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43|回復: 12

[原創文] 【搞笑長篇預告】回憶之魂延伸長篇-法爺歪傳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6-26 19:38: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sammidiy 於 2016-6-27 22:26 編輯

嗨嗨,這裡遊者,這篇只是在噗浪上的練手短打,有許多邏輯漏洞,請就把這個當作是架空的世界吧,基本上是邊打邊想的(#),連名字都是需要的時候隨手瞎掰的(#),不過多少也算有完整的背景,如果遊者有真的表達不清楚的地方歡迎留言底下我會一一解答。
其實在貼過來論壇之前已經有小修過一次了,應該會比較好一點。



以下正文開始。

【回憶之魂】

        我沒有這一刻之前為何會身處此處的記憶,前一刻,我還在騎車回家的路上,公司新址離回家的路要經過一座山,或者是多繞半個小時,前一刻我還在山路,這一刻,我身處於一間破屋,連我的機車都不見蹤影。

        我看到了地上的屍體,緩慢的起身,用龜速的步伐向我走了過來,我想跑,雖然我想就算我用走的,他也跟不上我的,但是人類本能的恐懼,這詭異的情況讓我想跑,無奈我的雙腳根本不聽使喚。

        至少我還是站著的,只是雙腳不聽使喚而已,大概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還有手,我顫抖的雙手,往我身後摸去,我記得身後的桌上還有什麼東西的,拜託,什麼東西都好,至少讓我抵抗這鬼東西一陣子吧。

        我摸到了東西,然而它從桌子掉了,好像是隻手電筒,沒錯,我的眼角看見它的掉落,還有碎玻璃,這下我能看見的東西更少了,這間屋子唯一的光源就是旁邊破窗透進來的月光,如果我有足夠的文采,我會說今天月明星稀,暑氣爽朗之類的,然而我現在處於一間破屋,面前有一隻緩慢朝我前進的屍體,旁邊其他也像屍體的東西,也有要爬起來的跡象,我的情況很危險,非常危險,雖然我找不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的確切理由,但是現在追究並沒有任何的幫助。

        同樣對脫離這種狀況沒有幫助的還有我不能動的四肢,心底暗咒我這沒用膽小的身體,只能眼睛死死盯著那具屍體,總覺得,怪怪的。
       
        並不是說這種靈異鬼怪片的感覺怪怪的,而是屍體本身,那張無法清楚辨識的臉怪怪的,身旁的空氣也是陰冷的。
       
        而且那張嘴,如果那是嘴,至少那是嘴的位置,一張一合的似乎在說些什麼。

        除了失去了四隻的控制權,我的五感還很健全,隨著它的靠近,我看到的越多越仔細,我也聞到了他身上的那種臭味,還有乾啞嘶裂的那種話語聲,很像小朋友的玩具慘叫雞被壓到最後,那種嘶鳴,又有點像水管堵塞不通的時候,那種可怕的聲音。
       
        如果他說的是語言,那似乎不是我懂得語言,思及此,我的腦袋一陣暈眩,眼前一黑,我的耳朵也出現了耳鳴,隨著耳鳴,意義不明的聲音,突然變得清晰。

        「納斯雅,好久不見。」

        「……什麼?」
       
        眼前的景象一轉,我看見的是一個身穿鎧甲的男性。
       
        原本站在我面前的那具,呃,姑且說是乾屍先生好了,變成現在這種中古世紀的騎士先生,我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但連破屋的環境,都變得像是西方中古的環境,類似東歐那種低平的矮房子,石板的街道。

        「是戰士,納斯雅,戰士。」
       
        「無所謂,對法爺來講你們都是肉盾。」……嗯?無法理解的話語脫口而出,伴隨著陣陣頭痛。

        「睽違七百年,你來了。」

        「當年你走了,如今怎麼又會在這裡?」

        「萊特莉娜城,我們的家鄉,最後在戰火之中破滅了。」

        「公主呢?納斯雅,公主呢?」我面前的戰士,柯維恩,哀傷的面容不符它的外表。

        「我帶著公主逃離了,到了維特烏雅山脈下的村子,那裏終年白雪。」

        「公主不希望回想起那個碧草如茵的地方。」萊特莉娜城,四季如春之地,溫和的氣溫,偉大的皇城,無數的光榮之地。

        「她和那個村子的村勇結了婚,不曾提過自己的身分,生了兩個小孩,一個叫萊特,另外一個叫莉娜。」

        「雙子出生時,公主對著我說,她不想再去想那些了,雙子就當她不負責任的對家鄉的念想吧。」
       
        「沒有仇恨,沒有戰爭,這是公主的想法。」我說了上面的這些話,語氣平穩,對我而言,這是我的經歷,但不是有必要執著不下的經歷。

        「你要不要向我解釋,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身為曾經的法爺,今生的弱雞,我很清楚一具屍體,還有現在這副戰士模樣的先生,為什麼會這樣子。
       
        無非是死亡之時的念太嚴重了。

         不過不愧是信仰神明忠於王城的戰士,這形容多像聖騎士。
       
        他的念很深沒有消散,但也沒有成為惡鬼,這是非常困難的,能維持著清明的神智,還記得自己死前的畫面,卻沒有仇恨,只是執著於一個結果,蠢到極點了。

        「以這副活人的樣貌出現呢,戰士……不,鬼先生。」

        我揚起微笑。

        「納斯雅?」不給他一個結果,他只會繼續在這裡,順便偶爾竊取一些能讓他繼續‵‵活′′下去的些許‵‵過路費’’,不多吧,大概讓人有辦法回到家,在發燒個兩三天,不舒服一個禮拜,至多運氣不順兩三個月吧。

        「大爺姓林。」

        「雖然你長得還不錯,但大爺是個直男,沒有跟死人的那種癖好,沒那麼重口,也沒有想要留在這座亡城遺跡上的想法。」

        「再見啦,該死的去死,該投胎的去投胎,你們的屍體噁心的要死,趕快清理清理,法爺就說了,你們戰士騎士的啦,三五天不洗澡,滿身臭汗,噁心死了,死了都那麼噁心。」

        「敢再靠近,你們這群傢伙不要以為曾經信仰神,碰到聖水就不會哀哀叫了。」

        「大爺懶得管,沒空管你們。」

        「忙死了啦,上司還要一堆財報,怎麼那麼麻煩啊。」

        看著石化的一群屍塊,包刮我前面那隻乾屍先生。

        恢復四肢行動能力的我,往離開的方向走去。

        「哦,大紀元歷,你們死後五百年,離這裡不遠,大概三百里外,萊特的後代建立了一個王朝,新地點叫做榮耀之城,裡面有塊石碑,上面是五百年前死守萊特莉娜城的英魂的名字。」打著萊特莉娜城的名號旗幟,結束五百年頹靡的大陸,這樣子的名號對於這些受夠了窮苦的愚蠢人民,不是一般的有魅力,用著虛假的名號,引領實質的力量,名正言順,勝利者要怎麼說,要怎麼說,怎麼創造一個愚民的集體意識感,不過如此,至於是否是萊特的後代?不過是村勇之後,誰能考據呢?事過五百年,要的不過是好聽的名號罷了。

        並不是我的憤世嫉俗,而是當我找到了那位自稱萊特的後代,向他請求和平之時,他只是微笑,有一個共同的仇恨,才有力量,這是他的回答,五百年前的法師,不過是邪魔惡妖,我死在了一群吶喊著忠誠愚人亂刀之下,我沒有抵抗,或許,山村的日子太過和平,無邊無際的白銀大地早已葬送了我那科爭名奪利的心。

        萊特莉娜之後,早在第四代死在了抵抗棕熊襲村之時,或許村勇之後,只是村勇。

        「這樣子不滿意,我覺得我還是灑灑聖水好了免得麻煩,老子困死了。」

        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屍體屍塊,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恩,法爺就是有本事,就是看得出來他在笑,有意見的自己過來看。
       
        「哼,不用謝,法爺就是給你們這群長肌肉不漲腦袋的擦屁股的苦命爺,到底誰才是爺啊。」

        「我來去一陣風啦,明天又有一堆麻煩事,困死了,困死了。」

        「晚安。」
       
        我離開了那個空無一物的地方。


==全文完==



如果喜歡麻煩留言,自言自語的很難過。

p.s.文章發出去我才發現我忘了給這故事取名字...已經補上。

20160626遊者


==================================================

和幾個朋友討論過後,關於法爺,這個我很喜歡的角色,我希望讓大家也可以很喜歡法爺,接下來會把法爺的一生一一展現在各位面前,有異於回憶之魂的恐怖溫馨向,法爺歪傳會走愉快的搞笑風格,希望大家喜歡。


法爺歪傳

預告8#20160627

==================================================

20160627遊者-幹什麼都比念指考來的有活力。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6 20:21: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我一開始以為納斯雅是女生的名字,導致中間一大段看不懂(掩面
請原諒我的愚蠢(土下座

第一人稱敘述者的口吻轉換太快了,是因為兩世的性格不同嗎?感覺如果是對話的後半部所展現的性格,前面的場景續述應該是煩躁多於懼怕,公主去向那邊要再更不耐煩更輕率一點。

滿喜歡的,篇幅不長但是該交代的都交代了,敘述節奏也很舒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6 20:54: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ammidiy 於 2016-6-26 21:01 編輯
暄靈 發表於 2016-6-26 20:21
其實我一開始以為納斯雅是女生的名字,導致中間一大段看不懂(掩面
請原諒我的愚蠢(土下座


其實名字真的是隨手打的。
當時我原本有一句是這樣子的:他那嘶啞的聲音...
然後自動選字就跑出納斯雅這樣子三個字,剛好需要名字就順手(你可以在混一點#####)

關於敘述者的口吻,我自己偏向這樣子的解釋。

前段,比較偏向遇到恐懼以後努力保持鎮靜,我有努力不要太話嘮(#)。

中間那一段比較平穩的敘述,的確算是有點不耐煩,但是是必要的,而且還是有潛在的危險,這一段有在文章過路費中交代。

在這兩段之間我就用頭痛很隨便的交代過去了(诶#)

最後,應該是有一點點傲嬌吧,法爺大人是個傲嬌。(不###

我自己也對這篇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滿意,和昨天相比我有把一些我認為會交代不清的地方補足了,順便在文章中間塞了一些想要發表意見暗諷(?)當權,還有時代的一些看法,希望這一段沒有那麼突兀,也在故事背景上做了點更動,最後我很糾結,雖然沒有明顯交代發生背景,但是應該是處於台灣,但歷史上,但是我卻給了歐洲那種中古的背景,很不負責任的用了架空帶過(#)

以後應該會做好背景的鋪設,不過短篇我就不要求那麼高了OTZ

因為是使用第一人稱,要全部交代還是太奇怪了,比方說對自己個性的轉變,我想就算有察覺到,也不應該特別交代這樣子。

下次選個男性一點的名字好了XD

雖然我覺得解釋自己的作品是有點自戀的行為,但我還是自己都講完了(你#

p.s.剛剛自己重看又發現一兩個bug,前面說自己要從公司回家,但我下方寫的是教授要報告OTZ,已經修正,還有一兩個錯字什麼的,果然還是要加油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6 21:59: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暄靈 於 2016-6-26 22:14 編輯

所以是危機過去就冒出本性順便傲嬌一把這樣的設定wwwww

可能有點奇怪不過我很喜歡看作者解釋自己的作品,感覺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當權啊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
罌粟在罌粟的田裡
(瘂弦   如歌的行板)

無可否認的當想要達到某些目的,你會需要一個足夠高的名字。抱歉雖然心理測驗總是說我是理想主義者但我還是比較現實(相對上),所以我對這樣的現實還滿能接受的,必竟這個世界老這樣總這樣(笑

點評

我發現我重打之後點評就消失了OAO  發表於 2016-6-26 22:43
另外就是兩人刷頻(#  發表於 2016-6-26 22:39
回復超過了字數限制,所以現在在下面了。  發表於 2016-6-26 22: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6 22:05: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ammidiy 於 2016-6-26 22:37 編輯
暄靈 發表於 2016-6-26 21:59
所以是危機過去就冒出本性順便傲嬌一把這樣的設定wwwww


帥不過三秒的法爺(#),就是個傲嬌,我之後來補法爺的身世(不要挖坑#)

因為不能重複發帖(我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這個規定啦#),所以回富在這邊。

感謝分享痖弦的話,我嚴重缺乏文學素養(#),我還要好好的體味這首詩。

其實我自己也很喜歡看作者解釋自己的作品,但是輪到我自己是作者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想表達的東西應該都存在作品裡,我應該讓作品自己活著,很喜歡結構主義的那句作者已死,至少在自己是創作者的時候,都是希望自己的作品是這樣子的。

原本我是想把這些話都打在你上面的點評的啦,結果塞不下。

我覺得現實和理想主義者的界線不是那麼明顯的,你可以很現實,但心裏面嚮往的是理想的,我認為這樣活著很好,不過如果因此悲觀就不太好吧,比方說英國脫歐這件令人費解的事,許多人都沒有去投票,導致了意外的結果這樣子,某方面,人是需要現實的吧,好吧我有點亂講不太清楚自己的想法,總之是肯定你既現實,又理想就對了XD

我覺得足夠高的名字也是從低爬起的,我比較不齒那種踩著前人屍體,作者跟前人理想不符的那種人(呃,好想說美國自己的貨幣政策,這樣到底會不會觸犯版規#),那一種的存在和比方說陳涉的大旗,就是兩種的對比了。

我很喜歡這樣子的交流。 不過挖坑不填是作者的權力啊哈哈哈(不#

點評

坐等坑(# 感謝這個沒有十五字限制  發表於 2016-6-26 22: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7 00:49: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暄靈 於 2016-6-27 01:03 編輯

我打出來的其實不是那首詩的全部,前面還有很長的一段但是我背不起來(只記得一直必要必要必要的╳)。我是看巷口的那間書店看到的,拿來騙騙人還可以,文學素養什麼的怎樣都不夠吧哈哈。(雖然自己的確是喜歡這首詩)

能明白那種感覺,而且自己的作品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也是一種期待對吧?

我是覺得理想需要現實激發,現實卻也構築在所有人的理想上;只關注現實不現實,只把自己鎖在理想裡無法實現理想。

所以爬上高位的途中能否堅持和堅持的是什麼很重要,越往上越容易迷失自己,梁遇春有篇叫天真與經驗的文章,要能從一而終的大概就是「世故的天真」吧!

我也很喜歡這樣的感覺,而且為了表答自己的想法,在交流的過程中勢必會更明白自己的想法,思考沒思考過的東西,甚至直面一直逃避的自己,冷靜剖析再將此轉換為文字,了解別人的同時自己也得到成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7 19:38:09 | 顯示全部樓層
暄靈 發表於 2016-6-27 00:49
我打出來的其實不是那首詩的全部,前面還有很長的一段但是我背不起來(只記得一直必要必要必要的╳)。我是 ...

沒關係足夠騙得了我就好了(喂#
文學素養那種東西.......大概就是那個誰(诶#),當我們的知識之圓擴大之時,我們所面臨的未知的圓周也一樣。愛因斯坦嗎(老師要哭了#)
所以還是牛頓吧:「我們像是在海邊撿貝殼的孩子,常有難忘的收穫,不過,我們所撿到的比起無垠的海洋,算不了什麼。」

恩,我覺得,可以知道有沒有達成自己的期待,有一個好朋友可以互相交流,就算有點在鬼打牆(诶#),也是很開心的騙積分(???),這樣子有點期待,很好很開心。

你的見解精闢(這樣講總覺得不知道哪裡怪怪的,到底是要說我跟你英雄所見略同,還是我們兩個王婆賣瓜?),尤其是所有人的理想上這件事情,很重要,我覺得一個時代能夠進步,可能有很多的想法,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希望( ),()之中可能是和平進步等等,這大概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亮點?

我喜歡世故的天真這種說法,其實我會想到孟子(雖孟先生超多話#),比起孔子的聖之時者,我覺得孟子更多了一種瀟灑「我善養吾浩然之氣」,靠這樣少了許多孔子的迂,至少我個人認為孔子堅持的禮法是種迂,這種迂有點天真,甚至影響整個儒家文化,都是這樣的天真。

其實這樣會特別想到五代十國的馮道,這傢伙就特別特別的世故,侍奉五朝八姓十三帝,我很希望相信這樣的能人,他雖是世故,但卻是賢相(這應該可以算是某方面的天真?),對於歐陽修的觀點,只能說是時代不同吧,也許我們現在變動的太快,就是會比較推崇馮道那樣子的政治家?

這樣子的交流,我覺得除了你說的「直面面對逃避的自己,了解對方同時得到成長」,對我而言更有極限式的壓榨自己肚子裡本來就不多的墨水(笑),在這樣子的交流中,努力去吃對方墨水,還要努力增加自己的墨水以免被吃光,也許除了交流的時間外,也得花更多的時間繼續擴大知識圈了,至少對我而言很有壓力的(笑),指考完只好瘋狂泡圖書館了

另外今天靈感君到來,我已經把法爺的生平列好了,總覺得會是個大坑。(到底要不要考指考啊你#)
一發不可收拾,只是初步的列出想寫的故事,看大綱,如果用很網路小說的方式,大概初步三十章,就只是簡單的交代了法爺的生平概略,如果刻細部,我覺得10萬字,可能跑不掉了吧(遠目)
希望大一之前,我可以填完這個明明只是短篇的番外篇啊(總覺得坑死自己就是這樣子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7 22:15: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ammidiy 於 2016-7-1 14:05 編輯

距離我睡覺還有一點點時間那就現打一下好了←基本上沒有存檔的傢伙

以下文字作者的不負責任程度立現,基本上以後的篇章會延續本篇預告特色,如果你現在有了法爺為自己點蠟燭的幻覺,請洽自家附近的眼科。

@法爺你的形象呢?
@原來法爺的過去
@納尼亞傳奇(X
@作者一輩子沒打過超過7000字的單篇文章
@坑
感謝以上廠商獨家贊助。


算是預告吧,納斯雅傳奇(X),我照抄納尼亞傳奇的命名方式……呃,反正就是個名字,不會被告版權問題吧?也不會有仁問題吧?沒有?那就繼續。ˊ

        我們都知道那嘶啞……納斯雅,也就是法爺,是個傲嬌。(某那:誰傲嬌了!你才傲嬌,你全家都傲嬌!)

        為了幫他正名,納斯雅這個名字不是手誤,為了法爺的堅持與驕(ㄠˋ)傲(ㄐㄧㄠ),接下來將用比較輕鬆搞笑……咳恩,錯了,是比較公正嚴肅具有可信性以及史傳搬公道客觀的文字,寫下與法爺有關的生平小故事。


        <法爺的故事>一本被法爺追殺一百年,歡迎預購。

隨書附贈<法爺的大哉問>


法爺的大哉問Q1:
        說起納斯雅為什麼叫納斯雅? 

法爺的親娘的親娘A:
        哦哦,這當然不是「那嘶啞的聲音……」這種低級手誤啊! 納斯雅,我驕(ㄠˋ)傲(ㄐ一ㄠ)的孩子,他是出生於接下來這種狀況的,所以才會有了如此女性化的名字。

        這要從有點久遠的時間說起,在林大爺還沒出生,法爺還沒翹辮子去投胎,法爺甚至還沒學魔法不能被稱作法爺只是納斯雅,那斯雅還沒從娘胎出生的更早一些以前,為了讓大家對接下來的人物有點親切感,我們幫那斯雅的媽媽取個親切的暱稱,不然每次都打那斯雅的媽媽,這樣會被說騙字數,但是那娘那母的太難聽了,既然那斯雅死掉以後投胎會姓林,我們就更親切的把那斯雅的媽媽教作林母好了。

        林母啊,是個大美人,十里八村的大美女,有無數的年輕小夥子繞遠路順道路過林母家,就是為了看看有沒有機會用一根棒棒糖把林母……對不起,這又是低級失誤,那斯雅的爸爸現在非常生氣,我們一樣簡稱那斯雅的爸爸為林爸,林爸表示,林母的幼兒年代……咳咳,各位讀者,你知道的太多了,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的知不知道?

        我們回溯的年代太久遠了,這又是一次低級失誤,你要原諒這有點年代了,我們小小的納斯雅都有法爺這般帥氣的稱號,還好死賴活的活了將近五百年才死掉,又經過了無數歲月投胎成了林小弱雞,要原諒這種稍微有偏差的年代回溯,總之,這段跳過。

        話說納斯雅‧崔斯坦‧維拉爾‧露白,對,這是我們法爺的全名,含了父姓母姓再加上村子的名字所以看起來很長,還未出生的納斯雅小朋友已經有了很棒的名字,因為‥…

TBC(請等待,法爺歪傳7/5號正式開更)



=================================

說起來就算我打了這種預告,會被坑到的人也很少吧。

我來試試看換個標題,看看有沒有辦法騙點擊(不#)

基本上考完試以後就會開始填這個巨坑了,坑品無保障,安心跳坑。

大綱已經寫好了,所以基本上不會有卡文卡太久。(除非我真的寫到了我大綱一片空白要跳過的那個部分)

雖然拉成長篇也是試筆之作,但也會擔心這樣子有點算是改變了原本寫短篇練手就結束的目的,會不會有狗尾續貂之感?

以上
=================================

20160627遊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3 20:06:23 | 顯示全部樓層
決定另外開一帖子。
預告就留在這邊www
之後要出去玩,所以這兩天,大概等不到五號,就會龜速開更,不過沒有一千字就不當他是一章,我就先保留這句話會不會實現了www

以上,遊者20160703指考結束了哦哦哦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