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5|回復: 5

[同人文] 吾命 混亂世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26 21:45: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雲沫 於 2020-7-30 20:07 編輯

那個我肥來了阿。

會繼續更文,但是可能會因為私事或是卡文慢更,但是有貨就貨上繳國家。

不完全跟正文有關(就是不易定會繼承正文的記憶)

正文要開始囉~

01

身體很沉重,好像被壓在海底喘不過氣,腦子裡有很多人在講話,有很人陌生或熟悉的面孔。

你們最好不要再吵了,我不然就讓你們知道騎士是最沒前途的職業是甚麼意思。

"他真的會醒來嗎?"

"誰叫妳把他弄來弄去的"

"怎麼不說沒學好傳送陣的人"

"也不說是誰先開始的……"

零碎的對話讓我的太陽穴陣痛。

到底是誰,好吵。

"他快醒了"

"欸,不是誰又把他弄走的"

"不是他,是她"

"你們真的會被她殺死"

………

………………

終於安靜了。

坐起身,眼前的一切令我感到茫然。

純白色的天花板,硬得要命的床。

身上的洋裝有點束。

為什麼不是黑色的阿?

所有記憶突然流回我的腦中。

我的侍女服呢?

傻眼。

我現在怎麼看都不像在莊園裡。

莊園的牆都是乳白色的,電燈全部都是鵝ˋ黃色。

不要問我位什麼知道,因為都是我在買我在換的。

也不知道少爺們沒有我還習不習慣。

算了,那群臭小子都那麼大了,照顧不好自己才欠收拾。

要是他們過得不好就呵呵呵,他們就知道了。

是說,這裡連燈泡都沒有是怎樣。

我是在"現在"還是"過去"?

不是!為什麼不讓我變回男的。

天。

從床上下來。

我才發現我剛剛躺的甚至都不能稱之為床,指是一堆木片拼成簡陋的板而已。

難怪那麼痛。

身體發出的寒冷警示,喚來暖精靈坐在我肩頭,打開門之前我在身上加了神聖祝福跟風盾。

暖精靈是我某次跳躍的世界裡,人們召喚元素的方法,所謂的入境隨俗嘛!不學白不學,學了也不會吃虧。

不愧我是最有可能成為最強教皇的騎士,看一次就會學了。

假如再跳世界還可以當街頭賣藝賺錢,簡直一舉兩得。(不過也不是沒進過會魔法會被綁上火邢柱的世界)

多一技之長保命也好,我可不想死於他鄉。

雷瑟少爺呢?其他來莊園玩的十隻小少爺呢?

打開門後我愣住。

我所在的房間是走廊的最末段,往前走一點,連接著大廳,大廳連接的走廊有接近十幾條,而有些走廊又連接著新的大廳。

次元迴廊嗎?

是嗎?

我他媽才不會再被騙了。

要是真有這種地方光明、月神、安諾菈蒂亞女神、奧尼斯克大神什麼的!拉爾多頓神什麼的!還有一堆奇奇怪怪什麼嘉特啊!克希維亞的!每個世界的神早該送我來,怎麼可能等我搞亂了祂們的世界後才亡羊補牢。

我篤定這裡又是一個新的世。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真的錯過了次原迴廊呵呵呵。

"哇嗚……其歌怪怪…嗚嗚嗚…姐姐!!!哇嗚嗚嗚…"兒童帶稚嫩的哭嗆,哭的那慘勁,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發生什麼事。

像發生連鎖效應似的,小孩子的哭聲整整大了三倍,意思就是現在至少有一窩的小孩在該該叫。

找到聲音的來源我馬上趕過去,因晤面有的聲音實在太耳熟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7 09:14:18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小格是不斷穿越穿越穿越......這樣嗎?
然後小格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我想應該是女的,嗯嗯
二十三隻是因為38和39代的吧,少了太陽
不過小格要變成保母了,感覺有一點好笑
喬葛居然愛撒嬌真的是很驚恐的說
總之很期待後續,哈哈,到底為甚麼小格會一直穿越,然後一直跟雷瑟他們相遇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27 10:14: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雲沫 於 2020-7-30 20:08 編輯

這裡…該不會是孤兒院吧…

要是被我知道是誰這樣對他們,我訂讓他們覺得自己不應該出生。

有照顧小孩子的經驗,我發現只要是小孩,哭的時候都會有點呀咿呀咿呀的音,所以稍微退回去……剛剛的小孩說…

"喬葛壞壞!!"

天啊!死喬葛!是想測試我的應變能力嗎?姐就讓你……咳!老子就讓你看看我跳世界成慣練出的反應力!!

把頭探進稍微敞開的房門,果然看見近兩打的小孩堆在裡頭,有幾隻哭的臉小臉蛋都紅了,拜託你們記得呼吸啊!

"怎麼哭了呢…"我把門推開讓自己進去又把門帶上。

小孩子一一撲過來,除了那幾隻哭的淅瀝嘩啦的還有頂著一頭褐髮的罪魁禍首-喬葛!!!

一個抬手抱起自己身邊差點被當肉墊的黑髮小傢伙,右手一撈又撈起一隻原本坐在地板看童書粉白頭髮的小傢伙,一隻不嫌少兩隻恰恰好的概念嗎?

"讓我過去好不好?我要看看他們。"柔聲的跟小朋友說。

跟小孩說話(在正常對象下)絕對用不上邏輯,只要柔聲哄就行了,看小朋友若非似懂的二字排開讓我過就是好證明。

走到怔怔看著我連哭都忘記哭的那幾隻面前,首先先放下手上的兩隻,然後馬上用指尖彈了離我最近的小子額頭一下,他馬上睜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我。

嘖嘖!

你以為只有你會嗎?莊園那幾隻小少爺也會,都十二歲了眼睛卻只瞪的比你小一點,讓我驚訝的是最愛撒嬌的竟然不是艾梅少爺…艾梅,而是喬葛這死小鬼。

人不可貌相,小小就長一副老實敦厚的模樣,骨子裡是小鬼!小鬼!臭小鬼呢~因為很爆笑所以講三遍。

小鬼眼眶泛紅看起來有要大鬧一場的感覺,我連忙安撫下來。

我有彈很用力嗎?果然時間久了人都會變,想當初他到哭到沒眼淚了我還在旁邊教雷瑟識字。

伸手揉亂他的頭髮,忽視小喬葛幽怨的眼神,我轉向還在吸鼻子卻沒有哭的幾隻。

"剛剛怎麼了,可以告訴我嗎?"睨了一眼玩起手指的小喬葛,更加深我對小孩子果然什麼都玩得起來的印象。

小艾梅一知半解的眨眨眼,隨後點點頭,看得我都融化了。

只要不是喬葛那種的小孩,就真的萌啊!

"其葛他…"小艾梅萌萌軟軟的聲音一半都還沒說道,我身邊的暴衝小鬼就炸了,"你!"

"可以告訴我小艾梅怎麼了嗎?小、喬、葛"我承認最後三個字是從牙齒擠出來的,我原本還打算叫臭小子的,可是小孩很會模仿,所以這做不得。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小孩子跟動物都能本能地感覺情緒,只是做出來的反應會不太同,像這臭小子,感受到我的不悅立刻討好地抓抓我的群襬。

就算我很想巴下去,告訴他裙子就這麼長是想拉到哪裡,但難保一說這小鬼會扯得更用力。

跟小孩子講道理是行不通的。

說了一大堆自己都聽不下去的兒童版大道理,終於達到讓小喬葛跟小艾梅還有另外幾隻和好後滾到一邊去玩的目的。

我好奇的蹲在長的像雷瑟的小傢伙面前,為什麼說長得像,因為這裡有兩隻黑頭髮的。

有點奇怪的是一窩的小孩只有二十三隻,為什麼不給個整數,兩打聽起來不是方便多了嗎?剛好組兩支小小聖騎士,然後讓他們去耕田…才怪。

如果我不知道這裡有誰我怎麼知道少了誰,要是有小孩流落在外那絕對是一場災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7 13:37: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名耶~为毛小格要去服侍那些小孩!!!不公平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9 21:54: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雲沫 於 2020-7-30 21:02 編輯

03

餘光有一抹紅紅的往我撞上來。

我被撞得坐在地上,小傢伙還窩在我的懷裡,奶聲奶氣像金魚吐泡泡,超可愛。

「姐…姐姐,餓餓…」

呀呀!我怎麼就不知道以前的奇怪死這麼可愛,

但是我也有點餓。

不過問題來了,先不說我煮得孩子們會不會覺得沒味道(當女侍最重要的就是少爺或家當的飲食,所以會選擇清淡一些必要的話也只多灑香料)重點我連有沒有食材都未卜。

這個時候我開始環顧四週,這是一間很寬敞的呃……看不出來……勉強稱為育幼房。

我先把奇怪死放在地板上。

眼睛所見地板的範圍都有地毯,看就很難打掃,但我已經認命了,這一點還難不倒我。

這裡好像是小孩的活動空間,如果以小孩的身形比例來說也太大了吧。

左手邊有一扇門裡面全是床,有一兩張娃娃床,其他的是很多張床拚在一起的大通鋪,是真的床不是爛木頭。

還是有一些太簡陋了。

我走回活動區,把要找的小孩拎過來。

左手一隻小雷瑟,右手一隻金髮的。

「你叫什麼?」我盯著金髮的小傢伙,奇怪的似乎不只人數,連內容都有瑕疵,這個到底是誰啊。

我可以檢舉嗎!要求審核!!

一隻金髮挺有太陽小騎士的模樣就算了。

但為什麼藍髮的只有一個還是超美型的,美型到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希歐,而紫髮卻有三隻,另外那個左右異色瞳的我有點頭緒了,如果猜測沒錯我大概知道其他十二個是誰了。

「…艾洛…」艾洛低下頭小小聲的說,就是因為你一隻低頭,你老師我才落得要問名字的後果,想必你已經忘了七八成的太陽騎士具備,不過那等餵飽你們再說吧。

簡單不失認真的兩小隻解釋我有事要忙,拜託他們幫忙照顧一下大家,待會就有點心。

小朋友神馬的就是小朋友,就連雷瑟這傢伙都抵不過點心,而我自然會幫他準備不甜的。

再三跟兩個小朋友確認後我離開房間,將門打開一點點,然後我就風中凌亂。

這裡是哪。剛剛的超多長廊跟大廳呢?

幹!

我發現我剛剛好像真的是在是在次元迴廊,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突然很想哭,天。

心情非常不美麗的走在不短走廊上,地板上鋪著酒紅色的地墊,兩旁有花瓶和畫裝飾,顯得十分乾淨雅致但依舊救不了我的心情,路過了n多的房間後,我還在走。

這走廊有一點太長了,導致我走到接近大廳的第四間房間才聞到生鏽銅腥味。

把腳步放慢放輕,我安靜的走在長廊上慢慢接近大廳,依血味濃度,血的主人不是死了冷了就是準備要死了冷了,這味道聞起來放血量就很多,如果是個人不太可能活著,就算是身體回復能力最強的太陽騎士,沒有血也不太可能走來走去。

兇手還一定在屋內,因為這味道非常鮮,我突然有點慶幸剛離開房間時有布結界和反彈法陣還留下風精靈監視。

出走廊外頭空無一人,大廳看起來還頗像某一個世界的我家。

喀…

想要趁我不備攻擊?想太多,老子都活那麼久了還輸給一個毛都沒長齊的情何以堪。

男子手上的匕首近在咫尺,反手一個風刃把匕首擋下來,順便再加上一層風盾。

左轉身一把劍橫在我腰邊,我微微扭身手上握著風刃拍在對方手上,對放直接被我放血,噴在地板。

你們兩個沒禮貌的人,沒人告訴你們不能近戰法師嗎?

走了一個人皇步閃過匕首。

我想念我的侍女服,蓋住腳都看不見走位,看起來就與跳舞沒兩樣優雅,這我可練了一段時間,可惜我現在穿得是洋裝腳都露出來了,多不優雅阿。

懶得跟他們玩,我直接送他們一人一個空間轉移魔法兩人原就地消失。

走向閃躲時偶然看見的腥味來源,我還想味道怎麼那麼重,原來有三個人。

嗯……非常感恩妳們有準備完食物才壯烈成仁,我一定會記得妳們的犧牲,那掰掰了。

把屍體火化後用空間魔法把骨灰傳送到外面,我也不知道附近有什麼,但住妳們旅途愉快。

廚房應該在附近不然餐桌不可能在這,但餐桌會擺在大廳嗎?大廳應該在更外面吧?可是這樣孤兒院未免也太大?

隨便啦!小孩還沒餵飽神馬都是屁!小孩重要。

推車上還有幾盤面包和濃湯。

她們該不會這樣直接給小孩吧?他們會吃?呃…會不會吃我是不知道啦!不過如果是莊園的那幾隻的話…可能一頭撞死比較快。

職業病發作讓我把一切弄到最好,看見那一顆顆皮都沒削的蘋果,心裡無言但手已經自動的上工。

小跑步到小孩在的房間,這一條走廊到底哪裡那麼多房間可以塞,就不能分開嗎!走廊蓋這麼長是要死喔!

在我到門前,稍微探進去……

噗!

那些小孩不知道在幹嘛,圍成兩個小圈圈各個表情嚴肅的好像在探討國家大事一樣,你們四歲沒錯吧?至少外表應該是。

有小傢伙抬頭了,不!不!不!奇怪死不要過來!

我恨你!!

「姐姐我餓餓。」小奇怪死跑到門縫跟我大眼瞪小眼。

噯…

慢慢推開讓小奇怪死能慢慢後退,等到門全打開後我蹲下張開雙手「抱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0 21:0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雲沫 於 2020-7-30 21:02 編輯

04

二十幾雙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就是沒人要理我。好啊!你們這群小鬼!信不信我不煮下一餐讓你們餓!

暖暖的小身軀撞進我懷裡。

嘿嘿嘿…

雖然看不見所以不知道你是哪一代的白雲,不過怪你最棒,乖,以後兩隻白雲每餐多削蘋果。

也奠定了白雲騎士繼格里西亞後最喜歡吃蘋果也討厭蘋果得稱號了。

「吃飯了。」抱起懷中跟空氣同化的小幽靈,像趕羊似的趕著一群小孩到餐桌,食物能越早吃就越早吃,放久了會有灰塵跑進的。

好不容易趕著一群小鴨…咳…小孩到了餐桌上,不知哪個小孩眼睛利得跟老鷹般的,大喊有兔兔,然後順理成章的讓一堆小孩玩起食物。

我不想打壞你的興致孩子,不過那是蘋果,另外雖然我又用保鮮魔法,不過你們還是別玩比較好。

沒忘記懷裡還有一隻白雲,他的那份食物也擺在前面的餐桌。

用餐到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艾洛身旁不時有麵包或湯匙飄起來,腦筋一轉也就知道坐在我懷裡的是誰。

是帝帝啊!

他手上有湯匙就連湯匙有麵包就連麵包一同與空氣成一體,才不會做這種隱形隱一半的事,艾洛身旁的大概就是雪斯了。

避免小孩養成習慣,我出聲制止,「雪斯不要這樣吃東西,會嚇到人。」

要是這個世界又是會綁人上火刑柱的,然後雪斯在外面這樣,十成九會被扛上火刑柱的。

雪斯小小的身影在餐桌椅上赫然浮出,有點不穩的出現又消失,他還偷偷抬頭瞄了我一眼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的啃著麵包裝傻去了。

先不說一般四歲(外表)的小孩會裝傻嗎?光是他們一群小孩擠在這像孤兒院卻又不像的地方,就夠人猜忌了吧。

深深嘆氣,真心替這些孩子未來擔心。

餐桌座位坐定後我就挺在意這件事的,兩支小小聖騎士似乎是照過去分位,可是那個紫飄飄微長髮的到底是誰?

小心翼翼地將帝帝弄上餐桌椅並且能自行坐好,悄悄摸過去小哇喔旁邊那顆淺紫色的小傢伙背後,咻-一把拽起其他小傢伙玩著食物沒注意到這邊的戰況。

小傢伙死命瞪大眼,海藍的碧眸直接與我對望。

怎麼有種被電到的感覺?是我神經接觸不良還是這小鬼真的在放電?

持續對望五秒,在我注視之下小傢伙白嫩嫩的小臉開始漲紅臉,活像新鮮現摘的蕃茄,最後還瞇起眼睛淚光閃閃的盯著我,搞得活像我調戲他……

…死喔,你怕女人的毛病原來是天生的。

見小死喔的眼睛從晶瑩剔透到閃閃發光最後微微泛淚,穿越幾十個世界的我知道什麼叫做見好就收。

我馬上把小死喔放回椅子上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回到自己的位置在空中摸摸。

阿!是帝帝的臉,軟軟的。

偷偷捏了一把之後我把帝帝抱在腿上再坐下。

有點困。

在次元迴廊走動很消耗精神力的。

格里西亞慢慢睡著了。

雷瑟努力抑制住想玩兔兔蘋果的心,勉勉強強的放下蘋果,一邊嘆氣一邊跳下椅子,到了娃娃床翹屁股拿小毯毯。

乖乖把自己的兔兔吃完的羅蘭也來到床邊,抓住雷瑟的腳讓它不會翻進去娃娃床裡。

格里西亞如果這個時候張開眼睛看到眼前得畫面絕對夠它笑半個世紀。

(謎:然後就下不了床什麼的……哦沒有啦WWWWW)

堂堂的審判騎士厥屁股拿東西什麼的。

小雷瑟扳著一張臉抱著兩件小毯毯走到格里西亞的位置。

他們動不得帝摩斯,怕格里西亞會被吵醒,所以加減乘除進位約分,總之就是連帝摩斯都給一起蓋被子了。

嗯如果不妨礙他吃東西那就更好了,還再摸兔兔的帝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