他,卻相信著他。

那無論他們最後還剩下多少時間,他都會陪伴著對方走到最後。



他成功陪伴著妖師度過完對方的一生。

直到生命終結之前,佈滿皺紋的手撫上了半精靈從不因為時間洗禮而有所改變的臉,渾濁的雙眼直直地看著自己心愛之人。

「我愛你,亞。」

沙啞的聲音自妖師口中傳出,滿滿的眷戀。

冰炎卻只能回握對方的手,卻不敢太用力,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傷害到年邁羸弱的身體。

已經一頭白髮的妖師張了張嘴,艱辛地開口。

妖師知道自己的生命以及來到了最後一刻,但他還是不捨得眼前的半精靈,不捨得對方為自己痛苦。

這就是為什麼在自己察覺到自己學長的心意時,不主動踏出那一步。

他就是害怕這一天之後的到來。

可現在,他與死神拉扯著最後的時間,只讓自己所愛之人,可以不會那麼痛苦。

「你……忘了我吧……去尋找另外一個伴侶……陪伴你走到主神的懷抱……我……不會……怪你的……」

從不輕易流淚的半精靈哽咽著搖頭。

「那……你好好……活著……好麼……?」

撐著最後一口氣,妖師艱辛地開口問道。

他希望眼前的半精靈不再背負著自己的生命,好好感受這個世界。

他知道,這個世界絕對有著比自己更美好的存在。

為了不再讓因擔心著自己而堅持著消耗自身靈魂不肯離去的妖師,安心地離開,他終是答應了。

「好。」

在看到滿頭白髮滿臉皺紋的妖師安詳地閉起雙眼時,半精靈握起對方垂落的手,放到自己的臉前,閉上了自己紅色的雙眼。



我答應你不會去犧牲自己的性命,但我會用盡自己剩下的時間去尋找你……

去尋找重新得到生命的你。

直到我回到主神的懷抱。



【完】

其實寫到快結束之後也沒感覺到有虐……

可能是沒有播音樂的關係吧,再加上今天發生了點事,本以為自己會寫虐文寫得很順利,不過結果還是不盡人意唉#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也算是HE吧?(x)

接下來對的,又是例行官方時間:

·記得留意某藍的最新公告哦!

·每次有更文的那一天某藍會在的FB專業(鈴藍爾,春風之引/@bluebellsnovel)還有噗浪(bluebellmoon)里發一波更文預告哦!



16: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