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31|回復: 4

[原創文] 【原創文/短篇BL】說書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6-18 17:37: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玓玓瓅 於 2016-6-18 17:42 編輯

腦洞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

明明就堅持不開坑的,結果我還是開了

這篇、就那個緣更?有想法再更

就是一個一個短篇的文章,不用太在意標題(咦###

然後應該都是BL的性向外加結局BE

最近特愛黑暗的文風

偷偷說一句
(噗浪的表符好好用




☆我叫目錄君★

故事一、人魚

故事二、傀儡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18 17:37: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玓玓瓅 於 2016-6-18 17:35 編輯

◇故事一、人魚◆


(內容純屬虛構)



黑暗吞噬了虞仁的意識,虞仁感覺到他自己在一片永無止盡的大海裡漂浮,冰冷的海水溫度讓他以為自己回到了故鄉,不由自主地想要安心的闔上眼睛睡著,但刺痛的身體卻在挑動他的神經,虞仁只好不情願地睜開眼睛。


眼睛一睜開,一入目的便是滿眼的黑暗還有腐酸的臭味,虞仁愣了一下便隨後苦笑,他晃了晃限制他行動的鎖鏈,眼中除了澀意之外還參雜一些痛苦。


「就這麼恨我嗎?阿南。」虞仁低下頭低語的說,一頭滑順的長髮也隨著他這個動作垂到眼前,遮住了虞仁的視線。


而他整個人顯得可悲又可笑。


「你做這個姿態給誰看呢?虞仁。」一個俊朗的男子穿著不斐的衣服走進關了虞仁的牢房裡,他站在牢房裡唯一凸起的檯子上,然後一臉嫌惡地盯著整個人都泡在水中的虞仁。


「阿南!」虞仁抬起頭看向檯子上的那個人,眼裡劃過一絲愛戀,卻被那人眼中深深的厭惡給傷了心。


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虞仁腦子一片混亂的想著,阿南明明就說只要自己幫他奪得大位,他的身邊只會有自己一個人的,但為什麼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局面?為什麼到最後在他旁邊的人不是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會變成這樣?


虞仁秀氣的臉龐滑下兩行淚水,他含著水氣的眼睛直盯著林南,執拗的想要一個答案。


「沒有為什麼,虞仁我從一開始就不喜歡你,我只是利用你幫我奪得大位而已,你還真的以為我會喜歡上你嗎?」林南惡意滿滿吐出這些話語,滿意地看著對面的人兒因為他的話語逐漸發白的臉。


「呵哈哈—」虞仁發笑了起來,他笑他自己,花了這麼多年追逐一個不愛他的人,最後卻落得這個下場。虞仁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他抬起被束縛住的雙手,狠狠的打在水面上,濺起的水花打在他的臉上,虞仁已經分不清自己臉上是淚還是水。


「你笑什麼?」林南看著神情有點癲狂的虞仁,心中一股後怕感,他該不會瘋了吧?


「笑我有眼無珠,既然這雙眼沒有用那還要它幹什麼呢?」虞仁語氣甜甜地說,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含糊,他屈起手指插入雙目,痛讓他皺起了雙眉,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滴在水中,不久水裡就有一點淡淡的紅暈。


林南看見虞仁的舉動退了幾步,然後顫抖地開口:「你瘋了!」


虞仁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目光沒有焦距地盯著林南,那目光似乎要看清林南的內心,那種不舒服的感覺讓林南幾乎想落荒而跑。


「皇上,你不是說只看那個賤人一下,就來找我嗎?讓我一個人在鳳熙宮裡等了好久。」嬌媚的聲音帶著撒嬌的意味傳進兩人的耳朵,林南只感覺有一個溫暖的身軀靠在他背上,還有一雙手環著他的腰。


「小秊,你來這裡做什麼?這裡髒,你不該來的。」林南轉過身子把身後的人抱進懷中,語氣溫柔地說,這一幕深深刺痛虞仁的心,他低下頭不讓別人看見他臉上的表情。


虞仁就這樣恍惚的沉澱在自己的情緒裡,連那兩人什麼時候離開都沒有發現。


皎白的月光透了進來撒在沉思的虞仁身上,水中虞仁的下半身開始產生了變化,他原本筆直的雙腿逐漸幻化成一條上面有著金麟的魚尾巴,原本鎖在腳踝的鎖鏈也因為變化而撐壞,掉進了水中的深處。


虞仁感受自己身上的變化,臉上滿是懷念以及後悔,如果當初聽哥哥的話不要來陸地上,那麼如今自己還是一個不諳諸事的懵懂男孩吧。


虞仁靜靜地想著不遠處那深海裡的家,口中唱起了歌:

『我是一隻魚
聽不懂你的言語
沉默在水裡呼吸
捨不得閉上眼睛
游啊遊啊我會再牢記你
還有你每一個表情
水灌進眼底無聲無息
卻模糊了你 隔開你
渴望躺在你溫暖掌心
感受你 擁抱你 親吻你
親吻你
渴望躺在你溫暖掌心
感受你 擁抱你 親吻你
可惜我只能遊個不停
裝作魚 只有七秒記憶
我是一隻魚
只有七秒的記憶 』 —出自魚 (Live) - 姚貝娜



甜美的歌聲傳遍了牢房,虞仁眼裡也流出夾雜著血的淚水,他摸著自己的臉笑了起來。


其實,在這場愛情裡結局早就已經註定好,只是虞仁自己不願相信罷了,或許自己只是貪戀當初那一絲給他溫暖微笑的人,所以他才編了一個虛假的謊言來哄騙自己的心,無視林南眼中對他的憎惡,硬是讓自己愛的那麼卑微。


現在,夢醒了,人卻回不去了啊。


虞仁似是在慰嘆自己的癡傻,眼簾緩緩地垂了下來,歌聲也逐漸停止。


最後,終成絕響。


*


吶、吶吶,朋友!


你有沒有聽過人魚的傳說?


沒聽過?沒關係我跟你講講。


據說他們有一副好樣貌、好歌喉,嘖嘖!你真該聽聽人魚唱的歌,那個好聽的沒辦法形容啊!


咦?你問我為什麼知道那麼清楚,那是因為我聽過人魚唱歌啊……。


你想找他們,得了吧!不要去招惹他們!


人魚一族可是很癡情的,一生只有一個伴侶,沒有那個覺悟不要招惹人家啊。


你說我到底是誰?我就只是一個說書人罷了。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18 17:40:28 | 顯示全部樓層
◇故事二、傀儡師◆



(內容純屬虛構)


纖細的銀線在白皙的手指裡優美飛舞著,而線的另一頭牽著的是一個神色扭曲的男人,他的四肢上都繫上了銀絲,在月光的照映之下卻顯得有種妖異的美。


「放了我吧!我、我錯了啊—」男人眼淚鼻涕一起流下來,可是他卻沒有手可以擦掉,他的手現在正不由自主地握著刀子殺害自己最愛的親朋好友,無法有身體控制權的男人心裡非常絕望。


無數的殘缺的屍塊堆在地上,鮮血濺了這個原本在開宴會的大廳都是,握著絲線的男孩扯著快意的笑容坐在二樓樓梯的欄杆上看著,看著自己名義上的父親大開殺戒。


「爸爸,你不是很喜歡把別人掌控在手裡嗎?現在,被別人掌握在手裡的滋味如何?爽嗎?」男孩抬起手指上的絲線控制男人拿刀往一個大腹便便的婦女砍下去,口中還發出咯咯的笑聲。


「小鴜,爸爸真的知道錯了啊,放過我吧!」男人痛苦地說著,他已經數不清殺了多少人,他現在只希望這場鮮血宴會能趕快結束。


曾經何時我堂堂的傀儡師落到這一個被人操縱的下場,男人遮掩住眼中的恨意想著,內心想著脫困後如何解決上面那小崽子,面上卻不顯得向男孩求饒。


「不、不不,爸爸你沒有認真反省喔,小鴜要懲罰你!」持鴜從欄杆上跳了下來,踏著優雅的腳步走到持享的面前,手裡的動作也停了下來,讓持享停下殺戮的動作。


「吶!爸爸你還記得二哥嗎?那個溫柔卻被你當替死鬼的二哥?」持鴜鬆開了控制住男人半邊身子的左手上的絲線,然後輕輕地把放在地上被血染紅的銀線纏在自己的手指上,臉上帶有懷念的神情。


持嘯?持享愣了一下,後終於露出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害怕的神情,他瘋了似的向持鴜大吼:「你想幹什麼持鴜?!」


「我想幹什麼你不是最清楚了嗎?我最親愛的爸爸。」


持鴜拉動了左手的絲線,把絲線那頭的東西給扯了過來,一個毫無生氣的相貌精緻的男人被扯了過來,持鴜一把抱住了持嘯,臉還往他身上蹭了蹭,一臉滿足的樣子。


「你、你瘋了,持鴜你居然用死人做傀儡,你違反了規定!」持享看著與記憶一分不差的二兒子,完全沒有平常的從容優雅,瞪大了眼睛標高聲音說。


「那爸爸你用活人做傀儡就符合規定了嗎?誰能想得到平時優雅的持享大人,私底下卻是一個道貌岸然偽君子,為了自己的前途居然操縱自己的兒子去殺害他人,然後用大義滅親的理由把自己用過的棋子給殺了,持享你做的真好啊!」持鴜憤恨地睜大眼睛,白皙的臉被怒火給上一層薄紅,眼裡只有對自己親生父親的恨。


「二哥二哥,我讓你自己報仇好不好?你去殺了那裏的混蛋,然後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持鴜輕柔的撫摸著那沒有表情的臉龐,手裡又開始快速地飛舞起來。


持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持嘯僵硬著身子走了過來,身體卻絲毫無法動半分,因為身體半邊的絲線牢牢地制住他的行動,最後持享只能感受到心臟那裏傳來痛楚,一代傀儡大師就此殞落在這場殺戮宴會中,死後還得揹上罵名。


「哈哈哈—」看到終於斷絕氣息持享的屍體,持鴜神經質地笑了起來,然後用力地抱住持嘯冰冷的身體,臉上滿是快意。


「哥哥,他終於死了,你看到了沒?小鴜終於幫你報仇了啊!」持鴜放開手裡所有的絲線,站在滿是屍體的大廳裡只抱住持嘯,抱住他唯一的信仰。


持鴜忘不了當初他被人欺負時,是持嘯救了他,然後就此闖進他黑暗的人生裡,成為他生命中唯一的一道光,成為他持鴜為一的信仰。


持鴜低下頭吻住懷中人沒有血色的唇瓣,一隻手卻握住藏在身上的匕首刺進自己的心臟,從他身上冒出的血液沾濕了他與他相擁的持嘯身上,持鴜用盡了所有僅剩的力氣後,癱軟在持嘯身上,感受他的生命正一點一滴的流逝。


最後,終究再也看不見飛舞的白皙手指的年輕傀儡師。




*


欸?年輕人又看到你了,真有緣啊。


你現在有沒有空,我在說一個故事給你聽,跟上次人魚不同的故事。


你有沒有聽過傀儡師?告訴你千萬別去接近他們!


你問我為甚麼?別急,不都說要說故事給你聽了。


很久很久以前......。


有些傀儡師很正常,但有些傀儡師可是瘋子啊,操縱活人操縱死人,你小心一點不要被操縱啊,否則你連哭鼻子的地方都沒有。


好啦好啦,你別用那麼驚恐的表情看著我。


你說你不害怕,他們只是故事不存在?呵呵,也許吧。


好了,我也待夠久了,該走了。


你說我的本名到底是什麼?上次不是跟你講過我是說書人嘛。


你不相信?那也沒關係。


說書人不需要別人的相信,只要他們相信故事就好了。


年輕人,下次再見了啊。




因為

—說書人的存在就是為了故事。





-en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18 17:56:16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喜歡這個系列Σ>―(〃°ω°〃)♡→

黑的我好喜歡喔喔喔喔喔喔!
小瓅真會抓我的胃!(咦

就算是緣更我也會等的(´∀`)♡
(是說小瓅似乎很喜歡用一些我不會唸的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18 21:41:35 | 顯示全部樓層
amy89319 發表於 2016-6-18 17:56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喜歡這個系列Σ>―(〃°ω°〃)♡→

恩哼,這是當然的w
第二則是說好要給不拎子的糧/

最近特愛寫黑文,所以其他的文都寫不下去
(感覺都快被我坑了###

緣更...或許再也不會更了喔w
(我是取名廢,都是打的時候隨便拚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